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誰的死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誰的死亡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葉落隨風飄,掃地”的萬賞!

    ……

    朱棣的目光狐疑,作為帝王,他必須要審慎的看待每一位會對未來造成影響的人。

    徐景昌坦然的抬著頭,苦笑道:“陛下,先前臣去找到了興和伯,他讓臣去知行書院看看,然后臣就去了,看到那些精神抖擻的學生,臣突然覺著自己繩營狗茍的半輩子,不堪回首。”

    朱棣點點頭,“朕知道了。”

    這是保留看法和處置的意思。

    徐景昌起身,轉身大步出去。

    “他看著好像有一些不一樣了?”

    朱棣的視力不大好,就問道。

    大太監一直在關注著徐景昌,聞言就說道:“陛下,定國公的精神好像……感覺少了些……那個什么……紈绔之態,對,陛下,就是少了些紈绔之態。”

    紈绔,好享受,好占便宜,好經營。

    那種只知道玩耍敗家的算不得紈绔,那是敗家子。

    朱棣嗯了一聲,大太監馬上朝著外面點點頭,就有個小太監跟了出去。

    沒多久,小太監進來稟告道:“陛下,定國公去了太子殿下那里。”

    ……

    當徐景昌回到家后,馬上就吩咐人把常悅樓掛牌,另外計算交趾種甘蔗占了多少便宜,全部折算成錢鈔。

    “送到戶部去。”

    ……

    糖的利潤之高,說句實話,在目前屬于暴利,也就是比不上玻璃生意而已。

    夏元吉接到錢鈔,然后親自開出回執,笑瞇瞇的讓人把定國公府的人送出去。

    “要感謝,態度要誠懇!”

    于是戶部的人在大門口用詠嘆調的聲音感謝著定國公府的深明大義,知錯就改,簡直就是大明勛戚的楷模。

    而常悅樓的的出售更是讓勛戚們心中一驚。

    尼瑪!徐景昌這是要干什么?要脫離勛戚的懷抱嗎?

    可朱棣現在對徐景昌的態度不明,大家不大敢去詢問,于是就有人出手拿下了常悅樓。

    沒多久,定國公府的人又出現在了順天府,帶著出售常悅樓的所得。

    “多謝定國公的慷慨,那些可憐人肯定會感激不盡。”

    定國公把錢都捐給了養濟院!

    我曰!

    整個北平城的勛戚們都為之噤聲,都在猜測著徐景昌究竟是怎么了。

    “定國公這是新生了?改頭換面了!”

    ……

    “用力!夫人,看到頭了,用力!再用把力!”

    “出來了!出來了!”

    “恭喜夫人,是個小子!”

    “哇……”

    “恭喜解先生,您多了孫兒。”

    “恭喜小解先生,您多了個兒子!”

    “新生兒少見風,抱進去吧!”

    ……

    而在東宮,朱高熾卻在感慨。

    “興和伯此舉倒是免去了許多麻煩,而且定國公若是從此洗心革面,那對大明,對本宮都是善莫大焉。”

    “不過定國公只是看了看書院,居然就變成了這樣,瞻基,你以為真偽如何?”

    朱瞻基正在幫婉婉解一個連環,聞言說道:“父親,應當是興和伯前面狠狠的呵斥了一番,然后定國公再看到那些富有朝氣的學生,整個人都受到了震撼,正如當頭棒喝,雖然沒有立地成佛,可卻也能幡然醒悟。”

    朱高熾看到朱瞻基半天沒解開,就伸手要過來,一邊說話一邊漫不經心的拆解。

    “看來知行書院以后會是個引人注目的地方,瞻基,你讓興和伯小心一些,莫要讓書院木秀于林。”

    朱瞻基目瞪口呆的看著被輕松解開的連環,頓時生出了些崇拜之心。

    “父親,書院不管如何都是這樣了,此次定國公的錯,一半是有人在背后蠱惑,那些人就是沖著書院來的。”

    朱高熾把拆開的連環放下,淡淡的道:“興和伯教的好學生,你皇爺爺對此也頗有好感,為父也覺得不差。”

    好了!這就夠了!

    朱瞻基把連環攏過來,借口去找婉婉就溜了。

    朱高熾面上含笑,目光復雜。

    “興和伯此舉有助于本宮立威,也有助于本宮籠絡勛戚,算是一功。”

    “殿下,難道這是興和伯蓄意而為嗎?”

    “……”

    ……

    “興和伯倒是好手段,頃刻間翻手為云,覆手為雨,那些人估摸著正在摔東西吧。”

    楊榮伸個懶腰,起身收拾著自己的桌子,已經可以回家了。

    楊士奇也在收尾,聞言他沒抬頭道:“本官早就說過了,小人的手段用不得,可偏偏有人在其中鼓噪,這下灰頭土臉的能怪誰?活該!”

    金幼孜若有所思道:“此事趙王在中間怕是不干凈吧,還有那個陳大華,他會如何?”

    楊榮收拾好了東西,看看外面的天光,整理著衣冠:“趙王此事辦差了,那個陳大華摻和在里面,多半沒好結果。”

    金幼孜也起身道:“趙王近期經常入宮,倒是心情好了許多。”

    這話隱晦,楊士奇抬頭道:“莫要談論此事,免得連累太子殿下。”

    室內靜默了一陣,楊榮點點頭道:“本官先回去了。”

    室內再次靜默,良久,還是站在沒走的金幼孜說道:“陛下究竟是何意?”

    楊士奇已經處理完了自己的事,他揉著眼睛道:“幼子嘛,你我難道不疼家中的幼子嗎?再說太孫地位穩固,我看趙王這是在為自己招災!”

    金幼孜點點頭道:“是了,太孫穩固,太子就穩固,那趙王不敢去碰太孫,就想繞個圈子,從興和伯的身上下手,可惜手段雖然不錯,卻有跡可循,白費勁了!”

    楊士奇起身,兩人一起出去。

    “趙王也就是把那個陳大華拋出來當替死鬼就行了,難道誰還能去追查不成?”

    ……

    陳大華就是這般想的,在徐景昌把常悅樓賣了之后,看到新東家那冷漠的神色,陳大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細軟,然后隱入了北平城中。

    這時候出城就是找死,想起方醒在常悅樓說能弄死自己,陳大華打個寒顫,鉆進了一個胡同里。

    走了一段路,兩邊的圍墻泛著陰冷,陳大華總覺得身后有人在跟著自己,就不時回頭看一眼。

    呼呼呼!

    走路累嗎?

    這么短的距離肯定不累!

    可陳大華就累了,覺得心跳加速,而且汗水不但在臉上流淌,也在脊背上流淌。

    再次猛然回頭,還停留了一下,最后側耳傾聽,陳大華沒發現有被跟蹤的跡象,可他卻沒有絲毫放松。

    前方轉左是一個院子,陳大華急切的敲門,低聲道:“是我,開門!”

    可里面卻沒人應,陳大華又急又怒,就伸手推了一下大門。

    “咦!居然沒關門?該死的!”

    陳大華推門進去,然后又飛速的返身關門。直到大門關好,他才重重的靠在上面,急促的喘息著。

    “老子又活過來了!哈哈哈哈!”

    沙啞的笑聲回蕩在院子里,也掩蓋了沙沙的腳步聲。

    “你!救……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