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呵斥徐景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呵斥徐景昌字體大小: A+
     
    方醒走出解縉家的院子,對辛老七說道:“老七你馬上進宮求見太子,就說定國公來了方家,看看太子是什么一個意思。”

    等辛老七走后,方醒才慢騰騰的,一邊吃著花生,一邊往前廳去。

    書房那是個私密的地方,非相信的人不得進入。

    所以徐景昌在前廳里一直在回想著他和方醒之間的事情。

    是從……交趾開始的吧?

    在交趾,方醒用冷酷而冷靜的指揮震撼了徐景昌,讓他知道,原來征伐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而等開始建設交趾時,方醒那揮灑自如的手段,讓徐景昌多了一眼看不到邊的田地,還有那些被京觀嚇得乖巧無比的俘虜。

    等回京后,方醒的手段也讓徐景昌暗自心驚。

    一個伯爵,他怎么就敢得罪天下文人!他怎么還敢得罪勛戚!!!

    可方醒就得罪了,而且最近還得罪了藩王!

    這個瘋子!

    左邊的墻上掛著一對牛角,上次方醒好像說過是什么犀牛角,是從交趾捕殺的。

    這個代表著攻伐之利。

    右邊的墻上掛著一幅畫,畫上面是一些讓人看了莫名其妙的線條,這個徐景昌知道,好像是什么數學和物理的東西。

    這個代表著學識之豐。

    文武雙全!

    前廳這么布置,是在隱晦的向客人展示主人的心胸。

    腳步聲傳來,方醒輕輕拍去手中的花生皮進了前廳,淡淡的道:“定國公可是稀客,方家蓬蓽生輝。”

    徐景昌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從椅子上彈起來,然后一臉苦澀的道:“德華,今日哥哥我來認錯了。”

    方醒的腳步不停,坐到了主位上,然后從袖口里摸出一把花生道:“吃吧。”

    吃東西?

    徐景昌楞了一下,然后學著方醒剝殼,把小小的花生扔進嘴里。

    味道不錯,若是往常的話,徐景昌大概會要些帶回家去,可今日就算是龍肉擺在他的面前,他也不會動筷。

    看到方醒的眼中只有花生,徐景昌干咳道:“德華,哥哥錯了,不該沒聽從你的勸告,那常悅樓哥哥不要就是了。”

    方醒把花生殼仍在桌子上,淡淡的道:“那些人是怎么誹謗我的?”

    “哪些人?”

    徐景昌一下沒反應過來,等方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后,這才懊惱的道:“那些酸儒說……說陛……說你遲早會是全家流放的結局。

    “是說陛下時日不久了吧?!

    “噗通!

    徐景昌面無人色的滑坐在地上,然后又慌慌張張的爬起來,強笑道:“沒有的事,沒有的事,誰敢這么說?那可是大罪!

    方醒盯著他道:“那些人把希望寄托在太子身上,就等著太子上位后群起而攻之,想弄死我,可對?”

    徐景昌點點頭,苦笑道:“哥哥我家大業大,不敢冒險啊!”

    這就是被富貴日子消磨了意志的勛戚,想起徐增壽的擔當,方醒不禁心中喟嘆。

    勛戚們一代不如一代,這和教育方式有關系。從朱元璋大殺功臣開始,哪怕朱棣展現出來了自己不是卸磨殺驢的帝王,可不少勛戚還是采取了棄武從文的教育方式。

    連張輔都在從文,可見武人的地位漸漸降低不是誰干的,而是整個大階層的統一看法。

    方醒微不可查的嘆息道:“其實武勛有這等想法很正常,從前宋開始,武人就斷了脊梁骨,再被蒙元人打壓了差不多一百年,就算是到了現在,武人看見文官依然是有些發憷,為何?不就是武人不能參政嗎?武人的利益就全憑著陛下的意志升降,所以你們怕了,想妥協了,甚至想跪地求饒了……”

    “當年的老定國公何等的英雄,為了陛下他敢直面死亡,死而無悔。陛下為何不顧先皇后的勸阻,一力把定國公的爵位變成世襲?”

    “陛下當時撫著老定國公的尸骸慟哭,心中何等的悲痛!何等的不舍和懊悔!可若是看到今日的你是這般模樣……罷了,這不是方某有資格說的事!”

    方醒的話就像是匕首刺在徐景昌的心上,他先是眼眶微紅,顯然是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就在方醒以為這人能知恥而后勇時,徐景昌的神色一變,變得為難起來。

    “德華,哥哥知道這些,可哥哥我不能上馬領軍,也不能入朝議政,只是想養家糊口,以后把先父的這枝傳承下去。”

    方醒心中一沉,怒火就不可抑制的冒了出來。

    “生娃生娃!生再多,當爹的不能做個好樣子,孩子會出色嗎?啊?!”

    武勛本該是方醒的同盟軍,可這幾年下來,方醒早就看透了武勛的本質。

    “都想著富貴子孫,可卻沒想過給了你們富貴的大明,都坐著享受,卻不管外面依然有異族在虎視眈眈。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對吧?”

    徐景昌不禁點點頭,這就是他的想法,徐家目前富貴已極,那還不如經營自家,至于朝堂和大明的未來,這個他不想操心,也不敢操心。

    勛戚涉及朝政,誰都怕以后被清算:我安安穩穩的過好日子不行?每天幾十個女人輪流陪睡的日子不好嗎?非得要去憂國憂民,這不是腦子有毛病是什么?

    方醒起身,負手而立,“所謂的與國同休,不是坐視,也不是無為,不然勛戚就是在自我放逐!”

    “可你也是勛戚!”

    徐景昌覺得自己不該背這口鍋。

    “是啊!我也是勛戚!”

    方醒回身看著徐景昌道:“所以我在爭,和文人爭,和文官爭,你可知為何?”

    徐景昌茫然的搖搖頭,瞬間,他感到方醒的身上散發出的凜然之氣。

    方醒目光炯炯的指著前廳正面掛著的地圖道:“你可知世界有多大?你可知外面有多少財富和資源正等著大明軍隊去奪取?你可知若是不爭取,大明就會逐漸死去。”

    徐景昌還是茫然的搖頭,他一心就想著自家的一畝三分地,一心就想著享受著富貴的生活。

    大明關我啥事?

    “大明滅了你等可還能安枕?”

    方醒怒不可遏的道:“別想著換個主子照樣活!沒誰是傻子!”

    崇禎帝在煤山殉國,那些文武官員,還有勛戚們都在等著改朝換代的開端,準備著向新主人獻媚。

    誰知道那位前驛卒卻不是個有耐心的,什么?你們要向額投誠,想要在額的手下當官?

    可以,把家產都交出來先。

    于是這群貪婪的家伙就遭到了報應,拷打!

    原先在崇禎借錢時裝窮的那群官員勛戚們,在慘嚎聲中交出了讓李自成瞠目結舌的財貨。

    ——額滴神啊!原來這大明朝還是有錢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