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一十章 皇帝太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一十章 皇帝太子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法克球”的萬賞!

    ……

    常悅樓的事情沒有瞞過朱棣,他甚至都知道方醒和徐景昌之間的對話內容。

    王貴妃的身體奇跡般的好了不少,臉上也多了些紅潤。

    “陛下,春日里沒什么好吃的,這是臣妾做的干貝湯,御醫說是能補補身子。”

    人到中年,王貴妃反而更加的從容,看不到對朱棣的畏懼,有的只是隨意和溫情。

    朱棣放下奏章,活動了一下脖頸,接過小碗聞了一下,然后幾口喝了。

    帝王無情,帝王孤獨,皆因他站在最高點,無人并肩,無人敢信。

    “徐景昌和方醒鬧了一場,倒是讓朕看了出好戲。”

    蒙元時期的戲曲發達,對后世的影響頗大。

    王貴妃接過空碗遞給了太監,然后說道:“興和伯年輕氣盛,興許是胡鬧吧。”

    朱棣活動著手腕道:“不是胡鬧,方醒有正氣,見不得男盜女娼之事,而徐景昌茍且,見利忘義。”

    這個評價如果讓方醒聽到,他大概會高喊‘陛下,您果然是俺的知己啊!’

    而若是被徐景昌聽到,他會馬上背著幾根荊條進宮請罪,至少半年內都老老實實地窩在家里生孩子。

    王貴妃現在的慈悲心越發的濃厚了,她嘆息道:“那些女子也是可憐人,陛下,臣妾不敢干預朝政,只是想著……以后能不能取消一些賤籍,也是陛下的慈悲。”

    朱棣的目光轉動:“方醒是借勢而為,在交趾時徐景昌與他的關系不錯,等回京后就漸漸的淡了,今日這么一鬧,兩人算是徹底撕破了臉,你說他是為何?”

    朱棣沒有回答剛才的請求,王貴妃心中輕嘆,“大概是道不同吧。”

    “這也是一個原因,不過朕看方醒這是在給朕提個醒,哪怕是國公,可一旦見利忘義,那和商賈沒什么區別,都是需要壓制的一群人。”

    見利忘義……

    王貴妃想起朱棣以前賞賜勛戚們寶鈔的時候,那些人的反應,不禁微微搖頭。

    這就是大明的勛戚啊!

    漸漸的由功臣向著世家轉變,可偏偏沒學會以前世家的進取心,一心只想著撈錢,撈好處,搶好位子……

    ……

    隨軍的軍眷們就住在軍營的外面,和金陵一樣,清一色的水泥建筑。

    小五等人來到了這里,小刀找來錢氏。

    “村里不是人手不夠嗎,這些都是老爺安排過來的,你們看著安排一下。”

    錢氏笑瞇瞇的看著這些女人,數了數說道:“住處是有的,只是到了這里就得聽從安排,千萬別耍嬌小姐的脾氣,不然打架了咱可不管!”

    武人的妻子,行事當然會偏向直爽。錢氏的眼睛毒辣,看到這些女人走動站姿都有些柔弱之態,就先敲打了一下。

    “如今村里正趕工做面紗,你等先休息一日,從明早開始,就跟著她們學。千萬別想著偷懶,偷懶的人沒飯吃!”

    小刀看到錢氏能鎮住這幫子女人,就回去和方醒稟告結果。

    “老爺,有兩人在出籍后,說是要回家團聚,小的就讓她們走了。”

    方醒絲毫沒有覺得奇怪:“走了就走了,各人的選擇不同,結果也不同,由得她去。”

    ……

    朱高熾很忙,最近他老子的風濕病犯了,當兒子的自然要有孝心,于是就多承接了些政事。

    好容易把事情處理完,回到自己的地方,朱高熾就叫人趕緊送上美食,準備大快朵頤一頓。

    點心是朱高熾的最愛,特別是甜的,那真是百吃不厭。

    朱高熾算是一個相對寬厚的太子,可在他享用美食的時候最好別打擾,不然他會讓你知道什么是太子,什么是生殺予奪。

    有幾人可以不受這個潛規則的約束,太子妃就是其中之一。

    看到朱高熾又在吃,太子妃眉頭微微一蹙,進來道:“殿下,興和伯和定國公鬧翻了。”

    朱高熾把點心咽下,有些梗,就喝了口茶水,然后慢條斯理的道:“為何?”

    徐家是朱高熾的母家,按理天然就是他的支持者,所以怎么重視都不為過。

    太子妃移步過來,在他的身邊坐下,娓娓道來:“常悅樓原先是利用了臣妾家中的父兄,后來被興和伯發現了不法,那掌柜的就惶恐了。”

    剩下的話不用再說,朱高熾絕對能腦補出來。

    “可是定國公拿下了常悅樓,然后方醒不忿?”

    大體沒錯,但細節不明。

    太子妃笑道:“興和伯為的是那些被強令陪侍客人的女子出頭,而定國公接手后卻置之不理,然后興和伯就生氣了。”

    朱高熾艱難的揉揉自己的膝蓋,突然面無表情的問道:“那個掌柜的冒犯了你家,你想讓本宮如何?”

    太子妃愕然道:“臣妾可不敢……”

    “你敢的!”

    高亢的聲音突然響起,梁中的面色一變,就用手指指大門處,那些太監宮女們趕緊魚貫出去。

    “臣妾錯了。”

    太子妃跪地認錯,可那雙手卻緊緊的握住,指甲差點戳破了手心。

    朱高熾坐在上面冷冷的道:“此事你本該在發生時就告訴本宮,可你呢?等到事情鬧大了才來說話,這是想讓本宮和徐家也鬧翻嗎?難道你嫌本宮背后的助力太多了嗎?”

    “臣妾不敢。”

    太子妃的聲音變得平和起來,仿佛是廟里的菩薩。

    梁中垂首站在邊上,他知道朱高熾最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這些壓力一是來自于文官,他們對朱瞻基和方醒的密切關系得不到轉變而不滿。而朱高熾一貫的仁厚表現讓他們也敢用各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和憤怒。

    二是來自于朱棣,最近朱棣的風濕病犯了,莫名其妙的,趙王朱高燧經常被招進宮中,父子倆親熱的讓人感覺是祖孫。

    朱棣的身體在漸漸老化,這一點誰都遮掩不住。

    而越到這個時候,關于皇位,關于未來的權力分配就更惹人矚目,暗地里的潮涌在無聲無息中開始了。

    朱高熾的面色稍緩,低聲道:“罷了,本宮今日火氣大,你且起來。”

    “謝殿下。”

    “母親!你在哪?”

    太子妃本來是慢騰騰的起身,聽到這個聲音后身形陡然矯健起來,騰地一下的就完成了起身、轉身、臉上露出笑容的全套動作。

    而朱高熾的動作也不慢,用他那肥碩而有足疾的身體完成了前俯、藏點心碟子、然后又恢復了彌勒佛般微笑的程序。

    婉婉小跑著近前,臉蛋紅紅的,眼珠子咕嚕嚕的轉動著,然后鼻子抽抽,就嚷道:“父親您又偷吃啦!不聽御醫的話,會生病的!”

    朱高熾笑瞇瞇的道:“不是為父吃的,是……”

    太子妃就像是往日般溫婉的笑道:“是母親吃的,婉婉可想吃一點嗎?”

    婉婉猶豫了一下,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艱難的道:“婉婉不吃呢,不然會長成一個小肥妞。”

    “哈哈哈哈!”

    宮殿內又響起了歡快的笑聲,男女聲混雜在一起,顯得是這般的和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