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刺殺,拿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刺殺,拿獲字體大小: A+
     
    靜月的身體豐盈,面容姣好,走動間腰肢搖曳,那身姿動人心魄。

    脂粉店的老板當然是要以身作則,靜月走過一排店鋪,香風中,引得那些掌柜和伙計紛紛側目。

    走進自己的脂粉店,兩個女伙計正在招待一位身材高大的客人。

    客人穿著一身青色襖裙,聽到腳步聲后,她回身對著靜月笑了笑。

    很猙獰!

    她是男人!

    靜月的腦海中瞬間閃過這個念頭,旋即就被刀光刺痛了雙眼。

    ……

    土豆很淡定,在胡善祥的殷勤招待下,他矜持的拿起一塊糖糕慢慢的吃著。

    這孩子實在是太傲嬌了吧!

    可一個粉粉嫩嫩的孩子裝大人,那模樣只會讓人覺得可愛,生不出一點兒厭惡之心來。

    “太孫妃,用膳了。”

    有宮女進來稟告,胡善祥笑著問土豆:“土豆想吃什么?”

    土豆一聽要吃飯,就想把糖糕放回去。可想起上次被方醒教訓不許浪費糧食的事,就愁眉苦臉的幾口吃掉,然后拍拍小肚皮道:“吃肉!要吃肉!”

    小孩子能吃什么肉?土豆不過是在瞎叫嚷而已,可胡善祥卻如聞綸音,趕緊吩咐道:“叫人做些孩子能吃的肉,趕緊送來。”

    土豆打個嗝,胡善祥趕緊送上了溫水,親自服侍著他喝下去,邊上的宮女嬤嬤們都眼神復雜。

    若眼前這個孩子是胡善祥自己的該多好啊!

    “太孫妃,殿下在前面和興和伯一起吃飯。”

    胡善祥的笑容一斂,淡淡的道:“知道了,今日我便與土豆一起吃。”

    ……

    “物理書正在印制,看守的比較嚴密,內容暫時還沒有透露出去。”

    “其實他們害怕的是錯誤。老夫子的書誰都敢去注釋,千年下來,早就面目全非。物理書一出,許多自然現象就得到了解釋,儒學會漸漸的變成儒教。信仰之力我從不否認,可里面摻雜了太多的利益,不純粹,否則我哪敢把這些書刊印出去!”

    方醒放下筷子道:“這世上總有瘋狂的人,可托了儒學的福,在中原沒有這種土壤。”

    朱瞻基點點頭,儒家的弊端不少,可好處也不少,所以如何取舍,這是一個大問題。

    “那個靜月如何?會不會是別人的奸細?”

    “不一定。”

    方醒想起靜月的神色說道:“這個女人有些手段,可卻不夠狠!若是夠狠,在金陵時,她就應當消失,順帶還可以讓晉王來背鍋。”

    “她有錢,可卻沒有可靠的支撐,開始想利用拿住了趙王和晉王把柄的機會左右逢源。我也無所謂,一個女人還翻不了天。可她卻低估了男人的狠辣,若是袖手旁觀,我敢打賭,她活不到夏天!”

    ……

    “救命……”

    當那個‘女人’拔出短刃來時,靜月下意識的叫喊起來,然后刀光一閃,她就閉上了眼睛。

    “當啷!”

    刀落地的聲音后,預想中的疼痛并未傳來。靜月睜開眼睛,就看到那個男扮女裝的家伙捂著自己的肩頭往外跑。

    “嘭!”

    一扇門板突然擋在了男子的身前,急速之下就撞了上去。

    小刀拎起門板用力的拍在男子的臉上,然后放下門板,拍拍手,對著靜月齜牙道:“誰可靠?”

    靜月驚魂未定的捂胸不語,那兩個女伙計更是尖叫出聲,分貝之高,讓小刀擔心地上被他拍暈的家伙醒來,就拿出繩子走過去。

    “閉嘴!”

    靜月好歹是在秦淮河見過世面的女人,她面色慘白的回身喝住了兩名女伙計,然后對著外面開始聚攏圍觀的人群福身道:“剛才有人想殺了小女,還請各位做個見證!”

    門外的吃瓜眾聞言馬上就散光了。

    這年頭誰都不愿意和官府打交道,弄不好家破人亡都是輕的。

    靜月看到了也不懊惱,她以前就是官府的受益者,否則在金陵的那艘船早就被封了。

    小刀手法嫻熟的把這人捆住,抬頭問靜月:“找個堵嘴的東西給我。”

    靜月回身看了看,最后只找到了一個女人的抹胸。

    小刀根本就不在意是什么東西,菜鳥雖然知道女人的好處,可卻連理論知識都不懂。

    小刀很鎮定,也很輕松,靜月突然笑了,笑的很自嘲。

    五城兵馬司的人來了,有人認出了小刀,就問了事情的來由。

    小刀從男子的肩頭拔下自己的飛刀,順手撒了些藥粉,然后說道:“這人是行刺的好手,剛才他準備殺了這家女老板,至于我,我家老爺交代要看著這個女人,別讓人把她給宰了。”

    靜月的身體一松,垂首道:“小女當去拜謝伯爺。”

    好個女人!

    她完美的利用了小刀的話來借勢,擺脫了被帶走的命運。

    五城兵馬司的人想帶走這個刺客,可小刀卻義正言辭的道:“此事涉及到了國事,你等可確定要帶走他?”

    帶個屁!

    “我們走!”

    五城兵馬司才不會管這種危險的事,若是方家要私設刑堂,那自然會有御史彈劾。

    “走了啊!”

    小刀打個呼哨,街邊來了兩個朱瞻基的侍衛,還趕著輛馬車。

    剛才他們就在不遠處看到了小刀發現刺客和阻止刺殺的全過程,也算是一次現場教學。

    ……

    方家莊,當方醒帶著土豆到家時,張淑慧已經等在內院的門口了。

    看到土豆在方醒的懷里酣睡,張淑慧趕緊接過來,然后低聲道:“夫君,小刀他們好像抓到了什么人,還有那個女人又來了。”

    后面的那句話里帶著些許酸味,靜月的身材太火爆了,給了張淑慧一些壓力。

    以方醒的條件,小妾不說多,五六個總得要有的。

    方醒笑道:“那女人以前是在秦淮河謀生的。”

    張淑慧臉紅道:“妾身失禮了,夫君寬恕則個。”

    方醒看看左右沒人,就摸了她的臉蛋一下,然后揚長而去。

    “晚上啊!記得要解鎖……”

    解鎖這個新名詞自然不足為外人道,而靜月的美貌在方醒的眼中也沒有任何吸引力。

    “多謝伯爺出手相救。”

    靜月同樣有自知之明,所以在這個時候沒敢露出嫵媚之色,但當她跪下俯身后,那腰臀處的曲線依然能讓男人噴血。

    方醒的眸色冰冷:“上次你傳來了莫愁的消息,是誰給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