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請乞骸骨,壞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請乞骸骨,壞銀字體大小: A+
     

    朝堂上一陣死寂,群臣都死死的盯住了朱瞻基,哪怕他是太孫也無所顧忌。

    那可是三百多萬兩金銀啊!

    大明一年的歲入能有多少?而且大部分都是實物,金銀少的可憐。

    連同那四十多萬兩,戶部!戶部!

    夏元吉要瘋了吧?

    肯定瘋了!

    他夏元吉從未見過那么多的銀子!

    朱棣顯然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依然是很穩重,只是說道:“金銀在其次,為朝鮮王報仇才是你等此行的大功,好了,且回去歇息,稍晚宮中開宴。”

    這話讓大家都明白了朱棣的意思,一時間,劉觀面沉如水!

    那些御史真是太過了,大將遠征,后方的彈章瘋狂的在攻擊,這換誰也受不了啊!

    “陛下,臣請乞骸骨!”

    當方醒一臉心灰意冷的說出了這番話后,群臣都知道,那位‘寬宏大量’的方醒又回來了!

    朱棣剛想起身,聞言表情有些古怪,像是在笑,又像是在怒,一時間讓大太監也有些惴惴。

    劉觀干咳一聲道:“陛下,興和伯年不過二十余,這乞骸骨有些玩笑了。”

    說著劉觀給了方醒一個‘兄弟,咱們出去再說’的眼神。

    那些御史們這次可把方醒得罪慘了,劉觀自己也沒把握能取得方醒的諒解,不過作為督查院的老大,他必須要維護下屬的利益。

    朱棣的目光一掃,冷冷的道:“胡鬧!”

    方醒梗著脖子道:“陛下,眾口鑠金,臣今日若是不能洗刷青白,明日就該被千夫所指了!”

    “而且文官沖著武官指手畫腳的日子也該結束了,大明不是前宋!不是東華門外唱名者方好兒的弱宋!”

    大家都知道,這是方醒的回擊!

    “前宋不但把將士們貶低到了泥水里去,而且招來喚去如同奴婢,殺軍兵如殺豬,可結果如何?”

    方醒冷冷的掃了文官們一眼,“結果就是那些文官,拱手把徽欽二帝送出了城門!然后偏安一隅,依然在內斗不止!何曾把朝綱放在眼里!”

    “若是放任下去,臣敢擔保,大明的將士們必然會……”

    “閉嘴!”

    朱棣沉聲喝道,目光幽深的看著方醒,喝罵道:“胡言亂語!朕念你千里轉戰不易,否則今日當重責!”

    這是在和稀泥!而是是在偏向方醒!

    文官們都知道,朱棣不處罰方醒,也就代表著贊同了他的部分意見。

    這個臉被打的啪啪響啊!

    特別是那些建文和永樂兩朝都出仕的官員,更是面紅耳赤。

    武勛們都目光復雜的看著方醒,這貨剛才群嘲了文官,膽子之大,自大明開國以來從未有過!

    別說是大明,你數數史上的武勛,特么的有誰敢這么對著文官無差別開火的?

    你也不怕以后被文官們陰死啊!

    方醒拱手道:“陛下,倭國一戰,收獲之大,不但能彌補出兵的耗費,而且東南等地也可消減衛所,安居樂業,影響之深遠,何人不知?可就有這么一群人,不思國事,一心只想著排除異己,打擊對手,這等人,臣羞于與其為伍!”

    朱棣的面色越發的黑了,方醒知道事情不可做絕,就說道:“臣失言了。”

    朱棣有些沉吟,目光在劉觀的身上一轉,喝道:“督查院回去自查,朕等著結果!”

    御史不能大規模打擊,否則朝綱必亂!

    然后這位老大就閃人了,方醒回頭,沖著劉觀笑道:“劉大人,方某可要先去一趟督查院,給那些御史審查審查?”

    “不敢!”

    這廝又變臉了啊!文官們都覺得腦仁疼!

    剛才還和文官勢不兩立,現在又言笑晏晏的,仿佛剛才的話都是大家的幻覺!

    劉觀心知肚明,所以趕緊拱手道:“請興和伯安心,本官回去自然會有一個交代。”

    方醒笑了笑,這就是一場角力賽,若是征伐倭國不利,這些御史的彈劾自然就會化為刀槍,讓他和張輔倒霉,連帶朱瞻基也會灰頭土臉。

    可他回來了,不但打下了倭國,眼瞅著還能把朝鮮攬入囊中。

    關鍵是那幾百萬兩的金銀,此時若是還有人敢彈劾方醒,夏元吉絕壁會化身斗士,跟他不死不休!

    而且朝中大半官員也會跟著倒戈,在督查院的身上踩一腳。

    “劉大人客氣了,御史嘛!風聞奏事是他們的本職,方某怎敢得罪,說笑了!哈哈哈哈!”

    方醒拱拱手,非常客氣的走了。

    可劉觀卻坐蠟了。

    風聞奏事那也得看情況,看具體事務。

    方醒借著御史的彈劾,把槍口對準了文官,這個槍可不是那么好躺的。

    督查院得給一個交代,否則這些文官的彈章必然會把他劉觀淹沒。

    “劉大人,將士們在異國為大明征戰,那些異族都還沒控訴,咱們就自己先挽著袖子上了,這不是親者痛,仇者快嗎?哎!”

    呂震正義凜然的一番話,贏得了不少贊許的目光。

    可劉觀卻像是吃了狗屎般的惡心,說道:“記得呂大人也曾質疑過朝鮮王一家的死因,難道不是嗎?”

    這時金忠才慢騰騰的走出來,他干咳道:“對外征伐艱難,有啥事就不能等回來再說嗎?非得要鬧的前方人心惶惶的才舒服?難道非得再來一次風波亭才能讓你們滿意?”

    老大人這話和方醒前面的話一呼應,在場的文官大多數都是一臉吃了蒼蠅屎的惡心模樣。

    方醒都說了,咱們和前宋的那些文官沒啥區別,您還來個風波亭,這是不把咱們文官貶低到泥地里就不肯罷休嗎?

    看到劉觀垂首,金忠也就軟了些:“別等著陛下動手,回去就自己整治一番,把那些心思不正的都踢出來,不然?督查院怕是要地龍翻身了!殿下不會忍,興和伯也不會忍!”

    劉觀看看周圍那些‘正義凜然’的眼神,對金忠拱手道:“多謝金大人提點,下官知道了。”

    金忠的資歷實在是太老了,老到他可以在朝堂上打瞌睡,朱棣也當沒看見。

    這樣的人說出的話,劉觀當然要重視,他還準備晚點去金家拜訪道謝。

    ……

    方醒幾乎是旋風般的沖進了家中,正好遇到土豆小伯爺在院子里玩,那學步車被他使喚的滑溜,到處亂跑。

    因為不知道方醒什么時候到家,所以張淑慧只是盛裝等待著。

    “土豆!叫爹!”

    當方醒沖進內院時,土豆先是一愣,然后停住了自己的‘座駕’,呆呆的看著他。

    方醒蹲在地上,伸出雙手喊道:“來!土豆,到爹這里來。”

    土豆長得很白凈,眼睛大大的,頭發不算多,被扎了兩個包包在頭頂。

    他歪著腦袋看著方醒,突然咧嘴笑了。

    就在方醒以為土豆會把車‘開過來’時,小伯爺卻突然小身子用力,學步車忽的一下就沖著站在臺階下的張淑慧和小白那里去了。

    “娘!壞……壞銀!”

    “妾身恭祝夫君得勝歸來!”

    張淑慧沒理土豆,帶著內院的人向方醒行禮。

    土豆的腳在地上搓動著,最后把學步車停在了張淑慧的身前,抓著她的裙子就開始叫嚷。

    “娘!有…壞銀!”

    土豆仰著小臉控訴著家中多出來的男人,可那個男人卻走過來扶住張淑慧。

    “你我夫妻,何必多禮,小白也趕緊站好。”

    方醒扶住張淑慧,看到小白的膝蓋有些彎曲,就趕緊叫她把這個‘福身’收了。

    小白捂著大肚子道:“少爺,我還擔心生孩子時你不回來呢!”

    張淑慧嗔道:“夫君都到家了,你還撒嬌呢!還不趕緊進去!”

    鈴鐺在方醒的腳邊打轉,不停的嗅著,那尾巴也開始搖動起來。

    方醒笑道:“為夫晚些還得進宮赴宴,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這才是那個張淑慧熟悉的方醒,所以她也不吃醋,只是笑道:“夫君就顧著寵她,可見妾身是人老珠黃了。”

    院子里還有秦嬤嬤等人,方醒看著張淑慧那漸漸豐盈的嬌軀,心中火熱,就把在邊上發呆的土豆從學步車中拎出來,大笑道:“小子,跟爹洗澡去!”

    土豆好似被嚇傻了,呆呆的看著方醒,然后突然扁嘴。

    “哇……娘,壞銀!娘……”

    張淑慧趕緊把土豆接過來,然后點著他的額頭嗔道:“那是你爹,娘不是教過你說了許多次了嗎?快叫爹。”

    土豆抱著張淑慧的脖頸,把頭埋在她的胸前,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小屁股也拼命的拱啊拱。

    “臭小子!”

    方醒笑了笑,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輕聲道:“淑慧,你不去侍候為夫沐浴嗎?”

    張淑慧漲紅著臉,看到方醒那灼熱的目光,就把土豆交給了秦嬤嬤,然后強作鎮定的道:“我去給夫君找衣服,小白不許亂跑!”

    小白皺著眉頭,總覺得什么不對,可就是想不起來,就捏了土豆的小臉一把,笑道:“少爺,等生了孩子我再伺候您。”

    秦嬤嬤和鄧嬤嬤交換了個顏色,都知趣的把土豆和小白護送進去。

    當兵三年,老母豬變貂蟬!

    方醒這一去就是大半年,年輕夫婦,情熱才是正常的表現。8)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