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高貴與低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高貴與低賤字體大小: A+
     

    龜山就是南朝的天皇,也是正統的天皇。只是足利幕府為了抗衡天皇,就推出了自己的天皇人選——小松,另立天皇,于是南北朝之爭開始了。

    最后失敗的當然是勢單力孤的南朝,龜山無奈卸位。

    “后來足利義持違反了兩個皇統交替擔任天皇的約定,立了小松的兒子做太子,龜山就跑到了吉野,僵持了幾年之后才回來的,一直在大覺寺。”

    楊榮對這等秘辛很有興趣,弄清楚了之后還特地記錄下來,說是等以后出書。

    “既然有了小倉宮恒敦,龜山為何還要讓斯波義淳帶著那個小兒子去吉野?”

    方醒覺得有些不大理解,這不是在黑夜中主動打開手電筒找死嗎?

    楊榮看看自己的記錄道:“那個小倉宮恒敦的身體不大好了,龜山大概是害怕自己的一脈消亡,所以在那個孩子出生后,就讓兩名男女帶著孩子出宮在京都偽裝成百姓居住,這次大概是擔心我們繼續搜查皇族,把那個孩子查出來。”

    方醒笑道:“他此次算是賠本了,本來那個孩子咱們還查不出來,他用斯波義淳來辦這事,那就是自作聰明。”

    ……

    斯波義淳覺得自己算是個聰明人,所以在龜山天皇提出這個要求后,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那對男女看來是死士,在把孩子交給他后,就服毒自盡。

    三匹馬,這是龜山天皇在京都的暗子提供的。

    斯波義淳把那個七歲的孩子綁在自己的背上,一路疾馳,朝著吉野而去。

    這一跑就跑到了天黑,哪怕三匹馬交換著騎,可斯波義淳卻支撐不住了。

    下馬,斯波義淳解開孩子一看,尼瑪居然睡著了。

    先喂了馬料,然后再摸出一個飯團,斯波義淳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然后舔著嘴唇,可最后還是忍住了。

    誰知道后面會出什么意外,若是現在就把飯團吃完了,到時候就只有吃馬了。

    瞟了被他放在路邊的孩子一眼,斯波義淳摸摸包袱中的飯團,喃喃自語道:“你從小就習慣了平民的生活,想必餓幾頓沒事的吧?”

    休息了一會兒后,斯波義淳把那孩子喚醒,重新背在背上,然后就準備上馬。

    “嗯!馬蹄聲?”

    斯波義淳側耳傾聽,然后臉色大變。

    這邊已經是明軍的勢力范圍,而且來騎是京都方向。

    怎么辦?

    瞬間斯波義淳就做出了選擇,他甚至為了爭取時間,直接用短刃割斷了系帶,然后對孩子說道:“你在這里等我,我去找些吃的來。”

    “好。”

    孩子早就被餓慘了,聞言就歡喜的應了。

    斯波義淳不敢帶著三匹馬,就上了一匹休息時間最長的馬,從側面消失在樹林中。

    他剛消失在樹林中,十多名舉著火把的騎兵就出現了。

    “誰?跪地!”

    長刀出鞘,賈全仔細一看,居然是個孩子。再看看邊上的兩匹馬,他馬上就明白抓到了正主。

    “四處搜尋,馬上問著他。”

    通譯下馬,威脅加誘惑,很快就問了個清楚。

    “大人,斯波義淳剛跑。”

    “要追嗎?”

    有人問道。

    賈全沉吟了一下道:“不必了,斯波義淳已是喪家之犬,沒人會收留他。咱們回去復命!”

    回去的路上,賈全遇到了宋建然率領的朱雀衛在扎營。

    “宋大人,孩子已經追到手了,不過斯波義淳出逃,下官估摸著他不敢再去吉野。”

    宋建然慨然道:“既如此,那你們就回去吧,我部繼續前去吉野,總得要把那個什么宮給抓到手,省得以后有人借機生事。”

    ……

    等賈全帶著那孩子回到京都城時,都已經是深夜了,可他不敢耽誤,又不想吵醒朱瞻基,就去了方醒那里。

    方醒迷迷糊糊的出來,看到那孩子后就說道:“此事無需大張旗鼓,把他送到皇族的關押地去,到時候一并帶回金陵。”

    門一關,方醒躺回床上,迷迷糊糊的想著這些皇族的結局。

    應該不會殺吧,最大的可能是把這群所謂的皇族關在一個大院子里,每日送些米蔬等生活用品,監視居住。

    自生自滅吧!

    方醒的意識正在迷糊,突然聽到外面有哭聲。

    “怎么回事?”

    方醒不耐煩的喊道。

    外面的哭聲停了,方醒慢慢的清醒過來,就問道:“是木花嗎?”

    木花哽咽的聲音傳來:“主人,是我。”

    方醒打個哈欠道:“何事?”

    寂靜的夜里,能聽到木花的腳步聲走到了門邊。

    “主人,我夢見了……小鎮,還有那些人。”

    方醒拿起邊上的茶壺,就著壺嘴喝了幾大口,這才感覺好受些。

    “是害怕了嗎?”

    “嗯!”

    木花的聲音聽著有些怯:“主人,我夢見了那家人放狗出來咬我,還罵我是傻子。”

    小刀的聲音在屋頂傳來:“木花別怕,有老爺在呢!什么狗小鎮,下次去的時候把它給毀了。”

    方醒也說道:“去睡吧,那個小鎮估摸著已經不在了。”

    “真的嗎主人?”木花的聲音多了些雀躍。

    木花在那個小鎮上飽受白眼和欺凌,加上她的母親又是那種職業,性格沒變得扭曲就算是不錯了。

    “真的,我保證,去睡吧。”

    木花的腳步聲遠去,隨即就傳來了開關門的聲音。

    小刀坐在屋頂上,嘴里嚼著干,想著兩個孩子的不同遭遇。

    一位是皇子,從小有人照顧,生活不敢說錦衣玉食,可飽暖還是有保障的。

    而另一個卻是妓女的女兒,估計爹是誰都不知道,從小受盡苦楚。

    可這兩人的結局卻截然不同,皇子成了階下囚,而妓女的女兒卻成了大明興和伯身邊的婢女。

    “真是好笑啊!”

    小刀舉起望遠鏡看了一圈,然后就一動不動,整個人融入了黑夜之中。

    ……

    天亮了,出云海邊的那個小鎮上,才將起床的倭人聽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都出來!敢躲在里面的,殺無赦!”

    黃金麓剛帶著明軍和幾千俘虜去了銀山,然后就殺了個回馬槍,來到了這個小鎮。

    小鎮的居民都知道黃金麓是狠角色,沒人敢躲在家里,每家每戶的人都自覺的站在自家門口。

    陳默低聲問劉明:“黃老大干嘛要收拾這些倭人?”

    劉明看著黃金麓眼中的兇光說道:“黃老大對伯爺忠心耿耿,而這個小鎮的人大多見過伯爺,還有那個木花,所以……”

    陳默一個激靈:“茍日的黃老大!果然是心狠手辣!”

    就為了預防方醒的名聲受損,居然就要把這些人送去礦上。

    b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