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初生牛犢,大船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初生牛犢,大船隊字體大小: A+
     
        隨著移民的趕到,原野上多了許多木屋。

        “沒辦法啊!在鎮奴城建好之前,只能是這樣了。”

        方醒對此有些無奈,只能是讓人趕緊把那些磚窯、水泥窯弄起來。

        觸目所及之處,那些移民和民夫在清理著地面,工部的‘專家’也在現場指導。

        “老爺,豐城侯到了。”

        “哦!走,去見見這位國朝的名將!”

        李彬平時不大在朝,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外鎮守征戰,交趾去過,北征去過,履歷和戰績能嚇死人。

        臨時立下的營寨中,方醒進了木屋,就看到一個須發斑白,目光如電的老人。

        “見過豐城侯!”

        方醒的拱手讓李彬有些詫異。

        大明的伯爵看似比侯爵低一等,可在政治地位上卻是相同的。

        李彬看了朱瞻基一眼,然后笑道:“興和伯千萬別多禮,老夫受不住。”

        方醒笑道:“豐城侯戰功彪炳,方某這等后輩如何不敬!”

        “客氣了。”

        李彬的眸色緩和了一些,就說道:“殿下,京城中對于殿下出行征戰是有些看法的,武勛倒是一面倒的支持,可文官卻頗有些微詞,說史上從未見三代帝王連續征戰,大明民力衰竭,不可不慮。”

        朱瞻基淡淡的道:“文武之道不可偏廢,偏文則武必廢,偏武則國無寧日,兩者之爭當平衡,莫要糾結于統御對方,一旦有那么一日,大明必危!”

        李彬的眼中精光一閃,欣慰的道:“殿下果然睿智,此言臣當去信陛下,想必陛下必然大喜!”

        今日朱瞻基的一番話,可以看作是他未來施政的預演。

        而文武之爭從來都是重中之重,能平衡這個關系的帝王,多半跑不了一個明君的美譽。

        方醒笑道:“我就是不文不武,文不喜,武生厭,所以才能混的那么逍遙。”

        “是嗎?興和伯有大智慧啊!”

        李彬饒有深意的道,這位可是智將,雖然經常不在朝中,可嗅覺卻從未退化過。

        “臣此次出任奴兒干總兵官,不知殿下有何交代?”

        李彬的話讓朱瞻基和方醒都心中一動。

        方醒到之前,李彬就已經和朱瞻基談了許久,這時候才咨詢朱瞻基的意見,顯然還是朱瞻基剛才的那番話讓他改變了主意。

        作為皇太孫,朱瞻基此時并不適合介入具體事務,否則就有些迫不及待,野心勃勃的感覺。

        朱瞻基略一思忖,就說道:“鎮奴城建成之后,左控阿魯臺,右逼朝鮮,至于前方,那需要不斷的探索,而不斷的移民將是這一切的根基。”

        李彬點頭道:“朝鮮不足為慮,除非是陛下要動倭國,至于阿魯臺,臣判斷幾年之內很難動兵,剩下的就是樹中人和野女真,這些人野性十足,臣當緩緩而行,確保大明在此處的長治久安。”

        樹中人,就是林中百姓!

        朱瞻基滿意的道:“豐城侯老成宿將,無怪皇爺爺會這般看重。”

        真正的宿將,他不會一到地方就展開攻勢,而是會先安定,再查清情況,一一選擇處置方式。

        朱棣顯然非常清楚這邊的情況,所以才會派來了李彬。

        李彬的到來就意味著方醒和朱瞻基得回去了。

        ……

        陸地上春暖花開的時節讓人心中愜意,可海上依然是寒冷刺骨。

        “啊嘁!”

        陳默站在船舷邊上釣魚,可寒風凜冽,魚兒不見蹤影,他自己倒是有些受涼了。

        “***!”

        陳默把魚竿提起來,看到魚餌依然掛在上面,就怒不可遏的抽打著船舷,直至把魚竿抽斷為止。

        大海茫茫,長時間看不到陸地讓人絕望。

        黃金麓正在休息,這是作為一位前悍匪的經驗有時間就要養精蓄銳,也許從下一刻起你將不敢再閉眼。

        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黃金麓沒有睜開眼睛:“你自己找樂子去,別來煩我!”

        陳默氣咻咻的站在艙門外道:“老黃,瑪德,上次說帶幾個女人在船上,可你偏偏不同意,特么的一群男人天天朝夕相對,老子都看煩了!要女人!”

        隔壁的劉明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出來,看到是陳默后,又轉身進去。

        整個船上最不安分的就是陳默,耐不住寂寞,沒有女人就焦躁不安。

        黃金麓睜開眼睛,皺眉道:“你想找死嗎?若是伯爺知道你攜帶大明的女人上船消遣,只需伯爺一聲令下,老子就閹割了你!”

        陳默不服氣的道:“那些人在秦淮河還不是玩的比誰都灑脫,為何我就不能?!”

        黃金麓雙手交疊后腦,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還說自己在交趾就認識了伯爺,可你居然看不出伯爺的秉性!”

        “伯爺什么秉性?”陳默覺得這廝在吹牛比。

        黃金麓的臉上浮起了一絲欽佩道:“伯爺身份顯赫,可家中卻只有一妻一妾,在外面也沒聽說和誰糾纏,我敢斷言,伯爺必然是不喜歡大明的女子供人玩樂!”

        陳默糾結了一下道:“是了,在交趾的時候,伯爺就提拔了那個小娘,讓她去幫那些女子出頭。看來我大明以后也逃不了這一遭啊!”

        黃金麓嘿然道:“這就是我佩服伯爺的地方之一,自己身居高位,可對下邊的人不歧視,不冷落,嘿!想起以前一個小小的巡檢就鼻孔朝天,老子真是……”

        ……

        三天后,當看到海岸線時,陳默恨不能飛過去。

        船隊緩緩靠岸,三番笑容可掬的站在岸上招手,就像是迎接歸來的兄弟。

        船還沒靠上簡陋的碼頭,陳默就迫不及待的喊道:“三番,給老子準備女人,要十個……”

        三番笑容滿面的道:“有,都有!包你滿意!”

        黃金麓站在船頭,目光左右梭巡,看到沒有危險后才喊道:“靠上去!”

        陳默迫不及待的就往碼頭上跳去,還沒站穩,就看到三番一臉驚駭的指著遠處。

        “有船隊!大船隊!”

        陳默心中一驚,腳下有些打滑。他雙手舞動在保持平衡,可……

        “哎哎哎……老黃救命……”

        可黃金麓卻沒有功夫管他了。

        回過身,黃金麓看著那出現在海平面盡頭的風帆,身體一個激靈,喝道:“不要降帆!準備迎敵!”

        各種武器被搬出來,小小的船隊馬上開始離開碼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
    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