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悲慘世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悲慘世界字體大小: A+
     

    錦衣衛的刑房里,十多個犯官被捆在長凳上。

    今日人到的比較齊整,紀綱的心腹全都在此。

    看著這些身上血肉模糊的犯官,在場的人沒誰變色,早就習以為常了。

    紀綱就坐在一盆炭火的邊上,笑吟吟的道:“這批人交代了,咱們也算是立了一功,來人,把酒菜拿進來。”

    酒菜流水般的被送進來,其中一道菜是火鍋,可小碳爐的火力卻不夠。

    紀綱笑道:“天氣漸漸的冷了,熱乎乎的才好,弄點油來把它燒開。”

    莊敬急匆匆的道:“那就弄點猛火油來。”

    猛火油是戰略物資,可錦衣衛不缺。

    一個大木桶被個瘦小的錦衣衛提了進來,他低著頭,拿個勺子舀了一小點猛火油,順手就倒進了碳爐中,頓時黑煙冒起,火焰猛地一熾。

    龐瑛笑道:“這猛火油倒是不錯,就是煙大了些,味道大了些,燃起來就很難撲滅。”

    紀綱壓壓手道:“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來,都坐下,咱們兄弟好好的喝一杯。”

    大家坐下后,王謙訝然道:“大人,這是第一鮮的菜?”

    紀綱點頭,“咱們吃一頓,那方醒也富不起來,來,喝酒!”

    ……

    秋季的夕陽很美,感覺金黃金黃的,照在飛檐上,就像是在上面種了一片即將收獲的水稻。

    可方醒的心情卻不美。

    太孫府中,一個身高只到方醒肋下,穿著一身破舊,而且明顯肥大戰襖的孩子正茫然的跪在地上。

    方醒進去看到這個場景就問道:“這是誰?”

    朱瞻基沒在,杜謙道:“這是潁州衛的一名軍士。”

    “潁州衛的軍士?”

    方醒一把拎起這個看著最多七八歲的孩子,問道:“誰讓你去當兵的?”

    這孩子茫然的道:“大人,小的家里……沒人了。”

    方醒抬頭,正好看到朱瞻基進來。

    朱瞻基擺擺手,等坐下后才嘆息道:“這孩子的父親和叔父一個戰死在草原,一個戰死在交趾,按照軍律,那些人就去他家勾選,可家里就剩下了一個七十歲的祖父和他,最后就把他給勾走了。”

    方醒心中一震,摸摸這孩子的頭頂問道:“你叫啥名字?”

    這位可能是大明年齡最小的軍士吶吶的道:“大人,小的叫岳保國。”

    這人的父輩必然不是目不識丁,方醒心中的怒火在四處沖撞著。

    “祖父還在嗎?”

    岳保國道:“還在。”

    朱瞻基道:“此次清查衛所,他的祖父岳興濱得知此事,就寫了信給兵部。”

    方醒心中悲涼的道:“兵部咋?”

    朱瞻基搖搖頭道:“金大人很同情,已經上書皇爺爺,要給他家除籍。”

    大明的軍戶制度,一旦你被勾選中,只要是死亡或是無法執行軍役,軍方的人馬上就會和地方官府聯系,繼續勾選你家里的男丁補充。

    而且這個規矩之嚴,除去賄賂和逃亡之外,幾乎無法避免。

    方醒苦笑道:“大明的軍士除非做到兵部尚書,否則就不能除籍,這還得看陛下是否法外通融。”

    “我要上奏折!”

    ……

    朱棣接到了金忠的奏折,看完后面沉如水。

    “陛下,有興和伯的奏折進上。”

    大太監小心翼翼的把奏折奉上。

    朱棣隨手接過。

    “……其人一家二丁皆為國捐軀,此非忠良焉?然忠良之后卻零落至此,豈不讓人心寒?陛下,此后可還有人愿意為國效命否?”

    “混賬!”

    朱棣把奏折扔出去,起身在上面轉圈。

    聯想起方醒上次的奏折,其目的昭然若揭:改變勾選制!

    朱棣有些惱火,不,應該是羞怒!

    此事要是傳出去,那些百姓就會視勾軍為畏途,到時候到哪找兵源去?

    “令瞻基把這事處理了。”

    朱棣深知變革不易,在北方草原上依然存在大敵的情況下,關于軍制的改革必須要謹慎,否則一旦出現反復,大明就危險了。

    “豎子無知!”

    ……

    “陛下了,豎子無知!”

    黃儼得意的走了,杜謙殷勤的把他送出去,留下了方醒和朱瞻基。

    朱瞻基尷尬的道:“德華兄,這岳保國就安置在書院里吧?”

    既然是忠良之后,理當得到優待。

    方醒點頭答應,然后無奈的道:“軍制改革必然要謹慎,這個道理我懂,可謹慎是一回事,沒動靜又是一回事,大家都拖著,等拖幾十年,那時候才是真正的積重難返!”

    朱瞻基看到杜謙回來了,就干咳一聲打斷了方醒的話,道:“我這就派人去接他的祖父過來,德華兄,這孩子你就帶回去吧。”

    于是方醒在回程時就多了一條小尾巴。

    到了書院,方醒叫來馬蘇,介紹道:“他叫岳保國,此后就是書院的弟子了,你且安排人照顧他,等他祖父到了之后再。”

    岳保國回身看著方醒,那眼中都是驚恐。

    “大人……”

    稚嫩的聲音讓方醒有些傷感,他道:“在這里別叫什么大人,叫山長。”

    “山長。”

    岳保國扯扯已經把手完全套住的袖子,怯怯的道:“大……山長,小的會干活,刷馬打草喂食都會,還會洗衣服。”

    “這里是書院,你以后就是生,別什么小的,以后自稱生就好了。”

    馬蘇不知道這位身穿一套大的可笑的軍服的孩子是什么來歷,不過既然是方醒安排的,他肯定會照顧好。

    岳保國看著方醒,眼中流露出一絲依賴。

    這是個懂事而敏感的孩子,從在太孫府中的談話中,敏銳的察覺到了最可靠的就是方醒。

    方醒安慰道:“你且安心住下,每日有人照顧你的生活,習也有人幫你,有事情就去找教授們。”

    岳保國點點頭,等方醒轉身之后,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直直的看著方醒的背影,哽咽……淚流滿面!

    方醒聽到了聲音,卻沒回頭,硬著心腸大步離去。

    幾歲的孩子就被勾選到軍中,天知道他究竟是經歷了些什么!

    地方衛所的軍士早就成為了官長和地方豪紳的免費勞力,這么小的孩子,方醒能想象到他所經歷的苦痛。

    茫然,離別,然后就是煎熬。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盜墓筆記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
    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