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五百九十章 陛下,朝鮮也占著咱們的地方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五百九十章 陛下,朝鮮也占著咱們的地方啊字體大小: A+
     

    張輔說完就回班,朱棣點頭道:“此事略過,方醒,朕問你,你可曾辱罵占城國使者。”

    “沒有。”

    方醒正色道:“陛下,掃滅叛軍的最后一戰,占城使者突然出現,被臣打發走了。”

    尚云知道這是自己最后的機會,他跪地道:“陛下,興和伯折辱占城國使者,占城國的奏章已經到了禮部,要我大明給個說法啊!”

    呂震!

    紀綱!

    也只有呂震才知道這份奏章,只有紀綱才能把這個消息傳遞出來。

    這事涉及到了藩屬國,胡廣只得出班道:“陛下,那占城國一向恭謹,此事不可忽視。”

    朱棣點點頭,若是寒了藩屬國的心,此后誰還會聽大明的!

    “臣有話說。”

    方醒躬身道:“陛下,那日占城國使者說是來恭賀我大明掃滅交趾叛逆,可臣不是禮部尚書,也不是交趾布政司,所以婉拒,可這人居然想試探大明的態度,臣就敲打了一下,并未辱罵。”

    尚云一聽就樂了,他俯首道:“陛下,興和伯自己都承認了……”

    “住口!”

    朱棣面色鐵青的喝道,嚇得尚云趕緊叩首,連呼臣死罪。

    胡廣再次出班道:“興和伯,可是順、化二州?”

    方醒點點頭,在這一點上他和胡廣的觀點是一致的,那就是順、化二州不能丟。

    “嘭!”

    朱棣一拳砸在御案上,怒道:“禮部去人,馬上去,去問問占城國想干什么!”

    禮部此時已經失去了尚書和左侍郎,右侍郎戰戰兢兢的出班領命。

    尚云已經完全懵了,他不知道話題怎么突然就轉變了。

    朱棣喘息著問道:“方醒,那日你說了什么。”

    方醒想了想:“陛下,那日臣說,讓占城不要火中取栗,他們已經在真臘得了太多的好處,不要貪得無厭,順、化二州是大明的!”

    “陛下,順、化二州不可讓!”

    張輔身為交趾的平定者,對那里再熟悉不過,他肅然道:“順、化二州一去,則升華府就成了飛地,遲早不屬我大明!”

    “朕知!”

    朱棣額頭上的青筋直跳,喝道:“占城莫非以為我大明是軟柿子嗎?”

    “臣惶恐。”

    主辱臣死,群臣紛紛請罪。

    尚云傻眼了,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發展成了這樣,自己就像是個小丑般的無助。

    方醒上前兩步,躬身道:“陛下,臣以為占城人是看到朝鮮占了大明的土地沒受懲罰,所以也想想來分一杯羹。”

    這是第二枚炸彈,不但把所謂的三大罪炸的無影無蹤,而且還讓活生生的揭穿了朝鮮對大明‘恭謹’的深刻背景。

    朝鮮從明初就開始蠶食大明的遼東,建州女真已經多次上書控訴了,可對于這些野人,大明官方的態度就是:只要你乖乖的,那我們就不打你,至于你們和朝鮮的爭斗,大明目前沒空管。

    這種放任的態度縱容了朝鮮的野心,此后他們不斷征伐女真人,不斷侵蝕大明的土地,直到倭亂為止。

    朱棣也被方醒的神轉移弄懵了,他眼皮子跳了跳,說道:“此事再議。”

    朝鮮可是大明豎立的標桿,若是兩邊鬧起來,那豈不是活生生的打臉?

    朱棣看到方醒露出了那種眼神,就像上次在方家莊嘲諷儒生時的眼神,就起身道:“都散了吧。”

    說完他就準備離開。

    “陛下,臣還在蒙冤啊!求陛下為臣做主。”

    方醒踩在尚云手上的腳加了些力,一臉委屈的喊道。

    朱棣隨口道:“尚云下詔獄!”

    “啊……”

    尚云聽到這話心中一震,但好歹有紀綱的保證在前,所以他不大著急。只是方醒一墊腳之后,一陣劇痛讓他不禁嘶喊出聲。

    方醒仿佛不知道自己踩到了尚云,繼續沖著朱棣消失的方向喊道:“陛下,那朝鮮呢?朝鮮也搶了咱們的地方啊陛下……”

    大太監跟在后面,聽到方醒的喊聲不禁嘴角抽搐,心想這人真是憊懶啊!居然抓住朱棣話里的漏洞就不依不饒的,倒是有些夏元吉的風采。

    夏元吉只要是涉及到計劃外的開支,不管是誰,哪怕是皇帝,他也敢梗著脖子拒絕。

    “豎子!”

    前方的朱棣恨恨的罵道,可等朱瞻基和大太監追上去后,分明看到朱棣的胡子翹起,顯然心情不錯。

    “興和伯,請挪挪腳吧。”

    兩名錦衣衛上前想帶走尚云,可方醒的腳一直踩在他的手背上,動彈不得。

    方醒撤腳回身,然后蹲下去,低聲的道:“尚大人,紀綱可是答應保你了?還是說你已經向……趙王投誠了!”

    尚云的身體一顫,然后露出了得意之色。哪怕被兩名錦衣衛粗暴的拖起來,他依然是在得意著,甚至都忘卻了手上的劇痛。

    方醒微微一笑,用右手比了一個動作,嘴里輕輕發出呯的一聲。

    “德華。”

    張輔走過來,看到方醒眉間的冷肅,就低聲道:“尚云目前不能動,否則就是蔑視陛下。”

    方醒拱手道:“大哥多慮了,我可是最守法的武勛。”

    張輔和他一起向外走去,嘀咕道:“你小子若是規矩,那張崇是怎么回事?”

    張崇回來后,自然就把方醒安排他去冒充交趾人扯旗造反的事告訴了張輔,所以方醒說什么最守法,在張輔看來真是笑話。

    方醒對著夏元吉笑了笑,然后反駁道:“大哥,那是兵法,不是律法!還有,那晚你府上的那個下人是咋回事?居然說什么仙人指路,勸都勸不住。”

    張輔對方醒轉移話題的能力已經是無語了,他隨口道:“那人平日就喜歡聽書,大概是聽多了神仙鬼怪之事……”

    前方出現了劉觀,張輔就低聲道:“劉觀大概是想解釋一下先前的事,這人還是不錯,你應了就是。”

    “劉大人。”張輔拱拱手就先走了。

    劉觀和方醒并肩之后,就解釋道:“本官任職不久,有些人不大熟悉,還請興和伯見諒。”

    對這位宦海‘大神’,方醒還是有些好奇,所以就笑道:“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劉大人不必介懷,此事就此作罷。”

    劉觀微笑著側身拱手:“那就多謝興和伯的寬宏大量了,本官回去后自然會清理門戶。”

    方醒矜持的點點頭,而在他們身后聽到劉觀那句‘寬宏大量’的楊士奇差點腿一軟,幸虧胡廣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不然眼瞅著就要當場撲街了。

    你劉觀居然敢贊許方某人‘寬宏大量’?

    等你哪天在他的身上栽個跟斗就知道這個‘寬宏大量’的含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