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五百零六章 方某當不惜此身,令異族喪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五百零六章 方某當不惜此身,令異族喪膽字體大小: A+
     
        書房內,朱瞻基等方醒坐下后,突然就是一個拱手。獵 文網Ww W.』LieWen.Cc

        “你這是為何?趕緊坐下。”

        方醒愕然道。

        朱瞻基直起腰,正色道:“德華兄此行可是想在交趾試試嗎?”

        方醒點頭道:“我是想在交趾試試,看看能不能探索出一條路來,畢竟大明還有許多路要走啊。”

        朱瞻基看著方醒手邊的地球儀,心中火熱:“德華兄,交趾果真能成為我大明的糧倉嗎?”

        “還有暹羅!”

        方醒把地球儀轉過來,指著那個地方說道:“暹羅同樣也可以成為我大明的糧倉,還有西方對面的那一片土地,那上面什么都有,蘊藏著比我大明還要多的財富和資源。”

        “瞻基!”

        方醒目光炯炯的盯著朱瞻基說道:“若是不想著自己的子孫,那我情愿就在方家莊終老,根本不會涉足朝堂,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在以后有了疑惑之后好好的想想,我不是野心家!”

        這是方醒第一次在朱瞻基的面前說出自己的志向,讓他馬上就正襟危坐,仔細聽著。

        “我喜歡大明!”

        方醒微微皺眉,好像在回憶著什么。

        “我喜歡大明對異族的不妥協,我喜歡大明的空氣,也喜歡大明的美食,還喜歡……你們。”

        “我想讓危險遠離大明,可那很難做到,至少在目前,我也只能影響到你,可在西方,那些白色皮膚的家伙卻不會停下腳步來等我們,這不是龜兔賽跑!”

        “這個地球總是充滿了戰爭和肉弱強食,大明如果不想被人奴役,那必須得進取。”

        方醒盯著朱瞻基,沉聲道:“大明必須得進取,不然就是別人來打咱們,你明白嗎?”

        朱瞻基重重的點頭,“德華兄,小弟明白了。”

        方醒給他講過西方正在進行的革新,從思想開始,慢慢的,當西方人的艦船現新的大6后,催化戰爭機器的動力就來了。

        “利益帶來動力,當利益足以讓人瘋時,什么都能被制造出來,比如說更好的火槍,更堅固而快的艦船。”

        “別想著他們走的比咱們慢,要有危機感,我希望你能把大明帶出那個該死的怪圈!”

        方醒起身,皺眉道:“此次我去交趾,一切都無需擔心,不過我想從大明移民一些人過去,只是……看吧,希望一切順遂。”

        “老爺,漢王殿下來了。”

        方醒一驚,然后笑道:“漢王殿下這是悶得太久,迫不及待了嗎?快請進來。”

        “方醒,哈哈哈哈!”

        人還沒見到,可這興奮的大笑聲連鈴鐺都被驚動了。

        “方醒,這次你可是在我的麾下了,咱倆一定要好好的干一番,把交趾叛逆打出屎來!”

        朱高煦大笑著進來,看到朱瞻基后就噴道:“你父親真是迂腐,那些交趾人有什么好可憐的!都是被那些腐儒給帶壞了,幸好你是跟著方醒學,不然也和你父親一個樣!”

        朱瞻基尷尬的起身行禮,因為是長輩,所以他也不好爭辯,只得憋屈的忍著。

        方醒笑道:“太子殿下那是老成謀國,王爺可別想岔了。”

        朱高煦本來還想噴下去,聽到方醒這般說,這才坐下來,然后嚷道:“拿酒來,要好酒,下酒菜本王有。”

        門口的侍衛馬上提溜著一根大肉干進來,看那顏色,應該是火候正好。

        酒水倒上,肉干切片,肥瘦相間的擺放在盤子里。

        酒過三巡,朱高煦打個酒嗝,滿意的道:“此次去交趾,戰陣之事我不擔心,可善后呢?方醒,你說怎么搞?我覺著殺了最好。”

        方醒喝了一口酒,皺眉道:“先殺,把叛逆們殺怕了,咱們再行安撫,只要讓他們填飽肚子,我就不信還有人這么熱衷于叛亂!”

        朱高煦楞了一下,看看朱瞻基,再看看方醒,訝然道:“你們倆倒是如出一轍啊!”

        方醒一聽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笑道:“此時說了也沒用,到時候如果要軍屯的話,那些俘虜還殺不得,都得種地去。”

        朱高煦橫了朱瞻基一眼,然后就舉杯道:“好,咱們到時候就命他們種地去!”

        最后朱高煦醺醺的回去,臨走時讓方醒記得帶些好酒去交趾。

        …….

        休閑在家的胡廣依然是從容不迫,直到金幼孜給他帶來了方醒主動請纓去交趾的消息。

        “你說他是自己求去的?”

        “正是。”

        金幼孜也很郁悶。

        本來胡廣被禁足已經把自己擺放在了弱勢的一邊,這對爭取輿論同情很重要。

        可方醒突然來這么一出,直接就把胡廣的苦心給浪費了。

        等消息傳出去,輿論自然會偏向方醒。因為胡廣是主動挑釁者,哪怕他是站在維護道統和爭奪國本的立場,可當方醒主動要求再次前去交趾后,這些悲情牌全都廢掉了。

        胡廣正在喝茶,金幼孜有些擔心的看著他。

        “本官無事。”

        胡廣淡淡的道,可他在放下茶杯時,動作大了些,茶水溢出來都沒看到。

        金幼孜看到了這一幕,他糾結的道:“此次是漢王領軍,本來群臣想換掉他們中的一人,可最后被金忠的奏折給打亂了步驟。”

        “金忠說了什么?”

        胡廣暗自深呼吸,云淡風輕的問道。

        “金忠舉薦了方醒,甚至還想讓方醒領軍。”

        金幼孜搖頭道:“金大人這是病糊涂了嗎?即便是漢王不去,可金陵城中有多少宿將,哪會輪到方醒這個后輩領軍!”

        “糊涂!”

        胡廣一直都保持著鎮定,可聽到這個消息后,他變臉道:“那金忠此舉是在幫方醒呢!這是以進為退啊!”

        金幼孜愕然,然后想了想道:“那金忠難道是漫天要價,等著陛下就地還錢?”

        胡廣喟嘆道:“老夫不在,滿朝文武都被那垂死之人給糊弄了!”

        金幼孜詫異道:“胡大人何出此言?”

        胡廣郁悶的道:“金忠怕是已經和陛下有了默契,這不過是在演戲而已!”

        ……

        等連華小小都知道方醒要去交趾后,出征的日子也到了。

        方醒告別張淑慧和小白,把書院交給了解縉,家里交給了黃鐘,帶著一半的家丁出。

        天色昏暗,方醒帶人出了方家莊,沖著聚寶山衛而去。

        馬蹄聲在黑夜中傳出老遠,方醒在馬背上回身看了一眼方家莊,把那些不舍都壓了下去……

        “閃開!”

        前方的辛老七出了怒喝,方醒想著不會是隱身許久的紀綱在攔路吧,上回這廝就來了這么一次。

        “興和伯……”

        方醒策馬過去,看到華小小正帶著幾個莊戶在吃力的拖著一輛車轅壞了的車,車上全是樹苗。

        華小小喘息著站在路邊,對著方醒盈盈福身,肅然道:“小女恭祝興和伯此行旗開得勝,平安歸來。”

        這是一個大明女子對即將出征將士的祝福。

        方醒在馬背上頷,同樣是莊重的應答道:“方某當不惜此身,令異族喪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