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五百零四章 誰人掛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五百零四章 誰人掛帥?字體大小: A+
     
        金忠家此時已經是慌成一團,御醫到了之后,診脈,然后搖頭說金忠的身體已經是油盡燈枯了,只是熬日子而已。獵文『網WwΔW. LieWen.Cc

        所以當方醒沖進來時,看到的都是仇視的目光。

        “興和伯,我家老爺身體不適,不見客!”

        金忠的夫人保持著風度,可管家卻忍無可忍的下了逐客令。

        方醒提起手中的小木箱道:“方某是來給金大人看病的。”

        管家聞言勃然大怒,正準備不顧尊卑的呵斥,可從里面出來的御醫卻眼睛一亮的說道:“興和伯,聽說您對岐黃造詣頗深,下官能跟著學學嗎?”

        聽到這話,管家的表情馬上就變了,他看了一眼金忠的夫人,然后忍著急色道:“方伯爺,敢問我家老爺的病可能治嗎?”

        金忠的夫人也維持不住儀態了,她小步近前,一臉的急切。

        方醒沉聲道:“方某不敢保證能治好金大人,可卻敢說不會讓金大人的病情變得更差。”

        按理這種保證是無法打動患者家屬的,可金忠的夫人卻福身道:“藥醫不死病,還請興和伯出手,我家只有感激的。”

        方醒點點頭,然后在御醫的陪同下進了臥室。

        金忠正躺在床上昏睡,此時的臉色比先前差了許多。方醒湊過去,聽著那呼吸聲中帶著的痰音,就裝作拿脈。

        御醫看到方醒診脈的手法有些不同,還以為這是一種秘技,就瞪大了眼睛,仔細看著。

        等了幾分鐘,方醒放開手道:“這病有些麻煩。”

        “伯爺,下官覺得金大人是肺氣衰竭……”

        御醫一聽就懵逼了,金忠這病他目前已經是束手無恥了,可方醒卻說只是麻煩。

        這是人命啊伯爺!

        金忠的面色有些潮紅,方醒拿出一個小瓷瓶,從里面倒出一顆小藥丸,御醫知趣的送來了溫水。

        方醒把金忠從床上扶起來,看到他睜開眼睛,就笑道:“方某可是學過醫的,雖然只是看了幾本醫書,可卻覺得不比別人差呢,金大人可放心讓方某診治?”

        金忠的神色疲憊,強笑道:“本官的這條命已然去了九成九,興和伯盡管施為就是。”

        方醒微微一笑:“閻王爺估摸著覺得大人還有塵事未了,所以方某就來了。”

        治病先得給病人以信心,這一點方醒還是知道的。

        一丸藥喂下去,方醒把金忠放下,然后對跟進來的金忠夫人說道:“這里有些藥,你們一定要收好,不然掉了可沒得配。”

        說著方醒就拿出了一個小瓷瓶,里面裝著幾十粒一模一樣的小丸子。

        “一日兩次,每次給金大人喂一粒。”

        金忠的夫人接過瓷瓶,半信半疑的看著金忠。

        金忠躺在床上對著自己的夫人點點頭,然后示意她先出去。

        至于那個御醫,他早就知趣的去了外面。

        專門給貴人看病的他們懂的避諱,最怕的就是聽到了不該聽到的話,不然小命難保。

        等人都走了之后,金忠才說道:“昨夜才到的消息,交趾叛軍已經突入了鎮蠻府,陛下震怒,有人提議讓英國公去,可陛下卻……”

        到了此時,金忠的用意方醒已經全明白了,他感激的道:“金大人老成謀國,方醒慚愧。”

        在這種時候,若是方醒主動請纓去交趾,那么他就將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上,任誰都無法挑刺。

        我開書院怎么了?

        我興方學怎么了?

        交趾糜爛的時候,你們在高談闊論,而我方醒卻甘冒風險,深入不毛。

        兩邊一比較,這輿論馬上就會轉向。

        “何人掛帥?”

        方醒擔心會是孟瑛。

        金忠喘息著笑道:“英國公不去,那剩下的資歷都差不多,誰也不能壓住誰,加上黔國公在交趾,若是人選不當,這聽誰的?”

        方醒點點頭。

        沐晟已然是敗軍之將,如果援兵到了交趾還要聽他指揮,那對士氣的影響不小。

        可大明的武將就這些,能打的,又能壓住沐晟的也就只有張輔了。

        金忠看到方醒在沉思,就笑道:“漢王想去。”

        漢王?

        方醒的眼睛一亮,覺得這個人選倒是不錯。

        朱高煦已經表明了自己不再攪合的立場,那么朱高熾那里自然不會反對讓自己的弟弟出去散散心。

        現在阻力就只剩下百官和朱棣了。

        ……

        朱高煦自從閉門修兵書以來,已經閑出毛病來了。

        聽說有人推薦自己去交趾平亂,朱高煦把兵書一丟,轉眼就消失了。

        “父皇,兒臣想去交趾。”

        朱高煦的眼里在噴火,他覺得那些該死的兵書根本就沒卵用,還是操刀上陣砍殺最爽快。

        朱棣在沉吟,同時不動聲色的瞄了朱高熾一眼。

        朱高熾站在邊上,聞言就說道:“父皇,兒臣以為可行。”

        大太監感受著這詭異的氣氛,然后偷看了朱棣一眼。

        朱棣把玩著鎮紙,良久才問道:“若是你到了交趾準備如何做?”

        朱高煦一怔,這個問題他從未想過,但他擔心機會稍縱即逝,就急切的道:“父皇,那些交趾叛逆不過是烏合之眾,殺他個血流成河,自然就順從了……”

        “二弟……”

        朱高熾皺眉打斷了朱高煦的話,“二弟,交趾人心未附,當以安撫為上。”

        朱高煦瞪眼道:“大哥,安撫什么!方醒都說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朱高熾被氣得身體打顫,不顧朱棣還在上面,就教訓道:“那是此一時彼一時,難道擊敗了交趾人之后你還要準備殺戮嗎?”

        “不聽話就殺!”

        朱高煦氣哼哼的道。在他看來,不聽話的都是敵人。

        “咳咳!”

        就在朱高熾想再勸導幾句時,朱棣干咳兩聲,然后說道:“讓瞻基來說說。”

        一直在邊上裝透明人的朱瞻基這才躬身說話。

        “皇爺爺,父親,二叔。”

        “交趾反復,這其中既有豪族作亂,也有挑撥離間。”

        朱高煦不服氣的道:“那你說該怎么辦?別學你父親,都被那些腐儒給教壞了。”

        朱棣被這話給氣壞了,順手就想把鎮紙扔出去,可剛抬手就看到了朱瞻基一臉的正色。

        朱瞻基沖著朱高煦躬身,然后說道:“二叔,殺戮只能震懾一時,留下的只會是仇恨的種子,一旦時機恰當,這些種子就會成為參天大樹,智者所不為也!”

        “既然不殺,那怎么鎮壓?”朱高煦被朱瞻基說懵了。

        朱瞻基朗聲道:“可以以利誘之,不管是種地還是挖礦,有了好處,能吃飽飯,民心必安。若是此時還有人反叛,當殺之,則不傷民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