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怒火,開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怒火,開除!字體大小: A+
     
        “趕緊什么?”

        隨著門口的聲音傳來,李二毛的眼睛又紅了。ΔWw W.』LieWen.Cc他眨巴著眼睛,看著方醒,心中的那股子倔強讓他把眼淚憋了回去。

        是興和伯不嫌棄我是個樵夫,還……還讓把母親也接來書院住。不要我的錢,我……

        夏銘看到方醒后,就沉著臉不語,只是他的手卻把課本捏成了一卷。

        田秀才在方醒的身后,他想起了自己以前教書時被富家子弟呵斥的經歷,不禁就恢復了原先的姿態。

        解縉看到比自己大一些的田秀才居然背著手,彎著腰,不禁想起了學生們給他取的外號。

        ——老冬烘!

        方醒緩步上了講臺,雙手撐在桌子上,淡淡的道:“李二毛坐下。”

        李二毛沉默的坐下,他知道自己的情況,純屬是因為方醒可憐才能進入知行學院。

        以后我每天都洗澡,然后不說話,不然再惹到夏銘,會給山長帶來麻煩。

        方醒看到李二毛那小心翼翼的模樣,不知怎地就想起了一個舊聞。

        民工上了公交車,由于身上太臟,所以不好意思坐位子,就坐在了踏腳上。

        座位是干嘛的?

        書院是干嘛的?

        書院就是教書育人的,而這一批學生被方醒寄予厚望!

        可沒想到居然會出現這種情況,一時間方醒的心中不渝,眉頭就皺了起來。

        “夏銘,向李二毛道歉!”

        方醒的面色凜然,解縉想說話,最后還是忍住了。

        在很多地方,好的學生就會受到優待,犯些錯師長都會容忍,甚至還會偏袒他。

        夏銘的功課不錯,按照解縉的看法,下一次的秀才他是必中。

        知行書院初創,要是出一個秀才也是好的啊!

        起碼相當于一個活生生的宣傳!

        “憑什么?”

        夏銘梗著脖子道:“山長,這里是書院,不是養濟院!”

        養濟院就是收留孤老和乞丐的地方,相當于是福利院。

        而等后來甚至還規定,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給予虛銜,每月還有補助。

        正是這種福利和眷顧,才有了后來江陰在歸順后被要求剃而造反。

        這才有了那八十一日的慘烈抵抗!

        這才有了全城十七萬余人死而不降!

        可李二毛不是乞丐!

        方醒搖搖頭,“就憑他是我的學生!就憑他是大明人,你就必須要道歉。”

        夏銘一怔,然后道:“山長,我沒錯,不會道歉!”

        方醒指著門外道:“那你就回去,請你的父親來,我有話要說。”

        這就是要請家長。

        夏銘一聽就怒了,他把手中的書一扔,嘴角和眼睛都朝著右邊偏著說道:“憑什么?山長你以為我稀罕這里嗎?外面的幾家書院都答應有大儒教導的條件,若不是……”

        “若不是太孫殿下對嗎?”

        田秀才怒了,因為解縉的身體還在恢復中,所以書院的事情他管了不少。

        你居然不是沖著方學來的?

        夏銘矜持的點點頭,若不是這里有朱瞻基,他早就轉到其它書院去了。

        方醒沒有憤怒,只是淡淡的道:“我記得你已經十九了吧?而且孩子都有了。”

        夏銘不知道方醒問這個干嘛,所以點點頭。

        方醒突然笑道:“既然你已經成人,那就不必請家長了,請回吧,此后你就不再是知行書院的學生了。”

        什么?

        李二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其他學生都為之愕然。

        夏銘漲紅著臉,上唇嘟起,鼻翼翹起的怒道:“走就走,當我喜歡這里嗎?希望你們不要后悔!”

        說著他就拿起袋子裝東西,可等裝到書本時,田秀才卻干咳道:“那些書本是書院的,你不能帶走。”

        謹慎的田秀才擔心課本會被人翻印,所以就出言阻止道。

        “這是我的課本!”

        夏銘怒道。

        解縉搖搖頭,終于也被這個自恃是個香餑餑的學生給氣壞了,他嘆道:“可書院并沒有收你一個銅板,連你吃的午膳都是免費的,這里哪有你的東西。”

        這是方醒規定的,本來是想免掉寒門學生的費用,可他最后決定干脆免掉第一期學生的費用。

        哥不差這點錢!

        “不稀罕!”

        夏銘連袋子都仍在地上,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走了好!”

        田秀才沖著他的背影喊道,然后他心痛的下去撿起袋子,嘟囔道:“都是好材料啊!真是的!”

        “嘭!”

        上面突然傳來一聲震響,嚇得田秀才一個激靈。起身一看,就看到方醒臉色鐵青的在拍桌子。

        “看看你們,看看你們!”

        方醒氣息咻咻的喝道:“在李二毛被夏銘欺負的時候,你們在干什么?啊!”

        這是方醒第一次火,所有的學生都噤若寒蟬。

        方醒皺眉看著這些學生,在解縉不以為然的眼神中說道:“你們是同窗,可你們的同窗之誼呢?”

        看到有人不以為然的撇嘴,方醒忍住怒氣說道:“你們不但不講同窗之情,在同窗被欺負的時候,居然都袖手旁觀……”

        “呵呵!”

        方醒一臉失望的道:“我開學對你們的希望都忘記了嗎?啊!嫌貧愛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樣的學生我不要!”

        “馬蘇,徐方達!”

        “老師。”

        馬蘇和徐方達一直在門口,聞言進來。

        方醒指著操場道:“全體都有,十圈!不愿跑的也可以,自己回家。若是全都不愿跑,那我寧可把這書院給關了!”

        說完方醒就再也不看這些學生一眼,對著解縉和田秀才點點頭,就出了課堂。

        解縉哎了一聲,然后也跟著走了。

        田秀才哼道:“不花錢還能學方學,這是多大的福氣?你們若是不珍惜,有的是人愿意進來!”

        田秀才也走了,馬蘇臉色難看的道:“若是有不樂意的,現在就可以收拾走人了。”

        方醒走了一段路之后,氣都消散的差不多了。

        “德華,慢些……”

        解縉氣喘吁吁的追上來,先肯定了方醒的處置方式。

        “現在的私塾和學堂都不大關注私下的紛爭,德行有虧啊!”

        方醒看著馬蘇打頭,后面那些學生都跟著。數一數,正好是三十九人。

        “我不奢望這些學生們能成為道德君子,可卻不想看到他們變成一個冷漠的人,那樣的話,我真是寧可全都趕出去,重新挑人。”

        解縉聽到方醒話里的決然之意,不禁嘆道:“近日老夫倒是明白了一個道理,這人啊!就沒有完人,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所以我們才需要重錘敲打!”

        方醒看到才開始跑了半圈,就有學生被落在了后面,不禁說道:“我希望看到的是有擔當的學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