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挖方醒的墻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挖方醒的墻角字體大小: A+
     
        “書院叫什么?”

        朱瞻基好奇的問道,同時也躍躍欲試的想一展身手。Δ    Ww W.LieWen.Cc

        “知行!”

        方醒在紙上寫出知行兩個大字,說道:“我要學生們先知后行,邊知邊行,知而必行,最后就是知行合一。”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朱瞻基思忖著這個名字的蘊意,覺得很是符合方醒的一貫做法。

        當年馬蘇中秀才時,那些報喜人看到秀才公居然和泥腿子們一起在挖坑,驚掉了多少人的下巴。

        文人們最喜歡的就是口炮,至于實務他們是看不上的,只要能口炮無敵,那么到哪都吃得香。

        從一部三國中就能看出來,那些口炮無敵的謀士都是正面形象,連諸葛亮都被安排了兩次口炮,最厲害的就是直接噴死了王朗。

        方醒微微一笑道:“口舌能強國嗎?”

        “不能。”

        朱瞻基知道方醒即將進入開噴模式,急忙退后了一步。

        可方醒今天卻沒開噴,只是淡淡的道:“口舌無敵者,應該去禮部任職,在那里為我大明爭取利益。”

        “至于書院,我也會時不時的教些西方的情況,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朱瞻基不知道方醒為何對那些外洋人始終抱著警惕,甚至比對草原異族還要警惕。

        外面出了些太陽,可春雨依然在淅淅瀝瀝的下著。朦朧的陽光透過雨絲,天空中仿佛多了一層細紗織就的青衫。

        方醒感受著這溫柔的春意,瞇眼道:“瞻基,你若是完全按照儒家的那一套來治國,那這個書院的學生我一個都不會給你!明白嗎?”

        朱瞻基心中一震,這些學生以后如果學成出來不走仕途能去干什么?

        難道……

        “德華兄,小弟一直都記得那句話。”

        朱瞻基知道方醒平時看著很和煦,可骨子里的執拗卻不差于任何人。

        要是讓方醒失望了,朱瞻基覺得他也許會……不,是肯定會離開!

        方醒緩緩轉身,目光平靜。

        “小弟一直都記得,要讓太陽永遠都照在大明的土地上!”

        方醒微微一笑:“你記得就好,這個世界未來的展將會是驟進式的,一步慢,步步慢,我大明此時還有些地方領先,可卻不能自滿,當積極進取,我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朱瞻基躬身受教,方醒才笑道:“走吧,咱們去看看有沒有人來報名。”

        報名處設置在方家的前廳,當方醒和朱瞻基到時,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小老頭在里面,正在給馬蘇說著自己的情況。

        “殿下,老師。”

        看到方醒和朱瞻基進來,馬蘇急忙起身見禮。

        那老頭看到這架勢,馬上就行禮。

        “學生田豐收,聽聞伯爺這里招收教授,學生冒昧前來一試。”

        田豐收看著五十許人,山羊胡有些干枯,身材瘦小。

        方醒和朱瞻基在主位一坐,田豐收就有些窘迫的自我介紹道:“殿下,伯爺,學生祖籍山*東,祖上是武將,只是后來敗落了,學生就耕讀于鄉野,自覺……”

        這人一口的江南口音,而且嗓門很大,從姓名上就能看出出身。

        方醒點點頭道:“馬蘇,可測試過了?”

        馬蘇躬身道:“老師,弟子覺得田秀才的功底深厚,當能勝任基礎教授之職。”

        “哦!”

        方醒有了些興趣,就隨口問了幾句,田秀才也不敢怠慢,口若懸河的說了半天。

        方醒看看朱瞻基,朱瞻基微微點頭,覺得這個田秀才雖然年紀大了些,可儒學的基礎非常扎實。

        方醒點點頭,吩咐道:“既然你搶了先,那基礎教授就是你的了,馬蘇。”

        “老師。”

        馬蘇趕緊起身。

        方醒對著田秀才笑了笑,說道:“給田秀才做一下記錄,月俸七石。”

        “謝伯爺。”

        田秀才一聽這個俸祿那么高,激動的都傻了,然后才想到自己搞錯了次序,趕緊又給朱瞻基行禮道謝。

        要知道,大明七品官的俸祿都才是七石,他一個老秀才居然能得到這等豐厚的月俸,怎能不感激啊!

        而且方醒不用寶鈔來衡量月俸,那樣他就能規避寶鈔貶值的風險。

        一年差不多九十石的薪俸,這是七十多畝地,至少五個農民辛苦一年的產出。

        等方醒兩人走后,馬蘇一邊給田秀才做記錄,一邊叮囑道:“七石只是基本月俸,若是書院覺著你教的好,那么每年還會有不少福利,肉食什么的不會少。”

        有那么好?

        要不是剛才看到了朱瞻基在這里,田秀才幾乎要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馬蘇做完登記,給了田秀才一個牌子,交代道:“這個牌子要保留好,等書院開學時,門口會有人值守,無牌不能進入。”

        田秀才雙手顫抖著接過牌子,恨不能馬上奔回家去,告訴家人這個好消息。

        就在他想走的時候,馬蘇慢條斯理的道:“書院里給每位教授都準備了小院,若是愿意的,都可以全家搬來。書院還有食堂,每日三餐都可以在食堂吃,不用交錢。”

        一直回到了家中,田秀才依然是渾渾噩噩的,覺得自己今天去了個假書院。

        家中的老妻看到后就拍醒他,問他可是沒被聘上。

        “已經成了。”

        田秀才神思恍惚的道:“只是這書院給的條件太好了,為夫覺得不大靠譜啊!”說著他把書院的福利告訴了妻子。

        “呸!”

        他的老妻一把搶過木牌,然后大笑道:“興和伯家可是開著第一鮮,那酒樓日進斗金,還有太孫殿下坐鎮,哪會不作數,搬家,咱們馬上搬家。”

        田秀才家住的地方是租的,所以知道有這等好事,他的老妻哪還會忍得住,趕緊叫了兩個兒子來,七手八腳的就準備搬家。

        “田秀才在家嗎?”

        這時有人叫門,等開門后,一個中年男子正笑瞇瞇的拱手。

        “田秀才,我家老爺也準備開一家書院,薪俸優厚,敢請田秀才屈就。”

        田秀才皺眉道:“你家老爺是誰?”

        而他的老妻和兩個兒子都笑歪了嘴,沒想到田秀才一生蹉跎,卻在老來被人爭搶。

        來人笑瞇瞇的道:“我家老爺是誰不重要,只是崇文書院草創之初,急需田秀才這等大才的加入,薪俸不必擔心,興和伯家開多少,我家老爺說了,加兩成!”

        一瞬間,田秀才看到老妻和兒子們的眼中都露出了意動之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