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信用貨幣,婉婉道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信用貨幣,婉婉道歉字體大小: A+
     
        解縉覺得自己已經是生無可戀了,回家嗎?可想到家中的妻兒,他覺得自己就是個廢物。』獵文 網WwΩW.ΔLieWen.Cc

        朱棣的一道諭旨就廢掉了他解縉的未來之路,他已經四十七歲了,估摸著等太子上位,早已不堪驅使。

        至于上次方醒說的學院任教,他根本就沒興趣。

        在經過多年的宦海生涯后,解縉覺得自己的心已經不能安靜,再也沒有讀書時的那種蓬勃勁頭。

        “……臣聞令數改則民疑,刑太繁則民玩。國初至今,將二十載,無幾時不變之法,無一日無過之人……”

        解縉的身體一震,撐著從床上起身,門外的聲音依然在繼續。

        “臣見陛下好觀說苑、韻府雜書與所謂道德經、心經者,臣竊謂甚非所宜也……”

        這是解縉當年被朱元璋選在身邊后的進言,洋洋灑灑一大堆,通篇都是意氣風。

        “陛下……”

        想起朱元璋對自己宛如父親的關愛,解縉就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作死歷程。

        “我們走吧。”

        門外的方醒把書合上,然后帶著朱瞻基出去。

        “德華兄,這般刺激解學士,會不會……”

        朱瞻基有些擔心解縉會自殺。

        方醒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輕生的,解學士只是鉆了牛角尖,以他的聰明勁,只要想通了,什么坎都過得去。”

        朱瞻基想起解縉當年被朱元璋放回家,后來又被朱棣近乎是流放般的趕到了安南,心中稍定。

        那樣的情況下解縉都沒絕望,此時不過是解職,解縉應該不會這般脆弱。

        “讓你去調查大明的貨幣,可有什么心得?”

        兩人到了書房,方醒丟了個難題給朱瞻基。

        朱瞻基沉吟了一下,“德華兄,小弟查看了歷年來寶鈔的放情況,覺得沒有計劃性,而且很多時候不許以舊換新,讓百姓無所適從。”

        “最關鍵的因素是什么?”

        方醒對這種泛泛而談不感冒,就直接問到了核心問題。

        朱瞻基回想了一下道:“小弟覺得還是信譽的問題,百姓不信任寶鈔,當年寶鈔的信譽幾乎崩潰,辛虧夏尚書用食鹽和寶鈔掛鉤,不然早就成了廢紙!”

        “可怎么解決?”

        方醒可不是容易被忽悠的,而且朱瞻基既然是未來的皇帝,口炮再厲害也無用。

        “德華兄,小弟覺得還是要從建立信譽上著手,先必須要保障寶鈔的價值,這需要戶部的統一籌劃,讓寶鈔的行更穩定些。”

        哎!

        方醒悠悠一嘆:“你還是沒有抓到事情的本質。”

        朱瞻基還準備解釋,可方醒擺手阻止了他的話。

        “寶鈔的關鍵還是資本。”

        方醒想起以后變成廢紙的寶鈔就有些惋惜。

        “若是戶部有大批的金銀作為資本,那么寶鈔的信譽問題就迎刃而解!”

        在大明玩信用貨幣,方醒覺得純屬是腦抽抽。

        “方醒……”

        方醒正準備給朱瞻基說說國家資本的重要性,聽到這個聲音,他和朱瞻基都起身看向了門外。

        “婉婉怎么了?”

        “方醒……”

        婉婉一頭就沖了進來,小臉上掛著淚水,定定的看著方醒道:“婉婉沒有告密。”

        “什么告密?”

        方醒有些不解。

        婉婉哽咽道:“皇爺爺說你禁足期出門,不是我告的密。”

        “哈哈哈哈!”

        方醒不禁大笑起來,朱瞻基也是忍俊不禁,上去安慰道:“沒有的事,婉婉別往心里去。”

        一滴淚珠從婉婉的下巴掉落,她停住了哽咽,不信的道:“真的嗎?可是我剛才和皇爺爺吵架了.”

        呃……

        方醒的笑聲戛然而止,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婉婉,你跟陛下說了什么?”

        一個嬤嬤進來給婉婉擦去淚水,她才握緊小拳頭,一臉義憤的道:“我說皇爺爺偷聽,然后說……我不喜歡他了。”

        嘖!

        方醒有些牙痛,和朱瞻基面面相覷,最后只得找來了梁中。

        梁中的表情有些古怪,提起朱棣的反應時,他的表情就更古怪了。

        “陛下好像有些……不渝,還有些……惱火。”

        “你這算是白說了老梁。”

        方醒覺得這事可大可小,于是就找來婉婉勸道:“這事只是陛下的障眼法而已,那個一百石俸祿無關緊要,陛下更不會去偷聽你說話,明白嗎?”

        “真的?”

        婉婉先是一喜,然后又是一憂。

        “可是我都說不喜歡皇爺爺了……”

        “沒事,回頭你送些東西過去,保證陛下轉怒為喜。”

        方醒去了內院,回來時手中多了幾副眼鏡。

        “陛下看奏折傷眼,你把這個送去,總有一副適合他。”

        乾清宮中,朱棣正在看奏折,時不時的把奏折拉遠,身體也不自覺的微微后仰。

        大太監正接過一杯茶,準備送過去,可抬頭卻看到了門外的婉婉。

        “陛下,郡主來了。”

        大太監把茶杯放在御案上,低聲道。

        朱棣輕哼一聲,抬頭就看到了正依在門邊,怯生生看著自己的婉婉。

        “何事?”

        婉婉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走了進來,背在身后的雙手遞過去,喏喏的道:“皇爺爺,婉婉錯怪您了,這是婉婉的賠禮。”

        朱棣的眼神有些惱火,盯著婉婉。當看到婉婉的小嘴一扁,大眼睛里水光盈盈時,才勉強的道:“拿過來看看。”

        大太監接過東西,嘖嘖夸贊道:“陛下,這叆叇可比上次的精致多了。”

        叆叇,就是上次鄭和出海帶回來的貢品,不過都是近視鏡,沒有老花鏡。

        總計有五副老花鏡,婉婉走到案前,熱情的推薦道:“皇爺爺,您試試吧,看哪副眼鏡適合。”

        朱棣不情愿的拿起一副眼鏡戴上,婉婉狗腿的拿起一份奏折,從遠及近的送過去。

        連換了三副眼鏡,朱棣才能以正常的角度看奏折,他問道:“可是方醒給的?”

        婉婉嘟嘴道:“是,不過是婉婉孝敬皇爺爺的。”

        連這個功勞都要搶啊!

        大太監的嘴角噙笑,朱棣也是放松了眉頭,故作嚴肅狀道:“那看在婉婉的面子上,朕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去吧,不過不許在宮中燒火。”

        得到原諒的婉婉歡呼著就跑了,朱棣微微一笑,然后拿起了一本奏折。

        “……殿下近日查看朝鮮、倭國圖冊,隱隱似有吞并之意。朝鮮,我大明之屏藩也,太祖高皇帝所列不征之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