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請假奏折,誅3族的警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請假奏折,誅3族的警告字體大小: A+
     
        朱瞻基的莊子比方家莊還大些,看著那些在收拾家產的莊戶,方醒有些不忍的道:“他們可有妥善的安排?”

        “小弟用人的地方不少,這些都是可靠人,當然有去處。”

        朱瞻基坦然的道,這些人都相當于是他的家生子,他可舍不得給方醒。

        “不過德華兄。”朱瞻基有些納悶的道:“怎地你突然想到開書院了?”

        方醒的眼中閃過一絲利芒:“你可別忘了,當時我是怎么去的臺州府!”

        朱瞻基默然。方醒當時是在干翻鄭亨后,引了金陵官場的一些私下交易,然后彈劾如潮水般的涌向了朱棣,最后朱棣都只能讓他暫時出去避避風頭。

        有仇必報方德華啊!

        “不是我吹,在綜合教育上,我這家書院保證在大明屈一指!”

        方醒傲然道:“十年,可能還不需要十年,你就能看到跟咱們理念相近的一批學生走出來!”

        “好!”

        朱瞻基興奮的道:“德華兄,小弟真希望那一天早日到來!”

        經過方醒的各種熏陶后,朱瞻基覺得目前很多官員的理念太過陳舊,眼光狹窄。

        方醒摸著下巴玩味的道:“希望不會有人半夜來潑糞吧!”

        回到家,方醒就修書一封,讓徐方達盡快趕來金陵。

        “淑慧,家中的銀錢可夠建書院?”

        地方是朱瞻基提供的,那么修建費用當然得方醒出。

        張淑慧隨口問道:“夫君,多大的書院。”

        “先來五六十人吧,那些宿舍、課堂、燒飯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種些花草樹木,平整地面。”

        張淑慧一聽就有些懵了,“夫君,妾身也不懂營造呀!”

        “那我問誰去?”

        最后方醒還是讓方五和方杰倫一起去找有經驗的工匠問問,結果回來的答案嚇了他一跳。

        “老爺,最少五千兩!”

        方杰倫把一張紙遞給方醒,上面畫有一張草圖,各種建筑都標注了,每一項的造價也在邊上注明。

        “移植花草樹木要花費那么多?”

        看著上面的數字,方醒不禁想起了紅樓夢中修建大觀園的描述。

        “罷了,花草就隨便種種。”

        方醒拿起筆,三兩下就修改了造價圖紙,最后看著兩千多兩的數字,滿意的道:“就這樣,多問幾家。”

        “哎!真是麻煩啊!”

        方醒不喜歡麻煩,所以干脆叫來了黃鐘,把這攤子事情交給他去處理。

        “節約為本,咱們不是在修造花園,除了道路之外,其它地方都不平整了,浪費耕地。買些種子種下去,等幾年過去,肯定是鳥語花香。”

        今天是正月十四,小白回來就說今晚午門外有燈會,連張淑慧都動心了。

        方醒也有些意動,畢竟這是一年中最歡快的時刻。

        “少爺,有燈山呢!”

        小白說完就想起方醒還在禁足期,不禁有些悵然。

        方醒看到妻妾都極力的裝作平淡之色,就豪爽的道:“且等為夫的手段。”

        回到書房,方醒想了想,然后就寫了份奏折,命辛老七趕緊送給朱瞻基。

        坐牢也有放風的時間,可禁足只能在朱瞻基的陪同下到隔壁去視察未來的書院。

        這日子沒法過了!

        等奏折被送到朱棣的手里時,已經是午飯后了。

        “這豎子又想折騰什么東西?”

        朱棣把奏折拿遠些,慢慢看去。

        “……臣聞有生而知之者,然多類仲永。”

        有點意思,朱棣繼續看下去。

        “……我朝重開科舉,取流水不腐之意……”

        科舉本就是用于打破世家壟斷知識和官職的重要舉措,這種模式放之四海、上下千年皆準。

        “……我朝科舉取士,下則外放牧民,上則留待館閣修書、觀政……而日后登高位,調和陰陽,輔佐君王者大多出自此輩。”

        此時的大明還算是好些,那些輔政大臣多是朱棣親自簡拔,要是到了以后……

        ——非進士不入翰林!

        ——非翰林不入內閣!

        朱棣看到這里,不禁微微點頭,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了些這種想法。

        目前的輔政大臣們,都是朱棣親手選出來的,而且還帶著他們親歷戰陣。

        以其說這些人是天才,還不如說大明目前是在修生養息期間,無為而治。

        “臣以為,輔佐君王者,當非高居廟堂,夸夸其談之輩。”

        朱棣終于看到了火藥味,不過他只是撫須微笑。

        大太監有些驚駭的現,朱棣剛才居然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意。

        尼瑪這真是見鬼了!

        “……此輩案牘勞形,滿嘴之乎者也,然民生黎庶一知半解。若此等人竊居廟堂,必是……”

        大太監看到朱棣的臉色有些凝重,急忙就對門外的朱瞻基擺手,示意他稍等再進來。

        “……臣大膽,冒死言之:立于中樞者,當循縣、府、布政司,然后方能立足于朝堂之上,以供君王任選。”

        朱棣良久才放下奏折,淡淡的道:“豎子安敢大言!”

        正準備把奏折放進木盒子中,可朱棣恍惚看到了兩行小字。他把奏折湊近一看,差點就維持不住自己的形象了。

        ——萬水千山總是情。

        ——出門看燈行不行?

        “憊懶的豎子!”

        朱棣笑了笑,然后吩咐道:“令人傳話,興和伯今明兩日可解除禁足。”

        大太監終于松了一口氣,隨即就吩咐人去傳話。

        朱瞻基聽到后,終于是放心了。

        “瞻基,你以為翰林院如何?”

        朱瞻基一怔,然后就正色道:“皇爺爺,孫兒以為,翰林院乃培育國材之地,然閉門造車終究不美,當徐徐改之。”

        朱棣的臉頰動了一下問道:“如何改?”

        “躬身!”

        朱瞻基的語氣鏗鏘有力:“若是翰林院出來的都是五谷不分,四體不勤之輩,我大明的將來還能指望誰?”

        朱棣的臉猛的漲了一下,正準備呵斥,可當看到朱瞻基那英氣逼人的臉,他不禁擺手道:“罷了,你且去吧。”

        朱瞻基沒注意到朱棣的神色,就行禮告辭。他準備帶著婉婉去找方醒,晚上一起去看花燈。

        大太監把朱瞻基送到門口回來,就看到朱棣的身體突然有些……

        “如出一轍啊!”

        朱棣的面色百變,看的邊上的大太監縮了縮脖子。

        稍緩,朱棣拿出木盒中的那份奏折,親自打火點燃,燒為灰燼。然后他淡淡的道:“今日瞻基之話若是泄出,死!誅三族!”

        大太監急忙跪下道:“陛下,老奴不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