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悲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悲愴字體大小: A+
     
        瓦剌人又來了。』 獵Ω 文『網WwΩW.LieWen.Cc

        方醒問剛見過那幾個使者的朱瞻基:“他們來干什么?”

        朱瞻基有些興奮的道:“德華兄,瓦剌三王此次一起派出使者,不但帶來了上次談判時的賠償,還有歷年來被掠去的大明軍民。”

        由于路途遙遠,上次阿爾布古還是派出快馬回去報的信,可依然是拖到了現在才來交割。

        “已經很快了。”

        朱瞻基笑道:“草原上有不少小部落都被瓦剌人掃空了,據說他們還去了更遠的地方劫掠,搶到了不少牛馬人口。”

        這個是在方醒的預料之中,草原從來就沒有友情,有的只是殺戮和掠奪。

        “等他們再次強壯起來后,大明依然是他們眼中的肥羊。”

        方醒告誡道:“所以大明應當采取各種手段,讓瓦剌和韃靼形成均勢,否則只要有一方被兼并,那我大明又將面臨著一個大敵。”

        朱瞻基嗯了一聲:“德華兄,小弟今日去了兵部,不過金尚書的身體有些不適,所以就簡單的說了幾句。”

        “金大人怎么說?”

        金忠為人謙遜有禮,而且從不爭功,正氣凜然,朱棣對他很是看重。

        而當年朱高熾曾經差點被廢,金忠就痛哭勸說朱棣,最終挽回了決定。

        所以提到這位尚書,方醒肅然起敬。

        朱瞻基道:“金大人說了,瓦剌去歲遭我大明重創,五年之內,怕是都得在韃靼之下,所以兵部正想著怎么才能平衡雙方的實力。”

        “是打的有些狠了。”

        方醒不知道原先第二次北征的戰果,可他自信由于自己和聚寶山千戶所的摻和,瓦剌人的損失肯定多了不少。

        不過方醒并不覺得瓦剌人會就此一蹶不振,所以他問道:“朝中對瓦剌人的態度如何?”

        這話不是問朝中人,而是在問朱棣的看法。

        朱瞻基看著墻壁上的那幅字畫,恍惚了一下,道:“皇爺爺對瓦拉有些不滿,可此次瓦拉使者不但是繳清了賠償,而且還送了五十匹好馬給皇爺爺。”

        在方醒的目光下,朱瞻基無奈的道:“皇爺爺警告了瓦剌使者,最后又安撫了幾句。”

        這老朱是什么意思?方醒有些懵了。

        你是打一巴掌再給個甜棗呢?還是對瓦剌人抱著高度的警惕。

        不過這事得過完元宵節再說,方醒想起了那些被擄去的軍民,拉著朱瞻基就走。

        “他們被安置在哪了?”

        “就在聚寶門外面,帳篷都已經搭好了……”

        “為何不把他們遣送歸家?”

        “呃……”

        聚寶門外,當方醒和朱瞻基趕到時,看到了一大片的帳篷。

        右邊是掃帚巷,左邊的護城河邊,此時呆呆的站著三百多人。

        而就在河邊的一排大樹下,一個五官依稀能看到些許當年靈秀的女子正抱著個孩子嚎哭,她的對面站著個男子,目光茫然。

        幾十個帳篷密集的搭建在周圍,三個蒙元服飾的男子在不遠處指著這邊嬉笑。

        三百多人哪怕是穿著新衣服,可那呆滯的眼神,衣服下空蕩蕩的干瘦軀體,無不訴說著他們曾經遭受的苦難。

        朱瞻基看到這一幕后也是黯然,低聲道:“德華兄,還有十多人少了肢體,此刻在帳篷中。”

        方醒不解的問道:“他們應當都是北地人,為何不遣送歸家?”

        這時在邊上的幾個禮部官員都笑著過來給朱瞻基行禮,聽到方醒的問題后,其中一個叫做胡偉的禮部小吏笑道:“興和伯有所不知,讓他們來金陵,一是陛下想當面撫慰,二是兵部和五軍都督府想問問瓦剌人的虛實。”

        就在此時,帳篷中出來了十多個女子,她們都貪婪的看著那個女子緊緊抱著的男孩,淚水沖洗著那枯槁的面容。

        看到方醒在注視著這一幕,胡偉就說道:“樹下的那個女子前年被瓦剌人擄去,百般凌辱,可這女子性情剛烈,三次有身孕,自己都用木棍捶打下腹,未曾生下孽種。”

        “此次她的夫君帶著孩兒在北地迎到了她,也不知道以后會如何啊!”

        能如何?目前雖然不是禮教吃人的時代,可這些女子的命運不問也知。

        朱瞻基沉聲道:“德華兄放心,小弟已經安排好了,這些女子都會被安排到小弟的莊子上,保證無人能知道她們的來歷。”

        方醒點頭道:“你能想到這些,我就……”

        “夫君,太孫殿下厚恩,已為我等不潔女子安排了活計,此后您好生撫養孩兒,妾身下輩子……投身牛馬相報。”

        四周默然,那男子過去牽著男孩的手。大概是母子天性,男孩從剛開始的陌生,到現在要離別時,卻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娘……娘,你跟我回家,娘……”

        女子的臉上浮起了溫柔的笑意,柔聲道:“小豬跟著爹爹回去,娘在這邊做工,很快就歸家了……”

        這聲音是這般的溫柔,像極了夏夜時母親搖著扇子哄孩子睡覺,讓方醒的心臟仿佛被大錘重重一擊,腦海中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男子面帶不忍,可卻強行拉著孩子離開了女子。

        女子對著男子拜了拜,等男子帶著孩子走遠后,就在方醒以為她會痛哭流涕時,這女子卻突然轉身,一頭就朝著身后的大樹撞了過去。

        “老七……”

        方醒猛的大喊著沖了過去,辛老七的度更快,可當他沖到女子的身邊時,只能看著額頭上血肉模糊一片的女子不知所措。

        “救她!把她救回來!”

        方醒跑過來把女子翻身,伸手跟辛老七要了急救包,那止血藥粉拼命的就往女子的額頭上敷去。

        “你活過來!你活過來啊!”

        方醒的雙手都被鮮血染紅了,可女子只是瞪大了眼睛,那手指向北方,不時的彈動一下。

        朱瞻基悄然走來,伸手到女子的鼻孔下試了一下,然后對一臉癲狂,正在撒藥粉的方醒說道:“德華兄,她已經……去了……”

        “她去了?”

        方醒甩甩頭,朱瞻基驚駭的現,方醒竟然已經是淚流滿面。

        “她不該去的……”

        方醒緩緩的站起來,目光掃過那些被送歸的男女。

        那十多個女子看到這慘烈的一幕后,都嗚咽著。其中一個女子緩步出來,眼中全是憤怒的道:“這位大人,小女子有話要說。”

        方醒還在呆呆的看著那個女子,朱瞻基沉聲道:“你說,我聽著。”

        這女子福身道:“燕娘本不想求死,她還想給兒子掙娶媳婦的錢,可……可她的肚子里又有了。”

        那肯定是孽種!

        周圍的人都嘆息著。

        女子哽咽道:“燕娘在瓦剌時就已經支撐不起了,只是想著再見兒子一面,所以才重新振作起來,可……沒想到,在路上的時候,那幾個畜生又把她……”

        “誰干的?在哪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