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領先時代的傳播技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領先時代的傳播技術字體大小: A+
     
        前廳中,斯波義元委頓的坐在下面,方五一臉冷漠的在盯著他。獵 文網Ww』W. LieWen.Cc

        當看到方醒進來時,斯波義元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沖過來,跪在地上顫聲道:“伯爺,請救義元一命。”

        方醒一怔,退后兩步,詫異的道:“斯波義元,你這是為何?”

        斯波義元此時的形象有些狼狽,特別是身上散出若有若無的騷臭,讓一向講衛生的方醒捂著鼻子問道。

        “伯爺,義元方才被人刺殺了!”

        方醒繞過了斯波義元,坐在主位上,以手托腮問道:“你一個倭國學生,別人為何要殺你?”

        是啊,我干了什么事,別人才會殺我?

        斯波義元眼中的慌亂漸漸的消散了,冷靜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方醒也看到了他的神色轉變,就不耐煩的道:“你想想到底得罪了誰,然后去賠禮吧。”

        能得罪誰?

        斯波義元雖然在大明的時間不短了,可一個倭人卻無法接觸到上層人物,最后只得咬牙跪地道:“伯爺,義元有罪,去找了那幾位學士和紀綱。”

        “什么?”

        方醒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敢相信的看著他:“你瘋了?那紀綱在大明可是一個忌諱,你居然敢去找他?”

        “你這是自作孽啊!”方醒搖搖頭:“紀綱的仇家眾多,看不慣他的人更多,你一個外邦學生居然敢摻和進去,不死何為?”

        是嗎?

        斯波義元想起了國子監中對紀綱的評價。

        ——那就是一條惡犬,陛下養的惡犬!

        汗水終于從斯波義元的下巴滴落,大冬天的,可他的背都濕透了。

        “伯爺救我……”

        想起上次送出去的黃金方醒坦然收下,斯波義元俯道:“義元家中頗有些浮財,愿獻給伯爺。”

        斯波家長期在北朝擔任要職,錢當然是不缺的,只缺向上爬的機會而已。

        而今天的刺殺讓斯波義元的心冷了下來,知道自己在金陵城中的胡亂套近乎終于是惹來了有心人的關注。

        “這只是個警告,看來對方還不想殺你。”

        方醒沒接那個送錢的茬,淡淡的道:“此后你若是行差踏錯,那金陵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回吧。”方醒想著明天就是三十,就起身道:“我讓人送你回去,此后安靜一段時間,當可無事。”

        斯波義元急忙拜謝,他本想在方家住一夜,可看方醒的樣子,這絕無可能。

        到了門口,方醒對著方五點點頭,然后就去了后院。

        “請吧。”

        上了馬車,斯波義元覺得外面似乎有人在窺視自己,他猛地掀開車簾,結果什么都沒看到。

        等到了武學附近時,車外的方五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我家老爺讓我轉告你,若是再和紀綱攪合到一起,你就別上方家莊。踏入一步就打折你的腿!”

        斯波義元只覺得心中一陣冰涼,心想連太孫的老師都對紀綱敬而遠之,那么自己今天的行徑真的就是在作死啊!

        第二天,也就是永樂十二年的最后一天,方家的氣氛就和過年沒啥區別了。

        方醒照例出去巡視,在水渠邊遺憾的沒有看到李茂,一問才知道這貨早就回北平去了。

        回到家中,方醒就去庫房查看了昨晚朱高煦的分贓。

        “白銀居多啊!看來他手頭上的黃金還是太少了。”

        不過有收獲就好,方醒把庫房一關,就交代小刀去散播了些流言。

        金陵城中每天都有流言,可關于紀綱的很少,蓋因惹不起他的人不敢放,惹得起他的人不愿意被這條惡犬纏上。

        可方醒卻毫無顧忌,因為他有越時代的傳播手段。

        明日就是正旦,出來采買年貨的人多不勝數,還有那些得到假期的各色人等,把金陵城擠得水泄不通。

        一個肉攤子的邊上被人擠滿了,屠夫揮舞著刀子,按照要求把肉砍出來。這時后面的圍墻里傳來了兩個人的談話。

        “那紀綱居然敢去勒索外邦學生的錢財?”

        “那可是錦衣衛,他有啥不敢的!”

        “可咱大明不是優待外邦學生嗎?”

        “那也得看對象啊!倭寇這般兇殘,紀綱動動倭國的學生,想必陛下也不會生氣吧。”

        “……”

        屠夫和買肉的人都面面相覷的看著圍墻,有知道這家人的就低聲說道:“這是呂尚書家。”

        呂震?

        那可是陛下的寵臣啊!難怪敢說紀綱的壞話。

        等這幾段話結束后,賣肉的也不敢賣了,急忙收了攤子,準備換個地方。

        “這地方以后不敢來了……”

        而等人走完后,小刀假裝路過這里,就像是個得到壓歲錢后興奮跳躍的半大孩子,在圍墻下面猛的跳了起來,就拿下了一個看著和圍墻顏色近似的小東西。

        走了幾個地方后,小刀小心的收回了這些東西,然后回去稟告給方醒。

        方醒接過這幾個小東西,檢查后收了起來。

        “老爺,您這是在幫斯波義元嗎?”

        小刀好奇的問道。

        “對啊!”

        方醒在想著晚上搞些好東西出來吃大餐,就隨口道:“若是紀綱遷怒于斯波義元,那我的布局可就廢了。”

        小刀不知道方醒的具體構思,可心中癢癢的,就眼巴巴的看著方醒。

        方醒理好了晚上要做的大菜,抬頭看到他這副模樣,不禁笑道:“你這個猢猻,倭國有好東西,對大明的未來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明白了嗎?”

        馬蘇正好進來,聞言就道:“老師,您說的是我大明的貨幣嗎?”

        “嗯。”

        方醒想著過年了,就道:“等過完年,你和太孫都做作業,題目就是大明的貨幣。”

        方家熱鬧,宮中也不差,到處都是張燈結彩的,連朱棣的臉上都多了些柔軟。

        “皇爺爺,明日您會給婉婉紅包嗎?”

        婉婉陪著朱瞻基來見朱棣,一見面就討要好處。

        朱棣愕然,朱瞻基急忙道:“婉婉不得無禮,母親那邊不是給你金珠了嗎。”

        婉婉皺著小眉頭,板著纖細的手指頭道:“可是方醒說了,正旦那天,婉婉應該給皇爺爺拜年,然后皇爺爺要給婉婉紅包,包許多的錢。”

        朱棣冷哼了一聲,“那你明日來吧,等朝賀之后。”

        這就是答應了?

        朱瞻基忍不住看看婉婉,覺得自己這個妹妹真的是……

        朱棣也有些不大自然,干咳道:“聽說方醒剛讓人給了你一個題目?”

        朱瞻基急忙收斂心神道:“正是,興和伯讓孫兒年后思索一下我大明的貨幣。”

        “貨幣?好大的題目!”

        朱棣想起當初寶鈔幾乎成了廢紙,全靠著夏元吉把寶鈔和食鹽價格掛鉤,這才挽救了大明的財政,就點頭道:“這道題目你可去找夏元吉請教。”

        朱瞻基懨懨的道:“興和伯說了,寶鈔是信用貨幣,可我大明的寶鈔的沒有計劃性,更關鍵的是,我大明沒有和寶鈔行量相應的金銀儲備,所以很難……”

        朱棣想起這個就頭痛,他揮手道:“明日就是正旦,此事你自己斟酌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