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狙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狙殺字體大小: A+
     
        后天就是正旦了,而明天在方家也很重要。獵 文網WwΔW. LieWen.Cc

        “以后咱們家要過三十。”

        方醒擺出家主的架勢說道:“一年之末,一家人圍在一起,守夜!”

        張淑慧抿嘴笑道:“夫君可是興和伯,當然您說了算,小白,快去告知花娘,明日咱們家也要好好的吃一頓。”

        “不是好好吃一頓!”

        方醒瞪眼道:“是當成和正旦一般的過。”

        “是,都聽夫君的。”

        張淑慧拉著小白出去交代事情,只留下方醒在那里瞪眼睛。

        “老爺,那斯波義元去了幾位輔政學士的家中。”

        小刀的網絡看來很成功,第二天就把斯波義元的行蹤摸得清清楚楚的。

        方醒瞇眼道:“誰收了他的東西?”

        小刀搖頭道:“人都沒讓進去,就把帖子送回來了。”

        不錯!

        此時的大明文官雖然毛病不少,但那幾位輔政學士的操守還是值得肯定的。

        “斯波義元用了什么名義去的?”

        方醒希望他是用倭國王子這種頭銜,那樣的話,以后方醒會讓他知道王冠不能隨便戴,那后果會讓人后悔終生。

        小刀搖頭道:“沒看到帖子,不過有人聽到門房罵了句瞎眼的倭人,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很好!”

        方醒覺得這個結局是最好不過,以后他也不用再記著誰會在倭國的事情上搞鬼。

        “老爺,有人看到斯波義元的人去了錦衣衛,然后笑著出來了。”

        “紀綱?”

        方醒的聲音一冷,問道:“可是帶東西去了?”

        “沒帶。”

        小刀有些迷惑,他覺得沒有禮物的話,紀綱應該不會給倭人好臉!

        “他學乖了,知道要先試探深淺了。”

        是個好苗子啊!可惜卻是倭國人。

        方醒吩咐道:“讓人盯緊他,近日如果他再出門,那必然就是去找紀綱。”

        小刀領命而去,方醒也去了書房。

        在書房里面的小房間里,方醒打開保險柜,拿出了一個長盒子。

        打開箱子,方醒看著這個被他自己改造的槍盒。他伸出手去,摸著冰冷的槍身,覺得腎上腺素開始飆升了。

        “你不敢去的吧……不然就是永樂十二年的最后一聲爆竹……”

        方醒把槍架在桌子上,瞄了一下。

        倭國的局勢方醒不會允許紀綱插手,否則事情多半生變。

        方醒溜達出了內院,就看到小刀正在給那些家丁們說書。

        “那張飛一聽就不得了了,馬上就擺出香案,捉了只老母雞,然后三人就割手指頭,誓說今生一定會活著蓋一床被子,死了埋在一塊,就是兄弟的意思。”

        方五馬上就聽出了漏洞:“就算是親兄弟也沒有埋在一塊的道理,你別是聽差了吧?”

        “怎么會!”小刀還準備辯駁,方醒干咳一聲后,他馬上就笑嘻嘻的湊過來。

        “老爺,那劉備三人是死了埋一塊的吧?”

        “滾!”

        方醒一腳飛起,笑罵道:“讓你好好讀書,你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自己去買三國志通俗演義看去。”

        “老爺好像有心事。”

        小刀看著方醒出了大門,就篤定的道。

        “你看花眼了吧,趕緊去問問哪有老爺說的這本書賣!”

        走在田野中,方醒負手看著那明晃晃的陽光,瞇眼垂下了頭。

        大明此時缺銀,所以根本就不敢把銀子當做貨幣使用。直到后來開始和歐洲人貿易之后,那些白銀就嘩啦啦的流進了大明。一部份成了那些大商家地窖里的傳家寶,而另一部份則在市面上流通。

        如果大明的經濟持續展下去,那么貨幣——銅錢的供應量肯定是不夠的,而寶鈔的信譽不足以支撐下去。

        “必須要有銀子!”

        在目前是不可能建立信用貨幣的,而大明缺銅,用白銀作為貨幣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而在美洲白銀沒有被現的現在,大明的白銀短缺,充當不了貨幣。

        “石見銀山吶……”

        下午,方醒剛吃完晚飯,就接到了小刀的消息。

        “老爺,那個倭人的馬車又出來了。”

        小刀驚訝的現方醒很從容,甚至還有時間去和張淑慧撒謊。

        “淑慧,第一鮮的對面新開了家酒樓,方十一說那家舍得花錢,搞得花里古哨的,我去看看。”

        張淑慧正在炕上和小白算賬,第一鮮明天就開始停業了,全部放假。

        “夫君早點回來啊!”張淑慧沒抬頭的敷衍了一句,然后又投身于賬簿中。

        這個婆娘是越的不待見我了啊!

        帶著幽怨,方醒坐著馬車出了方家莊。

        “老爺,那倭國人在武學邊上有個大院子,此時正往漢王府方向而去。”

        “我們走中線!”

        順著聚寶門進城,方醒就帶人順著中軸線而去。

        過了一會兒,小刀又來稟告道:“老爺,那馬車往漢王府去了。”

        方醒把那邊的地形在腦海里過了一遍,斷然道:“漢王不會給他臉,所以……詔獄!”

        詔獄就在太平門那邊,而方醒此時是直線,所以攔截不成問題。

        漢王府很霸道的占據了一大塊地盤,而在對面就是幾條小巷子。

        “老爺,后面是原先的黔寧王府,邊上有幾家,都是軍中的大將。”

        小刀已經成了金陵的地理鬼,方醒看了一眼地形,最后選定了左邊。

        右邊就是一座橋,要去太平門必須要經過這里。

        方醒安坐在馬車里,讓辛老七把車拉到小巷中。

        “你們在兩頭警戒,注意行人,及時示警。”

        方醒此刻手里的玩意太過逆天,要是透露出去的話,說不得就會成為公敵,所以他只能是盡量保密。

        馬車此時的尾部朝著巷子口,而這里因為對面是漢王府,大家都畏懼漢王以往的‘霸氣’,能不走這里就盡量不走。

        方醒把槍口伸出了車外,然后套住了漢王府,心想今天過后,朱高煦不會埋怨風水不好吧。

        天開始黑了,漢王府奢侈的掛了很多燈籠,照的這條街明晃晃的。

        “少爺,已經來了。”

        小刀的聲音在車外傳來,方醒低聲道:“你且去后面,注意行人。”

        少爺這是干嘛呢?

        弓弩?

        小刀搖搖頭,這里到那座橋的距離除非是弩床,不然連邊都挨不上。

        就在小刀的疑惑中,一輛馬車悄然進入了方醒的視線。

        “石見銀山是大明的……”

        “那位紀大人可真是權勢滔天吶!”

        馬車里,斯波義元看著手中的牌子,不禁感慨道。

        晚一點他就得憑著這個牌子去應付五城兵馬司的人。

        想起方醒那帶著不屑的態度,斯波義元不禁冷笑道:“難道大明就你方醒能辦事嗎?只是可惜了我的那些金子。”

        看著前方那燈火,波斯義元不禁對此行倍加期待。

        “到時候就說那方醒強奪了我的金子,那位紀大人想必是會高興的吧……呵呵!”

        “嘭!”

        “啪!”

        “咿律律!”

        斯波義元只聽到外面就像是砸破了瓜果般的聲音,然后馬車就不受控的狂奔起來。

        “一村,你這個蠢貨,還不趕緊拉住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