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三百六十章 重重的2巴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三百六十章 重重的2巴掌字體大小: A+
     

    嚴旭這話是暗指方醒既然行武事,就該給興和伯加個武臣號,不然難副其實。

    而且還有暗諷方醒枯名釣譽,其實不會作詩的意思。

    方醒上次寫的那首‘橫眉冷對千夫指’太過偏激,所以傳出去也只是讓文人們曬然一笑而已。

    你方醒上次膽子大,結果陛下雅量沒有收拾你,你今兒再來一首試試?不原形畢露才怪!

    “走不走?”

    方醒覺得肚子里在叫喚,就有些不耐煩的問朱瞻基。

    聲音雖小,可卻讓人聽見了,頓時嚴旭眼中的妒火幾乎能把方醒燒成灰煙。

    “興和伯難道不敢嗎?還是說……”

    嚴旭的話讓朱瞻基大怒,他喝道:“你是何人?”

    方醒微微搖頭道:“文章詩詞不過是小道,于國于民毫無用處,太祖高皇帝就曾經斥責過此事,你等卻整日迷醉其中,可曾想過民生?”

    啪!

    這一巴掌不但是打在了嚴旭的臉上,同時也是打在了在場所有學生和胡廣的臉上。

    好痛!

    當年朱元璋就無比痛恨那些在文章上下功夫的臣子,特別是幾千字的奏章,除卻前面的大部分之外,只有后面的一百來字是說正事的,更是讓他怒不可遏。

    茹太素當年就因為把奏章當成了炫耀自己文筆的地方,被朱元璋痛打了一頓板子,至此洪武年的那些官僚就再也不敢賣弄了。

    胡廣終于是忍不住的說道:“我輩讀書人,當以經學為主,文章闡述圣人之言,如何是小道?興和伯做不出詩來就莫要胡言!”

    你終于是撕開了那張和氣的面孔了嗎?

    方醒斜睨著看了胡廣一眼,不想理他,可朱瞻基卻不樂意了,看那樣子是想和胡廣撕逼一番。

    要是今天朱瞻基和胡廣開撕的話,估計明兒朱瞻基就得被禁足,而且傳出去名聲也不好。

    ——藐視大臣!

    你娃還是皇太孫呢,上面還有皇帝和太子。你現在就這么牛比了,以后誰還管的了你!

    方醒一腳踩在朱瞻基的腳后跟上,止住了他的脾氣,然后挑眉道:“紙筆伺候!”

    掌柜的一怔,朱瞻基的凌厲眼神就來了,嚇得他親自捧著文房四寶過來,還屁顛屁顛的給方醒磨墨。

    方醒提起筆來,目光掃了一圈,對著這些人微微一笑,運筆飛快的寫了幾行字。

    “啪!”

    毛筆一丟,方醒淡淡的道:“方某非不能,實不愿耳!今日胡亂做了一首,請諸君品鑒!”

    “我們走。”

    方醒和朱瞻基前腳剛離開桌子,有一個膽大的學生就拿起那張紙,看了一眼后,臉都變綠了。

    “念啊!”

    嚴旭急不可耐的道,在他看來,方醒這是想跑了。不趁著他沒下樓之前當場揭露,那效果可是差了許多。

    那學生在嚴旭的逼視下,只得把這首詩念了出來。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

    高宗敕岳飛的碑文?

    有宋一朝的皇帝大多才藝不凡,高宗趙構的書法也是為后人所稱贊的。

    而后來趙構給岳飛的敕書被人刻碑留存,不少人都去看過。

    “這個開頭可真是普通啊!”

    “就是,去看個碑文有什么好寫的,當真是江郎才盡了?還是……欺世盜名!”

    這個開頭很平庸,而方醒和朱瞻基已經被胡廣送到了第一根柱子的邊上。

    那學生用祈求的眼神看了看大家,結果大家以為這貨是在同情方醒,頓時都用嫌惡的眼神在看著他。

    “慨當初,倚飛何重,后來何酷!”

    嚴旭的臉一僵,胡廣的步伐一緩……

    這是在為岳飛鳴冤呢!

    不過岳飛在大明頗受皇家的待見,朱元璋親自下令把他配享宋太祖,可謂是極為重視。

    “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

    “最無辜,堪恨更堪憐,風波獄!”

    這首滿江紅的前部分只是鳴冤,所以大家都心中稍定。

    “豈不念,中原蹙?豈不惜,徽欽辱?”

    這是在說秦檜嗎?

    胡廣的臉有些青白,他覺得方醒是在譏諷自己是秦檜般的奸臣。

    “但徽欽既返,此身何屬!”

    聽到這一句,前方已經是樓梯口了,胡廣終于長呼了一口氣,同時心中也是暗驚。

    這矛頭是直指宋高宗趙構啊!

    “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

    好狠的方醒!

    好辛辣的詩句!

    和上次的橫眉冷對千夫指同出一脈啊!

    此時雖然也有人認為岳飛是被趙構害死的,可卻不是主流。

    “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胡廣剛把朱瞻基送到樓梯口,聽到最后的詩句差點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

    剛才嚴旭說岳飛抗旨不忠,馬上就被方醒拍了一巴掌,而此時的第二巴掌也來了。

    區區一檜怎么敢動岳飛?不過是趙構擔心迎回二帝沒了自己的位置罷了。

    剛才胡廣的姿態就是站在了文官的那一邊,對嚴旭鄙夷武人表示了默許。

    這下報應來了!

    同樣是陷害武人,你胡廣和秦檜有啥區別?

    方醒回身,拱手道:“胡大人留步,希望今日能有名篇留下來,方某對此翹首以盼!”

    胡廣看到朱瞻基一臉的忍笑,不禁差點就想譏諷幾句。只是想著今日有方醒的這首詞在前,他怎么做都是脫不了一個打壓武人的名頭,所以才忍了下去。

    而上面的嚴旭已經灰頭土臉的在喝悶酒了。

    今日他被方醒輕飄飄的幾乎話就引得陣腳大亂,最后想坑方醒一把也沒成功,反而被重重的扇了兩耳光。

    這臉都丟到了北平城,咋出去見人啊!

    “方醒!”

    出了大門往左,幾輛馬車就停在那里。

    車簾微微被人從里面揭開,露出一張小臉來,雀躍的道:“方醒,我還未吃午飯呢!”

    方醒臉上殘留的一點譏誚馬上就消失了,他笑瞇瞇的道:“婉婉也沒吃嗎?那正好,咱們倆到第一鮮吃去。”

    “好呀!”婉婉笑的眉眼彎彎的,馬上催促道:“趕緊走,趕緊走!”

    朱瞻基站在原地,傻眼看著方醒上馬,到了馬車邊上伴著婉婉,然后一行人就這么走了。

    我呢?

    方醒回頭擺擺手,笑道:“剛才我可看見你吃了不少,減肥吧少年。”

    朱瞻基的體型最近又橫向發展了不少,所以方醒這話倒是讓他捏捏自己的身上,愁容滿面的道:“好像又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