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要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要臉字體大小: A+
     

    隨著胡廣的話結束,氣氛馬上就熱烈起來,當即就有一個學生起身,大聲的背誦著自己寫的文章。

    方醒瞄了一眼,記得這人好像是李家書院的。

    連開個文會都要走后門,這些道貌岸然的臉嘴下面,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呢!

    “……圣人行藏之宜……”

    看著這人一臉的紅光,方醒覺得很沒趣,再看看桌子上的菜,他頓時就覺得不該來這里。

    家里應該準備了午飯吧,會是什么呢?

    “……有是夫,惟我與爾也夫,而斯時之回,亦怡然得、默然解也。”

    方醒耳邊聽著這催眠曲般的文章,看到大家都是一臉的陶醉,就從懷里拿出塊牛肉干來,心滿意足的慢慢啃著。

    等幾個學生都背誦了自己的文章后,胡廣也不吝嗇,一一給出評價和需要改進的地方,頓時讓那些學生們都感激流涕,紛紛把酒上前。

    胡廣呵呵笑道:“殿下在此,你等當先敬。”

    朱瞻基聽了這幾人的文章,覺得也還行,就舉杯飲了幾口。回頭一看方醒,這人正在看著外面的風景吃肉干呢。

    胡廣也看到了,嚴旭也看到了。

    張淑慧和小白近期像是防賊般的盯著方醒,不許他偷吃那些‘違禁’的食物,所以方醒真是饞得要命啊!

    這個牛肉干還是昨日從婉婉那里偷偷要過來的,方醒當時信誓旦旦的說是要拿去喂鈴鐺,可最后還是落入了自家的嘴里。

    看到方醒并沒有攙合進來的意思,胡廣微微頷首。

    “興和伯。”

    嚴旭起身,含笑道:“嚴某近日讀書,看那縱橫千年之史,倒是發現了一個問題。”

    方醒吞下牛肉干,覺得肚子有些餓了,就隨意的扒拉著那些蔬菜,覺得一點胃口都沒有。

    看到方醒不搭理自己,嚴旭也不惱,反而是笑的更加的文質彬彬。

    “嚴某讀史,發現漢有董卓,唐有安祿山,具是野心勃勃之輩,不知興和伯以為如何?”

    這是在影射武人粗鄙,不知忠義,進一步告訴朱瞻基:殿下,這武人不可不防啊!不然咱大明的江山可不穩當了。

    朱瞻基勃然大怒,正準備呵斥嚴旭,可方醒卻揉揉肚子道:“那前宋呢?”

    嚴旭一怔,然后笑道:“前宋無山川之險,若無那些宰執苦苦支撐,怕是早就亡國了。”

    方醒看到樓下有小二正端著烤全羊往里面走,口水都差點流出來了,就隨口道:“那就沒有武人的作用嗎?”

    嚴旭環視一周,看到大家都是報以期待的眼神,就傲然道:“若無文官的統領,那些武人如何能擋住那些鐵騎!”

    宋朝文人領軍是慣例,贏了就是文官的勝利,輸了就是武人的無能!

    “那岳飛呢?”

    方醒看到遠處駛來了幾輛馬車,他仔細看了看,覺得有些眼熟,就再次隨口道。

    嚴旭被這話給堵住了,要知道岳飛可是朱元璋欽定的歷代三十七名臣之一,不能隨便詆毀。

    不過文人總是能偷換概念,不過是一瞬之后,嚴旭就說道:“岳飛雖然忠義,可拒圣旨卻是有違臣子之道啊!”

    “哎!”

    方醒第一次回頭,他淡淡的道:“當年朱仙鎮大捷,開封府唾手可得,是誰勸住了兀術?是誰撤回了援軍?是誰強令召回了岳忠武?”

    嚴旭愕然,胡廣垂眸,那些學生們都是如坐針氈,有人都臉紅了。

    朱瞻基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覺得果然是方醒才有此言。

    當年的兀術在朱仙鎮被岳飛以少勝多,打的大敗,然后面臨岳飛的壓力,已經準備退出開封府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前大宋的太學生卻來求見兀術,進言道:“太子不用走,岳飛馬上就得退兵了。”

    兀術當然不信,說你小子這是在忽悠我呢!

    可太學士卻把其中的道理娓娓道來……

    “除非是有大臣領軍,不然收復京城的功勛怎可能落到岳少保的頭上,我看這次他要倒大霉了,不信您且等著看。”

    果然,退兵令下。但岳飛抗令不遵,準備和張憲一起收復故都。

    大軍一進,兀術趕緊就逃出了開封府。這時候的開封府,大宋的故都,就像是個赤果果的女人正等著人接收。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嚴旭尷尬的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大局如何,廟堂之高自然看得清楚,聽令就是了。”

    這話的意思是岳飛抗旨不尊,純屬是自作自受。

    “不要臉!”

    方醒丟下這句話,就看向了外面,越看越眼熟。

    嚴旭的臉漲得通紅,自他束發受教以來,還是第一次被人罵做不要臉。

    當著大家的面,這真是奇恥大辱啊!

    “興和伯,難道忠君錯了嗎?”

    嚴旭最后只得陰險的給方醒挖了個坑,這讓胡廣有些不大滿意。他和方醒之爭只是在爭奪朱瞻基的信重,可嚴旭這話有些齷齪了。

    方醒沒搭理他,自顧自的看著下面的街道,他覺得下面的行人比這里的讀書人都要真實了許多。

    嚴旭被晾在那里,有些渾身赤果果的感覺,很是不舒服。

    胡廣看到朱瞻基的面色微沉,就笑道:“今日盛會,為何無詩歌佐之啊?”

    “正是,胡學士,學生就先獻丑了。”

    這世上總是不缺有眼力見的人,所以有人開頭之后,頓時詩詞滿天飛,不時引發一陣贊美。

    方醒是沒有心思聽這些的,他趴在窗戶邊上,百般無聊的看著下面,就等著時間差不多了回家。

    那幾輛馬車緩緩而來,十多名侍衛伴在左右。一個白白胖胖的內侍坐在馬背上,抬頭往上瞅了一眼,馬上就大笑起來。

    梁中笑瞇瞇的朝著馬車里說了幾句,然后側耳傾聽,隨即沖著方醒拼命的招手。

    方醒也是喜色上臉,心想這下該有借口吃東西了吧。

    看到車隊停在了下面,方醒起身就道:“各位高才,方某自愧不如,就此別過。”

    朱瞻基看到他想走,也不愿意呆著了,起身對胡廣道:“今日大開眼界,告辭了。”

    看到朱瞻基要走,剛才還和打了雞血般的學生們都沒有了炫耀的精氣神,讓胡廣有些不渝。

    今日請朱瞻基來,不過是想讓他見見這些胡廣認為有前途的學生,他要是走了,這文會也就可以結束了。

    可誰敢阻攔皇太孫,所以胡廣只得保持著風度,起身去送朱瞻基。

    嚴旭剛才被方醒幾句話給擠兌的無地自容,此時看到方醒要走,就不甘的道:“興和伯難道就不做首詩嗎?還是說久歷戰陣,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