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行賄興和伯,和朱高煦去喝花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行賄興和伯,和朱高煦去喝花酒。字體大小: A+
     

    方家莊很好找,阿爾布古和托里來了莊外,看著田間的禾苗,各自反應不同。

    “這些都該是我們的!”

    阿爾布古覺得大明實在是太富庶了,相比之下,草原上除了牛羊什么都沒有。

    兩人都帶著隨從,也不下馬,就這樣直接進了方家莊。

    到了主宅前,阿爾布古叫人去問話。

    “開門!開門!”

    “誰呀?”

    側門開著大大的,可居然有人敲大門,里面的家丁也不爽了。

    這里可是興和伯家,你以為自己是皇帝呢!還想走大門!

    “順寧王使者阿爾布古拜會興和伯。”

    “和寧王使者托里拜會興和伯。”

    里面靜默了一瞬,然后說道:“那就等著。”

    阿爾布古一怔,心想居然不請我進去奉茶嗎?

    “晾著他們。”

    方醒正在研究小鴨和小鵝的區別,聽到兩家的使者都來了,就隨意的吩咐道。

    這兩家使者既然都來了,那就說明朱棣那邊已經撒手了。

    “夫君,那可是使者呢,不可怠慢。”

    張淑慧正把腳放在鈴鐺的背上做針線,而鈴鐺瞇著眼睛,不時的瞟那兩只小家伙一眼,很是饞涎欲滴。

    方醒把小鴨子遞給了小白,告誡道:“千萬別再養了啊!不然這內院都亂套了。”

    小白念念不舍的把小鴨子送回去,方醒這才拍拍手道:“這兩家都是死對頭,而且對大明也不友好,何必給他們臉面!”

    一直等了一炷香多點的時間,方醒才叫人去趕人。

    “我家老爺說了,今日休沐,不理事,二位請回吧。”

    “哦!那興和伯何時理事呢?”

    托里笑瞇瞇的問道,同時還遞了個荷包過去。

    方六看到荷包就鄙夷的道:“少來這一套,在方家行不通!都回去吧。”

    咦!

    這下連阿爾布古都有些詫異了。

    居然不收好處?

    還是說……

    “嘭!”

    一個箱子被送到了側門里,方六看那落地的勢頭,就笑瞇瞇的點頭道:“且回吧,我家老爺要休息幾日。”

    總算是有了準信,阿爾布古鄙夷的看著托里道:“一個荷包也想收買人?阿魯臺怎么會派了你這個蠢貨來!”

    托里的笑容僵了僵,然后就招手,從隨從手中接過了一個包袱遞給了方六。

    “后日吧,等后日我家老爺就理事了。”

    方六笑瞇瞇的接過包袱,掂量了一下后,滿意的道。

    托里斜睨著阿爾布古道:“記住了,是后日!”

    方六可不會管他們之間的爭執,招呼人就把東西弄了進去。

    “打開看看。”

    方醒把小鵝往地上一拋,在小白不滿的嘟囔中說道。

    箱子和包袱一打開,滿眼的黃白之物。

    張淑慧訝然道:“夫君,這能收嗎?”

    方醒懶洋洋的道:“當然要收,不收就虧了。”

    于是賈全的差事又來了。

    乾清宮中,黃儼遺憾的看著賈全把箱子和包袱打開,心想這個方醒咋就不收下呢?

    朱棣當然不會為此動心,只是淡淡的道:“興和伯果然清廉,此事就著他好好的辦吧。”

    方醒當然會好好的辦,所以他正在給自己補充能量。

    午膳很豐盛,方醒夾起一片切的薄薄的火腿,看著那深紅的顏色就贊道:“果然是頂級火腿。”

    小白一夾就是幾片,囫圇吞棗的道:“少爺,不好吃。”

    目前在方家莊也只有小白還稱呼方醒為少爺,這是個地位的象征。

    方醒瞪了她一眼,然后瞇眼品嘗著。

    特么的!怎么感覺還沒有以前的老臘肉好吃嘞!

    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土包子的方醒,干脆就把一盤火腿片都給了小白,自己吃著地道的炒菜覺得很是舒坦。

    吃完飯,朱瞻基就來了。

    “德華兄,小弟是奉了皇爺爺的令來協助你。”

    方醒坐直了身體道:“你來了也好,正好接觸一下瓦剌人。”

    兩人在書房里探討了半天瓦剌和韃靼之間的關系,最后定下了初步的策略。

    剛送走了朱瞻基,漢王的帖子就到了。

    “還是秦淮河?”方醒苦著臉,最后還是拒絕了。

    可沒多久,送信的人又來了,一臉苦比的道:“伯爺,我家王爺說了,你要是不去,我家王爺就會送伯夫人一幅字……河東獅……”

    ……

    大白天的來秦淮河,讓方醒有些不適應。

    “咦!怎地是凝香的那艘畫舫?”

    方醒上了畫舫,看著有些眼熟的布置,就有些不悅。

    “怎地,我請你來這里還不夠意思?”

    朱高煦大步走來,踩得船板吱呀響。

    方醒看著聞聲出來的凝香,就淡淡的道:“此處太過雅致,方某不大習慣。”

    凝香聞言就福身道:“那日凝香無禮,還請興和伯原諒則個。”

    微微露出的脖頸修長白嫩,秀發烏黑的堆在頭頂,挽成了發髻。那長長的眼睫毛,玉管般的瓊鼻……

    果然是尤物啊!

    可方醒的表情卻是淡淡的,朱高煦就笑道:“你二人莫不是有奸…情?那本王馬上就退避三舍。”

    方醒定定的看著朱高煦,淡淡的道:“王爺想多了,喝酒罷!”

    朱高煦看到凝香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失望,就笑著坐下道:“凝香此處本王還是第一次來,那咱們今晚就不醉不歸!”

    方醒瞟了凝香一眼道:“王爺不是在編兵法嗎?怎地有空出來喝酒了?”

    凝香看著和朱高煦說話一點都不謙卑的方醒,突然想起了那天的事。

    朱高煦苦惱的道:“兵書難修,本王今日身心俱疲,所以就想著出來散散心。”

    凝香的表情一窒,心中大駭。

    朱高煦在金陵,說句實話是沒幾個真心朋友的。而在他‘改邪歸正’后,原先的那些‘朋友’都散的差不多了。

    可他出來散心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方醒……

    “方醒只是個窮酸,就在鄉下種地呢!”

    “那人已經被陛下猜忌了,此后當無出頭之日!”

    “文人掌軍,此自甘墮落也!吾輩不屑于與此人為伍!”

    “……”

    想起那些書生對方醒的評價,再看到方醒一臉從容的和漢王談話,凝香突然覺得自己當時一定是眼瞎了,才會把那些夸夸其談的學生們的話信以為真。

    “方醒,我知道你帶的有酒,拿出來吧。”

    朱高煦喝了一杯畫舫提供的‘美酒’,覺得沒滋沒味的。

    “沒有!”

    方醒沒好氣的道。

    那些都是高度酒,要是喝多了亂來怎么辦?

    回家估計就得面對兩個女人的低泣了。

    “小刀!”

    朱高煦不忿喊了一嗓子,隨即船舷邊上就冒出了一個腦袋。

    小刀一個翻身上來,手中的飛刀藏在指縫間,目光炯炯的盯著朱高煦。

    “別亂扔!”

    朱高煦的消息還算是靈通,所以知道小刀的本事,于是就拎起邊上的椅子擋在了身前。

    而凝香則是滿眼星星的看著方醒,覺得他的隨從真是太厲害了。

    方醒點點頭,小刀這才把飛刀收起。

    “老爺您放心,七哥在下面已經制住了那幾個侍衛。”迪巴拉爵士說中午這一章昨晚寫到一點鐘,只寫了一半。今天上班時,爵士謊稱拉肚子去了五次衛生間。衛生間的味道真是……一言難盡啊!總算是把剩下的寫完了,結果雙腿麻木,感覺自己在通往“有痔之士”的大道上狂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