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的目標是你的上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的目標是你的上司字體大小: A+
     
        “老爺,您不吃飯嗎?”

        謝文通出門時,他的妻子詫異的問道。八??

        “我有事出去一趟。”

        謝文通的腳步虛浮,剛出大門就看到了一輛馬車。

        方五鬼魅般的又冒了出來,“謝大人,我家少爺就在車上。”

        謝文通想著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就上了馬車。

        車里的方醒正在看書,書的封皮是‘尚書注’,讓謝文通的心中暗自敬佩。

        看看人家方醒,明明斷了科舉之路,可依然是勤學不輟,怪不得能當皇太孫的老師啊!

        “來了…”

        方醒念念不舍的合上書,書本合上的瞬間能看到幾個字:奴體力不支,親噠噠……

        這文人寫書,果然是蕩而不yin啊!

        比以后那些通篇的嘶叫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謝文通忐忑的假笑道:“方先生此時還在城中鉆研學問,真是吾輩的楷模啊!”

        方醒把書收起來,掀開車簾看了一眼外面,這才緩緩的道:“謝大人,你的死期到了!”

        “呯!”

        謝文通心中大駭,急切之下就想起身,結果就撞到了車廂的頂部,讓方醒有些心痛。

        瑪德!回家得檢查一下被他撞裂了沒有。

        謝文通一屁股坐下后,馬上由坐改為跪,作揖道:“方先生,下官不過是聽從上官的安排,罪不至死啊!”

        這時候的謝文通,滿腦子想的就是朱瞻基。

        皇太孫要想尋個罪名干掉他,那真是太容易了。

        方醒看到這廝的嘴臉,不禁感嘆著大明官場的墮落速度之快。

        哪怕是老朱當年殺貪官殺的人頭滾滾,可人的貪婪卻是殺不絕的。

        大明現在有清官嗎?

        肯定是有的,不過人數在以令人感動的速度中不斷減少。

        謝文通自己的屁股不干凈,再加上有把柄落到了方醒的手中,所以連尊嚴都不要了,直接下跪求饒。

        丑態畢露啊!

        方醒捂著額頭道:“你的手腳不干凈,你的認罪書還在我的手里……”

        謝文通一個激靈,馬上就俯身道:“還請方先生饒我一次,下官此后定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色厲內荏的家伙!

        方醒擔心夜禁,于是就道:“我不瞞你,這事我是不準備輕易放手,而目標就是你的上司……”

        原來目標不是我啊!

        死里逃生的謝文通來不及擦去冷汗,就趕緊表達了自己的忠心。

        “方先生,林致遠此前用各種手段,曾經逼垮過三家酒樓,罪不可恕啊!”

        才三家?

        方醒以為起碼得有十幾家才對,不過林致遠只是一介普通人,不值得在他的身上耗費精力。

        “口說無憑……”

        方醒幽幽的道,同時拿出了紙筆。

        謝文通接過紙筆,舔飽墨汁后,毫不猶豫的開始寫苗遠的罪證。

        方醒看著伏在車廂里奮筆疾書的謝文強,不禁覺得人果然是開不得頭。

        如果說謝文通的第一次交代是雛,有些艱難和麻煩,那么第二次他的表現的就像是個久經沙場的婦人,主動性多了不少。

        謝文通是苗遠的親信,不然這等憑著官身來訛詐人的事也不會讓他來干,所以他對苗遠同樣是知之甚深。

        當看到一張紙都不夠寫后,方醒又遞來一張紙,然后拿起寫好的那張仔細看了起來。

        嘖嘖!好記性!

        上面寫著苗遠受賄,以及利用職權倒賣光祿寺物資的事項,細致到了一只雞,一壇酒。

        而且上面連行賄人的名字和出處原因都有,簡直都可以直接拿去審案了。

        謝文通用了三張紙才寫完,簽字畫押后,他滿心期待的抬頭,卻看到方醒正用一種毛骨悚然的眼神在看著自己。

        真尼瑪的恐怖啊!

        方醒相信平時謝文通在苗遠的面前一定是謙恭而忠誠的,可當面對著威脅時,這人馬上就換了副嘴臉,變化之快,讓人吃驚。

        謝文通被這目光盯著有些難受,半餉才忐忑的道:“方先生,下官……”

        方醒面無表情的道:“你辭官吧,可保你無事。”

        任何一人看到這份罪證后,都不會認為苗遠還能活下去,而作為他的親信,謝文通當然難免殃及池魚。

        謝文通從話里聽到了不祥之意,頓時鼻涕就下來了,哀求道:“方先生,我真是冤枉的啊!這些事都是苗遠做的,下官不過是經手了幾次而已……”

        這人居然只流鼻涕而沒有眼淚,讓方醒有些惡心。

        “去吧,就按照我說的做。”

        方醒揮揮手,就像是趕走一只蒼蠅。

        如果沒有前面的一份簽押罪狀,方醒覺得謝文通今日不可能會交代。

        這就是釣魚啊!

        一步步的把謝文通釣到了自己的手心里,最后重重一擊,讓他心神失控之下,只得屈服。

        包括今天在光線比較差的馬車中見謝文通,這些細節都是方醒來前想好了的。

        和謝文通的失魂落魄相比,朱瞻基最近顯得有些意氣風發。

        自從朱棣答應帶他去北征后,同時也讓他參與了一些政事。

        “德華兄,那些人雖說言語尊敬,可卻對我有些輕視……”

        朱瞻基有些苦惱的道,順手在盤子里拿起一塊柿子干,用力的嚼著,一臉的深仇大恨。

        方醒懶洋洋的道:“在那些人的眼中,你不過是名新丁,乳臭未干,如何能服眾?所以啊,最后還是要用手段來說話。”

        朱瞻基努力的吞下香甜的柿子干,皺眉道:“可我初介入政事,不好大開大合,難啊!”

        方醒笑道:“你馬上就要去北方,在走之前,給他們一個驚喜倒是不錯。”

        聽到方醒的話中有些言外之意,朱瞻基喜道:“德華兄,可是有什么好主意嗎?”

        方醒呵呵笑著,拿出了兩份供狀遞給朱瞻基。

        朱瞻基接過供狀,開始看的是謝文清勒索威脅的那一份。

        “啪!”

        看完后,朱瞻基激憤的拍打著桌子,只是方醒卻瞥到他拍桌子的手在微微顫抖,顯然是拍疼了。

        “無恥之尤!”

        看到朱瞻基這般氣憤,方醒在‘老懷大慰’的同時,也是勸道:“這種事到什么時候都少不了,平常心即可,你再看看其它的吧。”

        等朱瞻基翻看著謝文通的第二份供狀后,頓時就傻眼了。

        居然是光祿寺?

        光祿寺是個油水豐厚的部門,每年里面產生的耗費不菲,有人從中肥私當然是不可避免的。

        “居然是苗遠?”(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