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百九十章 挑撥,布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百九十章 挑撥,布局字體大小: A+
     
        方醒和紀綱在神機營的外面碰面的事情沒幾個人知道,也沒人去傳播,所以很快就消散了。

        天氣漸冷,關外的瓦刺人也消停了不少,可朱棣的情緒卻一點都沒隨著局勢的緩和而消退,反而是更加的亢奮了。

        “瓦刺缺糧了?”

        朱棣看著跪在地上的紀綱,嘴角抿緊,眼中閃爍著一股火焰。

        我需要戰斗!

        大明需要戰斗!

        紀綱伏身道:“是的陛下,瓦刺人今年和阿魯臺幾次小沖突,雖然取勝,可卻因為兵力調用過大,牛羊的長勢不大好。”

        報應啊!

        朱棣心中喜悅之極,然后難得的給了送來好消息的紀綱一個柔和的表情。

        紀綱窺看到這個表情后,就裝作猶豫的模樣說道:“陛下,臣……”

        朱棣嗯了一聲,紀綱急忙惶恐的道:“陛下,臣近日聽到了一種傳聞,恐有侮圣聽,不知該說不該說。”

        朱棣最煩的就是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態度,他握著朱筆的手腕都繃緊了。

        “陛下,有人說,聚寶山千戶所就在聚寶門外,而且還不是掌握在可靠人的手中,一旦生變,恐皇城……”

        “滾!”

        朱棣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來,紀綱急忙叩首,然后倒退著出去。

        大太監在邊上暗自冷笑:你紀綱以為陛下是傻子嗎?

        不說神機營就在離聚寶山不遠的正陽門外,光是皇城周圍的兵力就能讓萬人以下的敵軍突襲不成,倒折把米。

        而且剛才紀綱的話里有挑撥朱瞻基和朱棣之間關系的嫌疑,要不是朱棣對朱瞻基沒有猜疑,那就不是一句滾了。

        要知道朱棣是推翻自己的侄子上位的,所以他對宗室的管理很嚴格,建文帝手中沒有完成的削藩在他的手里基本上是大功告成了。

        所以目前的朱棣根本就不會想到會有朱家人敢有謀逆之心。

        大明和唐朝時不一樣。

        唐朝時,世家門閥林立,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所謂的皇家,在編寫世家譜時把李家的排名拉到了后面,李世民還沒轍,最后還是武則天用鐵腕解決了皇家地位不高的問題。

        所以李隆基這位踩著武后掃清的道路上位的皇帝很得意,享受了許久的蔭萌,隨后卻被安祿山把他從梨園中驚醒。

        而大明之前的世家門閥早就被蒙古人的鐵蹄掃光了,留下了一個相對安穩的環境給施政者。

        李世民干掉自己的兄弟上位,而且還軟禁了自己的老爹,這導致他在當時讀書人的眼中就是個笑話。

        所以所謂的唐宗根本就不敢展露一點暴戾出來,不然史書上他就是弒兄囚父的渣渣,這也讓魏征得以青史留名。

        而朱棣卻不同,他是在侄子削藩的逼迫下起兵,而且上位后不斷的打擊蒙元殘余,為以后大明的邊疆提供了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

        我在為大明戍守國門!

        這就是朱棣的底氣所在!

        紀綱覺得自己最近很不順,所以就去了詔獄。

        詔獄中,解縉依然在讀書。由于皇帝還沒決定他的生死,所以他得以享受著相對安穩的條件。

        “解學士好雅興啊!”

        解縉看到紀綱后,把書本一合,嘆道:“擾人興致,果然是不讀書!”

        這是紀綱今天受到的第三次羞辱,他的牙齒咬得嘎嘣響。

        “你且好自為之!”

        “你且好自為之!”

        丟下這句話,劉奎覺得有些口渴,只是顧不得喝水,因為夜禁的時間就要到了。所以他趕緊丟開那個癡纏的女人,疾步走了出去。

        剛走出大門口,劉奎被一個匆忙奔跑的男子給撞了個滿懷。

        “大膽!”

        劉奎覺得自己的手臂像是被針扎了一下的生痛,不禁就想抓住這個看不清面目的男子。

        “對不起大爺,馬上就要夜禁了,小人急著回家,得罪了。”

        男子把手收在身后,惶恐的解釋著,然后在劉奎抓住自己之前,一溜煙就跑了。

        “站住!”

        劉奎想叫人抓住男子,可一想身后院子里的‘風光’,這才恨恨的跺跺腳,然后又順著屋檐下朝著家中牛車的方向走去,

        與此同時,秦淮河里流光溢彩,隨著接近夜禁時間,許多燈籠也逐漸熄滅。

        該走的早就走了,而敢不走的,依然在畫舫上流連。

        “快走,晚了就等著五城兵馬司的人抓吧!”

        一艘依然大膽亮著燈籠的畫舫前,兩個男子正滿臉急色的朝前走去。

        “怕什么?這條船不就是還亮燈的嗎?”

        “你懂個屁!那是因為趙國章在上面!”

        “趙國章?就是那個錦衣衛千戶?”

        “他家中的小妾下午跟著人跑了,難道還有心思在這玩女人?真是胸襟寬廣啊!”

        兩個男子疾步從幾匹馬的邊上走了,引發了幾聲低嘶。在畫舫邊上守衛的錦衣衛不禁失神,然后又失笑。

        “開什么玩笑,誰敢!”

        錦衣衛的名聲赫赫,哪個敢誘拐他們的女人!

        可當一匹馬疾馳而來,并且騎士根本就無視這名錦衣衛沖上了畫舫后,事情好像不大對了。

        “什么?”

        片刻后,衣衫不整,憤怒的趙國章從畫舫上下來,匆匆的上了那匹被那兩名男子靠近過的馬沖了出去。

        牛車在緩緩而行,劉奎覺得自己的身體里有些亢奮,而且似乎看到了佛祖來接引他。

        難道這就是我平時虔心于供奉佛祖的好處來了?

        劉奎躺在車里嘿嘿的笑著,目光沒有焦距,臉上帶著癲狂之色。

        “時間對得上嗎?”

        夜風中,方醒就在崔八巷的巷尾陰影處站著,身邊的是辛老七和方五,還有幾名家丁正在巷子口隱藏著。

        辛老七低聲道:“少爺,時間上應該是剛好,就算是出現了偏差,我們也能延緩一方的速度。”

        “很好!”

        黑暗中,方醒的眸子隱晦不明。

        “那個小妾真的跟著自己的情人跑了?”

        方五答道:“少爺,本來那小妾就是趙國章搶占的,這次有了我們在暗中的幫助,她當然愿意逃出去,此刻人大概已經出城很遠了吧。”

        方醒笑道:“果然都是人才啊!”

        熱衷于權勢者,鮮有不好女色的。

        而趙國章和劉奎顯然不是例外,兩人都是其中之惡鬼,不然方醒也不會想著順手把劉奎拖進來。

        遠處突然閃了幾下光,辛老七沉聲道:“少爺,他們來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