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握手言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握手言和?字體大小: A+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清晨,豆豆被親兵送來方家莊,然后跟著方家莊的孩子們,一起接受馬蘇的啟蒙。

      等下課后,一群熊孩子和豆豆經過了一番談判后,雙方一致同意,暫時保持和平共處的狀態。

      方醒這邊也準備開課了,豆豆自然是聽不懂的,所以就讓他去跟辛老七學幾招。

      今天方醒講了數學的方程式,然后又加了些應用題在里面,比如說兩車相對開來,在速度和距離的特定條件下,要求算出相遇的時間。

      馬蘇顯得胸有成竹,朱瞻基也是略一思索就下筆,只有柳溥,他可憐巴巴的看著題目,想去偷看兩位同窗的答案。

      “咳咳!”

      方醒拿出戒尺,警告道:“不會就不會,最多晚上回家多做十道習題,可要是偷看答案,嘿嘿!”

      柳溥縮了縮脖子,上次他偷看馬蘇的答案,結果被罰繞著方家莊跑了兩圈,差點斷氣。

      接下來,方醒看了一下三人的解題,馬蘇和朱瞻基得到了表揚,而柳溥則得到了關懷——今晚的家庭作業有十道大題在等著他。

      “接下來我們說說拋物線,這個大家要注意了,運用好的話,在軍中大有作為。”

      “能用來干嘛?”

      柳溥郁悶的問道,他今晚和幾個狐朋狗友約好了要去秦淮河逗妹紙的啊!可有那十道大題,別說是逗妹紙,子時能睡覺就算是不錯了。

      方醒淡淡的道:“比如說投石機,如果能事先計算出石頭的運動軌跡,那么是不是可以提高命中率呢?”

      方醒在誘導,等以后有了銅炮、鐵炮之后,也許能搞出初步的彈道理論來。

      下課后,朱瞻基對方醒笑道:“德華兄,今日你這里怎么多了個嬌媚的小娘子?難道你不怕后院起火?”

      這話說的是秋菊,方醒整理著教材,漫不經心的道:“這人是被拐賣的,那個拐子我不是送到賈全的手里了嗎,他沒跟你說?”

      朱瞻基正準備取笑,可卻看到門口一個隨從正滿臉焦急的對他欲言又止,就走了出去。

      方醒收拾好東西后,正準備反唇相譏,可朱瞻基卻一臉急色的進來說道:“德華兄,小弟家中有些事要處理,先回了。”

      “什么事那么急?”

      看到朱瞻基腳步匆匆的走了,方醒想著會不會是朱棣的召喚呢。

      搖搖頭,方醒去了前廳。

      前廳里,一對父子正在等著方醒,看到他進來后,坐著的那個中年男子起身道:“方先生,老夫李德政。”

      方醒的目光盯著李茂,呵呵道:“李大人,不知今日光臨寒舍,可有指教?”

      敢勾引我莊上的小媳婦,信不信老子招呼一聲,馬上把你打成豬頭!

      李茂被方醒的眼神逼得垂首下去。自從上次搶水事件后,他就沒敢在莊子上呆。可卻沒想到在金陵城里被人用麻袋套住頭暴打了一頓。

      肯定是你干的,小人!

      有當官的爹撐腰,李茂又抬起頭來,抽抽眼角,覺得上次被打的地方還在生痛。

      李德政坐下后,看著進來上茶的秋菊,眼中一閃,然后笑道:“方先生甘于清貧,一心治學,令人欽佩啊!”

      方醒最討厭這種云山霧罩的話,就淡淡的道:“哪里,人吃五谷雜糧,就不可能跳出三界外。”

      別想給我戴高帽子!

      李德政撫須微笑道:“犬子做事太過激進,若有冒犯的地方,還請看在大家都是北平人的份上,握手言和如何?”

      這老鬼真會說話啊!

      方醒相信,要是自己不依不饒的,眼前的這個老鬼絕對會唾面自干,然后很快外面就會傳出方醒不能容人的話。

      氣量狹窄,還敢教皇太孫嗎?

      大把的老儒正對此虎視眈眈呢!

      而且李德政如今算是太子的人了,好歹大家也是一伙的吧。你方醒要是不饒人,那豈不是窩里斗?

      方醒打了個哈哈道:“李大人嚴重了,我和令公子不過是玩鬧罷了,當不得真。”

      老子不承認有沖突,你能咋滴!

      李德政仿佛沒有聽到方醒的話,慢條斯理的說道:“老夫剛從太子殿下那里來,殿下雅量高致,實乃我大明之幸啊!”

      話到了這里,兩人的底線都清楚了。

      方醒點頭道:“握手言和可以,不過令公子以后還是要注意一下男女之別才好。”

      李德政的臉終于繃不住了,他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大家以后和睦相處罷!”

      等出了方家莊,李德政皺眉問道:“男女之事什么意思?”

      李茂鐵青著臉,不忿的道:“父親,那不過是我和他莊上的一個小娘子說了幾句話而已,哪來的男女之別!”

      李德政上了馬車,瞇眼看著方家莊里那些在奔跑的孩子,說道:“回家給我抄寫少儀十遍。”

      這是在說我不懂禮節嗎?李茂一聽就不干了,仗著自己是舉人,就問道:“父親,這是為何?”

      李德政的身體隨著馬車而搖晃著,突然厲聲道:“若是你有個貪花好色的名聲傳出去,你以為自己還能有前程嗎?”

      方醒站在前廳的門口,看著秋菊端著個茶盤準備進來,就閃到了一邊。

      “少爺。”

      秋菊揚起頭,含羞帶怯的看著方醒。

      方醒的眼皮子在跳,他說道:“你只是暫居,不必叫我少爺。”

      “可是少爺,您對奴家恩重如山,奴家怎么能…少爺?”

      方醒的背影沒有一點遲疑,大步出了院門。

      到了后院,鈴鐺嗚咽著跑來求安慰。方醒一看,才發現它頭上的毛被水打濕立了起來。

      “鈴鐺!”

      小白呼的一下就沖了過來,吃力的抱起鈴鐺后,獻寶般的問方醒:“少爺,鈴鐺這般可好看?”

      方醒摸摸鈴鐺的腦袋,嘆道:“你就少折磨它吧,等它長大了才有野味吃。”

      等方醒進去后,小白才嘟嘴揉著鈴鐺的腦袋,埋怨道:“你一天就知道找少爺告狀,看我下次還理不理你!”

      方醒一進去,就看到上次的那個老女人正在和張淑慧說話,就急忙擺手道:“你們聊,我只是回來看看。”

      等方醒走了之后,明婆婆笑道:“姑爺可真是疼愛姑娘,回去給老夫人說說,保證讓她晚膳多吃半碗飯。”

      張淑慧的臉紅了紅:“明婆婆,大哥那邊的情況我也是聽德華說的,交趾境內已無大股叛逆,班師一事不會太晚。”

      “那就好,那就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