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小兵傳奇 » 24卷 虎鯨風暴 第2章 屠殺首都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小兵傳奇 - 24卷 虎鯨風暴 第2章 屠殺首都圈字體大小: A+
     
        陳昱現在很頭疼,在民政方面,那些游行過后開始要吃的民眾,非常不滿意自己這屆政府對他們的待遇,不過由于跟以前比也不是差了很多,所以還沒有爆推翻自己下臺的游行。

        不過陳昱知道這種游行很快就會到來了,因為庫存方面已經沒有多少東西剩下,下一次的放肯定無法滿足所有的人。

        而在軍務方面,一大筆天文數字的請款單,剛從軍部傳到自己這里,里面不但有巨額的撫恤金,還有軍部要求恢復五大艦隊建制所需的戰艦,和兵員補充的所需金額。

        看到這個數字,陳昱呆了,因為把這筆錢付出去的話,那么整個都圈的人都得去吃人造食品,那些嬌寵慣了的都圈民眾,會立刻生吃了自己。

        可是,就算自己冒著被人生吃的危險付出這筆款項,也沒有辦法購買到如此之多的戰艦和各種裝備啊,要知道,現在都圈正被其它勢力封鎖呢。

        就在陳昱頭疼得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都圈邊境某處被摧毀了的邊境警戒點處,一艘工作艇正在修建新的警戒點,艦上的官兵臉色都不是很好,因為他們都是待罪之身的人。

        而這艘工作艇,就是不久前第一個現林震兵戰艦入侵的那一艘。

        那個年輕少尉扔下手里的工具,罵罵咧咧的說道:“媽的,軍部那幫家伙吃垃圾長大的!不是老子們冒死出警告,聯邦軍早就被偷襲死光了,現在倒好,打勝了不但不獎勵我們,反而說我們擅自投降,讓我們戴罪立功加班、加點來修建新的警戒點。

        “我靠!這個警戒點,就憑我們一艘工作艇,要修建到什么時候才能完成?這不是變相流放嗎?”

        聽到這話,工作艇上的人紛紛叫罵起軍部來,就連那個中尉也面有慍色,因為他無法回去替女兒慶生了。

        年長少尉冷笑道:“嘿,難怪唐龍元帥要辭職,軍部這幫家伙確實讓人心寒啊。要知道,唐龍元帥算對得住都圈的人了,畢竟在都圈面臨危機的時候,唐龍元帥沒有拍拍屁股走人,而是陪同聯邦軍把敵人趕走了才離去的。

        “可是人家這樣對都圈,都圈的人怎么對他?那幫忘恩負義的家伙居然在示威游行,居然要求政府不接受唐龍元帥的辭職,而是要政府革職唐龍元帥,真他媽看到就火起!”

        這話再次引起一陣叫罵聲,不過大家突然間靜了下來,全都張開嘴巴呆呆的看著前方的宇宙空間。因為他們清晰地看到那里的空間一陣扭動,接著密密麻麻的戰艦就出現了。

        看到戰艦型號跟不久前入侵戰艦的型號一樣,不用想也知道敵人又來了。

        官兵都把目光集中在中尉身上,中尉無奈的點頭說道:“跟上次一樣吧,出警報然后投降,畢竟我們現在還是聯邦軍人,而且我們的家人都在星球上。至于他們肯不肯放過我們,那就聽天由命吧。”

        聽到中尉的話,幾個軍官立刻準備出警報和打開投降燈,而其它人則呆在原位一動不動,緊張的看著那些戰艦。

        他們不敢保證,失敗后卷土重來的敵人,會不會像上次一樣放過自己,面對未知的結局,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不過很明顯,幸運沒有再次降臨他們身上,他們的警報信號還沒有來得及出去,就在數道巨型光束的攻擊下,變成了宇宙塵埃。

        都星軍部,陳昱和魏非等其它幾個幸存下來的高級軍官,在苦澀的看著手中的檔案,雖然知道在不久前的戰斗中,聯邦軍損失很大,可沒想到損失會這么慘重。

        作為艦隊最高長官的魏非,嘆口氣起身說道:“總統閣下,各位將軍,看了數據,大家都知道,現在我軍還能進入太空的戰艦只有二萬一千多艘。

        “而其中五分之一半殘廢,五分之二重傷,剩下的戰艦中就算最完好的一艘戰艦,也需要好幾天的功夫才能修復原貌。

        “也就是說,雖然表面上聯邦軍還有二萬來艘的戰艦,但真正能拿來戰斗的不滿一萬艘。如果現在我方的兵力狀況,讓四周的勢力獲知的話,他們肯定會立刻出兵侵占都圈的。

        “他們也不用出動多少兵力,只要一支滿編艦隊就可徹底解決聯邦軍。而最為難的是,那股撤退的敵艦,起碼還有三萬艘左右的兵力,他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肯定還會回來的,到時都圈就危險了。”

        會議室一片寂靜,所有的軍官都苦惱著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早就焦頭爛額的陳昱揉了揉額頭想說什么的時候,魏非的三弟萊威出聲說道:“唉,如果唐龍元帥沒有離去,我們就不用這么煩了,那元帥衛隊起碼能夠抵得上兩支艦隊啊。”

        聽到這話,大家都嘆了口氣,沒有吭聲。

        “總統閣下,各位將軍,不知道這股敵人是不是因為唐龍的緣故,才來攻擊我們?如果是的話,我們向全聯邦布唐龍已經離去的消息怎么樣?這樣或許那股敵人就不會再來了。”一個參謀部的軍官起身說道。

        陳昱不等其它人響應,馬上說道:“立刻去辦,雖然無法斷定敵人會不會就因此不來了,但怎么也得試試,能少一個敵人,我們壓力會輕許多。”

        大家互相看了看,點了點頭,他們都認為那股敵人是唐龍的敵人,因為萬羅聯邦還沒有哪個勢力擁有這種能夠隱形的戰艦。

        在那個軍官就要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會議室大門被猛地打開,一個軍官急切的說道:“長官,不好了,那股敵人再次大舉入侵,已經抵達都圈范圍了!”

        陳昱蹭的站起來怒吼道:“偵察警戒部隊干什么吃的?居然讓敵人進入都星范圍才現?”一邊說著一邊往指揮廳走去,而那些軍官也紛紛跟在后面。

        “總統閣下,他們的戰艦全都有隱蔽效果,我們的雷達根本無法現,再加上他們數量繁多……”

        這個軍官才說到一半,另外一個軍官神色恐慌的奔過來喊道:“不好了!我軍戰艦全部被消滅,敵軍已經控制都星外層空間!”

        所有的人臉色立刻刷的一下變成死灰色,他們不敢相信,距離上一個現敵人的報告匯報才沒幾秒鐘,下一個我軍被摧毀的報告就趕來了,怎么可能有這么快的動作?會不會是錯誤的軍情呢?

        而就在這時,軍部的警報器嗚嗚的響了起來,聽到這個聲音,大家的冷汗立刻流了下來,因為這種警報聲,只有軍部遭到重大攻擊才會響起的。這樣看來,敵軍開始進行地面戰了。

        而他們僅有的一點因懷疑是否軍情出錯而僥幸的心情,也在看到指揮廳屏幕上的情況后,消失了。

        左邊一幅屏幕上顯示的是外層空間的影像,無數不屬于聯邦軍的戰艦把屏幕占滿了。除了幾千艘敵艦追擊著那些幸存的寥寥幾艘萬羅聯邦戰艦外,其它敵艦都圍在都星附近,把都星給團團圍住了。

        中間一幅屏幕上的影像,則是數量如蝗蟲群過境般的登6艦,降落到都星各處,數以千萬計的武裝士兵,兇悍的攻擊著那些駐守在都星的聯邦軍地面部隊。

        而右邊一幅屏幕上,則是都星的敵我勢力圖,可以看到每過一分鐘,敵軍的勢力范圍就擴大一圈,按照這個度,用不了多久,整個都星就會完全淪陷。

        所有的軍官看到這一幕,心中一片凄涼,現在白癡也能看得出聯邦軍回天無力了,所有的人都不自覺地把目光望向萬羅聯邦的最高統帥。

        魏非看到陳昱嘴唇哆嗦,目光癡呆的看著屏幕沒有反應,不由輕輕的拉了陳昱的衣袖。

        驚醒過來的陳昱知道自己出丑了,掃視了一下眾人,現大家都沒有怎么在意,不由馬上說道:“命令所有幸存戰艦立刻撤離到無亂星系,命令各重要部門立刻銷毀所有數據,命令……”

        隨著命令的下達,陳昱再次恢復了以前那種干練的神情。

        大家聽到陳昱不停歇下達的命令,都是怎么毀壞重要數據和重要設施的命令,不由得激起了血性,他們以為陳昱準備和敵人進行最后的殊死搏斗呢。

        可是陳昱的最后一道命令,卻讓所有人都呆住了,這命令就是:“所有高級軍官和高級文職人員、所有注冊了的科研人員,立刻前往xxx區xx基地集合!”

        魏非還沒搞清楚這個xxx區的xx基地,自己怎么從來沒聽過的時候,陳昱已經帶著親信快步離開了軍部,無奈之余只好帶著部下跟了上去。

        他雖然效忠于萬羅聯邦,但也不是愚忠的人,面對無法挽回的局面,他還是有保留有用之身重建聯邦的念頭。

        坐入懸浮轎車通過地下通道快飛馳的陳昱,拿起通訊器命令道:“立刻把所有資金轉移到我的賬戶去,其它所有物資給我炸毀了。”

        聽到陳昱這話,他身旁的親信不由渾身一抖,驚訝不敢相信的眼神緊緊地盯著陳昱。

        陳昱放下通訊器瞥了親信一眼,在那親信緊張的垂下眼后,才掏出一支雪茄點燃,吸了一口后說道:“都星已經完了,那些錢不調走,那些物資不炸毀,難道要留給敵軍嗎?你以為那些敵軍會像我們這樣對待都圈的民眾嗎?

        “我們有了那筆錢、有了我們優秀的軍政人員,和那些萬羅聯邦多年培養的科研人員,我們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我們就有重新建立萬羅聯邦的機會!為了重建萬羅聯邦的大業,不能有婦人之仁啊。”

        聽到這話,那親信唯唯諾諾的不敢吭聲,額頭的冷汗直冒。

        而另一個親信為了打破這緊張的氣氛,不由小心的出聲問道:“大人,我們去哪里積蓄力量,重建萬羅聯邦?”

        陳昱吐了口煙,嘆口氣說道:“萬羅聯邦四分五裂,在萬羅聯邦境內,是沒有地方可以讓我們展的,我們只有去無亂星系的大唐。”

        “大唐?”

        親信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的說:“我們去唐龍的勢力?可是我們不是得罪了唐龍,他能夠容忍我們嗎?”

        “不清楚,走一步算一步。”陳昱苦惱的搖搖頭,他也不清楚唐龍肯不肯收留自己這些人,但現在走投無路的自己,只能去唐龍那里了,畢竟他也是萬羅聯邦的人啊,應該能夠給點面子的。

        陳昱現在很無奈,自己拼死拼活想恢復萬羅聯邦原來的強盛,可卻老是遇到種種無法抗拒的事情,從而愿望毀滅,為什么萬羅聯邦變得如此不堪呢?

        像現在的都圈,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就被打敗了,如果不是自己不甘平凡,那么帶著那筆龐大的資金去當富家翁,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惜啊。

        林震東占領都圈后,立刻命令部隊沖向星零基地,由于林震東沒有親自帶隊,而帶隊的人一是搞不懂星零主機的哪些零件比較重要,二是為了偷懶,而直接命令那些機器人把整個星零主機的零件拆掉裝船運走。

        因為這樣,得知星零主機被送走的林震東,就放心的去攻占都圈的其它星球,根本不知道送給唐虎的星零主機只是個空殼。

        “哈哈,都圈的人都是廢物,居然連一點點的抵抗之力都沒有,簡直就是浪費我的能源啊。”已經占領整個都圈,并向整個萬羅聯邦布這一消息,此刻已經坐在總統府寶座上的林震東,心情大好的大笑起來。

        那些跟著他來的族人,以及那些得知都圈被占領,而紛紛趕來的族人,都向這個新族長歌頌贊美起來。

        雖然陳昱這個總統和許多高級軍政人員都沒有抓到,但林家的人根本不在乎這些家伙,是躲起來了還是逃走了,也懶得去搜捕他們,反正擁有強悍兵力的林家,根本不在乎他們的反撲。

        唯一讓林家覺得不爽的就是,那個陳昱居然把都圈多年積蓄的資金全部帶走,而多年積蓄的物資則全被炸毀,搞得林家要大出血,才能讓都圈正常運轉起來。

        不過林家這個商業世家,雖然心痛這次大出血,但也不礙事,畢竟得到了都圈的所有星球,再加上家大業大,這次出的血很快就可以補回來。

        不過還是有些心痛的地方,那就是絕大部分數據都被那陳昱下令毀掉了,搞得許多事情要費上許多倍的力氣才能完成。

        “族長,四周勢力都向我們來賀電,祝賀我們給都圈的民眾帶來了光明和自由,并詢問我們要進行怎么樣的政體,您看我們應當怎么回復呢?”那個林震東喚作三叔公的族老,恭敬的向林震東問道。

        看到這個自己以前時刻都要畢恭畢敬的老家伙,現在對自己這樣恭敬,林震東不由涌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美妙感覺。

        他瞇著眼睛說道:“嗯哼,你們認為我們應該執行那種政體啊?”

        聽到林震東的問話,兩種聲音立刻響起:“家族制!”、“聯邦制!”然后分屬兩個陣營的人就吵鬧起來,紛紛稱贊自己的制度好,應該實行自己提議的制度。

        看到這些人的樣子,林震東心中冷笑不已,他們哪里是吵鬧啊,明明就是希望自己提議實行家族制,可卻偏偏搞出兩個陣營來爭奪,免得全部人同時提出家族制而讓自己不滿。

        看著吧,不用多久,提議聯邦制的家伙就會假裝辯論不過,而敗退下來,接著他們就向自己提議實行家族制了。

        他們為什么會這樣做,林震東心中很清楚,因為這些家伙根本就不敢提“帝皇制”這個詞。

        他很清楚這些家伙為什么不提,因為一旦實行帝皇制,那么這個位子只有擁有自己血脈的后代才能坐,這些渴望自己后代坐上下一代族長之位的家伙,是不希望看到的。

        正如林震東想的一樣,吵鬧聲很快停了下來,所有族人向林震東彎腰行禮,并同時說道:“族長,我們全體一致認為應該實行家族制。”

        “好,既然大家都這樣認為,那么就實行家族制,族長改為家主,愿我們林家永遠昌盛不衰。”林震東點點頭說道。

        “是,家主殿下,愿我們林家永遠昌盛不衰。”林家族人立刻歡喜地說,他們那擔憂林震東會稱帝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因為林震東硬要當皇帝的話,自己這些人根本沒辦法,因為軍隊在林震東手中。

        這些高興的族人,卻不知道,剛說完話的林震東,正瞇著眼在心中詛咒著他們:“該死的,要不是老子現在沒有什么得力部下,我需要看你們眼色行事嗎?等老子擁有足夠多管理領地的文臣的時候,看你們這幫家伙怎么反對!”

        林家的人雖然在一臉傲氣凌人加得意洋洋的神態下,占據都圈的所有重要部門職位,但他們這些商人非常清楚,不展領地是沒有前途的道理,于是開始對都圈進行了大規模的投資和建設。

        林家以前就控制了萬羅聯邦的大部分經濟力量,加上其它勢力由于林家的關系而解除了對都圈的封鎖,所以都圈很快就恢復了一定的樣子,當然,要恢復鼎盛時期的樣子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

        林家的野心大得很,林家的族人都不認為自己林家會占據了個都圈就了事。

        因為野心和商人的習慣,他們也非常明白,公平、公正是保證社會秩序穩定以及擴大自己的必需條件,所以他們在繼續實行原來政府法律的情況下,消除了一些原來政府的行政弊端,讓都圈的人頓時感覺政治清明。

        至于他們林家的法律,那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編制出來。

        看到占領者對民眾和官員秋毫不犯,再加上實施的依然是以前的法律,被歷代聯邦政府寵壞了的民眾和那些野心家,開始蠢蠢欲動了。

        不過民眾和野心家也很有頭腦,一開始只是提出些合理的要求。而希望能夠從商人成功轉變為政治家的林家族人,對于這些合理要求當然是有求必應。

        得到一點甜頭的民眾和野心家,又提出一些比較困難的要求來試探。為了收買人心,同時也為了鍛煉自己家族的政治能力,林家還是把這些要求完成了。

        看到占領者好欺負,民眾和野心家不由把林家當成唐龍那樣的人,開始得意忘形起來,也就提出了以前歷代政府給予這些都圈民眾的待遇。

        “什么?所有公民除了自愿外,不接受政府的任何命令和指派,除自愿外,公民不需要做任何工作,政府不得強制公民進行任何工作!”

        一個林家官員看完手中的檔案后,抬頭看著眼前的幾個民意代表,神色吃驚的問道:“公民不需要做任何工作?你們怎么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公民沒有工作怎么生活下去?”

        那幾個民意代表微微一笑,遞上了另一份檔案,林家官員一看就跳起來喊道:“什么?政府要免費提供給公民各種必需品,同時每月還要免費提供大批奢侈品?你們居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幾個民意代表很傲氣的抬起頭,瞇著眼看著林家官員說道:“這是都圈所有民眾的要求,不是乞求你們實行,而是你們必須實行這一條,因為這是憲法中不可更改的一條!”

        “荒謬!政府是不可能答應這一要求的!”林家官員揮舞拳頭喊道,他搞不懂這些民意代表有沒有腦子,居然叫政府免費養活這么一大批人?

        幾個民意代表聽到這話,冷哼一聲說道:“不答應?哼,我們所有都圈的公民會讓你們答應的,到時你們就會明白民意是不可違背的!”說完轉身就走了。

        那個林家官員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好一會兒他才恢復過來,不過明顯他的氣沒有消,只見他猛地一腳把桌子踢翻,罵了聲:“!我倒要看看什么是不可違背的!”

        說完就氣沖沖的奔出辦公室。

        在正為林震兵躲到哪去、至今還沒有消息而苦惱的林震東,接到那個官員報告的時候,都圈所有民眾大游行的消息也傳了上來。

        “媽的,這些該死的家伙,他們以為自己是什么人?是我的老子還是我的兒子?居然要免費供應他們的所有必需品?!想不勞而獲到這種程度,宇宙中有這么好的事嗎!”林震東惱怒的罵道。

        “家主殿下,我們才占領都圈沒多久,根基不穩,還是不要引起民變,讓我去和民眾談判如何?”一個族人看林震東殺氣沖天,慌忙說道。

        “哼,不用談判,我們退讓的話,他們會更為得寸進尺的!看來這幫家伙,忘記了我林家是都圈的占領者和統治者的身分,也忘記了他們是我林家的子民,是我林家的財產!

        “他們更加忘記了,他們的生命、財產,都是屬于我林家的事實!我一定要讓他們牢牢記住自己的身分是什么!”

        林震東咬牙切齒的說道:“命令所有機器人士兵出動,把在街上游行的人殺個精光!殺他個殘尸遍地、血流漂杵!我倒要看看,到時候還有誰敢提這些亂七八糟的意見!”

        這話一出,好些比較心慈的族人都出來勸阻,但是林震東根本不聽,并且說道:“我們林家現在不是商人世家,而是成為了權貴世家,不拿出點血腥手段,是沒有人承認我們成為權貴一員的!”

        一些受了氣的族人聽到這話,立刻贊同林震東的命令。

        一個族人看到不能阻止屠殺了,不由慌忙提議道:“家主殿下,是不是在殺戮前,先提出警告?說只要回家待著的就能安全?這樣可以避免其它勢力說我們對下轄子民不教而誅。

        “而且那些機器人士兵也不用出動太長時間,出動兩、三個小時,就足以讓那些剩下的民眾乖乖回家。”

        他還是想挽救多一些人命,如果那些人不聽,那也只能怪他們自己了。

        林震東想了一下,覺得這個提議是正確的,于是點點頭說道:“嗯,給一個小時的警告時間讓他們脫離游行隊伍,一個小時后凡是在街上的格殺勿論,格殺時間為三個小時。”

        而另外一個族人也乘機提議道:“我們可以把他們以前提出那些要求,和現在的要求,以及我們的響應,還有他們的威脅和現在游行的狀況記錄下來,布給整個萬羅聯邦的人看。

        “讓他們看清楚這些都圈的人是多么的得隴望蜀、貪婪、荒謬,這樣以后就算殺戮的事情被捅了出去,其它人也不會這么反感我們。”

        這提議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認同,至于屠殺的記錄是絕對不能有的,因為就算是最為獨裁的獨裁者也是愛面子的。

        游行的民眾聽到了警告,但長期以來的習慣讓他們不以為意,繼續像聚會一樣熱熱鬧鬧的跟著人群前進。他們根本不知道當一個小時過后,一場巨大的慘禍就會降臨他們身上。

        一個小時后,早就等待多時、數量達數千萬的機器人士兵,利用空降和地面攔截,快的把在各星球游行的民眾各個包圍,然后揮起激光刀開始了大屠殺。為了避免激光射能武器損毀四周設施,所以所有機器人統一使用激光刀。

        三個小時后過后,都圈各星球的情景,真如林震東所說的那樣殘尸遍地、血流漂杵,從外層空間看去,每個星球身上都有幾十塊紅色斑點,這些紅色斑點的地方,無一例外成了寂靜的死域。

        事后統計,在這短短的三個小時內,都圈數百億的總人口,和三個小時前相比,足足少了十分之一。

        后來專門建造的數萬個焚化爐,和上百萬隊的清潔隊,更是足足忙碌了整整一個月才歇工。

        而新建的數百萬家心理精神醫療院,則根本沒有停過工,就是數十年后,都還各自擁有一大批數十年如一日的忠實病人。

        林家的舉動,讓所有知道這一件事的人全身冷,硬是讓林家多了許多躲在暗處的敵人,而林家控制下的都圈里的反抗組織,更是多如牛毛,麾下的地面部隊幾乎全部都用來剿滅這些滅之不盡的反抗組織了。

        但是林家也不是什么收獲都沒有,先是都圈的民眾聽話到了極點,讓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讓干什么就不干什么,更是出現整個都圈,這么多個星球、這么多人口,整整三個月沒有生任何一樁案件的奇跡。

        接著就是外交方面,其它勢力都很小心翼翼的和林家交往,說難聽點是有點怕了林家,很多交涉都是林家占了便宜。

        當然,壞事也不少,其它的不說,單單除了林家商人就沒有其它商人肯來都圈這條,就讓林家苦惱不已。

        海盜星系處的某星球上,光頭彪悍的唐虎,掃視了一下眼前像小山般的星零主機零件,隨手一揮,一陣龍卷般狂風突然出現,零件小山立刻被卷在空中,然后如雨般散落下來。

        唐虎根本不在意這些零件砸中自己,一邊自語:“林震東這白癡,連星零內核不見了都不知道,還把這些垃圾送過來,真是該死!”一邊掏出通訊器。

        不過就在他準備撥通號碼的時候,收回了通訊器,并且搖搖頭自語道:“雖然他白癡,但留著他也許會有用,嗯,反正我現在不是很在乎智慧了,就暫時饒過他這遭吧。”說到這,唐虎閉眼思考了一下,然后向外面的護衛招招手。

        一個強壯的護衛立刻跑前來立正聽令,它是機器人,至于唐虎為什么不直接用思維控制它,是因為唐虎離開金屬軀體后,就無法通過思維直接和機器人溝通。對于這點,唐虎并不覺得有什么不方便,反而覺得這樣更有權勢感。

        他向護衛問道:“軍隊準備得怎么樣了?”

        “報告主人,二十萬艘滿員戰艦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可以出。”這護衛滿臉恭敬的回答道。

        本來機器人的聲音和表情是沒有感情存在的,但唐虎為了增加權勢感,特意抓來幾個高級程序員,讓他們編寫出一定的情感程序,輸入機器人腦中。

        這樣當唐虎問話時,機器人就會用恭敬的神情和聲音回答,當唐虎怒時,機器人就會用恐慌的神情和聲音求饒。

        “嗯,很好,走,登艦。”唐虎點頭說道。

        機器人護衛立刻喊道:“主人擺駕登艦!”四周的護衛立刻跟著叫喊,并排成嚴密的警戒陣型護送唐虎離去。

        雖然這世上沒有人能殺掉唐虎,但唐虎對于這樣的保護,感覺很自在,就好像自己手無縛雞之力一樣,有種扮豬吃老虎的感覺。

        也不知道為什么,奪取了自己那兩個兄弟思維的唐虎,變得有點喜歡排場和享受了。

        唐虎站在那艘巨型的、名為虎鯨的戰艦上那不久前才修好的指揮艙內,看看圍在四周看不到邊、密密麻麻的戰艦群,舉手一揮命令道:“目標,穆恩雷斯,出!”話語才落,所有的戰艦就同時引擎全開的朝遠處飛去。

        被當作海盜星系都星的,是個被重新命名為虎星的星球,在這星球上,現代化的都市又重新出現在眾人眼前,看著這些現代化的都市,不知情的人根本不相信,不久前這里還遍地是廢墟。

        在這星球中心地帶有一座城市,那是海盜星系的都城市,所有軍政部門和官員住宅,都集中在這個城市中。

        此刻海盜星系的文官腦--曼特,正站在他那豪華莊園別墅的陽臺上,手中端著酒杯,仰著頭,靜靜的望著天空那二十萬艘戰艦出時的壯觀景色。他那美麗的妻子走過來,悄悄的碰了他一下。

        看到妻子眼中擔憂的神色,曼特不由微微一笑,他知道妻子擔憂什么,因為很多人都說自己的上司是瘋子,妄想用機器人控制全宇宙。

        不過說這些話的人都被自己清除了,現在說自己是瘋子的人,比說自己上司的人還多呢。

        曼特打量了一下自己這個豪華漂亮的莊園,看看在庭院中和小狗玩耍的孩子,看看在休閑傘下聊天的家人,再看看身邊美麗動人的妻子,最后看看自己手中價值萬金的美酒。

        曼特再次一笑,瘋子又如何?在這世上,瘋子過得比絕大部分人都膩意呢。

        他高舉酒杯,對著快要看不見的戰艦群高聲喊道:“祝大人武運昌隆,旗開得勝!”

        說完一口飲盡,然后就哈哈大笑,笑聲中有著一絲苦澀和無奈,但更多的則是瘋狂。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