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小兵傳奇 » 第7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兵傳奇 - 第71章字體大小: A+
     
    71

      唐龍好像沒看到局長們的神情似的,依然帶著笑容說道:“漫蘭星的宇宙港已經塞滿了,相信蝶舞會的首腦也不能出去,而他們這么多高級干部一起離開總部,去見那個什么上將,說明這個上將是在這個星球上。兩大企業開演唱會,總統之類的高官一定會捧場的,那個上將也一定會跟來。呵呵,說起來還真好笑,我還沒見過新總統長得什么樣的呢,看來這次可以好好的辨認一下誰是我們萬羅聯邦的新總統了。相信跟總統說我要找回我的部下,總統他一定會樂意幫忙的。你說是不是呀?埃爾先生。”唐龍很和善的向埃爾問道。

      埃爾猛地打個寒顫,在心中瘋狂的喊道:“天哪!這變態不但要去演唱會現場!而且還要面見總統啊!”埃爾能夠想象這一大票的武裝人員包圍演唱會場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情形。演唱會有隔音的防護罩,所以就算整個星球翻天了,里面的達官貴人也不知情。只要在散場前,把廢墟地帶裝扮成是施工地就可以遮掩過去,因為達官貴人是不可能在這星球做長時間逗留的。但被唐龍這個喜歡搞事的變態圍住演唱會場,肯定會讓達官貴人察覺星球出事了,更別說唐龍準備去找總統幫忙!到時候不但自己完蛋,就是長官也會完蛋的!至于已經認為完蛋定了的漫蘭星球,埃爾早不放在心里了。

      原本開始后退的局長們,聽到唐龍的話,先是一呆,接著很快清醒過來。對喲,有唐龍這個災星做開路先鋒,自己這些人還怕什么。最多被人則問的時候,說成是被唐龍逼迫的,把所有的一切責任推到唐龍身上不就行了。

      “好!各位兄弟,我們下一個目標是中心廣場,出發!”唐龍大喊一聲后,就戴上頭盔快步離去。不過這次他沒有用跳的,而是一步一步的走。隨著唐龍的移動,雇傭兵和警察等武裝人員也開始收拾好東西開始移動了。

      已經慌得不知道怎么辦的埃爾,一邊六神無主的左顧右盼,一邊摸出自己的通訊器,準備把這個消息告訴給曼德拉。四處觀望的埃爾看到一大群的女子登上警察的運兵車,他可以很容易的分辨這些女子的身份,那些有說有笑的女子是蝶舞會的小姐,而那些喜極而泣的女子則是從這夜總會解救出來的,被蝶舞會綁架的女子。

      忽然間,埃爾猛地一震,因為他想起唐龍這一路來攻擊了這么多的夜總會,都把解救女子的任務交給雇傭兵,而且他不但沒有去看望這些女子,甚至連過問一下都沒有。這對心急救出部下的唐龍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誰也不能確定唐龍的部下會不會在這些女子里面。唐龍對這些女子不聞不問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知道他的部下不在蝶舞會手中!

      正為自己這個想法而慌亂的埃爾,突然被一個聲音打斷:“埃爾先生,走吧。”他抬頭一看,猛地發現自己四周居然站著四個機甲戰士,而且她們的槍口都若有若無的指著自己。他驚訝的想說些什么,可當看到被人群擁簇而走的唐龍,心中更為不安。

      “那個變態怎么突然間不跳著移動了?難道他在等待著什么?糟糕!他剛才說的那些話根本就是威脅啊!怎么辦?現在怎么辦才好?”埃爾一邊緩慢的走,一邊焦慮的在心中想著。此刻的他已經知道自己被俘虜了,剛才他沒有聽從機甲戰士讓自己的走的話,居然被一個機甲戰士在背后猛推一下的讓自己走。任誰看到現在這個情形,都知道自己是被四個戰士押著的。

      埃爾也同樣看到散落在四周,神色焦慮看著自己這邊的數十個雇傭兵,這些就是自己派來幫助唐龍的秘密部隊,可是就算他們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也不可能從四個特殊機甲戰士手中解救自己啊,現在能解救自己的只有自己了。

      埃爾用一直摸著通訊器的手,悄悄的撥動了個號碼,等接通后,他立刻假裝接到電話的拿出通訊器對機甲戰士作了否接聽的動作。也不知道機甲戰士怎么想的,居然在自己拿出通訊器的同時就點頭同意了。埃爾雖然有點不解,但也開始對著通訊器喊道:“喂,我是埃爾。什么?救出了唐龍先生的那幾名部下?快!快送到西區12C街來!”

      中心廣場演唱會場外的某棟建筑物內,曼德拉笑吟吟的看著眼前的人。在他面前的人只有兩個,那是身穿警服的漫蘭星警察司長及身穿西裝的漫蘭星球長。而他的身后則有四個蒙著臉,全身黑色戰斗服,并端著槍瞄準前面兩個官員的武裝人員。

      球長早就臉色青白的顫抖著不會說話,而警察司長明顯見過些場面,雖然被槍指著,但仍能壯著膽喝道:“曼德拉,你把我們叫來這里用槍指著我們,到底是什么意思?”

      曼德拉很優雅的笑了笑說道:“呵呵,敢情我們的司長大人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呢,難道您沒有接到憲兵攻擊所有警察分局的事嗎?哦,看我這腦子,居然忘了是您在被我人叫來這里之后,憲兵才發動攻擊的。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聽到曼德拉的話,兩位官員一齊驚奇的喊道:“憲兵攻擊警察分局?!”已經知道情報司和憲兵司合伙的警察司長雖然很想沖出去指揮部下,但看到那四個舉著槍的大漢,他只能打消這個念頭,只能用悲憤莫名的眼神怒視著曼德拉。因為他知道警察司是不可能戰勝聯合的兩大勢力,警察司已經完了。

      曼德拉看到了警察司長的目光,聳聳肩膀攤攤手說道:“抱歉讓你這么遲才知道,不過相信過了這么久,警察司已經無可挽回的完蛋了。”

      而原本一臉死灰色的球長,感覺到曼德拉的話是針對警察司長的,認為曼德拉不是對付自己,臉色立刻恢復過來。不過他仍很焦慮的說道:“曼德拉,我不管你們三大勢力的事,但你們不能把這個星球搞亂啊,這個星球完蛋的話,我們所有人都要去喝西北風!”

      曼德拉晃晃手指頭笑道:“請放心,這么白癡的事我是不會做的,憑我們情報司的能力,絕對會讓漫蘭星正常運轉。”

      球長聞言松了口氣,他笑著說了句:“好,那么沒我的事了,我還要回去陪總統欣賞音樂呢。”說著就想往外走,可是卻被兩個黑衣大漢用槍攔住了。

      球長立刻憤怒的喊道:“曼德拉,你這是什么意思?”

      曼德拉搖搖頭笑道:“沒什么,只不過在這個星球上,我不希望有比我大的人存在。”說著微微抬起了手,而那四個黑衣大漢立刻作出瞄準的動作。

      球長還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時候,警察司長突然跪下哭嚎道:“曼德拉先生請您饒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啊,我愿退職,我愿意立刻離開這個星球。”聽到警察司長的話,球長才發覺曼德拉居然是想殺掉自己兩人啊!他腳一軟,哭喪著臉喊道:“放過我啊,我保證以后都不會干涉你的事,我保證每個月都會撥一大筆的資金給你,你的人想擔任什么職務就擔任什么職務,只要你放過我啊!”

      曼德拉厭惡的皺著眉搖了搖頭,警察司長繼續哭嚎,而球長則大罵起來:“他媽的曼德拉,就算你是情報系統的人,也不能隨便殺死球長我啊,難道你不怕總統知道嗎?”

      曼德拉笑了笑,冷冷的說出:“這是總統授權的。”就準備把手揮下,可就在著個時候,曼德拉的通訊器響了。

      曼德拉一邊掏出通訊器察看,一邊揮了下手,數道激光立刻飛快的鉆進了兩位官員的體內,兩個原本在漫蘭星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就這樣消失了。

      “埃爾什么事?”已經從通訊器號碼知道是誰打來的曼德拉開口說道,等他聽到埃爾用命令語氣說的那句話時,立刻意識到出事了。一開始的計劃是想讓唐龍獲悉是情報司從憲兵手中救出他的部下從而中途退出,可在譚副官站在自己這邊后,計劃就改成在事后才把唐龍的部下交還給他。現在埃爾提前說要放人,不是出事了還能是什么?

      曼德拉沒有多作考慮,立刻命令部下完成埃爾的要求,因為他非常了解埃爾的性格,這樣一個人會突然這樣說,一定是遇到他不能抗拒的事情。而此時在他身邊,能讓他產生不能抗拒的念頭的人,則只有唐龍一個。到底唐龍是用什么方法才讓埃爾說出這話呢?曼德拉一邊沉思一邊離開這個房間。至于地上的兩具尸體,根本不勞他費心處理,他的部下會把一切做得很完美的。

      獲得機甲戰士的允許,埃爾飛一般的跑向唐龍,并且一邊跑一邊喊道:“唐龍先生,好消息,您的部下被我們情報司救出來了!”

      唐龍雖然在心中暗自罵著:“媽的,終于肯把人交出來了嗎?”但仍立刻轉身迎向埃爾,并激動地喊道:“什么?是真的嗎?”

      埃爾忙點頭說道:“是真的,用不了多久,她們就會被送來這里。”說完看著附近的隊伍對唐龍暗示道:“唐龍先生,既然您的部下就要被送來了。您是不是……”

      “哦,好,好,沒有問題。”唐龍說完立刻對著四周大聲喊道:“麻煩各位警察大哥回到各分局維持各地秩序!請放心,戰爭已經結束了!”

      警察司分局長們,聽到唐龍的話先是一愣,接著是臉上出現了驚慌的神色,雖然他們不知道唐龍為何會突然變成這樣,但仍能確定唐龍又重新站在情報司那邊了。要是情報司、憲兵司、唐龍這三大勢力聯合起來對付警察司,那不用一下子功夫就可讓警察司灰飛煙滅。要想防止這樣的事情,那么只有向唐龍和情報司示好了。

      于是在分局長們這樣的想法下,警察們開始分散離去,回到各地維持秩序。而埃爾當然也不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立刻讓情報司調派施工隊前往各地蝶舞會產業,也就是廢墟處。并要求這些施工隊盡快在幾個小時內,把這些廢墟變成施工地。埃爾雖然知道這樣可能對隱瞞戰亂的痕跡沒有什么效果,但總好過沒有做吧。

      演唱會已經開了兩個多小時了,原本興奮不已的星零,在第一首歌結束時就發現,舞臺中央對面的第一排座位上有一個空位。星零不用多想就知道那就是唐龍的位子,因為雯娜早就悄悄告訴她唐龍那張票座位是哪的。

      每次回后臺休息時,雯娜都會安慰星零,說等下唐龍就會來,而星零每次恢復過來的心情卻在看到一直保持空空的位子后,越變越低落。此刻俏生生站在舞臺中央,接受無數掌聲歡迎的星零,臉色黯然的看著那張空蕩的椅子。雖然唐龍從演唱會開始就至今都沒有出現,但生性好強的星零仍能強忍失意,盡情的展喉歌唱。

      現在已經是最后一首歌,可以確定唐龍是不會出現的了。唉,難道他根本沒有興趣來聽我唱歌嗎?星零感覺到每當自己這樣想的時候,心中那種異常難受的感覺就會再次出現,看來這就是失望的情感了。

      已經完全沒有以往那種當體驗新的情感時會滿心歡喜的星零,語氣有點苦澀的對著數十萬觀眾說道:“謝謝大家一直欣賞到現在,這是這場演唱會的最后一首歌,我將這首《奇妙感覺》送給沒有到場的朋友。”

      圍在演唱會場外觀看的民眾立刻興奮起來,開始更加賣力的叫喊,他們都以為這首歌是送給自己這些人的。而演唱會前排座位的人,在聽到星零的話后,全都把目光望向前排中間的那張空椅子,他們都了解星零這首歌就是送給這個沒有到場的人。因為星零是用憂郁的眼神看著這張空椅子說的。

      兩大企業的執行董事長以及陳昱和奧姆斯特,在剛在前排坐下時就注意到這張排在中間的椅子,都紛紛猜想是誰坐的。他們非常清楚,在這些場合座位的安排是很重要的,級位低的決不能坐在級位高的旁邊,更不能說坐在前面了。

      兩個S級社會等級的大富豪及萬羅聯邦的總統、元帥,都被安排在中間兩旁,好像在拱衛中間那人似的。從一開始他們就想知道坐這個座位的人是何方神圣,居然比自己還高級。可惜,由于這人一直沒來,甚至讓他們以為是娛樂公司十分為難這個首位的安排,而特意空出來的呢。

      奧姆斯特看到陳昱看著那張空椅子皺眉頭,不由暗暗一笑,要說陳昱一定有什么缺點的話,那就是他在情報部留下來的后遺癥——無論什么事都想弄個明白。看來單單一張空椅子就能吸引陳昱一部分的情報力量呢。呵呵,看來以后要對付陳昱,只好是先搞出幾件奇怪的事來吸引陳昱的注意。

      唐龍摘下頭盔,看看四周那些不斷使用呼叫器叫嚷著什么,并且跑來跑去的武裝警察們,再抬頭看看由無數空中警騎發出的光束而照亮的夜空,唐龍舒了口氣,靠著墻角坐下了。SK23連隊的士兵們,則分散在四周一邊替唐龍站崗,一邊焦急的等待著自己姐妹的到來。而埃爾則躲在遠處對著通訊器解釋著什么,至于那些雇傭兵嘛,在請示過唐龍后,飛一般的跑回無夜宮搬藍金去了。他們任務已經完成,不趕快走人,恐怕會被警察憲兵聯合剿滅呢。

      閉著眼睛的唐龍突然從一片吵雜的聲音中聽到了一道震人心弦的音樂聲,不由猛地睜開眼睛站起來,開始尋找這音樂聲的來源。

      其實唐龍沒有怎么尋找,因為他一抬頭就看到了,這音樂是由他對面大廈的大屏幕上傳來的。唐龍只是這么一看就整個人呆住,雖然他在連隊中看得美女多,但仍被眼前這個金發美女所吸引。唐龍也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這個美女自己的心臟居然撲通、撲通的跳,而且居然有一種很想和這美女見面的感覺。特別是聽到這個美女的歌詞,感覺這個美女好像在述說和戀人之間的美妙感覺,當唐龍感受到這個的時候,唐龍發現自己好像開始妒嫉這個美女的那個戀人了。感覺到自己的情感,唐龍不由呆呆的想:“我這是怎么了?”

      這時一個驚喜叫著長官的聲音把唐龍給震醒過來,回頭一看,李麗紋張著雙臂,眼角帶著淚花的朝自己撲來。而李麗紋身后則是被連隊女兵擁簇而來的其他7人。

      唐龍一邊條件反射的張開雙臂,一邊驚喜的喊道:“你們沒有事吧?”李麗紋就要抱住唐龍的時候,突然停下腳步,并彎腰鞠躬很悲切的說道:“對不起長官,讓您給我的入場卷浪費了。”

      唐龍一呆,他不知道李麗紋說些什么:“入場卷?哦,那不算什么,你們沒有什么事吧?”唐龍關心的還是她們有沒有受傷害。

      其他被解救的女兵都搖搖頭說沒有,李麗紋則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們沒受什么傷害,只是好像睡了一整天,搞得骨頭都軟軟的。”

      唐龍突然臉色嚴肅的說道:“你們一點警覺性的沒有,居然這么容易中招,回去基地以后你們8個人全部要參加間諜訓練!”

      李麗紋吐吐舌頭和其他女兵一起說是,不過還是李麗紋出聲問道:“長官,我們基地有間諜訓練的嗎?”

      “有的,到時候會有的。”唐龍想到不久就會送來的戰艦,就不由興奮的大喊道:“走!回酒店!”說完就飛快的戴上頭盔,按了選擇按鈕,開始在頭盔內欣賞起星零的表演來。唐龍也解釋不了,為什么在這一瞬間,自己會迷上了這個歌手,雖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自己就是迷上了她。或許迷上一個人也是不錯的感覺呢,這不,自己看著那個金發美女,心里會覺得很舒暢呢。

      躲在唐龍頭盔內的2號星零,看到唐龍那癡迷的樣子,不由醋意大升,它暗自嘀咕道:“可惡,星零又輸給姐姐!臭唐龍,你居然流口水!難道沒見過美女嗎?可惡,我看不下去了!”氣憤的星零悄然無聲的回去地下基地生悶氣了。

      埃爾看到唐龍帶著部下離去,剛想松口氣,可唐龍突然想起什么的回頭對他喊道:“埃爾,幾個小時后我去見曼德拉,你幫我安排一下。”

      “啊?唐龍先生這個……”埃爾想說些什么,但唐龍已經頭也不回的走了,埃爾只能無奈的低下頭,把這個消息告訴曼德拉。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