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小兵傳奇 » 第6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小兵傳奇 - 第65章字體大小: A+
     
    (抱歉,由于先前盜寫的幾章引起的混亂,所以斑竹以為剛才的也是盜寫,所以才刪掉了。抱歉。)

      下午2時,漫蘭星花都酒店某VIP套房內。

      “先生您好,我是曼德拉先生的秘書——埃爾。”一個模樣斯文,身穿名貴西裝的年輕人,禮貌的向站在客廳門口迎客的唐龍微微鞠躬行禮。

      等待客人多時的唐龍,察覺到這個秘書沒有叫自己的名字,立刻知道他是不想他身后的人知道自己的名字。雖然奇怪自己的名字有啥好保密的,但也不說什么,只是一邊對沙發那邊做了請的姿勢,一邊說道:“哦,你好,諸位請坐。”

      在眾人都坐下后唐龍也不客套直接問道:“曼德拉先生怎么沒有來?”唐龍雖然是對埃爾說話,但他的目光卻看著埃爾旁邊四個身形彪悍,滿臉剛毅之色的大漢。只要有眼睛的人在看到這四個大漢后的第一個念頭一定是:軍人,身經百戰的軍人。唐龍暗自想到:“看來這就是替我請的雇傭兵了。”

      “曼德拉先生因為要負責演唱會的事所以不能趕來和您見面,因此曼德拉先生讓我在這代他向您道歉。”埃爾秘書說完站起來再次微微鞠了一躬,在看到唐龍點頭后就接著說道:“同時曼德拉先生也交代讓我來負責完成和您約定的事。”說著他側身向身旁那個身高大概180公分,剃了一個板寸頭,腰桿挺得筆直,目不斜視的漢子擺手說道:“讓我向您介紹一下,這位是猛虎傭兵團的團長——萊恩先生。”

      埃爾還想接著介紹的時候,那個萊恩突然站起來,并上前一步向唐龍行個傭兵禮后徑自說道:“您好先生,不知道我們的任務是什么?只要價錢合適,無論您想要我們做什么,我們都會幫您做到最好。”萊恩在埃爾沒有介紹眼前這個戴奇怪墨鏡的年輕人的名字時,就知道這個年輕人的身份需要保密,所以他也沒問。對雇傭兵來說,遇到這種雇主身份需要保密的任務,實在是太常見了。

      埃爾無奈的搖搖頭,傭兵就是傭兵,一開口就說錢。本來自己向長官提議用情報部的部隊來假裝雇傭兵,但長官卻說一定要真正的雇傭兵免得被唐龍懷疑,真不知道這幫只看錢的雇傭兵能不能把戲演好。

      小說看多了的唐龍,當然知道為錢而活的雇傭兵就是這個樣子的,所以沒有怎么在意的說道:“你們的任務是幫助我從蝶舞會手中救出我的部下。”說著就把要去宇宙港攔截蝶舞會的事情說了出來。

      萊恩聽完說了句:“請容許我和我的兄弟討論一下。”就不理會唐龍和秘書的反應,徑自和那三個大漢離開座位,走到一邊嘀咕起來。

      好一會兒,討論完的萊恩回來對唐龍說道:“由于您的目標是蝶舞會,所以我們要求的傭金是這個數。”說著豎起了一根指頭。

      唐龍點點頭說道:“一百億嗎?沒問題,只要能夠救出我的部下,就是一千億也不是問題。”100億對于荷包很脹的唐龍來說,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在他心中,人是不能用錢來換取的。

      聽到唐龍的話,萊恩和他那三個部下不由自主地張開嘴巴,而那個埃爾則是一臉吃驚。埃爾根本沒想到唐龍居然愿意出這么多錢來拯救自己的部下,要是人真的在蝶舞會手中,隨便拿出幾億就可以把人買回來了。同時埃爾也看了萊恩一眼,他當然知道這個沒什么名聲的傭兵團不可能開出這么高的價格,一定是唐龍誤會了。

      萊恩和三個部下互相看了看,萊恩從部下眼中可以看出他們都希望自己點頭。他們為什么這么心急,萊恩非常清楚,因為自己原本的出價是一億啊。

      萊恩心中掙扎起來,酬金翻了一百倍當然是好事,但自己的傭兵團根本不值這個價錢啊。對方會喊出這個價格,是因為對方誤會自己了。萊恩想了一下,覺得還是傭兵團聲譽重要,所以出聲說道:“先生你誤會了,我的要價是一億。”說完這話,萊恩明顯感覺到從部下那里傳來刺人的目光。要不是顧慮到是在外人面前,部下肯定出聲反對了。

      唐龍愣了一下,但很快用贊賞的眼光看著萊恩,這是一個誠實的人哪,要是自己遇到這樣的事,一定二話不說點頭了。唐龍笑道:“不知道你這傭兵團有多少成員呢?”

      正在想著回去要如何跟部下解釋的萊恩,聽到這話不假思索的回答道:“500人左右。”

      唐龍搖搖頭說道:“人太少了。”在萊恩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唐龍就站起來繼續說道:“我給你100億,這筆錢由你自由支配,要求你在今晚6時以前,盡最大能力請最多的傭兵加入進來。而且任務更改為消滅蝶舞會!”此時唐龍的聲音變得異常冰冷。

      唐龍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雇傭兵幫助自己解救部下,因為靠自己那一百多全副武裝的特種兵足于完成任務。但為了消滅蝶舞會,還是需要一大群雇傭兵幫忙。唐龍曾對自己的部下做過承諾,凡是傷害她們的人,自己都會把他滅亡!所以當自己把人救出后,就是蝶舞會滅亡的時刻了。

      萊恩愣了一下,這個戴W型墨鏡的神秘少年錢多得發燒嗎?隨便就扔出一百億。而且他居然說消滅蝶舞會?難道他不知道那可是數萬人的黑幫組織嗎?當然萊恩知道自己要是拒絕的話,自己的兄弟可能會生吃了自己。再說傭兵就是為錢賣命的,管他對手是誰呢,至于打不打得贏蝶舞會則是另外一回事。在想了這些后他忙點頭答應。

      接下來萊恩和唐龍商定了集合時間地點,并在獲得唐龍網上劃賬后,馬上帶著部下快步離開了房間,因為距離時限只有3個小時了。才一出門,一個部下就說道:“團長,短短的3個小時讓我們去哪招人啊?”萊恩還沒有說話,另外一個部下就笑道:“這不更好,招不到人,那個暴發戶也沒話說,我們可以獨吞100億了。”

      萊恩冷哼一聲:“你想讓我們聲譽盡毀嗎?那個少年不是普通人,情報司的人在他面前都恭恭敬敬的,得罪他沒我們好處。”

      聽到這話,四個傭兵想起那個情報司秘書畢恭畢敬的樣子,不由點了點頭。當時情報司找上自己這個傭兵團時,自己還以為得罪了情報司呢,嚇得差點出聲求饒,直到后來知道是替人請傭兵才松了口氣。雖然至今也不知道那個少年是誰,但也知道不要招惹他為妙。看他老是部下部下的說,以及隨便就是100億發下來,就知道他是達官貴人。自己這個小小的傭兵團不要說和他斗了,連得罪他的資格都沒有。

      萊恩沒有理會部下的反應,對身旁的部下說道:“給我聯絡其他雇傭兵,告訴他們只要3個小時內趕來這里,就可以參加總酬金達90億的任務。”聽到這話,四個傭兵都愣了一下,但很快開心的笑著說道:“團長英明。”

      萊恩聽到這話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如果自己不這樣做的話,只要這些人回到團里,自己的地位就會動搖啊。

      “埃爾先生,不知道蝶舞會有沒有什么變化?他們確實是在晚上7時送人走吧?”唐龍替埃爾倒了杯紅酒后問道。

      “謝謝。”埃爾道謝后,舉杯笑道:“是的,唐龍先生,他們確實是在今晚7時把人送走,這點請您相信我們情報司的能力。再說了,只要蝶舞會一出現變動,我們會馬上知曉的。”埃爾話雖然這樣說,但是他卻在心中想到:“就算蝶舞會以前真的決定在今晚7時送人走,現在也會更改時間了,更別說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呢。呵呵,只能讓您在宇宙港等上一段時間了。”

      埃爾在說完那些話后剛想和唐龍碰杯,可卻發現唐龍喝的居然是牛奶,不由整個人傻了。他從來沒想到居然有軍人喜歡喝牛奶!

      正在埃爾不知道說什么的時候,一個冒失的人連門都沒敲就直接跑了進來,并且沖著唐龍大喊道:“長官,盔甲為什么沒我的份?”

      埃爾抬頭看去,發現一個擁有一頭鮮艷紅發的美艷女子,正神色氣憤地看著唐龍。看到這個女子嗔怒的樣子,埃爾心中不由一跳。自己雖然在老狼那,看到那八個昏迷的女兵時就開始羨慕起唐龍來。可在看到眼前這個女子的風姿時,埃爾知道自己已經開始妒嫉唐龍了。

      唐龍好像完全沒有被眼前這個女子的樣子迷住,表情很自在的喝了口牛奶才答非所問道:“你擅長的是什么?”

      紅發女子聽到這話,呆了一下才回答道:“我擅長的是火炮,這和不給我盔甲有什么關系?”

      “特種裝甲是近戰用的,而火炮則是遠程攻擊用的,當然不適合你了。”另一個女性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還沒從剛才的驚艷中恢復過來的埃爾再次看直了眼,因為門口進來了七八個容顏不下于紅發美女的絕色女子。而說那話的是一個黑頭發,模樣冷艷,年紀很輕的女子。

      紅發女子不滿的對那黑發女子說道:“你不是擅長電腦嗎?那為什么你可以有份參加啊?”

      黑發女子搖搖頭說道:“你忘了我除了擅長電腦外,還是特戰隊的成員嗎?”

      紅發女子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個身材高挑,藍色頭發的女子拍拍紅發女子的肩膀說道:“不用鬧了,我不也沒份去嗎?”

      紅發女子雖然嘀咕了一句:“你是戰機駕駛員,格斗戰當然沒你份了。”但也不再抗議了。

      埃爾雖然不知道這幾個女子是誰,但他也知道能夠進唐龍房間的女子都不是普通士兵,看她們的人數應該是軍妓連隊的軍官。埃爾有點苦惱,因為他第一次感覺到情報的不足。對于這個SK23連隊,除了唐龍可說比較了解外,其他人員的情報幾乎是一無所知。誰叫以前軍妓連隊是藏在暗處的啊,不說自己這個情報司,就是中央的情報部,相信也沒有這些女子的情報。

      “尤娜呢?”唐龍看到諸女中沒有尤娜的影子不由問道。

      紅發女子立刻接嘴說道:“大姐和麗舞都在陪潔絲姐編組隊員。”埃爾聽到這話,立刻開始收集情報,就這一句話,他知道了連隊三個軍官的名字,也大約猜測到這三個軍官的職務和能力。只是埃爾一直不明白紅發女子說的盔甲是什么東西。

      唐龍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尤娜是連隊大姐、潔絲是特種兵隊長,在編組隊員不奇怪,但麗舞這個戴著一幅黑框大眼鏡的女子呆在下面湊熱鬧干嘛?她不是搞文書的嗎?當然唐龍沒有把疑問問出來,因為人家關心姐妹不好嗎?礙著誰了?

      埃爾看到唐龍不向美女介紹自己,只好向美女熱情地進行自我介紹,埃爾擺出個紳士的禮儀說道:“各位小姐,很高興見到你們,我是曼德拉先生的秘書——埃爾,將負責完成曼德拉先生和唐龍先生的約定。”

      自我感覺良好,以為可以獲得這些美女,特別是那個紅發美女的名字的埃爾卻大失所望,因為這些美女只是點點頭說句:“你好,很高興見到你。”就不再理他了。

      可能美女們的這種反應對埃爾的打擊還不算大吧,接下來的一幕就讓埃爾忍不住要抓狂了。先是那些美女當他不存在似的,單單和唐龍說話理都不理他。接著是那個紅發美女嚷聲好熱,就一邊脫衣服一邊跑去浴室洗澡了。同時那個黑發美女也打著呵欠走進睡房,看她的樣子就知道是睡覺了。敢情這些女子把唐龍的房間當成自己的房間啊!

      有了這種感覺地埃爾,看著那個神色自若一邊和美女聊天,一邊喝著牛奶的男人,就恨得牙癢癢的。他誤以為唐龍早就把這些美女給吃了,所以才能對這些異常曖mei的動作毫無反應。心里酸溜溜的埃爾,立刻起來說了幾句場面話就離開了。他決定回去揩那幾個依然昏迷的女兵的油,用來報復唐龍。當然他只敢揩油不敢真的吃了那幾個女兵,得罪長官和唐龍的事,他是不會干的。

      看到埃爾走了,唐龍也放下果汁離開這間凌麗和愛爾希的房間,回到了對面那間屬于他的VIP套房。看著堆滿客廳的特種盔甲的組件和那些配套的巨型武器,唐龍不由搔搔腦袋嘀咕道:“這東西到底怎么穿啊,我可不想像上次一樣被人侍候著穿上。”

      晚上6時30分,花都酒店地下倉庫內,原本堆滿貨物的倉庫在這時已經沒有任何一件貨物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和數十輛的軍用運輸車。

      埃爾雖然站在唐龍身邊,但還是猛盯著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唐龍看,此刻的唐龍除了腦袋,整個身子都套進了一套金屬盔甲里面。如果埃爾他知道唐龍叫了,包括紅發愛爾希在內的四個美女幫忙才穿上這套盔甲時,恐怕又會醋意滔天了。

      在看到這盔甲后,埃爾總算知道紅發美女指的盔甲是什么。但是他很奇怪,唐龍這個家伙怎么能夠在一天之內搞到上百套的特種兵裝甲呢?他真的是得罪軍部高官的人嗎?就是和上面關系很好的軍隊高官,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搞到這么多的特種兵裝甲啊。同時埃爾也打量起隊伍前排的一百多名身穿這種盔甲的士兵,可惜的是看不出這些士兵的容貌,但可確定里面都是漂亮的嬌嬌女。當然,埃爾也時不時打量唐龍身旁的那個成熟的棕發美女,看樣子她就是紅發美女口中的大姐了。

      唐龍冷冷的掃視了一遍面前近萬名站著的人,由于他帶著墨鏡,誰也感受到他的目光。但是前排一百多個身穿特種兵裝甲的女兵,卻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能在唐龍看向這邊時抬頭挺胸。而后面的雇傭兵雖然沒有這樣的反應,但大家都用炙熱的眼神看著這個戴墨鏡的少年,因為這個少年可是自己的財神爺啊。

      “萊恩,在我發信號給你后,你立刻帶人攻擊附近的蝶舞會據點。”唐龍對身旁的萊恩說道。蝶舞會據點的情報,埃爾老早就交給唐龍了,當然這些據點都是憲兵司特意分出來,讓給情報司占領的份額。

      萊恩點點頭說道:“是,老板。”萊恩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發個信息,居然呼拉一下子來了幾十個傭兵團,雇傭兵人數差不多有上萬人。而其中絕大部分是沒有聽說過的傭兵團,看他們隊友之間的態度,敢情是剛成立沒多久的。萊恩雖然奇怪這附近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雇傭兵,記得一年前這附近才最多三四個傭兵團一二千個雇傭兵啊。但他也沒有在意,反正自己傭兵團的10億酬勞早就拿了,剩下的就讓這些人自己分吧。

      “埃爾先生,警察和憲兵那里沒有什么問題吧?”唐龍接著向埃爾問道。

      “請放心,曼德拉先生已經處理好了,只要您不跑去演唱會那里開炮,就算您把這個星球翻轉過來也沒問題。”埃爾有點得意地回答道。

      聽到這話,唐龍并不感到吃驚,因為單單這近萬名的武裝人員,毫無困難的進入漫蘭星來到這里,就可以說明情報司為何是排行第一的官方勢力了。但唐龍卻對這些擁有武裝的雇傭兵感到奇怪,怎么會有這么多人參加雇傭兵呢?聯邦怎么會容許政府外的武裝存在呢?難道聯邦從沒想過這些武裝會變成隱患嗎?不過唐龍想到擁有幾萬武裝人員的蝶舞會,根本沒有被政府打擊過的事,就釋然了。這是由于聯邦腐敗才會產生的現象啊,而且由于雇傭兵是只要有錢就什么事都肯干,相信一定有很多政府官員都雇傭過這些傭兵來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也因為這樣,政府才不會取締雇傭兵吧。

      唐龍取下墨鏡,把墨鏡交給呆在身旁不吭聲的尤娜保管,就戴上了頭盔。這頭盔傳遞影像時是直接作用于視覺神經并在瞳孔內形成影像,就算是深度近視也可看得一清二楚。而如果戴著眼鏡之類的東西后再戴這頭盔,讓鏡片擋住射向眼睛的射線后,就等于是個睜眼瞎。

      “好,出發。”隨著唐龍的話語落下,一百多個身穿特種兵盔甲的女兵,依靠盔甲的噴氣功能,輕快的跑向運兵車,并快速的登了上去。剩下的那些雇傭兵則在萊恩的指揮下排隊等候在一旁,在運兵車出發后,他們將分成小組抵達蝶舞會的據點附近隱藏。

      漫蘭星中央廣場,原本空曠的廣場,早在幾個星期前就在四周圍上了數米高的柵欄,這種柵欄不但能抵擋漂浮車高速沖撞的力量,還可承受激光手槍的攻擊,完全保證里面的人不會受到傷害。

      整個中央廣場只按東南西北的方向分成4個寬大的入口,每個入口都有20道驗票口。平時四周只有巡邏警和幾個門衛戒備,但今天這里的每個入口門外都排列著上千名全神戒備的武裝警察。沒辦法,今天是演唱會開始的時間,早在中午就有人進場了,別說現在還有30分就開始呢。面對數十萬的觀眾能不派多些人戒備嗎?

      不過不要誤會,這些武裝警察的戒備不是針對持票入場的人。持票入場的人,各個都是達官貴人,這些武裝警察保護都來不及,哪敢得罪呢。他們戒備的人是那些拿著假票或好奇擠前來的老百姓,對于擠前來的老百姓,用電棒打罵一頓趕走就行了。而對于拿假票想混進來的,呵呵,不打也不罵只是拖走。但至于這種人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那就鬼才知道了。說他們不怕被記者暴光?放心,所有記者都在里面忙著采訪貴人呢,沒有記者會在外面的,這可是情報司和警察司聯手要求的結果哦,所以武裝警察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教訓那些不開眼的家伙。

      兩個身穿輕便警服的高級警官,站在武裝警察背后,一邊抽煙一邊聊著天:“這些死老百姓怎么這么呆?想看現場的話,帶上望遠鏡去四周那些高樓不就行了,何必走到這里來擠呢?”一個警官看著外面的人群說道。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本來是可以這樣的,但情報司的人拍兩大企業的馬屁,說什么為了保證演唱會的音響效果更加完美,居然在柵欄內設置了一個巨大的保護罩,而且還是隔音隔影像的呢,你說他們怎么看啊。”另一個警官笑道。

      “呸,他媽的,情報司的人就會多事,這么一來,不是連我們這些站在墻角的人都聽不到音樂了嗎?”第一個警官罵道。

      “不過這樣也不錯,起碼里面的達官貴人不知道外面發生什么事。”第二個警官嘆口氣說道。

      “咦?聽你的口氣好像我們漫蘭星要發生什么事似的。”第一個警官有點驚訝的說。

      第二個警官奇怪的問道:“難道你不知道司長調走了一萬名武裝警察嗎?”在看到第一個警官搖頭后就繼續說道:“聽說蝶舞會攻擊其他黑幫,而憲兵司的人則跑去幫那些黑幫,我們那些武裝人員就是預防他們打起來的。”

      第一個警官罵道:“媽的,蝶舞會和憲兵司這幫笨蛋,居然在這個時候鬧,難道他們不知道要是讓這些達官貴人知道火拼的消息,我們整個星球都將去喝西北風嗎?!”

      第二個警官笑道:“鬼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想的,不過現在有了保護罩,只要在演唱會結束前結束,他們就是鬧翻天也不礙事,讓他們盡管鬧吧。”

      “嘿,沒錯,讓他們盡管鬧,特別是憲兵司的,死得越多越好,到時候就是我們警察司排第二了。”第一個警官不懷好意的說。

      在兩個警官相視而笑的時候,一個武裝警察快步走前來悄聲說道:“大人物來了。”兩個警官聞言一呆,好奇探頭朝外看去,準備瞧瞧是不是自己認識的。

      只見數十輛的高級加長轎車緩慢駛進了武裝警察的戒備范圍。武裝警察看到這架勢就知道是達官貴人來了,所以不但不攔,反而在后面攔住圍上來的人群。

      車子停下,首先從頭尾幾部轎車下來數十個黑西裝保鏢,并立刻分散四周戒備。接著中間一輛轎車的門打開,走出一個中年人。看到那個中年人,不但兩個警官吃驚的張開嘴巴,連那些武裝警察也一臉呆呆的看著那中年人,因為那個中年人是萬羅聯邦總統——陳昱。

      警察還沒清醒過來,就看到緊跟總統座車后的那部轎車,也下來一個中年人,一個身穿萬羅聯邦元帥軍服的中年人。

      陳昱向奧姆斯特笑了笑,伸手向驗票口做了個請的手勢,奧姆斯特當然不是笨蛋,哪會在這種場合跟總統爭風頭啊,所以忙笑著搖手,并示意陳昱先請。從后面轎車上陸續下來的軍政高官,則帶著虛偽的笑容,圍在他們兩人四周靜候著。

      兩個警官看到那兩個聯邦政軍的首腦還在謙讓,不由猛地打個寒顫,因為他們想到要是現在蝶舞會和憲兵發生火拼的話,這些政軍要人肯定能夠聽到槍聲。心中一邊罵著:“你們這些豬玀怎么還不進去啊!”一邊掏出對講機向上頭報告。

      在場內聽到報告的警察司長、星球球長、情報司長這三人全都嚇了一跳,特別是曼德拉聽到陳昱居然來了,不由覺得腳肚子顫抖起來。

      “老板他怎么會在這個時候來呢?等下發生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的啊,怎么辦,隱瞞嗎?”想到老板知道實情后的樣子,曼德拉心里打個寒顫忙打消這個念頭。“唉,算了,老板知道了,我最多獲利少一點,但怎么也是能夠安心放入口袋的……嗯,除了把主要責任推卸給那幾個背黑鍋的,其他的都說實話,看在一年上貢幾萬億的份上,相信老板不但不會怪罪我,反而會大加贊賞呢。”打定主意的曼德拉,恢復正常神態,對星球球長說道:“我們快去迎接總統吧。”

      虧心事做多了的星球球長和警察司長只能無奈的點點頭,跟著曼德拉朝門外走去。他們只好乞求情報部出身的陳昱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了。

      在曼德拉他們走出門口的時候,陳昱他們也剛好準備進來。驗票的人當然不是白癡,總統和元帥難道不認識嗎?這樣的大人物哪里敢驗票呢,當然是堆著卑微的笑容,彎腰恭迎了。

      奧姆斯特很感興趣的看著滿臉諂媚的漫蘭星球長、警察司長、情報司長對陳昱說著恭維的話。他并不在意這些人不恭維自己,自己的分量對這些下層的政府官員是不重要的,誰叫自己不是掌管他們命運的人呢?如果去到軍隊的話,自己和陳昱的待遇相信會轉換過來吧?

      想到這,奧姆斯特不由想起不久前陳昱親身來訪的事:“記得陳昱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說些有的沒的,但陳昱話里的意思自己相當明白,他是想和自己結為同盟呢。‘下官除了擁有元帥軍銜外,根本沒有什么實力啊,不知道總統閣下為何要和下官……,除了叛亂的一個大將外,剩下的三大將都是不錯的朋友嘛。’當時自己是這樣回答陳昱的,可陳昱卻笑笑說不要瞞我,我知道你的底細。呵呵,看來他的情報力量蠻不錯的,知道我不是表面上顯示的那樣哦,不過啊,陳昱先生,您真的知道我的底細嗎?如果您知道的話就不會考慮和我結盟了。”

      一邊思考著,一邊進入驗票口的奧姆斯特,雖然有所準備,但還是為眼前看到的一幕呆了一呆。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頭望不到盡頭,數十萬人擠在了這個中央廣場,顯得是那么的密集,而卻又沒有一絲吵雜。這些人全都是背后實力雄厚的貴人,不是政府要員就是商場巨賈,如果把這些人全部殺死的話,相信聯邦會即時崩潰吧?

      奧姆斯特強行把那個想命令秘密部隊往這里投放核彈的念頭拋之腦外,因為他知道,這些人,特別是商人全部完蛋的話,萬羅聯邦將變成毫無價值的混亂星系,就像無亂星系那樣,根本沒有奪取的價值了。

      “唉,要是有個所有政軍官員齊聚一堂的會議該多好啊,那么就不用這么麻煩了。”奧姆斯特暗自在心中嘆了口氣,跟著引導員走向自己的座位。至于陳昱,在和星球球長客套幾句后,就跟著那個情報司長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知道這幫情報系統的人又在搞什么鬼呢?

      漫蘭星中央廣場某間臨時休息室,門口站著四個黑西裝大漢,再遠一點還四散的站著數十個服裝各異的漢子,隱約擺出個對這間休息室護衛的架勢。

      休息室內的墻角有著幾個閃著電子燈的球形機械,內行人一看就知道是用來反監聽的間諜用品。而在這個如此戒備的休息室內只有三個男子。坐著的是陳昱,站在他身后的是情報部長密斯,而在他們面前恭敬站著的則是曼德拉。

      “曼德拉,你說有重要的事,那么是什么事呢?”陳昱很客氣的說道,他對自己最得意的事情是:對于聯邦各星球情報司負責人的底細,自己都一清二楚。說來好像沒什么大不了,但要知道整個聯邦擁有行政星六千七百多個,也就是有六千七百多個情報司長。一般要記住這么多人的名字都很難,更別說記住這么多人的底細了。當然,自己當初可是沒日沒夜的去記去背,一直訓練到電腦隨機冒出一個星球名,自己就能隨口說出負責人的名字、家庭、背景、履歷。能有這樣的成果,除了自己的堅強意志支持外,更重要的還不是因為掌握他們就等于掌握整個聯邦的這個理由,引誘著自己去完成。

      “老板,唐龍來這星球旅游,但他卻因為部下的原因而卷入了黑幫爭斗。”曼德拉把事情經過說了出來,當然他在說出憲兵司如何利用唐龍和黑幫之間的一點小事,來擴大糾紛并借此實行吞并黑幫的陰謀的時候,給加了點油添了點醋。

      總之就是說所有的一切都是憲兵司搞出來的,而自己只是在發現是個好機會后,同時也為了老板的收入著想,開始反客為主,把整個星球的勢力都算了進去,準備為老板牢牢控制整個星球。

      說完經過的曼德拉忐忑不安的等待著陳昱的回答,陳昱思考了一下,向密斯問道:“你說曼德拉這個計劃可行嗎?”

      密斯最拿手的就是這些陰謀詭計,他在聽曼德拉說的時候,就開始在腦中計算這個計劃的可行性,在曼德拉說完時,他腦中已經有了答案,現在陳昱一問,他就立刻回答道:“老板,我看這個計劃可行。”

      “哦,說來聽聽。”陳昱點頭說道。

      密斯恭敬的說道:“是,這計劃可行的最重要一點,就是把唐龍拉了進來。雖然不知道軍部的人既然那么忌恨唐龍,卻為何不直接處理掉,反而好像躲避瘟神的躲著他。但這也保證,唐龍把軍部支持的憲兵、警察、黑幫消滅掉,他們只能吃個啞巴虧。而且就算他們要算帳也只能找唐龍,不會找到我們身上。”

      “唐龍沒有那個能力把憲兵、警察、黑幫處理掉吧?”陳昱持懷疑態度,他當然知道唐龍是什么人,那個少年只是走了狗屎運才會活到現在,也不知道軍部那幫白癡干什么的,如果是自己要清除他的話,只要隨便派個殺手就行了。

      “唐龍沒有那個能力,但我們有啊,可以派人裝扮成雇傭兵幫助唐龍消滅這些勢力就行了。”密斯忙說道。

      陳昱笑了笑,能夠適當讓部下表現一下也是當首腦的義務呢。因為如果首腦在任何時候都表現得不用部下去思考的話,那么部下不但會變得過分依賴首腦,而且還會變笨。

      熟悉陳昱一舉一動的密斯,看到陳昱的笑容立刻冷汗直冒,因為他知道陳昱老早就想到自己要說的話了。

      陳昱對曼德拉笑道:“曼德拉,這件事就照你的意思去辦,記住要讓外人看起來好像是那些勢力激怒了唐龍才獲得滅亡的下場。哦,還有,以后這個星球的利潤我只要四成,其他的由你支配吧,不要虧待了部下。”

      原本曼德拉那不上不下的心情,聽到這話后立刻踏實了,馬上響亮的應了聲是,接著就莫名異常的興奮起來。因為曼德拉他以為自己只能得到百分之幾的利潤,可沒想到居然有六成,那可是好幾萬億的收入啊!同時曼德拉也把讓秘書永遠睡覺的決定取消了,要是被老板知道自己對自己人這么殘忍,結果一定不妙。

      興奮不已的曼德拉在看到密斯在和自己打眼色后,心中的興奮程度立刻降了不少。曼德拉在心中嘆了一息:“唉,看來要分一成利潤給這個名義上的頂頭上司呢。”想著就悄悄的伸出食指。

      密斯在看到曼德拉悄悄的伸出一根手指,當然知道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勞而獲就能得到一成利潤,怎么會不同意呢,所以忙瞇著眼睛含笑點了點頭。

      兩個部下的暗語都落入陳昱眼中,陳昱當然不會在意他們怎么分賬,也不會貪多。讓賣命的人占好處的大頭是應當的,不然以后還有誰愿意為自己賣命呢?

      陳昱舒了口氣,如果曼德拉計劃成功的話,自己的穩定收入就可以跳躍幾個臺階,到時候組建部隊的資金就不會像現在這么緊缺了。

      “唉,希望唐龍這個災星能做好他的角色。”陳昱閉上眼睛悠悠的嘆了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