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小兵傳奇 » 第4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兵傳奇 - 第48章字體大小: A+
     
    出現在屏幕上的穆恩雷斯用悲憤的語氣說道:“不久前為了正義而站出來的杰特少校,被人無恥的暗殺了,相信萬羅聯邦的民眾都知道他為什么會被暗殺的,因為那些無恥的暗殺者害怕那份證據公之于眾!”說到后面,穆恩雷斯的語氣變得激昂,看他緊握拳頭揮動的手,就知道他是多么激動啊。

      穆恩雷斯語氣一轉,用帶著悲哀與無奈的語氣說道:“我是一個被聯邦通緝的犯人,我說的話你們也許不相信。但是,我以原聯邦四星大將的身份向大家證明,軍妓確實存在于軍隊中,而且還存在了30年之久!這些原本就無依無靠的孤女們,被剝奪了一切的身份,被聯邦政府和聯邦軍秘密培養成高級妓女!專門給聯邦政府和聯邦軍隊的高級官員享用的高級妓女!”

      說到這,穆恩雷斯的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他悲憤莫名,帶著哭腔的說道:“而這些可憐的孤女們,當被聯邦政府和聯邦軍隊的高級官員們玩膩后,就被拋棄到各個星球,組成專門給中級官員享用的軍妓。面對這樣悲慘的命運,孤女們根本沒有任何能夠反抗的能力,她們就這樣要么被ling辱致死,要么到了年老色衰的時候被扔進焚化爐處理掉。”

      在穆恩雷斯痛苦得說不出話的時候,一個英俊的年輕軍官,走上來抱住穆恩雷斯的肩膀,這個年輕人沖著鏡頭悲憤的喊道:“我是唐特雷斯,我根本沒有想過要奪取唐龍兄弟的功勞,只是被那些統帥部的高級軍官欺騙,我才會上當,并連累了我的父親。當我和父親發現自己被人欺騙,準備向大家道歉的時候,統帥部的人居然陷害我們,并不斷派出刺客企圖滅了我和父親的口!”說著那好像是屈辱的淚水就流了下來。

      此時那個穆恩雷斯好像平定了心情,他拍拍抱著自己痛哭的兒子的肩膀,對著鏡頭說道:“他們會派人暗殺我們父子倆,不單單是害怕我們說出真相才這樣干。而是老早以前,我就看不慣他們培養孤女來享樂,也不愿和他們同流合污。雖然我想公布出來,但是由于我勢單力薄,只能暗暗的收集證據。非常可惜的是,在我們躲避刺客追殺的時候,證據已經被他們銷毀了。”說著黯然的搖搖頭。

      突然,穆恩雷斯猛地抬起頭兩眼流著淚的說道:“我們萬羅聯邦成立數百年來,雖然在風雨中搖擺不定,艱苦的生存著,但我們的萬羅聯邦建國的信念:正義、自由、民主卻一直保存下來。可是,這數十年來,政府軍對派系聳立,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爭斗、暗算、陷害,把整個聯邦搞得烏煙瘴氣。現在更是變本加厲,把迫害孤女,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正義自由民主的萬羅聯邦已經死去了!我穆恩雷斯在此宣布脫離萬羅聯邦!”穆恩雷斯異常激動地喊道。

      當穆恩雷斯喊出這話的時候,鏡頭往后一拉,三個穿著聯邦上將軍服的軍官和三個身穿西裝的中年人,出現在穆恩雷斯的身旁。他們齊聲說道:“鑒于自由民主的萬羅聯邦已經死去,德拉、斯紋、木犁三個星系的星系政府和星系艦隊,宣布脫離萬羅聯邦。并愿在穆恩雷斯先生的帶領下建立正義自由民主的新國家!”

      穆恩雷斯在和六人握手道謝后,轉身對著鏡頭,威嚴的說道:“現在我宣布,正義自由民主的雷斯聯邦成立了!”鏡頭立刻一轉,轉到了一個非常巨大的廣場上,無可計數的民眾、軍人齊聲高呼:“正義自由民主的雷斯聯邦萬歲!正義自由民主的雷斯聯邦萬歲!”

      看到這一幕的萬羅聯邦的人全都呆住了,南方三個星系脫離聯邦獨立了?不是吧?難道要發生內戰了?

      陳昱和張虎魂互相看了一眼,知道現在不是愣在這里的時候,互相點點頭,張虎魂忙離開去召集議員們,現在可沒時間去找唐龍,反正遇上緊急事件,民眾的目光也不會盯著這一塊了。

      而陳昱則拍拍額頭,他根本沒想到總統還沒當上就遇到這樣的事,那個老王八,好死不死,專找這個頭疼的時候來宣布獨立!真他媽的!一貫斯文的陳昱終于忍不住罵娘了。

      統帥部的將官們在聽到穆恩雷斯宣布南方獨立后,立刻把風度拋到黑洞里去了,跳著腳、拍著桌子,破口大罵的把穆恩雷斯108代的祖宗給問候了一遍。其實他們在知道通緝不了穆恩雷斯的時候,就預定這個老王八會鬧獨立。他們之所以這么激動的原因,只有一小部分是因為這個,更多的是為了穆恩雷斯把自己說成天使,而把往日同穿一條褲子的同僚說成惡魔!

      “我ABC你穆恩雷斯個B!你這個生兒子沒屁眼的老王八!你他媽的什么事你這混蛋沒有份啊,現在不但他媽的給我裝清高,扮正義,還把一切罪行推到我們身上來?我操!”坎穆奇完全失去風度,睜著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不顧原本梳得整齊的頭發已經亂成一團,站在桌子上指著屏幕上的穆恩雷斯大吼大叫著。

      整個統帥部唯一端坐著的奧姆斯特,看著眼前這幫失去平常心的聯邦軍隊的指揮官們,不由笑了一下。他知道這些從沒打過仗,靠走后門拍馬屁爬上來的家伙會變成這樣的原因是:一直以來只有別人替他們背黑鍋,什么時候自己替人背過黑鍋?所以遇到替穆恩雷斯背黑鍋的事,有這種反應很正常。至于這幫家伙在乎這點,甚于在乎穆恩雷斯的獨立,也很正常,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把國家的利益看得有多重。

      奧姆斯特雖然很想繼續欣賞下去,但覺得還是算了。因為穆恩雷斯獨立的時間比自己預定的早了點,要進行修正才行。都是因為唐龍這個制造麻煩的家伙,突然又冒出來的緣故。

      想到這,奧姆斯特干咳一聲,拍拍桌子,讓一群快瘋狂的軍官們安靜下來。幾個站在桌子上叫罵穆恩雷斯的軍官,也清醒過來,慌忙跳下,躲到一邊整理儀表,然后才一本正經的坐在位子上。

      “元帥閣下,現在我們怎么辦?是立刻發兵討伐叛逆嗎?”坎穆奇恢復正常的詢問。他現在有點慌張,因為他心里沒有底,因為他從來就沒有上過戰場,也從來沒有帶過兵。

      奧姆斯特搖搖頭:“不,現在首要條件,不是討伐叛逆,而是恢復我們聯邦軍的正義身份。這點沒有做好,不說民眾不會支持我們,就是我們的士兵也會叛逃!沒有士氣的軍隊是不可能打勝仗的。”

      聽到這話,將官們才想起現在軍隊在民眾中的聲譽是非常差的,不處理好的話,不說討伐了,民眾分分鐘會暴亂的。一想到這,他們就恨不得把唐龍這小子給生吃了,要不是因為他,哪有這么多讓人焦頭爛額的事?

      這些只會爭權奪利的將官們,雖然沒有什么才能,但是還是有點把握重點地能力,所以奧姆斯特這話一出,他們都點頭同意了。至于怎么陷害替罪羔羊古奧,怎么收買唐龍改口,這些點子,不用想,他們隨時能掏出一大堆方案來。

      奧姆斯特沒有理會這些人用什么方法,他徑自回到自己的官邸,啟動了保密措施。在啟動了一道機密程序,輸入幾段文字后,按動發送按鈕,一瞬間就通過網絡分成兩股發向遙遠的星空。

      離聯邦首都圈稍遠的地方有個文閩星系,這個星系除了緊靠首都圈外,就是靠著一大片無邊無際的廢墟星系群。大家都知道廢墟星就是毫無開發價值的星球,不用說,這個文閩星系是聯邦11個星系中生活水平最低的。

      但是由于這個星系接近首都圈,消費指標在虛榮心下,人為的強制參照首都圈的指標。所以收入低下,消費高昂的生活標準可想而知。于是因為這些原因,這個星系是除了聯邦連接無亂星系的北方星系外,最多海盜的星系。

      文閩星系邊境中有一個叫做隆賴的星球,不要小看這個靠近邊境的星球,雖然他沒有什么生產工業,但是他卻是整個聯邦中最多黑暗交易的地方。

      星球上某城市中有一塊好像才剛做好沒幾個月的巨大牌匾,讓人老遠就能看見那幾個大字:廢棄飛船回收廠。這家掛著回收廠名號的工廠卻只是一間很小的平房。不過沒有人會奇怪,因為回收廠不可能放在城市里,而賣廢船的人也不可能跑到荒野亂找吧。

      此時,這棟小平房內,突然有個人大喊道:“大哥!快看!終于可以開張了!”進入房內,可以看到一個穿著沙灘裝的衣褲,帶著一副酷酷黑超的彪形大漢,抱著一個像是通訊器的東西,在廳內大喊大叫著。

      在這個大漢的話剛出口沒多久,一個同樣身穿沙灘裝,腳踏人字拖鞋,同樣帶著黑超墨鏡的大漢,猛地從房內沖了出來,一把搶過那個通訊器,仔細看了一下后,仰天長嘯:“神啊!感謝你!讓我這個銀鷹帝國A級保鏢終于可以不用吃飽就睡了!”

      另外一個大漢聽到大哥喊出銀鷹帝國的名字,不由驚慌的捂住大哥的嘴,一邊四處張望一邊低聲說道:“大哥不要亂喊,這里是萬羅聯邦的地頭啊!”

      大哥掙脫大漢的豬爪,跳腳大罵道:“我操!我們呆在這里半年了,連個聯邦警察的一根汗毛都沒看過!這里是聯邦地頭?這里他媽的是海盜的天堂!操!原本以為可以來聯邦度度假,卻沒想到發生他媽的狗屁邊境沖突!搞沖突就搞沖突了,你說他媽的帝國間諜的狗鼻子怎么這么靈?我們都把通訊器關掉了,可下機才沒多久就被找上門,并被派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這一呆,就他媽的在這個連個雌性生物都沒有的地方呆了半年,現在可好,總算解放啦!”

      大漢有點呆呆的看著怒氣沖天,臟話不斷涌出來的大哥,好一會兒,大哥沒氣閉嘴了,才小心翼翼的說道:“大哥,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大哥撇撇嘴:“怎么辦?現在有命令了,當然是張開大旗做生意啦!快!把牌匾給我換了,老子要大發橫財啊!”

      大漢一聽忙欣喜地點著頭,屁顛屁顛的跑出去了,因為他們來之前就被告知,銷售的利潤他們可以抽千分之一。聽起來好像很少,但是看看屋頂換上的全新招牌,就知道為什么只拿千分之一的利潤,他們都會這么高興。

      那個八成新的廢棄飛船回收廠的招牌消失了,換上的是一個全新的招牌。上面畫了一艘正在宇宙中航行的小型戰艦,一個巨大的白色骷髏頭霸占了中央大片的面積,但是最奪人眼光的卻是排列在骷髏頭下方的幾個鮮艷大字,那幾個字是:海盜軍火庫。這幾個大字下面還有一行比較小的字:零售批發包括戰艦在內的各種軍火。

      唐龍他們在杰特突然爆炸的時候,全都愣在那里,不過啪的一聲,物體摔倒在地的聲音,驚醒了他們,眾人回頭一看,莎麗已經昏倒在地了。

      唐龍看到眾女紛紛慌張的上前關顧莎麗,心中不由一嘆,莎麗并沒有表面看起來那么堅強啊。唐龍不知道其實莎麗對杰特的那段情,根本就沒有放開過。雖然決定不理會杰特,甚至在杰特說出那些話的時候,莎麗開始恨他。但是當看到杰特在面前爆炸時,痛苦的感覺,讓她神經承受不住打擊,而昏了過去。也許她就是那種外冷內熱的女子吧。

      當唐龍也想靠前去看看的時候,喇叭傳來一個女兵慌張的聲音:“長官,木圖星的地方艦隊停在基地上空,把我們包圍了!”

      所有的人聽到這話,猛地一震,基地被戰艦包圍了?所有的人都以為這回完蛋了,雖然自己這些人有信心打敗地面部隊,但是面對戰艦群,自己基地的防空炮根本就是小孩的玩具啊!隨便一次戰艦齊射,這個基地就會變為灰燼!

      慌張得不知道怎么辦的眾女都把目光望向了自己的主心骨——唐龍。唐龍皺了一下眉頭,出聲向那個匯報的女兵說道:“把圖像調進來。”

      “是,長官。”隨著女兵的話語,主屏幕上,出現了密密麻麻,把天空遮起來的戰艦群。雖然唐龍一眼就看出這些戰艦的級別不高,但是這么多的數量,還是嚇了他一跳。看屏幕上自動顯示的數目,唐龍知道現在頭頂上停留了一萬艘的戰艦。

      尤娜看到那戰艦的數目,非常擔憂的靠過來低聲問道:“長官,現在怎么辦?”她原本以為軍妓的事情經過曝光,自己這些人會變得安全。剛才看電視新聞后續報道,各地民眾和評論員的反應已經朝著自己期待的方面前進,可是為什么在這就要獲得真正解放的時刻,會被戰艦群包圍呢?難道自己這些人真的是不能追求幸福的日子嗎?

      唐龍沒有回應尤娜的問話,而是仔細觀察著戰艦的排列,不一會兒,唐龍原本那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尤娜看到那笑容,繃緊的心情不知道怎么搞得,居然一下子就松弛了下來。她覺得很奇怪,為什么這個比自己小上7、8歲的小家伙能夠自己擁有安心的感覺呢?

      這個問題,尤娜還沒來得及仔細思考,就被唐龍說的話嚇了一跳,不但是她,整個連隊的人都被他嚇了一跳。

      唐龍打開麥克風對著整個連隊說道:“放心,這些戰艦是來替我們站崗放哨保護我們的。”

      “保護我們?不會吧?他們是木圖星的地方艦隊啊!”愛爾希第一個不信,說他們來報復還能相信,說來保護?腦袋燒壞了嗎?他們憑什么來保護軍妓連隊啊?當然后面這些話,愛爾希是不會說出來的,唐龍曾說過不要再提起軍妓這兩個字,愛爾希對這點是非常贊同的。

      “呵呵,我說他們保護我們是有理由的。因為這些軍艦排列的陣型是守護旗艦的陣型,而我們基地就處于旗艦的位置。這可是聯邦艦隊陣型教典里面有寫的哦。”唐龍解釋道。

      雖然大家都看不出來這些戰艦集在一起有什么陣型,但是唐龍既然這么說,大家也就相信了。她們不是相信什么教典里面說的話,而是因為唐龍是這么說的,就算現在突然遭到艦隊襲擊,她們也相信唐龍說這些戰艦是來保護自己的。

      當然,接下來出現的一幕,明顯證明了唐龍的話是對的。

      不一會兒,屏幕上顯示出從其他地區開來一大票的軍隊,看那殺氣騰騰的樣子,再加上偵察員報出這些軍隊是屬于地方守備部隊的,就知道一定是那些子侄被殺的軍官們前來報復了。此時數十艘漂浮在空中的軍艦,突然離群,并朝守備部隊那邊威嚇的發射了幾炮。接著就從軍艦處傳來通過全頻道傳播的廣播:“本艦隊奉最高統帥部令,守護SK23連隊,任何帶有敵意的人一旦進入攻擊范圍,立即格殺不論!”

      唐龍雖然聽不到,但卻可以肯定那些守備部隊的軍官此時一定在問候地方艦隊的祖宗,同時也可以肯定,那些守備部隊的選擇是什么。果然,那些守備部隊,聽到廣播后,停了下來,接著掉轉頭,灰溜溜的走了。相信白癡也不會用幾百輛戰車和一個艦隊對抗吧。

      在守備部隊撤離后,軍艦又恢復了守護陣型。此時愛爾希好奇的靠前來向唐龍問道:“長官,你怎么一下子就能看出這些軍艦排的是什么陣型啊?難道你學過這些知識?聽說你是格斗兵種出身的哦。”

      聽到愛爾希這話,唐龍不由想起了已經好久沒有音訊的那個電腦姐姐,它怎么把自己兵種改為格斗系呢?怎么也應該改成個戰艦指揮系的啊。

      愛爾希看到唐龍突然露出懷念的神情,不由呆了一下,她知道這是想起某個人時才有的眼神,現在自己這個長官想念的是誰呢?是男的還是女的呢?應該是女的吧?而且還是非常親密的那種女的,不然是不可能流露出如此溫柔的眼神。原本愛爾希想出聲詢問,但是又覺得有點冒昧,可是看著那種溫柔的眼神,自己心中卻涌起了一種難言的味道。

      正當愛爾希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唐龍出聲說道:“其實這些辨認艦隊陣型的知識都是從《戰爭》游戲里面學來的。”唐龍當然沒有說謊,只不過在游戲里面教他辨認的是五個機器人而已。

      “《戰爭》游戲?長官你玩過?好不好玩,聽說非常好玩的,可惜……”愛爾希先是滿臉興奮,但是說到后面馬上黯然了下來。

      由于愛爾希沒有唐龍高,而且現在愛爾希的表情,好像一個心情失落的小孩子。所以唐龍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愛爾希的腦袋笑道:“放心,以后大把機會可以去玩。”唐龍還想說什么的時候,看到莎麗已經醒過來了,忙走了過去。

      被唐龍摸頭動作搞得呆住的愛爾希這才清醒過來,她氣憤地瞪著唐龍背影想道:“這個毛都沒長齊……哦,他的毛長齊了。”她想到這不由臉一紅,沒有了危機,而且自己也自由了。所以愛爾希才有心情想東想西。當然,她很快回到剛才的問題上來:“你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老娘足足比你大了3歲,敢當我小孩子似的安慰?哼!等著,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小孩子!”這些話,愛爾希當然不會說出來,她開始考慮怎么把這個面子要回來呢。

      唐龍來到莎麗面前,看到她毫無血色的臉孔,和那死灰色的眼神,心中不由一痛。他沒有說什么,只是拍了一下莎麗的肩頭。他心中卻在怒罵著:“鐘正奇,你這沒有眉毛的老王八,居然敢殺害我家莎麗的戀人,讓我的部下如此傷心。等我找到機會,我不毀約拆你的臺,我跟你姓!”

      唐龍不是笨蛋,杰特無緣無故爆炸,肯定是那老王八為了增加打壓聯邦軍威信的力度,而在杰特身上放了微型炸彈的設定。這口氣雖然因為危機沒有真正解除,逼不得已咽下了,但總有一天會要回來的!

      唐龍經過和這些女兵生死相處下來,性格又有了一些改變。以前他遇到這樣的事肯定是立馬沖上去狠抽一頓報仇,但是現在他肩負了三百多個女性的未來,不能魯莽斷送她們的未來,所以唐龍他學會了忍耐。這里可以看出,唐龍是個驢子型的人,也就是馱重不馱輕。身上的擔子越重,走得越穩。唐龍是那種會由于壓力而變化或者說是進化修改自己的性格,這也可以說唐龍是個不成熟或者是正在成熟中的男人吧。

      至于唐龍為何會對杰特的死而不惜毀約和鐘正奇作對,那是因為莎麗的關系。唐龍簡單的認為,既然她們的未來是依靠自己的,那么自己就要讓她們獲得幸福。現在莎麗的幸福被毀了,對唐龍來說是一件很重大的事,為了這個,唐龍敢跟全天下人較量。唐龍會這么做,不是喜歡上莎麗,他只是把這當成一種責任,任何一個SK23連隊的人遇到這樣的事,唐龍都會這樣做的。

      不過從這方面,也看出唐龍那狹窄的觀念。他的觀念是只要和自己有關的人,自己就要盡力去保護,和自己無關的,就不管他死活。不過,此時此刻的唐龍年紀還小,經歷的事情也不多,能有這樣的觀念算是偉大的了,總比自私自利的人好得多吧。

      唐龍正要離開指揮室時,一道強行進入的通訊出現在主屏幕上。看到那個白面無須,眉毛淡得幾乎沒有的中年人時,唐龍有種很想揍他一頓的感覺。因為他看到原本死灰眼神的莎麗,在看到鐘正奇出現時,眼內流露出一股仇恨的怒火。

      唐龍皮笑肉不笑的對鐘正奇說道:“喲嗬,什么風把丞相大人吹來了?上次說賠償的錢有沒有存入我的卡號里面啊?”

      鐘正奇聽到唐龍前面那些話,原本還想哈拉幾句,可是卻被唐龍后面那句話搞得哽咽了一下。他眉毛跳了一下,努力展開一絲笑容點點頭說道:“已經在您的卡號里存入了400億聯邦幣。因為深感抱歉,所以給了個整數。”

      唐龍知道以后要自己養活整個連隊,甚至有可能是整個孤女營的人都要自己養,所以絕對不會嫌錢多。他轉移話題說道:“那么,你現在來這,是不是說輪到我們這些人對著鏡頭做戲了?”

      鐘正奇聽到唐龍這話,神色有點難看,遲疑了一陣才說道:“計劃有變,穆恩雷斯帶著他控制的三個星系獨立了。”

      “穆恩雷斯獨立?他是誰啊?關我鳥事。”唐龍抓抓后腦,不在意的說。因為杰特的爆炸,莎麗的昏倒,使得大家都不怎么去在意其他新聞,而且大家只看了一下各地民眾的反應怎么樣,就把電視關掉了,所以唐龍他們不知道接下來有穆恩雷斯的獨立宣言。

      “呃……”鐘正奇沒想到唐龍居然記不起這個陷害他,搶奪他功勞,被通緝的原四星大將。是唐龍沒腦子呢,還是唐龍心胸寬廣從不在意這些事呢?鐘正奇沒空去追究,他直接說道:“因為這個家伙的獨立,搞得事情變得復雜,陛下不希望聯邦變得戰國爭霸,所以希望你作證的時候,隨便找個看不順眼的高級軍官當替死鬼,就不要牽扯到整個軍隊和政府了。”

      唐龍聽到這突然發出了奸笑聲:“嘿嘿,我這個人是很有原則的,既然我們已經約定把責任推給聯邦,我就一定會依照約定而做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