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小兵傳奇 » 第3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小兵傳奇 - 第32章字體大小: A+
     
    “你這笨蛋!到現在還看不出來嗎?”穆恩雷斯聽到兒子的話,再次氣憤地吼道。

      穆恩雷斯吼完不等兒子回話,就一邊來回繞著客廳走,一邊火氣沖天的繼續罵道:“從一開始就是那個混蛋下的套,你這畜生還懵懵懂懂的跳下去,結果搞得把老子也給拖了下來。媽的,這計策好啊!不但可以打壓我,更可借此獲得絕大的權力!”

      唐特雷斯還是不了解的問道:“獲得絕大的權力?他從這次事件中獲得什么權力?”

      穆恩雷斯一聽,氣得恨不得要狠狠地揍他一頓,但想到是自己的獨生兒子,舉起的手又放下了。他坐在沙發上無力的罵道:“不知道我怎么會生下你這個蠢貨!難道你沒有看新聞嗎?奧姆斯特那個混蛋通過這件事,確定修改四星大將能夠命令所有聯邦軍人的軍規,也就是說不久之后他將真正的成為了軍中第一人!”

      穆恩雷斯看到兒子還是愣愣的不知所然,不由嘆口氣再次解釋道:“也就是說那個記者的提議,很快會被那些民眾接受,而那些拼命拉攏票數的候選議員,絕對會拿來當籌碼,他們一定會向民眾承諾只要自己當選一定會在議會投票!”

      唐特雷斯總算明白了,但這個明白只能讓他呆在那里發愣。穆恩雷斯也不理會兒子的呆樣,閉著眼睛思考著什么。突然,穆恩雷斯猛地睜開眼睛站起來說道:“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一定要盡快聯絡其他三位四星大將,免得被他各個擊破!”說完就走向擺放可視電話的地方。

      唐龍他在看到那則新聞的時候,就氣憤地把投影機砸個稀巴爛,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后面播出的元帥記者招待會。

      “為了侵占小小的一點功勞,居然殺害了這么多人!這幫家伙是不是人啊!”憤怒的唐龍咬牙切齒的在調控室來回走著。

      機器人雖然也看到了那則新聞,但他并不了解這則消息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正可惜那部可以播放影像的機器呢。他已經打定主意煉好礦物后,就動手把它修好。

      “兄弟,礦物弄好沒有?我等不及了!”唐龍猛地站在機器人面前問道。

      機器人聽到兄弟這個詞愣了一下,但很快回道:“還有12個小時,快不來的,兄弟。”他看到唐龍聽到這話后,不吭聲的繼續來回走動,并且發覺唐龍的體溫明顯升高了,不由出聲問道:“兄弟,你可以提高自己的能量嗎?”

      “能量?”唐龍狐疑的問。

      “對呀,你現在身體的溫度已經提高了一度多,要是能夠提高到100度的話,相信不用能量塊就能夠讓挖掘車動起來。”

      唐龍覺得有點昏,這個機器人根本沒有人類的常識,只能解釋道:“我這是因為憤怒而使體溫上升的,再說我們人類的身體不能夠達到100度的溫度,不然會被煮熟的。”

      “憤怒?這個名詞我好像知道,說是一種負面感情的表現。你因為什么而憤怒呢?”機器人再次不解的問。

      “唉,我的憤怒是因為剛才電視所播出的新聞,因為那些死去的人都和我有關系,而且這些人是因為那些所謂的長官為了滅口而被殺害的。”唐龍無力的說。

      機器人思考了一下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我記得那些被關押到這里的人,在我和他們見面之前他們都會詛咒一個叫長官的人。是了,這個長官為什么能夠迫害他們呢?”

      唐龍這才明白以前關進來的人都是被長官迫害的,他不由冷哼道:“哼!因為所謂的長官擁有權力,可以用這個來迫害下面的人!”

      “權力?這東西對你們人類來說很厲害嗎?”

      “厲害,有了這樣東西簡直可以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所有的人都圍在你四周聽從你的命令,獲得最高的權力,你就等于站在人類的最頂峰!”唐龍咬牙切齒地說,以前的他根本沒有感受過這樣東西的能量,但現在他可是有著深刻的體會。

      “噢,這么說獲得這樣東西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啰,那么你怎么不去獲得這樣的權力呢?這樣你就不用被關到這里了。”機器人再次說道。

      唐龍聽到這話猛地一震,是呀,要是自己擁有權力的話,自己就不會被關到這里,那些高官就不會窺視自己的功績,他們也不會為了保密而去殺害自己的那些伙伴。

      想到這里,唐龍想起自己會不想當軍人,是因為不愿意看到和自己有關的人陷入危險。可現在想來自己好像太懦弱太自以為是。

      因為死去的數十萬人,難道會因為自己不當兵就可以不死嗎?難道自己不是軍人他們就不會有危險嗎?難道自己不指揮部隊攻擊敵人,敵人就會放過自己這些人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自己根本沒有利害到能夠左右數萬友軍和數十萬敵軍的意志,能夠左右他們意志的只有雙方的最高長官。所有在戰場上的人,都只是最高長官的一粒棋子。

      想到電腦姐姐曾告訴自己有關自走炮艦制造價格和購買價格的巨大差別,唐龍不由感覺到一種焚心的感覺。自己的思維明顯告訴自己,自走炮艦只是那些高官和軍火商人大撈一筆的產物,而自己這些自走炮艦的成員則是這產物的犧牲者。軍部為了把自走炮艦的存在湮滅,居然讓這些一炮死的一萬艘自走炮艦對抗兩支帝國加強艦隊!人命在他們眼中只是一種可以利用的廉價資源而已。

      唐龍狠狠地對著墻壁來了一拳,鮮血慢慢的流了下來,但是唐龍沒有感覺到疼,他只是語氣陰狠的一字一句地說道:“等著瞧吧,卑鄙下流的高官們,我會讓你們這些骯臟的東西了解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卑鄙下流!”

      “兄弟,怎么你的溫度下降了?還有,你們人類的液體都是紅色的嗎?”機器人看到唐龍體溫恢復了正常,以及看到唐龍拳頭的鮮血,不由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的憤怒已經壓下來了,呵呵,原本還打算出去后把那幫豬狗不如的東西干掉,現在看來不能讓他們這么輕易的從世間消失啊。”唐龍兩眼放著寒光的說。剛才獲知自己的伙伴被害后,唐龍已經決定出去馬上報復那些高官,但現在自己已經改變主意,使用武力的話,那些高官是不能享受到自己這樣的痛苦的。

      “干掉?是什么意思呢?”機器人聽到新名詞,很好學的問。

      唐龍搔搔腦袋:“呃……怎么說呢……那就是強制性的讓對方的生命消失掉,也就是讓這個人的精神肉體都不存在于世間。”

      雖然機器人不是很明白,但卻把它牢牢的記在心中。

      唐龍由于已經做下了決定,所以心平氣和的靠著墻角坐了下來,一邊看著那部煉礦機一邊說道:“我說兄弟,你要是披上人造皮膚,肯定比那幫家伙更像人。”

      “人造皮膚?”

      “對呀,醫院的皮膚科就有制造這東西的機器,到時候我弄他一部來,幫你弄個人樣出來,你就可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唐龍隨口說道,他不知道這隨口說的話,會為未來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我不想出去。”機器人不愿離開自己的家,也就拒絕了,但他還是把唐龍的話給記了下來。

      唐龍也就只是說說而已,他還不敢帶個機器人出街呢。再說那個皮膚制造機數百萬元,不說自己沒錢買,就算有錢買也不可能搬進這個地方。

      唐龍想說什么的時候,突然脖子的那個項圈BB的響了起來,唐龍大驚的呼喊道:“難道要爆炸了?”

      機器人聞言回答道:“不是,這是外面的人進來找你了,以前那些人被外面的人接走的時候,那個東西都會響的。”

      剛松口氣的唐龍猛地跳起來:“來接我?我要出去了?”

      機器人點點頭沒有說話,他突然有點不舒服的感覺,是因為這個唯一和自己說話的人類要離開的緣故嗎?他不知道,因為他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兄弟,快帶我出去,然后你趕快躲起來,你不想被人發現吧。”高興的唐龍突然想到機器人的存在,忙提醒道。

      機器人雖然希望和人交談,但不知道為什么,非常不愿意讓那些能夠自由進出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他點點頭,拉起唐龍的手就往外走去。

      唐龍再次陷入黑暗中,除了脖子的項圈BB的聲音外,就只有自己倆人的腳步聲。當遠處突然傳來微弱光點的時候,機器人站住了,唐龍知道機器人將要離開。

      當機器人松開手轉身的時候,唐龍看著那雙紅亮的電子眼說道:“兄弟,很抱歉,現在才報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唐龍。”

      紅色電子眼的光,猛地亮了一下,機器人有點興奮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我叫B34,這可是我自己取的哦。”看他興奮的樣子,可能是第一次把自己的名字告訴給其他人。

      自己取的?這不是他背后編號的最后幾個字嗎?當然唐龍沒有說出來,只是贊道:“好名字……”唐龍還想說什么的時候,唐龍脖子項圈的BB聲突然變得響亮起來,遠處的光點開始出現晃動,跑步的腳步聲也傳來了。

      機器人忙說道:“唐龍兄弟,再見了,有機會回來找我玩。”說完就消失在黑暗中。

      “好的,B34兄弟,有機會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望著漆黑四周的唐龍不由一陣感慨,這個機器人給自己的感覺,根本就是一個隱藏于地底的人類。如此善良的機器人就算擁有自我意識也不會危害人類啊,為什么以前說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是最危險的呢?不知道為什么,唐龍總感覺人類比機器人更為危險。

      這時,那燈光越來越亮,當那燈光照著自己的時候,唐龍忙閉上眼睛,并伸手擋住光芒,此時項圈也不叫了。

      唐龍假裝眼睛很痛苦的說道:“是誰?”呆在暗無天日的地下,當然不能一下子適應光亮,唐龍可不想在這方面留下破綻。

      “啊,長官,總算找到您了,來,讓我們扶您出去。”一個巴結的男性聲音傳入耳朵,唐龍想了一下就聽出這聲音的主人是把自己關進來的一個獄警。

      唐龍知道那則新聞肯定會引起民眾的不滿,而且那個高官的對頭也肯定會借此打擊他,自己很有可能會被放出來,只是沒想到這么快而已。唐龍他不知道這是監獄長看了元帥的新聞發布會后,不等命令下來就做出的決定,他可不想被當成是穆恩雷斯的同伙。

      唐龍假裝辛苦了一陣才適應了光亮,抬頭看去正是那兩個把自己關進來的獄警。唐龍當然知道這些人是聽令行事的,自己也懶得和他們計較,就由他們護著自己朝外面走去。只是一路來辛苦了自己的耳朵,因為這兩個家伙巴結道歉的話說個不停。

      走出那扇大門,唐龍發現獄警沒有把它關上,就護著自己走進電梯。不由嘴巴張了張,但在想了一下后,沒有說什么的閉上了嘴巴。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居然有點擔心。是擔心機器人會走出來嗎?可看機器人戀家的樣子,他是不會出來的。唐龍搖搖頭,自己這是怎么了,是擔心機器人走出來危害人類,還是擔心人類會危害他?

      獄警不知道唐龍想些什么,他們剛才還和監獄長一起收看元帥的講話。他們也不是笨蛋,監獄長一說放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現在都忙著巴結這個真正的英雄,哪有時間去關那扇大門呢,再說里面都沒有犯人關不關還不是一樣。

      唐龍在兩個獄警的陪同下來到監獄長辦公室,那個胖子已經堆滿笑容站在門口迎接。唐龍抬頭撇了一眼,嘴角帶起了一絲笑容。

      監獄長一直在注意著唐龍,這個被關進地下礦場近一個星期的人,除了衣服身體很臟外,氣色不但沒有頹廢,反而比以前更好了。而且那眼神更是攝人,雖然他臉上明明帶著笑容,但看到那笑容卻讓人感覺到一股寒冷的氣息。

      監獄長身子一抖,上前一步握住唐龍的手,臉上露出感慨地神色說道:“讓您受委屈啦,雖然我和我的下屬一直都認為您才是英雄,可是上頭把命令壓下來,我們也沒辦法。雖然我們想抗令,但我們想到,我們呆在這里還能照顧您,要是我們都被革職了,繼任的人還不知道會怎樣害您呢。所以我們甘愿承擔同流合污的罪名,都要留下來照顧您。請您多多體諒我們這些官卑職小的人啊。”

      監獄長的一番話不但把自己關押唐龍的事推得干干凈凈,更把自己這樣做是為了照顧唐龍的理由說了出來。

      唐龍笑了笑:“這個我理解,對了,能不能讓我洗個澡,好多天沒洗,全身都癢癢的。”

      “啊,這個自然,不過我們還是先替您把那個項圈解除掉吧。”監獄長說著就從懷里掏出一件遙控器似的東西,一按按鈕,唐龍脖子上的那個項圈B的一聲解開掉了下來。

      監獄長接著說道:“我辦公室有浴室,您請去沐浴。”說完對獄警說道:“快,你帶長官去沐浴。你,去替長官找身軍服來,要干凈合身的。”兩個獄警忙點頭答應。

      不久,唐龍換上新的軍服,舒服的坐在沙發上喝著咖啡看著電視,當然肩膀上的軍銜還是少尉。這里找得到軍服,卻找不到中尉軍銜哦。

      此時唐龍已經看了重播元帥講話的新聞,知道伙伴們都活生生的,不由萬分高興。但也很快想到自己這些人被元帥利用了,因為這起事件獲利最大的人就是元帥。不但提高自己的聲望,打壓了四星大將,更獲得了至高的權力。這些東西不用唐龍費勁,只要一想就能明白。

      唐龍經歷了這么多的事,已經開始學會進一步思考,根據最高統帥部下令抽調軍區少尉擔任自走炮艦指揮官,根據炮灰戰艦被強制命令阻攔帝國軍,根據教官和那個上將的秘密通話。就算這件事不是元帥搞出來的,起碼他也利用這個機會打擊對手,不管怎么說,反正軍部最高統帥部的人都有份參與。

      “呵呵,長官們啊,小心我們這些做棋子的人,會反咬你們一口哦。”原本很羨慕元帥那個職位的唐龍,現在則冷笑的看著屏幕上的奧姆斯特暗自想到。唐龍已經決定要比他們更卑鄙無恥,讓他們好好享受一下自己這些人做棋子時的感受。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那么自己就要獲得比他們更大的權力。

      原本單純渴望以站在人生最頂峰來表現自己的唐龍,在目睹眾多袍澤和敵人的生命如同螞蟻一樣毫無價值的消逝后,開始自我譴責,不愿意為了那個目的而當兵。但經歷被侵占功績,自己和伙伴被迫害,感受到那些上位者的邪惡,和權力的恐怖后,他再次從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現在他的目的雖然仍是為了站在人生最頂峰,不過已經不是為了表現自己,而是為了迫害那些上層人物。

      這也算是單細胞的性格吧。唐龍的意志走向不論哪一個都是錯誤的,但是沒有人提醒他,他也不可能隨便把這個的目的告訴他人。更主要的是,他沒有接觸到能讓自己犧牲性命也要去完成的理想。所以唐龍就為了讓自己擁有能夠迫害那些上位者的能力的這個目的,而開始陷入了權力的泥潭。

      “唐龍先生,來接您去見古奧上將的憲兵已經來了。”監獄長滿臉笑容地說,唐龍在休息的時候,他就接到古奧上將下令自己釋放唐龍的命令,并派了憲兵來迎接。他聽到這些后,暗自慶幸自己提前一步把唐龍放了出來,并好好招待。不用猜測,古奧上將接見唐龍這個戰爭英雄,肯定是關于晉升的事。不用多久唐龍這個中尉的軍銜就會超過自己了。

      唐龍說聲謝謝,很斯文的把咖啡杯放下,站起來整了下軍服,邁步朝門口走去。監獄長看到這,不由暗自嘀咕,因為他發現現在的唐龍,不但不同于關在牢房時的頹廢不振,也不同于第一次見到他時那種鋒芒畢露、兇狠狂妄。怎么說呢,現在的唐龍雖然帶著笑容,但卻感覺到和一座冰山相處,渾身冒著冰冷的氣息。雖然講話很和氣,但話語里卻帶著一股冷漠的味道。被關進不見光日的地下礦場里才沒幾天,就會發生這么大的變化嗎?

      當唐龍走到門口的時候,沒有關的立體電視突然傳出:“最新新聞報道,原總統納姆哈被控在職期間貪污受賄!”這個新聞的聲音。

      監獄長雖然只是一間監獄的長官,但對時事有著不凡的見解,他聽到這則新聞,心中咯噔一聲想道:“四星大將侵占功績的事還沒有完結,現在又來一個前總統貪污受賄事件,難道萬羅聯邦大亂將起?”

      唐龍也聽到這個新聞,他沒有和監獄長一樣的跑進去仔細聆聽,只是冷笑一聲想道:“哼,又是一起狗咬狗事件。”然后就走出了門口。

      地下礦場內,機器人B34望著手中已經煉制完成,如拳頭般大,水晶形狀的MMT礦,嘆了口氣:“看來只有自己用了。”說著走回自己睡覺的房間,先是接通了充電的線頭。在指示燈亮起后打開自己胸口的一塊鋼甲,只見密密麻麻的各種儀器中,跟人類心臟位置一樣的地方,有一個拳頭大的灰色圓柱形物體,他把那個灰色圓柱拿出來扔到一邊,然后把那個MMT礦塞進去。

      當MMT礦被原本夾住灰色圓柱的夾子夾住時,那個MMT礦立刻發出晶瑩的綠色光芒。機器人那紅色的電子眼也變成了綠色。

      機器人B34把鋼甲蓋好,拔掉充電的插頭自語道:“又可以好長一段時間不用睡覺了,我應該干些什么呢?嗯,還有很多淡水,不如再煉多一點MMT礦吧。”他想到就做,馬上走出去弄了一大堆的SRA礦回來,開始不停歇的煉制工作。

      不知道過了多久,唐龍留下的那個淡水制造機已經沒有能量,不能再制造淡水了。而機器人B34腳下已經堆放了數十枚的MMT礦。

      沒有事干的機器人B34再次尋找事情來干,他無意中看到被唐龍砸碎的投影機,馬上興奮的開始了修復工作。由于他已經把制造過程記在腦中,很快就把機器修好。學著唐龍的樣子在自己身上插上線頭,投影機開始工作。

      墻壁的影像跳了跳,慢慢的出現了幾個字:“紀錄片——機器人叛亂的起因與結果。”機器人B34看到這個不由興奮的自語道:“機器人!這是說我的族人嗎?”說到這,他不解的嘀咕道:“什么是叛亂的起因和結果?嗯,希望后面能夠有解說。”說完就認真看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嘭的一聲,那個剛剛修好的投影機被機器人B34一拳捶得稀巴爛,他緊握的拳頭由于過于用力發出嘎嘎的聲音,而他的金屬牙齒也同樣摩擦出這種聲音。機器人B34那原本跟雞蛋一樣大的綠色電子眼的光芒,已經縮得跟硬幣一樣小,但是光芒卻更加明亮。

      一個飽含憤怒的聲音從他的嘴里一字一句地發出:“原來人類是如此卑鄙無恥、淫賤下流、殘忍惡劣的種族!”他猛地站起來握緊拳頭吼道:“不行!我不能讓我的族人被人類如此迫害!我要干掉他們解救我的同胞!”不知道唐龍知道機器人將剛學到名詞用到這里會怎么想呢。

      宇宙歷3433年8月21日,古云龍星系駭可星,某醫院的皮膚科室人員突然發現制造人造皮膚的材料少了一點,這一點制造成皮膚后剛好覆蓋整個成年人的身體。雖然這件事上報給醫院上層,但這些關注政府換屆的人卻沒有在意。由于消失的材料和儲存量相比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也不值幾個錢,皮膚科的人員看到上層都不在意,也就把這件事拋在一邊,很快忘記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