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65章 釣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65章 釣魚字體大小: A+
     

    「好多美女啊大人,這一跤跌進眾香國里,不曉得荒唐一宿,大人還爬不爬得起來」成綺韻貼著楊凌的耳朵輕聲笑道。

    案上擺著新鮮的水果和醇美的酒水、肉食,面前寬大的地毯上站著十多個衣飾各異、姿容俏麗的女子,個個身材高挑裊娜,俏立帳中,盈盈如芙蓉出水。

    尤其是那幾個身著淡黃花飾衣衫,一面輕紗遮面的美人兒,酥胸高挺、纖腰一握,腰間露出一線圓潤粉膩,薄紗下隱隱襯出高挺的鼻樑、輪廓優美的小嘴,露在外邊的只有那雙睫毛長長的媚眼,叫人不免生起解下面紗一窺究竟的慾望。

    這些女子個個堪稱萬中無一的絕色嬌娃,輕衣蔽體、曲線玲瓏,再加上高鼻深目的、金髮藍眼的,有西域人、天竺人、波斯人、羅斯人,還有些叫不出品種的混血兒,各具異國風情,往那帳中一站,娉娉婷婷、香風撲鼻,簡直看的人眼花。

    楊凌不置可否地笑笑,對坐於下首的瓦剌使者笑道:「勒古錫阿克拉大人太客氣了,說起來這一次征伐韃靼,瓦剌也是出力甚巨啊,不知你們那裡傷損如何?聽說草原上現在處處都在鬧馬賊,你們這一路來不平靜吧?」

    瓦剌使者特木爾連忙欠身陪笑道:「多謝國公爺關懷。我們瓦剌部。呃實力未曾受損,只是亦不剌大人秘密趕來與朵顏女王計議共同出兵,在回程中不慎被伯顏游騎所殺,新任首領火篩大人又在戰場上中了伯顏猛可奸計,以致我軍士氣大喪,一蹶不振。若非天朝兵馬出動,除此凶獠,瓦剌必受其害」。

    楊凌淡淡一笑,心道:「實力未曾受損么?看來阿克拉現在擔心地很吶,如此虛張聲勢。不過是抬高談判的籌碼罷了。我也不去揭破你,一會兒讓你看看我的實力咱們再來討價還價吧」。

    「國公爺,這些歌伎姿容俏麗、舞技超群,可要她們為國公歌舞一曲助興?」

    特木爾見楊凌對他提出的要求始終未予答覆,心中有些焦急,不過他也知道這種事情楊凌不會只經過一番談判就答應下來,得沉住了氣慢慢周旋,只要捱到楊凌同意。有這位大明第一權臣點頭,大明朝廷那裡就好辦多了。是以捺住了性子,想先施以美色攻勢。

    一個侍衛悄然閃至楊凌身旁,低聲道:「國公,銀琦女王到了營門了」。

    楊凌目光一閃,色眯眯地瞄了眼那十多個絕色佳麗,站起身來笑吟吟地道:「不急不急。這歌舞嘛,哈哈哈,本國公有的是時間慢慢欣賞,美人如玉,舞姿翩躚,當於清風明月靜夜錦幄之中。持夜光杯,品葡萄酒,賞之方有情趣,特木爾使者以為如何?」

    特木爾會意,哈哈大笑道:「國公說的是。在下一介俗人,可沒這般雅趣」。

    兩人相視大笑。楊凌繞過几案,擺手道:「來人啊,把這些美人兒帶下去好生照顧著」,然後對特木爾笑道:「阿克拉如此隆情厚意,本國公就卻之不恭了」。

    特木爾見他欣然笑納了這些美女,心中也自歡喜無限,連忙起身頓首道:「應該的,應該的,國公遠師征伐,為草原安寧鞍馬勞頓,這是我族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楊凌笑道:「好,關於阿克拉所議之事么此事太過重大,嗯,本國公要慎重考慮,方能予以答覆。呃我軍中正有例行的習兵演武舉行,本國公要去看上一看,特木爾特使,可曾安排了住處?如果在朵顏城不太方便,可以在我營中住下,待我有了計較,再召你前來商議」。

    特木爾神色一動,忙道:「不敢有勞國公。不管怎樣,我們與朵顏總有同盟共抗韃靼之約,他們就算不歡迎,也不好趕我離開,哈哈哈,在下自有住處。不過」。

    他眼睛了一下楊凌,做出一副滿臉仰慕的神情道:「在下來時就曾聽說,國公爺地天兵在忽蘭忽失溫,以極犀利的火器大敗伯顏猛可,聽人說,那火器威力之大,如天崩地裂,令人不勝心嚮往之。國公既要演武,不知在下可有幸一睹天朝大軍的勇武之姿?」

    楊凌心中暗笑,說道:「自無不可,特木爾特使遠來是客。小小要求,豈有不允之理?走吧,我們一同去看看」。

    銀琦提著烏蛇皮梢的馬鞭子大步走在前邊,後邊緊隨著十多個虎背熊腰的侍衛和一個明軍校尉,那校尉忙不迭地解釋著:「女王,國公爺正在接待瓦剌使者,是以不便起身來迎,還請恕罪。您可否先到側帳歇」。

    「不必了!本王沒有那麼大排場!」銀琦一揚馬鞭,打斷了那校尉的話,一雙亮晶晶的眸子已經把目光投注在那頂最大的軍帳前,裡邊一行人正有說有笑地走出來。

    當先一位年輕人,頭戴襆頭巾子,身穿石青錦紗袍子,革帶束腰,瀟洒自如,英姿翩翩,實是難得一見地美男子。銀琦卻撇了撇嘴,心道:「楊凌丰姿如玉。地確算是難得一見地英俊男子了,可是比起我楊大哥,還是差了幾分」。

    眸波再一轉,瞧見了他身側的成綺韻,唇若凝朱,目秀神清,肌膚細膩,粉白映紅,一張臉兒宛如初綻桃花,尤其那眉宇間的風情。實是嬌艷不可方物。

    銀琦心中不由一驚:「她怎麼在這兒?是了,楊凌如此出眾的儀錶風度,又有通天徹地的本事,想來她是喜歡了人家了?她她是楊大哥的姐姐,如果她喜歡了楊凌,那兩家便算是結了親家,我是楊大哥地妻子,這一來該是怎麼算的?」

    銀琦正在想著。楊凌已瞧見了她,成綺韻低聲道:「她果然沉不住氣了。你打算怎麼辦,一會兒當麵攤牌么?」

    楊凌瞪了她一眼,哼了一聲道:「難不成真的用你地計策?誆她成親,再來個李代桃僵?使人去知會鶯兒,讓她也趕過來」。

    楊凌說完

    ,舉步向銀琦走去。銀琦目光在他身後那個蒙族衣袍打扮的人身上轉了一轉,知道這人必是瓦剌使者無疑,隨即向楊凌拱手道:「威國公」。

    「楊凌見過女王。呵呵,巴雅爾兄弟送來的請柬,在下已經收到了,只因府上尚有客人。是以一時不能抽身。本想著回頭就去拜見女王地,怎麼竟然勞動了你的芳駕?」

    銀琦淺淺一笑道:「我有些事情想與國公商議,還以為是我誠意不夠,未能促請到國公,所以這就親自來迎了。不想國公真有客人,不知這位是?」

    楊凌笑道:「哦。這位是瓦剌部使者特木爾」。

    特木爾急忙趨前幾步拜見銀琦女王,用蒙語問候寒喧,楊凌笑吟吟地道:「特木爾使者正要去看看我軍衛演練火器,女王如不嫌棄不妨同行觀賞,待事畢送走特木爾使者,再請女王入帳議事」。

    銀琦女王曾聽阿古達木說過明軍在忽蘭忽失溫展示的強大火器,一聽頓時勾起好奇心來,便暫時按捺下心事,隨著他們一起去往校場。

    楊凌沒有住在朵顏城,他的軍營駐紮在城外,與紅娘子的白衣軍大營成犄角之勢,如同拱衛依山而建地朵顏城的兩隻鐵拳。所謂校場其實也是臨時劃出地一塊供士兵們演軍習武的草原。

    士兵們在遠處樹立起上百個野草紮起的人形靶子,領兵將校跑步上前拜見楊凌,聽候了指示后又跑步返回,高聲下達著一串串指令。

    銀琦和特木爾好奇地看著一群士兵扛著火槍,在將官的號令下迅速排成整齊的行列,然後跑到射擊地點,排成四個橫隊,前兩排刷地一下單膝跪地,隨後一場精彩的表演就開始了槍聲象炒豆一般地密集,遠處的靶子頃刻間被打的四分五裂,有的還起了火。由於靶子里填充了些泥土,打的塵土四濺、看不到子彈的飛行,可是從遠處百十面靶子受到射擊地情形,就可以估測出那些子彈該有何等密集了。

    銀琦和特木爾注意到,明軍的火器沒有火繩引線,而且,他們站蹲各二的隊列將火器的威力發揮到了極限。第一排單數士兵射擊,隨即將槍遞給第二排,這時偶數士兵射擊,將槍再遞給第二排。此時第二排士兵已將裝好彈yao的火銃遞迴給第一排單數士兵讓他們接著射擊,同時對遞迴地火槍換裝彈yao。整個火槍打擊過程持續不斷,永無止歇。

    銀琦和特木爾不禁霍然變色。明軍早就有火槍,蒙古鐵騎之所以不把明軍的火器放在眼裡,其實除了射程,最大地缺陷就是發射速度慢,他們只要拼著傷亡,在經受兩輪打擊之後就能利用火器換裝彈yao和騎兵的速度搶至近前,開始他們一面倒的劈殺表演。

    然而現在明軍的火器很詭異地不再使用火繩,卻仍然能迅速發射,這還不算,他們把換裝彈yao完全交給第二排士兵,整個火器打擊從不間斷,彎刀、快馬的旋風鐵騎休想近身了,即便他們之中有人傷亡,不能繼續這種配合射擊。士兵也可以自已裝彈發射,在這整個射擊隊列中少量這樣地士兵根本不會有多大影響。何況他們還是立蹲兩個縱隊。

    如果明軍與蒙古鐵騎用這樣的方法對戰,那麼,銀琦女王和瓦剌使者特木爾都覺的有點心驚肉跳:那將是一面倒的屠戳,將有多少血肉之軀用來填塞他們這種狂風暴雨的打擊?

    「昔年我大明永樂皇帝征討馬哈木時,就曾用過類似的排列,不過那時是三列隊,現在嘛,我們的火槍已經不需要火繩引燃,速度快了許多。兩列隊足矣。再加上蹲立兩隊,則打擊如暴風驟雨,彈yao不止、射擊不止,永無止歇」。

    楊凌隨意地解釋著,銀琦忍不住問道:「我聽說打伯顏時有種輪式連珠火銃,還有一種掌心雷的武器是么?」

    楊凌含笑瞟了她一眼,說道:「是啊,不過連珠火銃威力巨大。大戰結束后,我叫人把它們攜回衛所去了。女王對此有興趣?我們正在研製威力更加巨大、炮體輕巧靈便的新型火炮。等到研製成功,用駿馬馱拉,可以日行百里,如果女王有興趣,到時可以邀請女王前去觀賞」。

    特木爾的臉色有點兒發白,楊凌故作未見。說道:「不過那掌心雷嘛,嗯,我地侍衛倒是隨身攜帶的有,來人啊,試爆一顆手雷,女王和特木爾貴使想觀賞一下」。

    當下早有準備的侍衛們在遠處舉起四塊木板。合拉起一間類似房屋的東西,然後以橫杆掛了一顆手雷上去,拉燃引線后掉頭就跑,匍匐到了事先挖好的坑中。

    其實這些東西楊凌早準備好了,本來是想對銀琦炫之以武力的。現在正好讓瓦剌人一齊瞧瞧。之所以把那手雷不用投擲而是懸挂於內,那是因為不好掌握爆炸時間。而手雷在空中爆炸,殺傷效果肯定比落地后爆炸更具威力。

    而且,由於離的比較遠,看的不是那麼真切,楊凌讓人懸挂地那枚手雷,不如說是榴彈更確切,足足大了三四號。

    「轟」地一聲巨響,四面巨大的木板牆被一股爆炸地氣浪象雪片一般掀出好遠,銀琦和特木爾嚇的一哆嗦,楊凌笑吟吟地道:「走,咱們去檢視一下爆炸效果。」

    走到一面飄飛出來的木板旁,銀琦和特木爾才發現那木板極厚,一塊塊厚重的木板,又在外側加了豎立的條木固定。

    楊凌道:「我們的手雷,不以爆炸力為傷害,所以沒有把這些厚重地木板炸開,主要是用手雷中的各種鋼針、鋼珠、鐵片等等殺傷敵人,所以殺傷範圍極廣,盾牌也難以抵擋。來人吶,把木板翻過來」。

    幾個士兵急忙把木板翻過來,抬起了楊凌幾人面前,只見整個木板內側坑坑凹凹,密密匝匝的鋼珠、鋼針、鐵片豎的、斜的扎滿了整個板面,深深陷在硬木之中,木板上還有道道可怖的滑痕,可以想象如果在奔馬群中釋放這麼一個東西,那殺傷力該有多大。

    楊凌看看神色可異地銀琦和特木爾,笑笑道:「好,讓士卒們繼續訓練吧,綺韻,代我送送特木爾使者,我先陪女王回帳」,他向成綺韻暗使了個眼色,成綺韻會意,向特木爾嫣然一笑,說道:「特

    使先生,請」。

    目送二人離去的情形,銀琦心中疑惑不已:「怎麼北英王的姐姐與他十分熟稔么?」

    楊凌帶著滿腹疑惑的銀琦回到中軍大帳,兩人分賓主落坐,銀琦開門見山地問道:「國公,請恕我冒昧,不知瓦剌人這次前來拜訪意圖何在?畢竟,瓦剌人虎狼之心不弱於韃靼,我身為朵顏之王不敢疏忽大意。」

    「喔!這個呀,女王不必擔心,瓦剌人現在遭受重創。不敢撕破臉皮對朵顏用兵地」,楊凌看了看面前這個故作老成持重,卻稚氣未脫地可愛女孩一眼,見她明顯地鬆了口氣,不禁有些好笑。

    他為銀琦斟了杯茶,送到她的面前,說道:「瓦剌人被韃靼壓迫地退居西北一角,日子不太好過,現在韃靼已經亡了,他們想出兵佔據東至堆塔出晃忽兒槐。南至亦集乃的那片草原,所以阿克拉派人來見我,是想試探大明的意思」。

    「噗!」銀琦一口茶噴了出去,不斷咳嗽著,那俏臉蛋兒脹的通紅。

    「女王小心,可是茶太熱了」,楊凌立即上前輕輕拍打她的後背。

    「唔咳咳」,茶水嗆進了氣嗓。銀琦根本說不出話來,雖覺楊凌這般突兀地上前來為自已捶背有些於禮不合。奈何口不能言,又不好大力推開,沖著人家咳嗽又不禮貌,只得哈著腰不停咳嗽,默許了楊凌的無禮。

    過了好半天,她才喘息著直起腰來。暈著臉道:「多謝國公,我沒事了。」

    她不著痕迹地拉開和楊凌的距離,坐回椅上道:「國公,瓦剌想要地兩片土地,都是韃靼的地盤。他們」。

    楊凌微微一笑,說道:「不錯。韃靼先失於令尊花當王爺之手,又復被伯顏奪回,又經過連番大戰,內部已混亂不堪,現在只要有一支力量願意接收他們。就可以輕而易舉把他們變成自已的部落。征伐韃靼的戰爭,瓦剌人也是出了大力的。儘管在最後的決戰中,他們畏戰逃回了本部,可這不能抹殺他們此前立下的功績,他們自然有權利要求報酬」。

    「哼!只是不知現在的瓦剌有沒有能力與我朵顏一戰」,銀琦眉尖一挑,威風凜凜地道。

    楊凌呷了口茶,慢條斯理地道:「如果大明允許,他們就能」。

    「你!」銀琦恨恨瞪向楊凌,雙手扶案欲起,可她思及自已目前情勢以及對大明地倚重,不由慢慢坐了回去,定定地看著楊凌道:「國公,大明要扶持瓦剌,制衡朵顏?」

    楊凌笑微微地注視她片刻,直到銀琦自已覺得不自在,慢慢閃開了目光去,才道:「銀琦,你是聰明人,我們暫且拋開王公的身份,以朋友地身份推心置腹地交談一番好了。

    你應該知道,草原只要統一,刀鋒必然直指中原,千百年來無不如此,或許你為王時不會,但是你能保證朵顏三衛的下一代王不會如此么?大明對你們、對瓦剌甚至韃靼,都沒有敵意,我們所做的一切,僅僅是預防出現一個強大的敵人,來擄奪我們的領土」「可是,憑大明現在的武力,憑國公方才所展示地強大火器,還有誰能對漢人江山構成威脅呢?」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何況,我們的火器利於守,尚不利於攻,不能總是被動守候吧?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何況,我們這也是為了大草原的安寧」。

    楊凌侃侃而談道:「瓦剌現在對大明恭順的很,我們當然不能對一個臣服於大明的部族發兵征討,如果他們常久地偏居西北一隅,隨著人口增長,那片貧瘠的草原不能養活他們,必然要向東發展,與你們早晚必有一戰。」

    「而你們呢,這片龐大的草原你們現在的實力還吃不下,不可能把韃靼的地盤全部掌控在手中,強行佔據地結果,就是造成戰線拉長、兵力分散,你們對哪一處地方都不能結結實實的掌握在手裡,根基不穩地結果,就是早晚被人再趕出去。

    別忘了,韃靼和瓦剌互為君臣,統治這片草原已經一百多年了,而你們卻一直偏居東方,你們在韃靼牧民中的影響,是遠遠不及瓦剌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操之過急的結果,就是功敗垂成!」

    銀琦橫了他一眼,忿忿地道:「說到底,結果還不是一樣?」

    「不一樣,你還不知道我要給他什麼,向他要什麼。你更不知道,我要向你要什麼。給你什麼」。楊凌沉靜地道。

    銀琦眸光一閃,說道:「哦?那我倒要洗耳恭聽了,國公請講!」

    楊凌閉目沉思片刻,說道:「我仔細考慮過瓦剌地需求,其實他們擁有的地盤已經相當龐大了,西至貼良古錫(現俄羅斯鄂木斯克州)、北至乞兒吉思(現俄羅斯克拉斯諾亞爾斯科州),論及草原豐美的確不及他們看中的兩塊地方」。

    那一大片領地,其實是極肥沃的土地,適宜種植大麥、小麥,現在僅靠瓦剌人的原始游牧方式。當然不足以養活他們的人口,從而被他們視作貧瘠之地。

    楊凌說道:「你們吃不下整個草原,而那些部落又不能任由他們互相廝殺,陷入一片動蕩之中,交給瓦剌人去管理,可以讓草原暫時平靜下來。不過這片草原不會白白交給他們,大明在這一戰中也出了大力,我們會要求他們把巴兒思闊山、金山一帶劃撥給大明做為交換。」

    銀琦有些憤懣不平。楊凌這語氣,分明是把整個草原當成了他家的菜園子。這一塊栽蔥、那一塊栽蒜,完全是他們說了算了。可是她的勢力原本只是遼東的三個衛所,根本不曾涉足過這麼遼闊地草原,不只整個草原之大是她難以想象的,而且感情上現在也只是把草原當作她的一塊戰利品,而沒有原本屬於她的領地的概念。倒不是多麼的難以接受。

    可以說,這片龐大草原的十分之一劃撥給她,那都是令人眼暈的一塊龐大土地,只是感情上有種被人利用了地感覺,所以有些接受不了。

    楊凌要瓦剌用巴兒思闊山、金山山脈地帶交換,那麼瓦剌的領土實際上就沒有擴大。只是靠近大明地領地從西向東轉移了一下,和他們朵顏三衛將要佔領的土地接壤,這一來彼此制衡的作用自然也更明顯。

    巴兒思闊山、金山山脈,銀琦忽然想通了,大明一直和哈密王在爭奪西域的重要關隘哈密衛。由於地利上不佔優勢,勞師遠征。屢戰屢敗,現在哈密衛已經落到了哈密王的手中。

    如果大明佔據了巴兒思闊山、金山山脈,那麼在軍事上就形成了一個把哈密團團包圍在內的局勢,哈密地重要地理作用將因之喪失,不但成了大明唾手可得的一口肥肉,甚至大明想發軍西域三十六國,那也易如反掌。

    銀琦暗暗心驚:「他的胃口好大!」再看眼前的楊凌,那副笑吟吟的和氣模樣,在銀琦心中不亞於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她下意識地縮了下身子,問道:「那麼其他地領土將由我們朵顏衛接收了?」

    楊凌定定地看了她一陣兒,問道:「你現在接收這些領土,有沒有足夠的糧食讓臣服於你的部落安然過冬?你的城池在這裡,在遼東大明衛所之間,偏居於一隅,可以說天高皇帝遠,你有沒有把握可以把整個草原掌控在你的手中?」

    銀琦吃吃地道:「國公,我今日有請國公,其實就是為了此事。你知道,已經打下了那麼大一片土地,我沒有把它棄之不顧地道理。何況,我的部下們現在都興緻勃勃,盼望著我能儘快接收韃靼草原,分封領土,犒賞三軍,他們地願望我不能不考慮到。

    然而要接受這一大片土地和部落,今冬的大難題就是糧食,我想向大明借糧,不知國公可否予以援手,說服大明皇帝?你知道,我們朵顏衛一直是親近漢人,對天可汗恭順臣服的,草原由我們來掌握,遠比走投無路的韃靼人再推選出一個野心勃勃的首領要對大明有利的多。」

    「糧食那可需要很多食糧啊!」楊凌喟然一嘆。

    銀琦臉蛋有點發紅,吃吃說道:「我知道,可是由於戰爭,我們的牛馬損耗實在太大,物物交換的話,我們現在已經換不起了」。

    楊凌雙手一攤,眨眨眼道:「那麼,你要我如何說服皇帝,說服大明朝廷的臣子們,讓他們答應向關外運糧呢?」

    「我我。可以答應你,一旦糧草運到,解了草原之厄,我可以把韃靼人佔領地河套草原雙手奉上」。

    楊凌狡黠地笑道:「前套還是后套?」

    銀琦心中一惱,黃河百害,唯富一套。河套地區是塞上穀倉、塞外江南,這片沃土誰不垂涎?黃河以南、長城以北這一片地方叫前套,黃河以北叫后套,楊凌豈有可能越過前套直取后套?這麼說分明是要佔有前後兩套了」。

    銀琦一咬牙,抗聲道:「國公。河套豐腴秀美,是塞上最富有的土地,難道黃河以南盡付於大明,國公尚不滿足?」

    楊凌眨眨眼,笑道:「女王也別忘了,河套平原,原本就是我大明的土地」。

    銀琦反唇相譏道:「可是永樂皇帝廢東勝、大寧,遷萬全以後。那裡就已經被韃靼佔有,迄今已一百多年了」。

    「砰!」楊凌一捶桌子。把銀琦嚇了一跳,她怔怔地問道:「你幹嗎?」

    楊凌咬牙切齒地道:「著哇!這都一百多年啦,我大明的肥田沃土,卻被韃靼人強行佔有,可我大明從未宣布放棄過這塊土地,現在。我們出兵大敗韃靼,是該把它拿回來的時候了」。

    銀琦鼻子都快氣歪了,她翻了翻眼睛,忍著怒氣道:「好!前套給你!后套也給你!這下你總該滿意了吧?」

    楊凌慢條斯理地搖頭笑道:「不不不,不夠不夠,遠遠不夠。你別忘了,我說的是拿回來。那裡本來就是我們的地方,現在韃靼完蛋了,我們拿回自已的東西,難道還要付報酬?」

    「砰!」銀琦一捶桌子。把楊凌嚇了一跳,他怔怔地問道:「你幹嗎?

    他還真怕這小丫頭被他逼的發飈。那就不好談下去了。

    銀琦小臉蛋氣的發紅,怒不可遏地吼道:「那你說,你要什麼?你都要什麼?你要地起,我就給的起,我就怕撐死了你!」

    楊凌失笑道:「你看看,你看看,你現在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現在是女王啊,一舉一動總該有個儀錶風度,快坐下、坐下,有事咱們慢慢兒談,可以討價還價嘛。買賣不成仁義在,你急個什麼勁兒啊?」

    銀琦氣的發暈,她一屁股墩回椅子上,惡狠狠地瞪著楊凌道:「好!你這個奸詐的、奸詐的,把你的條件開出來吧!」

    「現在這時節,關內的糧食恰好已經豐收了,去年我們在陝西一省和幾個地區試種了新的農作物,大獲豐收。今年,我們不但全面耕種,而且由於軍隊屯田改制和土地改制,百姓們又開發了大片新田、生田。

    這些田侍弄時間短,不適宜種植些太驕氣地莊稼,全都種上了玉米、紅薯和馬鈴薯。這東西別的好處談不上,就是不挑地,產量大,我相信只消運出兩個省地餘糧,再加上牧民們積存的肉乾、菜乾,今冬應該餓不死幾個人。

    大戰已經停止了,明年牧人們可以安心放牧,只要沒有大的白災、黑災,這個難關就算是徹底渡過了。作為大草原的新可汗,做下這件德政,你一定可以得到所有牧人的民心。」

    「呃?」銀琦正提心弔膽地等著他獅子大開口,想不到他忽然談起這件事來,腦子一時沒轉過彎來,只是獃獃地看著他。

    楊凌和顏悅色地道:「茶水已經快涼了,喝一點吧」。

    「喔」,銀琦乖乖地捧起茶杯,張開小嘴抿了一口,忽地省覺過來:「我幹嗎這麼聽他的話?」她不禁又瞪起亮晶晶地大眼睛,狠狠瞪了楊凌一眼。

    楊凌不以為意,滿面春風地道:「不過,你的汗城設在這兒,偏離了整個大草原,這樣是不方便發揮你的影響,施行你的政令

    的。我還幫你找了一塊水土豐腴,適宜築城和統治大草原的風水寶地,準備不惜資財,幫你建造一座銀琦城,成為統治整個大漠草原地權力中心」。

    銀琦眨了眨眼。滿腦門地問號,不明白這個貪得無厭的大灰狼,怎麼就忽然變的這麼親切慈祥、慷慨大方了。

    楊凌很親切地給她又斟了杯茶,可銀琦看在眼裡卻很害怕,總覺得這個皮笑肉不笑的傢伙象是在打什麼壞主意,要不是身後地的確確不是懸崖,她很擔心楊凌是不是要趁她不備,一把將她推下去。

    「銀琦啊,蒙古草原在兩百年前還是以遊獵為主,可是靠打獵。能發展起來么?不能;能養活日漸增多地人口么?不能!草原人口越來越多了,怎麼辦呢?這就以游牧為主了,自已飼養放牧牛羊,比起遊獵時代,生活就穩定的多,食物也要多的多,你說是不是?」

    「呃!嗯!怎麼?」

    「你們朵顏三衛一直駐紮在這兒。對女真諸部都熟悉吧?你說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這三個部落誰最富有強大,誰最貧窮弱小?」

    銀琦圓溜溜的眼珠一轉。狐疑地道:「當然是建州女真最富有最強大,其次是海西,最弱是野人」。

    「嗯,那你說,這三個部落區別主要在哪兒?他們以何為生?」楊凌笑吟吟地,就象一個諄諄善誘、富有耐心的先生。

    「建州女真半農半牧。而且不但有人經商做生意,還開了些藥材鋪、皮毛作坊等等,自已簡單製作之後再賣給漢人行商,賺了很多錢。海西女真和我們差不多,依靠游牧,再就是捕魚。生活也還不錯。野人女真還是靠撿野果、打獵為生,溫飽都做不到,基本上還是茹毛飲血呢」。

    楊凌一拍手,表揚道:「銀琦很有頭腦,看的很透澈呀。你看,這就是遊獵、游牧、耕種發展。對部落百姓的生存和貧富造成的影響。我準備啊,等你的銀琦城建好,就招募一群漢人,利用城池附近的沃土,教授你們耕地、種莊稼。

    還可以種植棉花,種了棉花,不這麼就賣給別人,我可以幫你建設織造工場,自已生產布匹,多餘的呢,就銷往西域和北方,還有朝鮮等國。

    你看,你們養殖地牛羊,還有打獵獵取的狐、虎、狼等野獸皮毛,只會簡單縫補,一整張毛皮賣給行商,人家製作成精美地裘服,轉手就是十餘倍的高利。你看西域的蘭絨,用駝毛加工,在中原可是價值百金的昂貴之物呀,如果你們也能生產這樣的東西,你想想看,在你銀琦女王治下,將是何等繁榮昌盛?」

    銀琦的腦袋已經消化不了這樣地誘惑了,她囁嚅著小嘴,喃喃地道:「你你是大明的國公,為什麼對我一個蒙古王族這麼好?」

    「應該的嘛。洪武皇帝曾經說過:『朕既為天下主,華夷無間,姓氏雖異,撫字如一』,天子,天之所覆,地之所載,皆朕赤子,豈有彼此。

    楊凌很親切、很誠懇地道:「所以,什麼漢人、蒙古人,其實你我是一家人吶,你說對不對?」

    「嘎?」銀琦乾笑兩聲,腦子更糊塗了:「怎麼這麼一會兒功夫,我和他成了一家人?」她瞄瞄一旁還未及撤下的酒杯,心道:「他不是喝多了吧?」

    「呵呵,你聽我說,不止製革、制裘服,我還可以幫你開設許多工場作坊,燒造、煮鹽、掘煤、造紙、冶鐵、鑄造,唉!看到許多牧民家裡連口鐵鍋都沒有,實是令人憐憫之情油然而生呀」。

    楊凌很沉痛地嘆了口氣,又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道:「畜牧,農耕、經商、工場以及城池的出現,那時在銀琦女王統治下地草原部落,還是現在這樣靠天吃飯、四處游牧,沒有積糧積蓄,一遇旱災雪災,只有在寒風呼嘯中慘呼等死的模樣么?還會有人總想著內訌、殘殺么?」

    「我還開闢了一條海上航線,到那時,蒙古特有的物資,馬、牛、羊、駝、肉、奶、皮、毛、角、筋、膠、骨、刀、氈、織綉氈毯諸般商物,可以從水路直接銷往南方,甚至更遠的南洋諸國,那價錢自然和現在不同。糧食、茶磚、食鹽、酒醋、布匹、絲綢、鐵器、陶瓷、漆器等物,不但可以大量流入,而且價錢必然大大下降。」

    可怕的文伐之計,人一旦過慣了好日子,誰肯再回到過去落後地、顛沛流離的生活?身居上位者如果那時還想領著他們去和日益強大起來地大明去打一場難以佔到便宜的戰爭,只有眾叛親離。

    「你想想,在你一生中,可以為自已的族人做下這麼有成就的事,你雖然是一介女子,可是有了這份功勛,你將比成吉思汗還要偉大。」

    「成成吉思汗?」銀琦的汗快要下來了。尤其楊凌那親切的聲調、溫柔的眼神,真是叫人受不了,銀琦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是啊,成吉思汗用武力為草原部落打下了一個大大的江山,可是卻未能改變草原人的生活,讓他們從此過上幸福的日子。他能依靠武力打敗比他先進富裕的文明,卻不能成為永久的征服者,因為他只懂破壞,卻不懂建設,他無法在別人的文明上建造更了不起的文明,那就只有最終垮台!」

    「我我」,銀琦傻掉了:「給我糧食,幫我築城,教我種地,助我工商,讓我們這裡象大明百姓一樣過上好日子?天上會往下掉餡餅嗎?」

    她忽然警惕地瞪起眼睛:「你肯給我這麼多好處?那你要我付出什麼條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