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48章 姻緣天註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48章 姻緣天註定字體大小: A+
     

    崔鶯兒仔細想了想成綺韻的話,重重一頷首道:「我看成,就照姐姐說的辦!」

    成綺韻一聽喜上眉梢,崔鶯兒整天跟她唱反調,她說向東,崔鶯兒偏要向西,這回總算是肯聽她的話了。

    成綺韻立即道:「好,那你就派人和朵顏衛的銀琦女王取得聯繫吧,可以通過那個小部落的族長先做試探性接觸。銀琦必定要了解一下朝廷方面對她一旦和你接盟會做何反應。我馬上回去寫信告訴大人,如果銀琦女王向遼東駐軍試探,這邊可以直接給予暗示,如果她遣人入朝,就得大人那邊應付了。」

    崔鶯兒笑道:「好!我派個能言善辯的先去探探口風,反正已經和伯顏結拜了一回了,大不了同銀琦女王再結拜一回,聯手卻敵!」

    成綺韻白了她一眼道:「怎麼拜?拜天地么?你現在是男人,不是女人!」

    「啊!」紅娘子一拍額頭,朗聲大笑起來。

    成綺韻也忍不住笑起來:「再說,你和伯顏猛可結拜為安答,現在能叛了他再和銀琦結盟,她還信得過你么?這一招要是用上,必定弄巧成拙,萬萬不可」。

    崔鶯兒笑道:「姐姐說的是,是我考慮不周,看來只能慢慢來往了」。

    成綺韻蹙眉道:「朵顏三衛總的實力雖不弱於伯顏和火篩,現在卻全用在了內鬥上。內部勾心鬥角,銀琦女王實際控制力有限。這樣一來她想整合三衛的力量,就急需得到一股強大的助力,擴大她的勢力和影響。所以,你與她接觸,正是得其所哉。

    不過為難之處也正在此,銀琦女王是因父兄猝死,倉促接位的。她不但在其餘兩衛沒有什麼影響力,就是在朵顏本衛內部,有些驕兵悍將也未必恭順。草原上稱王,只講究實力,她現在能坐住這個位子,一是靠著花當的影響力還沒有完全消失,二是福余衛的白音對她不遺餘力的支持。

    然而白音現在的所做所為,可以看出他的野心越來越大,已經不只是做個輔政大臣那麼簡單。銀琦女王現在的情形是,不思改變則最遲三年五載必遭取代,然而如果借用外力不當,又會提早引發內部大戰,馬上身陷死境。

    一個處在這樣步步殺機的險地、又從來不曾接觸過爾虞我詐的政爭場面的女孩兒,你要取信於她,讓她鼓起勇氣。敢於藉助你的力量壓制存有野心的兩衛,重新統合朵顏三衛的力量,這難度可不小啊」。

    崔鶯兒的一雙柳眉顰了起來,為難地道:「這般麻煩啊?唔這可比我當初獨闖太行山,降服那些太行響馬難多了。大家手底下見真章嘛。誰贏誰就是老大,還得象哄小孩子似的哄著她不成?」

    崔鶯兒想象自己陪著笑臉。象個大哥哥似地撫著一個小女孩兒的頭髮,和聲細氣地哄她說話,不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看了一眼阿德妮,問道:「對了,要是在你們那裡,這樣的事如何解決?」

    阿德妮正在用一柄小銀刀專心致志地切著一塊肥美的手扒羊肉,聽見這話扔下刀子,很優雅、很淑女地抓起一塊濕巾擦了擦油乎乎的下巴,然後溫文爾雅地道:「這話你算問對人了,我們那裡處理這種事情是很有辦法的,簡單地說,就是政治婚姻。」

    「政治婚姻?婚姻……結親家?」

    「嗯!政治婚姻在我們那裡大行其道,很有市場,也很有效。比如說,阿拉岡王子與卡斯提爾的伊莎貝拉公主結了婚。我國國王娶了卡斯提爾的胡安娜公主為王后,這都是政治婚姻。幸運的阿拉岡王子還得到了整個卡斯提爾地區做嫁妝,成為兩西西里的國王。

    西方各國地貴族最擅長的就是玩弄婚姻權術,馬克西米利安就是哈布斯堡家族中玩弄政治婚姻最成功的一位,他原來擁有奧地利、斯提里亞和部分的阿爾薩斯的土地。通過第一次政治婚姻,他獲得了尼德蘭和勃艮第,在第一位妻子死後,他又通過婚姻得到了米蘭公國。

    最後他還讓他的兒子和方才我提過的那位阿拉岡王子的一個弱智的女兒成了親。八年前他的孫子、阿拉岡王子的外孫,一個叫查理的小孩子誕生了,由於阿拉岡王子沒有兒子,這個小孩子將是兩個王國的繼承人。

    他將來會順理成章地繼承西班牙、德意志、尼德蘭、米蘭公國和整個義大利南部,成為西班牙國王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阿德妮說完聳聳肩,說道:「儘管我只是個男爵,不過可以預料,如果我的家族不是參與叛亂使我被迫外逃的話,那麼現在我一定是帶著我的封地,為了家族的利益嫁給某個侯爵或伯爵大人」。

    成綺韻笑吟吟地道:「事實上,你現在嫁的是一位公爵大人,比你預想的要好得多。不過遺憾的是你沒把你的封地帶來。我看,你找機會可以央求大人想辦法讓貴國國王赦免你家族的罪,討回你的封地,把你的領地建造成一幢別院,以後閑來沒事可以央求大人帶你回去遊玩」。

    阿德妮聽出她在調侃自己,她翻了翻眼睛,又拈起了小銀刀,一邊狠狠地割著羊肉,一邊在心裡恨恨地想:「就知道欺負我,回去的路上我還要誇紅娘子,一天誇八遍!我誇!我切!」

    成綺韻又對崔鶯兒笑道:「這倒是個好辦法,銀琦那小妮子正到適婚年齡,福余衛的白音一直軟硬兼施地逼她嫁給自己的兒子,想來打的也是這個主意吧。嗯!成親是最快、也最容易獲得雙方信任的聯盟方式,可惜,這種方式都是雙方頭領聯姻,銀琦是一位女王,你這裡沒有合適的人選。」

    崔鶯兒傲然道:「她稱王,難道我不稱王?我現在無論兵力、地盤,比起她銀琦其其格女王直接控制的疆域和兵馬可毫不遜色,普通的將領不行,難道封雷、荊佛兒也不行?他們可是我的左膀右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握有重兵的將領,論地位怎麼也不會遜色於白音的兒子吧。」

    說曹操、曹操到,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侍女地稟報聲:「稟報女王,荊佛兒將軍求見」。

    荊佛兒知道她是女兒身,不必有所避忌,崔鶯兒揚聲道:「請進!」

    荊佛兒走進帳來,見成綺韻和阿德妮也在。忙抱拳施禮道:「見過王爺、見過阿夫人、崔姑娘!」

    崔鶯兒道:「荊將軍請坐,你怎麼回來了?」

    荊佛兒現在鎮守在克魯倫河北岸的喬巴山。河南岸就是伯顏猛可的勢力範圍。崔鶯兒放這員虎將在那裡,就是提防伯顏猛可猝然北進。同時,現在正是春耕季節,喬巴山下克魯倫河流域擁有大批肥沃的土地,適宜種植莊稼。

    崔鶯兒了解到蒙古部落完全靠天吃飯。放牧為生,一旦遇到雪災旱災蟲災,整個部群就會陷入生存困難的境地。同樣面積的田地所出的糧食可比草場飼養的牛羊要多養活幾倍的人口,因此她在翰難河流域和克魯倫河流域都趁著春暖花開正在大量開拓田地。這種重要關頭,荊佛兒趕來,自然當有大事才對。

    荊佛兒此時留了極粗獷的大鬍子,濃眉闊目,威風凜凜。他的穿著一如蒙古男兒,古銅色的皮膚如同銅鐵鑄就,單從外表已經很難讓人分辨他是蒙古人還是漢人了。

    荊佛兒自斟了一杯馬奶酒,咕咚咚地灌了下去,原來要捏著鼻子才喝得下的東西,他現在喝著也很適應了。

    荊佛兒喝完了抹抹嘴巴說道:「我送回來一批角、筋、骨、皮等物,同時還得再帶批箭矢回去。大冬天的行動不便,屬下很久沒回大營了,所以這次就自己押運來了,對了,屬下派往河南岸的探馬還打聽到一個消息,對我們大大有利」。

    崔鶯兒精神一振,忙道:「快說說,是什麼消息?」

    荊佛兒道:「朵顏三衛的銀琦女王放出消息,說是六月初四開始,在朵顏衛的草原上召開那達慕,歷時十天……」

    成綺韻插嘴道:「銀琦正是內憂外患焦頭爛額的當口兒,她有心思召開這麼大的那達慕?」

    荊佛兒又是一杯酒下了肚,聽了成綺韻的話,他咧嘴笑道:「成姑娘,這位女王公布消息說,那達慕盛會時能從男子三藝中奪冠者,將成為她的丈夫,這個消息傳開,整個草原都沸騰了,各路英雄豪傑都在摩拳擦掌呢。」

    阿德妮奇道:「什麼男子三藝?」

    「回夫人,就是摔跤、賽馬、射箭。不過我的人聽說,其實女王要嫁的人選早就定下來了,是福余衛首領白音之子。花當之子本就是朵顏三衛中極了得的武士,再加上白音的勢力,這女王夫婿的人選還能跑得了么?銀琦女王這麼大張旗鼓,看來就是向火篩、瓦剌和伯顏示威:朵顏三衛談和了!」

    「不對!不可能!」成綺韻連連搖頭:「白音的野心,已是路人皆知。銀琦還需要藉助白音的支持,不得不虛與委蛇,她豈甘被白音吞併?再說,泰寧衛甘心臣服於朵顏衛,卻與福余衛一向不和,銀琦女王一旦下嫁福余部落,泰寧衛的阿古達木必然倒向伯顏。朵顏三衛就此分崩離析,銀琦豈甘父親多年心血毀於一旦?」

    那達慕招親?那和比武招親有什麼區別?終身大事用這種草率的方法來決定,一旦有所關遲,那便後悔莫及。崔鶯兒就曾深受其害,她決不相信一個部落之王,會用這種賭博似的方法來擇婿。

    崔鶯兒想了想道:「我也甚是懷疑,婚姻大事何等重要。既然已經有了意中人,何必舉辦那達慕再搞什麼公開招婿?直接在那達慕上宣布結親,三衛首領往台上一站,不是更能證明朵顏三衛內部已經和好?

    況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麼做一旦有人勝過白音之子怎麼辦?眾目睽睽之下,各大部落全在看著,白音勢力再大難道還能逆天?依我看,這是銀琦不想嫁,又對付不了白音的再三逼迫,才搞出這麼一出。至於她是另有意中人還是想拖得一時是一時,那就無從知道了」。

    成綺韻眸波一轉,微笑道:「朵顏三衛何去何從,對我們關係重大,我們不能置之不理,我們也派人參加怎麼樣?見機行事。想辦法破壞這樁『好事』,免致三衛分裂。當然,如能抱得美人歸,那是最好」。

    「那麼……由誰去抱呢?」

    崔鶯兒、阿德妮與她三人互視一眼,目光一齊轉向了荊佛兒。

    荊佛兒按著大鬍子正在牛飲,瞧見三個女人美目流盼。全在盯著他看,不禁有點兒發毛,他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番,沒發現有什麼不妥,荊佛兒正想發問。崔鶯兒已點著頭,笑吟吟地道:「嗯,不錯,雄壯如獅、威風凜凜,這身子骨兒,象個草原上的英雄好漢」。

    荊佛兒咧了咧嘴,怎麼都覺得王爺象個牲口販子,好象正對客人吹噓著自家的耕牛如何的強壯有力、皮毛光鮮,又或者把自家的肥豬四蹄攢起,抬到集市上正在招攬顧客。

    成綺韻臉上也是一副很『慈祥』的笑容,連聲道道:「嗯,草原上的女孩兒大多喜歡粗獷勇猛、虎背熊腰的男子,荊將軍的相貌、武功、地位,倒也配得上她」。

    阿德妮拎起鋒利的銀刀,刀尖兒摁著盤子,呲著白牙只說了三個字:「我看行!」

    通冠三軍的荊佛兒汗毛都豎起來了,他吃吃地道:「王爺,你……你們說什麼?」

    崔鶯兒道:「銀琦女王公開選夫婿,荊佛兒,你有沒有信心去奪個魁首,再討房媳婦兒回來?」

    「這個……,王爺,雖說那達慕大會不分種族、不分年齡,均可參加,可是那不包括敵對部落啊,咱們是伯顏的人,只要一露面,就得被人家追著砍啦」。

    崔鶯兒笑道:「這個你不必擔心,我們現在就要開始同朵顏三部聯繫,當我們出現在那達慕大會上時,決不會是敵對者。你可有本事把那朵顏女王娶回來做咱白衣軍的媳婦兒」

    「嗯……」,荊佛兒捋著根根似鐵的大鬍子盤算起來:「聽說銀琪女王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現在漸漸長大,容顏越發美麗,不亞於原來的草原明珠塞里木卓爾,照理說娶了她也不冤枉……

    可她官兒比我大呀,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要是娶個婆娘比自己職位還高,那他娘的怎麼見人?這不是一輩子抬不起頭來么?再說,她嫁過來,不是得把我那幾房妾攆走吧?」

    他們征戰草原,已經征服、陷落了許多部落,那些部落中有些漢人女奴、有些部落貴族的女人,頗具幾分姿色。荊佛兒身為主將近水樓台,現在收了五六個姿容俏麗、性情溫婉的女人在房中,要他為了一棵大樹放棄一片森林,痛苦啊。

    這還八字沒一撇呢,荊佛兒已經為了男人的尊嚴和是否枯守一棵大樹的問題傷透了腦筋。

    崔鶯兒見他一直沉吟不語,臉上掛不住了,她還以為荊佛兒是不敢同蒙古最頂尖的勇士較量騎術、箭術和摔跤功夫。自己剛剛還對成綺韻誇耀自己的部下如何了得,這一下還不被成綺韻暗中恥笑?

    崔鶯兒把臉一沉,說道:「怎麼?你是怕了朵顏三衛勇士的厲害,還是擔心征服不了銀琦女王啊?」

    「嗯?」荊佛兒聽到崔鶯兒這麼說,一股火氣沖了上來,他把鬍子一掀,牛眼一瞪,唾沫橫飛地道:「怕?屬下怎麼會怕!他們的武士在我眼裡,就是一群土雞瓦狗!銀琦女王了不起么?我征服得了草原上性子最烈的馬,還征服不了她一個小娘們?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她敢不乖乖地當小媳婦兒,我一天打八遍!」[天堂之吻手打]

    成綺韻的眼睛有點發直,她清了清嗓子,對崔鶯兒乾笑兩聲道:「呃……,鶯兒妹妹,我覺得……封雷將軍是不是也可以考慮一下?」

    阿德妮忙不迭點頭道:「我同意!」

    *******

    杭州,孤山腳下,皇帝行在。

    「今天遊玩得真開心。啊,身子都走乏了。符寶,回去沐浴一下吧」,唐一仙笑盈盈地道。

    「是,我想在林中走走,皇貴妃請先行」。張符寶忙打起精神說道。

    「好,永福、永淳、湘兒,咱們走吧」,唐一仙微微頷著,領著三位公主向後苑去了。張符寶莫名地一嘆,輕輕踏進了竹林。

    園林中迴廊九曲,鳥語花香,踏著軟綿綿的草地。經過一處小橋流水,穿行在陽光疏朗、春風柔和、竹葉婆娑、清香一片的竹林中,耳邊鳥鳴泉濺、眼前翠竹搖曳,氣氛無比靜雅。

    衣也翩躚,人也翩躚,眼橫秋水,眉如遠山。修綉林中,身材頎長纖秀的符寶兒,如風拂楊柳般,娉娉婷婷地帶上了幾分清淡溫婉。

    符寶在清泉水邊一塊半截入水的傾斜怪石上輕輕坐了下來,托著下巴悵然望著湖水中搖曳的紅蓮,清秀的臉蛋兒隱隱露出一抹春愁。

    小妮子有了心事了,在天師府的練丹房被楊凌強吻、在萬松書院穿上他親手為自己所買的衣裳,包括那貼身的小衣,朝夕相對,日久生情,曾經少不更事的小丫頭現在情竇漸開,自己的終身大事她也不知想過多少回了。

    她難以自欺欺人地忽視那四句偈語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悄悄的看著楊凌,已經不自覺地用審視自己未來夫君的感情和眼光去看他,看著他和永福、湘兒談笑,她在唐一仙身邊,那笑會不自覺地發僵,那心會不自覺的發酸,她的心悄悄地淪陷了。

    托著香腮,幽幽出神,水中搖曳的倒影,一如她掙扎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現在為了什麼而掙扎、而抗拒:「其實……那傢伙根本不知道他是我命中的良人,怨他什麼?我該怨命么?還是我不喜歡他?我為什麼不喜歡他?我……到底喜不喜歡他?」

    「唉!寶兒呀,你在自尋煩惱!」符寶兒撿起一粒石子擲入水中,忽然怨恨起自己來。

    今天出行,她經過了一處地方,那裡,現在是一位杭州豪紳的住處,然而兩年前,那裡卻是杭州鎮守太監莫清河的府邸。

    看到了那裡,曾經淡漠了的記憶忽地一下記了起來,曾經少女時候體會不到的感情現在卻細細地咀嚼起來,如潺潺溪流,一涓一滴在心頭匯聚成一泓翻滾難平的浪頭。

    ……

    「大人,這裡沒有座椅,大人便在這蒲團上歇息片刻吧」。

    「何必一定要在佛前就坐?這蒲團難道還有什麼門道不成?」

    「哈哈,一個代椅的蒲團兒而已,能有什麼門道?」

    「你們在搞什麼啊,一個蒲團也用來打機鋒?」

    「不要過去!」張符寶耳邊彷彿又響起了楊凌那一聲厲喝,身子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

    她走過去了,莫清河扳動了機關,香案前裂開了,楊凌抓住了她,卻被她帶向了洞口,一條手臂被洞口生鐵的稜角硬生生刮開了一個大口子。

    ……

    「人家說,鈍刀子割肉,那該是生疼的吧?他那是硬生生被折板稜角又硌又刮才撕的皮開肉綻,那該有多疼?」想到這兒,張符寶秀氣的眉兒微微地蹙了起來。

    鮮血如注,沿著自己的袖筒淌下來,莫公公的人要殺他,他的人擋在前面,而他,始終抓著自己,沒有丟下自己去逃命。血,好多,順著袖管兒流下來,流到頸上、流到胸上、流向大腿……。

    符寶清晰地記起自己沐浴更衣時,看著那一身已結痂微黑的血跡,驚懼中還帶著些愛潔的厭惡,當時只顧著跳進水裡把它洗乾淨,卻沒有幾分對人家的感激。

    「寶兒,你好沒良心!」符寶對著水中碧綠荷葉旁那張嫵媚的臉龐挑了挑眉尖兒,紅唇一動一動,無聲地道。

    一陣惱人的春風吹來,吹得髮絲拂在臉上痒痒的,符寶忽爾想到:「愛,到底是什麼滋味呢?我命中注定要是他的人么?男人……,我……我要不要搬回道觀去住?」

    又是一陣風來,紅蓮搖曳,綺羅袂起。西湖上的紅舫花船上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歌聲:「豆蔻開花三月三,一個蟲兒往裡鑽……」。

    符寶兒臉蛋兒忽地紅了,她啐了水中那比紅蓮花兒更形嬌媚的玉人一口,慌慌張張地站起身來提裙欲走,繡鞋兒一滑,險險的就落進水裡……

    *********

    「我來他書房做什麼呢?謝謝他兩年前的救命之恩?」張符寶自己想想也覺好笑,也不知怎麼迷迷糊糊地就奔了這裡來。幸好他出去了,要不然問上一句,還不把自羞死。

    張符寶坐在楊凌那把花梨木團花大椅上,使勁地墩了幾個屁股,跳起身來繞過桌子轉過屏風,正要推門出去,忽聽院中傳來說話聲,那口音正是楊凌,這一下子慌了起來,心中那股覺醒的不安和莫名的情愫,讓她夢遊似的走了來,這一聽楊凌的聲音,卻沒有勇氣見他了。

    張符寶四下一打量,立即避到了屏風後邊去,閃到古董花架後邊蹲了下去,那顆心咚咚跳著,剛剛張開嘴喘了口大氣,楊凌就推門走了進來,她忙又閉緊了嘴巴。

    「皇上呢?」楊凌一回西跨院兒就問道。府中侍候的人忙答道:「皇上邀了天師來,正在後苑向天師請教打坐養生功夫呢」。

    「喔!」楊凌領著兩個人轉身便往書房走,那侍衛又追喊道:「國公爺,方才小天師來過。」

    「在哪裡?」

    「在書房!」

    「唔!」

    楊凌推門進了書房,見房中空空如野,張符寶並不在此,往書房裡間的小卧室看了看也沒有人,他便揚聲喊了一句:「符寶,你在么?」

    張符寶提著裙裾蹲在地上,一聲兒不敢吭,楊凌自語道:「已經走了?這丫頭有什麼事?哦!算了,我們談正事,你們兩個坐吧。」

    「是,謝大人座」。兩個親信各自就坐,楊凌先對一人道:「沙華,你這次帶隊遠行,我本想帶你見見皇上的,既然皇上正在入定打坐,那就算啦。你回去準備一下,佛郎機人馬上就要回國了,現在的西方,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天下,你們隨之回去,要詳細了解那裡的一切。

    你們要注意了解方方面面的東西,並開立駐商局,長期派駐人手,搜集彼國的一切情報。但有所長,絕不放過,無論是賄賂、竊取,總之有任何高明地東西,都是想辦法弄到它的製造秘密,弄不到技術,就把懂技術的人想辦法給我弄回來。

    比如咱們現在弄的這個『千里眼』吧,用天然水晶太昂貴了,製造有限。據我所知,西方有玻璃器皿,物美價廉,其形其質有如透明水晶,這樣的技術就要想辦法弄到」。

    「是!」

    「嗯,好好乾,你們每批人駐期三年,三年一換,凡是有所得而歸國的,朝廷皆予封賞、重用」。

    楊凌又轉向另一人道:「你剛從塞外回來,那邊情形怎麼樣?」

    「回國公爺,現在關外情形尚好,這一個嚴冬各方無法大舉行動,所以比較安份,楊英卻趁這機會由我們提供物資補給。一味征戰討伐,這一個嚴冬下來,已經奪佔了大片的土地。成大人有詳細書柬呈送大人」。

    「哦?」楊凌急忙接過,說道:「沙華,你先回去忙你的事情,等佛郎機國特使回國,咱們的回訪使團便和他們一起走,切記沿途採風,一切民俗風情、海洋航圖,都要詳細記載,去吧」。

    他又對那關外來的探子微笑點頭道:「叫我的侍衛給你安排住處,我看完了信還有些事要問你,另外,有兩具『千里眼』。你走時要捎帶回去,先下去休息吧」。

    二人拱手施禮,一一退下,書房內頓時安靜下來。

    楊凌啟開信封,靜靜地閱讀起來。讀完了信,楊凌悠悠一嘆,猶自回味著最後一段說:「伯顏漸生忌憚,瓦剌更欲除之而後快,紅娘子發展雖速,卻危機四伏,妾深為憂慮。妾近日將啟程與紅娘子共商對策,待有詳細計劃,再稟與君知」。

    楊凌心中憂慮不已,暗想:「由於鶯兒崛起迅速,草原各部勢力看來要提早進入決戰了。可是鶯兒現在發展之迅猛,連伯顏猛可都起了戒心,失去這份奧援,一旦瓦剌和火篩全力向她進攻,而伯顏袖手不顧,那她……她會不會……」。

    崔鶯兒的處境……,楊凌擔心起來,他抬起頭來,想著自己這幾年來的風風雨雨,想起朝廷日新月異的全新局面,想著關外為了他無怨無悔地在苦寒之地征戰沙場的鶯兒,還有綺韻和阿德妮,苦惱地嘆息道:「

    我楊陵本不該生在這個世上,老天卻讓我享盡了塵世間的榮華富貴,造就了這一番轟轟烈烈的功名事業。現如今,我的兩年之厄現在已經過了,想來我的一生不該再有什麼大的溝溝坎坎了吧?!」

    躲在櫃后的張符寶心道:「你總算說出來了,『本不該生在這世上』?你果然是經高人逆天改命的人。一生殺伐不斷、奪人福祿的強橫命格,這樣還擔心前途坎坷?那別人還要不要活?」

    楊凌又道:「老天垂憐,讓這許多蘭心慧質地的女子對我傾心,她們對我情深意重,我也希望能與她們朝夕相守,白頭攜老。說起與我有緣的這些女子,我負之最多的就是她了,當初匆匆一面,隨即勞燕紛飛,我在京師,她在千里之外,那時誰能想到我們有緣?」

    張苻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身子禁不住想發抖:「他……他在說誰?他已經知道了?是那個給他續命的高人說給他聽的么?他說的可是我么?」

    楊凌想起他和紅娘子相識以來的種種,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聲音也柔和起來:「初識於京城,那時我可不曾動過你的一點念頭,還是……還是我們同遭大難,險些喪命時,我才……才對你有了那麼一份心動。」

    張符寶的雙膝抖了起來,自己的名字已呼之欲出,他說的不是自己還能是誰?

    「原來……原來他對自己也並非沒有情意,他並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毫無魅力的黃毛丫頭,那時……那時他就對自己有了一份心動?呵呵……,那時人家才十二呢,這個老不修!」

    張符寶知道現在不該笑,就算不生氣也該表示一下矜持,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想得這麼好笑。不但心裡好笑,就連嘴角也在笑,只好羞得拿袖子遮住了自己的臉蛋。

    楊凌閉上了眼睛,幽幽地道:「若不是我們當時緊緊地拉在一起,現在……唉,現在我怕是早已摔死,變成洞穴中的一堆枯骨了。世事雖難料,老天卻是眷顧我的,既然從此牽出了我們的宿世姻緣,那這就是天意!」

    「天上地下,老天最大,老天要你做我的女人,那就誰也奪不走!」楊凌把雙拳一握,心裡又追了一句:「哪怕他是閻王爺!」

    他霍地立起,急促地踱了幾步,心道:「話雖如此,我可不能一味仰仗天命,我不能讓她們幾個女子在狼窩裡孤軍奮戰,一定得想些辦法!現在是出不得兵,可是這不代表我就無所作為,上戰伐交、次伐謀、再伐戰,只要運措得當,一謀一計也當得十萬大軍!」

    想到這裡,楊凌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張符寶兒又在架子後邊蹲了好久,才心促急短地站了起來,扶著古薰架子喘氣兒,本來就已心動,本來就已漸漸接受了天命,她怎麼受得了楊凌這麼霸道、這麼男人的一句話?

    小手、雙腿都象睡麻了筋,血脈還沒活絡過來似的,她顫巍巍地扶著架子,發現手摁處正是一方紅絲綢,不知蓋著什麼東西,順手一扯再一瞧,張符寶不禁直了眼睛:「完蛋了,老君爺爺,小符寶要完蛋啦……!」

    ********

    PS:年底好忙,這幾天上級各種指示、郵件、會議、公文,如雪片一般,大堆的事要做。好忙好忙好忙,今年這假日改得也鬧心,30,31,1號休息,銀行31號做年終結轉,結果前兩天休不成,就1號一天假了,再回家轉轉,得,等於沒休,苦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