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28章 三個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28章 三個女人字體大小: A+
     

    「什麼?皇兄要帶我去江南?這……這不妥吧?御駕親征,乃是國家大事,妹子跟去,一旦傳揚出去,要受百官詰難的」。

    永福公主不知道皇兄為什麼要帶她下江南,雖然能遠足暢遊,對於一個還未到十七歲的少女來說,是件令人怦然心動的開心事,可是自幼接受的皇室教育,還是令她理智地提出了拒絕。

    正德乾笑道:「所以啊,不能讓你以公主身份公開去的,幸好外臣們見過你樣子的也沒幾個,你扮成我的侍女,和你皇嫂一同上船,到了船上侍候著的就都是我身邊的人了,那時也就沒有關係了」。

    「喔,皇兄是要我去陪皇嫂啊……」,永福恍然大悟,明玉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笨!我怎麼有你這麼笨的妹妹!」正德皇帝瞪起眼睛,把腳一跺,粗聲粗氣地道:「朕去打仗,楊凌能不去嘛,你還不明白?乾脆點兒,你去不去啊?」

    永福的俏臉一下子紅了,眼睛卻亮了起來,她抿了抿嘴兒,低下頭掩飾著臉上的歡喜,羞羞答答地道:「嗯,皇嫂既然要隨皇兄南征,妹子願意……願意去陪嫂嫂。」

    正德見妹子難得一現的女兒羞態,不禁哈哈大笑,笑得永福臉紅紅的無地自容,她羞窘難當,不禁白了哥哥一眼。

    正德笑聲未完,忽地人影一閃,香風撲面,兩個嬌俏的小美人兒一左一右扯住了他的袍袖。正德緊張地道:「慢來慢來,皇兄剛剛已被人撕破一件了」。

    永淳搖著袖子,連聲道:「皇兄,皇嫂要去、皇姐要去,我們也要跟去」。

    「喛~~」,正德板起臉,把手一抽,非常嚴肅地道:「你皇嫂是要照顧朕嘛,你皇姐是要陪……咳咳,也是有要事在身的嘛,你們兩個跟去幹什麼?再說,你皇姐現在居住於皇庵之內,只要稍做掩飾,離不離京有誰知道啊?你們兩個離開內宮,母后和那裡先就瞞不過」。

    「這個好辦」,永淳公主興奮的兩眼象星星似的一閃一閃:「皇兄就把此事交給我吧,我去和母后說一聲,就說天氣寒冷,京郊蕭索,皇姐又不願回城,我和湘兒去陪她個把月」。

    正德無奈地道:「問題是你們兩個丫頭跟去做什麼呢?」

    永淳公主把小拳頭一攥,慷慨激昂地道:「寧王造皇兄的謠,難道我和皇姐也是抱養的不成?我們是同仇敵愾啊!我們要堅定地站在你的身後,那就是對謠言最有力的反擊!對皇兄最有力的支持!」

    「呃……」,正德乾笑道:「其實你們安安份份地待在京里,對皇兄支持更有力」。

    湘兒進京久了,也知道這位皇上特別好說話,其實平常根本沒有什麼脾氣的,所以對他早沒有了畏懼之意。她立即在一旁幫腔道:「是呀皇兄,其實我們深居內宮,哪有人注意,只消瞞過太后、那裡便成了。我和永淳也扮做侍女便是,一路上一定乖乖巧巧的,絕不給皇兄添麻煩」。

    「二位御妹,一個兩個我還遮掩的住,三位公主全去了南京,怎麼可能瞞過他人耳目呢?我本來還希望你們兩個在京里給仙兒和永福打打掩護呢。你們聽皇兄的,就不要跟去啦,你們關心朕,朕也心領了,朕一定儘快掃平叛亂,凱旋而歸的!」

    小公主永淳翻了個白眼兒:「皇兄啊,你讓妹妹說你什麼好?誰管你凱不凱旋啦?方才那不是場面話嗎?江南風光我還沒看過呢,好不容易能去一趟,此時不去,這樣的機會我上哪兒再找去?你少自作多情啦!」

    「呃……」,正德吃了個癟,悻悻地道:「好,要去就去,可記住了,你們去了就是侍女,給我規規矩矩的待在船上、車上,沒有我的話,可不準出來亂蹦」。

    正德說完,一拂袖子氣哼哼地走了,房門一關,就聽房中爆發出一陣歡呼,然後一個少女的聲音狂笑道:「皇姐,這一路車馬同行,機會多多,我方才靈機一動,就又想出一條妙計來啦,哈哈哈……」

    兩個嬌脆的聲音異口同聲地驚道:「啊?你又有妙計啦!」

    正德把正在安排南征事宜的楊凌找來,說出三位公主和唐一仙要隨軍遠征的事來,楊凌一聽,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妥!不妥!皇上,這件事欠思量啊,幾位公主和皇妃雖說是扮成宮女,可她們畢竟不是宮女,一個不慎漏出馬腳,被大臣們得悉,難免會引來非議的,要是只有皇妃一人陪同,臣還能安排的妥當」。

    「喛,話不是這麼說嘛」,正德皇帝和顏悅色地道:「朕之所以答應,也是覺的有愧於皇妹嘛,難得她想出去散散心,走一走有好處,說不定回來后就淡了出家的心思啦。

    你是朕的胘股之臣,是朕親信中的親信,嫡系中的嫡系,朕的家事也是你的家事,朕的妹子也是你的妹……呃……也是你的家人。

    漫說御妹的婚事你也有責任,就是沒有責任,你也得想辦法給自己找點責任啊對不對。有句話說『主憂臣辱』,朕現在憂的很吶,你感到恥辱了嗎?」

    楊凌啼笑皆非:「今天皇上語無倫次的怎麼胡說八道啊?」

    他無奈地道:「那……臣聽皇上的吩咐,我想辦法安排她們上船便是,可要是她們捅出了簍子,皇上你可得替臣作主,不能讓臣背黑鍋呀」。

    正德眉開眼笑地一拍胸脯道:「放心,朕什麼時候讓你受過委曲呀。你捅出什麼簍子,朕都給你兜著!」

    楊凌聽了很是鬱悶:「我是擔心小公主調皮捅了簍子,捅簍子的怎麼也不會是我呀,皇上這口氣……這廝分明現在就打譜讓我背黑鍋啦!」

    **********

    正德皇帝如願以嘗,終於堂而皇之的下江南了。

    他頌布聖旨,詔告天下,指出朱宸濠謀逆篡位的罪狀,削去他的封爵和宗籍,同時下令江南各府道軍隊集結兵馬,分路進攻江西。自己則從京師出發,率領京軍、邊軍的精銳部隊五萬人南下。

    正德皇帝名為南征,實為南巡,楊凌沒指望他在戰場上會起什麼作用,而是寄望於江南各路兵馬對江西的包抄進攻,所以皇帝大軍尚未出發,兵部便奉詔頒下令諭,分別對白重贊、李森、何炳文、許泰四路大軍的總兵官下達了詳細的作戰指示。

    皇帝第一日出發,要祭告太廟,辭別太后,和京中百官要出城相送,一系列的儀式太過繁瑣。所以大軍向南走了不長時間,剛到涿州就天黑了,只得在這裡安營紮寨。涿州距京師只有六十里地,也是一座千年古城,漢昭烈帝劉備、宋太祖趙匡胤、禪宗六祖慧能、初唐四傑之一的盧照鄰、苦吟詩人賈島等皆出於此,可謂人傑地靈。

    不過這裡離京城雖近。正德和楊凌卻誰也沒有來過。如今總算來了一回,可天色已晚,加上身負軍務,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所以也無心閑逛。正德實際上是要從水路下江南的,由於他的龍舟太過龐大,又有大批戰船需要調集,所以從京師出來先以車馬而行,到了德州再轉乘船隻。

    所以楊凌安頓車駕駐蹕,先使人去往臨清、德州通報消息,讓地方早做準備,同時派人回京,接迎三位公主和唐一仙。因為第一天送行的皇室、皇親、勛貴、官員太多,怕她們不好隱藏,楊凌留了三千精兵,俟大隊人馬駐紮下來,再乘夜接她們趕來匯合。

    正德皇帝剛剛住下便收到一份最新軍情奏報,楊凌與正德聽取了信使的口頭彙報,又看了許泰和伍文定的親筆奏疏,對當前……呃,應該說是幾天前的戰場形勢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寧王起兵后,勢如破竹地攻南康、陷九江,當地守將盡皆逃走,連各種船隻也盡被叛軍得了去。寧王聲勢大盛,氣勢洶洶直撲安慶,不料卻在這兒碰了一個硬釘子。

    知府伍文定能文能武,治政秉軍都是一把好手,一聞警訊他就立即加固城牆,鞏固城防,招收義勇,號召士紳出錢出力。伍漢超在安慶期間,暫領團練守備職,代為訓練團練兵,當時已募集訓練了五千民壯,於是也全部拉進城去,加入了守城官兵的隊伍。

    寧王到了安慶城下,一開始想玩上策:不戰而屈人之兵。他打聽到安慶知府伍文定是弘治十二年的進士,恰好他手下的降官里也有一個通判王靈鶴跟伍文定是同科進士,雖說兩人彼此並不相熟,總算是有同年之誼,而且此人頗有口才,寧王便對伍文定許以重金厚利、財帛美女,要這南昌府的降官進城勸降。

    王靈鶴已經上了賊船,此時反正也沒前途可言了,再加上妻子兒女盡在南昌作為人質,便也只得死心踏地為人賣命,進城去勸說同科進士的伍文定。伍同學很客氣,奉茶待客極是熱情,不料一待問明了來意卻立即翻了臉,指著鼻子把他罵的狗血淋頭。

    王靈鶴也是讀過多年聖賢書的人,自知理虧,只得忍氣吞聲由得他罵,可他想起身回去繳差時,伍文定卻不放他走了。一聲大喝就叫人把他綁了。王靈鶴叫苦不迭,只得搬出『兩國交兵不斬來使』的規矩想尋條活路,可這一來卻成了自尋死路。

    伍文定本想先把他投進大獄的。一聽『兩國』不由勃然大怒:天下只有一個大明、只有一個皇帝,哪裡來的兩國?如此死心踏地為反賊賣命的人留來浪費糧食嗎?

    他一聲令下,就叫人把王通判給砍了,然後披掛整齊,和兒子驍騎尉將軍伍漢超、安慶守備歐陽海登上城頭,把王通判的人頭往城下一擲,然後戟指大罵。

    寧王朱宸濠眼巴巴地正等著自己王霸之氣一振,伍文定捧印開城投降,給南直隸官員們樹一個好榜樣呢,不想等來的卻是一顆人頭和痛斥大罵,寧王不不禁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寧王見伍文定不吃敬酒,立即喝命攻城。城頭馬上還以顏色,箭矢火銃、滾木擂石地招呼過來。伍文定力大無窮,能使四石弓,他取過自己的戰弓,開弓射向寧王,這一箭竟然大出敵軍預料得遠遠飛入陣中,若非大法師李自然當時就待在寧王身邊,及時舉劍格架。這一箭就要了寧王性命了,嚇得寧王撥馬便走。

    現如今幾天過去了,安慶城仍然固若金湯,寧王把附庸兵、自己的三衛精兵、還有三山五嶽的流氓兵輪番派去攻城,而且親自披甲執盾、手握寶劍站得遠遠的督戰,命令士兵填濠塹,豎雲梯,期在必克,然而卻始終寸功未立,不得不另尋良方。

    劉養正、李士實兩位幕僚建議他放棄安慶,繞道攻往南京,只要打下南京,在太祖皇帝的金鑾殿上舉行登基大典,就能在名義上佔據更大的優勢,足以鎮懾江西等地許多官吏,並使更多官吏臣服。

    但是這樣做也有風險,安慶是南直隸的南大門,如今南京已經有備,一旦攻南京不下,又被朝廷大軍以安慶為據點,自后劫斷退路的話,那就危險了。

    另外,如果在他們攻打南京的時候,安慶自后發兵進襲,那就有陷入腹背受敵的危險,寧王的英雄冒險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革命精神明顯比不上這兩位秀才,所以不待那些武將們反對,他就一口拒絕了。

    王僧雨、楊子喬一眾大盜建議他分兵兩路,陸路繼續攻打安慶,水路順江而下直取南京,這個方法其實還是可行的,因為他的大軍實際上近十萬,而無論是安慶還是南京,此刻都沒有這麼多兵馬。

    其他府道的將領即便得悉寧王謀反了,苦於沒有皇命也不敢擅離防地自作主張地趕來剿匪。這樣一來,十多萬大軍攻城時並不能全部排上用場,閑著沒事的人只能幹吃飯,還不如派出去試試,這樣兩面用兵,不管哪一路破城,都可以及時給予另一路友軍支援。

    寧王一聽有理,連忙派了二郡主的儀賓李龍和行軍副都督大狗子率一隊戰船攻往南京,卻不料如今南京已經有水師駐防,彭鯊魚老當益壯,上一回憋足了勁兒想打劉七,結果只撈著一些船板,對著采石磯上放了幾炮,這一次他可算嘗到了肉味。[天堂之吻手打]

    一通水戰,打沉寧王十一艘戰艦,寧王二郡主成了寡婦,副都督大狗子成了落水狗,一通狗刨之後被人救上一般蒼山船,領著殘兵敗將扯帆逃回安慶去了,彭鯊魚狂追數十里,又打沉了兩般戰船,這才意猶未盡地退了回去。

    寧王聽聞朝廷水師如此利害,不由暗自心驚,他們也鑄有佛郎機炮,可是好武器也得有熟練的士兵去操縱才能發揮它的強大威力,寧王偷鑄戰炮已經算是大本事了,哪有地方容他偷偷訓練炮兵?那些水兵只是臨陣磨槍,怎麼和久經沙場的朝廷水師作戰?

    彭鯊魚橫江,水路不通;伍大鬍子守城,陸路難進,氣得寧王暴跳如雷,佛郎機炮既然用來水戰不利,乾脆卸下來用來攻城。不料他這邊炮聲一響,城頭也轟鳴如雷起來,原來安慶城中也有重炮,可是伍文定一直藏而不用,直到他以炮攻城,才以火炮反制。

    安慶城原本只有四門大炮,但是楊凌調伍文定來守安慶,本來就是為了對付寧王謀反的,豈會不給點政策優惠?他早從軍中徵調了六門遠程大將軍炮,再從浙江水師中擠出十門佛郎機炮,運到了安慶城中。

    佛郎機炮射速快、大將軍炮射程遠。兩種炮配合使用,恰如明軍剿倭戰中發明的長短兵器搭配的鴛鴦戰陣,犀利無比。寧王的佛郎機炮若是擱遠了,不能對城中構成有效殺傷,放近了在城中火力的壓制下,就成了那六門大將軍炮的活靶子,結果空有利器還是派不上用場。

    他不用火炮時,伍文定恐怕自己彈yao耗盡,便也停止炮擊,雙方再次展開攻城守城的肉搏拉鋸戰,迄今寧王仍不能攻進半步。

    正德皇帝見了戰報欣喜不勝,立即傳旨對伍文定予以嘉獎,同時著令許泰調遣軍隊增援安慶,務保安慶不失。安慶戰局如此,正德心中一塊大石落了地,他和楊凌高高興興地走出去,眼看軍隊正安營紮寨,時不時還要問候士兵兩句。

    皇帝陛下滿面春風、十分和氣,如此深入群眾的行為把大家感動壞了,一個正往地里釘帳繩樁的士兵一鎚子下去,隔著半尺遠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嚇得扶樁的那個士兵激靈一下跳了起來。楊凌一看趕忙把不斷揮手中的小皇帝給拉走了。

    **********

    時值深夜,三千衛士護送著唐妹妹和三位小公主到了涿州,由於此刻是在軍中,人多眼雜,所以三位公主全是扮作侍婢模樣,趁著夜色混入了軍營。

    一時也不便安排闊綽舒適的住處,真的把三位小公主送進了僕役們居住的房間。大通鋪、火炕燒得滾熱。只不過早得到授意的太監們把床褥全都換成了綺羅綢段,簇然一新,倒也不致惹人嫌棄。

    楊凌還擔心三位公主不習慣,匆匆來到她們居住的前跨院兒左廂房探望,可他剛進院子,就聽見房中傳來一陣興奮地嘰嘰喳喳聲。

    正如當初朱厚照領著劉瑾八虎去給楊凌搬家燎鍋底時見了什麼東西都新鮮,一個井邊的軲轆都能玩上半天一樣,三位小公主也沒有過這樣的人生體驗,旁人再熟悉不過的生活,對她們來說新奇有趣的很。

    尤其是那大通鋪,三位公主居然睡在同一張床上,這可是很少有的人生體驗,三位小公主穿著柔軟雪白的貼身小衣,在房間里嘻笑打鬧毫無睡意。

    楊凌側耳聽聽便放下心來,他笑著擺擺手,制止了侍衛、內侍地傳報,安心回去睡大覺了。三位公主笑鬧良久,又覺得肚子餓了,趕緊著命貼身的宮女侍婢們去煮了夜宵來,就光著小腳丫坐在熱炕頭上吃了,然後絮絮叨叨又聊了良久,直至天快亮了這才睡下。

    天色放光,大軍便立刻啟程趕往臨清。三位公主睡眠不足,在搖搖晃晃、轎簾垂懸的車子里倦意上涌,懶洋洋的不一會兒就睡成了三隻小貓,這一路上自然乖巧。楊凌對她們總算放下心來,覺得調皮搗蛋的永淳和湘兒公主其實還挺識大體的。

    臨清距德州已不遠了,皇帝所在便是天下中樞,各種軍情奏報、天下各地的情況、正常的重要國事安排、國策決定,但凡內閣不能決斷的,仍連續不斷送往御駕行軍所在,驛馬信使川流不息。

    臨清地處山東西北,與河北隔著衛運河相望,東隔馬頰河與高唐、涿平二縣為鄰,北部與德州地區夏津縣相連,南部與聊城市和冠縣接壤,是山東西進、晉冀東出的重要門戶。

    臨清運河漕運也最是興盛,德州是山東運河地第一軍事重鎮,而臨清則以商運著名。是江北五大商埠之一,有「繁華壓兩京」、「富庶甲齊郡」之美譽,僅臨清鈔關稅收一項就居運河八大鈔關之首。

    這裡本來就商賈雲集、富裕異常,如今朝廷地改,百姓有了希望。流民、乞丐大幅減少,行走在臨清城外的鄉舍農村、行走在臨清城中的大街小巷,那種生機勃勃的氣息是能夠感覺到的。

    正德看到這種民間氣象,對於新政的信心更足了,對於楊凌積小進為大改、因勢利導、務實務不張揚、平衡新舊各方勢力的既有利益,穩妥改革的措施也有了進一步的感悟。

    危機就是契機,智者面臨危機不是沮喪咒罵。而是想盡辦法把危機變成崛起的契機,這個道理說穿了不值一文,但是面臨其境時,又有幾個人能夠想得到?能夠消彌危機、查遺補缺就不錯了,誰會想到去利用危機,變害為利?然而他們辦到了。

    兩日後,皇帝的御輦到了德州,然後棄車登船,前後左右數十艘戰艦護航,中間是大大小小的各式給養船、載兵船,和中間碩大無比的天子龍舟,浩浩蕩蕩向江南開拔了。

    運河兩岸有軍隊沿途巡戈警戒,御駕所至之處普通商船,漕船、兵船、驛船早早便避在岸邊,所以行進甚速。

    皇帝的龍舟是五層的樓船,金壁輝煌,碩大無比。這艘停泊在德州皇帝行宮外的巨船,年年維修、維護良好,所耗銀兩無數,可惜一直就是停在那兒備用,皇帝難得出回紫禁城,始終不得其用,如今總算派上了用場。

    龍舟第三層是皇帝、皇妃、貼身太監宮女還有大內錦衣侍衛高手們的房間,以及寬敞的會客廳、用膳廳、議事堂等等。四層則分配給了三位公主和她們的貼身侍女太監們。

    楊凌引著三位公主走在平穩寬敞的艙道上。微笑道:「三位殿下,這一路上受了委曲了。如今到了龍舟上,全是皇上近前的人,就不用那麼小心了。

    這艘龍宮常年停泊在行宮不得駛動,停泊之處半見陽光半遮於建築,所以龍舟半側比較潮濕,雖經緊急修繕,氣味還是不太好,所以三位殿下的房統一集中在左前舷。

    他指點道:「這是甲字房,永福殿下的房間,第二間乙字房,是永淳殿下的房間,第三間是丙字房,是湘兒公主的」。他指點完畢,微微一笑,拱手道:「三位殿下舟車勞頓辛苦了,就請回房歇息吧,皇上那兒剛剛收到幾份軍情奏報,我先退下了」。

    他瞧了眼永福公主,看見人家姑娘一雙明眸柔情脈脈地正望著他,心中不由一凜,連忙收懾心神,眼觀鼻、鼻觀心,退了幾步轉身逃了開去。

    永淳公主不屑地哼了一聲,小瑤鼻兒一翹,說道:「姐姐,妹妹上了這船,瞧見周圍環境,心中靈機一動,忽地想出一個更妥當的妙計……」。

    永福一聽花容失色,永淳已經有點走火入魔了,這幾次聽她說的所謂妙計一個比一個恐怖,上一次想出的妙計居然是讓自己一個大姑娘家穿著睡袍褻衣去勾引人家,她除了餿主意哪能想出什麼好辦法?

    永福嚇得轉身便逃,永淳不甘心地追進去道:「喛,姐姐別走啊,這回真的是妙計,十分妙計!」

    永淳公主追進房去,趴在她肩頭一陣嘀咕,姐妹兩個正說著話兒,湘兒公主嘟著小嘴走了進來,永福一見問道:「怎麼了?誰惹你不開心了?」

    湘兒道:「我的房間不好,窗外正是上一層探出的頂樓角檐,把天空遮住了,房間里不亮,沿途看個風景兒都不方便,臭楊凌偏心,盡欺負我」。

    永福被她逗的「噗哧」一下樂了,她笑盈盈地道:「瞧你,也是大姑娘了,怎麼還象個小孩子?人家不是說了嘛,另一側的房間有些潮陰,算了算了,去把你的東西搬來,咱倆換換,反正我好靜,也不喜歡望什麼風景」。

    「真的?」湘兒眼睛一亮,抱住她的胳膊道:「皇姐對我最好了,呵呵,我這就去搬東西,都還沒打開呢」,說著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永淳繼續道:「姐姐,我這回的計策怎麼樣?還拿的出手吧?」

    永福靦腆地點點頭,低聲道:「嗯,這回的計……倒還使得,那就……試試看吧,呃……這回不會再出紕漏了吧?」

    永淳一拍胸脯道:「放心吧,上一回要不是湘兒那笨丫頭誤事,你現在已經是楊夫人了。這回我不用她,運籌帷幄,居中調度,本公主一手包辦。我永淳妙計安天下,姐姐你就放心吧!」

    三個女人一台戲,龍舟上將要上演一出好戲,遠在塞外的大寧城,城外一座蒙古包內,也在上演著一出好戲。

    「這個女人就是成二檔頭?」崔鶯兒仔細地打量著風情萬種的成綺韻,眸光漸漸冷冽如劍:「這麼feng騷的女人,會是他的屬下么?」

    「你……常和下屬上床么?」

    「呃……如果是既年輕又漂亮的女下屬,我倒是不介意……」。

    兩個人調笑時說的這番話,此刻在她心中敲起了警鐘,女性的本能使她產生了一種遇到情敵的危險感覺。

    成綺韻好整以暇地坐在椅上,翹著蘭花指,也在上下打量她:一身灰布短袍,鬆鬆垮垮的長褲打著綁腿,頭髮盤在一起系著一塊青帕,腰間插著一柄短劍,五官倒還精緻,就是臉上的灰多了點兒,這身打扮往那兒一站怎麼看都象個十六七歲的俊小伙兒。

    成綺韻撇了撇小嘴兒,酸溜溜地想:「這也叫女人?大人不是想換換口味,拿她當孌童收了吧?」

    阿德妮盤膝坐在氈毯上,手托著下巴左瞅瞅、右看看,忽然覺得這場面有點眼熟,嗯……就象她在貴族筵會上曾親眼見到的場面,兩個紳士為了一個情人爭風吃醋,既而……。

    她下意識地往後挪了挪屁股,又把小方桌往懷裡拽了拽,很好心地想:「我給她們讓讓地方,接下來……嗯……應該拔劍決鬥了吧?」

    ******

    PS:昨天白天碼了一萬五,腦子累傷了,晚上折騰到零點后,才碼出八千字,竭盡全力了也,求書友月票支持啊,後邊眼看就要追上來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