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26章 御駕親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26章 御駕親征字體大小: A+
     

    伍文定奏寧王叛亂疏:正德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臣伍文定奉敕:「遷升成都同知伍文定為南直隸安慶府知府職,克日赴日,欽此。」臣欽遵,於九月二十七日啟程赴南直隸,就任安慶知府,歷今已兩月有餘矣。

    本月十二日,有九江逃官顧晴空等稟稱寧府稱亂,將巡撫林俊、按察副使鍾良銘殺死,三司官員、府縣大小官吏有不從者盡皆綁縛,不知存亡;各衙門印信盡數收去,庫藏搬搶一空;見監重囚俱行釋放;舟楫蔽江而下,聲言直取南京。

    臣不勝惶恐,又懼事涉皇室宗親、一道藩王,是以不敢輕信,便遣探馬往查,皆如泥牛入海,一去不歸。當此時也,寧王果然發兵來攻,聚兵一十五萬,旌旗蔽日,令旗如雲,諸府道將令未奉詔命,皆自守本土,不敢違制來援,臣唯有集納附近軍民,予以頑抗。

    如今寧王軍已攻城三日,臣調集兵糧、號召義勇、收合渙散之心,作起忠義之氣,衣不解帶,日夜巡城。幸賴皇上天威,闔府百姓眾志成城,使寧王軍進不得前,但寧王勢大,且到處張貼謠檄不恭之言,詭稱奉太后諭,以皇上非朱氏骨血為由予以討伐,欲揮軍赴京,頗能迷惑人心,江西地方官吏多有望風附賊者。

    賊兵日眾,安慶孤城岌岌可危。寧府逆謀既著,彼若北趨不遂,必將還取兩浙。南擾湖、湘,窺留都以斷南北,收閩、廣以益軍資。若不即為控制,急遣重兵,必將噬臍無及。臣日望天兵速至,庶解東南之倒懸。伏望皇上省愆咎己,命將出師。因難興邦,未必非此。

    又有南直隸軍餉,多賴鹽商諸稅。近因戶部周轉不靈,顧募之兵無所仰給,軍心恐難持久,若拖延數月,不免有兵痞生事,欲剿賊平叛,將倚何資?尚請皇上三思,早做籌謀。

    緣系寧藩謀逆事,臣伍文定為此具本奏聞,謹題請旨。」

    伍文定的奏章抄本在幾本大臣手中傳看了一遍,正德皇帝臉色鐵青地道:「諸位愛卿,你們有何提議?」

    楊廷和勃然怒道:「寧藩世受國恩,平素極為恭順,皇上對寧王也最是信賴,常有賞賜以示聖寵,想不到他竟然包藏不軌之心,意欲謀反。臣以為朝廷當立即徵調諸府道官兵予以平叛,以雷霆之勢打擊反軍,以正國法!」

    正德皇帝聽了一拍桌子,恨聲道:「正是,這口蜜腹劍的小人,連朕也騙過了,剖其腹剜其心也難消朕心頭之恨!」

    正德最恨信任的人欺騙他,心中的憤怒自不待言,楊凌見了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整天提心弔膽地牽挂著他,如今他真的反了,楊凌反而平靜下來,國內之賊,如今只剩一個寧王而已,失去了彌勒教在北方呼應,再加上自己早已在江西四周布陳戰陣經驗的將官,諒他也反不了天去。

    他笑,只是因為楊廷和的話。若是不知底細,楊廷和這番話並沒有錯,可是楊凌知道他收受過寧王府的重禮,如今聽說寧王反了,生怕牽涉到自己,這番話的弦外之音就是預埋伏筆,一旦事發有人彈劾,今日這番話就能發揮效果了,連皇上也受他蒙蔽,自己不知底細,平素的交往自然也不能算是大罪了。

    大學士梁儲也很緊張,他進入內閣以後,寧王府中官也給他送過厚禮,這禮金還沒放熱乎呢,江南半壁就燒起火來,一個弄不好,自己就得葬身這片火海,於是也立即表示忠心,贊同楊廷和的意見,主張立即發兵,討伐叛逆。

    老焦芳一張生滿老人斑的臉上淡淡然的如無波的古井無波,寧王反了當然得平叛,難道等著他打到北京城來?伍文定這份奏章是九天前的急報,現如今安慶城是否還在伍文定手中,寧王是否已經打到了南京城下還不知道,要怎麼出兵、派誰出兵,必然還得有待商榷,老傢伙是不會輕易表態的。

    六部尚書也在座,他們面面相覷,一時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獻上。有的人心中忐忑,不免想起燕王靖難的舊事,與此刻何等相妨?也是少年天子,也是皇叔造反,只不過燕王是由北向南打,寧王是由南向北打,這天下莫不是真的要換主人?

    戶部尚書劉忠則在發愁,他自上任以來就一直在發愁,現在是滿臉的褶子,幹什麼都要錢,他就是管錢的,伍文定奏章中那句「南直隸軍餉,多賴鹽商諸稅。近因戶部周轉不靈,顧募之兵無所仰給,軍心恐難持久,若拖延數月,不免有兵痞生事,欲剿賊平叛,將倚何資?」的話可把他愁壞了。

    兵部尚書陸完就一直盯著劉忠看,有句話叫「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又有句話說「皇帝不差餓兵」,現在皇帝要發兵,他是掌兵的,可是錢呢?沒有錢拿什麼打仗?

    楊一清眼神閃爍,穩穩地盯著神色自若的楊凌,忽然有點若有所悟。當初楊凌把李森、白重贊、閔文建、何炳文調到江西周圍諸府道任職,名義是為了圍剿白衣匪,當時剛剛擔任吏部尚書的他就覺得有點大動干戈了,事實上這幾位將領大多根本沒有和白衣匪交上手。

    現如今發生了寧王謀反事,回過頭來再看這次軍事部署、將領任命,竟是十足十的針對江西而去,整個江西分明是被這些驍勇的戰將完全包圍了,只要南直隸守得住,不讓寧王佔據或北進,那麼他們唯有退回江西,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強大攻勢。

    想到這裡,楊一清焦灼的心情放鬆了,他唯一有點好奇的就是,威國公怎麼會早早做出這樣的安排?想到楊凌和三廠一衛的親密關係,楊一清不免釋然:想來威國公早就收到寧王謀反的諸多線索,只是事涉藩王,又皆為風聞,不敢上奏天子,這才採用這個辦法預做防備。[天堂之吻手打]

    禮部尚書王華見楊一清兩眼出神,還以為他正在苦思對策,便清咳一聲道:「楊大人有何見解?」

    楊一清聞喚一驚,清醒了過來,他微微一笑道:「威國公爺前往江南剿滅白衣匪剛剛回京不久,想必對江南局勢最是了解,所以本官想先聽聽威國公的意見」。

    他這一說,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楊凌,連那些心中直嘀咕的官兒都安下心來,對呀,這個常勝將軍還沒打過一場敗仗呢,有他在此還有何懼?

    楊凌坦然拱手道:「皇上,臣以為寧王之亂,不過是跳樑小丑,皇上一彈指就能讓他灰飛煙滅,根本無需擔心」。

    「喔?寧王聚兵十五萬,不可小覷呀。愛卿何出此言,快快講來」,正德高興了,馬上追問道。

    楊凌一蹙眉,說道:「曹操當年討伐孫劉聯軍,還號稱百萬呢,實則水分高達數倍。寧王處心積慮恢復三衛,又借剿匪掌兵之機安插親信、排除異己。如今看來是早有反意,早就預作準備了,但是他要在數日之間聚合兵馬十五萬,實不可能,依臣之見,他的全部兵力不會超過十萬之眾。

    南直隸去年抗倭、今年剿匪,經過連番大戰,軍隊戰陣經驗豐富,戰力有所提升。再加上皇上高瞻遠矚,派遣了許泰、江彬都驍將鎮守南京,有他們在,我相信現在寧王未必能夠順順噹噹攻到南京城下,那麼我們大可從容布置,命湖廣、兩廣、福建、浙江各路軍隊進發,蠶食寧王的勢力。

    江南水師已駐紮長江水道,寧王的戰船必不能北進,他們既不能北上,又攻不下南京,後方根本又受四面之軍圍剿,唯一的選擇只有退回江西去,局縮於彈丸之地,要消滅他們又有何難?

    唯一可慮者,是支撐打仗的軍餉,將士們浴軍疆場,如果連養家糊口的軍餉都發不出來,軍心必亂,那時就給了寧王可趁之機了。如能儘快剿滅他們也罷了,可是如果一旦有所差遲,戰事拖延幾個月,那就不好辦了。

    江南距此千五百里,快馬往來也需大半個月,在京中傳達各種命令,勢必影響戰局進程,臣以為皇上可遣一名將領,授招討大將軍印,調度江南諸府道官兵,全權負責平叛事宜,如能快刀斬亂麻,迅速平息叛,則所耗軍資,僅憑平叛剿獲的寧王府財富,就足以應付了」。

    焦芳捻著鼠須溜了他一眼,慢條斯理地道:「老臣以為國公所言甚有道理。寧王之亂並不足懼,掣肘朝廷的不過是糧秣錢財,如能派遣大將臨陣調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平定反叛,則禍患消彌極易。老臣舉薦……」。

    正德一拍桌子,把捻著鬍子搖頭晃腦的焦閣老嚇了一跳,只聽正德喝道:「說的好!寧王跳樑小丑,何足懼哉?朕要御駕親征,朕要率外四家軍,以威遠大將軍朱壽的命義親自出兵平叛!」

    「啊?」焦閣老張口結舌,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他結結巴巴地道:「老臣是想說……」。

    「你不用想了,也不用說了」,正德毫不客氣地道:「流里流氣在江南攪的一塌糊塗,江南苗、等族土司自成化年間便時有叛亂,說不定趁著寧王之亂也要鬧事,南方局勢極不穩定。朕親自帶兵,可以鎮懾人心、穩定局勢」。

    他緩緩立起身來,把劍眉一挑,威風凜凜地道:「況且,寧王誣衊朕不是先帝骨血,不該當這大明皇帝,這不止是侮辱朕,也侮辱了先皇。朕要站出來,以大明皇帝的身份堂堂正正的平息他的叛亂,在他的墳頭上插上一桿『正德到此一游』的大旗!」

    「皇上三思,此舉太過莽撞,皇上還是坐鎮中樞的好!」楊廷和翻身拜倒,苦勸不止。

    「思什麼思?都火燒眉毛了還思?試問還有比朕親征更平定人心、更鼓舞士氣、更勢如破竹、更……省錢的法子么?」

    「呃……」,楊廷和被噎的說不出話來,梁儲又連忙跪倒,苦苦哀求道:「乞求皇上三思,皇上不可輕離中樞呀,請皇上收回成命,萬萬不可親自領兵出征啊」。

    「還要思?朕這急病人,偏碰上你們這些慢郎中……」。

    王華撩袍跪倒,說道:「皇上三思,您以威武大將軍朱壽的名義統帥外四家軍,平素演軍習武那也罷了,但是以此名義下江南,這是不合法的,有違禮制。皇上應帶頭遵循禮法,豈可破壞規矩?」

    「咦?奇了怪了,贊成快速平叛的是你們,要朕三思的又是你們,朕三思之後一抬頭,寧王都站到朕的眼皮底下了」。

    劉忠和其餘幾位大人一齊跪倒,七嘴八舌地道:「皇上三思,江南戰亂方平,又逢冬季,車馬不便,舟車勞頓,皇上萬金之軀,不宜親征呀」。

    「皇上,塞北內亂不休,一個不慎,就會又將戰火引至我大明邊牆,皇上應該坐鎮京師才對」。

    「皇上,嚴冬將至,萬木蕭疏,冬季事情不多,皇上正宜趁此機會聽講聖學、開辦經筵,何必勞師親自遠征呢?派一大將足矣」。

    「皇上,皇上新納寵妃,新婚燕爾,正是兩情相悅,何必……」。

    正德皇帝聽得啼笑皆非,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理由?

    他剛一張嘴,群臣訓練有素地齊聲一喝:「皇上三思!」差點兒把他嗆個跟頭,正德皇帝惱怒道:「你們以為朕要親征,是去遊山玩水么?朕的江山,朕不在乎?藩王謀反,不同於白衣軍、彌勒教,更不同於倭寇和佛郎機,大明的親王,又打著朕非皇朱子嗣的旗號迷惑百姓、吸引官吏,朕親征,許多問題便迎刃而解了。朕一定要守在這紫禁城中才叫皇帝?哼!朕意已決,勿需再言」。

    楊凌也有點發怔,他本來是想再辛苦一趟的,沒有想到皇帝居然要親征,楊凌正不知該如何解勸呢,正德瞥了他一眼,一拂袍袖已氣哼哼地揚長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