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15章 先談情后談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15章 先談情后談判字體大小: A+
     

    「他怎麼了?」聞訊趕來的紅娘子急匆匆地走過來,只見一個才十六七歲的年青人躺在樹底下,腹脹如鼓,靜脈血管象蚯蚓似的浮現在脹大的肚皮上,臉色浮腫,黃青色的皮膚令人望而生寒。

    「唉!野菜吃太多了,這小子餓的受不了,摘了幾個不認識的果子吃,想是中了毒」,謝種財從那人身旁站起來,嘆口氣道。

    紅娘子一聽,眉頭緊鎖,她蹲下身子看看那人難受的樣子,說道:「這麼挺著也不是辦法,弄點山泉水來給他灌下去,想辦法讓他上吐下瀉先把毒物排光」。

    「是!」幾名親兵立即應聲跑開了。謝種寶皺著眉頭道:「鶯兒,這麼拖著不是辦法,官兵不肯進山圍剿,只是堵死了出口,咱們想逃也逃不掉,可再這麼拖下去,不用打自己就完了,是不是把存糧發下來給兄弟們先墊墊肚子?」

    封雷立即反對道:「不行!現在糧食全耗光了,才是真的完了。官兵圍山,越久越會有漏洞,我們總會找到機會的,現在把糧食吃光,那就是自尋死路。」。

    謝種財瞪眼罵道:「就你小子明白?問題是現在怎麼挺著?這時節野菜都老了,能吃的不多,野果、野獸禁得起咱們五千多人糟蹋?幸好這裡青山片片,馬倒是不成問題,要不然……哼!」

    紅娘子焦灼地踱了一陣,嘆氣道:「你們不要吵了,這樣吧,把已經戰死兄弟的戰馬和傷馬、病馬殺了。先給大傢伙兒燉些肉吃,要不然大家是熬不住了。封雷,找幾個兄弟繼續到四周山外打探,察看官兵駐防情況,找出弱處,爭取早日突圍。」

    封雷對她的命令原本就言聽計從,自從楊虎死後,一直暗戀崔鶯兒的封雷更覺得自己希望大增,瞧著自己心目中的仙女兒,簡直從頭到腳無處不可愛,估計崔鶯兒現在下道命令讓他去跳崖,他也能開開心心地去執行,所以一聽她的命令,想也不想立即領人執行去了。

    紅娘子走上山坡,山風凜冽,吹得衣衫獵獵發抖,她順著連綿無邊的群山眺望著遠方,心裡不由一陣顫抖:「如果我這五千多人全死在這兒,那太行山裡的老弱婦幼怎麼辦?他們困在山裡出不來,糧食又快吃光了,這個冬天」。

    紅娘子的心痛的象要滴血:「那麼多人難道要隨著我們同歸於盡?棄仇,三叔三嬸能照顧好他吧?他們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這孩子要一輩子無父無母、孤苦伶仃。要是他們在山裡熬不住出山來落到官兵手裡,那……」。

    紅娘子的嘴唇哆嗦起來,彷徨無助的感覺,讓她覺的自己是那麼孤單。老天,我該怎麼辦?費盡心機,不惜拋卻了和他在一起的希望,拋棄了自己可能得到的幸福,竭力維護著老寨的叔伯兄弟、婦幼病殘。可是現在你要讓我的一切努力付諸流水么?

    謝種財謝種寶一對老哥倆望著鶯兒有些單薄的身子,彼此對望一眼,無聲地嘆了口氣。他們對目前的局面也是一籌莫展,心情低落,連拌嘴都沒力氣了。

    「大小姐!大小姐!有人上山,打的是咱崔家老寨的手語暗號,說有急事要見你」,一個崔家老營的兄弟氣喘吁吁地奔了過來。

    「打的老營手語?」紅娘子有點兒納悶,急忙問道:「人呢?」

    那位兄弟道:「正押著過來呢,我先趕過來稟報一聲,喏,你瞧」。

    紅娘子順著他的手勢向山下望去,崎嶇的山道上,瑟瑟黃草徑上,幾個人正向山上走來。紅娘子按捺不住,說道:「我去迎一迎,看看到底是誰」。

    謝種財兩兄弟對望一眼,也急匆匆地跟了上去。他們的二哥程老實自長江渡口一戰就失了蹤,他們一直以為二哥已經死在江邊渡口了,現在有人打出老營的手語不禁又給了他們一絲希望,來人如果是二哥,老營的人當然認得,可是沒準是他派來的什麼人呢。

    紅娘子在半山道上攔住了來人,幾名手下紛紛抱拳施禮見過大小姐,那被圍住地漢子也有樣學樣的抱拳施禮,瞧那粗獷樣兒倒象個綠林好漢。

    紅娘子上下打量他一番,隱約有些面熟,可老寨好象沒這個人,所以一時把紅娘子弄糊塗了,她在山西陽原為唐一仙治病時,曾經見過大棒槌,但那時大棒槌只是個親兵,不太引人注意,而且紅娘子的思維又被老寨兩個字框住,一時竟沒想起來。

    她也按照綠林的規矩還了一禮,遲疑地道:「不知這位好漢是哪座山頭的當家派來的?為何懂我崔家山寨的號語?」

    大棒槌大剌剌一拱手,一口山東萊陽腔兒道:「回崔大當家,兄弟姓劉,是威武嶺上楊大當家派來的,有要事面稟,因事情機密,還請避開左右。」

    紅娘子徹底懵了,謝家兄弟也面面相覷,誰也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威武嶺?那是哪座山頭?聽這口音該是山東地方的,難道山東太行山上還有這麼一位好漢,這種緊要關頭居然會尋到這兒來?」

    紅娘子擺擺手道:「你們退下!」

    手下的兄弟連忙閃開,劉大棒槌看看紅娘子身後的謝氏兄弟,乾笑道:「這兩位老爺子,年紀這麼大了好奇心還這麼重?俺們楊大當家說了,法不傳六耳,只能說給崔大小姐一人聽見,現在加上你倆可正好六耳,你說兄弟俺怎麼說話?要說這六耳,俺們大……大當家的還真是能掐會算」。

    紅娘子微微一笑,回首輕聲道:「五叔六叔,你們也避一下,他傷不了我」。

    謝氏兄弟自然知道紅娘子的功夫了得,比自己兩人只高不低,所以點點頭,也退了開去。大棒槌向側方野草叢中走了幾步,在一棵被摘光的了野粟子樹下站住,招手道:「喛,你過來呀」。

    大棒槌人高馬大,做出這樣姿勢顯得憨態可掬,惹人發笑,紅娘子忍俊不禁,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笑意。她扯扯衣襟。大大方方地走了過去,拱手道:「不知楊大當家到底是何方神聖,不瞞劉兄弟你說,我紅娘子孤陋寡聞,確實不曾聽說過。還請劉兄弟說個仔細」。

    大棒槌眨眨綠豆眼,狡黠地道:「怎麼可能沒聽說過?你們還同行同住好一段日子呢,呃……不是不是,是同住一個房子,在陽原,花御使家,姑娘有點印象了沒?」

    紅娘子愣了愣,仔細回味了一遍,身子忽然一震,指著他顫聲道:「你……我想起來了,你……你是他……他,你是他身邊的人!」

    威武嶺上的楊大當家,可不就是威國公楊凌?紅娘子的雙手都哆嗦了,她咽了口唾沫,苦澀地一笑,說道:「他……他讓你來做什麼?看我如何狼狽,如何受死?」[天堂之吻手打]

    大棒槌一本正經地道:「姑娘此言差矣。俺們大當家……呵呵呵,這稱呼挺順嘴的,咳咳,俺們國公爺說,不管法場戰場,他都要把它變成情場,國公爺已經到了井徑驛,他說,他為你補天來了」。

    紅娘子的臉騰地一下紅了,又羞又惱地道:「那混蛋……連這話也對你講?」

    大棒槌奇怪地搔搔頭道:「不講有啥關係,在京師小酒店他說那麼大聲,小的早就聽說過了。姑娘挺關心這事兒?你不想問問我們國公爺要怎麼為你補天么?」

    紅娘子一雙俏眼狠狠地瞪著這頭大棒槌,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山溝里去,半晌她才忍著氣道:「那你說,他要補什麼……補什麼」。

    紅娘子眼神忽地一亮,乍然地一亮,然後就象薄雲遮住了月亮,不止目光,連聲音也變得朦朧起來,她結結巴巴地道:「你說,他……他要補天?補……補……補什麼天?」

    「當我把天捅出個大窟窿時,你要是還有本事給我補上,我紅娘子就跟著你,一輩子跟著你!」

    想起這句話,紅娘子臉也紅了,腿也軟了,腔子里一顆心跳得飛快,她忽然發現:自己不但沒有忘了那個冤家,現在聽說他不但不惱自己闖下的滔天大禍,而且沒有無情地拋下自己,那心裡竟然既歡喜又期盼。

    崔鶯兒很沒出息地發現,從來不哭的她,鼻子有點酸,好象要哭了。她一直是那麼堅強,比男人還堅強,怎麼可以哭?崔鶯兒努力地吸著鼻子,想控制住欲落的淚水,可是一陣風來,還是把那清清的淚水吹落下去,落在草葉上,就象晶瑩的露珠……

    *****

    「現在都有哪幾路守軍?」楊凌看著沙盤上的紅旗藍旗,觀察雙方攻守布局,同時問道。

    身邊是井徑驛指揮使駱長明和監軍使苗逵。苗逵說道:「除了太行諸驛嚴守各處要道,負責困住白衣匪的官兵主要是從山西太原、遼州和河北的真定、倒馬、紫荊調來的駐軍,調用正式軍隊過多,負擔太重,所以都是抽調部分軍隊,不過為了守得嚴密,我們還把太原的民團也調來了」。

    「民團?才不過幾個月時間,民團能有多少人馬?能有多大戰力?如果調來一支庸軍,反而會影響整支部隊的戰力」。儘管楊凌是打定主意招安,不過聽到錯誤的指揮調度,還是不禁眉頭一皺,立即予以指出。

    驛指揮笑著解釋道:「國公爺有所不知,河北、山東大亂時,逃入山西許多流民,兵源不成問題。而且太原衛指揮張寅大人作過陝西的兵備道。對於募兵、練兵獨有心得,所以太原團練招收、練兵極為快速。

    咱們北方人大多自幼習武,山西是戍邊重地,本地的百姓幾乎就是半個兵,從本地招收的人更易調教。需要教授民團的基本上只是行伍隊列、旗號的識別。因此戰力很容易迅速形成,如今太原衛的民團近兩萬人,戰力雖比不上多年征戰的邊軍,可比衛所兵強太多了」.

    有此事?」這樣的名將,楊凌只聽說過周培公、曾國藩一類的人物,都是用類似於民團的武裝迅速起家、戰力迅速形成,想不到印象中一向沉穩有餘、衝勁不足的張寅竟有這份本事,以前倒是小覷了他。如果此人真是一個練兵的奇才,倒是應該重用一下,以便儘快完成軍隊轉型工作。

    楊凌心裡暗暗盤算著,點了點頭道:「嗯,那我就放心了,只要能夠起到作用,別讓白衣匪再突圍出去就好」。

    駱指揮摩拳擦掌地道:「國公爺,咱們圍山有六天了,白衣匪的餘糧不多。戰力必然陡降,和他們這麼耗著軍餉一日萬金吶。您看咱們是不是趁他病要他命,早點發起主動進攻,儘快結束戰事?」

    楊凌和苗逵對視一眼,淡淡一笑道:「不急,敵據險而守,攻者損傷必重,我們多等一天,就會減少許多士兵的傷亡,勝券在、戰機在手,一切主動由我們掌握,何必急於一時?」

    駱指揮連聲道:「是是,國公爺體恤兵卒,用心良苦,末將感佩」。

    楊凌笑笑,說道:「好啦,駱大人把守的是最重要的關隘,早些回去堅守陣地,本國公剛剛趕到,這山路難行,疲乏至極呀,我且歇歇,待我對攻守之勢通盤了解后,再決定是攻山還是困死他們」。

    「是!」駱指揮肅然領命,拱手退了出去。楊凌見帳中再無旁人,便悄聲對苗逵道:「我已安排人進山與白衣匪聯絡,相信很快就有消息。我想此時議和招撫,對窮途末路的紅娘子來說,答應的希望很大。

    不過這支力量之所以能成為我們的一路奇軍,完全是由於他們打著白衣軍這個旗號,因此這面旗子不能丟,知道招撫議和的將領越少越好,不相干的人完全不必讓他們知道。我與他們談判議和時勢必不能在軍營中,這就需要你多幫著遮掩一下了,各路兵馬將領如果在我出去談判時前來晉見,苗公公要小心應對,以免引起他們疑心」。

    苗逵笑道:「國公爺放心,不過國公要小心他們狗急跳牆,意圖挾國公為人質以突圍,這侍衛方面一定要周全,做到萬無一失呀」

    楊凌一笑道:「我理會的」。

    兩人正說著,一個親兵匆匆走近來,附耳對楊凌低語幾句,楊凌立即道:「苗公公也歇了吧,山裡有消息了,我去見見」。

    大棒槌站在書房裡候著,俟楊凌進來,馬上拱手見禮。楊凌急問道:「如何?可曾見到她了?」

    大棒槌道:「卑職見過了,紅娘子答應明日上午與國公相見」。

    楊凌高興的一擊拳,想了想又問道:「山上的情形你看到了么?紅娘子都說了些什麼?」

    大棒槌道:「卑職並未上山,因為我用的是黑鷂子教的崔家老寨手語,紅娘子以為是老寨的人,所以親自迎下山來,我是在半山腰碰到她的。」

    他把所見所聞仔細說了一遍,楊凌默默地聽著,不住地點頭,聽他彙報完畢才道:「很好。你先下去休息吧,口風要把嚴一點。紅娘子雖不識字,可是自幼混跡綠林,見識可不少,再者她的人馬是由幾支隊伍混合而成,雖說崔家老營的人佔了多數。可她也不會獨斷專行,這談判恐怕不是見一面就能解決的,沒準兒還要用到你上山」。

    「是!」大棒槌做家丁奇蠢無比,做個戰士卻駕輕就熟、十分精明,他答應一聲,走到門口兒時想起一事,便轉過頭來若有意若無意地笑道:「國公爺,她們已經無路可走,說不定您一出馬,她們馬上就會投降了。我在山上對她說了國公爺教給我的說,說國公爺已經來了,要為她補天時,她淚都沒有忍住,看來在山上她也是怕得很呢」。

    楊凌怔了怔,擺擺手道:「知道了」。

    大棒槌對兩人之間的情愫可不是憨的一點看不出來,這時故意裝傻充愣把話遞到了,就放心地退了出去。楊凌坐回椅上,輕輕嘆了口氣:紅娘子會怕?她要是怕死,就不會幹出這麼轟轟烈烈的事來了,她是為了什麼落淚?

    想到這裡,楊凌的眼睛也有點兒濕潤了。

    *******

    「過來」,楊凌大馬金刀地坐著,面前一張圓桌,酒菜豐盛,熱氣騰騰。

    紅娘子一路上心跳的厲害。和楊凌見面的各種可能她都想到了,比如一副趾高氣揚的勝利者嘴臉,那她掉頭就走,寧死不受其辱;又比如溫情脈脈地把她先抱在懷中,就象在京師小酒館中的大膽表白,那她是拒絕還是接受,這一路上臉紅心熱的想了半天,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有拿定主意了。

    其他諸如先冷后熱,斥責恫嚇、曉以大義、公事公辦,等等行為和表現,紅娘子都盤算過,可她就是沒想到一進了門兒,楊凌居然是這副模樣。兩個人不象是多麼久不見面,更不象是戰場上廝殺對陣的敵手。

    這口吻,這情景,和威嚴的談判場面亦或浪漫的相會場面好象完全不搭界,他大模大樣地坐在那兒,語氣神態非冷非熱,倒象一個大老爺心安理智的坐在後花園裡,對著自己的女人理直氣壯地說話。

    紅娘子的倔強性格立即就上來了,她把柳眉一豎,手按劍柄,「嗤」了一聲,不屑地道:「憑什麼?你叫我過去我就過去?我紅娘子縱橫天下,還沒聽過誰的話呢。」

    楊凌若無其事地掏掏耳朵,挾了口金黃流油的烤鴨子,蘸點甜醬,裹上麵餅大蔥,嚼的很香,很香。

    雖然不饞,可是常常吃不飽飯的紅娘子還是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儘管那微咽唾液的動作不易被人察覺,楊凌也沒特意看著她,紅娘子還是不禁紅了臉,她又羞又氣地道:「你約我來,難道不是為了談判?這就是你楊大公爺的待客之道?」

    「談,當然要談」,楊凌慢條斯理地說著。

    崔鶯兒一雙杏眼瞪的老大,都快噴出火來了,那個該死的大混蛋還是沒抬頭看她,他張開大嘴,一口熱騰騰的糖醋鯉魚又進了嘴,崔鶯兒的小嘴不爭氣地又咽了口唾沫。

    她憤憤的忍不住要跳起來揍人了,只聽那冤家又開了口:「談也不能讓我的女人餓肚子呀?」

    崔鶯兒攥緊了的小拳頭僵在半空中,怔了半晌才心虛地左右看看,結結巴巴地道:「你……你的女人?在哪兒?你還帶了女人來?」

    楊凌抬起頭,一邊往杯里注著酒,一邊很奇怪地看著她,說道:「怎麼會問出這種話來,難道我一直看錯了,其實你是男人?」

    崔鶯兒腦子微微有點混亂,轉了一轉才醒過神來,一張臉頓時艷若石榴,她又羞又惱地低斥道:「放屁!誰是你地女人?」

    崔鶯兒的心又不爭氣地撲嗵撲嗵跳起來,她好怕從楊凌嘴裡說到那句話,可是楊凌不負所望,那句當時忘形之下說出的一句譏諷之語,偏偏就從楊凌嘴裡說了出來。

    最可氣的是,他還端著杯子,兩隻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縫,怎麼看都是一副欠揍相:「當我把天捅出個大窟窿時,你要是還有本事給我補上,我紅娘子就跟著你,一輩子跟著你!」

    就象觀世音迎空一擲,給頑皮搗蛋的紅孩兒手腳頸子全套上了金環,崔鶯兒心尖兒顫著,想要轉身逃走,偏偏一雙腿就象釘在了地上,一步也挪不動。

    ******

    PS:求票求票,請求月票支持^_^諸位英雄,本月最後一周了,繼續呼喚月票支持,謝謝大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