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11章 朕,准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11章 朕,准奏字體大小: A+
     

    (一夜之間,被追上250多票,現在我的年票榜差距又落後到600票左右了。

    月關求票有沒有誠意,從天天熬夜,一貫保證穩定大量的更新上就可以看出來了;

    月關想不想要月票,從標題上連續冠以求月票的字樣和長章節時分開更新也應該看得出來了,我想不必一定把經歷放在寫篇作品相關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吧,難道諸友是看『相關』下『菜碟』?苦笑。已經臨迫月末了,如果還有票,就請您投下來吧。下半段《志願軍》還沒寫完,我中午加緊碼完再更新。頭一回把相關放在前邊,給您造成不便的話請多包涵。)

    **************

    塞外風雲,同樣影響了大明中樞,儘管民間對此一無所覺,但是六部高官都已從絕密級的邸報中得悉了事情經過。

    大明是趕走了北元朝廷得到的天下,燕王朱棣鎮守北京,就是為了對付北元餘孽,他靖難奪國之後,更是把京師也搬來北京,以天子守國門,五次親征漠北,可見對蒙古的重視。可以說,在大明周邊的民族中,對大明最具有威懾力的就是北方草原,那裡的一舉一動,大明豈能不關注於心?

    內閣三位大學士、兵部尚書陸完、吏部尚書楊一清,還有威國公楊凌,都坐在乾清宮西暖閣內,正德皇帝神色肅然。環顧了一眼眾位朝廷重臣,說道:「方才威國公所言,諸位愛卿可有異議?」

    楊一清拱手道:「臣以為,詔命花當之女為朵顏三衛的女王,此事必須馬上傳旨。朵顏三衛名義上還是大明的落屬,如今對大明依賴更重,再加上朵顏衛的力量在兀良哈部仍是最強大的,任命花當的女兒為女王,既不會招致兀良哈各部的反對,同時有了統一的首領,才能避免他們的煥散。

    至於出動瀋陽衛和遼東衛予以適當支援,臣覺得還應慎重。我們固然應該提防伯顏這頭猛虎,但是從花當的表現看,他們同樣野心勃勃。我們本來的目的就是扶植花當牽制伯顏,讓大草原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不是打死一頭虎,喂壯一群狼。

    前一段時間,朝廷內部多事,對於關外的控制不足,朵顏三衛發展太快了,現在他們有求於大明。如果我們允許瀋陽,遼東兩衛有限制的出兵,很難保證朵顏三衛不會趁機拖我們下水,一旦戰火延及。我們不能脫身,又沒有足夠的財力支撐這場戰爭,後果不堪設想。所以,還是適當提供些火器、軍械和糧草為宜,不宜直接參戰」。

    正德聽的微微點頭,楊凌也覺得他考慮比自己周全,便道:「臣贊同楊大人的意見」。

    其餘幾位大人論軍事遠不及楊一清和楊凌,見二人意見一致,自然表態附議。正德見狀點頭道:「好。那麼就依眾卿所言。朕即刻下旨,以八百里快馬送往關外,賜封那個……那個花當之女為女王。兵部另外行文,將予以援助、慎用武力的決定曉諭關外諸衛」。

    「是!」幾位大人齊齊拱手。

    焦芳道:「但有不利,當尋其利處,化不利為有利,花當之死固然與朝廷的塞北政策有所妨礙,不過這個機會倒是有利於我們數十萬墮民的移民安置,這個時機要掌握好。早了不行,因為我們很難把握關外各部的勝敗,墮民雖是賤民,也是大明子民,不能送羊入虎口。

    晚了也不行,如果兀良哈完全站住了腳,就會反對我們的大批移民,前期事務必須做好,一俟局勢明朗,立即移民」。

    楊廷和頜首道:「焦大學士說的是,不過此事光靠戶部不行。朝廷大臣多安於現狀、務休息,不欲疲中國以事外蕃,如此大的舉動,方方面面阻力不行,皇上應著令兵部、吏部、禮部予以配合,以加強執行力度」。

    對此意見,正德自無不允,諸位大臣各抒已見,直至事情都議出了眉目,正德這才將一道道旨意頒下,各位大臣各自領命離去。

    正德皇帝吁了口氣,在龍椅上坐了,顯的有點沒精打采。

    楊凌並沒有走,見了皇上如此模樣,他微微一笑,寬慰道:「皇上不必擔心,我們如此儘力竭力,不過是想多一股力量來制衡草原勢力的均衡,以利於我們大明朝廷儘早平復平疆。如果這番努力不能奏效,也不過是由三足鼎立重又變成兩虎相爭,至少火篩是絕不會和伯顏聯盟的,他們的內亂仍要繼續。大明只需三兩年時間就能恢復元氣,頂多五到六年就能出兵伐北。只是有朵顏三衛的存在,我們能更早成功、付出的代價更小罷了,不管如何,最後的勝利仍是屬於我們」。

    正德皇帝甩了甩袖子,有氣無力地道:「朕知道,朕沒繼位前伯顏獨統大漠,大明都不曾怕過他,現在的情況總比那時好多了,朕有什麼畏懼的?朕是想知道,又多了這攤子爛事兒,朕到底還能不能成親了?朕的一仙要在你們家住成老姑娘啦」。

    楊凌一怔,沒想到正德竟是擔心此事,他忍俊不禁地道:「呃……關外之亂,與皇上納妃無關吧?」

    「你還笑!」正德瞪了他一眼,佯怒道:「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你嬌妻美妾如雲,就忍心看朕形單影隻的?」

    楊凌忙低下頭,故作恭敬地道:「主憂臣辱,臣豈敢看皇上的笑話?」

    他知道皇上倒不是守身如玉,除了宮中一后二妃偶爾會臨幸外,自從解語羞花兩個間諜美人兒自盡,他又從宮女中找了兩個清秀可人的小姑娘平時陪伴在身側,可要真說到情投意合的紅顏知已,那除了唐一仙可就真沒有第二個了。

    楊凌忙道:「皇上要成親,又是依民禮,本不需要太大的動靜,想辦也就辦了,何必顧慮關外戰事?」

    正德皇帝愁眉苦臉地向他訴苦水道:「愛卿有所不知,不是朕不肯辦,是一仙不肯吶。一開始是想在你家住到幼娘姐姐生子,朕和她再完婚,不料因為你滯於四川,這就耽誤了。等你回了京,又是半年的國喪,國喪期過了吧,流里流氣又鬧起了事端」。

    劉六、劉七由於方言的關係,迅速演化成了一個新的形容詞已經流傳開來。正德也從唐一仙那兒聽說了,這時順口就蹓噠出來了。

    「朕本來說這些事不礙的,可是一仙總說,身為一國之君當以身作則,皇帝以民禮成親,本來就夠引人囑目的了,當此非常時刻,又怎能為人詬病?要是她不允,朕也不敢迫她」。

    楊凌一聽,立即猛拍胸脯道:「皇上放心,其實一仙也是為了皇上的賢名著想,劉六劉七造反時皇上的確不宜成親。可無論如何,關外戰事成不了理由,皇上無需多慮。婚事照常籌備,七日之後的婚禮一定按時舉行」。

    正德一聽,感激涕零,連忙再追了一句:「那好那好。這可是你說的,一仙那裡,朕就交給你了,如果一仙還不肯與朕成親,朕唯你是問。到那時你也別想回家住了,就搬過來跟朕一塊兒睡,朕娶不了媳婦兒,你也別想回家找娘子,看誰靠得過誰!」

    楊凌一聽,啼笑皆非。

    ***********

    「又……又是讓人家去呀」,湘兒結結巴巴地道。

    纖秀的皓腕上戴著一雙翠玉的手鑼,鐲子里有血絲一樣的紋路,晶瑩剔透、碧如春水的溫潤美玉,襯著那飄帶一般的血紋,真的是漂亮極了,一配在腕上,襯著那嬌嫩白皙的肌膚,顯得更加可愛。

    朱湘兒嘟著小嘴兒開始往下擼手鐲:「人家不要了,我說呢,忽然送我東西,原來是要人家去做這種事」。

    永淳急忙攔住她,說道:「別別別,皇兄成親的時候,我要陪在旁邊的嘛,哪有機會下手,這不是沒辦法再拜託你嘛。再說,你忍心看皇姐守在尼庵里呀?這是做善事」。

    湘兒想起永福,自入京后她待自己一直很好,就象一位大姐姐一樣,可是……幫她做這樣的事……湘兒心裡感覺怪怪的,好象把自己心愛的東西推給別人一樣,總是不那麼得勁兒。

    看著永淳熱切的目光,她又不忍心拒絕這個小姐妹,猶豫片刻,她悄聲問道:「那個東西,你能弄得到嗎?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要是找太醫要春藥,那太醫院還不炸了鍋呀?」

    「嘻嘻,找什麼太醫呀」,永淳笑得就象一隻小妖精:「我常在十王府里轉悠,那些公主們的院子就得我的宮殿一樣,隨便我出入。」

    她趴在湘兒耳邊,低聲道:「有幾位公主呀,因為一年才見上駙馬幾面,所以府里都備著這種東西呢,以前我偶爾翻到,把皇姑們臊的不行,都趕緊藏起來,我是悄悄和她們府里的女官和太監們打聽才知道那葯管什麼用的。

    我去偷兩包來,等皇兄依民禮成親那晚,楊凌一定來喝喜酒,你偷偷下到他杯里,就沒你的事了。我自會將他引去見皇姐,嘿嘿,只要他撕破姐姐一隻衣袖,我就大叫非禮,皇兄一出來……」。

    永淳把手一攤,呲著小白牙嘿嘿奸笑道:「到時皇姐哭天抹淚兒的,皇兄不砍他的頭才怪」。

    湘兒嚇了一跳。吃驚道:「不會吧?要殺人吶?」

    永淳白了她一眼,說道:「能讓他殺嗎?不過皇兄那脾氣,雖說他也希望姐姐嫁給楊凌,可是見楊凌欺負姐姐,氣頭上鐵定是說他砍他的頭的,到那時我再從旁相勸,就說姐姐清白既已喪在他的手中,也嫁不得別人了,不如讓姐姐嫁給他。

    姐姐再說兩句不忍皇兄失了股肱之臣的話,寧願委曲自己,下嫁楊凌,但是要楊凌得公開向姐姐求親,你想啊,他欺負了姐姐,姐姐還要救他,他還不欠姐姐一輩子的恩情呀?由他堂堂威國公主動求親,皇上將民女御妹許給他,又堵了百官地嘴,兩全齊美呀」。[天堂之吻手打]

    湘兒拍拍酥胸,吁氣道:「嚇死我了,還以為你真要殺人呢。那……不事先告訴皇上?」

    「不能說,皇兄和他好著呢。騙別人行,要是事先心裡有數,皇兄對他肯定不會生氣。那楊凌死老奸死老奸的,可別讓他看出破綻來」。

    湘兒點點頭,一翹大拇指,贊道:「嗯,永淳,你真陰險!」

    「那是!」永淳得意地一翹小鼻頭。

    **********

    派外關外的信使星夜兼程地離開了,一道詔書送往朵顏三衛,一番慰問告勉,並冊封銀琦為順明女王。統馭朵顏三衛,並宣布朝廷十分關注他們的安危,必要時將提供一些軍械和糧秣援助。另一道軍令卻緊急送往關外各驛、和衛所,要求官兵全面戒備,但是非伯顏主動進攻,輕易不得插手蒙古人的內亂。

    關外又送回來幾條消息,基本上和吳傑帶回來的消息大同小異,看樣子由於火篩的及時插手,朵顏三衛尚沒有陷入極度危機,楊凌心中方才稍安。

    關外大戰對於消息的傳遞,不利之處就在於朝廷的秘探只能從朵顏三衛的老營側面打聽消息,由於主戰場是在大草原上,此際分屬於各個勢力的部落對於外來人十分敏感,而且那裡沒有城池,沒有村落,游牧部落總是不斷流動的,也無法固定的派人探察,或追隨於蒙古人地部落,並設置訊息傳遞點,所以消息總要滯后一步,楊凌也只能被動的等待。

    今日是楊凌嫁妹,正德娶妻之日也是大明朝的皇帝最引人注目的一場婚禮。儘管不是娶,排場也小的可憐,甚至連許多王侯公卿都沒有邀請參加,但是整個北京城都在打聽婚禮的一舉一動。

    當今皇上披紅挂彩、扮成狀元郎騎著高頭大馬上門迎親,再用八抬大轎載了新娘回歸豹圓,僅是這樣浪漫而大膽的行為,就足以震撼所有臣民了。

    威國公府張燈結綵,熱鬧非凡。府門外吹吹打打,鎖吶連天,楊凌知道新郎倌兒來了,忙和打扮的一身喜氣地幼娘和女眷們迎出門去。

    八抬大轎、儀仗開道、花轎迎親,獅舞引門。完全按照民間成親的儀式,舞獅隊是由大內侍衛們扮的,轎夫、儀仗、鑼鼓鎖吶樂器手,統統都是大內錦衣衛的高手,真看不出這些舞刀弄劍的武林高手還都是多才多藝的。

    正德騎在高頭大馬上,狀元帽上插花,大紅的官袍,胸前十字大紅花,馬頭上也系著紅綾的大花,映著他那張英俊的臉蛋兒,還真挺象個狀元郎。

    苗逵從太行前線得到消息,忙把指揮權交給手下大將,於三天前匆匆趕回京來湊熱鬧,被正德皇帝欽點為新郎的男迎親使,喜得他合不攏嘴,這時也穿的一團光鮮,站在正德馬前。

    正德笑吟吟地坐在馬上,兩側鎖吶朝天,吹的喜氣洋洋。身後是一頂八人抬的花轎,轎身紅幔翠蓋,上面綉著龍鳳呈祥的圖案,四角掛著絲穗。

    轎子一共有五乘,是按照比較有勢力的大戶人家的排場。其中花轎三乘,由女迎親者、正德皇帝的妹子永淳公主乘坐一乘,其餘二乘由壓轎男童坐著。迎親回來時要由新娘坐主轎。另有二乘藍色轎子,由不會騎馬的男性主要親眷乘坐。

    楊凌換了件紫綢的公子袍,和幼娘把臂迎出門來,見了正德皇帝忙含笑拱手,正德見狀急忙跳下馬來,走到二人面前長長一揖,輕聲笑道:「厚照見過兄長、嫂嫂」。

    楊凌夫妻連忙一左一右將他攙起,然後迎進府去,外邊的鑼鼓、嗩吶、舞獅隊伍便更加喧囂起來,劉大棒槌青衣小帽,打扮得象個書僮,鞭炮橫七豎八掛了一身,挺胸腆肚的就象蘭搏似的出來了。後邊跟著二十多個精壯的大漢,人人連背帶抱的拿著無數的鞭炮,開始一邊驅散人群,一邊開始往地上擺鞭炮。

    其實那些看熱鬧的百姓除了楊府的人,大部分都是西山上內廠的番子及其家眷扮的,真正的普通百姓全在河那邊沿著看熱鬧呢,根本不容許靠近過來。

    楊凌夫妻都不甚明白那些繁瑣的俗禮,好在高老管家懂得,安排的有條不紊,每到一步,都有人上前及時提醒,他們只需按照提示一步步去做就是了,可是就這樣,也把他們忙得一頭大汗,直嘆吃不消。

    一位皇帝、一位國公,今兒都乖乖地聽著一個老管家指揮,過五關斬六將,好不容易到了唐一仙的閨房前,高管家小聲提醒道:「皇上,該念催妝詩了』。

    正德一愣:「還要念詩么?這個事先倒沒注意」。

    不過這倒難不倒他,正德要做幾首詩還是輕而易舉的,他想了一下正要開口。高管家又趕緊道:「皇上,不能您念,得是你的男迎親使促駕」。

    「我?」苗逵傻眼了,他興沖沖地趕回京來,什麼還都不知道呢,哪知道當個男迎親使還得念什麼詩啊,催妝詩?應該跟喜歌兒差不多吧。

    苗逵自言自語,嘟囔了半天,把好不容易才趕到閨房前的正德皇帝急得抓耳撓腮。苗逵忽地醒過神來,眼見所有人的人都正在瞧著他,就連正德皇帝都瞪圓了兩眼,微弓著身子,好象恨不得一腳從他肚子里踹出一句詩來,苗逵不由嚇了一跳,這要被皇上踹一腳,詩是出不來,怕是屎要出來了。

    他這一急,忽地想起借來的那本《西廂記》,裡邊詩詞倒是不少,現在雖記不太全,不過東一句西一句照著樣子倒能拼出首詩來,這時也顧不得細思量了,便咳了一聲,板著一張馬臉,一本正經地念道:「龍鳳花燭照洞房,裡邊一對小鴛鴦,待到更深人靜后,不知哪個在聽房?」

    楊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忽地省起自己是新娘子的哥哥,可亂笑不得,忙又閉了嘴,正德皇帝一張臉扭曲著,也不知是想怒還是想笑,憋了半天才道:「呃……催妝詩念過了,快請娘子出房吧」。

    屋裡邊雪兒和玉兒陪著唐一仙呢,聽了苗逵這首催妝詩,兩個小妮子笑的直不起腰來,唐一仙又好氣又好笑,輕輕嗔道:「這個沒正經的,從哪兒找來的男迎親使?和他一個德性」。

    她們在屋子裡笑鬧,正德皇帝底氣不足的話便沒人聽見。

    高管家見屋裡沒有動靜,還當是兩位伴娘有意刁難,便笑嘻嘻地道:「萬歲爺別惱,喜慶日子,圖的就是這個喜慶,兩個伴娘可嫌您誠意不夠呢,就請您、新娘子的兄長、男迎親使、女迎親使各說一句祝願的話,哄得新娘子開心了,也就出來了」。

    楊凌看看天色,這也不早了,真不知道這繁瑣的程式光是在娘家就這麼多,這要是到了豹房還有多少,他急忙高聲道:「妹子,大哥祝你夫妻和睦、舉案齊眉」。

    苗逵見剛才那歪詩念出來,好象沒有什麼不良反響,對自己的文才一時信心大增,便也鼓起勇氣高聲道:「奴婢祝娘娘與皇上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正德聽了神色稍緩,這苗逵總算說了句人話。

    永淳公主從來沒參加過這麼熱鬧的場面,剛才光顧著四下張望看熱鬧了,這時才盡了迎親使的本份,脆生生的說道:「皇嫂,妹子祝你和皇兄甜甜蜜蜜,早生貴子」。

    輪到正德,他一下子傻眼了,好聽的都被別人說了,他說什麼呀?

    正德一緊張,這汗刷地一下就下來了。

    永淳喜孜孜地說完了,扯扯皇兄的袖子:「皇兄,該你了,你倒是說話啊」。

    「啊?什麼?」

    「我說……恭祝皇兄皇嫂甜甜蜜蜜,早生貴子,你倒是說句話啊」。

    「喔,好,朕……朕准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