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05章 狩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05章 狩獵字體大小: A+
     

    楊凌以前每出一趟皇差,都能天恩浩蕩,得到幾天假在家裡歇息,不過現在休息倒是名正言順。雖說皇上允他入朝參政,可是他在朝中沒有常職。

    你說他負責官吏考成吧,他不能去吏部辦公;你說他負責剿匪事宜吧,又不好讓他去兵部當差。堂堂的國公爺往那兒一坐,你讓人家一部的尚書大人往哪兒搬?

    所以他這公差當的愜意,喜歡了就去拜訪一下,議議公事,不想去了就在家裡呆著,誰也不能把他怎麼樣。楊凌的建議正德皇帝還真當回事了,現在內廷十分穩定,杜甫這個人書讀得不多,可是為人憨厚老實,辦事特別認真,皇上下了意,他就讓內務府把皇宮裡每日所耗一切物資拉出張清單來,逐項對照,看看哪些可以削減。

    這一看可不得了,楊凌所提的,還只是他抬眼就能看著的東西,人們常把賭樓妓院稱為銷金窟,這一看皇宮大內才是真正的銷金窟,每日耗費的銀兩驚人,而許多消耗的物資都純粹是排場。

    比如皇上的寢宮,書堂等等,皇上不管在不在,東西有沒有用過,該更換的天天更換,獸香、紅燭日日不斷。皇宮裡的太監宮女們的月例銀子雖然是有定例的,他們無法多佔,可是只要和內務府的人熟,平時討要些東西輕而易舉。皇上的內庫,用光了稟明一聲就得採辦,而採辦起來內務府又能撈一筆,這一筆筆消耗省下來,一年就得幾十萬兩白銀。

    坤寧宮、安慶宮、中和殿正在整修,遵皇上旨意也暫時停了,再加上削去了年節的大筆預算,戶部總算暫時攢下了點銀子。可把整天望著空空的庫房,負數的帳目發獃的新任戶部尚書劉忠樂壞了。

    黃奇胤當年奏呈裁減冗員,結果被人貶到三等縣做了縣丞,楊凌的地位與他不可同日而語,但楊凌也不敢大意。現在由皇帝自己提出,並下旨執行,這就容易多了。而且以前劉瑾已經強勢執行過一次,再加上現在的朝中百官可不比當年那些欺負老實皇帝弘治的臣子了,所以比預想的要容易的多。

    楊廷和知道從京師開始比較困難,先選了南京下手,待那裡辦得順手了,也成了循例了,再對北京裁員。這一手玩的高明,南京六部的官就算想走關係托門路也費著勁兒,等他們好不容易托著人了,聖旨也下來了。

    冗員的裁減預計將為朝廷省下了大筆的俸銀,而且此事還產生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效果,消息可放出去,許多混吃等死的官兒就產生了危機感。平時他們是有事就往外推、或者打官腔壓著不辦,現在是沒事做就發愁,辦事效率空前提高。

    這種效率可小覷不得,那時候交通不便,訊息不靈,許多事如果不及時處理,等到想起來時也不用辦了,不是事情已經過時,就是當事人的墳頭都起了青草了。現如今吏治效率的提高,雖然不能量化,但是無形中對整個大明官僚機構來說,產生了無法估量的作用。

    要說反對的聲音不是沒有,不過現在當權的人有《吏治考成法》在那兒管著,他們辦事不利是要受到懲辦的,都察院、翰林院的文官們生怕自己也成為被裁減的冗員,為了盡忠職守每天瞪圓了眼珠子挑那些掌權者的毛病,誰還敢循私?執行力度一大,辦事效率一提高,被裁減的冗員連反對的餘地都沒有,就只能卷了鋪蓋回家之後,站在院子里罵娘了。

    那個時候又沒有上訪辦,誰敢鬧事?就算真有不開眼的,東廠,西廠,內廠、錦衣衛如狼似虎,他們可是很久沒開張了。這樣一環控一環,層層監督、層層控制,事情進行地很順利。

    只有驛站方面清理起來十分費勁兒,別看驛站是個小地方,楊凌管雞鳴驛驛站時,當時的閩文建閔縣令就說過,這官兒許多人眼紅著呢,是個肥差。正因為它是肥差,而且是受地方供養的,它越肥地方便越瘦。

    現如今要清理驛站,驛站內部不願意,文武官員們也大多不同意,因為他們的俸祿有限,那時候交通不便,要回趟家,或者家裡人往來一趟,耗費的錢實在是太多了,以前占驛站的便宜,現在非公事不許使用驛站,官員們不免有些怨言。

    可是正德皇帝認準的事情,很難讓他改變。他當初認準了劉瑾是好人,就連楊凌這麼親近的人也費盡心機,最後還是用計才除掉了這個奸佞。以上種種事情產生的良好效果,使正德不需多加思考,就認準了楊凌提出的建議是正確的,所以焦芳、楊廷和等人見清理驛站阻力較大、怨聲較多時想暫緩執行,一對皇上提出,立即遭到否決。

    幾位大學士一看,也只好硬著頭皮執行。為了起到效果,他們還帶頭去做。焦黃焦侍讀被紅娘子抓住,在他家裡住了好幾天,臨走時倒沒碰他,只是把府上的糧食全搜羅走了,一俟紅娘子離開,他就慌慌張張搭軍驛的車船回了京城,現在焦芳主動替兒子補了車馬費、餐費。

    梁儲為了以身作則,明明夫人不想回娘家,偏就故意安排她回娘家一趟,自己找人雇了車馬,派家人隨從,招搖過世的繞北京城走了大半圈兒。官員們本指望他們出面替自己把這塊福利爭回來,不曾想他們倒帶頭執行了,這下子雖心中不願,可也沒人敢再提出了。

    其實楊凌也知道官吏們俸祿太低,當然他們另有收入的除外,可清官就不同了。比如楊一清,堂堂的吏部尚書。又不多吃多佔的,為了貼補家用,經常幫些大客棧、大酒店寫牌匾,或者哪位富人家婚喪嫁娶,請他寫篇文章什麼地,賺點潤筆費,楊凌看著都覺得凄慘。

    今後官員俸祿必須得有所提高才行,可眼下這事不能提,得過幾年各項新政產生了效益再說。現在雖有些怨言,用空話安撫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損及的是實際利益,不過等到過兩年得到了實惠,不需要你再去說,他們也會明白當初這麼做的正確性。

    楊凌並沒閑著,這些事他都有參予出謀畫策,不過他的建議也沒有全被內閣採用。楊凌曾一時頭腦發熱,提出建銀行,發國債以彌補國庫空虛,並且對鴨子聽雷、目瞪口呆的內閣大臣們仔細解釋這兩個新名詞的含義,直講的口乾舌燥,幾位大臣甚至包括焦芳,都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興商重利,已經觸及整個文人集團的最高底限了,居然讓朝廷開辦銀行,甚至向百姓舉債,在他們心中簡直是不可思議。如果提出來的人不是楊凌,早被他們斥之為瘋子了。

    楊凌想想也是,現在整個就是小農經濟的國家,商業還沒有完善興盛起來,百姓心中對此全無概念甚至毫不理解,這時候就開辦國家借貸,風聲一傳出去,不是朝廷有沒有信用的問題,而是朝廷信用馬上破產,誰都會認為朝廷已經過不下去了。

    哪怕強行推行下去,逼迫百姓把錢存進去,逼迫百姓把錢用來購買國債,只要有人傳播些謠言,而朝廷又沒有足夠的金銀備付,借貸來的錢全部投放出去抽不回來,驚慌失措的百姓們擠兌卻得不得償還時,恐怕連富紳們都要揭竿而起了。於是這個激進的主意只好作罷。

    楊凌相信這些事情早晚等夠實現,不過現在要操作顯然操之過急。北宋年間,由於商業繁榮、商品交易發達,民間就已經出現了紙幣,但是並未形成規模和全民的信用性。到了大明也發行過寶鈔,可是不能足額兌付同面額的金銀,信譽度太低,一經發行,很快貶值,最後淪落的和廢紙一般。楊凌相信隨著大明商業的漸漸崛起,經濟的漸漸發達,信用貨幣將會提早主導貨幣市場,那時這些金融場所也必然應運而生。

    楊凌走動六部的風聲一傳出去,做官的哪個不是人精,誰還猜不出皇上這次節流又是楊凌的主意?有遠見的知道這是為了朝廷好,從長遠利益來說,每個官員都是獲益的。眼光短淺的不免背後詬病幾句。

    可他們也只能背後詬病一番,現下朝中可找不出有份量的人來和楊凌唱對台戲,楊凌又豈能自降身份去尋他們晦氣?楊凌偶有所聞,也只是一笑置之,宰相肚裡能撐船,他這個國公又豈能沒有一點雅量?

    與此同時,楊凌也關注著北方局勢,現如今草原戰局似乎變的錯綜複雜起來,由於戰事深入原伯顏猛可控制的地段,那是在草原腹地,所以無論是朝廷錦衣衛還是內廠秘探都很難探聽到消息。

    吳傑原是錦衣衛關外的秘探頭子,那時他以皮貨商身份同關外大草原上許多部落族長關係良好,後來他調至關內時便藉口老寒腿病發,要入關診治,很久沒有去關外了,現在普通的秘探難以發揮作用,吳傑便親自出馬,重拾老本行,以皮貨商的身份出關了。

    楊凌通過內廠渠道也沒有打探到火篩、瓦剌聯軍、伯顏猛可和花當三方的戰況勝負,只好耐心等候吳傑的消息。

    ************

    這些天他經常讓幼娘、文心她們以禮佛的名義去皇庵中探望永福公主,自己卻不曾露過一面,只從幼娘他們口中旁敲側擊的知道,永福公主鬱鬱寡歡,麗容逾發清減,尤其是一身緇袍,不著脂粉的模樣,清清俏俏的,著實叫人看了可憐。[天堂之吻手打]

    這一日憐兒帶著盼兒,和盼兒的小跟屁蟲楊大少爺又去皇庵,等到回府剛剛進了自己卧房換衣裳,在書房聽說消息的楊凌就鬼鬼祟祟地跟了來。

    院子里一株大樹下,兩個小丫環袖手站在一旁,盼兒領著楊大少爺,一人拿著個木頭棍,正撅著屁股在戲弄一個從樹上掉來的肉乎乎的紅色蟲子。

    見了楊凌進院,兩個小丫環連忙福禮道:「見過老爺」。

    楊大少爺見爹爹來了,一仰臉,先嗖地一吸鼻涕,然後笑嘻嘻地對楊凌道:「爸爸,來,看毛毛蟲,大毛毛蟲』。

    他的稱呼與盼兒不同,全是楊凌當初一時忘形,以後世的稱呼教他,這孩子就叫習慣了,楊凌對別人只說這是某地方言,易於發音,別人自然也無疑議。

    楊凌摸摸他的頭,說道:「嗯,毛毛蟲,陪姐姐玩吧,我去找你姨娘」。

    楊凌閃身進了房間,見憐兒剛剛換穿了一件家常衣衫,便在椅上坐了,沉吟了一下,對她說道:「憐兒,永福公主殿下現在如何?」

    憐兒在諸女之中最是聰疑,機智不在成綺韻之下,楊凌關心永福,她並未疑心,是因為她已經知道永福選了個病駙馬憤而出家的事由,這事是自己夫君操辦的,以他的性情,不把這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才怪。

    可她去了幾次皇庵,發現永福公主雖麗容清減,稍顯憔悴,可是言談舉止不象個出家人,倒象個患了單相思的懷春少女。那思念情郎的刻骨銘心味道,楊家眾女子中還有誰比她體會更深?她自然感覺的出來。

    尤其與永福公主散步閑談,永福公主更是有意無意的把話題往楊凌身上引,聽了他的趣事就開心,連一雙眸子都開始發亮,要說楊凌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憐兒可是真不信了。

    她眼珠一轉,走到桌前先為楊凌斟了杯茶,遞到他手中道:「殿下尚好,想是剛剛獨守庵堂,不習慣這種生活,所以有些心情不暢。永淳和湘兒公主這兩天也常來皇庵中陪伴她,又有我們在,倒不甚寂寞。

    唉!可是誰又能這樣一直陪著她呢,高高在上的公主,本不是我們可以攀比的,可是與這位正當芳齡年少的公主一比,我們可是幸福多了。」

    楊凌一聽,臉色陰霾下來,重重地嘆了口氣,茶舉到了嘴邊兒上,又搖搖頭放回桌上,悵然道:「都是我害了人家,一個如花少女,落得如此結局,別人家十六七的女子早就成親生子了,我卻害得公主殿下清燈古佛,相公心中有愧啊」。

    馬憐兒見他坐立不安的樣子,抿嘴一笑道:「皇庵宏大,並非只是一座清冷皇庵,在這裡又比宮中自由,倒不是清燈古佛、一幢尼庵那麼可憐。至於成親生子,公主年紀也不算大呀,她和我們比不得的。

    窮苦人家養女不易,十一二就有嫁做人婦的了。家境稍好些地南方百姓,到了十三歲就嫁女兒,十三豆蔻韶齡,其實也還嫌早,有些無聊人便謂之試花;十四歲的女孩兒天癸已至,男歡女愛,也還受得,便謂之戲花;只有十五歲,方算長成,謂之開花。但皇室之中的公主們嫁人多在十七歲上,永福公主十六歲已算是早的了,如今雖磋砣了一年,只要勸得她回心轉意,也還來得及。」

    楊凌眼睛一亮,說道:「對啊,我就是這個意思,要不然平時讓你們去幹什麼?」

    憐兒妙目斜睇,心道:「我們怎麼知道你要我們去做什麼?總不成讓我們一幫女人幫你往家裡誘拐公主吧?」

    楊凌見她眼神,以為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不禁苦笑道:「你平時冰雪聰明,怎麼現在卻犯起糊塗了?你們常去陪她,不妨有意講些坊間趣事、男女情愛,讓公主有了思凡之心,她不就不會執意出家了么?」

    憐兒咬了咬嘴唇,忍住笑道:「依我之見,不若尋個年少風流、儒雅博才的翩翩美少年去,說不定公主一見鍾情,馬上就來個思凡下界,再也不提出家禮佛了」。

    楊凌臉色一變,急道:「萬萬不可!」

    「嗯?」

    瞧見憐兒探詢的目光,楊凌瞪了她一眼,悻悻地道:「什麼餿主意!這種法子……這種法子……」

    馬憐兒覺得有趣,不過相公畢竟已有多房妻妾,她又不知正德為人,可不敢料定自己忖度正確,不願意把這事拉扯到夫君身上,一個弄不好,那就是殺頭的罪名,所以舒展了一下腰肢,把那姣好的身段兒懶洋洋地在夫君面前秀了一把,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讓我做紅娘,我也有辦法勸她,只是這事急不得,我常去庵中走動,見縫插針……」。

    她剛說到這兒,雲兒拈著份貼子興沖沖地趕了來,在門外喚道:「老爺,有份重要的請柬」。

    「拿進來吧」。楊凌這才端起茶喝了一口,雲兒進屋,先向憐兒盈盈一禮,然後才把貼子雙手呈給楊凌。

    楊凌接過請柬,先聞到一股淡淡香氣,瞧那請柬作工華麗,泥金的大字,料想是哪位王公請酒,他隨意地翻開一看。不覺一下子怔在那兒。

    憐兒瞧見了,詫異地湊過去一看,不覺也怔在那裡,過了半晌,楊凌才愕然道:「送信的人呢?還在么?」

    雲兒乖巧地答道:「是一位叫小丁子的公公,大夫人打了賞,他就離開了」。

    楊凌輕輕拍了拍請柬,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向憐兒茫然問道:「永淳公主殿下、湘兒公主殿下請我秋狩打獵?她們為什麼請我?」

    憐兒俏巧地翻了個白眼兒:「我哪知道,這要不是兩位姑娘都掛著公主的頭銜,我還以為你又在外邊惹了什麼風流孽債呢」。

    楊凌苦著臉道:「別開玩笑,我哪兒敢?」

    憐兒莞爾笑道:「諒你也不敢。不過兩位殿下邀請,你還敢拒絕不成?皇家苑林狩獵而已嘛,就去應酬一番好了,兩位公主又不是老虎,還能吃了你不成?」

    「老虎我倒不怕,一槍轟掉它就是了,怕的就是女人,尤其是公主,皇上不去,她們邀我狩獵?呃……,我的箭法哪兒拿的出手呀?要不你陪我去吧,你的馬術、箭法,一定鎮懾全場」。

    憐兒一撇嘴,稍有點酸意地道:「人家指明了邀請威國公赴皇苑秋狩,可沒說帶女眷,我去了豈不失禮?千軍萬馬你都不怕,兩位殿下雖是皇室公主,可畢竟是女兒家,有什麼好怕的?我看你是在官場上待久了,什麼事都怕有陰謀。」

    楊凌乾笑兩聲,說道:「小心無大錯。去是不能不去,我走了!」

    憐兒見他急匆匆起身,詫然道:「你往哪裡去?不是明天么?」

    楊凌擺擺手,說道:「我去叫人準備袍服,馬匹,弓箭,另外那兩位小公主都是鬼靈精,真的算計我倒不會,可是沒準兒想戲弄我一番也說不定。我得趕快去豹圓一趟,先把話兒透露給皇上知道,有備無患」。

    望著楊凌匆匆離去的背影,憐兒秀眉一蹙:「什麼秋狩,今兒兩位公主也來皇庵了,我看十有八九會把永福公主也帶上,夫君不許我做紅娘,兩位小公主倒象是有意做紅娘了,可是堂堂的公主殿下,不會真的有意嫁進國公府吧?

    唐宋時候,都是允許駙馬納妾的,可是本朝要做駙馬的人連納妾也不許的,更何況夫君已經有了正妻。嫁過來做平妻?若是個妒婦怎麼辦?雖說與永福公主幾次交談,為人嫻雅知禮,可誰知她嫁了人後會不會變成妒婦?」

    憐兒在家裡,為未來的楊家犯起愁來。而楊凌,卻猜度不透兩位公主的用意,心中忐忑不安。他實在未想到永福公主也會去皇苑,不是他想不到,實在是狩獵兩個字限制了他的思維,雖說永福尚未正式出家,可也算是半個出家人了,出家人可以殺生么?

    楊凌哪想得到,有正德皇帝這位浪漫天子矗在那兒,他的御妹又怎麼會缺少浪漫因子?狩獵,焉知獵地是獸還是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