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83章 剿撫並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83章 剿撫並用字體大小: A+
     

    京里一片生機盎然,吏部在推行官吏考成法,戶部在移民、土地、稅賦方面進行大面積改革,而這些政務的成績全部進行量化,與吏部考成聯繫起來。

    與此同時,禮部就秋闈大考和全國各地學宮增強時勢策論部分的內容也在進行謹慎的論證。這只是第一步,隨著學子們從陳腐的故紙堆中爬出來,把視線投向現實社會,他們就會發現古聖賢的言論不能解決當前的一切問題,他們自然會思考,會研究更適合現實的東西。

    教育改革才是最重要的,最基礎的東西,也是最不易因人廢政的,同時,它也是最根深蒂固難以撼動的,於是楊凌用了這個迂迴的辦法。大明風氣開放,士子們中本來就有許多對程朱理學開始質疑,時勢策論的增加,將加速這種求知求理的速度,它就是一個引子。

    通過這個引子,逐漸的將有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通過對時勢的側重和了解,引發對未來的思考,從而衍生許多新的學說和理論,而此時開放的海運通商,將把國外的信息和學問不斷帶進來,而這些新知識將起到促進、啟迪和互補的作用。

    古人之智,斷不可小覷。古之士子,才是這個時代的中堅力量,他們才是最熟悉這個時代人情事故、社會發展的人,大方向上糾正一下、促進一下,就如修渠治水,他們自會沿著最流暢的那條路走下去。這就是楊凌的辦法。

    六大衙門中除了這三個衙門就只有兵部最忙碌了,遣兵調將、圍追堵截。一方面逐漸收攏著包圍圈,把白衣軍向越來越小的活動範圍內壓縮,一方面開始部署山西剿匪事宜。派往關外的探子也源源不斷地把北方和西域的情報送過來,以便兵部隨時了解蒙古人的動向。

    太行、呂梁、洛陽、潼關、蒲津渡、龍門渡,這些連接太行水路、山路的要隘和重要城池,開始不斷增兵駐紮,安置大炮。中條山叢山莽莽,東西南北可以通往的要隘都開始集結重兵,楊凌還沒有出京,就開始設兵布防,不動聲色地合圍了。

    招撫是上策,能不動刀兵最好,不過趙瘋子如果不肯就範,那就只好動兵了。一手軟,一手硬,兩手都得準備。至於一旦動兵。和那紅娘子如何相處,楊凌可是硬也硬不起、軟也軟不得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隨機應變了。

    成綺韻先一步去了遼東,阿德妮也不是深宅大院困得住的人,所以和她一起去了遼東,要不是正有孕在身,靜極思動的雪裡梅怕也要跟了去。楊家大院的女人是越來越不安份了。

    楊凌的縱容和成綺韻、馬憐兒、阿德妮的成就,使得她們再也不認為女人一旦嫁了人,就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在家相夫教子。現在就連一向把謹守婦道視作為人妻子第一律條的韓幼娘也躍躍欲試了。

    她們其實都只是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朝氣蓬勃,楊凌也不願意讓她們整天悶在家裡,於是離開京城之間,他把東北到京城的藥材生意交給高文心,皮貨,糧米的生意交給韓幼娘打理,讓她們先試著熟悉一下。

    不過堂堂威國公夫人是不可能拋頭露面做這些事的,自有經驗豐富的大掌柜在前台打理,她們只是在幕後把關而已。玉堂春和雪裡梅就是楊家的總帳房。現在生意是自家的了,當然得自家人來掌控最後一關。

    楊凌兵發山西,本想同時安排伍漢超和宋小愛一對小情人從水路南下去金陵城接馬憐兒回京,恰好這時接到馬憐兒從南京發來的書信。他們在江南的生意實在是太龐大了,現在於永在夷洲,成綺韻在遼東,江南只剩下她一個人,要把林林總總的事情交割清楚,一時半晌還完不成。

    畢竟這生意不是楊凌一家地,有許多皇親貴戚、江南豪門入股分紅,或者合資經營,做為其中的主要經營者,如果沒有交待明白就一走了之,在白衣軍正禍亂江南的當口,恐怕這些合資入股者多有猜疑,因此她還得多呆些日子,把帳務理清,對江南各個生意口地大掌柜也得有個明確交待才能走。

    白衣軍攻金陵受挫,轉往江西,一時半晌未必會回來,而且石頭城有周德安這員悍將,也不是那麼好破的,此人殺氣雖重、對名利也過於渴望,但是打仗無疑是一名驍將。

    這一來小伍和小愛就不必急著南下了,於是楊凌便將他們帶往山西。這兩人打山地戰都有一定的經驗,緊要關頭,說不定能夠派上用場。

    馬鳴風蕭蕭,紅日照大旗!

    前方懸崖峭壁上一道關隘,關隘傍山而建,右側的城牆就是山峰,左側是懸崖峭壁,遙看驚險莫名,似乎那關隘城樓傾斜著隨時都會掉下來,實是一人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之地。

    萬里長城第九關,娘子關到了。

    過了這道關隘,就算進入山西了。

    兵甲鏗鏘,旌旗飛揚,楊凌統率的仍是三千鐵騎。關隘上號角嗚鳴,大門洞開,守關將領遠遠迎出關來,楊凌一馬當先走在前頭,他未著甲胄,頭戴襆頭巾子,身穿青紗袍子,革帶束腰,瀟洒自如,猶如一介書生。

    鷙鳥將擊,卑飛斂翼;猛獸將搏,弭耳俯伏。既然打的招牌是招安,那就得拿出點和平的誠意出來。所以,楊秀才領著兵來了。

    **********************

    「趙秀才,怎麼收兵了?」紅娘子快步進入山洞,步履輕快,腰似輕柳。封雷跟在後邊。盯著她的小蠻腰,眼神兒時而飄忽,時而發直。

    忽地注意到趙燧頗有意味的目光,封雷才驚醒過來。他臉上不禁一片火熱,訕訕地拱手道:「參見趙元帥!」

    刑老虎是山西響馬盜的主帥,趙燧是副帥,紅娘子上山與他們合兵一處后,也擔任了副元帥。可崔鶯兒造反是造反,卻一直沒有爭江山、坐天下的覺悟,所以對元帥的稱呼覺得挺彆扭的,見了邢老虎、趙瘋子人來都是邢大哥、趙秀才的叫。大概在她心裡頭,只有白登山上那個儒衫書生才配稱元帥吧。

    紅娘子穿著男人衣衫,而且是套短打衣靠。頭上包了布帕,布巾束腰,斜插一柄短劍。腳上是爬山虎的靴子。腿上打著倒卷千層浪的綁腿,英姿勃發。[天堂之吻手打]

    紅娘子大模大樣的在一張石凳上坐了,扶膝望著趙燧,威風凜凜的道:「許泰、江彬都是朝廷中的驍將,不過我們佔據地利。地可攻、退可守,目前還佔了上風,不可輕易收縮軍隊呀。

    再過幾個月大雪就要封山了。現在要儘可能的儲存糧食,所以各條交通要道不能讓官兵佔據堵塞。我的人馬一直駐守在西山,還沒出過力呢,秀才若是兵疲將軟了,那就換換防,讓我的人馬駐守東北方向」。

    趙燧嘆了口氣,說道:「崔帥,朝廷換了人來了,主將不是許泰了』。

    崔鶯兒柳眉一挑道:「那又如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官兵臨陣換將,正是他們自亂陣腳,怕些甚麼?」

    趙燧淡然一笑道:「這一次可不同,朝里來的是楊凌!」

    「楊……楊凌?」崔鶯兒心裡怦地一跳,忽然覺得坐的有點不舒服,她動了動身子,才道:「他……呃……,你不是說他在京中主持改製革新大事呢么,怎麼………怎麼朝廷把他又派來啦?」

    紅娘子一身武服,八面威風,本來頗有男兒氣概,這時肩膀一塌,眉毛一順,聲音也細下來了。

    趙瘋子喟然一嘆道:「楊凌定是識破了我們在此韜光隱晦、徐圖大計之略,所以才迫不及待出兵討伐。楊凌一到就約束官兵不再進攻,不知他按兵不動是何用意,來者不善吶,我也不得不謹慎一些」。

    他惋惜地嘆了口氣道:「山西形勢最為完固,外有太行、呂梁及王屋、析城、中條等山構成其外圍屏障,西面有黃河環繞;內有恆山、五台山、管涔山、系舟山、太岳山、雲中山、霍山、稷王山等山交錯分佈,構成內圈險要。

    這裡是極利內線作戰的,只要容我有一兩年時光在此經營壯大,取了山西全境,然後出則越臨晉、泊龍門,於涇渭之間折棰而下,亦可出天青、下壺關,邯鄲、井陘而東,兵鋒所向,直指京師,不利時又可憑險而守。奈何,時不我待呀」。

    「楊凌怎麼啦?他不也是肩膀上扛個吃飯的腦袋?我呸!怕他作甚?他算個屁!」封雷把眼一瞪,不服氣地大吼起來。

    「豬腦袋!我和秀才議事,你插地什麼嘴?一邊歇著去!」崔鶯兒不樂意了,俏眼一橫,封雷乖乖地閉了嘴,把腦袋一耷拉,屁也不敢放一個了。

    趙瘋子蹙眉道:「楊凌此人,用兵打仗極具謀略,雖然未必是天下第一名將,縱觀他南下北上,水戰陸戰山地戰,皆有可圈可點之處。

    最重要的是,打仗打的不只是戰術,朝中有沒有人掣肘、制訂的戰略能不能得到認可、手下大將聽不聽從他的命令,糧草供給能不能及時,全是勝敗關鍵。如果這些關節不到,縱是武穆再生、武侯再世。也得吃敗仗。

    楊凌是當今皇上的寵臣,要兵給兵要錢給錢,朝中地方積極響應,任是何等驕兵悍將。在他手下都不敢不凜然用命上下一心,所以他楊凌出戰,只消不出昏招,必定無往而不利。我應付得了苗逵許泰的百戰精兵,卻應付不了他楊凌挾泰山而至地威勢。」

    崔鶯兒目光一閃,脫口道:「你準備……走?」

    趙燧沉默片刻,說道:「大元帥生了病,現在有漸漸加重地趨勢,困在這中條山中缺醫少葯,實在堪虞。此外。劉六兄弟與我們遙相呼應,彼此配合,我們才能在此安心發展。現在他們已經漸漸被官軍壓縮於一隅,在江南處境艱難,劉六已經寫信過來,要求我們揮軍南下為他解圍,邢大哥也是這個意思……」。

    趙燧說到這裡就住了口。紅娘子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趙燧足智多謀,所以被推舉為這支義軍的實際指揮者,但是他的軍中骨幹和高級將領、包括名義上的大元帥邢老虎。都是劉六的人,所謂楊凌兵強馬壯、足智多謀固然是一個原因,他想要南下,未嘗不是因為來自內部的強大壓力。

    封雷一聽說要南下和劉六劉七等人匯合,不禁興奮的摩拳擦掌,他剛想發表一下見解,瞧見紅娘子正在沉思,忙又閉緊了嘴巴。

    「你準備怎麼做?」紅娘子思忖已定,她的本意就不在江山。而是藉助造反義軍的實力對付殺父仇人周德安,雖說楊虎現在正在江南,那是她極不願意見到的人,可是趙燧揮兵南下,無疑是個好機會。

    趙燧揮手屏退左右,與紅娘子悄悄說明自己的想法,紅娘子領命而去,封雷正欲隨之退下,趙燧忽地道:「封將軍留步」。

    待紅娘子離開,趙燧走到封雷面前,目光炯然,盯著他半晌,才低聲道:「封雷,你立即從本部兵馬中挑選三五百武藝高強、精明忠心地部屬,然後抄小路下山,渡河南下,先入中原」。

    封雷愕然道:「我?只率幾百人先行?」

    趙燧點點頭,說道:「對,你和劉廿七一起去,現在為了牟利西糧東運的行商很多,我已經為你準備了金銀,先到陝西,然後購買些車騾米糧,扮作行商再往東行,我要你去……」。

    封雷聽罷恍然大悟,他興奮地道:「趙元帥妙計,在下這就去準備」。

    封雷說完拱了拱手,興沖沖地離去了。

    趙燧目送封雷離去,輕輕嘆了口氣,又搖了搖頭。自從紅娘子上山,封雷的神情舉止便有些異常,他自己以為掩飾的很好,其實不只趙燧看的出來,怕是紅娘子也有覺察了,否則不會忽然換去了紅裳,整日以男裝示人。

    這封雷昔年也是崔家老寨比武招親的有力競爭者之一,一身武功不在楊虎之下,可惜他大字不識,兩相比較就沒有楊虎有優勢了。他武藝雖高,終究比不上紅娘子,崔大小姐不放水,他怎麼過得了這一關?

    封雷被潑辣俏美的紅娘子打敗,卻從此對她情有獨鍾、念念不忘,他不願見到楊虎夫妻恩愛模樣,更不願屈居在楊虎之下,楊虎是北綠林總舵把子,他便退出綠林,入了響馬盜的伙。

    及至聽說楊虎夫妻失和,崔鶯兒搬回崔家老寨居住后,封雷的心思便又活泛起來。在霸州時,張茂、劉六等人議事,封雷動不動就鼓惑大家稱拉隊伍做山賊、去太行山投奔楊虎,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楊虎不休妻,那麼紅娘子就永遠是楊家的媳婦兒,綠林道上犯淫邪的懲罰極重,封雷倒也沒有什麼不堪的想法,只是紅娘子離開了楊虎,在他眼中,就仍然是當年暗戀至深的崔大小姐。

    想到她心裡就覺得甜了,若能長伴身邊,看她一顰一笑、聽她隻言片語,那便是夢寐以求的幸福了。紅娘子突然來到中條山,封雷每日得見紅顏倩影,喜不自禁,言語神情難免有時會失態。

    趙燧看在眼裡。生怕自己手下這員悍將一時行差踏錯干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來,尤其紅娘子不但是有夫之婦、而且是另一支義軍的首領妻子,一旦真的鬧出點瓜葛來,白衣軍大戰響馬盜。張飛殺岳飛,殺地滿天飛,那這樂子就大了。

    可是這種事情實在沒辦法開口,躊躇再三,目前也只好讓他去江南辦理要事,暫且把他調開,等到自己的軍隊也到了江南,與楊虎軍合兵一處,在人家相公面前,封雷該能消了這份綺念邪思吧?否則。這可是一出內亂隱患吶。

    部將沒有遠見,不顧朝廷外松內緊,正在一步步收羅。意圖困住江南白衣軍的現實,盲目要求和楊虎、劉六合兵,山西立足未穩又來了楊凌這個強敵,思前想後,外憂內患。趙瘋子一拍大腿,嘆息道:「唉!女人是禍水,古人誠不欺我!」

    趙瘋子感慨方畢。外邊蹬蹬蹬跑進一個侍衛,氣喘吁吁地道:「趙元帥,官兵上山了,。

    趙瘋子大吃一驚,霍地立起道:「快快迎敵!」

    那侍衛一呆,忙道:「是官兵派人……上山了,要見大元帥和您呢」。

    趙瘋子氣得恨不得給這蠢貨一個大嘴巴,他瞪了一眼道:「他們派人上山做什麼?」

    「招安!」

    ***********************

    太原衛,指揮使大人的書房,泥爐焙酒。菜肴四味,李福達和江南雁正在對坐淺酌。李福達得志意滿地道:「大禮已經鼓惑楊虎、劉六一群草莽去了江西,這下子寧王抓兵權就名正言順了。

    大仁授意寧王率先響應正德改制,還捐獻大筆銀兩,這事做地也甚合我意,此舉必可消除正德的戒心。他的人在京中好好運作一番,對於寧王干涉軍務一事,只要那些京中大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寧王就可以掌握足以起事的兵力了。」

    江南雁提醒道:「教主,楊凌可是又來山西了,上次去大同,咱們的『困龍計劃』被其破壞,本教在大同多年發展的勢力被清掃一空,此人不簡單吶。教主萬萬不可失之大意」。

    李福達平靜地道:「何必緊張,苗逵、許泰這些人,在山西剿匪無功,趙瘋子的勢力反而日益壯大,他楊凌是不能不來呀。不過他來,是沖著中條山的趙瘋子去的,能對我有什麼影響?」

    江南雁急道:「教主,屬下的意思是……此人實是我教地一個大禍害,他既然來了山西,是不是找個機會把他做掉?」

    李福達目光一凝,沉聲道:「他現在貴為國公,出入護侍如雲,如何下手?一旦功敗垂成,萬一漏出馬腳,我在此地苦心經營的一切豈不盡付流水?再者,太原是我的防地,如果他在這裡出事,就是晉王也要受責罰,我一個衛指揮使,還能保得住官位、留得住兵權么?莫做蠢事!」

    見江南雁面有不甘之色,李福達口氣一緩,又道:「楊凌三番五次壞了本教大事,大義又……,你以為我不恨他么?我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可是越是如此,越不能因小失大。如果有能讓我擺脫干係的機會,我自然不會放過他,否則就不能輕舉妄動。

    殺死一個強勁的潛在對手,卻失去問鼎江山的好機會,豈不是因小失大?挑戰奠基百餘年、樹大根深的大明朝廷難不難?這我都不怕,我會對一個楊凌忌憚如虎?只是殺也好,不殺也好,得通盤考慮,算算我們得到的和失去的哪一個更多。南雁,忍,尤其艱難啊!」

    聽到李福達語音微顫,江南雁忙道:「教主,大局為重,是屬下感情用事了,。

    李福達喟然一嘆,沉默半晌才道:「朝廷下詔,令地方大力組建民壯團練參予剿匪,想是府庫已無銀可用,只得以民團代替軍隊。嘿!大舉組建團練,老朱家的人就會算計怎麼佔便宜,朱元璋屯田養兵,朱厚照更有出息,建民團代替軍隊剿匪。

    南雁,今日找你來,我正是為了這件事。朝廷不是吩咐地方大力組建團練,並用之於剿匪么?我特意去晉王府活動了一番,又給都指揮使送了一份厚禮,把這山西兵備道團練使的職位給你討了來」。

    江南雁疑惑地道:「組建民壯團練?」

    李福達冷冷一笑道:「不錯,組建民壯,朝廷不是為了省錢不想養兵嗎?我李福達替他養。」。

    他拈杯在手,淡淡地道:「如今組建團練,民壯來源不必拘於一地,南雁,你還不明白我地意思嗎?」

    江南雁雙眼一亮,忽地失聲道:「屬下明白了!教主是要屬下召集本教徒眾,明建團練,暗建………」。

    他剛說到這兒,李福達已豎指唇間,笑微微地道:「明白了就去做。我要風,正德便送我風,我要雨,正德便送我雨,大明皇帝如此知情識趣,本教何愁大事不成?」

    想通其中關節,江南雁也不禁眉飛色舞:「教主英明,咱們………」

    「噤聲,有人來了」。

    果然,門外一陣腳步聲起,李福達的親兵侍衛道:「啟稟大人,威國公傳來軍令。」

    李福達和江南雁面面相覷,連忙快步走出書房,只見一位中軍立在堂前,一身甲胄在身,風塵僕僕,見了李福達出現,那中軍立即快步上前,右手一舉掌中兵符令箭,沉聲道:「太原衛張寅,見此軍令,立即統兩衛兵馬,兵發東華山」。

    「末將接令!」李福達躬身領命,朗聲回答,隨即上前雙手接過兵符令箭,倏地轉身森然下令道:「來呀,擊鼓聚會!三鼓未到者,斬!」

    他的目光與江南雁一碰,心中已是一片瞭然。楊凌上次傳下的軍令是:「審度賊勢,分佈戰守。防守既固,恢復進剿」。

    很顯然,現在是執行第二步戰略的時候了。

    ***********************

    一個曾經文科還不錯的學生、一個現在滿腔悲憤的家長留!

    生完了悶氣說點別的,昨天那兩本書的書號找到了。月開大人的書,書號是154385,歷史類,寫嚴嵩的。另一本類《奸詐人生》的書號是151415,請大家欣賞。

    我要趕在上班前去交煤氣費、電費,回來后再加精。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