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81章 重返朝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81章 重返朝堂字體大小: A+
     

    楊府的家宴由於皇帝的到來做的還是很豐盛的,女眷們在後庭自開了一桌,正德和楊凌、張永自在前堂飲酒,只有那新娘子回了楊府又按照中式的規矩,待在她的新房內由喜娘陪著,不能出來。

    正德皇帝因為身邊都是日常所見的近臣,所以十分喜悅舒坦,眾人飲酒作樂,談笑甚歡。他們回來時天色就已經晚了,這可眼看著天色暗下來了,雖說皇上平素住在豹圓,不必顧忌禁宮上鎖,可是回城也不能太晚了。

    楊凌便含笑勸道:「皇上,眼看著天色已晚,臣可不敢久留陛下,否則恐為科道諫斥,皇上您該回宮了」。

    正德皇帝喝的正起興兒,聞言道:「噯,無妨無妨,晚一些就讓城門再打開就是了」。

    楊凌笑道:「皇上,雖說響馬盜白衣匪已趕到南方,可是難免會有一些游兵散將逃逸,還留在北方,皇上萬金之體,不可冒一點風險,倦鳥知剿嘛,咱們喝得盡興了,皇上再不起駕,臣等心為之憂,這酒可飲不下去了」。

    正德怡然自得,絲毫不覺自己高帽燕尾,正象好大一隻鳥兒,聞言笑呵呵的還不捨得走。牟斌等人身負皇帝安危,他們也不敢冒絲毫風險,漫說真的有人傷了皇上,就是有人衝撞驚了聖駕,那也擔待不起呀。

    牟斌眼珠一轉,貼著皇上耳朵悄悄低語幾句,正德聽罷捧腹大笑,一條大尾巴在後邊顫呀顫呀的十分詭異。正德對楊凌滿面笑容的道:「原來是如此的倦鳥歸巢,哈哈,你自歸巢去吧,朕這就起駕回京,免得誤了你的好事。哈哈哈……」。

    楊凌聞言無語,眼瞅著皇上挺著一條大尾巴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後堂女眷聞訊也忙送了出來,一大家子把正德送上轎子,御林軍四周護持起駕回城了。

    把這位大鳥送走,一家人才算鬆了口氣,前庭杯盤狼藉正在收拾,楊凌便和妻妾還有唐一仙、成綺韻來到後堂花廳稍坐,叫人沏了茶來。楊凌剛剛裝模作樣地坐下來,就被唐一仙和雪裡梅笑嘻嘻地轟了起來,把他推了出去。

    楊凌笑笑,扒眼一看,大家都在廳中聊天吃茶,這才施施然走向阿德妮的住處。天色微暗,今日有喜事,燈籠掛了一院子。此時剛剛過了太皇太后的國喪期,燈籠乍一換成紅色,瞧著就心情舒暢。

    一進了阿德妮的卧房,只見花團錦簇、龍鳳紅燭高燃。喜娘見老爺進來,笑盈盈地上前見禮,然後退了出去。阿德妮坐在床邊,一身潔白的婚妙,甜蜜地看著楊凌。

    楊凌關了房門,走過去坐在她身邊,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吃沒吃東西?」

    阿德妮羞怯地點頭道:「嗯,喜娘給我備了點心、熱粥,吃過了的」。

    她輕輕抽出手來,走到桌邊,提起壺斟滿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捧到楊凌身邊,楊凌接在手中,見那茶油亮油亮的,閃著紅潤的光澤,倒不似平常所見,便好奇地飲了一口,那根本不是茶,甜甜的,竟象是蜂蜜調配的糖水。

    楊凌愕然道:「這是蜂蜜?」

    阿德妮甜蜜地望著自己的夫君,柔聲道:「是啊,每天我都要和你飲用這種蜂蜜水」。

    她眸光流盼,嗓音甜甜地道:「蜂蜜是生命、健康、和生育的象徵,在我們婚後的三十天內,飲用蜂蜜水,祈禱我們的生活象蜜一樣甜,這是我們的『蜜月』呀」。

    楊凌這才知道蜜月來源,他又飲了一口,把蜜糖含在嘴裡,杯子放在一邊,然後攬住了阿德妮的纖腰,把嘴迎了上去。阿德妮含羞閉上了眼睛,花瓣般豐盈動人的雙唇迎湊過來。兩個人分享著口中的蜜液,一對身軀漸漸躺倒在床上。紅燭高燃,鼻息咻咻,輕柔嬌軟的無比誘人。

    過了許久許久……

    楊凌忽然坐了起來,氣急敗壞地道:「這個裙子,你這個裙子怎麼解開?」

    阿德妮衣衫凌亂,酥胸半露,臉蛋兒紅潤,那無邊春色令人耳熱眼跳,偏偏那累贅的裙子不知系的什麼扣,就是弄不開,那扣兒一排排的,從胸口一直向下,直到把腰勒的纖若一握。

    阿德妮羞窘的自己去解裙子,可是一樣弄了半天解不開,那裙子下擺是由大到小一圈圈向上延伸的鐵絲撐起來的,這樣躺在床上,裡邊一雙悠長豐腴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叫人看了熱血沸騰,偏偏看得動不得。

    一對新人和阿德妮的裙子奮鬥起來,正德皇上也不知怎麼裁製的裙子,當初一大幫下人七手八腳幫她穿上的,經楊凌連扯帶拽的一通弄,現在根本打不開了。兩個人忙的一頭大汗,終於死心的罷了手。

    垂頭喪氣的互望了片刻,兩個人不禁「噗哧」一笑,呵呵的笑起來。

    楊凌騰地一下站起身來,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別急,我的蜜糖,呵呵,我有辦法!」

    楊凌一轉身走了開去,打開房門四下看看,然後攸地一下閃進了夜色當中。韓幼娘、高文心等人在花廳嗑著瓜子閑聊了一陣正要散了,只見楊凌衣衫不整地跑了進來,眾美女不禁詫然。

    楊凌沒想到她們還沒散去,他乾笑兩聲道:「呃……我來找………對了,就是它」。楊凌雙眼一亮,撲過去從窗台上抄起那把剪花枝的大剪刀,「卡嚓卡嚓」比劃兩下,滿意地一笑道:「很好。天色晚了,都快些睡吧,我回去了」。

    楊凌舉著剪刀揚長而去,一眾妻妾紅顏面面相覷:新婚夜。他……弄把大剪刀做什麼?

    雪裡梅眼珠一轉,拉起唐一仙的手道:「走,咱們去瞧瞧,看老爺玩什麼玄虛」。

    唐一仙雖然好奇,可是聽牆根這種事……,萬一聽見什麼羞人的動靜,自己一個未出閣的大姑娘如何好意思見人?她羞赧地掙脫了手道:「不呢,我才不去」。

    雪裡梅生性活潑,平素就不太怕楊凌,自從有了身孕更是有恃無恐。她才不怕這個呢,想了一想,她又拉起玉堂春的手道:「走,玉兒陪我去!」

    兩個人手牽著手兒剛剛走到門口,唐一仙在後邊叫了一聲:「噯,有什麼好玩的事兒,回頭可要告訴我呀」。

    雪裡梅鼻尖一翹,哼了一聲,拉著玉堂春飛快地走了。

    洞房內乞里卡嚓,一件婚紗被楊凌剪的七零八落,總算是離開了阿德妮的身體。那雙絲襪也顧不上欣賞了,被他氣惱地扯了下來。楊凌把剪刀一丟,長出一口氣道:「哎喲我的媽呀,可算是……可算是……」。

    楊凌說到這兒眼睛一直,性感婀娜的身子近在咫尺,豐腴修長的大腿赫然在目。由於方才一番運動的緣故,阿德妮的肌膚呈現出淡淡的暈紅,健美性感的胸膛上旋起兩座堅挺瑩潔的乳峰,乳峰完美地收縮至尖端,呈現出淡紅色的乳暈。

    楊凌痴痴出神的目光立即被阿德妮察覺,他還來不及細看,阿德妮就羞澀地轉過身去遮住了羞處,以背臀朝向了他。她流暢的曲線,收縮到活力澎湃的腰肢上,像是突然遇到了障礙,水一樣奮力兩側繞過,包抄出與纖腰相比巨大而豐滿的臀部。

    同阿德妮修長高挑的身材相比,她的圓臀似乎並不碩大,可是這一躺在那裡,臀肉肥嘟嘟、粉嫩嫩的,好象以酥乳保養的一顆明珠,耀人二目。蟠桃園裡怕是九萬九千年也結不出這樣一顆肥美的蜜桃兒……

    由於楊凌一直沒有動靜,阿德妮有點不安,她不知道自己的姿色能否讓夫君滿意,一雙修長的大腿因之下意識地絞動起來。她的腿在海上時經常暴露在外,晒成了麥芽色,結實、圓潤的一雙大腿因而顯得象牙般潤澤,有種說不出的妖魅。[天堂之吻手打]

    楊凌被這妖精蛇一般的扭動驚醒了,他呼吸急促,英俊的臉龐上浮起魅惑的笑意,衫褲被他匆匆褪去,然後對阿德妮邪笑道:「阿德妮」。

    「嗯?」輕輕的顫音兒從鼻腔里哼出來。

    「記不記得我對你說過,君子一言,上馬揚鞭?嘿嘿嘿,我來啦,達令!」

    楊凌說完,一個虎撲向床上躍去。

    「撲嗵!」

    半晌,阿德妮焦灼地爬起來:「親愛的,你怎麼了?」

    「沒……沒事兒」,楊凌咬著牙,眸子里快噴出火來了:「好疼啊,我的膝蓋啊!都磕出血來了!」

    他恨恨地看了一眼那雙半耷拉在床邊的長筒弔帶襪,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怎麼就一腳踩它上邊的呢?」

    外邊雪裡梅、玉堂春鬼鬼祟祟的出現在門口,貼著門板傾聽房中的動靜。

    「哎呀,還說沒事,你都出血了,天吶,這可怎麼辦吶」。

    「沒事,沒事,千萬別吵,新婚之夜,我弄了個血染的風彩,我……丟不起那人吶」。

    雪裡梅緊張地咬著自己的手指頭:「怎麼……怎麼會是老爺流血呢?這也太嚇人了!」她瞧一眼玉堂春,玉堂春也是俏臉發白。

    房間里,阿德妮已經撿起那把大剪刀,用自己的婚紗剪了幾個齊整的布帶,迅速把楊大人的膝蓋包紮了起來,情急之下,她也顧不得自己春光外泄、妙相無窮了。

    楊凌看著這性感動人的美人兒。忽然一攬她嬌軟動人地身軀,把她拉得騎跨在自己身上,乾笑道:「阿德妮,相公我想上馬一鞭是不成了。不過『一柱擎天』倒還勉強辦得到。今夜,只好委屈你『翻身女奴把歌唱』啦」。

    ***********

    同一個夜晚。

    「楚燕,不用過於擔心,白衣匪突然返回山東,由宿遷奪取二十三條大船過黃河,避開江南的官兵主力奔襲金陵城,只能打個出其不意,各地布防軍隊會迅速回攏,他們取之不下必定重施故伎,利用行動迅速的優點再次逃之夭夭。」

    楚燕搓搓手。苦笑道:「婢子怎麼能不擔心?小姐可是把您的安危交給我了。再說國公爺已經傳過令來,近期就要派人接您北上,要是您有個閃失。國公爺還不得扒了我的皮呀」。

    馬憐兒格格一笑,用絨毯給女兒耳旁又擋了擋,免得她被城外的喊殺聲驚醒。

    馬憐兒依然美麗如昔,只是多了幾分成熟的氣息,款款舉止,一睥一笑,周身上下無處不散發著一股盪人心魄的媚意:「不會啦,咱們這位國公爺憐香惜玉的很呢。只會扒女人的衣裳,不會扒女人的皮」。

    楚燕臉兒不由一紅,她雖自幼在青樓長大,畢竟還是個清倌兒,馬憐兒開得玩笑,她卻不好介面。

    阿德妮自告奮勇押運火器北上,以馬憐兒的聰穎怎麼會不明白她的意思,這話里就透著酸溜溜的味道,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她可不敢接碴兒。

    馬憐兒走到窗邊,望著天邊一閃一閃的紅光和隱隱傳來的炮聲,蹙起彎彎的秀眉說道:「楊虎劉六這幫人還真能折騰,到處流竄也罷了,居然敢攻金陵。陪都駐有重兵,而且城高牆厚,火炮無數,憑他們能打得下來?真不明白這些流匪是怎麼想的。」

    楚燕抿嘴笑道:「小姐莫要小看了他們,聽說這些流匪馬上功夫都十分了得呢。也就是在泰安城下吃了國公爺的大虧,否則縱橫北國還鮮遇對手呢。到了江南河川縱橫,雖然不利於大隊兵馬作戰,可是南兵比起北兵少有戰事、戰力疲弱,他們自然不放在眼裡了」。

    馬憐兒似笑非笑地點點頭,說道:「安慰我吶還是安慰自己呢?放心吧,我哥哥好歹是位游擊將軍,手下兵馬眾多,而且他馬上地上的功夫可都不弱,不會有事的」。

    楚燕一聽臉色更艷,如同一塊紅布,小嘴張合了幾下,緊張地揪著衣襟卻不知道說什麼好。馬昂此人功利心雖然大些,不過武藝確實不凡,而且戰不畏死,江南平倭他被調到金陵不能建功,還頗為耿耿於懷,這次有了機會作戰,他還沾沾自喜呢。

    馬昂和妹妹的隔閡總算修復了,二人和好如初,馬憐兒生了女兒后馬昂就在城中置辦了處宅子把妹妹接來,平常也好照顧,他也很疼自己的這個外甥女兒。

    楚燕跟隨在馬憐兒身邊,時常有機會見到這位游擊將軍,楚燕眉目如畫,眼波狐麗,紅唇一線,青春俏美,是個極靈秀的女子,馬昂是一見傾心。馬昂人材出眾,官位不低,楚燕對他也頗有情意,所以她現在雖對馬憐兒還是一口一個婢子,其實二人心知肚明,她是早晚要嫁進馬家做她大嫂的,兩人感情自然非同尋常。

    馬憐兒吸了口氣,走回桌邊拈起筆來,笑吟吟地道:「打仗是男人的事,你站在那兒看也是干著急罷了。來,咱們繼續整理帳冊,江南的生意。對那個沒良心的傢伙至關重要,我要是回了京,成姐姐和阿德妮那一對狐狸精是肯定不會再來江南,估計到時由你和楚玲接手的可能大一些。大掌柜的,咱們開工吧」。

    城頭炮火連天,楚燕見她卻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不禁心悅誠服,她趕回桌邊,也拿過一本賬冊,輕輕嘆道:「小姐修養的好心性兒,國公爺卻是世上無雙的好福氣,這天下間鍾靈毓秀的好女子,都被國公爺得去了」。

    馬憐兒聽她一說。卻不禁咬起筆桿兒來,痴痴出神半晌,想起總算守得雲開見月明。不日就可回京,與那個又恨又愛的傢伙長相廝守,那狐媚的眼兒不禁彎成了一縷絲線,心中真比喝了蜜還甜。

    ***********

    城頭上,炮火正酣。

    白衣軍對城垣輪番進行攻擊,士兵們拖著盾車雲梯冒著炮火直向城下衝去。南鎮撫司鎮撫使錢寧、南京鎮守太監馮承植均身披甲胄,親臨城頭督戰,指揮將士拚死還擊。

    白衣軍死傷無數。目前卻毫無進展,他們雖然先殺了個回馬槍,突然沿黃河返回山東,一路疾行,利用快馬快過官方傳驛的機會,搶在軍情奏報前突襲宿遷,奪得二十餘艘大船將大軍流過黃河,隨即進入江蘇地境,避開了陳列在江蘇河南邊界的大股官兵,奇襲南京城,不料南京城居然早有防備。

    新任南京副總兵的周德安,聽說白衣軍開始向江南一線活動,就在南京城外挖了幾道深壕,白衣軍奇襲的消息一到,他立即引軍出城,以戰車、百虎齊奔箭、火銃、輕型火炮和弓弩在最後一道戰壕處列車陣迎敵。

    楊虎戴著一個黑眼罩,只瞪著一隻眼睛殺氣騰騰,率領部屬一馬當先沖了出來,數萬白衣軍鐵騎在後邊如同決堤的洪水,向明軍陣地翻卷上來,這已是第六次衝鋒了。

    「轟!轟轟!」南京城頭的大炮先轟鳴了,車陣戰壕前明軍各種武器也是一齊發射,弓弩、輕炮、火銃,火器密集時在這樣的近戰中遠比弓弩更加管用,一排排的白衣軍在轟鳴聲中倒了下去。

    周德安領兵作戰確實有一套,他不是被動守城,而是主動出城作戰,關守備在城頭指揮威力巨大的遠程戰炮,將開花彈不斷傾瀉到白衣軍中后地帶,而把前鋒讓給周總兵。他們利用大炮盡量隔斷白衣軍連綿不斷的攻勢,而衝到前鋒的白衣軍缺少後續部隊增援,又有幾道深壕阻礙他們的馬隊快速突進,只能白白喪命在車陣后的官兵手中。

    白衣兵們抱著木板,扛著壕橋,在騎兵掩護下拚命向前突進,意圖把戰壕變成可供通行的平地,以方便騎兵發揮,後方陣地上,劉六眼看著在悍勇無敵的楊虎親自指揮下,大片的士卒仍然不斷倒下,炮火硝煙瀰漫,失主戰馬四處逃散,攻擊陣地上死傷無數,不禁心急如焚。

    木雲臉色蒼白地站在他的旁邊,彎著腰不斷咳嗽,過了許久才喘息著直起身來,見劉六眉頭緊皺,便寬解道「劉大哥,攻城也罷、搶佔這對方佔有優勢的戰壕也罷,肯定是要拿人命填的,我們沒有重炮啊。不過官兵善守不善攻,南軍尤其怯戰,而且戰馬極少,只要突破這道防線,車陣后的官兵必定潰敗」。

    劉六嘆息道:「我知道啊,只是眼看著這麼多兄弟白白送死,我心裡憋得慌」。

    木雲淡淡一笑,沒有再說話,他扶著馬鞍,哈著腰又是一頓咳嗽。這些日子不知患了什麼病,總是咳嗽不止,一使大力就心促氣喘,這一路上沒少請人看,攻陷城鎮時還特意找了名醫診治,可惜都無法確診,開的葯沒少喝,卻全不見效。

    木雲就是李大禮,一身武藝超凡脫俗不在其兄李大義之下,他了充獵戶混進白衣軍,一直只顯露粗淺武藝,如今可是弄假成真了,說行功運氣、只消力氣大了些,就痛得心如刀割。一身大神通施展不了,就連冒充獵戶時的武藝也只能施展三四分了。

    可是現在白衣軍正向南行,逐漸按照聖教規畫的一切在走,他雖然武力大弱,卻甚得楊虎信任,目前這種局勢下他實在走不開去認真求醫問葯。

    以死亡為代價,白衣軍終於衝破了一道道戰壕,接近最後一道戰車排列的陣前了,這樣近距離快速近攻,火器裝填彈yao的速度跟不上了,木雲不禁露出一絲輕鬆的笑意:馬上,明軍就得潰敗了,打金陵足以震動江南半壁,如果跟著逃散的明軍士兵直接殺進城去,那就更好玩了。

    可是他的笑忽然僵住了,因為明軍並沒有逃。在他眼中,南軍戰力本來就弱,而且眼前的明軍只是倚仗地利和火器,部隊全是步卒,如何對付迫近的騎兵?

    騎兵有速度優勢,可以反覆劫殺,一萬鐵騎對抗十幾萬步兵實屬平常。楚漢之爭時項羽三萬鐵騎基本上就全殲了劉邦的四十萬步卒,這樣的戰例歷史上有的是,這支明軍將領是誰?也太愚蠢了吧?

    只見明軍拋下弓弩火槍返身便退,可是只退了十餘丈遠,便一哈腰,從地上拾起了早已排放在那裡的長槍,江南抗倭時用的毛竹長槍,桐油浸泡、麻繩纏柄、又韌又輕、鋼刀難斷的兩丈四尺長的大毛槍,密密匝匝地返衝過來。

    如果木雲、劉六等人能夠站在樓頭看去。他們會發現看以混亂的官兵,其實很有規律,每五六個柄長槍,肯定是從四面八方戳向一人的,其中至少有一個人持的是機弩或者短銃。這根本就是壯家鴛鴦陣的變種。

    周德安把挖戰壕挖出來的土全堆在了這片土地上,弄得沆窪不平,戰馬根本難以發揮威力,再加上士兵的這種打法,衝鋒過來的白衣軍立刻陷入了苦戰。

    城頭大炮依然向白衣軍中後方不斷開炮,此時側方傳出吶喊之聲,馬昂揮舞著一桿長槍,領著手下一眾驃騎悍將又猛衝過來。他們還是槍兵,不過有些槍兵用的是鉤鐮槍,前邊有尖,後邊彎如鐮刀,敢情不但要打人,還要砍馬腿。

    其中一些士兵在馬昂命令下開始破壞濠橋木板,把它們全勾到溝里去,切斷白衣軍馬隊的聯繫,白衣軍的騎兵優勢在橫七豎八的戰車、坑窪不平的土地上完全失去了應有的優勢,成了騎在馬上的一個活靶子。

    這一戰雙方都傷亡慘重,不過白衣軍明顯吃虧更多,楊虎身中兩槍,被戳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肩頭插著一支搖搖晃晃的鵰翎箭,被人踉踉蹌蹌的扶到了劉六面前,他的戰馬已經被射死了。

    劉六一把扶住他道:「楊兄,你怎麼樣了?」

    楊虎抹了把臉,搖頭道:「走,奇襲失敗,我們便該見機遠遁的,實不該冒死攻城,繼續南下,能入浙江便去浙江,如不成,殺往江西便是,今日受挫,再要取城便難了,官兵聞訊正在回援路上,莫要被人聚而殲之」。

    木雲一聽暗喜,忙道:「不錯,劉大哥,繼續南下吧,只要我們來去如風,官兵就奈何不得」。

    劉六猛地一跺腳,恨聲道:「罷了,鳴金收兵,迅速南下!」

    炮火隆隆中,單薄的銅鑼聲「噹噹噹噹」的響了起來,異常的刺耳。

    ***********

    楊凌在皇帝再三促請下終於又還朝了。

    經過彈劾失敗,又被皇上指桑罵槐的一通責罵,反對改革的官員改弦易張,不再攻訐楊凌干政,轉而積極支持起改革來。

    他們支持改革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楊凌上朝的頭一天,便上書彈劾山東衍聖公利用權力兼并他人土地、逃稅漏稅、因一言頂撞,便擅自動用重刑責打朝廷命官,請求皇上嚴懲。

    人人都知道,威國公楊凌回朝,是要同楊廷和一道主持改革及剿匪事宜的,這分明就是給他一個下馬威,不禁一齊向他望來。

    楊凌早已令人持了皇帝密旨和自己親自寫就的兩封書信送往山東,密旨是給衍聖公的,密信則是寫給在山東撫民剿匪時結識交好的泰安退仕學政張多器和參將知四海的。張多器就是曾經從泰安突圍,跑到濟南尋死覓活的逼著學生呂布政使出兵的那位老爺子。

    張多器詼諧幽默,為人豁達正直,絕非一介腐儒,在山東士林中頗有威望。楊凌在山東一個多月,與他頗為相熟,交情不錯,此人與衍聖公府也有些交情,楊凌想要利用衍聖公給改革加把力,便把腦筋動到了他的頭上。

    如今衍聖公府的奏摺還未呈到京里來,張多器那裡也還沒有回信。不過喬四海那裡卻已通過軍驛傳回了急報,從他七扭八歪寫出的書信看,那位衍聖公已經被折騰的沒了脾氣。山東那邊肯定是沒問題了。

    所以這些人出班彈劾衍聖公,楊凌只是冷冷一笑,立即出班奏道:「皇上,天下權宦爭相占土地,從朝廷今年清丈結果來看,我大明開國百多年來,納稅的田地從八百多萬頃下降到四百萬頃,其中僅河南一地就從一百四十多萬頃下降到四十萬頃。

    那麼多土地是變成了荒蕪的野地么?非也,都被勛戚官宦、豪紳地主們兼并去了。他們不納稅賦,把應繳納朝廷的賦稅攤派到自耕農身上,使他們賦稅加倍,把自己的地假寄逃戶、絕戶名下,罪莫大蔫。

    現如今朝廷納稅土地是立國之初的一半,然後今年朝廷收上來的賦稅只少了一成,那四成哪裡來的?全是那些窮苦百姓勒緊了褲腰帶繳上來的。為田追租未足怪,盡將官田作民賣,富家得田民納租,年年舊租結新債,農民產去稅存,處境悲慘,這是動搖國本的大事,不管何人處犯,都該嚴懲不貸。

    衍聖公是皇上的臣子、大明的子民,而且身為聖人後裔,更該謹身自好,以為表率。臣當對此事認真調查,如果確有非法之事,亦當予以懲戒。國法面前,一概平等,國法面前,一視同仁!」

    這話說的擲地有聲、正氣凜然,算是當庭給大家一個答覆:「不要心存幻想繼續觀望了,就算是衍聖公,若有不法事宜,朝廷一樣嚴懲不貸,你的臉面還大得過衍聖公去?」

    刑部侍郎趙簡之咳嗽一聲,揚眉看了他一眼,忽地出班奏道:「皇上,臣這裡有一樁案子,臣不敢妄議,特呈報皇上,請皇上裁斷」。

    正德皇帝見果然有人拿衍聖公做文章,聽楊凌的語氣,顯然是已經把衍聖公擺平了,回頭少不得讓這些人吃個啞巴虧,他正暗暗好笑,一聽又有本奏,便毫不在意地道:「愛卿有何本奏,儘管說來」。

    趙簡之瞟了楊凌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皇上,有荊州法司轉來的案卷,狀告湖北荊州遼王殿下欺壓鄉里、魚肉百姓、大肆貪占莊田,毆死數十名聽聞朝廷施行新政后前去索田的百姓,狂言鳳子龍孫,不必拘於新法。遼王殿下身份貴重,唯有呈於御前,請皇上處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