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74章 害中取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74章 害中取利字體大小: A+
     

    士卒們頂盔掛甲一路疾行。一萬步卒、五千騎兵,其中三千是楊凌自京中攜來的外四家軍鐵騎,另外兩千是德州守軍。

    楊凌坐鎮德州,根本不是為了留在這座軍事重鎮督戰,其志實在楊虎。他停駐德州,是因為德州的重要性不亞於濟南,不把這裡安頓好,他無法放心馳援泰安,同時又可藉此麻痹楊虎,暗暗調度各地守軍。

    劉六精騎三萬,軍隊素質要高於楊虎,但是人數較少,尤其不擅攻堅,按照常理,沒有數倍的精銳戰士,要攻下一座苦心經營多年的軍事要塞,難如登天。然而官軍的士氣低落導致戰力嚴重低下,再加上德州守軍魚龍混雜,來源不一,所以很難做到令行統一,其結果就是援軍多了,但是沒起到1+1=2的效果,反而比原來更弱。

    這就是木桶原理,如果組成木桶的木板長短不一,那麼這個木桶的最大容量不取決於長的木板,而取決於最短的那塊木板。守衛城池,需要部隊整體配合、協同作戰。一支部隊的戰鬥力強弱、整個戰役的勝負,很大程度上不是取決於某幾個人或某一支隊伍的超群和突出,更取決於它的整體狀況,取決於它是否存在某些突出的薄弱環節。

    德州軍有官軍、有巡捕、有鄉兵丁勇、有民壯,而且官兵來自四個地方,派系山頭眾多,將這麼一些人捏合起來,難度可想而知。楊凌在德州臨戰之際果斷以刑殺立威。整肅統屬不一的各路軍隊,樹立羅士權絕對的指揮權和個人威望,就是為了讓他能負起堅守德州的責任。

    他把保定、天津兩支數量最大的援軍分別安排到桑圓口和十二連城,把德州本地守軍全部調回德州城。同時把易於指揮和聽命的團練部隊也留駐德州,加強統一調度能力,保證了德州這座軍事要塞的安全。

    待軍心士氣穩步回升,羅士權令出一門,足以統御德州守軍,楊凌這才突然誓師,親率一路兵馬,趁夜悄然離開德州城,星夜馳往泰安。德州城頭楊字帥旗不撤,劉六劉七根本不知道楊凌已悄然離城,並帶走了一萬兩千人。

    此時德州城內還有兩萬六千官兵,正常情形下也能與劉六大軍僵持,何況還有桑圓口、十二連城兩路大軍互為倚助。劉六大軍不知底細,加上自己傷亡慘重,於是轉強攻為僵持,表面上仍氣勢洶洶,擺出意欲決戰的姿態,其實際意圖已轉變為拖住楊凌及德州軍隊、配合楊虎奪取泰安、濟南。

    楊凌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計劃不可謂不大膽,但是為了減少楊虎在山東的流毒,將大明損失減小到最低程度,這是唯一的辦法,否則山東地境越發潰爛,惡性循環,匪只能越剿越多。

    官府對外宣傳響馬盜、白衣軍如何為非作歹、裹脅亂民,其實有些事是很難對外言明的。百姓從盜,楊虎、劉六短短數月間聚兵數萬,決不僅僅是靠裹脅利誘的辦法,朝廷施政過苛也是緣由之一。

    河北,山東百姓百餘年來為了保證明軍邊馬的供應。馬戶的徭役負擔極其沉重。為了保證養好馬他們要付出很大代價,不僅耽誤農耕,而且當所養馬匹死亡或種馬孳生達不到定額時,還要賠償損失,一貧如洗的農民不得不賣田產、鬻男女,以充其數,實是苦不可言。

    當邊軍暫時不需要那麼多馬匹時,官府也不會把成馬全部收繳,他們同樣承擔不起這麼龐大的軍馬飼養,於是仍要養在百姓家中,這些為了節省開支散養農戶家中的成馬,就是楊虎、劉六兩支隊伍迅速聚斂使用的大量戰馬來源。百姓負擔如此之重,以致當時有人慨嘆「江南之患糧為最,河北之患馬為最」。

    同時河北山東一帶近京畿,富紳豪商不及南方多,但是官僚地主卻如過江之鯽。以衍聖公來說,作為山東的大地主之一,擁有百萬畝良田。那是什麼概念?附近幾縣的百姓統統都是他的佃戶,做為地主如果稍稍刻薄貪斂一些,就有數縣百姓飽受荼毒。

    馬政壓榨、土地兼并,土地兼并造成草場減少,反過來使馬政剝削更加嚴重,朝廷涸澤而漁的作法,使許多百姓對官府怨憎不已,這也是反叛隊伍一旦破壞了百姓生存希望,他們根本不寄望於朝廷,而選擇從匪的原因。甚至一些久被官紳地主壓迫的農民,主動接濟援助馬賊,而視官府如仇。

    因此,即便山東不是地理上太接近京師,就憑此地的社會環境容易滋生反叛者,容易成為白衣軍的穩定根據地,楊凌也不能不重視,不能不盡全力剷除這個大患。

    戰馬嘶鳴,戰旗獵獵,輕裝快馬,雄壯剽悍的騎兵隊伍飛馳在前,喬四海率步卒尾隨與后,喬四海參加過抗倭戰爭,臨戰經驗豐富,而且善於打埋伏、打突擊,正堪重用。

    阿德妮一身戎裝,坐在楊凌身邊,她的頭盔放在一邊,一頭亮麗的長發披散下來,英武中透著柔媚,更顯明媚照人。

    楊凌輕輕攬住她的腰,撫摸著她的頭髮,低聲道:「一會到了禹城,你還是隨喬參將行動吧。泰安那邊,兵馬眾多,我怕照顧不了你」。

    車子顛簸著,阿德妮輕輕握住楊凌的手,柔聲道:「楊,為什麼不讓我和你並肩做戰呢?我並不只是會乘船打仗,我的馬術也相當不錯呢。你……對戰果沒有把握?」

    楊凌搖搖頭,沉思道:「不,此戰楊虎必敗。他的軍隊猛則猛矣,不過這麼短的時間聚集這麼龐大的軍隊。他是沒有時間整合約束的,戰事順利時為了爭奪財物,他們個個驍勇如虎,一旦遭受重挫,立即土崩瓦解。匪,就是匪!」

    「局部來看,他們數量佔優,實際上同朝廷大軍相比,他們仍是勢單力薄,軍隊作戰全憑一股氣勢,那些從匪的貧苦農民沒有多少作戰經驗,更沒有數十萬大軍混戰時彼此協調配合的能力。」

    楊凌冷誚地道:「他們的優勢是機動靈活,作戰可以出其不意,可是楊虎一直沒有考慮建立牢固的根據地,把山東作為大後方,士兵們一直疲於奔走,我想現在軍需補給已經出現了很大困難。這就便於我集中兵力,予以擊破。」

    阿德妮點點頭,輕輕靠在他肩上,說道:「這一戰能全殲楊虎叛軍么?」

    楊凌搖搖頭,嘆道:「談何容易,就是軍神,也做不到這樣的戰果,除非楊虎誓死一戰,決不後退。否則就算我調來百萬大軍,不惜財力步步設堡,層層包圍,封鎖所有交通要道,他要率一支輕騎快馬脫離我的圍剿包圍圈也易如反掌。」

    阿德妮的黛眉輕輕蹙了起來:「我明白的,就算在我們那麼小的國家,一支很小的反叛隊伍,圍剿起來也是相當困難的。不過……這一來他們到處流竄,怕是會國家造成不小的麻煩」。

    楊凌在她頰上吻了一記,微微笑道:「也不盡然。戰爭如果能好好利用,造成的破壞未必就比利益大。」

    楊凌目光閃動著道:「北戰韃靼,我們和朵顏三衛還有女真三部建立了戰略聯盟,同時帶動了雙方互市交易,做為交換條件,我們在遼東設立了很多大型牧場。

    打倭寇,我們趁機壯大了水師,建造了新式戰船和火炮,把百餘年來淪落成賊窩的東海諸島全部拿了回來,於琉球駐軍,北控日本,將黃海、東海置於手中,保障了海運通商。

    幫助滿剌加與佛郎機一戰呢?轄夷州,控南海,駐軍於滿剌加,隨時可以把勢力伸向印度洋。同時加快了東西方交流,即將而來的商業交流還將帶來東西方的文化碰撞和融合。

    就算是在四川平定都掌蠻,趁機徹底瓦解了這個百餘年來不斷作亂的部落,將雲貴川三省的戰略要衝敘州牢牢地控制住,同時震懾了越來越跋扈的巴蜀十五位土司,促使朝廷改變了容易引起民族爭端的固有政策。

    戰爭,如果只是打個痛快,只是取得戰場上的勝利,那才是真的失敗。你家相公我平北虜、平海盜、平倭寇、平南蠻、平西夷各有斬獲,那麼平匪呢?有什麼好處?美麗的海盜男爵閣下,你來說說看」。

    阿德妮嫣然一笑,攬住他的腰,懶洋洋地道:「親愛的,挨著你,人家才不願意想這些費腦筋的事兒呢。再說,對大明你遠比我熟悉的多,現在又是大明的公爵,人家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你說來聽聽嘛」。

    楊凌被她的柔媚可人逗笑了,在她豐隆動人的臀上輕捏了一把,他才開口道:「同這些戰爭相比,這次白衣軍、響馬盜作亂,固然有為首幾個人的個人原因,可是他們能拉起這麼大的隊伍,就不能不叫人深思了。

    山東之亂,源於河北。河北之亂,源於朝廷。朝廷之由,起於體制。這才是此次叛亂的根緣,這個根緣不解決,就算我打一百次勝仗,殺上一百萬人,也不過是揚湯止沸,治標而不治本。

    就算劉六死了,楊虎亡了,說不定馬上又冒出來一個新的劉六楊虎,流賊殺之不絕,受苦的始終是百姓。只有釜底抽薪,清除積弊,讓百姓有條活路,才能真正徹底平息流賊作亂,然而要治本談何容易?

    它要觸及的是整個大明統治階層的現有利益,這個階層包括公侯勛卿、朝中百官、天下士紳,甚至各地落王、世家,豪門,就算是皇帝,也觸逆不了這麼龐大的力量。然而,藉由流賊叛亂,深受其害的不只是平民百姓。

    整個高高在上的統治階級,都會深受觸動,他們自然會意識到要想長治久安,獲得長遠利益,就必須讓利於民。採取有力措施緩和社會矛盾。許多平時難以撼動的積習、舊制,就可以迎刃而解。」

    楊凌淡淡笑道:「說實話,我打過這麼多仗,在朝中費盡心思做了一些改革,還從未觸及大明體制上問題,這一次……這一次是個好機會,這一仗,對我來說,才是最最重要的一仗。阿德妮,我的真正戰場不在這裡,而在朝中,打贏了那一仗,我才是真的取得了勝利」。

    阿德妮抬起頭來,望著楊凌的目光,忽然發現熟悉中增加了一點陌生的味道,那種眼神,睿智剛毅中帶著些無情的殺伐決斷,他在論政時不再帶著強烈的個人感情了,而是能夠冷靜的從長遠利益去考慮問題,這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應該具備的素質。

    「他是真的無力藉此一戰全殲白衣軍,還是故意縱匪為患,藉此推動他的政策施行,以達到利益更長遠的政治目的?」

    阿德妮心中忽地閃過這個荒誕的念頭,隨即暗暗自責:「我怎麼能這麼想呢?不會的,楊永遠做不了一個冷酷的政客。他只是因勢利導,盡量利用無法制止的不利因素,來創造有益的事情」。

    楊凌倒沒想到阿德妮心中轉了半天念頭,居然會一時把他想象成一個冷血政客。他溫香暖玉滿懷,可是因為此時正在思忖著自己的打算,越想前途越是光明,興奮之下,雙手溫柔的撫慰只是下意識的動作,他沒有思及與欲,阿德妮倒嬌顏酡紅,喘息漸漸粗重起來。

    楊凌仍無所覺,含笑說道:「你想不到也不怪你,戰爭運作的好,能對政治、科技、經濟產生巨大拉動作用,我也是從美國……喔,從每……每個國家的戰爭史中思考摸索出來的。

    臨戰不慌,盡量化不利為有利,自混亂中創造條件,就可以把戰爭的損害減至最低,甚至帶來的利益遠遠大於破壞。戰爭是國力的拼搏和消耗。為了應對戰爭,運籌得好,可以增長財富、拉動國民經濟發展,失去算計,則會導致窮兵黷武、禍國殃民。

    比如說吧,天津港是朝廷試行開放的三個港口之一,可是北方不及南方開放,大的利益團體大多是地主階層,對此一直持抵制態度,所以天津港迄今還是軍港的作用大些。

    白衣軍之亂,使南北陸路交通斷絕,漕運受到了影響。然而現在海上平靜,就可以趁機擴大海運規模,等到人們嘗到了它的甜頭,即便戰爭停止,它仍然會繼續紅火下去,僅靠朝廷政令無法推動的事,這樣就可以輕易辦到了。

    山東百姓錯過了今年春耕,靠外運的糧食勉強能讓他們支撐到十月,明年怎麼辦?現在外逃的難民無地無產,只能成為流民,要回來還是無法生存,我會建議朝廷制訂一些優惠政策,把這些視家園土地如生命,輕易決不肯背井離鄉的百姓闖關東。

    遼東薄弱的漢民基礎將因此大大增強。當年太祖皇帝得把山西人綁到山東來落戶,現在利用這種不利形勢,百姓不但不會反對,反而會感激朝廷幫他們創造了一條活路。同時山東河北河南一帶許多巨富地主破家身亡,許多土地荒蕪,戰亂地區安置流民、推行新糧、加快工商也就方便了。

    軍事方面,募兵制一直不能得到完全的貫徹實施,近在咫尺的民亂橫行,把衛所軍的潰爛無能完全暴露在京師權貴們的眼前,兵部要推行募兵制,逐漸取消衛所軍就容易的多。

    工商方面,由於戰亂,朝廷對江南稅賦的倚重越來越大,可以趁機擴大商人們的限制桎梏,使他們形成規模和集團化。

    此外,陸路鬧匪將加強東西地區的江運河運。戰爭需要營帳兵甲,可以擴大朝廷設在遼東的手工作坊和牧場,同時解決移民就業,戰亂促進馬政解體,強化軍隊戰力等等。」

    楊凌得意地笑道:「由於戰爭破壞,各個部分的一切自然惰性和阻力,都將受到抨擊,如果施政者能看得到這些問題,積極利用這次內亂的衝擊去借勢而變。原本不積極的地方官府和官僚們也得積極響應,這就是四兩撥千斤,平時要花大力氣、花很多年才能做的事,就能迎刃而解。」

    「哦……楊,你真偉大!」阿德妮氣喘吁吁的抱緊了楊凌:「我還真的沒想到可以利用戰爭做這麼多有益的事,只懂得拿劍的人,只配做一個武士,而你……是一個真正的騎士」。

    楊凌沉穩睿智的神情不見了,阿德妮忽然變得嬌媚性感的神態,在這小小的車室中讓他也變得動情起來。他這才發現,自己的大手,不知何時已經解開了阿德妮的衣領,探進了她的胸懷。

    抹胸被推了下去,酥胸半露,玉雪雙乳從幽暗中看去,粉瑩瑩,顫巍巍,含珠帶露,茵蘊綽約,那一片旖旎春光讓楊凌看的眼睛都直了:「阿德妮,你……你也很偉大,真的很偉大。呵呵,我的雙手,是最好的豐胸良藥。

    新剝雞頭肉,初綻鮮筍尖,鮮嫩而光滑!淡紅的乳暈中央,已經凸起了兩粒鮮美可口的櫻桃,酥酥潤潤、色艷堅挺。

    隨著楊凌的一下捏弄,一聲勾魂的呻吟從阿德妮的唇瓣間婉轉而出。讓人聽了心旌蕩漾,那雙明媚妖異的動人美眸,深邃如琥珀,她嬌喘吁吁地道:「喔……象別……,這是在車上,親愛的楊,別……,這……這可不是一個騎士該有的行為」。

    楊凌被這尤物撩逗的慾火如焚,可他還沒有荒唐到在萬馬千軍隨從下,在眾多親軍保衛下的馬車上縱慾行歡。楊凌克制住心中衝動,輕輕自那溫暖柔挺中抽出手來,替她掩好胸口,輕笑道:「人不輕狂枉少年,經過四川雞冠嶺上的一場生死劫難,我已經不是昔日心性了,丫頭,你可不要輕易惹火呀」。

    阿德妮紅著臉咬了咬嘴唇,忽地一翻身騎到了楊凌身上,楊凌被推的半躺在軟卧上,他不禁直了眼:「不許我做騎士,難道你……你要做女騎士?」

    阿德妮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趴在他胸口嬌媚地道:「經過雞冠嶺上的一場生死劫難,阿德妮也不是往日心性兒啦,楊,人家一定要把自己交給你,要把我們一生一世的名份定下來,這就是人家這次北上想要達成的心愿。」[天堂之吻手打]

    「呃……北上也不用現在上呀,唔……唔唔……。」

    ******************

    大軍行進的速度緩緩慢了下來,前軍將領馳至楊凌車駕前,拱手稟道:「國公,前方已到禹城」。

    車廂內春光一片,二人雖未及於亂,可那親熱情景兒也夠讓人眼紅心熱的了。

    「快快,整理一下,軍容風紀要嚴整」,楊凌悄聲催促道,說完整了整袍袖,緩和了呼吸,清咳兩聲,威嚴地道:「大軍在城中停下暫歇,然後召請喬參將和各位將軍過來議事」。

    車外將領恭聲應是,一撥馬頭傳達將令去了。阿德妮態若春雲,媚眼如絲,一口雪白的貝齒輕咬著櫻唇,睨睇著楊凌嫵媚地一笑,悄悄自袖中取出一方絲帕,輕輕掩在濡濕紅潤的唇瓣上。

    禹城也被白衣軍攻掠過,現在雖然沒有匪了,不過縣治一片混亂,當地官員一部分逃去了濟南府,其他的也談不上管理地方了,不過朝廷大軍進城。偌大的動靜,這些官員自然聽說,不禁欣喜若狂,連忙從坑裡把官服刨出來,匆匆趕來拜見。

    楊凌簡單問了問當地情況,要求地方官員各負其責,迅速整頓地方,然後便屏退眾人與喬參將等人議事。

    楊凌將軍事部署重新確定了一遍,然後朗聲道:「楊虎屢屢戰敗官兵,一是我們各地駐軍各行其事,不能精誠合作,二是楊虎大軍多是騎兵,能戰則戰,不能即走,機動靈活遠非我軍所及。

    此次匯聚各路兵馬中的輕騎力量予以突擊,以騎兵對騎兵,以快打快。楊虎必重施故技,擇路而逃。各路援軍中地步卒分守各處要道、城池,設伏打擊。記住,你們是步兵,他們是騎兵。所以我不需要你們完勝,更不指望你們全殲潰逃的白衣盜。

    你們要利用設伏地點的地利,用弓箭、火器。儘可能的消滅逃竄的敵人,讓他們成為過街老鼠、驚弓之鳥,讓他們不敢在一座城池、一處山嶺、一道河渠、一片叢林處停留,要讓他們覺得處處有官兵、處處有埋伏,把他們變成疲兵、弱兵、怯兵!

    現在,大軍在此休息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本國公率輕騎奔襲泰安城下,匯合各路援軍攻打楊虎大營。你們各自奔赴設伏阻擊地點。楊虎軍來,就是作戰命令,務必盡忠職守,英勇作戰。」

    眾將領轟然應是,楊凌掃視一眼,說道:「散了,各自準備去吧」。

    知縣衙門已經被白衣軍縱火焚毀,這裡是一處大酒樓,酒樓中被洗劫一空,店掌柜也不知去向,所以被楊凌暫時當成會議場所。部署完畢出了酒樓,只見滿街大軍來回調動,百姓擁擠在路邊觀看著。

    阿德妮湊近楊凌身邊,低聲道:「楊,我和喬參將說過了,一會兒我跟你走」。

    楊凌把眼一瞪,斥道:「放肆,誰允許他做主了?我答應了么?」

    阿德妮把嘴一嘟,倔強地道:「我就跟你走!」

    楊凌把虎軀一震,雙目又使勁瞪了兩瞪,見阿德妮毫無懼色,不由肩膀一塌,嘆氣道:「跟吧跟吧,你能,我是管不了你了」。

    阿德妮聞言雀躍不已,歡喜地挽住了楊凌的胳膊,楊凌唬著臉不理她,阿德妮笑嘻嘻的渾不在意。

    由於受了楊凌的嚴令,各路軍隊秩序井然,不敢有絲毫擾民,楊凌一路遊走,見了甚是滿意。剛剛走到路口,只聽一個人高聲嚷道:「楊虎不是東西,他的婆娘能是東西?做賊的沒有一個好東西,流里流氣,全不是個玩意兒,你敢說有好的?」

    楊凌心裡一翻,扭頭望去,見是路邊看熱鬧的兩個百姓在那兒爭吵,瞧那落魄模樣都是外地的流民,全部行頭都穿在身上了。另一個被他揪住了衣服,漲紅了臉道:「俺……俺沒說他們是好東西呀,俺只是說和楊虎的白衣軍比起來,紅娘子軍還講點道義嘛」。

    那些穿上了從地里刨出來的官服,人模狗樣跟在楊凌屁股後邊的地方官員們一聽,立即衝出去兩個,指著那百姓的鼻子罵道:「混帳!楊虎、紅娘子都是反賊,你敢講他們的好話?莫非你也是亂賊一黨?來呀來呀,把這個反賊抓起來」。

    那百姓一見,嚇的臉都白了,連忙擺手道:「老爺,俺沒說反賊是好東西,俺真的沒說,俺也不是反賊,你看看俺,要不是被他們害的,俺能逃難成了這樣子嗎?」

    楊凌走過去,擺擺手趕開了那些狐假虎威的官吏,和顏悅色地道:「不要害怕,你們這是從哪兒逃過來的?」

    兩個百姓見楊凌一擺手,那幾個小官立即退到了一旁,曉得這人官兒更大,那惹禍的百姓戰戰兢兢地道:「老爺,俺是從平原縣逃過來的」。

    另一個早鬆開了他的衣服,陪著笑道:「老爺,小的是從河間府過來的」。

    楊凌一聽,原來一個是山東、一個是河北的,便笑了笑道:「河間府,嗯,是因劉六劉七之亂避過來的」。

    那人陪笑道:「是是是,就是流里流氣,他們領著兵攻打河間府,小的害怕呀,就一路逃過來了,這些賊招人恨吶」。

    楊凌呆了一呆,這才明白他是把劉六劉七念成了流里流氣,楊凌心思一轉,忽地想起到了這世上還從未聽人形容人時用過流里流氣這個詞兒,莫非流里流氣就是從劉六劉七衍化出來的?

    他還真猜對了,只聽那人又道:「流里流氣,不是東西呀。他禍害了河北,又來鬧山東,小的都不知該往哪兒躲了。這回看到這麼多軍爺,可算是放下心了」。

    楊凌笑笑,說道:「你們哪兒也不用躲了。這一回,朝廷一定能大敗響馬盜、白衣匪」。他轉身走了兩步,忽地想起一事,猛地回頭道:「平原縣?平原被紅娘子的隊伍攻打過?什麼時候的事?」

    那個禍從口出的百姓正想溜之乎也,被他一問趕緊又站住了,畢恭畢敬地答道:「回老爺的話,俺也……也不知道紅娘子打沒打過平原,俺是平原縣王鳳樓的人。紅娘子的人前天晌午經過俺們那兒。」

    楊凌一聽興趣頓起,連忙折回來仔細問道:「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紅娘子經過平原縣?她從哪兒來,到哪兒去,你可知道些情形?」

    那人見這位大人甚是關心此事,忙答道:「回老爺,紅娘子的人也是白披風,不過頭上裹紅巾。這個俺們都聽說過,前天晌午,突然有好幾千的人出現在俺們那兒,可把俺嚇壞了,後來看他們的模樣才知道是紅娘子的人馬。」

    「她……」,這人看看楊凌臉色,放低了聲音道:「她的人和其他的強盜比,還挺講理的,不搶窮人家,也不準欺負女人,就是把鎮東頭王老財主家給砸了,老王家有錢,可讓他們一分,也沒剩多少,剩那點兒都給了鎮上幾個孤兒寡婦的人家了」。

    這人砸巴砸巴嘴,好象沒分給他還挺遺憾的,繼續說道:「他們在村子里住了小半天,俺也沒看到據說一身紅的那個紅娘子,就聽他們的人嘮嗑,那些人也隨便,根本不背著人兒。俺就聽說他們是從曲阜一路殺回青州,又繞到惠民、臨邑來的,說是跟楊虎合不來,要去吳橋那兒匯合那個流里流氣。」

    楊凌吃了一驚,現在匪行迅速,各地據城自守,沒有大隊官兵保護,根本沒有信使探馬往來,如果紅娘子不走大城大阜,專門穿走鄉鎮之間,那些百姓現在又沒心思顧得上到府縣報告,消息遲滯之極。

    紅娘子去和劉六劉七匯合,那麼他們又要增加一支主力軍了。楊凌心中慌亂,定了定神才想到紅娘子招兵寧缺勿濫,現在的人數應該不到五千人,德州攻守之勢不會改變,這才定下心來,悵然道:「她……去了吳橋?」

    那個老實巴交的百姓道:「他們沒去,不知他們從哪兒打聽了消息,說是德州來了位楊大人,還是個國公,他們的頭兒紅娘子忽然又改了主意了,不去和流里流氣攙和,他們的人一路下去,走夏津、過青河,要去找一個叫趙瘋子的人」。

    楊凌呆了一呆:「從清河繞出山東,這是要奔山西去了,她……她是在避著我么?」

    那老農見這位官爺茫茫然地站在那兒,他也不敢走,就哈著腰站在跟前兒,楊凌過了許久才回過神兒來,他見老頭還站在身邊,忙點點頭道:「嗯,多謝你了,你可以走了」。

    楊凌沒有心情繼續逛街了,他喟然一嘆,收斂了笑容緩緩往回走:「我來山東,她便避往山西,唉!造反大罪、滔天大禍,紅娘子呀紅娘子,你還要把這禍闖到幾時才肯罷休?」

    楊凌的心裡雖然有點失落,不過又沒來由地輕鬆了起來:「山東剿匪,不可避免的,打擊楊虎的白衣軍,就要捎帶上紅娘子的人馬,與她戰場兵戎相見,楊凌心中總是不是滋味兒。現在她離開了山東,自己正好放開手腳。

    不管怎麼說,國家大事要緊,尤其這場反叛,自己正要利用它,來對以往從來觸及過的朝廷政治體制來做一番改革。時運把自己推到了這個位置上,就不能辜負了上天的一番好意。人生不能行胸懷,雖壽百歲,猶為夭也!兒女私情,還是先擱在一邊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