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63章 逐鹿正當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63章 逐鹿正當時字體大小: A+
     

    坐皇帝撣了撣衣袖,權頃朝野的站皇帝劉瑾就垮了。但是肅清劉瑾餘黨的事,卻曠日持久。依附劉瑾的官員不在少數,但是許多人的目的不過是隨波逐流,攀上棵大樹好做官,雖然依附權阿、拍馬奉迎,可是本身並無大惡。而且這些官員又各有關係、各有牽扯,總不成全都一網打盡了。

    官場沒有絕對的涇渭,也沒有絕對的是非。

    釐清官員忠奸的責任交給了李東陽、焦芳、楊廷和三大學士和戴義、苗逵、張永三位除奸得力的內宦。文武百官忐忑不安,每日矚目的,皆是六人議事的武英殿。每天,隨著從那裡傳出的消息,都有人罷職、有人陞官、有人入獄,自然也有早已罷官的人傳下旨意官復原職。

    京城逐利之戰不見硝煙卻日漸緊張,青州霸州暴亂與此同時也開展的如火如荼。霸州響馬盜已擁兵上萬,許泰奉命節制了周圍府道共計六萬大軍圍剿。

    山東巡撫也在組織全省官兵對抗太行盜,每日報往京師的消息川流不息,可是常常前一道消息報告某城失守,下一條消息便是城已奪回,響馬盜四處流竄,根本無心亦或無力佔據一城一地,所以看起來似乎只是流盜,產生不了什麼大威脅。

    對朝中百官來說,界定劉瑾閹黨的工作一日不結束,朝廷勢力一日不重新洗牌擺布完畢,也無心關注區區兩股『胸無大志』的響馬盜。這些官員倒也不是人人視利,或者沒有長遠的眼光,只是要麼不在其位說不上話,要麼身在局中難以自己。

    比如李東陽,他雖然感覺到這一次的響馬造反似乎危害不小,可是要剿匪就要派兵、就要征役、就要糧秣,就要各個衙門運作起來,現在官員們都在關心個人前程,如何能靜下心來去做這種事?所以他們只能爭取儘快解決劉瑾一案,論功行賞,獎罰分明,把政局穩定下來。

    這一來內廷、外廷空缺出來地許多重要崗位可就不是那麼好拿捏的了,不但朝中百官的安排頗費思量,就是內廷懸空的司禮監首領職務,也令他們想破了腦袋。

    隨著閹黨的處分和低級官僚的安排,需要處理的官員品秩越來越高,武英殿內的氣氛也越來越緊張。一向同進同退的李東陽,楊廷和也開始發生分岐,而戴義、苗逵、張永三位內宦更是各懷心思,常常一天計議下來,話題從開始繞開去,最後又繞到起點仍毫無結果。

    李東陽為此心急如焚,而此時楊凌在家裡坐擁嬌妻美妾、稚兒也日漸可愛,但是心中卻更是急的火上房了。他捧著腦袋認真想了很久,正德一朝能記起的事除了『游龍戲鳳』,就只有寧王造反。

    那隻鳳,現在就在他的家裡,每日和他搶著抱兒子,再不然就和玉兒、雪兒踏春尋芳,安逸的很。寧王那裡,他也派了人手關注,現在還看不出有什麼異動。

    霸州和青州的民變,到底會演變成什麼樣子,他心裡也沒有譜。在他想來,或許歷史上這夥人並未成什麼氣候,應該只是一場小小的叛亂,朝廷要剿撫,應該並不難,要不然怎麼毫無印象呢。

    不過現在由於自己的加入,歷史已經變的面目全非,誰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變化呢?更令人擔心的是,他現在已經確切的知道,紅娘子崔鶯兒就在青州,目前駐紮在唐賽兒寨,是叛軍首領之一。

    他的女人里,只有紅娘子原本不該和他有任何交集,卻陰差陽錯的發生了關係,這個女人和成綺韻一文一武,本來是最有能力掌握自己命運的強者,其強大絕不讓鬚眉,卻命運多舛,在男人的世界上受盡顛沛流離之苦。

    崔鶯兒的這種種遭遇,和他有莫大的關係,在楊凌的心中,對她總覺得有一份愧疚和憐惜。他萬萬想不到,這個女人孤注一擲,竟然真的做了一件捅破天的大事,那是造反啊!

    一想至此,楊凌就恨的咬牙:這匹舛傲不馴的野馬,早晚要讓她嘗嘗楊氏家法的厲害,不打的她臀丘紅腫下不了炕,我就不姓楊!

    發完了狠,楊凌就只有發愁了:這樣大的禍事,要如何平息叛亂?又如何保得她這個匪首無事?

    派出探聽消息的探子效率極其低下,在兵荒馬亂、難民如流、兵匪攻戰不休的戰區,派出的探子保證自己的性命都成困難,更別提向什麼人、能打聽到什麼有用的情報了。

    沒有現代通訊設備,得到了情報也難得能夠送出來,可能輾轉多時,好不容易把情報送出來,敵人早在千里之外了,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對於太行群盜和霸州響馬的軍情,探子更是完全失去了作用,因為這些強盜不但來去如風、瞬息千里,而且就連他們自己也是漫無目的,無論是進攻還是撤退,無論是攻向哪裡、撤向哪裡,完全是臨時起意,讓人無從猜測。

    這樣一來,楊凌得到的消息也是支離破碎、毫無價值,只能知道他們攻過哪裡,在哪裡駐紮過,以及人馬的增減和對當地的破壞,聽到兩股造反者所犯下的滔天罪孽,楊凌暗暗心憂:「紅娘子呀紅娘子,你可千萬不要為了一己私仇,做出傷天害理的罪孽呀,否則,縱然我饒你,天也不饒你」。

    楊凌坐在家裡干著急,武英殿上的內三外三六位老哥也陷入了僵局。儘管奸佞已除,楊凌已決意放開手腳做一個閑散國公,並逐步把手中暗藏的權力轉化為完全的商業組織,不再插手政事。

    李東陽出於朝廷體制的長遠打算,也不願意再出現一個權柄通天的朝外之臣來左右朝政。可是面對這種僵局,也不得不藉助外力來打破,主動登門拜訪來了。

    朝中的事楊凌並非不知道,有老焦芳直接參預中樞。又有吏科給事中楊慎這個耳報神,朝廷官員升遷調動有任何風吹草動,他都一清二楚。不過他知道的只是表象,這些人拿不上台盤的一些理由,彼此產生矛盾的癥結,就非他所知了。

    楊凌心牽青州戰局,對於朝中的扯皮也已覺的忍無可忍了,所以立即欣然出迎,將他接進府來。

    二人在書房剛剛落坐,李東陽也不寒喧客套,立即開門見山的道:「威國公,老夫冒昧登門,實是出於無奈。朝中劃分閹黨、安撫百官之事實在是不能再拖啦……」。

    楊凌愁眉苦臉的道:「是呀,李大人?霸州、青州民變越鬧越凶,愚意以為,這才是頭等大事。朝中怎麼還在對官員獎罰安排喋喋不休?」

    李東陽一攤手道:「老夫來求見國公,正是與此有關,朝中事不能快刀斬亂麻的儘快解決,何以集中力量剿滅叛亂?」

    楊凌目光微凝,問道:「冒昧請問大學士,尚有何事難決?」

    李東陽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難決之事,不過是一個權字罷了。現如今對於司禮太監和吏部尚書的人選,內閣和三位內臣分岐甚大。這兩個位置,重要無比,若所任非人,恐貽患無窮。可是,武英殿內議了多日,始終拿不得主意。威國公是國之重臣,素受皇上信任,迫不得已,老夫只有冒昧登門求助了」。

    楊凌微微點點頭,若有所思的道:「大學士可有合適人選?」

    李東陽道:「老夫矚意兩人,一是王華,一是楊一清」。

    楊凌沉吟片刻道:「這兩人都當得,既取捨不下,那便舉薦上去,由皇上定奪如何?」

    李東陽苦笑道:「正是皇上拿捏不定,老夫才來求見國公」。

    楊凌疑道:「有何取捨不下?」

    李東陽捻須道:「老夫欲用王華居吏部尚書位,併入閣拜大學士,以大學士兼部首,楊大學士予以反對。我便舉楊一清任吏部尚書,楊大學士還是反對,我兩人各執一詞,皇上經劉瑾一案,對朝政也審慎起來,這是好事,不過這一來皇上也不敢輕易決斷,以至提議幾度夭折,始終難以通過。」

    楊凌目光一閃,問道:「這兩位何以一位以大學士兼尚書職、一位只擔任吏部尚書?內中可是有什麼說法?」

    李東陽呵呵一笑道:「自然有所不同。吏部尚書為六部之首,亦是百官之首,可以與內閣大學士分庭抗禮。六部尚書之中,按照官制只有吏部尚書路遇大學士時不必讓道,便是這個道理。

    所以馬文升馬大人在的時候,雖非內閣,卻能領袖群倫。自然,劉瑾亂政時內閣都成了擺設,張彩的吏部全然成了劉瑾的犬馬,那又另當別論。

    王華學士謙謙君子,畢生奉行中庸之道,行事不露鋒芒。他的文才品性自是極好的,但是這樣的脾性,每遇大事,若有權柄相同者爭執,常不能堅持已見,容易為人左右,或者折衷求穩,這是王尚書地短處。我舉他入閣兼部,兩權歸一,便成內閣首輔,位高權重,自可彌補這個缺點」。

    楊凌聽到這裡,心頭不由一震:「李東陽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現在是內閣首輔,卻要扶持王華上位………,他要退隱了?還有,楊廷和入閣,本是自己當初與他妥協的結果,他若要退隱,理當扶持楊廷和當首輔才是,可他如此苦心作為,扶王華上位,那是為的什麼?為了牽制、制衡楊廷和不成?」

    楊凌身子微微前傾,神色肅然起來,兩眼也放出了敏銳的精光。李東陽見他如此神態,對他敏感的政治觸覺也十分欣賞,不覺微微點頭,繼續說道:「王華本是禮部尚書,由禮部遷吏部,兼主內閣也說的過去。至於楊一清,本是兵部左侍郎,若立即身兼兩職,未免令人側目。

    而且,楊一清精明強幹,秉性剛烈,且在軍中威望甚隆,縱不入閣,也足以發揮,倒不必兼任大學士了。」

    楊凌微微蹙起眉,不安的道:「李大人之意………莫非你要……你要…………?」

    李東陽暢然一笑,介面道:「不錯,奸佞已去,老夫也沒有甚麼牽挂了。皇上日漸長大,朝中現在也平穩下來,老夫也該回鄉養老了。今年正月回了趟家,真的是感觸良多,往返奔波一趟下來。老夫覺得身體越來越差,已經不堪使用了,該退下來的時候,還是急流勇退的好」。

    楊凌瞧見李東陽落寞感慨的神情,不覺為之動容,心念一轉之下,他便已明白了李東陽的意思。李東陽是文壇領袖,素有清譽,又久在內閣,威望之隆,無以倫比。

    「李公謀、劉公斷,謝公尤侃侃」,弘治朝的三駕馬車啊。可是劉健、謝遷相繼罷黜后,李東陽卻委曲求全,獨留朝中,僅這一件事,就早被許多節烈的士林中人唾棄不已,罵他戀棧權位,不知羞恥。

    劉瑾專權后,為了儘可能的保證朝政得以施行,不因劉瑾而敗壞到不堪收拾,他不得不和劉瑾保持較好的個人關係,甚至做些討好、諂媚權閹的事,這等行為更為許多視節氣高於性命的士林中人詬辱。

    天地君親師,師者地位如父母,可是他的學生甚至為此寫信,宣布與李東陽斷絕師生關係,不願因為他的『醜行』玷污了自己的名聲。被昔日的同道指指點點的戳脊梁骨,這位老人忍受了多少屈辱?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含羞忍詬,顧全大局,如今總算是功德圓滿了。

    官做到李東陽這個位置,已是位極人臣,這位老人還有何求呢?權閹受誅,他也是除奸的大功臣之人,本該受到褒獎重用,可他偏要在這時候請辭還鄉,以一介布衣的實際行動向天下人坦白自己的胸懷。

    楊凌觸及李東陽堅定的目光,衝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他知道已不必再勸了,這位可敬的老人為了大明江山嘔心瀝血,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這是他最大的心愿;也是他唯一洗清自己的機會,換一個時候辭官還鄉,是不會產生應有的效果的。

    楊凌默默的點了點頭,問道:「既然如此,在下便不再相勸了。還請李大學士坦誠相告,大人意欲還鄉,何以一定做此安排?」

    李東陽微微一笑,說道:「老夫退了,老焦年歲比我還長,也幹不了幾年啦,來日之內閣,便是介夫之天下(介夫,楊廷和字)。

    昔日劉、謝兩位在朝時,我們便發議論,楊廷和、楊一清再加上你威國公,這小三楊說不定能重現昔年仁宣之治時三楊當朝的盛況。可是,威國公如今爵顯位尊,已不能入朝輔政。楊廷和與楊一清嘛……」

    李東陽徐徐道:「二人都是為相之才,楊廷和博學宏毅,見識遠大。吾於文翰,頗有一日之長,若論經邦濟國之事,實不如他,不過楊廷和對於同僚,不免高亢。大明第一神童嘛,從小性情高傲一些也是尋常,但一朝宰相,個人胸襟氣度對於朝政影響甚大,這是他的缺點,楊一清就謙抑多了。此外,廷和對於不同政見者,稍嫌苛刻,不知容忍,剛極易折。

    而楊一清曾遭貶黜,性情久經磨鍊,較之沉穩圓滑。楊一清做事知道隱忍,知道迂迴遷就,另出機杼以達目的,這一點楊廷和不如他。然而談到理政、理財,目光長遠,這方面的才能,楊一清不如楊廷和。這兩人,一個長於治政才能,一個長於治政手段,各有所長,如能互補,則珠聯璧和」。

    他見楊凌欲言又止,便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這兩人一向不合,若有機會,還不免勾心鬥角一番。不過這兩人都是忠心耿耿之臣,小事會計較,一旦由其身負內閣重任、肩負大明乾坤,這點深淺還是知道的。不會拿國家大事,做為個人政爭之手段。」

    楊凌沉默片刻,覺得李東陽雖對二人的優缺點一針見血,還是過於高看了兩人公私分明的能力。不過他也認為楊廷和的性情。若是遇到弘治皇帝那樣的人,說不定就是君臣魚水,兩相得宜。[天堂之吻手打]

    然而對於正德這種年少氣盛的少年天子來說,一旦楊廷和大權在握,很可能因為種種事故,導致君臣相爭,釀成禍患,有楊一清這樣沉穩練達的人從中制衡牽制,平衡內閣,強於一家獨大,便道:「李大人求去,想必此事楊大學士已經知道了。不知楊大學士可曾舉薦有人?」

    李東陽捋須道:「自然,楊廷和推薦兩人。一人任吏部尚書,一人入閣主政。他們是劉忠、梁儲,現在是專典制誥的大臣,掛的是吏部尚書銜,呵呵。這兩人原是太子春坊講官,皇上舊臣,官職品秩倒也合適,難怪皇上取捨不下」。

    楊凌一聽便明白了,不禁也發出會心的微笑:楊廷和也是東宮春坊出來的人,原是太子侍講,劉忠、梁儲也是侍講,這三位老師說不定原本就是一個辦公室的哥們,把他們拉上來,自然方便自己辦事。

    楊廷和才華橫溢,雄心勃勃,入了內閣本想大展拳腳,做一位治世能臣,名垂青史。可惜,他入閣非時,上邊有德高望重的李老夫子壓著,輪不到他拍板當家,內廷有劉瑾那個天字第一號權閹作怪,他又拉不下臉來學李東陽去公關交情,所以自入閣以來基本就是個擺設。

    現如今劉瑾剮了,李東陽退了,楊凌隱了,正是他這棵四十多歲的小白楊茁壯成長的好機會,如果把兩個一向交好、名望地位辦事能力又遠不如他的老同事拉進權力中心,那麼他就是當朝第一人,盡可一展政治抱負。

    楊凌想了一想,又問道:「那麼依李大學士所見,王華、楊一清兩人,誰更適合執掌吏部?」

    李東陽露出一絲喜色,知道楊凌已有決斷了,便立即答道:「自然是楊一清!」

    楊凌頜首,又問:「那麼司禮太監一職,又是何人同大學士爭議?」

    李東陽苦笑道:「還用和我爭么?是戴、張、苗三位公公唇槍舌箭,爭的不可開交,三人皆受皇上重用,各說各理,任用任何一人,其他兩人都不服氣,皇上為難不已,司禮監現在也是虛設難定呀」。

    楊凌聞言低頭不語,這三人與他關係都很好,苗逵那是一直以來的戰友,自受王岳、范亭打壓時,就是患難之交,逮捕王岳、擒殺范亭,苗逵坐鎮中宮,才令他沒有後顧之憂。這一次處治劉瑾,苗逵也出力甚大。

    張永不必說了,原本都是好友的八虎之中,始終和自己保持友誼、而且很有義氣的就他老哥一個,這一點連谷大用都遠遠不如。至於戴義,那是帝陵金井漏水案的同謀,現在等於是自己的鐵杆親信,也不能傷了他的心,想至此處,楊凌也不禁為難起來。

    李東陽肅然道:「國公,司禮監職權,從無明確範圍。名義上司禮掌印太監掌理內外章奏及御前勘合,秉筆太監掌章奏文書,照閣票批硃。事實上他們的職權,可以無限的擴大。掌理章奏,照閣票批硃,就使他們成了內閣中的內閣,司禮監也就成了宰相中的宰相,所用非人必釀禍患,實比內閣大學士人選還要重要」。

    楊凌沉吟半晌,方頷首道:「我明白,這兩件事,就交給我吧」。

    李東陽大悅,喜動顏色道:「老夫代大明萬民,謝過威國公」。

    楊凌想起唐賽兒寨的紅娘子,卻不由暗暗苦笑:「此事早些解決,朝中不再扯皮,才能集中精力平息兩州之亂啊,唉,不知我是否有機會領兵出征,戰陣之上、刀槍無眼,家事國事攪在一起,該當如何是好?」

    ************************

    青州西南,崇山峻岭巍峨險峻,山上有座唐賽兒寨。唐賽兒寨原名卸石棚寨,是明初白蓮教佛母唐賽兒曾長期在此安營紮寨,同官兵對抗,所以雖官方禁止,百姓們口語皆稱此處為唐賽兒寨。

    遠遠望去,這個寨頂很象女人盤在頭頂上的髮髻。它由數座互相連接的山頭組成,山不算高卻極為險峻。山寨憑險而設,四周都是危崖絕壁,從崖底往上看,仰不見頂;從寨頂往下看,居高臨下,附近的山巒溝壑盡收眼底,民居只有拳頭大。

    這處山寨出入只有兩條盤梯而降的小道,極為險要。可是寨頂卻很寬敞,一個大寨又分做東,西,南,北四個小寨,每個小寨中都有一個自然天成的制高點。四個制高點遙相呼應,四寨之中南寨最高,拔地而起,險不可攀,紅娘子就駐紮在這裡。

    一個矯健的身影正沿著盤山小路向山上飛奔而來,雪白的披風,淡青的勁裝,一看就是楊虎義軍的打扮。楊虎軍本來沒有統一的服裝,打下幾座府鎮后,他們繳獲大批未完工的布料,布料尚未染色,一片純白,便裁剪開來,人手一塊用做披風,鐵騎快馬行處,猶如一片白雲,服裝整束,果然氣勢便不同,楊虎軍已被官兵稱之為白衣軍。

    崔鶯兒的大軍與普通的白衣軍略有不同,她的士兵皆以紅布包頭,白衣軍中一看便知是紅娘子的人馬,這是與其他義軍唯一不同的地方,紅娘子也被白衣軍稱之為紅帥。

    那人衝上山寨,滿頭大汗走進了山寨議事大堂。

    聚義廳內,紅娘子婀娜嬌美的身軀裹在一身紅似火雲的勁衣之內,披風也是大紅色的,她端坐在首位上,兩側六七位將領,皆是崔家老寨的首腦人物,許多都是當年縱橫北方綠林的一代梟雄,歸隱多年後終於又重執刀槍。

    剛剛上寨的大漢正在彙報軍情:「日縣、莒縣、沂縣相繼被楊元帥大軍攻克,現在他的大軍已有五萬之眾,於是揮兵反攻青州城,衡王府與青州知府重兵護城,雙方已激戰兩日始終僵持不下,楊大元帥要我們立即赴援」。

    紅娘子秀眉緊蹙,遲疑道:「青州知州洛少華是個清官,畢真被調回京師后,他撫民安民,十分的用心,攻打青州城……?」

    眸光一閃,瞧見幾位叔叔伯伯都面露不耐之色,紅娘子才驚覺自己現在是造反的,可不是昔日佔山為王,還講究個替天行道、只殺貪官,只要是大明的官兵,那就應該是殺的。叔伯們造反報仇之心甚烈,自己雖有心約束,使他們少造殺孽,可是若一直毫無作為那也斷不可能。

    於是她急忙話風一轉道:「在座的沒有外人,我也不妨直言,咱們兵少,目前主要還是老寨的人馬,青州城高險要,又有重兵把守,咱們這點人馬去了,只怕作用不大,徒耗傷亡」。

    在座的幾位叔伯長輩都知道,別人夫妻是同床異夢,紅娘子與楊虎是既不同床還要異夢,兩人的關係早已名存實亡,還以為她不願意為楊虎出力,不過既然造了反,那就是腦袋系在褲腰帶上做生死一搏,豈能就這麼安居山寨?

    二叔程老實立即道:「紅帥,楊虎的計議是,先攪亂山東全境,趁機擴招人馬,積蓄錢糧,然後與劉六匯合,直入中原。我們現在也應趁機擴張勢力,總是駐紮在山上,不但對我們不利,而且易引起太行各路兵馬猜忌,總該有所行動才是」。

    老四甄揚戈虎掌一拍,說道:「二哥說的在理,鶯兒……啊不,大帥,咱們不去青州也行,可總在山上呆著可就叫人瞧不起了,咱們現在招的人馬一共不足兩千,這樣下去怎麼才能殺到金陵,取了周德安的狗頭?」

    紅娘子道:「兵在精而不在多,楊虎的手段我們用不得」。

    程老實道:「兵在精可也不能以一當百,如今已成亂世,只有下山才有機會壯大。紅帥不願去青州,不如咱們一路攻去曲阜吧,吸引走一路官兵,也算是為楊虎解圍,他就沒什麼說的了。再者,曲阜知府貪臟枉法,那狗官是畢真一黨,坑害了無數百姓,咱們去宰了他,必定大獲人心,壯大實力。」

    老四甄揚戈急忙附和道:「是啊,這叫一箭雙鵰。咱們不如一路攻去運河,夏鎮是官兵集糧之地,咱們攻去那裡,可以得到一些糧草,還能斷了朝廷糧道。然後經鄒縣攻打曲阜、郯城一帶。

    那兒不是有個啥孔老夫子嗎?聽說老孔家是世代做官的,不管誰做了皇帝,他都是大官。家裡定是有錢的,咱們抄了老孔家,有錢有糧,就有人來投,必定聲勢大震。」

    老六謝種財一拍大腿道:「對對對,我也聽說過,聽說他家祖上叫孔種泥,做官都做了好幾十代了。是很有名的大官,他家一定有錢,殺去曲阜吧」。

    他的孿生兄弟,老七謝種寶恨聲道:「***,我們兄弟一個叫種財,一個叫種寶,結果啥也沒種出來,他倒好命,種泥的居然做了大官,抄他的家!」

    眾山賊一聽齊聲應和,內中也有讀過幾天書的,知道六爺、七爺跟睜眼瞎似的,壓根不識字兒,能聽說孔聖人的字就很不錯了,所以只是暗暗好笑,卻不敢去挑他們的錯。

    紅娘子咬著唇思忖片刻,秀眉一擰,霍的起身,英氣勃勃的俏臉上湧起一片殺氣:「好!我們下山,記住,我紅娘子的人只殺貪官惡霸、只抄富商地主,一路之上不得學楊虎濫殺無辜,奸淫擄掠者,一概殺無赦!」

    崔家老寨的將領們齊齊站起,轟然拱手道:「謹遵紅帥號令!」

    崔鶯兒猛的一揮手:「拔旗起寨,攻打曲阜城,抄了老孔家,出發!」

    ************************

    張永、戴義、苗逵對司禮太監一職都眼熱不已,不過雖說三人爭執不下,卻沒有一個人去找楊凌為自己助一臂之力。因為私下一權衡,三人都覺得自己在楊凌面前未必比對方更有份量,如今亂中取利或有機會,如果讓楊凌插手,一旦他決定幫助的人不是自己,反而完全沒有了希望。

    所以三人彼此心照不宣的維持著目前這種微妙的局勢,沒有一個就此事向楊凌求援。可是李東陽拜訪楊凌之後,楊凌立即入宮,邀皇帝踏青賽馬,去外四家軍演武練兵,回來后小皇帝便胸有成竹,勿庸置疑的直接下了旨意。

    楊一清由兵部左侍郎遷吏部尚書,梁儲入閣任文華殿大學士,劉忠任戶部尚書,雙方各給一個甜棗,算是暫時達到了一種權力均衡。

    不過這一來,兵部尚書又出缺了,文臣武將們摩拳擦掌,正欲再搏上一搏,這塊大餡餅卻意想不到的落到了一個誰也沒想到的人物手裡,這位福星,就是宣府巡撫陸完。

    這位仁兄是進京給劉瑾送禮的,因為遲到被劉瑾大罵了一頓,緊跟著因為在朝房裡閑的無聊,幫皇上說了句好話,勸大伙兒別為了皇上沒讓大家給太皇太後下跪的事把皇上逼的太緊,結果壞了劉瑾的好事,又被叫去大罵一頓。

    老陸愁的不行,於是去拜訪了一趟楊凌,不料這事兒被劉瑾知道了,再次把他叫去,象灰孫子似的一通臭罵。

    劉瑾三罵,把這泥人的土性兒給罵出來了,陸大人脖子一梗梗,橫著身子就出了劉府,準備捲鋪蓋滾蛋,孰料隨後劉楊之爭鬥的正緊,滿朝矚目,堂堂宣府巡撫陸大人就被人給忘記了。

    直熬到今天,陸完才得著機會見駕述職。正德一聽他報上名來,對他印象就挺好,因為那天他在朝房說的話,有人告訴皇上了。緊跟著劉瑾一倒台,有關陸完不畏權閹,當面力抗劉瑾,不獻賄賂,從劉家昂昂而出,大義凜然的英雄事迹,通過他自己的渲染也傳播開來。

    他是天天蹲朝房等著皇上召見的,在那兒喝著茶水瞎嗑牙,整天跟朝官們吹牛皮,就有多嘴的偶爾跟皇上提起過這事,所以他一報官職姓名,正德想起這兩件事,頓時龍顏大悅,便很高興的和他聊了幾句。

    聊到當今亂匪戰局,陸完是宣府巡撫,那地方几乎年年打仗,這人對軍事還是很有幾手的。於是和皇上攀談一番,見解獨到,很得正德賞識,於是正德一聲令下:「宣府你不用回去啦,就給朕頂這兵部尚書的缺兒,主持剿匪大計」。

    外廷至此算是平靜下來,眾人矚目的就唯有司禮太監一職了。苗逵三人坐不住了,他們知道外廷能這麼快處置完畢,小皇帝絕對是聽取了楊凌的意見,卻不知他對內廷安排是否也做了進諫。

    現如今外廷已定,皇上對司禮監首領一職始終不表態,三人惴惴不安,已經沉不住氣了,戴義提著厚重的禮物,頭一個溜來找楊凌,想做最後試探了。

    戴義來時,楊凌正抱著白白胖胖的兒子在花圓里逗金魚。兩尾大金魚被撈到淺底青花缸里,大嘴一張一合的吐著泡泡,楊家大少瞪著兩隻烏溜溜的大眼睛,看的十分得趣兒。

    等戴義一到,喋喋不休的開始表忠心訴苦處,大講自己如何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功也有疲勞的時候,楊大少爺就不看金魚了,他瞪著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盯著面前這位臉上掛著一成不變的笑容,嘴巴一開一合卻不吐泡泡的傢伙,瞪了好久,直到瞪的睏倦了,趴在老子懷裡沉沉睡去,楊凌才拍拍兒子的小屁股,對戴義面色沉重的嘆了口氣。

    戴義一見大為緊張,連忙道:「怎麼?莫非國公………不不不是皇上已有了安排?」

    楊凌慢悠悠的踱到葡萄架下,從石几上拿起一條薄毯給兒子搭上,然後坐在藤椅上道:「戴公公,坐」。

    戴義小心的在一旁坐下,欠著身子聽著他說話。

    楊凌低聲道:「戴公公,想必你也知道,皇上最信任的,就是我和劉瑾」。

    「不錯不錯」,戴義陪笑點頭:「如今劉瑾伏誅,您是皇上跟前第一紅人,一言九鼎,無人能及」。

    楊凌淡淡一笑,說道:「戴公公,你知道嗎?劉瑾那麼得皇上信任,皇上不只是把他當做自己的內臣,還是自己的親人吶,可是劉瑾數十條大罪一翻出來,很是傷了皇上的心。皇上是天子,是君上,卻被劉瑾玩弄於股掌之上,欺騙了這麼久,皇上很受觸動啊」。

    戴義若有所覺,小心翼翼的道:「國公的意思是……?」

    楊凌幽幽一嘆,一陣風來,帶來一陣果木的清香,香風徐徐,掠起了兒子額頭幾縷烏髮。楊凌替他掩了掩被角,輕聲道:「戴公公不是外人,我就對你實話了吧,內廷司禮太監一職,久懸不動,那是皇上的一個餌啊………」。

    「一個餌?」

    「不錯,一個釣魚的餌。我到現在,仍得皇上如此信任,那是因為我已經成了國公,不會再觸及國政。你們呢?皇上最信任、服侍他長大的劉瑾都貪權欺主,皇上會沒有疑心嗎?」

    戴義怵然驚心,臉上變色道:「國公是說,……皇上久懸司禮太監一職,就是想看看我們誰要去爭、誰眼熱這個職位?」

    楊凌微微點頭,戴義驚惶道:「幸好,幸好咱家不曾向皇上提起」,他倏的起身,向楊凌長揖一禮,感激地道:「皇上的心事,也只有國公爺您才知道。也只有您,才肯如此坦然告知咱家,戴義實是銘感五內」。

    楊凌笑笑,說道:「坐,坐下,咱們的關係非比尋常嘛。我不告訴你還能告訴誰?」

    「戴公公,你說王岳權大吧?獨掌十二團營、兩廠一衛,是先帝爺最信任的內臣,當初內閣三老、六部九卿、滿朝文武試圖殺我、殺八虎,還得千方百計的巴結他,藉助內廷之力,然而他們卻最先倒霉,一夕之間成為階下之囚,你說是誰的本事?」

    戴義恭維道:「當時咱家就在司禮監,對此知之甚詳,自然是國公爺您巧施妙計、力挽狂瀾,國公爺使雷霆手段,一夜之間剷平內廷,待到天明。十二團營、廠衛司禮監盡握手中,待得文武百官上朝,也只有望洋興嘆了」。

    楊凌搖頭道:「錯了!若不是劉瑾率八虎哭求,穩住了皇上,我怎麼來得及回京?若沒有苗逵逮捕王岳,斷了他們調動京營清君側的念頭,他們豈能這麼快束手待斃?

    還有這一次,劉瑾一朝失手,若沒有你戴公公和苗逵、張永還有牟斌巧施妙計,劉瑾焉能除掉?只怕此刻皇上息了怒,他又被赦回朝廷耀武揚威了」。

    戴義眨巴眨巴眼,有點不明白楊凌的意思。

    楊凌道:「內廷之險,永遠來自於內廷。若沒有八虎和苗逵,王岳不會倒。若沒有你戴公公和苗逵、張永,劉瑾也不會倒。他們那時,上得君心,下壓群臣,得罪了內廷同僚,都落得了這般下場。

    現如今呢,皇上忌憚於司禮監一職。把它當成一塊試金石,試臣下忠誠之心的石頭,一塊釣出野心勃勃者的釣餌。欲謀其位,先失聖心;而一旦上位,下面又有其他幾位手握廠衛和京營的實力,無論資歷、權力、聖寵都相差無幾的幾位內官,你想想這司禮監首領一職,豈不成了一座要命的火爐,上下左右,四面煙火,誰受得了啊?」

    戴義越想越怕,這哪是內相啊,這簡直就是勾魂的閻羅令牌啊,戴義感激涕零的道:「多謝國公指點,否則戴義渾渾噩噩,只怕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多謝國公爺,咱家安心待在東廠,老老實實為皇上辦事,只要皇上寵信,那在哪兒都是一樣的」。

    楊凌微笑道:「正是此理,不過若是其他兩位上位,居司禮太監之職,那不是害了他們么?我實在是於心不忍。況且只要他們安守現在的職務和本份,那就是你的好友臂助,不會生了嫌隙、斷了交情,你也不想他們自蹈死地,然後換上個毫無交情的太監當西廠或者京營首領吧?」

    戴義點點頭,忙道:「國公有何妙計?」

    楊凌笑道:「你今日能來,明日他們定是也要來的,到時我把皇上的心意稍稍暗示一番,他們就不會再起貪婪之念了。可是司禮監又不能空著,我看你們不如舉一個忠厚老實的內監做司禮首領,這樣你們就能相安無事,平平安安。

    就象王岳、范亭他們,王岳是司禮太監,把持內廷幾十年,下邊范亭等大太監各司其職,既不受約束,又不怕被人剝了權,要不是他們受外廷蠱惑,逼宮亂政,現在還安安穩穩的坐在那兒呢,哪輪到別人上位呀?你原是司禮監四大首領太監之一,對此應該深有體會」。

    戴義想起王岳做司禮太監時,各大首領相安無事地情景,不禁連連點頭。

    楊凌若無其事地道:「你不妨循此例,主動向皇上舉薦一個老實忠厚、沒有野心的內監任司禮首領,這樣對你現在的權力沒有影響,又可以向皇上表白忠心,顯示出你的忠誠和毫無野心,何樂而不為呢?唔………我看那個杜甫就不錯,憨厚老實,資歷人脈又比不了你」。

    「好!多謝國公爺指點,咱家現在就回宮,向皇上舉薦司禮首領」,戴義激動的滿臉通紅:「萬幸啊萬幸,幸好走了這一遭,否則失了聖寵、丟了性命,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這一趟來的值、這禮送的值啊!」

    戴義連忙道謝離去,急匆匆的進宮去了,生怕別人搶在他前頭向皇上表白自己大公無私。

    苗逵提著厚禮登門了。

    楊凌正趴在床上,享受著高文心的妙手按摩,他披上袍子,走到外間,和苗逵分賓主坐了,兩人寒喧一番,楊凌推心置腹的道:「苗公公不是外人,我就對你實話了吧,內廷司禮太監一職,久懸不動,那是皇上的一個餌啊……」。

    …………

    苗逵興匆匆的走了,帶著一種沒有落進陷阱的幸福感。

    張永隨後來了,隨後也幸福的走了……

    內廷司禮監首領之職,意外的落到了忠厚老實的杜甫頭上,更難得的是,皇上突然決斷,調整了內閣大學士和六部尚書人選,外廷還在餘波盪漾、議論紛紛,內廷三巨頭卻眾口一辭,空前的團結一致,杜甫做內相,勢不可擋。

    朝廷中的權力爭霸賽終於塵埃落地了,朝廷派苗逵為監軍再赴霸州,與許泰一起節制霸州附近諸府道六萬大軍,開始圍剿響馬盜。山東巡撫調兵遣將,天津巡撫,保定巡撫各自奉命帶軍入山東,聯合剿匪。

    江湖爭霸賽,硝煙方濃……

    *********************

    今天十號,有效期還有二十一天,月關儘力碼字,大家加油支持啊(偶給其他作者繼續破紀錄增加點工作難度,帶點壞心的笑^_^)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