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45章 小人正當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45章 小人正當道字體大小: A+
     

    司庫官念一樣,旁邊書記官記一樣,今天查抄的速度明顯加快了。越往後,查抄的珠寶也越昂貴,今天拿出來的珠寶好象都是黯府這麼些年積攢下來的珍品,楊凌雖不懂珍寶,心中亦有所覺。

    黯東辰掌管臟罰庫,臟罰庫是皇家查抄犯官家產時,將一些十分貴重、不易處理的珍貴物收藏管理的地方,黯東辰又以這些官員們視若至寶的珠寶首飾中再次挑選,把一些極品珠寶偷回家來,所以他的珠寶件件都是上品,在這些珠寶中尤稱珍品的,已不下於皇家御用之物了。

    楊凌面前是一套十二件的黃金飾品,分為金簪、掩鬢、挑心、分心、頂簪、頭箍等等,上邊又鑲嵌有各色紅、藍寶石,色澤鮮明、熠熠生輝,做工極是精妙,堪稱精品。

    的確是精品,只是光黃金就凈重兩斤多,雖說貴妃們頭上都帶假髮箍的,可是這麼重的珍飾要是戴在頭上……,楊凌輕輕搖了搖頭。

    霸州各縣鎮大大小小的官兒跪了一地,瞧見國公爺搖頭,也不知是不答應樊知州的請求,還是不屑於這套貴妃佩上也不顯寒酸的昂貴金飾,彼此悄悄遞著眼色,微微漾起一陣騷動。

    現如今是牆倒眾人推,張忠這堵擋風的牆倒了,不但倒了,而且很可能會殃及別人,於是這些平時巴結他都來不及的官員們紛紛表明立場,爭先恐後的上去踏一腳,以表自己的衷心。

    他們的條陳寫的聲情並茂,對仗工整,選詞造句極盡華麗:張忠是如何的喪心病狂,他們做為地方官又是如何以大局為重,委曲求全,寫的是聲淚俱下、嘔心瀝血,簡直都可以做為後世清官忠臣們的座右銘了,可惜他們點燈熬油寫出來的錦繡文章,這位國公爺似乎根本不感興趣,那麼厚厚的一摞奏陳,他連看都沒看。

    樊知州猶自慷慨激昂的道:「國公爺,您是皇上跟前的人,又是欽差,此事涉及霸州鎮守張忠,我等唯有求助於您,才能向朝中反映呀」。

    楊凌嘆了口氣,放下金鳳釵道:「樊大人,這事兒你們可以直接向皇上進諫嘛,本國公此次赴霸州,並非考察吏治,如果出面管了此事,於理不合呀」。

    樊陌離忙道:「國公爺,這事兒也就您能管得,張忠是司禮監出來的公公,位高權重,他在霸州作威作福,我等是敢怒不敢言吶。如今張忠雖然死了,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們這些芝麻綠豆大的官兒還能做什麼呢?國公爺若肯出面主持大局,才能褐發張忠的惡行,平息霸州民憤吶」。

    楊凌吁了口氣,笑道:「看佛面?是哪一尊佛呀?呵呵,你們不必遮遮掩掩,我知道你們怕的是什麼人。嗯……本國公自然不怕他,可是既然張忠是他的人,那麼就算是死了,也不是那麼容易扳得到的,官場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你們都是明白的」。

    「是是是,下官明白!」這句口頭禪一出來,大家就知道是木偶知縣喬大老爺開口了。

    果然,喬語樹肥胖的身子拱到前頭,諂媚的笑道:「就因為這樣,下官和一眾同僚才想到了國公爺您呀。國公爺愛民如子、嫉惡如仇,國公爺就算不為我們想,為了霸州無數受苦受難的百姓,也不會袖手旁觀、置之不理的。我們堅信,只有在國公爺的關照下,才能守得雲開見月明,讓真相大白於天下。」

    木偶知縣喬語樹一向將『慎言、慎行』奉為座右銘,講完「一言足傷天地之和,一事足折終身之福,一字之褒榮於華衰,一字之貶嚴於斧鉞」,現在霸州民變的事和他關係最為密切,事關切身安危了,腦袋居然也開了竅。

    眾官員一聽,齊聲恭道:「對呀,對呀,國公爺是楊青天,天下皆知呀!」

    「國公爺愛民如子、嫉惡如仇、剛正不阿、忠貞不二……」。

    「楊國公錚錚鐵骨,心如明鏡,一身正氣,兩袖清風,實乃大明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國公爺仰不愧於天,俯不祚於地,心懷坦蕩、大義凜然,匡扶正義、除暴安良……」。

    「停停停!」楊凌被這幫馬屁精拍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實在吃不消了。

    他拍拍那堆得半人高的條陳道:「不是本國公不肯為民請命,而是要有真憑實據,否則本國公揪住一個死了的鎮守太監不放,難免要被人以為是羅織罪名,別有所圖。

    所以,你們寫的這些東西,如何受逼不住,如何被張忠壓迫,違心聽命於他,如何心憂朝廷、心憂百姓地這些話就不必給本國公看了,我知道你們是受逼無奈,可是要呈給皇上,要讓你們擔心的那個人閉嘴,就得有確鑿的證據。我要證據,懂么?

    時辰、地點、哪些人?張忠下過什麼樣的命令,干過什麼敲詐勒索、欺壓良善的惡行,苦主是誰、現在何處,本國公要的就是這些罪狀事實。

    嗯……你們都是一方父母官,案子都審過、狀子都看過吧?把這些表衷心的條陳都拿回去,你們就當是給本國公寫狀子好了,我要真憑實據!你們明白?」

    「卑職明白!」眾官員轟然應喏。

    慢了半拍之後,只聽單獨有個聲音道:「是是是,下官明白!」

    「嗯!」楊凌滿意的點點頭,忽瞥見一對手鐲十分醒目,順手拿來一瞧,手鐲是瑪瑙所制,血紅剔透,十分可愛。

    樊陌離忙道:「國公爺,這對瑪瑙手鐲,也是一件極品。瑪瑙又名紅玉、瓊玉、赤玉,以紅色為正宗,珠寶行中有『瑪瑙無紅一世窮』的說法,你看這對手鐲,艷冶中復具清幽之致,質感溫潤,若和田美玉油潤如脂,從裡到外透絕艷,戴於皓胸上靈韻自然,大增麗色呀」。

    楊凌心中一動。永福公主性喜恬靜,雖貴為天子御妹,著裝打扮也素不張揚,做了尼姑,雖是戴發修行,宮裡的首飾卻戴不得了。這件瑪瑙手鐲倒是挺合適她的相貌氣質。此外,這串瑪瑙珠圓玉潤,若硬說它是念珠,倒也說得過去,把它送給永福公主,她一定喜歡,而且名正言順。

    楊凌想到這裡,順手將手鐲揣進了袖中,向書記員點點頭道:「這串珠子不用記了」。

    樊陌離見國公當著他的面收了串珠子,雖說不是十分昂貴的物品,至少說明這是沒把自己這些人當外人,樊知州心中歡喜,忙道:「一庭春色惱人來,滿地落花紅幾片。呵呵,滿地落紅,春色惱人,海棠經雨胭脂透,便是讚譽這赤玉珠子了,國公爺好眼力」。

    「落紅滿地?」這位樊知州怎麼什麼話兒都能扯到那些淫邪的事兒上?楊凌乜了他一眼,卻見樊陌離一本正經,不禁暗叫一聲慚愧:「這一回敢情是我想歪了!」

    ***********************

    欽差行轅楊凌住處。

    楊凌的獨院有左右廂房,以一道矮牆分隔,中間有個月亮門。左廂房是親軍侍衛統領宋小愛的卧室,因為她是女人,所以這處地方府中官兵都是避而遠之的。楊凌回到行轅,沒有進自己的主房,卻向左一拐,走到宋小愛住處。

    月亮門外有兩個帶刀侍衛把守,裡面小院里空落無人。楊凌擺擺手,令幾個親兵候在外邊,只帶了大棒槌直走了進去。

    一開門,原本應該女人天下的小樓內,赫然又是四個帶刀侍衛,肅然立在廊柱下。

    楊凌也不搭話,輕車熟路的直上二樓,走到一間卧室前輕輕一推,裡邊聞聲立即迎上兩個侍衛,見是楊凌到了忙拱手道:「國公」。

    楊凌點點頭,抬頭向里看去,這是一間普通的起居室,分裡外套間,只是現在窗戶都已被人從裡面釘死,裡邊房中靜寂,榻上有一個人,正側身向內睡倒。

    這時後邊傳來輕盈的腳步聲,原來是宋小愛得報,匆匆趕了來。

    楊凌向她微一頷首,然後放輕腳步走進房去,踱到床邊靜靜站立片刻,「嗤」的一笑道:「公公從容淡定,頗有大將風度,居然吃得下,睡得香。」

    床上那人呼的一下坐了起來,冷笑道:「進了國公爺的宅子,咱家還有什麼好怕的,自然吃得下,睡得香。」

    他挪到床邊,憤憤然的站起身道:「國公爺,咱家在您面前雖然身份低微,不過如今可是霸州鎮守,國公爺將咱家擄來,關押於此,到底有何用意?你雖是堂堂國公,擅動私刑,扣押欽差鎮守,那是死罪難逃!」

    楊凌微微一笑,返身走回桌旁坐下道:「把你在軍營里關了兩天,本以為這火氣也該消了,想不到還是這般囂張。不錯,你是霸州鎮守,霸州軍政盡在你手,可謂位高權重。不過若非如此,我還懶得動你呢。為什麼抓你?呵呵,張公公不會一點都猜不出吧?」

    張忠一聽,臉皮子不由一緊。那日自稱萬人敵的江大游擊初到門樓下時,氣焰囂張猶如橫行的螃蟹,不料一塊磚頭仍出來,就嚇得他落荒而逃,張忠騎在馬上也氣得直想罵娘。

    好在江彬雖然逃了,卻沒把他丟下,帶著他一路狂奔,總算擺脫了瘋狂的百姓,張忠心中一寬,正想封官許諾的誇獎一番。可還沒回頭呢,後腦勺就挨了一下重的,再醒來時已被關在軍營之中。

    無論他如何詢問叫罵,看守的官兵只是裝聾作啞,一言不回。張忠吼了兩天,也累得沒了力氣,可是心中卻始終猜不透這個初來乍到的游擊將軍到底有何用意。直到昨夜又被人秘密轉移到楊凌的住處,見到一直和楊凌形影不離的那位女將軍,張忠才恍然大悟,知道是中了人家的計了。

    他冷笑一聲,也大搖大擺的走回桌前,在楊凌旁邊坐了,大剌剌的拿起杯子,給自己斟了杯茶,笑吟吟的道:「國公爺,您不是為了對付劉公公吧?呵呵呵,要整治咱家來搞倒劉公公?嘖嘖嘖,國公爺,就算是咱家竹筒倒豆子,有什麼就說什麼,您覺著可能嗎?」

    「自然不能!頂多算是用人不淑罷了,其他的事,劉瑾一推六二五。本國公也奈何不得他」。

    「哈哈哈哈……」,張忠發出一陣猖狂的大笑:「國公爺,您說對了一半,您奈何不了劉公公,就能奈何得了我嗎?要整治咱家,什麼罪名呀?霸州民變那是刁民煽動,固安縣令治下不嚴,本鎮守奉旨收稅,為朝廷鞠躬盡瘁,何罪之有?」

    他搖著二郎腿,得意洋洋的道:「要辦我這個鎮守,總得有人證物證吧?國公爺,縣官不如現管,有咱家在,霸州上下就找不到一個有隙可趁的機會,劉公公知道了,也會在京里保著咱。

    嘿嘿……,現在朝廷缺什麼?缺錢。威國公無緣無故整治一個奉公守法、為朝廷納稅不遺餘力的鎮守太監,只要劉公公示意一聲,天下各地鎮守人人畏懼怠工,朝廷的稅賦收不上來,到那時,不知國公爺要如何收場?哎呀……那時就是國公爺您八抬大轎的請我出山,咱家還得考慮考慮呢」。

    張忠越說越開心,二郎腿搖得越發有勁兒了。

    「別搖了。」

    「嗯?」

    楊凌語重心長的道:「男搖窮,女搖賤,你這不男不女的,搖呀搖的豈不是成了窮犯賤?」

    「噗哧」宋小愛忍俊不禁,急忙轉過頭去,雙肩還在不斷抖動。

    「你……」,張忠臉如雞血,霍的一下跳了起來。

    楊凌淡淡的道:「張公公說的這些事,是不會發生的,因為霸州鎮守太監張忠,已經死了!」

    「甚麼?」張忠的臉刷的一下,由血紅變成了慘白,身子瑟縮一抖,忽然狂跳起來道:「你瘋了?我和你可有私人恩怨?霸州游擊知道我沒死,他手下很多兵丁知道我沒死,還有你、你、他們,好多好多人都知道我沒死,你現在控制得了他們,你能保證他們一輩子和你一條心?只要有一個人走漏了消息,說堂堂威國公,暗害地方鎮守,就要你吃不了抖著走」。

    楊凌不理他,繼續說道:「霸州鎮守死了,是死在民變之中。霸州近京戍,此地竟發生民變,緣何?朝廷是一定要查的、也是一定要追究責任的。張公公不死,就可以隻手遮天,然後找個可憐蟲背黑鍋,罪證一定是天衣無縫、無懈可擊。可惜啊,你已經死了,別人沒有能遮天的巴掌,霸州的官員何以自保?」

    張忠已經沉住了氣,他冷笑歸坐,滿不在乎的道:「那又如何,誰敢落井下石?跟咱家作對,就是跟劉公公作對,打狗還得看主人呢,就算咱家死了,也不是那些廢物招惹得起的。」

    楊凌點點自己的鼻子尖道:「他們不敢,我敢啊。我不但敢打狗,我還敢打狗的主人呢。如果我威國公替他們出頭,把一切招攬到自己身上,你說他們會不會收集你的種種罪狀,報呈上來,以便把他們自己摘脫乾淨呢?

    你活著,劉瑾為了收買人心,還得拚命保你,你死了,又有大堆的確鑿罪狀,你說劉瑾是忙著和你劃清關係,往你的井裡再丟兩塊大石頭呢。還是不顧一切的維護你張剝皮的清譽?我當然不會真的動手殺了你,當天下人人認為你該死的時候,我再把你交出去。」

    楊凌悠悠一笑道:「人人都知道現在你死了。其實你沒死。人人都知道你沒死的時候,其實你已經死了」。

    張忠臉色蠟黃,汗珠一粒粒滲落下來。

    楊凌見狀,一邊去斟茶,一邊架起二郎腿愉快的搖起來。

    「嗯……咳!」宋小愛一聲清咳,楊凌抬頭望去,只見宋小愛一雙烏亮的眼波在他臉上一轉,然後向二郎腿上一溜,臉上有種似笑非笑的神氣。

    楊凌會意,反瞪了她一眼,將腿放了下來。[天堂之吻手打]

    過了許久,張忠怪笑一聲,嘶聲道:「你既然不是為了對付劉公公,為什麼要和咱家過不去?為了百姓,百姓是什麼東西,值得你這般動用心思,再說……你以為咱家被殺了頭,霸州的百姓就有好日子過了?你知道霸州上下的官員有多少人貪墨腐敗么?」

    楊凌微微笑道:「殺了你或許不會有這種作用,但是有你警示在前,後來者總會有所顧忌的。上位者能夠有所警醒,百姓們的日子就不知好過多少」。

    楊凌謂然一嘆道:「其實百姓們要求的真的不多,真的不多。何況,霸州的貪官污吏,本國公也是要嚴加懲治的」。

    楊凌一擊掌,大棒槌捧著厚厚的一摞文書走了進來,輕輕放在桌上,楊凌笑吟吟的道:「這是官員們檢舉你鎮守霸州時,敲詐勒索、坑害百姓的一樁樁罪行,血債累累、罄竹難書啊。這還只是今天收到的,估計明天、後天,會有更多的檢舉條陳呈送上來」。

    楊凌拍拍那摞公文道:「張公公,這些罪行,有時間、有地點、有人證、有物證,本國公只消拿出三分之一送到皇上面前,就是把你千刀萬剮也難消罪孽!」

    張忠頰上一陣抽搐:「好一群狗輩,他們……他們把所有罪行統統栽到咱家身上?污水……有這麼潑的?他們就沒幹過一點骯髒事么?」

    楊凌隨意翻開一份,說道:「奸宦張忠,於正德元年六月,藉口督理商稅,在水路阻截商船,陸路攔截商販,敲詐勒索,所得盡數納入私囊,商民怨聲載道。此事下官趙一與所屬役丁皆可作證,下官還可自商販碼頭尋到受害商販……」。

    「放屁!放屁!」張忠氣得直哆嗦:「趙一!趙一!這主意就是他出的,帶頭阻截水陸商販的也是他,所征銀兩咱家只得了三分之一,他竟然……竟然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下官巡檢司墨靈興舉報奸宦張忠……」

    「砰!」張忠的肺都快氣炸了,厲聲大吼道:「巡檢司?小小巡檢司,咱家根本不會看在眼裡,他們就連到咱家大門口站一站的資格都沒有,什麼時候咱家有把柄落在他們手裡了?呸!真往臉上貼金!」

    楊凌微笑道:「他們不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你張忠這層金現在官員們是避之唯恐不及,也沒人樂意貼你這層金。他們只不過是趁機把自己干過的骯髒事,統統栽到你的頭上而已」。

    張忠一怔,狐疑的看了楊凌一眼,問道:「你……什麼意思?」

    楊凌淡淡一笑,說道:「這些罪狀,哪些是你的,哪些是那些贓官自己的,你當然心知肚明,也一定提得出反證,所以我把這些案卷拿來,就是希望借你張公公一雙慧眼,把忠奸良莠分辨個清楚」。

    張忠呆了一呆,眼中忽的放出興奮的光芒,顫聲說道:「我……我檢舉這些贓官,國公爺肯保我無事么?」

    楊凌曬然一笑,說道:「如果說他們是危害霸州的一群豺狼,你張忠就是霸州之虎,最大的禍害,如果你都能免罪,還有何人不能免罪?」

    「哈哈哈哈……」,張忠指著楊凌大笑起來:「你以為你是誰?你要殺我頭,還要我幫你清理霸州官吏。把貪官一個個揪出來,來成就你威國公的豐功偉績?我呸!你真是瘋了!」「我沒有瘋,你也沒有!」楊凌站起身,沉聲說道:「這世上有一種人,他的樂趣不在於能夠幫助多少人、看到多少人快樂,而是能夠害多少人,看到多少人痛苦,別人比他痛苦,他就感到快樂。

    這種人就像躲在陰溝里見不得人的蛆,窺到一點機會,就爬出來噁心別人一下。如果別人做了一件對不起他的事,更是要記恨一生,千百倍的討回來。這種人,簡稱小人。你就是個小人!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人!

    你當然不願幫我,但是你更不甘心自己承擔所有的罪名,卻讓那些人錦衣玉食嬌妻美妾。他們不會記你的好,以後提起你的時候還要唾上一口以示清白,繼續心安理得的享受榮華富貴,張忠,象你這種小人,怎麼可能忍受別人有這樣的好事?恐怕做了鬼你也不會甘心吧?」

    楊凌把那堆卷宗往他面前一推,淡淡一笑道:「你說的對,如果你不幫我,我是無法突破霸州官員編織多年的關係網。把這群貪官一網打盡的。他們將因此逍遙法外,榮華富貴。

    這些公文我留在這裡,你可以好好的看一看,然後……你自己決定:你下地獄,他們活在天堂,還是讓他們陪你一起下地獄!」

    楊凌走到門邊,忽地回過頭來又說了一句:「張公公,別忘了,你是一個小人。小人就要象個小人樣子,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張忠氣得抓起兩本公文扔了出去,裡邊的頁片是散的,頓時化作了滿天飛舞的紙蝶。楊凌頭也不回的出去了,張忠狂吼一聲,返身抓起一片公文使勁的撕扯著,撕扯了幾下他忽然喘息著停住了:「他們害我!他們讓我背黑鍋!讓我替他們背黑鍋,他們繼續享受榮華富貴,憑什麼?憑什麼?」

    張忠想到他的同路人仍然高官得坐、駿馬得騎,而他可能被碎屍萬段,連墳頭都沒有一個,心裡頓時油煎貓撓一般難受。

    「我是太監,我就一個人,頭掉了不過碗大個疤。他們可都是有妻兒老小,如果罪行揭發,他們一定比我痛苦的多,哈哈哈,想害我背黑鍋,還不知道誰害誰呢!我痛苦,就一定要讓你們比我痛苦十倍!!!

    張忠抓著兩手公文跌坐在地上,匆匆翻看幾行,就怒氣勃發的大吼一聲,再翻開一本看上幾頁,就咆哮著咒罵幾句。茶壺茶杯、桌子椅子都被他摔得亂七八糟,兩個內廠侍衛只是抱臂冷眼旁觀,始終不發一語。

    終於,張忠呼呼的喘息著抬起頭來,兩隻眼睛血紅,惡狠狠的對兩個侍衛道:「給咱家找兩個師爺來做筆錄,咱家要一本本的看,一個個的告,讓他們統統陪我下地獄」。

    張忠呲著白森森的牙齒,已經陷入半瘋狂狀態:「來吧!來吧!咱家看看都有多少人告我!誰要告我,我就咬誰,哈哈哈!哈哈哈哈……」。

    ***********************

    剛剛看了一下,今天20號,更新21萬,儘管這20天里有三天因事停更,日更仍過萬餘,我估計本月能超過我上月末預升的本月更新量。現在一盼趕快星期天,歇歇乏;二盼趕快到「十一」,還是歇歇乏兒^_^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