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44章 好大一口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44章 好大一口鍋字體大小: A+
     

    霸州大獄女囚牢房本來囚犯就不多,正德皇帝為了給太皇太皇祈福,下旨大赦天下之後更是荒涼許久了,現如今王滿堂是女牢里唯一的犯人。

    這兩天游擊將軍江彬天天都來獄中,說是向女囚王滿堂質詢有關謀反事宜,一開始兩個女牢頭還陪在一旁,後來嫌獄中濕冷,便偷懶躲在班房不奉陪了。

    此刻,江彬正大馬金刀的坐在低矮的木床上,雙手扶膝,正襟危坐。大順王滿堂俏生生的跪在他膝間,螓首微低,只聽江彬說道:「僭越稱帝,是抄九族的大罪。趙萬興肯定五馬分屍,就是你,也得點了天燈,本將軍為了救你,可是煞費苦心啊」。

    「嗯!」王滿堂忙不迭的點頭,粉面桃腮滿是感激之意。

    「造反者死!協從的人,即便皇上再如何寬厚,也得判個充軍發配,你這嬌滴滴的美人兒若被發配苦寒之地受人作踐,也是生不如死。本將軍可是花了重金為你上下打點呀」。

    「嗯嗯!」王滿堂繼續點頭。

    江彬撫住她的秀髮,嘿嘿笑道:「經本官從中斡旋,朝廷判定你是被謀逆賊趙萬興擄去做壓寨夫人的,這樣你可是完全脫罪了,我估計這一兩天就該放你出去了」。

    「嗯嗯嗯嗯……」,王滿堂雙眸一亮,點頭頓時如小雞啄米。

    江彬「絲」的吸了口氣,一把抓緊她的秀髮,眯起雙眼道:「慢一些,慢一些……,好銷魂的小嘴兒,吮得爺……魂兒都快飛了」。

    只見王滿堂跪在他膝間,一雙櫻唇吞吞吐吐極是賣力。儘管在獄中不施脂粉,這美人兒仍然魅力不減。江彬笑淫淫的扯開王滿堂的袍子,雪白的玉頸下,松敞的領口縫隙中,隱約可見一道乳溝盈然。

    江彬的大手探了進去,握住粉嫩嫩的堅挺,笑道:「美人兒,本官為你費盡心思。你該如何謝來?來,到床邊趴下」。

    王滿堂只是個民婦,市井間那點見識能有多麼高明?當初稱王稱帝的只是為了哄騙些愚民養活他們這對夫妻,根本無意造反,她哪知道這也犯了天條,是要滅九族的大罪。前兩日被江彬一嚇,王滿堂魂飛魄散,她又非什麼三貞九烈的女子,如有人能救她出去,讓她委身服侍又算得了什麼。

    何況江彬年輕英俊,身居高位,這女人更是千肯萬肯了。為了討得江彬歡心,王滿堂使出當初和霸州的花花大少們弔膀子的風流手段,服侍得江彬欲仙欲死。此地雖是囚室,倒成了一對姦夫淫婦偷情合奸的的歡樂園。

    三兩日的功夫,江彬已是她桃源幾度的問津漁郎了,還有什麼好羞臊的,「啵」的一聲,王滿堂盈盈抬頭,乜著杏眼瞟他一眼,笑得又媚又甜:「爺,您今兒不是沒事嗎?咱們有一天時光好消磨呢。」

    這一抬頭,襟口露出雪膩酥白的半截胸脯,小嘴兒濡濕油亮,微微紅脹如兩瓣桃花,上邊還微懸一絲香唾,看得江彬腹下一陣燥熱,呼吸頓時粗重起來。

    他低低咒罵一聲:「要人命的小妖精!」大手攥緊了王滿堂的秀髮,急不可耐的將她嬌媚的臉蛋兒按回胯下,正要再好生享受一番,忽聽遠遠的牢房角道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江彬大吃一驚,刷的一抖翻起的袍子,遮住了自己的下體,心頭猶自怦怦直跳。

    樊知州的心腹師爺葉懷夢領著兩個女牢頭匆匆走進牢來,見江彬坐在床邊,雙手按膝,威風凜凜,狀若天神般的厲聲喝道:「你們擅立稱君,到底從附近招納了多少兵馬?有多少人投靠你們?」

    王滿堂跪在他膝前嚶嚶細語,也不知答些什麼。

    葉師爺看得莫名其妙,不過是一幫愚民兒戲罷了。朝廷的旨意早就下了,樊知州還沒釋放王滿堂,全因她是主犯之妻、所謂的大順,如果尚未公開宣判趙萬興的死刑,並把所謂的一眾文武發配邊塞,就把這個女人放出去,恐怕民間又要惹出許多傳言來,其餘犯人家屬也會去找她打探消息,這才仍押於獄中。

    這事兒衙門外的人不知道,江彬身為游擊將軍不可能一點風聲沒聽說,他又跑來問的什麼案子,還想從這女人身上再挖份功勞出來不成?

    葉師爺嘴角一歪,不屑的一曬,揚聲說道:「江大人,知州大人請你速去府衙?」

    「啊?」江彬象是剛剛注意到了來人,忙換上一副笑模樣道:「葉師爺,大人找我有什麼要事么?」

    葉師爺道:「江大人,您快著點吧,固安民變,搗毀了稅吏司,把鎮守張公公給困在辛庄了,等著大人您領兵救人呢」。

    江彬一聽喜出望外,笑得合不攏嘴的道:「甚麼?是真的么?」

    果然動手了,大功唾手可得矣。江彬興奮的搓了搓手,哈哈大笑道:「幾個小民作亂有什麼好怕的,本官馬上帶兵將去救出張公公!」

    葉懷夢見他開心不已,心裡正在奇怪,聽了這話這才釋疑:原來這位將軍是因為有機會在張公公面前有所表現才這般開心。他急急的道:「是啊大人,知州大人急的都火上房了,您倒是快著點呀」。

    江彬意猶未盡的盯了眼王滿堂的粉面桃腮,嘿嘿笑道:「放心,本官這就點齊兵馬,殺奔辛庄,直搗黃龍、殺她個七進七出……!」

    ***********

    百姓們緊緊尾隨張公公的車仗,一直追進辛庄。張忠一路逃跑,聽得車棚上嗵嗵不絕,每一下都似敲在他的心上,敲得他心驚肉跳。

    那是憤怒的百姓投擲磚石瓦塊擊打的聲音,張忠從未想到溫馴如綿羊的百姓也有如此兇悍的時刻,想起墨單九等與固安百姓結怨甚深的稅吏被鋤頭鐵鏟分屍的血腥場面,張忠嚇得牙齒格格格的捉對兒打架,直到逃進辛庄大富紳兼保甲辛晨霧府上,把那厚重的大門關上,稅吏們持刀爬上梯子,守住了一丈七八的高牆,張忠臉上仍是毫無血色。

    百姓們包圍了辛家大院兒,四下鼓噪之聲震耳欲聾,大門被拍得震天階響,見此情形辛莊主府上也是一片慌亂,婦人孩子號啕大哭,辛莊主心中暗悔不該把這個禍害接進門來。

    他也是一時鬼迷心竊,盤算百姓激於義憤,終究難跟朝廷對抗。這個土皇上今日雖然狼狽,卻沒人能撼動得了他的地位。若是救了張忠。他就欠了自己一份人情,要是和張剝皮攀上了關係,那自己在霸州可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

    孰料夜色已深,百姓猶不退去,有些百姓點燃了捆捆稻草丟進院來,叫苦不迭的辛莊主只好指揮庄丁們不斷扑打滅火,外邊不時還有磚頭拋入,砸得人哭爹喊娘,整個辛家大院被攪得烏煙瘴氣。

    稅吏們守在大門和四處院牆上。固安縣李班頭領著幫衙役守在二門,張忠避進了辛家女眷們居住的后宅。左手拉著肥胖如球的喬知縣,右手扯著心腹管家韓丙,驚惶失措的道:「怎麼辦?咱家該怎麼辦?這些刁民,這些狗膽包天的刁民,反了反了,全都反了!」

    喬知縣忙安慰道:「是是是,下官明白」。

    韓丙臉上肌肉一個勁兒的抽搐,親眼目睹墨單九被幾把鋤頭、糞叉子頃刻間分屍的強烈刺激到現在還沒平復下來。

    墨單九是固安酷吏,固安民眾本來就最恨他,他們一衝進推官府,又見是墨單九把華推官打得遍體鱗傷,新仇舊恨匯聚在一起,墨單九首當其衝,被人活活打死,張忠也正是趁了這機會才逃出來。

    韓丙一把扯住喬知縣、也硬不得上下尊卑了,大聲吼道:「別他媽是是是,你明白了,你明白什麼了?這些暴民是固安縣的,你是固安縣令,你是他們的父母官,你要想辦法!你救不了張公公,就砍你的頭!」

    「是是是,下官明……」,喬語樹頓了頓,苦著臉道:「咱們一進辛庄,下官就派了人去向知州大人求救了,兩地隔得並不遠,只要咱們再守片刻,下官估計知州大人的救兵就該到了」。

    張忠一聽頓時放下心來,樊陌離是他的死黨,也可以說是供他張公公驅使的一條看門狗,平素道貌岸然。實則與他一個紅臉,一個白臉,兩相應和,把霸州變成了他們的家天下。他需要藉助樊知州的權力,樊知州更要巴結他來穩固自己的地位,若是聽說他出了事,樊知州必定不惜餘力,立刻遣人來援的。

    一聽說救兵將至,張忠立即來了精神,又恢復了飛揚跋扈的神情,他的指頭點在木頭知縣知語樹的鼻子尖上,怒吼道:「你是固安知縣,你治下不嚴、你貪臟枉法、你昏潰無能、你瀆職無為,是你引起這場暴亂,你要負全責,咱家要向劉公公彈劾你、罷你的官、治你的罪,不殺你不足以平民憤!」

    韓丙介面道:「公公,那些民憤,同樣該殺!」

    張忠陰陰一笑:那些暴民自然要殺,不過卻不急在一時,只要自己仍然鎮守霸州,有的是機會找他們秋後算賬,鈍刀子慢慢割,叫他們曉得老子的厲害,可當務之急,卻是找只替罪羊出來。

    他從朝廷中來,知道激起民變那是何等大事,朝廷例來對民變是十分重視的。而且此地近於京戍重地,又不是川貴蠻夷聚集之地,例來十分平安的,如果突然發生民變,朝廷必然嚴厲追究責任。

    一聽說自己擺脫困境有望,張忠立即起了歪心思,眼中的喬知縣幻化成了一隻咩咩叫的綿羊,唔……這隻替罪的綿羊還真夠肥大。

    喬語樹一張胖臉漲成了茄子色兒,他雖然庸碌無為,可是並不傻,這麼明顯的栽贓計還看不出來?張忠朝里有人,真要把罪責推在他身上,誰肯保他呀?為官不仁、激起民變、那是要抄家殺頭的呀。

    喬知縣氣得眼前發黑,手腳冰涼、想開口說句哀求的話,可是肥胖的身子拉風箱似的喘著,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早知如此……還不如讓百姓們宰了這條閹狗」。喬知縣哆嗦著一身肥肉,心裡一直盤桓著這個懊悔的念頭。

    就在這時,一個稅吏興沖沖的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喊道:「公公,大事不好了。不不不,是好消息、好消息,霸州的救兵到了!」

    張忠一聽,嗖地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興奮的道:「救兵到了?有多少人?到了哪裡?」

    那稅吏說道:「小的站在門摟上拒敵,瞧見一串火龍進了村子,有官兵高喊霸州游擊將軍江大人到,要百姓們放下兵器,速速退至一旁,至於人數卻不知道多少」。

    張忠仰天大笑,騷亂的百姓頂多不過三千人,追來的不足一半。霸州游擊將軍麾下可不止此數,而且那是正規軍隊,周德安統領這支軍隊時,就是霸州駐軍中是驍勇善戰的一支隊伍,要對付一千多個拿著鋤頭木棒的莊稼把式有什麼難的?

    張忠興沖沖的道:「快快,扶咱家出去瞧瞧,咱家一定要江游擊重重的懲辦這些刁民!」

    張忠在韓丙和那個稅吏的扶持下急急的趕出去了,喬知縣站在那兒獃獃的發怔:救兵到了自然是好消息,可是張忠這個混蛋擺明了要拿他頂缸,讓他擔下這天大的責任,罷官?恐怕殺頭都是有的,那該怎麼辦?

    喬知縣想到這裡,真是欲哭無淚,全無一點救兵趕到的喜歡。李班頭見自家大人始終沒有出來,領著幾個衙差趕進來,喬知縣這才失魂落魄的被他們扶了出去。

    固安百姓一路追殺張剝皮和稅吏們,在辛家莊受阻這麼久,那股銳氣已經弱了,而且他們雖激於義憤,倉促生起殺盡這些無良稅吏的念頭,畢竟沒有就此拋家舍業造朝廷的反的想法,見了一隊健騎官兵殺氣騰騰的衝擊莊子,百姓們的鼓雜訊頓時弱了。

    圍堵大門的百姓不禁然的退向兩旁,閃開了一條道路,四十多名騎著高頭大馬的士兵,手舉火把一陣風般卷至門前,旁若無人的大喝道:「霸州游擊江大人受命保護張公公,速速開門!」

    門斗后的梯子上戰戰兢兢的站起一個稅吏,鬼頭鬼腦的向外看看,顫聲道:「哪一位是游擊將軍江大人,請……請上前答話」。

    士兵們一手舉著火把,一手提著馬韁,喝斥一聲,戰馬左方一分,一個全身披掛的將軍在兩條火龍中間緩緩馳到門前,微微仰起臉來,漫聲說道:「本將江彬,張公公安然無恙否?」

    那稅吏瞧了瞧,這人一身盔甲,被火把映得閃閃發光,肩后露出兩柄長長的刀柄,盔甲上的頰當遮住了他大半邊臉,只露出一雙殺氣騰騰的眼睛,頭盔上邊的流蘇在夜風中突突直抖,看起來真是八面威風、想來就是那位新上任的游擊將軍了。

    稅吏矮身低語幾句,房檐上又冒出一個人頭,扯著公鴨嗓子喚道:「下邊是游擊將軍江大人么?咱家就是張忠,你……你來了多少人馬,怎麼不把這些……這些暴民趕走?」

    「哈哈哈,原來是張公公」,馬上的將軍拱了拱手道:「請恕末將甲胄在身,不能全禮。末將聽說公公遇襲,立即揮師來救,卑職馬快。先串親兵趕到,大軍隨後便至。公公放心好了,末將這身武藝,在韃子千軍萬馬之中也沖得進去、殺得出來,要保護公公安全,有何難哉?」

    他輕蔑地左方看看,刷地一聲,雙刀在手,在夜色中映出兩戶弧兒凄冷的寒芒,冷冷一笑道:「公公儘管開門,國公爺和知州大人吩咐過,盡量不要殺傷百姓。所以末將沒有強行驅逐,可是如果末將護送公公離開,還有人滋擾生事,那就格殺勿論!」

    江彬雙刀一揮,振聲大喝:「呔!本將萬人敵也。一群土雞瓦狗,誰是某家一合之敵?」

    江彬睥睨四顧,寒夜中只聽見火把迎風,獵獵作響,中間一位將軍,雙刀縱橫,殺氣盈野,此外竟再無聲息。張忠一見這般威風不禁眉開眼笑,連忙順著梯子爬下去。,扯開嗓子道:「快,快些開門。讓江游擊保護咱家回霸州城」。

    李班頭忙跑上前苦著臉道:「公公,我們大人怎麼辦吶?」

    張忠瞪了他一眼道:「你們大人?滾回固安聽參吧,哼!」

    張忠一甩袖子,大門吱呀呀拉開,他已在韓丙幾個親信的保護下跑門去。江彬「嚓」的一聲雙刀還鞘,然後彎腰一提、將張忠提到自己馬上,說道:「委曲公公了,且與末將同騎一馬,咱們回了霸州城再說」。

    張忠忙不迭道:「好好!無妨無妨,那車轎已被亂民砸壞,原也乘不得了,將軍快快護我回城!」

    其他幾名校尉軍官也把張忠幾個親信一一拉上馬去,就在這時,人群中一聲高呼:「鄉親們,張剝皮回了霸州,必不會放過咱們,一定會領了大軍血洗固安的,不能放過他呀!張忠不死,霸州不安,殺了老狗,天下太平!殺呀!」

    說著,黑暗中一塊磚頭飛了出來,「當」的一聲把江彬的帽盔打歪了,雖然是早計議好的,江彬還是嚇了一跳:他***,穆敬這個酸秀才,這找的什麼人吶?磚頭扔得還挺準的,你不打馬就打張忠啊,你把老子打暈了,這戲就沒法唱了。

    帽盔一歪,江彬一聲大叫:「不好,本將中了暗器,快走、快走!」說完二話不說,一抖韁繩,戰馬四蹄翻飛,落荒便逃。

    哐啷啷一聲,眾人定睛一看,江游擊原先立足之處只有一頂鐵盔在地上打晃兒,不遠處還有半塊磚頭,大將軍已逃得蹤影皆無。

    喬知縣剛剛走出大門,一見方才還霸氣十足的大將軍只挨了一磚頭就嚇得龜孫子似的逃之天天,不禁看直了眼睛。李班頭見勢不妙,慌忙扯住他轉身就往回跑,一邊跑一邊喊:「快快快,快關門!」

    百姓們一見這般情形,膽氣頓壯、磚頭瓦塊暴雨般襲來,幾十名士兵立即有樣學樣,隨在江彬身後縱馬便逃。有幾個還未坐穩的稅吏慘叫著跌下馬來,被蜂擁上來的百姓傾刻間砸成了爛泥。

    正忙著掩門的喬知縣和幾個衙差見了這副情形只嚇得手軟腳軟,兩扇大門愣是半天沒有掩上,幸好四下不斷響起「張忠不死,霸州不安,殺了老狗,天下太平!」的呼嘯聲中,這些心志單純的百姓被煽動下眼中只有張剝皮和一眾稅吏,喬知縣等人才順利掩上了大門。

    喬知縣和李班頭等人將粗重的門杠落了閘,李班頭憤憤的埋怨道:「什麼狗屁游擊將軍,根本就是銀槍蠟槍頭,***,光長了一張好嘴,被塊磚頭一嚇,就屁滾尿流的逃了」。

    興高彩烈送瘟神的辛莊主也無語了:文官貪財、武將怕死,霸州……這都是什麼官兒呀?

    喬知縣壓根沒理他們,他撅著肥碩的大屁股,母豬拱門似的緊趴在門縫兒上,緊張的瞧著外邊。門外大群的百姓一邊高喊著:「張忠不死,霸州不安」,一邊高舉火把尾隨著江彬等人離去了,根本沒人回頭看他一眼。

    喬知縣心中一寬:「這些百姓許多人也乘了騾馬驢子的,霸州百姓馬術又好,但願他們追得上張剝皮。我算看出來了,這混蛋要是死了,說不定我被罷官了事,要是他活著,一切罪孽都得我來承擔。阿彌陀佛,你就保佑張公公他……他被人打死了吧。」

    喬知縣很少求神拜佛,這一回臨時抱佛腳居然靈驗了。

    他擠坐在官帽椅上,一身肥肉都堆上來,肚子溜圓,把補服上那隻小鳥兒頂得清清楚楚,家裡人按照他的吩咐正收拾著細軟家私,喬語樹愁眉苦臉的看著,不舍的嘆了口氣。

    知州大人召集各縣鎮官員議事,自己的罪責一定是跑不了的,官是做不成了,先讓家裡人把細軟收拾好,打包送回老家去吧。各縣鎮官員的醜事,他多少知道一些,料想張剝皮既然已經死了,以此相要挾的話,知州大人不敢把罪責全栽在他的頭上。

    喬知縣彌勒佛般坐在椅子上,唉聲嘆氣的正發著愁,李班頭匆匆奔進來、詫異的看了眼忙忙碌碌的喬府家人,然後對喬知縣施禮道:「大人,華大人求見」。

    「華鈺?」喬知縣有氣無力的抬起頭來:「他不是在家養傷,等著聽參問罪呢嗎?他來見本官做甚麼?我被他害得還不夠慘么?」

    李班頭訥訥難語,喬知縣哼了一聲,擺擺手道:「叫他進來吧」。

    李班頭如蒙大赦,連忙匆匆退下。一會兒功夫,只見華推官被兩個丁勇抬著走進廳來,喬知縣雙手抱著肚子,也不起身相迎,只是苦笑道:「華大人,本縣苦讀二十年,才謀了這麼個小小的七品官吶,如今……本縣的前程,全都毀在你的手裡了」。

    華推官趴在木板上,乾笑道:「縣太爺,本官也是為了地方百姓、朝廷律法啊。不過……連累了大人您,本官心中實實不安,趴在家中苦思良久,倒想了個法子,或許能助大人您化險為夷呢。大人可願聽我一言?」

    喬知縣一聽,頓時精神一振,象球一般從椅子里躥了起來,喜笑顏開的道:「是是是,那是自然。不知華大人……呃……,快快,抬華大人去本縣的書房,上茶,快些上茶!」

    ***********

    樊知州呆若木雞的坐在椅子上,已經小半個時辰沒有說話了。霸州乃至所轄諸縣的大小官員濟濟一堂,全都一言不發。

    喬知縣赫然在列,沒事人兒似的左顧方盼,周圍的同僚看了就心中有氣。其實喬知縣倒真想扮出一副悲憤憂傷的神情來,以博取眾官員的同情。只可惜他臉上的肥肉實在太多了,點著頭說「是是是」的時候。頰上和下巴的肥肉一齊哆嗦,看起來還很有誠意。如果想做悲憤的表情,難度實在太大,那雙眼睛瞪得都有點走形了,他臉上的肥肉是耷拉著,沒有一點變化。

    江彬悻悻的坐在樊知州旁邊的椅子上,脖子上纏著傷巾,手臂吊了起來,一條腿打了夾板,也不知傷得有多重,只是他的嗓門可夠響亮,聲震屋瓦。

    他正唾沫橫飛的重複著樊知州已聽了八百遍的那番話:「一聽知州大人吩咐,末將點齊了三千軍馬,疾赴辛庄,我心裡急呀,領著幾十個親兵風馳電掣率先衝進了辛庄,一夥刁民嘛,人再多,他敢和官兵對擾?

    想皆初在雞鳴驛,本將軍可是領著二三百兵卒,硬是頂住了三千韃靼鐵騎的進攻啊。這可不是吹的,當個威國公爺可以為本將作證。咕嚕嚕……」

    江彬抓起茶壺,就嘴兒灌了一大口,抹抹嘴巴道:「我跟你們說,本將軍單刀赴會,還真把他們鎮住了,眼看著我大搖大擺的接了張公公出來,就沒一個敢呲毛的,可誰知道哪個楞頭青忽然扔了塊磚頭,把本將軍的頭盔給打歪了。這打仗啊,打的就是一個氣勢,有了氣勢,肉狗也變老虎狗。沒氣勢,千軍萬馬就任人宰割。

    別小瞧了這一磚頭,暴民們立刻又叫囂起來,保護張公公要緊啊對不對?我不能和他們一般見識啊,輕重緩急還分不清嗎?見勢不妙,本將帶了張公公飛馬便逃。

    我日他***,我哪兒知道霸州的百姓人人有馬呀,我的馬剛剛長途跋涉而來,又一下載了兩個人,能跑得過他們嗎?本將軍好慘吶,你們看看,看我這頭、我這手、我這腿,哎唷……疼死我了!」

    樊知州乾笑兩聲道:「霸州民風一向彪悍,加上百姓們大多精通馬術、武功,江大人救人心切,身入敵叢,江大人受苦了,來人吶,快扶江大人回府養傷、休息。」

    「噯,我還沒說完吶,那些刁民也不知和張公公有什麼深仇大恨,追上了我們就扯住張公公和幾個稅吏沒頭沒腦的打呀,他們本來是不敢動我的,本將軍捨命雄護張公公、惹惱了他們,才被打成這副模樣。

    我暈過去的時候,正看到張公公的管家,那個韓丙,被一鋤頭開了瓢,鮮血腦漿五顏六色,可惜本將自顧不暇,唉!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呀……」。[天堂之吻手打]

    江彬喋喋不休的說著,被兩個衙差強行扶了出去,出了門兒他還扯著嗓子喊道:「這事兒沒完,知州大人,待本將養好了傷。我一定會把把這場子找回來。誰無虎落平陽日,待我風雲再起時。有朝一日龍得水,我要長江水倒流。有朝一日虎歸山,我要血染半邊天。噯,我沒說完呢……」。

    樊知州厭惡的皺了皺眉,喝道:「把大門關上!」

    「砰!」廳門閉攏,樊知州看看左右就坐的霸州各府鎮官員,頹然坐下道:「諸位,情形基本就是這樣了,混亂之中是誰動的手,也查清了,亂民們把張公公一行人打得肢體殘裂、面目全非,然後一鬨而散,想找兇手也找不到了。你們看,該怎麼辦才好?」

    霸州同知桂丹道:「樊大人,霸州民變,打死鎮守太監,這事兒也遮掩不住啊。那是一定要稟告朝廷的,何況威國公正在霸州,此事早已耳聞,他回京覆旨時,必然會對皇上提起此事。張公公死者已矣,大人您得想個好法子。否則這個亂子誰也擔不起啊」。

    眾官員深以為然,連連點頭稱是。

    通判齊龍禹說道:「據下官調查,事情起因是張公公懲治固安推官華鈺貪臟枉法事、固安縣諸生穆敬聚集眾生員前去鬧事,這才吸引了大批的刁民,以致事態一發不可收拾,下官以為,應緝拿穆敬等人問罪,下以鎮黎民,上也可對朝廷有個交待。」

    固安縣令喬語樹插嘴道:「難!難啊!知州大人、諸位同僚,那推官華鈺可沒死呢,現如今正在家裡養傷,據說張公公在固安橫徵暴斂、擠榨百姓的事他早已給巡察御使上了條陳,此事發生后他又越級給御使台呈報了條陳,如果朝廷真要嚴厲追查下來……固安縣的諸生們因何鬧事,便要真相大白了,那時候,只怕你我都要受到牽連」。

    眾官員一聽頓時臉上變色,這些官就沒有一個屁股乾淨的,上報朝廷說固安的秀才們鬧事、這理由說得通嗎?秀才們為什麼娶眾鬧事,竟敢在官兵保護下襲擊鎮守太監,將他和他的從人全部打死?

    本來霸州上下官員若是眾口一辭,這事或可能能夠瞞天過海,可是固安推官華鈺還活著,而且越級上告,條陳都送到御使台了,這事兒還瞞得住嗎?萬一朝廷追查下來……

    客廳中頓時肅靜下來,壓抑的氣氛持續良久,霸州推官孫庭小心翼翼的道:「況且……況且穆生員被四妖僧謀財害命,是威國公爺給他昭雪陳冤的,他是認識國公爺的。有這層關係在,莫說他一個小小的生員擔不起固安民變的責任,就算能,恐怕也不容易把這罪名栽到他的頭上呢」。

    他倒實在,直按用了栽字。反正廳中這些官兒有一個算一個,都有層層結結的利害關係,如何處理好霸州民變繕後事宜、如何向朝廷解釋清楚鎮守太監被人活活毆成一灘爛泥的事情,關係到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這種關頭也用不著遮遮掩掩了。

    葉師爺沉吟道:「諸位大人似乎不必這麼擔心,如今的朝廷,誰人當家啊?內廷劉公公啊,張公公是劉公公的人,他被亂民活活打死了,朝廷耍派人追查。十有八九會是劉公公的人,他會自曝其丑,給劉公公找不痛快么?

    再說,即便來人不是劉公公的人,只要咱們上下一心,他一個京官到了這地方能查出什麼來?漫說那些百姓未必會相信朝廷向朝廷告狀,就算是告了,咱們互通聲氣,彼此支援。無論他查什麼,都休想找出憑實據。

    畢竟咱們在這兒經營多年,上上下下各個關口、所有的官員幾乎都可說是跟著咱們喝湯的人,誰在裡邊沒點事情?朝廷什麼也查不出,僅憑几個刁民的證言能定誰的罪?只要我們指說那人是暴民一黨,就足以治他的罪了,他說的話自然也就無人敢信了」。

    樊知州長臉色陰霾的道:「不不不,不是這麼簡單的,堂堂鎮守太監被亂民活活打死,這是無法息事寧人的。不管來的是不是劉公公的人。總得對朝廷有個交待吧?說是因為暴民擾稅,打死鎮守?那朝廷勢必調集大軍,掃蕩霸州。

    諸位,這一回清剿的可不是山賊,而是百姓,而且其中還有本地的生員、諸生,和大量富紳。如果大肆剿殺,弄得霸州元氣大傷,你我怎麼在此為官?如果激起大規模民變,你我都是一方牧守,朝廷制度,要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膽敢棄城而逃必判斬刑呀,如果弄的烽煙四起,我們怕連命都保不住了。

    樊知州陰森森的目光一掃,說道:「在座的沒有外人,咱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跑不了我也蹦達不了你。老夫就直說了吧。就算咱們想把罪責全推到百姓頭上去,有楊國公和華推官在,也不可能瞞天過海。如果說不是百姓的責任,那是誰的責任?總得有個人來背黑鍋,而且得有資格來背黑鍋的人,才能保住我們大家呀」。

    出了事情,做官的考慮的第一件事不是如何查明真相、如何平息事端、如何安撫群眾,而是急著去弄清楚是誰的責任、用不用自己負責任、如何摘清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置身事外,不受牽連。此乃古今通理。

    樊知州一言說罷,眾官僚立即面面相覷,目光慚漸集中在一尊佛似的喬知縣身上,他前後左右的官兒們已悄然避開一步,好象他身染瘟疫似的。

    喬語樹知道今天來,十有八九要拿他墊背,所以早早準備了一套說辭,準備拼個魚死網破,把別人的醜事抖出來做威脅。事情發生在他治下,黑鍋是背定了,可是也不能全讓自己背下來呀,那是要殺頭的。

    不過臨行前,華推官給他出了個主意,喬語樹越想越有道理,此刻已是成竹在胸,他見往日相見,打躬捉揖滿面堆笑的同僚們,人人都是一臉「我要陷害你」的奸笑,不由仰天打個哈哈,大步邁到前邊,凜然說道:「樊大人,這口黑鍋誰來背,那還用說嗎?眼皮底下就有一個最最恰當的人選吶,大人您怎麼忘了?」

    樊知州大喜,急忙上前一把握住喬知縣的雙手,熱淚盈眶的道:「語樹兄、真是俠肝義膽、熱血心腸、你放心、只要你把這口黑鍋背下來,你就是咱們霸州上下所有官員的大恩人,你的父母妻小,我們會視作自己的父母妻小,善待他們,撫恤他……。」

    喬知縣猛的把自己胖胖的小手抽了回來,翻翻白眼,用鼻音兒道:「憑~~什麼呀?張忠是在我的治下出的事,可他死在辛庄,那可出了我固安縣啦。再~~說了,為什麼發生民變吶?怎麼算也不能把事兒都栽到我喬某人頭上啊。

    這黑鍋幹嗎讓別人背,張公公本來就該背呀。朝廷要查,咱把所有狗皮倒灶的事兒一股腦兒全推到張公公身上,張公公死得都七零八落了,還能上堂爭辯不成?

    朝廷不是隨時都要考核政績么?那好啊,籍這件素子,張公公的事解決了,咱們自己身上的事也全推給他,以後誰來查咱也不怕了,此舉又能買好百姓、平息民怨,博得官聲民望,可謂一舉三得,各位大人怎麼就想不到呢?」

    眾官員精神一振:對呀!一直追隨張忠的尾驥,已經對他養成了習慣性的服從和維護了,怎麼忘了張公公了,他造的孽、還有自己這些官員貪臟枉法的事,正可趁機全推給他、這口大黑鍋往張公公的墳頭兒上一蓋,嘖嘖嘖……

    樊大人冷哼一聲,潑冷水道:「別妄想了,就算咱們小心再小心,這事往深里一查,必定牽涉到京里劉公公,咱們告發張公公?把事兒都栽到他身上?劉公公看了會怎麼想?你我的奏摺一遞進京去,詔獄里就得給咱們掛上一號,回頭被人弄進錦衣衛的大獄,我還不如現在上吊痛快呢」。

    眾官員一聽頓時冷了半截,木偶縣令喬語樹今日卻福至心靈,頗有見地的道,「知州大人,劉公公咱們當然得罪不起,可是有人得罪得起呀。現在霸州誰的官兒最大?威國公呀!當今天下誰敢跟劉公公叫板?威國公呀!誰肯當又有替格當這個冤大頭?威國公呀!

    欽差是有奏事權的、咱們就說事態緊急、事關重大,無人能夠擔當如此重任,各自回去寫份條陳,把那些污七八糟的事兒全推到張公公身上,然後往威國公那兒一送。劉公公必然以為是威國公有意和他為難,哪還有功夫搭理咱們這些小魚小蝦?」

    葉師爺眼睛一亮、湊近樊知州耳朵道,「大人,喬知縣此計可行。大人您再暗中派人密報劉公公,就說霸州官員受威國公逼使,被迫揭發張忠罪行。這樣一來,不管威國公、劉公公誰得勢,大人您都能左右逢源,屹立不倒了」。

    樊陌離聞言大悅,欣然道:「好,就依喬縣令的計策,你等各自回去書寫條陳。明日一早,本官將恭請威國公爺繼續查抄黯府家產,聽我游息示意,你們一涌而入,請願揭發、敬獻條陳!」

    眾官聞言,各自欣喜,忙不迭拱手稱是,然後紛紛趕回去把能想得起來的那些傷天害理事,千方百計編排到張忠身上,準備趁機漂白自己。

    眼看著眾官員一鬨而散,樊大人拍拍喬知縣肉乎乎的肩膀,感慨的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語樹兄,一個小小的固安縣,可真是屈了你的大才了!」

    ***********

    PS:更新完畢,月關求月票支將,嗷~~~嗷~~嗷~~嗚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