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28章 雪花漸欲迷人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28章 雪花漸欲迷人眼字體大小: A+
     

    劉瑾並不蠢,青城狂士如此自拿身價,決不會是閑的無聊上門來找他劉太監的不痛快。故作姿態,必有目的,莫非他是想投靠我,求個正大出身?

    想到這裡,劉瑾毫不猶疑,立即恭恭敬敬彎腰脫靴。讀書人就是這樣,喜歡玩花樣、擺架子,無所謂,劉備還三顧茅蘆呢,我給你脫雙靴子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就象些青年談戀愛,甜言蜜語哄得姑娘心花怒放,你讓我向東我不向西,盡享公主的氣派,等到成了親,睡覺我在上頭,吃飯我在前頭,刷碗我在外頭,短期投資、長期受益。

    劉瑾是什麼人?正值用人之際,青城狂士主動送上門來,光他的名聲就給自已提氣呀。咱家是能做人上人的人,豈會連這點氣量都沒有。

    劉瑾的手都摸到他的靴子了,盧士傑忽然扶住他的手,滿臉堆笑地道:「不敢不敢,在下只是和劉公開個玩笑而已。劉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滿朝文武莫不俯首,卻能如此禮賢下士,實令盧某衷心欽佩。」

    劉瑾也便就勢停了手,起身笑道:「盧公子是咱家的同鄉,又是秦川巴蜀有名的才子,劉瑾慕公子大名久矣。咱家回鄉省親時來去匆忙,沒有機會拜會公子,今日公子登門,劉瑾喜出望外。便是真的為盧公子牽馬墜鐙、研磨脫靴,那也是心甘情願的。」

    盧士傑大為感動,連忙站起身來,長長一揖道:「百聞不如一見,劉公高風亮節,盧某佩服之至。」

    「哎呀呀,何必這般客氣,快快請坐,請坐。」劉瑾自已也在主座就坐,候丫環端上香茗退下,這才握拳輕咳一聲,探詢地道:「盧公子是什麼時候到京的,不知今日登門是……?」

    盧士傑哈哈一笑,袍袖隨之一拂,動作十分的飄逸。可惜眼瞅著快進臘月了,手裡不能拿扇子,不然的話羽扇綸巾,可就更有派頭了。

    盧士傑朗聲笑罷,臉色一整道:「盧某觀天下大勢,當今朝廷,能言政主政,為皇上分憂者,舍劉公再不作第二人想。劉公蒙皇上信任,重任在肩,權傾天下,可謂春風得意,然而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劉公得天下之權,主天下之政,胸中可有成竹乎?」

    劉瑾目光一閃,也斂起笑容拱手道:「劉聞願聞盧公子高見!」

    盧士傑道:「劉公論威望才學,從政經歷,不及李焦楊三大學士,論文韜武略,政績戰功,不及當今威國公爺,可是現在劉公身負天下、位居中樞、代天子秉政,試問天下人怎麼能服呢?」

    劉瑾頷首道:「公子說的是!」要不是天下人不肯屈服,他又何必酷法嚴刑,造出一百八十斤的大枷來壓著人低頭?

    盧士傑撫膝道:「當今皇上年幼,性喜耽樂,於是將天下大事盡付於劉公。劉公如果不能建立非常的功勛、卓越的政績,就不足以鎮服人心。如果皇上再年長几歲,關心起朝廷大事來,見劉公毫無建樹,那時縱然寵信不減,也必然剝奪實權。給個閑職讓公公安祥納福、貽養天年。但是,主政便有政敵,施政便樹仇怨,公公若沒了這份大權,還想安祥納福、貽養天年么?」

    盧士傑所說正好擊中劉瑾的心事,他是內宦,雖有皇上寵信卻難服外臣,靠的就是絕對的權力,用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來征服百官,這種方法見效雖快,可是一旦失勢,反彈報復也必然最為酷烈。

    在外臣們眼中宦官連條狗都不如,王岳那樣的老實人,都被劉健、謝遷這些年老德昭的大臣們提議處死,如果自已失勢,不被他們活剮了才怪。

    劉瑾立即肅然起立,拱手作揖,如稚子求教於師,恭謹地道:「以公子高見,劉瑾當此局面,該如何施政立威、鎮懾群臣、威服天下呢?還望公子為瑾指點迷津。」

    盧士傑端起茶來「滋兒」地喝了一口,搖頭擺尾地道:「為政難乎?為政易乎?說難也難,說易亦易也。為政者,須知民之利益,須知官場無常,須知做人之難為。為政者,能者居之,強者贏之,智者為之。諳民之所求,在於富政之所求,在於廉……」

    盧士傑說到口乾,端起杯來喝茶,被唿悠的一頭霧水的劉瑾抻著脖子左右看看,左右兩排家人也都滿臉的莫名其妙,劉瑾暗暗一嘆:才子就是才子,莫測高深吶,可惜張文冕不在,也不知道這位才子到底說的什麼?

    他吧嗒吧嗒嘴,咽了口唾沫,陪著笑坐下道:「是是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盧公子高才,劉瑾粗淺一聽,實難了悟其中真諦,唉!真是可惜呀,公子只是遊歷京師,不能在此長住,否則瑾朝夕求教,用之江山社稷,造福黎民百姓,該是一樁何等好事呀。」

    盧士傑微微一笑,說道:「劉公,在下求學多年,如今年逾三旬,也希望能夠穩定下來,安家立業、報效朝廷,有一番轟轟烈烈的作為,可是壯志欲伸,還須高枝梧棲,不知劉公可願接納?」

    劉瑾大喜,趕忙學著戲詞兒彬彬有禮地施了一禮:「固所願,不敢請耳。盧公子若肯為瑾之智幕,瑾必以上賓相待。」

    劉瑾倒也心誠,立即吩咐擺酒設宴,款待盧士傑,又著人把張文冕請來陪酒。張文冕雖然嫉妒盧士傑的聲名才學,可是卻不象對張彩那麼厭惡,因為盧士傑也是未入仕的人。在張文冕眼中,大有懷才不遇,同為天涯淪落人之感。所以一相交談,倒頗投機。

    兩個憤世嫉俗的書生以酒為引,評擊時政,貶摘百官。大有當今天下捨我其誰的感覺,這酒也越喝越是開心,最後拋開了劉瑾這個東家,兩個幕僚勾肩搭背,痛飲唾罵,極為痛快。

    劉瑾笑眯眯地只是勸酒,盧士傑有了七八分酒意,舌頭也大了,便開始忿忿不平地大罵楊凌有眼無珠,在四川「望竹溪」當眾羞辱於他,言語間又對楊慎等人沒有為他仗義直言而痛罵他們趨炎附勢。

    尤其對楊慎經薦科入仕,成為吏科都給事中,他不斷提起,妒意難以掩飾,不斷標榜自已的才學遠在楊慎之上,這是楊凌那個蠢貨有眼無珠,不識人才。

    劉瑾聞之甚喜,心道:「難怪這狂士登門依附於我,原來不是為了榮華富貴,而是要和昔日好友一別苗頭,爭個高下。楊凌重用楊慎而當眾污辱他。那是士可殺,不可辱。以青城狂士性子自然要爭回這口氣來。」

    盧士傑應付著張文冕,偷偷觀察著劉瑾的臉色。一位堂堂內廷首相,如此敬誠以待,確令盧士傑十分感動,可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劉瑾行任何事,其最終目的仍是為了自已的權、自已的利,今日他對自已禮敬有加,只是因為自己能助長他的權利。如果真的獻上利國利國、損其自利的策略,他還會採用嗎?他還會如此禮敬嗎?

    劉瑾暗暗一嘆:「人生際遇妙相無窮啊。楊凌巴蜀一行,成全了我劉瑾,先是趁機被我剝其大權,現在又給我送來一個才子入幕。呵呵,只是不知這盧士傑和楊慎的才學比起來,他們誰是孫臏,誰是龐涓?」

    盧士傑想罷心事也是一聲暗嘆:「劉瑾熱誠禮遇,奈何正邪不兩立,我盧士傑也只好做一回入曹營的龐士元了。」

    **************

    劉瑾讓石文義派人去川陝調查盧士傑近兩年的所有行蹤、交往的人物,知道了他和楊凌結怨的過程,終於放下心來,盧士傑成為了劉瑾的心腹謀士。有張文冕使壞水兒,再有盧士傑推波助瀾,劉瑾開始在正德元年末,展開了轟轟烈烈的政治改革。

    除了牢牢把持權力,聚斂大量財物,收賄受賄之外,不可否認,劉瑾在盧士傑、張文冕、張彩等人的輔助下,他的改革大政有許多還是對大明帝國有益的,只是劉瑾屬於急功近利的人,根本沒有耐心去按部就班,用幾年甚至幾十年時間去推行一項國策。

    再加上為他所用的人個個趨炎附勢,不肯為他所用的人不管劉瑾發布希么政令,統統予以抵觸,即便真正有益於朝廷的政策,到了地方也只有擾民亂政,起不到什麼正面效果。如果不能用合適的方法、穩健的步驟去推行,那麼即便是正確的政策,也只會造成適得其反的效果。

    再加上張彩在京師對官員前所未有地嚴厲考核,從上到下雷厲風行的整頓搞得怨聲載道,劉瑾用來使自己的命令得以執行的保障,就是命令廠衛嚴厲打擊一切反對的聲音。

    劉瑾就象是一台巨大的輾土機,他想在哪兒開條路出來,那就不管前邊是荒野、水塘還是莊稼,只管一路筆直地壓下去。貪官污吏和清廉能臣被關在一個牢房裡,他評定是否有罪的標準,是能否一絲不苟地執行他的命令。

    風雨欲來,潛流涌動,去年的冬天,韃靼小王子率數萬鐵騎襲邊,連克數城,朝野震動,災民蜂擁入京,可是今年的冬天,風雨來自內部,來自下面,就象積蓄著力量的火山,讓人已嗅到了硫磺的味道,可是誰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爆發。

    也許……,如果少了某一股力量,某一個人,它可能永遠也不會暴發。或者,會暴發在滿目蒼夷、無法收拾的時候。又或者,上蒼會讓另一個人應運而生,來執行這一歷史史命。

    但是,那個人還在。劉瑾的折騰還沒有超出他的掌握,他正在靜靜地等,休養生息,等待著大勢所趨的那一天,耐心地等著獵物自已踏進死亡陷阱……

    那個人就是威國公楊凌。

    楊凌靜養得還真不錯,既不用上朝又不用理政,只不過偶爾去選秀現場點個卯,亮個相,練氣時間換成了午後,練劍則改到了晚間。心寬則體胖,據說楊國公已經長了好幾斤肉。

    根據就是雪裡梅那小丫頭這些天常常抱怨說,老爺越來越兇猛了,常常壓的她喘不過氣兒來。於是楊凌便積極響應,心安理智地換了她在上面,享受她的「倒澆蠟燭」了。

    話說他出身「蒔花館」的兩位美妾,腰力還都挺不錯的,不過可能是個性使然,玉堂春一直羞於在他上面,她的纖腰柔韌有力。在楊凌的身下抵死纏綿時有股餘韻不盡的力道,使得楊凌只有以更大的力氣,把她看似柔若無骨的玉體按住了狠狠地刺下去,才能讓這小妖精安份些。

    至於「倒澆蠟燭」這種高難度動作,要保持足夠的節奏和技巧發揮,目前也只有身輕體柔的雪裡梅,靠她那彈力驚人的電動小馬達才能勉強做到「善始善終」。

    昨夜楊凌宿在幼娘房中,元配夫妻,心有靈犀,和幼娘在一起,更多的是那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哪怕是親熱,也如春風和雨,彼此心靈交融,那種奇妙的感覺只有和幼娘在一起才感覺得到。

    本來一早醒來,楊凌正想攬著嬌妻拉拉家常,可是小楊大人扯開喉嚨一聲吼,二位只得趕緊穿衣起床,沒辦法呀,皇上封的楊大人,萬千寵愛集於一身,楊凌在家裡的地位已淪落到第二位了。

    「大清早兒的,一家人站在院子里放焰火,這不是有病嗎?」楊凌暗暗嘟囔了一句。

    小楊大人最膩他,小傢伙窩在楊凌的懷抱里,被駝絨毯子包的嚴嚴實實的,頭頂上還捂了一頂毛絨絨的虎皮帽,只露出一張白白嫩嫩的小臉蛋,一雙點漆雙眸亮晶晶的,瞪著放焰火的諸位姨娘。

    說是給他放焰火,可是玉堂春、雪裡梅又叫又鬧,玩的比誰都開心,就連幼娘也興緻勃勃地加入進去,只有高文心雖然滿面是笑,到底童心少些,她溫柔地站在楊凌身邊,不時給寶寶掖掖被角兒。

    「噯,今天天陰的厲害,別放焰火了,你們還是到花廳打葉子牌吧,選駙馬的事兒差不多了,現在就剩下二十多個侯選人,我都七八天沒去了,現在得去把把關吶,好了好了,咱們回吧。」

    楊凌抱著兒子剛剛轉過身,就象被人掐了一把似的,小傢伙抽冷子扯開喉嚨放聲便哭,幼娘連忙丟下焰火跑了過來,楊凌抱著兒子急忙回身,一瞧見燃放的焰火,小楊大人兩眼發亮,哭聲嘎然而止。

    楊凌把兒子遞給幼娘,哭笑不得地道:「這什麼破孩子呀,那麼多玩具不玩,就喜歡出來轉悠,還看焰火。」

    韓幼娘抱過兒子,在他頰上親了一下,向楊凌嫣然道:「男孩子嘛,闖蕩點還不好?呵呵,相公要忙公事就去吧,難得玉兒她們也玩得開心,我們再待一陣兒就回房間。」

    「嗯,要起風了,別在外邊待太久,小心著了涼。」楊凌如蒙大赦地離開後花園,立即到前廳喚過劉大棒槌道:「準備車馬,去諸王館。」

    劉大棒槌身子站的筆直,昂然答道:「是,國公爺稍候,俺去把侍衛們喚來。」

    說著劉大棒槌刷地一轉身,身子跟標槍似的,軍容軍貌之嚴整,前所未見。楊凌好奇,忙道:「等等,大棒槌,你在軍中時也沒這麼守規矩,怎麼現在收腹挺胸得這麼嚴整?現在不比在軍中,不用這般拘束。」

    劉大棒槌咧嘴笑道:「俺不是拘束。」

    他抻了抻衣角。靦腆地笑道:「小雲姑娘的手藝不錯,就是……衣服做得小了點兒,俺不站直了怕把衣服撐壞了。」

    楊凌一聽哈哈大笑,說道:「管家,去喚小雲出來,給大棒槌量量身架。正好快過年了,讓她給大棒槌重做一套。」

    「不用了,不用了。」大棒槌連忙搖頭:「她做套新的賠俺,有那份心就行了,可不敢太勞動人家。」

    上次劉大棒槌的衣服被雲兒使壞,用剪刀剪的七零八落,然後才使勁兒的給他洗了一遍,一口咬定是他的衣料太糟了,結果一搓就爛了,劉大棒槌明知是個借口,心中不忿,跑到後院兒要找她理論。

    小雲是大夫人韓幼娘身邊的丫頭,儼然便是國公府的內總管,上上下下的僕役侍婢誰不幫著她說話呀,結果劉大棒槌本來並不怎麼生氣,被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奚落一番,頓時火冒三丈,乾脆扯開喉嚨大罵起來。

    韓幼娘聽到消息出來一問,知道是自已身邊的人欺負護院家將,把小雲喚來狠狠訓斥一番,然後給了她一匹布料,罰她給大棒槌重做一套賠上。小雲見了劉大棒槌別彆扭扭的,只目測了一下他的身板,就憤憤不平地走了。結果這次倒不是誠心整他,可這衣服還是做憋屈了。

    本來這事就該這麼了了,可是后宅里的小姐妹們閑的無聊,好不容易有件開心事兒,不免經常拿劉大棒槌的事和雲兒開玩笑,一開始她也不免羞惱氣窘,可是男女間的事就是這麼怪,本來心裡沒有這個人,架不住天天有人跟她提起這個人。還硬把他們扯在一起,取笑的次數多了,劉大棒槌「英武」的雄姿還真的映進了小雲的心裡。

    要說大棒槌現在是朝廷准許國公府配備的家將頭領,拿俸祿的官兒,品級在軍中時就是七品,真要認真算起來,還是她配不上人家。姑娘心裡一有了心事,再見到劉大棒槌時神態就不自然起來,幼娘和小雲朝夕相伴,漸漸察覺了她的心思,這兩天對楊凌提起過,楊凌也有心促其好事,所以趁機給他們再製造個機會。

    劉大棒槌領了家將們取了車馬兵器出來,小雲也拿著尺子到了中堂。

    楊凌笑吟吟地道:「小雲,前兩天給大棒槌做的那套衣服,做工剪裁都沒得說,大棒槌稀罕著呢,可惜尺寸小了點兒,他穿在身上怕綳裂了,走路都小心翼翼地,就他那塊頭兒,這不是活受罪嗎?你的手藝巧,就麻煩你給他量量身材,重做一套兒吧,這也快過年了,衣服做好了,我讓大棒槌發了餉還你一份年禮。」

    小雲臉蛋一紅,飛快地溜了一眼昂然站在堂下的大棒槌一眼,蹲身道:「老爺吩咐,小雲自當遵命。」

    楊凌笑笑,一邊向外走,一邊大聲道:「大棒槌,去,讓小雲姑娘給你量量身材,麻利點,馬上要進城了。」

    劉大棒槌忸忸怩怩地進了中堂,後邊傳來一眾哥們兒的竊竊笑聲。高管家人老成精,大棒槌還沒進屋兒,他就象黃花魚似地溜邊遊了出去。

    劉大棒槌膀大腰圓,可憐身材嬌小的雲兒姑娘拿著軟尺給他量腰圍簡直就象是張開小手抱住了他的腰,不但姑娘滿臉羞紅,就連大棒槌的臉膛都變成了豬肝色。

    姑娘量完了身材,又蹲下身去給他量腳面,劉大棒槌吃吃地道:「腳……腳也要量啊?」

    「……嗯,人家……人家有點碎布頭兒,旁的東西也做不了,給……給你做雙鞋好了。你……不願意?」小雲姑娘抬頭瞟了他一眼。

    劉大棒槌撓撓頭,憨笑道:「樂意,咋不樂意呢,小雲姑娘的手巧著呢,這衣服針腳兒密的,要是在俺村兒,那是數一數二會做針線活的姑娘。」

    小雲被他誇地抿嘴兒一笑,站起身道:「手巧就不會把衣服做的……嘻嘻,勒的喘不上氣兒吧?我當初還擔心做大了呢,這回我可不是有心整你。」

    劉大棒槌難為情地道:「俺知道。怪不得雲兒姑娘,是俺長得傻大憨粗,費料子。」

    小雲聽得「噗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嗔道:「光費料子嗎?還費人家的手呢。」

    「是是是」,姑娘這一站近了。劉大棒槌就開始結巴了,他咽了口唾沫,回頭瞧了一眼,忽然飛快地從懷裡摸出一件東西,一下子塞在小雲手裡,慌慌張張地說了一句:「俺送你的。」然後向外就跑,到了中堂門口還被門檻兒絆了一下,踉踉蹌蹌地一跤跌到侍衛堆里。

    雲兒姑娘看得驚叫了一聲,見他沒事才鬆了口氣。她發現侍衛們向她望來,便急忙一扯袖子,掩住了手裡的東西……

    十五六騎侍衛牽著馬出了府門,雲兒丫頭輕輕地、輕輕地拉開另一隻手上的羅袖,目光所及。掌中是一隻比月餅小些,卻有兩塊摞起來那麼厚的小盒子,盒子是綢緞面飾著細碎的白花,中間是三個小字「茉莉坊」。

    一絲動人的甜笑綻放在雲兒的唇邊:「誰說他傻大憨粗的,這不是也會討好女孩子么?『茉莉坊』的胭脂,很貴的呢,他……倒捨得。」

    雲兒那一臉溫柔甜蜜的笑,就象一枝散發著淡淡清香的茉莉花……

    被人寵被人愛著的姑娘。哪怕是再平凡再普通的女子,在那一刻煥發出的神韻都高貴美麗得如同一位公主。

    **************

    真正高貴美麗的公主,卻還沒有一個小丫環快樂。

    永福公主本是逆來順受的性子,自己的喜、自己的怒,自己想要什麼、想拒絕什麼,她都得嚴守規矩,不能輕易表達出來,人前人後永遠是一個優雅高貴的皇家公主。

    可她,也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心裡能夠擔下多少心事,壓上多少包袱?那天在「諸王館」後院兒所見的駙馬候選人,把她嚇壞了,這些天常常做噩夢,儘管身邊的侍女們安慰她,說那只是初選,上萬人參加選駙馬,最後的人選一定不會那麼淺薄,她的心中仍是惴惴不安。

    尤其聽說楊凌現在整天在家陪伴嬌妻美妾,悶極了就跑去豹園和哥哥閑聊扯淡,自已的終身他好象完全不放在心上,永福公主心中更是氣苦不已。畢真是個太監,國舅只注重對方的身份、地位,要挑個如意郎君,怕也只有楊凌才曉得自已心意,自已喜歡什麼樣的人,他……他怎麼這般不拿我當回事兒?

    永福宮主憤憤地一甩袖子,後邊哎喲一聲,永淳公主嬌笑著閃開,得意地道:「幸虧本公主身手靈活,姐姐和誰生氣了?」

    「秀亭?一大早兒的就起了?怎麼來的這麼早?」

    「糊塗姐姐,你都在想什麼呢?今天湘兒進京啊,我可是盼了很久了,湘兒比我還能鬧,有她在,我就不悶了,一會等她來了,見過太皇太后、母后和皇上,我領她逛院子打雪仗。姐,你去不?」永淳一邊拌著衫上的雪,一邊笑問道。

    永福幽幽一嘆,說道:「你呀,少年不知愁滋味,整日介就知道玩。唉!湘兒,湘兒來了也好,我若真的住進『十王館』還有個人來陪我聊天解悶兒,我……現在倒真羨慕湘兒,她也是公主,可是卻不必按公主的規矩將來住進『十王府』。」

    永淳公主翻翻白眼,道:「早叫你自已挑嘛,你不肯,相中了誰和大哥說去,他是皇上啊,一道旨意,誰敢不娶?」

    永福公主俏臉生暈,輕啐一口,嗔道:「亂說什麼呀,姐姐嫁不出去呀?哪有女兒家拋頭露面自已選夫婿的,沒的叫人家笑話。」

    她轉頭對小丁子道:「小丁子,告訴御膳房,讓他們備一桌御膳,就說本公主和永淳公主要款待湘兒公主。」

    小丁子答應著去了,永淳又笑嘻嘻地道:「姐姐,我聽馬總管說,駙馬人選只剩下二十一人了,那真是千挑萬選吶,主選官明日就要做最終選擇,然後帶人進宮了。聽說,皇兄已經貼出榜文,今兒是最後一天,不過現在仍想報名的門檻兒可提高了,必須有功名在身才行。」

    永福公主一陣茫然,心中急跳,促聲道:「你說……明日便要帶人進宮了?」

    永淳公主拉著長音道:「是明日再做終選吶……姐姐,明天選出的人,才有資格進宮,不是明天進宮……」

    永福公主鬆了口氣,她走到殿門口,只見雪花紛揚,永福公主握著小拳頭,緊張地自語道:「今日大雪,『諸王館』應該不會太多了事了,妹妹,叫人召楊大人進宮一趟,我……我要……我要……我要……嗯?噯,永淳!永淳?」

    永淳早已遠遠跑開了,一邊向她大聲喊道:「別要了,我去叫人。」

    永福放下手來,向廊下走了兩步,娉婷而立,痴痴凝望著白雪裊裊而下,梅樹老乾,已經如同灑上一層雪鹽。

    她伸出素手,雪花兒無聲地落入掌心,迅速化成一滴清水,盈盈如女兒心尖之淚。

    永福不由輕輕嘆了口氣,舉目望去,雪落迷濛,宮人形影僮僮。

    宮裡規矩,是不得快步行走的,任何時候都得一步三搖,保持皇宮的肅穆和威嚴。一條條御道上,不管執傘的,系披風的,宮人們在雪花迷濛中埋頭而行,無聲地宣告著一個冬天的徹底來臨。

    **************

    第二句話:這一章本想寫到崔鶯兒出場的,奈何,撐不住了,困能忍,肩胛疼也能忍,腰酸我還是能忍,但是腦袋累的已變成了一團漿糊的話,就算我能忍,碼出來的東西大家也不能忍。為了不讓大家忍無可忍,只好兄弟我來不忍。

    第三句話:一想到今天是周五,我不用老老實實地坐著,我可以把腳翹在桌子上,抽著煙喝著茶再津津有味地看大家在書評區扯淡,困了就能上床睡覺,關關立刻腎上腺激素猛增,小臉發紅,心跳加帶,雙手哆嗦,說實話,俺當年入洞房都沒這麼緊張。

    第四句話:八月第一槍,啞火了,八月最後一槍,彈盡精未絕。點擊吧,推薦吧,讓月票的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關關站在風口浪尖兒上看大家YD,瞄準一個我射一個~~

    關關感言,發表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