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26章 如願以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26章 如願以償字體大小: A+
     

    麥子威倒在地上直抽抽,壽寧侯上午親自選中,第一個入圍的窮秀才花驕楊見狀又驚又怒地衝上前,喝道:「你……你們怎麼能這般粗魯?麥兄只是開個玩笑,你們竟然動手傷人?」

    永淳公主粉拳一揮,花驕楊立即一轉身,嗖地一下退到奄奄一息的麥子威旁邊,抱起他一邊拚命搖晃,一邊使勁接摩他的中拳處,急急問道:「麥兄,麥兄,你沒事吧?」

    「我……呃……輕、輕……讓我喘……喘口……」,那位姓麥的仁兄被他搖的剛剛順過來的氣兒又喘不利索了,花驕楊立即喊道:「快來人吶,快通知麥公子的家人把他接回去,得趕快就醫呀」。

    「不!我……我……唔唔……「,麥二少爺抗議無效,被許多熱心的好兄弟抬起來便走,要五城兵馬司的吏目趕快通知他的家人把人領走。

    面試過關的人一會還要親手寫下姓名、籍貫、住址,等候官府進行調查,確認是否杜撰身份、冒充他人,家世是否清白,把那姓麥的弄走,便少了一個對手了。

    那個五城兵馬司的吏目就是帶著建昌侯等人進來的,五城兵馬司在京師的地位就和片兒警差不多,他不敢得罪建昌侯,又怕這些人要他抓捕兇手,正好趁機溜之大吉,忙也擺出一副人命關天的模樣,喚過幾個差役,把那不斷猙扎著想要跳下來的麥子威硬給扛了出去。

    花驕楊弄走了一位。得意洋洋地往人群里一退,揮起拳頭大喊道:「這位公子品性太差了。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有什麼資格應選駙馬?我們抗議。我們強烈要求取此人參選資格」。

    眾種子選手聞聲連忙應和,一時拳頭林立,氣壯山河。永淳公主一看這架勢,倒把她逗樂了,她夷然不懼地背手而立,左顧右盼。巴不得有人上前動手,只可惜這些人喊的慷慨激昂,卻只站在原地理論,愣是沒人動手。

    那位出場驚人的林洛家是這些人中唯一一個會武的,那老實孩子沒這些人心眼多,剛才被他們一番明嘲暗諷地打擊,把他損地無地自容,自覺根本沒資格競選朋馬,已經存了放棄的心思。當然不會跟著他們打架。

    張延齡眼看場面這麼混亂,很有點後悔不該縱容她們姐倆混進『諸王府』。在宮裡時,聽說兩個外甥女要去自己府上玩,張延齡很是開心,結果一離開皇宮,永淳就嚷嚷著要來『諸王府』,張延齡這才知道上當。不過他的目的只是要拉近和兩位公主的關係,只要她們開心就好,至於是不是去侯府。倒無所謂了,所以便領著兩位公主來了。

    張延齡平素雖也欺壓鄉鄰。可眼前這些人不過是些乳臭未乾的半大孩子,他自然不便和這些人計較,張延齡正想勸永淳公主息怒,劉大棒槌腆著肚子到了後堂,一瞧這些人吵吵嚷嚷的,立即大喝一聲:「都喊什麼?你們是招駙馬還是小孩子過家家?」

    眾候選駙馬立即被這位大鬍子叔叔給震住了,舉在空中的拳頭慢慢地放了下來。

    劉大棒槌威風八面地瞪著他們,把手一指道:「去!那邊登記,你的姓名籍貫、生辰八宇、家庭住址有多詳細寫多詳細,寫完了就滾蛋,等里正保甲通知參加二選。

    還不快點,在這等著混晚飯吃是咋滴?我們國公爺可沒那閑功夫答對你,告訴你們,今兒是我們公爺大喜的日子,耽誤了國公爺入洞房,要是這主選官不高興了……嘿嘿嘿……」。

    這句話真比什麼都有效,眾人頓時一窩蜂兒地湧向登記處,提筆研磨開始書寫個人履歷。劉大棒槌一轉眼瞧見永福姐妹倆,不由驚奇地笑道:「噯,你們這兩位小哥兒是啥時參選的?嗯……這人品相貌還有點駙馬爺的味兒,還不快去登記」。

    永淳公主余怒未熄,倒是永福公主淺淺一笑,拱手道:「多謝差官大人,我們兄弟倆……是來這兒找人的,並不是應招駙馬。您是……威國公楊大人的手下?」

    「是啊,俺原來是京營的兵,後來隨了楊大人、楊公爺,你們不是選駙馬的呀?不是好,不是好,要是招了駙馬,可就糟蹋了你們了」,劉大棒槌笑眯眯地道。

    永福公主一聽,心裡有點不悅,美目一瞟,斜睨了他一眼道:「做駙馬,娶的是當今的御妹,做的是皇親國戚,有什麼不好的?嗯……要是威國公這麼說,倒還情有可原。」

    她是真的有點不高興了,今天見了這些應徵的人物,已是令她大失所望,如今見楊府一個小小家將也是偌大的口氣,心中登時不悅起來。

    劉大棒槌「吃」地一笑,說道:「我家公爺當然不會受那個罪,不過就是俺」,他一拍胸脯兒,傲然道:「要是公主看上了俺,俺也不惜做這個駙馬」。

    這一說連永淳公主也不樂意了,柳眉一挑,怒道:「做駙馬爺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有什麼不好的?」

    劉大棒槌哈哈笑著揚手道:」行了行了,你們兩個小傢伙懂個屁,要找人就快去找吧,俺家大人今天娶媳婦兒,俺得趕快回去伺候大人呢。做駙馬好?做了駙馬爺每個月就拿著米袋子去開點餉銀,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做官,一輩子沒出息,靠老婆吃飯的男人有什麼好的?

    你說算是娶了媳婦兒了吧,可是人家住在宮裡,想見一面跟牛郎會織女似的,那和打光棍有啥區別呀。既不能納妾、又不能休妻。男人見了老婆先得打躬作揖,窩囊死了」。

    張延齡乾咳一聲。說道:「呃……寧兒、亭兒,咱們走吧」。

    「別介」。永淳公主火了,氣憤地指著劉大棒槌的鼻子尖兒道:「你知道嗎?當今永福公主那可是千嬌百媚,一等一的美人兒,你說做駙馬不好?做駙馬不好會有這麼多人打破頭地往裡爭嗎?」

    劉大棒槌捧腹大笑:「你這小傢伙還真逗,呵呵,永福公主美。俺知道呀,俺們大人誇過,說永福公主和俺們文心夫人氣質相肖,唐一仙姑娘也說象呢。既然長的象俺們文心夫人,那應該是很美了,可美不能當飯吃呀?

    你自己瞧瞧那邊那幫廢物,有幾個拿的出手的,這些候選駙馬,就沒一個我們公爺相得中的。一天下來,我們公爺的腦袋都快搖成撥浪鼓了。小傢伙,告訴你呀,有本事考舉人、中進士的,一百個裡邊九十九個不願意做駙馬,家裡有錢有勢的大戶人家,一樣沒人願意做駙馬。皇上家什麼都好。就是做駙馬不好。

    得咧,俺也沒空和你扯這些哩根扔,俺們大人今天娶媳婦兒。娶的就是文心夫人,文心夫人和公主一樣美貌。可是人家多賢惠?娶回來好真是當老婆的,可不象娶公主,那是打板兒供起來的,嘿嘿,沒事趕緊走,別在這攙和,真要把你挑中了,你想不娶都不行,那這輩子不就完了么」。

    劉大棒槌放完了屁,洋洋得意地回前庭了,把永淳小公主氣的跳腳,握著小拳頭忿忿地道:「豈有此理,把皇家公主當成沒人要的女子了,楊凌就是這麼教下人的?真是大放厥詞」。

    永福公主臉色發白,她只知道公主成親后要住在十王府,夫妻不能時常相見,可她衣食無憂,又是女子,貴為千歲,談不上百尺竿頭再進一步,所以從來不需要也不可能會想到這麼多問題。

    戲文里公主招駙馬找的不都是一方才俊么?原來百姓對公主的看法竟是如此模樣,難怪十王府的那些下人們都瞧不起那些駙馬,哪怕他們穿的再體面,敢情他們原本的出身並不高明。難怪方才那些待選者粗鄙不堪,其正才華橫溢的人都盼著從仕入官,家境殷實的少年也不願受此束縛。

    從來沒有人敢對公主直白地說這些事情,劉大棒槌這番話對一個高傲自矜,自以為是的天之嬌女的公主來說,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一種巨大的心理落差,讓她忽然明白過來:原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女,是天下少年俊傑心中的瑰寶,卻原來,想娶自己的都是些沒有志向、缺少才幹,想庸庸碌碌靠駙馬俸祿、公主陪嫁享清福的米蟲,真正年輕有為的人卻唯恐避之不及,就連剛才那個粗鄙不堪的公爺府家將都……

    前邊又走進兩個中選的少年,高高興興,得志意滿地走向後堂,永福公主忽然一陣厭惡,一種極度地厭惡,眼前的少年是什麼長相,什麼身份、有什麼才幹,她根本不想去注意了,她只知道聚在這間屋子裡的年輕人,沒有一個真是為了她而來。她永福,不過是皇帝賜下的一紙詔命。

    娶了她,就是接受了一紙詔命,拿到了一個官職。自己穿上新嫁衣,披上紅蓋頭,歡歡喜喜地把終身託付的男人,只是把自己當成了皇帝賜下來的一隻金飯碗。

    其實永福想的有些偏激了,就是尋常人家夫妻,婚前對於彼此的相貌、脾氣、品性也是一無所知,都是先入洞房,後生情愫,其中不乏彼此深愛,白頭偕老的,做公主的找的男人也不會都那麼不堪。

    不過由於公主的身份,做丈夫的很少敢調笑親熱,再加上一年難得相見兩回的現實,公主和駙馬能夠幸福恩愛的概率確實是最少的。她們的婚姻是最牢固的,無論富貴貧窮,分離多久,始終是一夫一妻,一個侍妾都不會有,從這個角度來說,她們的婚姻是最幸福的、最美滿的。感情也應該是最真摯的。但是……她們就真的幸福嗎?

    永福公主忽然沒了興緻,也不再關心要把自己嫁給什麼人。公主。多麼高貴的身份,自她出生那一刻起。所享受的,就是天下所有少女夢寐以求的尊榮。她得到了別的女人永遠也不可能得到的東西,那麼自然也要有所失去。

    「我們……走吧」,永福公主意興索然地道。

    「好!我們去威國公府,瞧瞧姓楊的搞什麼把戲,他的妻子不是早封了一品誥命了么。怎麼又來了個什麼文心?我才不信她比得過姐姐」。

    建昌侯一聽叫苦不迭,連忙迎上前道:「我的公主殿下,咱還是早些回去吧,楊凌納妾也好,娶妻也罷,哪有公主登門道賀的,與禮不合呀」。

    永淳公主笑顏如花地道:「國舅,誰說公主登門啦?要去道賀的是你,可不是我們」。

    「看楊凌娶妻?」永福心中忽然變的更加不愉快了。她一拂袖子,發脾氣道:「秀亭,你不回去便自己去國公府吧,我回宮了!」

    纖長的十指悄然握緊了,指尖扎的掌心生疼:這是我的終身大事,一輩子的幸福,就這樣任人擺布?我該怎麼辦?我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

    永福公主一邊走,一邊暗暗下定決心……

    *******************

    劉瑾逾矩坐了十六人抬的大轎登上西山內廠,前呼後擁的存心給剛剛做上內廠廠督的吳傑一個下馬威,只可惜他這譜兒白擺了。吳傑根本沒有什麼威風,見了他畢恭畢敬。內廠的花名冊、內廠和皇親國威一起做生意的契約,要什麼給什麼,全都準備的齊齊全全,讓你一點毛病都看不出來。

    劉瑾從司禮監帶來的幾個親信,被劉瑾當場安插進內廠,把持了幾個最重要的位置,吳傑不但根本沒有反對,還率領眾檔頭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請各位新任檔頭、千戶、貼刑官發表就職演說,那副殷勤勁兒鬧的劉瑾都不好意思了。

    唉!天下人趨炎附勢,誰不替自己的前程著想呢?楊凌下了台,人剛走茶就涼了,原以為收服吳傑得大大費一番功夫,想不到表面看來對他忠心耿耿的吳傑,竟然是第一個背叛他的,真是今人齒冷、今人心寒吶。這陣兒,劉瑾反倒同情起他的老對手楊凌了。

    劉瑾本不是那麼輕易相信別人的人,可是吳傑的行動在那兒擺著,話可以假,事卻做不得假。內廠的花名冊厚厚的兩大撂,那東西不可能是偽造的,他安插的人只要一調動人手就知道真假了,吳傑不是新丁,不想交的括大可拖延敷衍,交個假的花名冊那就是授人把柄。

    和皇親國戚們簽訂的生意分成契約和投資入股證明也不可能造假,有各方的印信籤押。他安插的人手,吳傑也全部安排下去,令原來的官員交拾印綬,參拜新官,對各部司的差使介紹的極其詳盡,巴不得他們立刻上任。

    最後吳傑更是主動提出自己身子不好,一到冬天就會哮喘,求劉公公准假休息兩個月,這樣表態等於把內廠拱手奉上,全部權力都交到他手上了,劉瑾大喜,立即准了吳傑告假,並假惺惺地好言安撫一番。

    等到劉瑾在吳傑陪同下走出內廠大門時,已是繁星滿天。站在半山腰上,凜列的寒風吹的衣袍獵獵直響,劉瑾望著山下,得志意滿地一笑,大有天下在手、江山我有的豪邁之氣。

    劉瑾矜持地端著玉帶,在內廠新老兩派數十位檔頭、千戶、百戶等官員的陪同下,向山下眺望片刻,忽然指著一處***通明處說道:「那是……威國公府吧?呵呵,咱們這位公爺少年得志,這氣派還就是不一樣,這麼大座園子,天天弄的***通明,就是咱家府上,也不敢這麼奢耗呀」。

    吳傑恭聲道:「劉公,國公的俸祿也禁不起這麼浪費的。今兒威國公府這麼熱鬧,是因為楊大人又娶了一位夫人。今天是過門兒的好日子」。

    「嗯?娶媳婦兒?」劉瑾一怔,這楊凌還真是看得開呀。一點都不知道愁,我這兒抄了他的老底,他在那兒還開開心心地娶媳婦兒。

    劉瑾抄起袖子,笑吟吟地道:「楊公爺這是官場失……啊啊,官場得意,情場也得意呀。噯,吳大人,你也算是他的老部下,怎麼沒登門道賀呀?」

    吳傑陪笑道:「今兒聽說劉公公要來,卑職豈敢離開半步,公事要緊嘛,威國公那兒,卑職著人送了份禮,盡了心意就是了」。

    「哈哈哈……」。劉瑾大悅,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老吳啊,你是內廠的老人了,現在又身為內廠廠督,也算是……實至名歸吧,以後好好跟著咱家干。咱家是不會虧待你的,啊?」

    「多謝劉公公栽培,吳傑唯劉公公馬首是瞻」。

    「嗯嗯。好,好」。劉瑾用手絹兒捂著嘴笑道:「楊國公今兒小登科,比咱們交辦內廠差使可忙多了,咱家就不去攙和了,把轎子順過來,馬上回城」。

    眾官員齊齊俯身:「恭送公公回城」。

    劉瑾沒有言語,哈腰進了轎子,大轎輕輕一起,順著修整平坦的寬闊山路向山下走去。劉瑾掀開轎簾,盯著山下那點點燈光,然後慢慢看向遠方如墨的夜然,半晌才輕輕地嘆了口氣:放眼天下,再無敵手,英雄……寂寞呀!

    *******************

    高老莊威國公府,***亮如白晝。

    初冬,夜寒襲人,可是楊府卻熱火朝天,府里添丁進口,新增了不少的丫環下人,而且楊凌晉封國公之後,原來的親兵搖身一變成了國公府的家將,常住在府中,所以前院後院的十分熱鬧。

    楊凌沒有大操大辦,甚至除了至親好友,朝中百官一個也沒延請,不過流水席擺的並不少,殺豬宰羊闔府盡歡。

    原來高府的家丁、丫環們最是開心,大小姐重新回到府里,而且是堂堂正正的國公夫人,單是這一樁,就令這些因為小姐被退婚而耿耿於懷的家僕們揚眉吐氣了:舉人?你就是舉上天,和國公爺還差著八竿子的的距離呢,我家小姐現在可是堂堂威國公的夫人,你那點兒功名,見了我們小姐得跪下叩頭!

    已經拜過了天地,新娘子被攙回了洞房,楊凌和楊慎、韓威、楊雲龍等幾人在前廳飲宴盡歡后,將他們送出了府門。

    走到後院月亮門,楊凌微微地停了停,老管家笑眯眯地迎上來,躬身道:「老爺,可是不勝酒力?要不要找兩個人扶您進去?」

    「嗯?不用,不用」,優生優育的道理楊大官人還是懂的,為了下一代的健康,他只喝了幾杯度數最低的米酒而己,怎肯真的酩酊大醉,辜負了洞房大好春光。

    楊凌擺擺手,舉步向內宅走去,幾個打扮的煥然一新的侍婢笑盈盈地迎上來,一一襝衽施禮,楊凌發覺她們的笑容都有點怪異:奇怪,爺我又不是個初哥兒,怎麼笑的這麼古怪,象是在調侃我一樣?

    楊凌剛到了花廳,韓幼娘就迎了上來,學著男人作了作揖,滿臉討好的笑容道:「相公好」。

    楊凌莫名其妙,下意識地也拱了拱手:「幼娘……這是什麼禮節」。

    韓幼娘吃地一笑,臉蛋兒有些紅了,她的眼神閃爍著,躲避著楊凌追詢的目光,說道:「文心姐姐在房裡,一仙和玉兒、雪兒陪著呢,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關我的事,相公晚安」。

    韓幼娘紅著臉一溜煙兒跑了,楊凌喚之不及,更如丈二金剛,摸不著一點頭緒。

    鬧洞房?這個念頭一下子掠過心頭,楊凌釋然笑了:「還是幼娘疼我,不捨得作弄我。心裡過意不去,還偷偷點醒我。哈哈。不就是幾個小丫頭么?除了一仙,還都是我的侍妾。她們敢怎麼跟我鬧呀,鬧洞房的花樣我見的多了,我就去領教領教」。

    楊凌大步走到高文心房門前,擺手摒退守在門口的四個丫環,一進門兒就雙眼一亮,痴痴地挪不開步子了。高文心坐在喜床上。一身鳳冠霞帔,正和唐一仙幾個人說著話兒。

    高文心的蓋頭竟然自己摘了,額前的珠簾也被桂到鳳冠的兩邊,在一身喜衣鳳冠的襯托下,露出一張嬌美可人地容顏。

    雙眸蕩漾晶瑩的光彩,顧盼生姿,唇邊盈盈的甜美笑意令他心跳加速。看到他來了,高文心慌著趕快要找蓋頭把臉再蓋起來,卻被唐一仙一把搶走。然後笑嘻嘻地向楊凌走過來:「恭喜大哥洞房花燭,嬌妻進門」。

    「哈哈,一仙吶,呃……,你們幾個還不去睡么?天色很晚了」。

    雪裡梅嬌聲笑道:「老爺,哪有新郎倌兒自己往外攆賀客的,我們守在這兒,可是等著為文心姐姐討個公道呢。」

    「討……公道?」入洞房有什麼公道不公道的呀。那是人道。再說了,這種事也不好說男人占女人便宜好不好,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

    要不是唐一仙也在房裡。礙著她不好開口,楊凌對著自己的妻妾。免不了要胡說八道一番,講講他的歪理了。

    「老爺,您說文心姐姐初到咱家,本是一個侍婢,沒理由為您擔當。可是老爺被人誣陷上了法場,文心姐全身縞素去攔法場,這份情意重不重?」玉姐兒嫣然笑道。

    楊凌頓了一頓,深情地看了高文心一眼,長長一揖「文心深情厚意,相公銘記在心,沒齒不忘」。

    高文心臉蛋兒嫣紅,手指捻著艷紅的嫁衣裙邊,咬著唇兒沒有說話,只用那雙含情脈脈的眸子溜了他一眼,溜的楊凌一陣心跳。

    「大哥,你下江南,無論水裡火里,文心姐姐盡心服侍,不離左右,為你醫治宿疾,楊門有后,全賴文心姐姐一雙妙手,你說這份恩德大不大?」唐一仙也說道。

    楊凌又是一揖,笑道:「大,大,文心施針療疾,楊凌永世不敢或忘。」

    雪裡梅道:「老爺,驚聞你在四川出了事,文心姐姐捧著你的靈牌上門兒,不顧旁人恥笑,只求一個侍婢身份,為老爺守節終老,你不感動?」

    楊凌長嘆一聲,說道:「楊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罷了」。

    玉姐兒吃地一笑,說道:「哪有那麼嚴重,只是文心姐姐對老爺情深義重,有恩有德,你們還早就……早就兩情相悅,卻推三阻四,一直不肯讓文心姐姐過門兒,我們姐妹都看不過去了。老爺離京前親口和文心姐姐打的賭,說是若平安回京,就怎麼來著?」

    「啊!」楊凌恍然大悟,驚訝地瞪大眼晴,說道:「你們……你們不會真的要老爺我……我穿上大紅嫁衣,來個男嫁女婚吧?」

    高文心這時也開了口:「三位妹妹,莫……莫難為了老爺」。

    「嘻嘻,才剛過門兒,就心疼起相公來了?」唐一仙笑嘻嘻地嘲笑她一番,硬把她拉起來,站到楊凌對面,笑道:「大哥,我們姐妹給你留面子,在外堂、外人面前不難為你,現在都是一家人,你也不要客氣了,把你的狀元袍和文心姐姐換一換,讓我們『高老爺』給凌夫人揭了蓋頭,你再給自家『相公』奉上一杯茶,飲了合巹酒,我們就不浪費你的春宵時光了」。

    雪裡梅和玉堂春拍手大笑,衝上來就要幫著給他換衣服,楊凌啼笑皆非,連聲道:「噯,太胡鬧了,我……我是國公爺呀,我是你們相公,我……再鬧家法侍候」。

    唐一仙忽地雙眼發亮,一拍巴掌道:「對呀,怎麼忘了楊氏家法?這個也要加上」。

    楊凌和高文心都嚇了一跳,齊聲道:「不必了吧?」

    「要的,要的。要是看不到,我會很難過」。

    高文心臉紅似火,偏偏眼裡有股子躍躍欲試的味道。看的楊凌心驚肉跳。他心中忽地想起一事,不由拍掌道:「姻緣天註定,難道命中一切早有了安排?哈哈,我想起來了,文心早就對我行過家法了,我的屁股她打過。打的很用力,哈哈,不用再打了」。

    「嗯?」三雙狐疑的眼神兒在他們身上看來看去,楊凌臉皮厚不當回事,高文心卻窘的恨不得找條地縫兒鑽進去。唐一仙恍然道:好,原來你們果然早就……哼哼,文心姐姐也不老實,脫!脫!脫!快換衣服」。

    想起舊事,高文心滿心的甜蜜。一雙盈盈雙眸悄然望向楊凌,恰恰迎上他灼熱的目光,兩人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絲絲甜甜的從心坎里悄悄滲了出來,滲入了五臟六腑,滲入了四肢百骸,就象淳濃的老酒,讓高文心手腳都軟了。任由雪裡梅和玉姐兒七手八腳地給她脫著嫁衣。

    艷紅的嫁衣,長長的裙擺,鳳冠上滿是珠玉。五彩的霞披,明月般的珠子點綴著。嬌美若仙的面龐。鳳冠被除下,一頭青絲瀑布般瀉下,憑添幾分柔媚。

    燭影搖紅,映得那臉蛋兒更象是塗抹上一層胭脂,萬千風情,眉目盈盈。盈盈。在兩人相望的目光下,兩人的衣著很快的換了樣兒。新娘子變成了俏郎君,可是新郎倌兒英氣勃勃,穿戴上鳳冠霞帔,卻顯得不倫不類。

    這一來不但唐一仙三人笑的直不起腰來,就連高文心也掩口偷笑,楊凌被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按在床邊,又蒙上了紅蓋頭,陡聽一個色淫淫的粗獷大漢笑道:「嘿嘿嘿,小娘子,不要害羞,讓爺給你把蓋頭揭下來」。

    這一下把楊凌嚇了一大跳,驚得他慌忙扯下蓋頭,一看見唐一仙調皮的眼神,才省起這位姑娘是個口技專家。雪裡梅不依地又給他重新蓋好紅蓋頭,讓高文心親手揭下來,還故作輕薄地用手指勾起楊凌的下巴,只是唐一仙惟妙惟肖地說了三遍,高文心還是羞羞答答地說不出『娘子,陪相公喝一杯合巹酒』的話來。

    倒是楊凌急了,主動說道:「相公,請寬坐,讓奴家給您奉杯茶,先解解渴」。

    笑地直嗆的唐一仙立即取過一杯涼茶,遞到楊凌手裡,那邊雪裡梅和玉堂春把忸忸怩怩的高文心推到椅上坐了,還抬起腿讓她擺成二郎腿的姿勢。

    楊凌無奈,只想快點打發三個小搗蛋出去,他硬著頭皮走過去,直挺挺地把茶往前一遞,高文心剛要接,唐一仙已攔住了道:「哪有這樣奉茶的?玉姐兒,當初你是怎麼給老爺奉茶的,好好教教咱們新娘子。」

    玉堂春一呆:「我當初奉茶了?好象……好象老爺一進屋,就抱著我上床了。倒是有一次,他把一杯茶放在人家的屁股尖上,顫巍巍的,害得人家怕淋濕了床,趴在那兒一動也不敢動,任他隨意輕薄……」。

    想起自己的閨中情事,玉堂春也不禁臊紅了臉,她會唱戲,扮個給老爺奉茶的動作有什麼難的,當下玉堂春蓮步輕移,走到高文心面前,裊裊依依地拜了下去,俏臉朝著側下,雙手高舉過頂,嬌聲道:「老爺辛苦,奴家給老爺奉茶」。

    「看到了么?就這麼來,快快快」。

    這個……說說也罷了,真的做這麼娘娘們們的動作呀?玉姐兒做出來千嬌百媚,我個大老爺們做出這動作,那是什麼鬼樣子呀?

    不敢向鬧洞房的唐一仙抗議,楊凌便威脅起高文心來:「娘子,真的要相公這樣奉茶么?」

    「我……我……」,高文心慌了,趕忙看向唐一仙、雪裡梅。

    「要!要!要!」三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立即答道。

    「哼哼!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相公拜就拜了,受相公如此大禮,方主,後果自負」。

    他這麼當眾一威脅。反倒激起了高文心的傲氣,她立即挺直了腰,挑釁地膘了楊凌一眼,下巴微微翹起,擺著架子等著他奉茶了。

    楊國公『含羞帶怯』地奉了茶,又在高文心主導下飲了一杯合巹酒,三位姑娘歡呼一聲,這才衝出門去,雪裡梅跑到一半兒又嗖地沖了回來,拉著門環探頭進來笑嘻嘻地道:「姐姐。今晚老爺火氣很大,嗯,火氣很大,文心姐姐自求多福吧,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聲被羞急的高文心一把掩起的房門擋在了外邊,她忐忑地轉過頭來,一眼瞧見楊凌已經急吼吼地開始脫衣服了,動作急了點兒,還差點兒被裙帶給絆了個跟頭。

    高文心忍不住「吃」地一笑。臉上頓時泛起兩朵桃花……

    *******************

    房子里很靜、很靜,兩個人,一身小衣穿的整整齊齊,隔著半尺遠靜靜地躺在床上。紅紅地一盆炭火燒的正旺,紅紅地光映著他們的身子。

    高文心的頭微微動了一動,怯怯地道:「相公?」

    「唔?」

    「咱……咱們睡了吧」。

    「嗯,正在睡呀」

    「我……我是說……。相公生氣了么?仙兒她們只是開個玩笑,你……你莫見怪」。

    「我沒生氣呀」,楊凌眨了眨眼,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今晚我是新娘子,你才是新郎倌兒。要怎麼睡得你說了算呀,我沒意見」。

    高文心聽了又氣又羞:「我一個女孩子家,你……你要我怎麼辦嘛?」

    又靜了許久,高文心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楊凌覺得逗弄的也夠了,不忍再讓佳人為難,辜負了大好春宵,正要轉過身去,忽然腳被碰了一下,一隻光滑、柔膩的小腳丫輕輕地靠了過來,戰戰兢兢地貼著他的小腿兒滑動了一下。

    楊凌差點兒沒笑出聲來,這丫頭還真要主動挑逗,行使『丈夫』職責不成,可是高文心只碰了他一下就沒了動靜,片刻功夫一隻小手又悄悄摸了過來,拉了拉他的手,柔柔輕輕地喚道:「相公……」。

    楊凌轉頭望去,高文心滿面羞怯,嗓音柔柔地道:「相公,人家知錯了,願……願受相公責罰」,她可憐巴巴地道:「男……男人的事,人家……人家做不來……」。

    楊凌被她的可愛表情逗的哈哈大笑,高文心已羞得掩住了發燙的臉龐。忽然,那雙手被輕輕掰開了,她看到一雙黑黑的、亮亮的眸子,然後那雙充滿了征服慾望的雙眸逼近過來,櫻唇被緊緊地吮住。

    高文心腦子「轟」得一下一片空白,嬌軀一下子綳得緊緊地,緊跟著就完全癱軟下來。楊凌靈活的舌頭頂開了她緊閉地牙關,捕捉到了嫩滑的香舌,用力一吸,文心只覺得整個魂兒都被他吸得飄了起來,空蕩蕩的不知身在何處。

    楊凌的手探到了她柔軟的腰肢下,自己往回一躺,把高文心的身子抱起來壓在了自己身上。高文心軟軟地趴在他的身上,剛想掙紮起來,豐腴柔嫩的大腿根兒忽然頂上了一條灼熱堅挺的物事,駭得她嬌軀一顫,連掙扎的勁兒也沒有了。

    高文心的身子苗條修長,肩背十分單薄,此刻只著絲質透明的小衣,更掩不住體態婀娜,她的臀形相當渾圓飽滿,乳白色綢緞褻褲緊繃在身上,就連臀溝、腰后小小的兩窪微陷都看得一清二楚,被火光一映,透出誘人的肉色,隱約透出肉色,圓滾滾的臀丘彷彿是纖腰下接了一隻熟透的水蜜桃,薄皮欲裂,香艷欲滴。

    被楊凌吻的暈淘淘的高文心迷迷糊糊地。小衣、褻褲、訶子一件件不翼而飛,瑩瑩膩膩、雪白粉嫩的嬌軀剛剛呈露出來。一抹圓潤如水的動人曲線還不及細看,高文心已嚶嚀一聲。紅著臉緊緊摟住了他,彼此裸身交迭。

    高文心嬌喘吁吁地躺在楊凌身下,臉兒滾燙,呼吸也滾燙,腴嫩豐盈的雙乳被楊凌赤裸的胸膛一陣研磨,迅速堅挺起來。酥胸高聳,彈性十足,觸膚卻滑膩如泉水一潤。

    她濕潤的眼波朦朧如海,含羞呢喃著:「相公……相公,人家……人家心裡很是歡喜」。

    幽幽的女兒香瀰漫開來,她溫文含蓄的矜持,遠比放蕩淫冶更加誘人,楊凌心中一熱,大腿一分。擠得她雪白修長的玉腿分開來,雄勃有力的堅挺抵住了她那一痕濕漉漉的柔軟。

    「啊!」高文心輕叫一聲,兩條大腿一顫,白酥雪膩的胸脯不住起伏,幸好楊凌只是輕輕抵住,細細研磨,並沒有長驅直入。高文心暗暗鬆了口氣,卻又不克禁受這樣地情挑,不敢面對他灼熱的雙眸。只得閉緊雙眸,仰頭輕吟。

    不知何時。那柔嫩火熱處已愛液漣漣,情難自禁的高文心覺得他的愛撫如隔靴搔癢,難解饑渴,豐臀聳動著開始主動迎湊上來,楊凌猶如接到了衝鋒的訊號,怒龍騰躍,一舉而入。

    「呀……」,秀眉緊蹙,纖纖指指都插進了楊凌的臀肉里,高文心頎長的頸項揚了起來,猶如一隻優雅的天鵝,在空中靜止片刻,然後象泄了氣的皮球一般酥軟下去,她只覺嬌膣里又痛又美,一瞬間被塞得滿滿的,幾乎暈厥過去。

    楊凌覺得彷彿插入一管濕熱無比的窄小雞腸之中,高文心已是雙十年華,身材發育遠比已經過了門兒的三位夫人豐腴成熟,想不到她的腔膣緊窒如廝。

    呻吟聲若有若無,高文心呼呼地喘著氣,只是呢喃嬌呼道:「好……好深!要……要壞掉了!我……要壞掉了!」她的叫聲十分緊張,可是剛剛被男人攻陷的身子卻從骨子裡透出一股酥媚,腔道內奇妙地痙攣著,急遽張弛滋味曼妙,讓楊凌一種極樂的銷魂,他乾脆先一動不動,感受著高文心異樣內媚帶來的快感。

    錦帳輕搖,簾籠上一對兒戲水的鴛鴦好似活了一般,垂絡的幔帳律動如水,就如那鴛鴦撥動的清清湖水……

    紗櫥鴛枕,雙雙交眠。顛鸞倒鳳,千般萬般。楊凌是急水裡撐篙好手段,高文心就好象浪尖上起伏不定一葉船。

    這一夜風流陣仗,楊凌現在的身子骨可遠非當年,可憐了高文心剛剛破瓜,哪經得他風驟雨狂,高文心又痛又美,欲死欲仙,直到哀哀求告,楊凌才盡興罷手,夫妻倆交頸而眠。

    天光大亮了,習慣早起的楊凌一夜酣暢淋漓,今天倒底睡過了時辰。他長長舒了口氣,伸了個懶腰,轉眼兒一瞧,高文心居然早早起了,坐在妝台前正仔細地梳理容妝。

    容光煥光,明艷照人。只一眼瞧去,楊凌心裡湧起的就是這樣的感覺。昨夜龍精虎猛的人現在還賴在床上,倒是那個嬌喘吁吁、不斷討饒的女子反而精神奕奕,這風流仗到底誰打贏了,還真的是說不清。

    「相公醒了」,高文心梳發的手停住了,雖然已做了夫妻,面上還是難掩羞澀,她紅著臉蛋兒放下玉梳道:「妾服侍相公著衣,一會兒下人就要促請用膳了」。

    「啊~~啊啊~~」,楊凌打了個大哈欠,說道:「你去吃吧,我還得再睡一會兒」

    「啊?」高文心一聽傻眼了,慌忙趕到床邊道:「相公,快起床吧,一會兒你……你不起來,我……我怎麼辦吶?國公府上上下下現在幾百口子人都在那兒看著,人家可沒臉見人啦」。

    楊凌含含糊糊地道:「不要,好累,又困又累,早飯不吃了,嗯……吩咐下去,就說『諸王館』今兒我也去不成了」。

    「天吶!那我得被人傳成什麼樣兒啊?以後這個門口兒我都不敢出了,新媳婦過門兒頭一夜。把相公纏得……,我的名字還不傳遍九城呀」。

    高文心哭喪著臉搖他的胳膊,連哄帶勸地道:「老爺,我的大老爺。好老爺,您老人家快起來吧,拜託拜託,文心求您啦……」。

    楊凌強忍著笑,故意一轉身,把被騎在身上。扯著長音兒道:「老爺起不來啦,昨兒學女人蹲福獻茶,把腰扭了」。

    「喲,敢情相公故意整我來著,大男人家,怎麼這麼小心眼兒?」高文心氣鼓鼓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嘟著小嘴兒生了會子悶氣,又陪著笑臉哀求道:「人家……人家知道錯啦,大老爺快快起身。人家……端茶謝罪還不成么?」

    「哼哼,女人吶,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真以為老爺那麼好說話,收拾不了你?我今天賴著不起床,看誰被人家笑話,嘿嘿。和我斗?小丫頭片子!」

    楊凌得意洋洋地正想再難為難為她,隔老遠傳進一個特大號的大嗓門:「小丫頭片子,你給俺出來。有本事一輩子你別出後院門兒」。

    這是劉大棒槌的聲音,楊凌一骨碌爬起來。支愣著耳朵一聽,隱約有人說話,好象在訓斥劉大棒槌,隨後劉大棒槌又扯著嗓子叫起來:「俺……俺的衣服!俺衣服上全是窟窿,乞弓都沒這麼慘的,小丫頭片子,你出來,國公爺,小的冤枉,您要給俺作主哇……」。

    這什麼亂七八糟地,出什麼事了?

    楊凌一掀被子,一個鯉魚打挺躍到了地上。

    *******************

    今天29號,1號當天因為重感冒沒更新,實際更新28天,34萬字。還有兩天,本月更新量應該在35萬以上了。承蒙大家的支持,月關真的很想把日更一萬堅持到月末最後一天。從幾天前,我就感到腦力這樣用,已經跟不上了,精力耗損的厲害,腦子裡想好的情節,可是坐在電腦前碼的非常吃力。我習慣肚子里象過電影似的想象著當時的場面,風景,人物,表情,去寫他們的對話和心理,但是現在熬的兩眼通紅,腦子累的已經無法同步想象了。

    有些朋友勸我歇歇,我說,雖然我從未對書友保證過一定日更超萬,但我還是要盡量堅持到月末,不能在票數遠遠超前的情況下減少更新量,不然誰知道我是真的累了,還是看到月票量比較穩定了才故意減更新?要歇我就在下月初歇,月初人人有票,我減更新大家就會相信我的誠意,理解我的想法了。

    可是腦力和靈感,不是靠意志和決心能夠支撐的,如果這兩天還要堅持日更過萬,我能碼出來,但是質量怕要下降的厲害,月關認真地考慮了很久,還是覺得,與其碼上一萬五過半是廢話,那不如碼上七千精彩點的章節,所以在這裡鄭重地說一聲,從明天起,我要減少更新量,不保證日更一萬以上其實俺一直也沒做過這種保證,只是連著二十多天如此,大家習慣了,無奈……

    我要休復一下耗損過度的精力,同時從明天一章開始,主要描寫與劉瑾的鬥爭了,情節構思、資料查找肯定要費功夫,[天堂之吻手打]也不能太快了。

    月關沒有存稿的習慣,所以只要精力恢復了,寫的順手了,那麼寫多少都是我,寫多少我還是發多少,我不做什麼保證,有連續八個月的穩定更新和從來沒有一天做了保證卻跳票的信譽,你還信不過兄弟我嗎?^_^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