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09章 蜀道難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09章 蜀道難行字體大小: A+
     

    「楊大人,您沒事吧?」

    「郡主殿下……」

    兩個人被圍在當中,只好擠出一副笑容,答對這些噓寒問暖的人。

    寺里的方丈此時也知道了這兩個人的身份,讓兩個小沙彌扶著,顫巍巍擠過來口宣佛號,老和尚年已九旬,慌得楊凌和小郡主連忙雙手合什,還禮如儀。

    鬧哄哄的好不容易逃出禪院,伍漢超惶恐地道:「大人,馬上回府吧。」

    「慌什麼?」楊凌兩頰紅腫,陪了半天的笑了,原本心頭不多的一點火氣反而旺了起來:「難道現在天上還能再掉下個刺客?難得今天高興,唉!」

    他回頭望望身後的廟宇,嘆道:「身居高位者難道就得混到離群寡居、四大皆空才成么?我要是一出門就馬上四大金剛護體,無論見個什麼人賞個什麼景兒都得隔道人牆,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伍漢超等人連忙跪倒,俯首道:「是卑職防衛不周,讓大人受驚了,請大人責罰。」

    楊凌淡淡地道:「失了街亭,再斬馬謖也不遲。」

    伍漢超一聽,頓時面紅耳赤,汗流浹背。

    楊凌見他狼狽模樣,心中一軟,輕嘆道:「起來吧,本官遊興所至,原也沒給你安排的時間。唉!人人只見做官的面上光鮮。可是做到只能象那廟裡地菩薩,高高在上,供人膜拜,也失去了許多做人的樂趣。」

    他神色一黯,隨即眉尖一挑,厲聲道:「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方才那賊人並非什麼巴山三怪,而是彌勒邪教二少主李大義。彌勒教反心不死,一再與朝廷作對,馬上給我通知吳傑,向東廠索要彌勒教的一切資料,從即刻起,內廠全力參與清剿彌勒教,一個都不要放過!」

    彌勒教高層很可能已打入朝廷內部,在軍政衙門潛伏的消息干係太過重大,實在不宜當眾說出。話到了嘴邊兒楊凌又咽了回去,一甩袖子道:「大棒槌呢?」

    「回大人,大棒槌已經率人追下去了!」

    楊凌哼了一聲,沒有再說話。方才他一槍射中李大義,又使「空城計」把他嚇了出去。楊凌也是緊張萬分。他把內廠正在研製的燧發槍圖紙拿給阿德妮,經她改造出的這把槍操作雖然容易了些,可是仍只能放一發子彈,用另一隻腳扣扳機還辦得到,但是上彈卻不可能。

    當時他只擔心伍漢超等人聽到槍聲硬衝進來。李大義可就在門口,如果感覺走投無路返身進屋和他拚命,那他就必死無疑了。李大義雖使誆計逃了。這也是因為一眾親衛實是把他地性命看的高於一切,才不敢貿然行事,也不能太過苛刻,寒了他們的心。

    楊凌這邊剛剛把氣兒消了,那邊朱湘兒卻氣急敗壞地喊起來:「哎呀哎呀煩死了都,我說了沒事!沒事!沒有事啦~~~!靴子?……我……想掙脫繩索,掙掉了唄!怎麼了,不行呀?」

    楊凌一回頭,只見朱湘兒雙手插腰。杏眼圓睜地瞪著朱讓槿和一眾家人,他一望去,小姑娘的眼神跟飛刀似的丟了過來,嚇得楊凌趕緊轉回頭來。

    就在這時,遠處馬蹄聲響,眺目望去,前邊是騎馬的武將,後邊是坐轎的文官,轎后才是本該前邊鳴鑼開道的旗牌鼓號手,倒曳著旗子牌子,浩浩蕩蕩,絡繹數里,殺奔昭覺寺而來。

    原來朱讓槿派了親信回王府取黃金,因為李大義限制了時間,當下不敢怠慢,匆匆和蜀王報告一番,便帶了黃金快馬加鞭趕了回來。

    蜀王一聽大兒子剛剛被救,小女兒又被人擄走,還搭上個欽差楊大人,也不知道流年不利,這是撞了什麼邪了,氣得跳腳,立即下貼子令三司拿人。

    布政使、按察使、都指揮使、知府衙門得了消息,立即點齊所部人馬直奔昭覺寺而來,同時又分別通知下屬各衙門有司人員。救欽差、救郡主,這樣的美差哪個官兒甘落人後,大隊人馬便同時奔出城來。都指揮使司最偏遠,比較靠近城邊,因方便同駐在城外的軍營往來,所以消息得到地最晚,但是將軍騎馬,后發先至,開心就好就好結果才鬧了個文武官員同時到達。

    兩人安然無恙,那便皆大歡喜,眾官員頓時放下心來。官兒們把他們團團圍住,有打聽情況的有聲討邪教的有慰問事主的有誇獎二人沉著冷靜斗劫匪的,亂烘烘地直到劉大棒槌率人奔了回來這才住口。

    李大義雖然受了傷,但是他的騎術高明,而且劉大棒槌等人上馬追出去時,李大義已經跑出一箭之地,此人挑著小道跑到崎嶇難行處就下馬遁入了山林。等劉大棒槌等人追到,只看見一匹馬兒悠閑地在那吃草。

    山谷中三面青山,林木藏盛,就這二三十騎想要搜山無異痴人說夢,劉大棒槌又惦記著還不知楊凌死活,咬牙切齒地指山大罵了幾聲,便縱馬奔了回來。

    楊凌聽了,對布政、按擦兩位大人一拱手道:「這事兒得麻煩兩位大人了,請二位立即通知有司衙門,徵調各地官差、民壯,封鎖各處路卡、碼頭,大小山隘,所有市鎮鄉村盤查陌生住客。」

    他沉吟了一下道:「勞師動眾的,若是太久了,各處官府也吃不消,就以三天為期,三日之後,不管人抓沒抓到,便把緝查的關卡全都撤了。」

    緝匪本是按察使份內之事。當下他一迭聲應了。布政使安文濤卻道:「大人,行刺欽差,本已罪大惡極,那人又是彌勒邪教首腦人物,我等當竭盡全力,布下天羅地網。如果僅以三日為期。那賊人潛伏不出,恐怕很難抓得到他。」

    楊凌道:「不必,三日足矣,三日之後,你便張榜公布:彌勒邪教教主之子李大義,行刺欽差大人,已然伏法受誅。」

    眾人聽了皆是一怔,按察使陸政最先恍然,贊道:「妙呀!大人這一招欲擒故縱甚妙,山野之中若藏個人。百萬人也未必尋得到。這樣一來那賊人必然鬆懈,我們明撤關卡,暗派巡檢,說不定更容易抓到他。」

    布政使等人這才明白,不禁連連點頭。倒是楊凌聽地一呆。然後也跟著點起頭來。陸政以為他大索三天,是為了隨後鬆懈刺客地警惕,用明松暗緊的方法捕人。其實楊凌比他還損,根本就是用大索三天來逼殺人命。

    練武之人也不過是體魄比普通人強健而已,又不是金剛不壞之身。火槍威力雖然有限,但是在那麼近的距離擊中人體,一樣會造成極重地傷害。何況楊凌看的很清楚,李大義地確是左胸中彈了。

    心臟長歪了的傳奇,不會那麼巧印證在李大義的身上;鉛彈本身就是有毒的,會使傷處腫脹腐爛的程度加倍,擊中的又是要害;李大義一路逃命,就是在山上也未必敢在一處久留,創傷必定會更重;胸口裡有顆子彈取不出來,抹點草泥就能活命?

    封鎖大小路口三天,做出搜山姿態。讓他時時擔驚受怕,又無法求醫就診,這樣疲於奔命,促使傷口不斷惡化,他若能撐到第三天,就已是人間奇迹了,又何必竭盡人力到處去尋一具死屍?

    驚弓鳥因何而死,殺人者未必用刀。

    出了這檔子事,再繼續遊覽下去勢必不可能了,朱讓槿硬著頭皮,做好了回去被蜀王嚴詞痛責的準備。眾官員來地倉惶,這回程可就擺起譜來,旗牌儀仗張羅了半天,大隊人馬還未離開昭覺寺門口。

    朱讓槿和楊凌並肩站在禪院門口,向院內張望了一陣,自言自語地道:「奇怪,小妹忽然要漱什麼口啊,害得大家在這裡等。」

    朱讓槿人可不傻,楊凌怕他悟出原由,彼此不免尷尬,他楊大人的腳不值錢,郡主的腳是隨便碰地嗎?他忙打岔道:「啊,讓槿兄,令妹很受世子和讓槿兄寵愛呀,看方才眾官的模樣,對郡主殿下也是恭謹異常,絲毫不弱於對待世子的禮儀呢。」

    朱讓槿一聽,果然不再思索這樁蹊蹺事,他哈地一笑道:「大人不知道?小妹聰明伶俐,父王、王兄和我確是極為寵愛她的,不過成都的這些文武大員們對小妹恭謹禮儀不下於對待王兄,卻是另有原因地。」

    他笑微微地道:「當今皇上登基時,父王遣使送賀儀進京,是小妹去的,小妹進京后甚得皇太后喜愛。而且……父王屢受朝廷恩勉,已是賞無可賞,新皇登基難免要再做褒獎,於是太后便傳下旨來,要小妹進京長伴膝下,特旨晉位公主。今年底小妹就要進京了,這消息在成都早已傳開,文武大員自然不敢不敬。」

    藩王無法再賞,就要蔭及子孫,封個公主既顯皇恩浩蕩,又比加封世子之外的王子,破壞地方藩王勢力格局,動搖江山根基穩妥,而且不過是皇宮裡又多了一口吃閑飯的,皇家這算盤打的蠻精地。

    「小辣椒要進京當公主?這可糟了,女人常在些亂七八糟的事上糾纏不清,偏偏就是抓不著重點。看她方才又羞又憤的眼神,恐怕不會很理智地領我救命地情兒。

    今天她給我脫了靴子,改天不會找機會送我雙小鞋穿吧?」

    楊凌忽然覺得嘴裡有點發苦,他四下一撒摸,沖劉大棒槌喊道:「棒槌,去,給本官討瓢水來,本官也要漱漱口」……

    ******

    金碧輝煌地蜀王府里一片忙碌。過年也沒有這麼熱鬧。宮城裡不但來了成都大大小小的官員和士紳名流,以及各族土司或者代表,就連承平、惠平、靖清三位郡王也攜妻帶女,舉家趕來。

    從御河外直到紅照壁前排滿了車駕儀仗,官職低微些的只好停在龍吟虎嘯亭外了。宮城裡邊,一間間華麗的殿宇亭閣內奴僕侍女們川流不息。這座佔去成都五分之一的巨大王宮已是人滿為患。

    小丫環老媽子們端著盆提著桶跑進跑出,掌印大太監、內務總管指手劃腳,忙的滿頭是汗。各處宮殿間有輕衣儒袍地名士才子,有衣冠謹然的文武官員,還有各式服裝地部落酋長,簡直就象是萬國會議。

    官員們私下議論的,大多是近日平剿都掌蠻叛亂、蜀王病體稍愈、昨日欽差遇刺這些新鮮事兒,當然,大家揣測議論最多的就是蜀王今日宴會辦的如此隆重,是否有意禪位。

    銀安殿內匯聚的可是真正站在巴蜀權力塔尖上的實權人物了,三位郡王、都、按、布三司大人,還有趕來赴宴的土司或能代表其身份的使者。今天蜀王朱賓翰穿上了金織盤龍赤王袍,看起來精神奕奕好似完全康復了一般。

    銀安殿比不得金鑾殿,下邊設地有座。眾人分漢夷兩排入座,楊凌自然高居首位。對面一排都是土司官員,楊凌看到吉潘瓦西和拓拔嫣然也赫然在座,不禁向他們微笑頷首。

    蜀王坐在王座上,微笑道:「欽差大人代天巡狩。來到成都即馬不停蹄趕去平定都掌蠻之亂,一舉平定百年禍患,功莫大焉。孤王今日設宴。既是養病回宮后正式為楊大人洗塵,也是為他慶功呀,呵呵。」

    楊凌忙欠身道:「多謝王爺厚意,下官愧不敢當。」

    蜀王不提昨日遇刺被擄之事,楊凌和所有官員土司盡皆心領神會,人人避而不談,眾人紛紛拱手向楊凌致賀。

    蜀王捻著鬍鬚,待眾人賀語稍歇又道:「自先獻王就藩巴蜀,迄今已逾七代。孤王是第八代蜀王,自繼王位以來,不求開拓,但求守成,殫精竭慮,效法先王,以禮教治西陲,幸賴眾官員和各位土司大人竭力輔助,這一方土地還算安寧。」

    他吁了口氣道:「近年來孤王沉痾難愈,時常覺得睏乏,政務難以顧及,王府大事早已交與世子,世子雖然天資魯鈍,倒也能好學不倦、飭守宗法、不邇聲伎、知書達禮,代孤王處理政務,尚和孤意,趁著欽差大人在此,今日宴上,孤就要宣布禪位與世子,今後還望諸位大人象對待孤王一樣,善待世子。」

    在座的人都是巴蜀最高層的人物,耳目靈通,早知會有這一出禪位的事情,三位郡王按照慣例,又勸挽了一番,蜀王含笑推卻一番,然後起身說道:「本王府邸,園林精緻尚算優美,此時正是秋高氣爽,金菊綻放,『菊菊井秋香』可算得成都八景之一,諸位大人不妨游賞一番,待酒席宴開,孤王再與諸位盡興。」

    眾人起身恭送蜀王走向後殿,這才退了出來,楊凌上前與吉潘瓦西和拓拔嫣然搭訕幾句,正說著話兒,朱讓槿喜孜孜地走來,先和吉潘瓦西、拓拔嫣然打了聲招呼,然後對楊凌道:「楊大人,楊慎也來了,他已接到大學士的家書,正要請見大人呢。」

    楊凌一聽大喜,忙問道:「如何?楊大學士同意了么?」

    朱讓槿哈哈笑道:「大人看我地表情,那還用問么?」

    朱讓槿將楊凌引到花園中,楊慎正候在那兒,朱讓槿笑道:「楊慎才學橫溢,在我看來,實是巴蜀第一俊才,能得楊大人賞識,早日建功立業、報效朝廷,作為好友,我也代他高興的很。」

    楊慎聽得好友贊語,倒也不做出惶恐謙虛的模樣,只是淡雅一笑,朱讓槿又道:「你們好好談談。一會宴上咱們再飲酒盡興,今天實在太忙,一些好友還未及攀談,我先去見見吉潘和拓拔,一會兒再來尋你們。」

    楊凌和楊慎拱手送別朱讓槿,然後轉身並肩行於處處漫爛盛開地菊花叢中。楊凌忍不住問道:「令尊大人可同意讓我保薦你入朝為官么?」

    楊慎神色也甚是歡喜,忙欠身笑道:「是,本來在下還在擔心,畢竟家父在朝為官,這樣做難免要招些嫌疑,想不到家父回信竟然同意了,還要我一旦入朝,要謹守本份、克盡職守,不可倚仗父親或大人的關係,浮華孟浪。」

    楊凌一聽大喜。雖說他和楊廷和關係談不上如何惡化,可是自從楊廷和入主內閣之後,由於政見上地分岐,加上楊凌曾命人打斷他的馬腿,二人私交一向淡淡如水。尤其是楊一清和王守仁成了楊凌一派后。彼此關係更形疏遠。

    後來楊凌才知道楊廷和跟楊一清關係一向不好,雖不至發展到勢同水火,平素也是絕不往來,楊一清既成為楊凌的盟友,楊凌也就成了楊廷和地潛在對手。官場上錯綜複雜。交個朋友、賞識個人才,也能給自已樹敵,實是楊凌始料未及。

    但是他對楊一清在軍事上地表現十分滿意。大同是韃靼侵犯中原的重要門戶,分化韃靼也需要大同守軍適時而動、適機而動,給他們製造更好的分裂機會,這些事除了楊一清,楊凌也實在找不到第二個人選。況且以他目前的實力,要重用一個人,也用不著顧忌這人屬於哪一派,有哪些對頭。

    可這一來楊凌對楊廷和同意自已舉薦楊慎就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了,想不到楊廷和竟然應允了。這人倒真是內舉不避親,公私分明的很吶。

    楊凌未想到的是,楊廷和此舉倒有多半不是為了兒子,而是為了和他改善關係。現在京中清流一派日子日益艱難,已經被劉瑾打壓的抬不起頭來了。

    楊凌一派地勢力自從楊凌一出京就變成了縮頭烏龜,雷打不動,什麼也不參與。楊廷和原來恨不得楊凌這一派倒了才好,現在才知道少了這一派的平衡和牽制,劉瑾跋扈到了什麼程度。

    清流派受打壓,他和李東陽作為清流派地首領人物,壓力更是沉重,不但受到外部的打壓,還要受到內部不滿他們蜇伏的官員評擊,以致兩位大佬現在是度日如年,翹首以盼地希望楊凌早日回京。

    誰知道楊凌打仗打上了癮,打完了東洋打西洋,現在又和都掌蠻較上了勁,收到兒子的家書,楊廷和盤算這倒是個和楊凌緩和關係的機會,況且知子莫若父,自已地兒子有什麼才能他還是曉得的,也不會有愧於舉薦的職位,所於便馬上修書同意了。

    楊凌不知道這其中還有這些背景,能得到楊慎這樣才學出眾、見識相同的助力,他自然滿腹歡喜。楊凌欣然道:「今日參加了蜀王爺的宴會,我打算明天一早就要回京了,你可與我同去京城么?」

    楊慎道:「慚愧,在下得了家父地書信就勿勿趕來了,現在起行的話,許多事還沒和家裡交待。本家宗親長輩都在巴蜀,此番進京,要回來一趟就難了,這些長輩們總是要拜望一番的。」

    「哦,那也無防,等你處理完私事,再赴京城也不遲,反正本官回京后,暫時也要忙上一陣兒」,楊凌微微一笑,不禁想起了劉瑾那張總是謙和、卑微,卻暗含殺機地笑臉。

    菊園中來往的官員也不少,但凡見到楊凌蟒袍玉帶打扮的,不管認不認識,都知道這位年青人就是欽差楊大人,都不免上前見禮,楊凌不勝其煩,便和楊慎邊走邊談,漸漸拐到了偏僻的小路。

    這裡實際上已經沒有了路,平時修繕的也就不太仔細,地上的草剪的也不整齊,楊慎忽然止住了步子,奇怪地道:「是世子,他怎麼在這兒?」

    楊凌應聲望去,只見幾叢花草后露出兩個人影,兩人對面而立,正在交談。花草掩映下,那女孩兒身段兒高挑苗條,一身紅衣,側身而立的倩影曲線玲瓏,看她地模樣似在向朱讓栩苦苦哀求什麼。

    朱讓栩一會兒點頭、一兒搖頭。神情十分嚴肅,楊凌心道:「這位世子聽說不好聲伎女色,為人十分嚴謹,想不到也有紅顏知已」,他不好偷看別人隱私,楊慎更不想撞見別人私事。二人不約而同,互相打個手勢,悄然轉身避開了。

    走出幾步,楊凌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只見朱讓栩搖搖頭,似乎很生氣地說了幾句話,那紅衣女子急忙扯住他地袖子,朱讓栩卻猛地一甩,拂袖而去,那女子怔然瞧著他離去。拭了把眼淚,也轉身走開了。

    楊凌不由暗暗搖搖頭:「怕是男女間的情感糾葛了,真是虛名害人!朱賓翰背負著例代蜀王仁厚愛民、以禮教守西陲的美譽,成了他施政的禁錮,明知蠻族愈來愈猖狂。早該嚴懲以儆效尤,卻仍綏靖妥協,姑息養奸,險些釀成大禍。

    蜀王世子呢,身分極高。娶個三妻四妾也算不了什麼,只為了家風嚴謹、不好聲伎女色的美名,便辜負了美人恩。唉!要換作是我……」

    楊凌又搖了搖頭……

    ******

    蜀王乃諸王之中最富有者,蜀王財富甲天下,便連皇室日常用度怕也有所不如,只不過一些犯禁地東西蜀王府用得起,卻不敢用罷了。

    今日見了蜀王府的氣派,楊凌才相信這些傳言。他在京師享用過御宴,在江南也受過富豪世家最高規格的款待,可是和蜀王府一比,都不免要相形遜色。

    富綽豪華勝過皇家之宴,氣度作派又勝過江南世家,內務總管一聲令下,身著昂貴蜀錦、姿容俏麗、身段纖美的少女們便托著昂貴的金盤玉盞將精心烹制的菜肴呈送上來。金齏玉膾、翠釜犀箸,猩唇熊白、炙駝鮮鮓,食具菜肴無不是天下各地的極品菜式。

    蜀王和楊凌自然是眾人矚目所在,蜀王身體有恙,能夠奉陪落座就不錯了,他以茶代酒,也沒人敢向他敬酒,世子和朱讓槿捧杯代父,巡桌勸飲,眾官員則輪流來向楊凌敬酒邀杯。

    反正今日打的幌子是替楊凌慶功洗塵,這樣做也不算逾矩,文武官員敬酒也罷了,楊凌只是淺酌意思一下,也沒人敢勸飲,開心就好整理但是那些土司老爺們雖然對他一副十分敬畏的模樣,可捧起酒杯來膽子就大了,你一杯酒不飲盡,他臉紅脖子粗的就是不離開。

    幸好蜀王府地內管家處事老到,早已想到了這一點,給楊凌備的米酒十分清淡,楊凌才能杯來酒干,做豪氣干雲狀,引得那些感覺大有面子的土司老爺們滿臉是笑,得意而歸。

    米酒勁兒雖小,喝得多了也有些暈淘淘的,禮尚往來,楊凌不免還要起身敬過王爺、文武官員和土司首領們。

    楊凌敬酒,自有世子代父親飲了,文武官員和土司首領當然不敢怠慢,輪到拓拔嫣然時,楊凌沒想到這樣嬌嬌俏俏的美人兒,身子纖弱地直欲掌上起舞,竟也能捧起玉杯將烈酒一飲而盡,目瞪口呆之餘,忙也捏著鼻子把自已灌了個飽兒。

    今天蜀王似是十分高興,和三位郡王同桌低語,時時撫須微笑,直到眾人都已有了幾分酒意,蜀王才微笑起身,慢慢拈起了杯子。

    靜肅,象一個漣漪,以蜀王為中心,迅速播盪開去。一桌的肅靜,使相鄰的酒桌迅速感受到那種異樣,片刻的功夫,所有的官員都注意到蜀王已經起身,原本由竊竊私語彙聚成地巨大聲浪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望向他。

    正在各處勸酒的朱讓栩兄弟急忙趕回來站到他地身後,眾官員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但是大廳里仍是鴉雀無聲。

    「諸位大人,本王今日設宴,款待楊凌楊大人,遍請巴蜀官員、各位土司大人、成都士紳名流還有三位郡王皇親。呵呵呵,好啊,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本王這裡正有一個好消息,一併通知諸位。我兒讓栩……」

    他剛說到這兒,就見一名侍婢從后廳門匆匆奔了進來。腳步踉蹌、面色慘白,大廳中鴉雀無聲,無人行動,所以突兀闖進一個侍婢來,大家都不由怔了一怔,蜀王也住了口,向那侍婢望去。

    一看之下,並沒什麼印象,蜀王府侍婢如雲,王爺這兩年又不大在宮中。心中也不以為異,只是蹙眉說道:「出了什麼事?未經允許,擅入闖入做什麼?」

    靖清郡王忙起身道:「王兄恕罪,這是小王府中地侍婢」,說著揮手道:「快快退下。一點規矩也沒有,跑來這兒做什麼?」

    那侍婢看來倒有幾分姿色,只是臉色蒼白的嚇人,她顫聲道:「王……王爺,二小姐她……她她……」

    她說到這兒再也支持不住。嚶的一聲跌跪在地。

    靖清郡王臉色一變,蹙眉道:「夢璃?她怎麼了?她不是好好的在後宮陪著諸位王妃和郡主呢嗎?發生什麼事了?快說!」

    那侍婢嘴唇顫抖,臉色灰敗。還未等開口,后廳中又闖進一個人來,翠衣綺羅,嬌體纖柔,正是郡主朱湘兒,她的臉色也不比那侍婢好多少,一進門就顫抖著叫道:「父王,六王叔,夢璃姐姐她……她死了!」

    「什麼?」蜀王大驚。靖清郡王身子一晃,險些裁倒,虧得朱讓槿手疾眼快,一把將他扶住。全廳的人都驚住了,一個個屏住了呼吸,木立在那兒。

    蜀王不敢置信地又問了一遍:「你說什麼?夢璃她……她死了?」

    「嗯,嗯嗯」,朱湘兒縮著粉頸連連點頭,渾身簌簌發抖,彎翹地睫毛不住顫動,淚水已朦朧了雙眼。

    「怎麼會事?快,快去看看」,蜀王讓世子扶著,踉踉蹌蹌向後廳疾走,朱讓槿扶著靖清郡王也緊隨其後,其他兩位郡王面面相覷,終於也拔身而起,緊跟了進去。

    女眷們在王宮后苑,外人是不許進出的,靖清郡王赴宴,愛女卻猝死宮中,後邊到底發什麼了事?又是誰殺了她?

    未得允許,這些官員誰也不敢妄動,待到王府中人都走了,這才三三兩兩,交換著眼神,彼此竊竊私語。

    楊凌地位崇高,和蜀王一桌,那一桌除了他,全是皇親國戚,現在這幾位都跑到後宮去了,首席上只剩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那兒。

    夢璃,應該叫朱夢璃,是靖清郡王之女,既叫二小姐,應該是還未出閣,而且就算是嫡出,應該是也還沒給封號呢。楊凌揣測出地僅止於此,對於這位姑娘是扁是圓,高矮胖瘦全無概念。

    他舉起茶杯,湊到唇邊停了一刻,又靜靜地放下,然後輕輕嘆了口氣:「我冤不?我明天就要走了,那位姑娘我又根本不認識,這殺伐總該和我沒關係了吧?我楊凌象是走一路禍害一路的掃把星嗎?唉!真冤吶我……」

    ******

    過了許久,後邊腳步聲起,廳中頓時一肅,所有人一起向後廳口望去。只見世子朱讓栩臉色鐵青,在掌印太監、內務總管的陪同下走到席前,團團一揖,語氣不穩地道:「諸位大人,讓栩代父王謝過諸位過府赴宴。現在……」

    他長長吸了口氣,抱拳道:「現在府中出了事情,實在不便再招待諸位,讓栩代父王告罪,請各位大人暫且回府吧。」

    朱讓栩又向楊凌這邊一揖,說道:「楊大人、還有按察使大人,且請留步。」

    一時間風捲殘雲一般。眾官員退席如落潮,楊凌和按擦使陸政向朱讓栩走去。朱讓栩向陸政施禮道:「陸大人,您掌著巴蜀地刑名,現在王府後苑出了人命,死者是……是靖清郡王府的二小姐朱夢璃。后苑不好讓太多人進去,請大人傳兩個穩妥可靠、辦事利落的捕頭來。一同去後邊看看,史總管,引著陸大人」,

    陸政神色凜然,也不多說,隨著內務總管離開了。朱讓栩這才轉向楊凌,神情好象有點恍惚失神,張著嘴半天才道:「楊大人,父王驚怒之下,身體……身體很是不妥。我已喚了太醫診治。現在……現在後宮亂成一鍋粥,我還得趕去打點,不能親送大人回府,抱欠之至。」

    楊凌不為已慎,忙也還禮道:「哪裡。哪裡,世子節哀,請世子去照料王爺好了,相信陸大人一定能找出兇手,將他繩之以法。」

    朱讓栩聽了這話。臉色忽然變得非常難看,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大人說的是。」

    楊凌喟然道:「本官……這就告辭了,原想明日啟程回京。再來向王爺辭行。如今這情形……請世子回頭告訴王爺一聲,楊凌就不來打擾了。」

    朱讓栩深揖一禮,說道:「是,就此送別大人。」

    今天的事兒雖鬧地不愉快,但是頂多不過是件兇殺案罷了,自有地方官府落案緝察,找尋兇手,對楊凌地行止可沒什麼影響。楊凌動了回京之念,愈發歸心似箭。回到行轅,便吩咐劉大棒槌收拾行裝,準備次日啟程還京。

    酒席宴上染了一身的酒氣,楊凌著人打水,寬衣沐浴一番,然後換了軟袍,趿著竹履從浴房慢悠悠地出來,伍漢超上前說道:「大人,楊慎和吉潘瓦西說有事情要面稟大人,已在書房候您多時了。」

    「哦?」楊凌有點兒奇怪,他點了點頭,趿著竹履踢踢踏踏地進了書房,見二人也不就坐,正搓手蹙眉地在房中走來走去,不禁呵呵笑道:「怎麼,是我這兒的茶入不得口嗎?二人怎麼動都不動呀?」

    「大人!」楊慎驚喜地叫道,吉潘瓦西已經激動地撲了上來,一把抓住他的雙臂道:「楊大人,你是欽差,你……你打仗很有辦法地,你一定能救他,只有請大人你救他了。」

    楊凌聽的莫名其妙,反問道:「吉潘兄弟要我救什麼人呢?」

    楊慎一把推開吉潘瓦西,急急地道:「大人,王府後苑出了人命,靖清郡王的愛女朱夢璃小姐被人活生生扼死在花園裡,王爺趕去查看,卻發現她手裡死死攥著一件玉佩,那玉佩,是讓槿兄隨身之物。」

    「不可能,朱讓槿的武功我見過,他要殺一個弱女子,會蠢到被人扯去腰間玉佩都不知道?明顯是老套的栽臟陷害!」楊凌斷然道。

    楊慎頓足道:「就是老套,它才有效!朱夢璃死在蜀王府後宮,那裡是外人去不得地地方,她被人扼死在那兒,兇手必是蜀王府地人。

    眾目睽睽之下,在死者的手中出現了朱讓槿地隨身玉佩,叫靖清郡王怎麼想?身負喪女之痛的人,只想著要人以命抵命,他會冷靜的考慮其中地疑點么?不抓讓槿兄,王爺又如何向靖清王交待?」

    「這麼說讓槿兄已經被抓了?按察司的巡檢捕快呢?陸大人怎麼說?」

    「今日大宴,花園內不時有人走動,要殺人而不被發現,中間可用的時間極短,必須身手高超,才能無聲無息瞬間殺人。而且此人能將二小姐引入花園林圃后,則不但是她熟識之人,而且身份地位也然相當,這樣一來,可疑的人就寥寥無幾了,她手中又緊握著二王子的玉佩,按察使司又怎敢替他脫罪,現在已把人押進大獄了。」

    吉潘瓦西這時才插進一句嘴來:「幸虧被押進大獄了,否則他就要被王爺一劍砍了,我們是聽讓槿地母親劉夫人說地,從夢璃小姐身上搜出玉佩時,讓槿兄弟象瘋了一樣,只是大喊『有人害我,不是我乾的』,那劍刺到胸前也不知閃避,還是世子拚命抱住王爺手臂,這才救下他地性命。」

    楊慎道:「要疑心朱兄無罪簡單,可是要替他脫罪卻是難上加難。大人才智高絕,尤其憑您的身份地位,說出話來任是誰人也得惦量惦量。大人,我和吉潘敢以人頭擔保,朱讓槿絕非邪惡小人,請大人務必出手相救。」

    楊凌默然坐在椅上,腦子裡亂糟糟的摸不著一點頭腦:「是有人想殺郡主為了轉移目標才嫁禍朱讓槿,還是根本就是為了嫁禍朱讓槿才去殺人?」

    可惜,楊慎兩個人沒說出一點有價值的東西,他又何從猜起?但朱讓槿,此人學識武功,性情人品,這段日子的相交,已經被楊凌當成朋友,他豈能坐視不管,就此離開?

    這時,劉大棒槌興沖沖地趕了來,叫道:「大人,您明日啟程是著官袍還是輕服?不用的衣物俺好打包裝好。」

    楊凌嘆了口氣,有氣無力地擺擺手道:「打什麼包?把包拆了吧,本官明天不走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