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06章 勒石載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06章 勒石載功字體大小: A+
     

    平定都掌蠻叛亂,已是必勝之局。楊凌將平叛事宜分別呈送蜀王府和京師。

    京中不時還有消息送來,劉瑾已經掌握了朝政大局,正在不斷地擴充勢力,同時又不斷發布各種政令,儼然是權力中樞第一人了,對此楊凌渾不在意。現在楊凌在官場上已非鴻下阿蒙,一個完全利用上寵,而在地方搞的怨聲載道毫無基礎的宦奸,已經不放在他的眼裡。

    他現在的勢力其實是在和劉瑾同步發展,劉瑾取中樞,而他的人脈和影響力卻遍布各地,但是與此同時他並沒有與皇帝疏遠,在皇帝心中的親近感和信任程度使他在朝中的勢力仍堅如磐石,絲毫不為人撼動,這樣要對付劉瑾就容易的多了。

    楊凌在呈送正德奏摺時,又隨信帶去代表都掌蠻武力和權力的大銅鼓八十面,繳獲的蠻人旗幟、武器、以及阿氏族人的幾個重要囚犯一起送進京去,一路上大張旗鼓,炫耀國威。在平倭和收復滿刺加時,他也挑選了富有代表性的戰利品和首犯押解進京,這是對中央政權的尊重、也是對正德皇帝的尊重。

    可以想見,這些囚犯和戰利品送到,對於好戰喜功的正德來說,那份意義遠遠勝過陪他嬉玩、送幾件稀罕物兒哄他開心,兩件事都能得到小皇帝的歡心和親近,可是皇帝玩心雖重,卻不缺腦子。長此下來。在他心中,誰是朝政大事上可用地重臣,誰是遊玩娛樂可以相伴的近侍,自然會有一個概念。

    這些看似不起眼的舉動,對於平定地方、鼓舞軍心士氣、樹立正德皇帝的權威,更有難心言喻的重要意義。平倭。從太祖爺爺時就開始打,到了正德皇帝這一朝徹底平靖了;都掌蠻時服時叛,百餘年來就沒消停過,在正德朝也徹底解決了。這份武功使剛剛繼位的小皇帝威望達到了顛峰。

    對於武事,楊凌講究地是勢如霹靂、速戰速決。而對於文治,他卻是慎之又慎。首先,他不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家,對於國計民生,尤其是這個朝代的民情、生產力、各個地方的發展情況,他就算現在惡補也是趕不上那些朝中老臣的。

    他的優勢在於明了正確的歷史發展大方向。只要大方向沒錯,具體的各項政策必須穩妥進行,在這其中即使有些錯誤,也必須得暫時容忍,慢慢調治。不能採用割肉剜瘡的方法,弄得國家大傷元氣。

    歷史上的一些改革,記載在史書中,僅僅幾句話而已。而那幾句話,是用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地時間來完成、來見效的。想想當代的改革,在更先進、更有效的統治系統中,一條政令改革、政策變革動輒還要十年時間來推行、發展。並獲得全體國民的一致認同,他並不敢奢望在他手裡能一躊而就,短短三兩年時光,便天下大變樣。

    如果……如果僅僅是一個特區,一個可以讓他獨自支配、而地域較小、文化落後、舊有勢力地阻力相對較小的地區,他倒是有信心在短時間內創造一個奇迹出來,可是縱便是以正德皇帝對他的信任,會容許他這樣做嗎?畢竟,正德也是受到這個時代觀念拘束的古人。

    這個念頭。經常跳進他的腦海,讓楊凌一陣耳熱心跳,可是心情平復下來,他又放棄了這個荒謬地念頭:難吶,糾正大的錯誤的歷史決策,讓這艘巨船緩緩改向吧,或許一兩百年後才能看出朝廷今日做出地一些舉措有著多麼大的意義,而在自已有生之年,能見到的改變恐怕還是十分有限的。

    楊凌知道文明的發展有其基本規律:他做出的改變或許僅僅是一兩個方面,並不是改變國家強弱貧富的唯一手段和全面的政策,但是當它大面積擴散開來后,就會催生相關層次的更多技術和文化地出現和進步。

    新技術和新文化仍會衍化出更多門類的技術和知識,象一座金字塔一樣逐步完善整個國家的發展需要,這個過程確實是非常漫長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如果能夠給他一塊地方,在一個小範圍內來施行,那麼這個「小金字塔」的建設速度就是相當快的,以此為借鑒,從中摸索出的經驗和知識,就會推動「大金字塔」的建設。

    但是現在大明就是一座龐大無比的金字塔,自已就在這座大『金字塔』內,而且站在頂尖上的位置,又怎麼可能奢望在旁邊另起一座小的模型呢?

    楊凌原來就明確地知道,不奢望在他的有生之年會看到多麼大的變化,也許是隨著權力越來越大,他能支配的一切越來越龐大,他的慾望和胃口才會使他常常夢想能更快地加速歷史進程的發展。可是這一切就象一場美夢一樣,想過了之後面對現實,他也只能深深嘆一口氣,不敢做出太超前、太不符合現實的舉動。

    「人吶,想法和慾望總是不斷在變,記得剛剛搬出楊家坪時,我的願望僅僅是能給幼娘掙下一份財產,讓她能夠好好活下去,誰知道今時今日,我居然殫精竭慮地思考起國家的命運和未來了?」

    楊凌輕輕一笑,掀開轎簾兒向外望去,還是一片鬱鬱蔥蔥,山林密布、藤蘿纏繞,這種景緻乍一看賞心悅目,看多了也讓人有些睏倦。

    在這山中有轎可坐已是難得,當然就談不上寬大,轎中地方小的很,楊凌重新倚到靠背上,隨著顫悠悠的頻率,滿足地嘆了口氣:「不想那麼多了。眼瞅著就進了十月了,看來張天師是對地,不知出了什麼紕漏,我這兩年生命大限,想必是真的無限期延長了。

    到目前為止,四川軍政皆握在我手。前後左右數萬大軍同行,我就不信有誰能要了我的命。軍中現在有不少士卒生病染疫,可我自從跟著漢超習練內家上乘氣功,身子也越來越結實,沒有一點生病的可能,看來真的是我杞人憂天了。

    兒子早就滿月了,也不知是胖是瘦,長的好不好看……嗯,回京后再把憐兒母女接來住一陣兒,陪老婆孩子多享享清福吧!痴兒愛女、嬌妻美妾……嘿嘿……」

    楊凌咽了口口水。美滋滋地想:「等我撂倒了劉大官人,乾脆當個閑散候爺得了,我懂地全都說了,能幹的也已經幹了,該讓皇上自已操操心了。再要強爭更多事情,也未必是件好事」……

    ******

    「大人,戎縣行轅到了。」

    「哦?」楊凌從幻想中醒來,轎子也停住了,有人打開轎簾兒。楊凌哈腰從轎中出來,見先期趕到的軍政地方官員都候在外邊,朱讓槿、封參贊、蘇御使還有李森、宋小愛等人迎上前來。

    楊凌含笑與眾官相見了。一齊進城,到了臨時改為欽差行轅的縣衙,可憐的縣大老爺被擠到了最門邊,倒是方便了他張羅上酒上菜。

    楊凌簡單地用了點飯菜,向朱讓槿笑問道:「二王子,戎縣這邊的戰事準備如何了?」

    打下都都寨后楊凌立即令大軍移駐戎縣,開始部署對九絲城做戰的各項準備工作,而他則留在原地,協助鄢高才做好善後事宜。鞏固佔領區,消除一切隱患,這才是防止反覆的最重要部分,建設永遠比破壞更難。

    都都寨是蠻人的大本營,他們的勢力在此根深蒂固,一方面官府要打散他們原來地部族模式,取締造反的土司、酋長統治,安排流官,放置軍營、建立民壯,同時還得排解其他各族受過欺壓的百姓打擊報復,將順從朝廷的蠻人和俘獲的男女老幼分散到各州各縣,這些事情方方面面,需要操持地太多,鄢高才還沒有正式任命下來,有楊凌坐鎮下邊的官員才不敢敷衍,所以楊凌比其他官員晚到了半個月。

    楊凌用兵,立百餘年來剿匪不曾有過的大功,這些蜀地官員現在對他都欽佩萬分,尤其是楊凌打的果決,不但沒有出現他們擔心的騷亂後果,當地百姓反而對官府更加支持和信任。

    在敘州城時他們送賑糧上門還被百姓唾罵,可是他們揮師來到戎縣時,百姓居然夾道歡迎,尤其是藏苗羌彝等族地土司們,不但不再扯後腿、而且換回了那些老弱殘兵,換來了真正驍勇善戰的狼兵協助朝廷剿匪,派來的領兵酋長們也不再耀武揚威,對官兵們頗為客氣,這種種變化令這些一直信奉綏靖政策地父母官們感慨萬千,對楊凌也更加信服。

    一聽楊凌詢問,封參政立即興奮地道:「大人放心,按照您的吩咐,各種戰事準備都已就緒。成都知府牛大力、敘州知州馮見春還有成都同知伍文定負責軍需輜重,這麼多軍隊集中在這兒,不是沒有糧,而是糧食運不進來啊,以前打仗之所以敗,一個是山寨險峻,一個就是運糧艱難。

    如今可好了,官府徵召了民役,又有沿途許多百姓、尤其是那些受過欺壓的有了土地的,更是全家都趕來幫忙,硬是用了僅僅半個月的時間,鑿通拓寬了趲灘、沐灘兩條水道,糧食可以由南廣直接運到這裡了。」

    蘇御使也高興地道:「六大族重新派遣了狼兵,足足三千人吶,哈哈哈,他們現在駐紮在扎一大營,專門在深山老林里阻擊沐愛、高縣、篤連方向一些小部落地蠻人。那些蠻人人數少,打仗不行,可是破壞軍需運糧,兩三個人就能讓糧隊半天動彈不得,有這些精通叢林戰的狼兵,可幫了咱們的大忙了。」

    楊凌聽的微微一笑。移目望向宋小愛,宋小愛婚事已定,那精氣神兒都和平常不同,眉梢眼角整日里都是喜氣,兩隻眼睛彎彎地好象隨時都在笑。

    她見楊凌望來,忙答道:「大人說的那個心理戰術,末將也派了順服地蠻人混進山去,四處傳播,山上的蠻人現在都把大人當成了諸葛武侯在世,這些傢伙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孔明,現在還沒打就有兩千多逃兵陸續跑出山來了,蠻將雖沒人投降,可是聽說有許多也是心驚膽戰、猶猶豫豫的。」

    眾人聽了都放聲大笑起來,這一招對付旁人或許不管用。可是用來對付那些未開化的蠻人實比刀槍還要厲害,進山的蠻人可不是有心去騙人的,而是宋小愛先使人繪聲繪色地講述了一遍,讓他們確信了楊凌就是當年戰無不勝、神機妙算的諸葛武侯轉世,再讓這些被洗腦的蠻人進山去宣傳。那些蠻人不上當才有鬼了。

    楊凌笑道:「敘州平叛,這種種智略計謀,是大家群策群力想出的辦法。其實哪裡是本官那麼了得,能一手包辦的下來地?不過……皇上那兒,大家的功勞本官是不會搶的,這阿大可沒機會下什麼大王旨,給諸位加官進爵,我就厚著臉皮把所有的功勞都算在自已頭上,這樣才嚇得了人嘛。」

    眾人聽了更是轟堂大笑,只有朱讓槿眉心緊蹙,臉上毫無喜色。楊凌不由笑容一斂,忙問道:「二王子,可是有什麼心事?」

    朱讓槿看了他和眾官員一眼,輕嘆道:「大人,朝廷大軍越是神勇,在下越是擔心……蠻人雖然愚鈍,可是也應該看得出,只憑一座九絲城,他們是無法和朝廷對抗的,招降地榜文送進山去三次了,但阿大迄今毫不理會,當初他肯以王兄的性命逼我們讓出敘州,難道現在就不會嘗試用王兄來逼我們退兵?我擔心……」

    這一說。眾人臉上頓時喜色全無,楊凌沉默半晌,輕輕道:「是本官高估了那蠻人的智慧,我本以為他們決不會傷害世子性命的,現在看來,恐怕世子凶多吉少了,這是本官之過。」

    朱讓槿忙強笑道:「大人勿要自責,鄢大人當初斥責的對,我大明江山社稷不容侵犯,就是皇帝被擒,都不曾向蠻夷低頭,豈能為了王兄性命、一已之私,拿朝廷來做交易。」

    他猶豫一下,忽地立起道:「在下只有一件事相求大人,還望欽差大人能夠應允。」

    楊凌十分意外,忙也起身道:「二王子勿需客氣,有話請講。」

    朱讓槿道:「此次出兵九絲城,求大人一定讓在下領一路兵,親斬敵酋,為王兄報仇!」

    楊凌還未說話。眾官員已連聲勸阻:這不是開玩笑嗎?世子看來是死定了,朱讓槿目前就是蜀王地唯一繼承人選了,戰陣之上刀槍無眼,萬一他有個好歹,那可真是砸完鐵鍋砸砂鍋,蜀王一系以後不用開伙了。

    眾人勸阻不止,朱讓槿凜然道:「諸位大人不必再勸,於公,平叛巴蜀亂賊,讓槿身為蜀王之子義不容辭!於私,王兄被害,身為同胞兄弟,為兄報仇,讓槿又何惜此軀?何況我朱讓槿並非文弱書生,自幼練得一身武藝,對付幾個蠻人,倒還綽綽有餘!」

    眾人見他態度堅決,不好再勸,便紛紛向楊凌投以求援的目光。楊凌略一思忖,心中忽然有了計較:叫他跟去也無妨,只要不讓他上戰陣便是了。世子十有八九已經死了,讓他立份功勞,晉位蜀王世子也能實到名歸。

    想到這裡,楊凌微笑點頭道:「好!巴蜀之地,本是蜀王治下,那就由二王子代父平定九絲城吧!」

    ******

    九絲城在縣西南百餘里內地九絲山深處。山高坡陡,岩懸壁峭,林深澗闊,野草掩徑,地形十分險惡。蠻人據山稱王,在這裡依山築城。據說修好城堡后,不知道有多大,用繩索去丈量,繩索用完了,才圍了一半,想來想去,決定改用蠶絲重新丈量,足足用去了九兩蠶絲,所以蠻人就把城堡取名九絲城,還有一說是都掌蠻有九個姓氏。故而以此為名。

    九絲城糧多將廣,易守難攻,都說蠻人窮苦,可是據說九絲城內牛羊成群,糧谷成山。山上隨處可放牧、狩獵,還開闢有肥土良田,這樣地地方如果圍而不攻,就是守上百年都不成問題。

    九絲城中有自稱大王的蠻人阿大建築的王宮,前有大寨門、小寨門、過了大王殿。後邊還有大王倉庫和西關口等。自從凌霄城、都都寨等相繼失守,阿大在九絲城四周廣挖戰壕掩體,防衛森嚴。由他和胞弟阿二、還有親信蠻將方三鎮守,號稱都掌蠻三雄將。

    要進入九絲城,中間有一道長谷,軍隊如果進入谷中,蠻人從兩邊岩山上夾攻,無處可逃。楊凌到了戎縣,便開始組織人馬嘗試攻山,甚至建了許多上邊搭以傾斜木頂的獨輪車為傘,掩護軍兵入山。但是這樣也應付不了蠻人從山頂投擲的如磨盤大地巨石,連著攻了幾天,損失慘重,眼看這樣不是辦法,楊凌便暫停進攻,親自進山勘察地形。

    楊凌站在一處高峰上,看著雲霧繚繞的險峻山峰久久不語。過了半晌,他才在一塊巨石上坐下,皺眉道:「此山兇險,不宜放火,如說硬攻,難就難在這九絲雙壁既狹又長,不知要損耗多少兵馬才可能攻得進去。如要圍而不攻,山上糧草無窮無盡,四季又氣侯莫測,大軍無處屯紮不說,光是淫雨瘴霧,就能讓軍隊生起瘟疫,我們一路下來,無堅不克,難道這最後一關,偏偏就過不去了?」

    宋小愛道:「是呀,九絲城的都掌蠻士兵全算起來不過四千左右,真要打起來可不是朝廷七萬大軍的對手,問題是我們如何攻到九絲城下,這雙壁總不成真地把它挖沒了吧?」

    楊凌聽了一聲苦笑,當初一名豪言壯語,難為宋小愛還記在心裡,可是看看這雙峰狹壁,就算用上後世的爆破炸藥,要把它轟平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有可能把它挖空。

    就在這時,朱讓槿領著一個頜下無須、面目紅潤黎黑的人從山下爬了上來,那人身手矯健、攀山如飛,朱讓槿竟也面不紅氣不喘,看來他那日所言不虛,真的是精通一身武藝的。

    朱讓槿見了楊凌,拱手道:「大人,可曾想出了破山之策?」

    楊凌起身迎上,搖了搖頭道:「難,這九絲城就象一枚核桃,就是外邊地這層硬殼難以突破,如果攻得進去反倒沒什麼好怕的了。昨日本官又派了人向阿大招降,阿大沒有片語回復,反而加派了兩壁的守軍,看來是決定頑抗到底了。」

    朱讓槿明白楊凌的意思,神色不由一黯,半晌才振作精神道:「大人,這位是我的好友,一位彝族兄弟,他叫吉潘。他和蠻人做過生意,曾趕著牛羊來換取蠻人製作地銅鼓,多次走過這條道路,他告訴我,除了這條道路,山中還有一條小徑可以抵達九絲城下,不知對大人是否有所幫助。」

    楊凌精神一振,連忙請吉潘坐下,詳細詢問情形。如今的發展情形,吉潘的父親審時度勢,對朝廷的支持力度也已大增,吉潘瓦西本來只是礙於好友面子,才隨他來到這裡,如今倒是真心實意想要協助官兵,為本族立下一份功勞了。

    當下他詳細講述了自已進山時的發現,最後道:「這條小徑也在山谷中,蠻人地銅鼓製作精良,在我們西南諸族中是極昂貴的寶物,要換一架上好的銅鼓就要用牛千頭,我曾經趕著大批地牛羊進山交易。牛羊不循路徑,在草叢中胡亂行走,才讓我發現這條小徑。

    不過這小徑雖然隱密,從壁頂不易發現行人進出,可是極為難行,恐怕二三百人經過。就不免要露出行藏,進去了也奪不了關隘。」

    楊凌聽了不免有點泄氣,不過畢竟這是一線希望,他讓吉潘瓦西拿起石子,在地面上繪出圖形,反覆講解,直到對整個地形都熟記於心,這才點點頭,思索半晌又緩緩搖搖頭。

    朱讓槿見他還是想不出可行的辦法,便道:「我和吉潘兄弟再下山轉轉。看看能不能想出別的辦法。」

    「好,你們多帶些人,要多加小心」,楊凌送走了他們,又坐回石上。托起下巴望著山谷發愣:「循正路進山,不可行!從小道進去,縱不被發現,但是人數也限,守關蠻子至少不下千人。縱是奇襲也難攻下。兩旁險峻,又不能返身剪除兩旁壁上千餘名蠻軍戰士保我大軍通過,唉!還是不行!不行呀不行……唉!」

    楊凌愁眉苦臉地嘆了口氣。一扭頭忽然瞧見宋小愛蹲坐在他旁邊,也雙手托著腮幫子,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前方的山谷出神。她的雙手把臉蛋和嘴唇托地有點變形,顯得有點孩子氣。

    楊凌是想心事想的出神,可是明顯看得出來,宋小愛是無所事事,坐在那兒百無聊賴地出神,楊凌不由「噗哧」一聲笑了。

    「嗯?」宋小愛乜斜著亮晶晶的眼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楊凌笑道:「你覺得待在這兒沒意思,就到處走走嘛。我身邊這麼多兵馬,也不用你陪著,漢超呢?」

    宋小愛拍拍屁股,跳下石頭笑嘻嘻地說:「我沒人了啊,自打李副帥一到,我地兵馬就全交出去了,我自已帶來的兵精於穿山越林,所以讓小伍分成百十來組,全帶著去摸地形了,我現在就一個人,能去哪兒?」

    楊凌心中靈光一現,忽地也跳下岩石,盯著宋小愛,兩眼爍爍放光,一步步逼近著笑道:「你剛剛說什麼?你的人分成百十組全都派出去了,你已無人可用了?」

    「這……這不是色眯眯的淫笑吧?」宋小愛有點毛了,她心兒跳跳地顫聲問道:「是……是呀,大人你要幹嗎?」她一邊倒退一邊說著,手已情不自禁地摸向刀柄兒。

    「哈哈哈哈……」,山頂上傳出楊凌猖狂的大笑。

    笑聲在群山間回蕩,還有點象是狼嗥……

    ******

    五天後,參將李澤率部離開戎縣,兵出印耙山,繞西截斷呂郜、烏蒙、承峨諸路;參將林英遠所部兵出谷爆,趕到南部兵駐當芒、越西;游擊將軍崔貴從東北截斷九絲山退路;西北由指揮使焦宏引兵出動;金雞嶺則交由六族狼兵駐紮。楊凌、李森、宋小愛部兵發黑帽山,五路大軍,環絡如連珠,緩急相應,互相支援,互相配合,做出了從各個方向同時發起進攻的姿態。

    都掌蠻三雄將也調兵遣將,分駐各個要隘,做出禦敵於九絲山外的模樣。各路兵馬迂迴遠繞,還沒攻到九絲城附近,做為主攻地楊凌一部已經與蠻軍交鋒了,守備靳國英領本部人馬為前鋒,奮力攻山,出勁旅與蠻兵鏖戰。

    官兵退出山去后重落蠻人手中的十餘道山柵又重落官兵之手,蠻軍再次退守九絲山兩壁,官兵攻山,蠻匪以強弓硬弩,萬箭齊發,栩栩如電散落不休。官兵再換木傘車,蠻匪改以巨石、燃草等物投擲,官兵又退,雙方重新進入膠著狀態。

    此時繞道遠攻的各路兵馬陸續抵達九絲山附近,九絲城盡出精兵,分守要道,以一當百,官兵寸進也要付出累累屍體。傷亡頗大,官兵又陷入圍而難攻地階段,阿大王鬆了一口氣,但仍不敢大意,各路守軍嚴陣以待,雙方皆疲勞不堪。

    這兩日。忽然又下起雨來,淫雨之後瘴霧瀰漫,阿大情知官兵不適應這種天氣,只消再堅持兩日,官兵必然退兵,於是派人給各險隘守軍送肉送酒,犒勞三軍,大有勝利在望的模樣。

    雨一下起來,官兵果然退後一些,在高處築起營寨。接連兩日沒有發起進攻。

    這天夜裡,淫雨霏霏。楊凌從宋小愛地狼軍勇士中挑選了七百人,由伍漢超、吉潘瓦西帶隊,人人腰纏繩索、肩佩腰刀,腳下草鞋、口中銜枚。悄然遁入了夜色當中。

    霧雨淋淋,又是夜間,如果想攻山那是擺明送死,各路蠻軍宰牛殺羊,放心飲酒。但是仍然派了許多警衛,不過夜色中霧雨迷濛,始終不見官兵動靜。

    吉潘瓦西領著七百狼兵銜枚疾走。飛登攀援而上,以夜色霧雨為掩護,悄然從九絲兩壁間的小道穿過,天還沒亮,七百勇士已抵達九絲城下,他們隱匿在林中悄然歇息,靜候著規定的時刻到來,並且做著一些準備。

    現在九絲城真的成了核桃殼,楊凌七萬大軍分兵五路。已經將蠻軍地主力全部吸引了出去,分佈在各處要隘,守城地蠻子除了老弱婦孺,所剩勇士已不多了。

    天朦朦亮,凌晨時分正是人們最睏倦的時候,外邊又沒有傳出絲毫動靜,城頭守軍正東倒西歪地放心大睡,數百隻飛撓鐵鉤同時拋上城牆,一個個狼兵如同靈猿一般攀爬了上去。

    喊殺聲起,蠻子們驚慌躍起,不知從何處飛來大股的敵人,更可怕地是這些人根本看不出來路,一個個身著怪異的綠色花紋衣服,頭上戴著式樣古怪的帽子,臉上繪著一道道斑紋,象極了祭祀祈福時巫師們扮演的蛙神。

    蛙神在蠻人中有著神聖無比的地位,搞不清狀況的蠻子敢跟數萬官兵對抗,卻不敢和神靈動手,等到他們看清楚這些神靈也要用刀殺人、也會流血死亡,醒悟出這些人十有八九是官兵假扮地神靈時已經大勢已去,守關蠻兵中僅余的三百名精銳被殺的七零八落,其餘老弱一鬨而散。

    這些狼兵並不急追,一邊縱火燒寨,一邊四處劫掠。外圍各路官兵到了指定時刻便一齊發起攻擊來,這一次他們不但全力搶攻,而且軍中全用了蠻人地大銅鼓擂鼓助威。代表著自已這一族戰神之靈的銅鼓在對方地軍營中響起,給各路蠻軍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官兵事先都學了幾句蠻語,此時齊聲吶喊起來:「諸葛武候作法,天神已經拋棄你們啦,快快棄械投降,九絲城已經被攻破了!」

    回望九絲城方向,果然一股濃煙沖霄而起,本來最是鼓舞軍心士氣的銅鼓,此時卻聽得令人發慌:漢人請來了諸葛亮,九絲城都破了,這仗還能打么?各路蠻軍再也不聽蠻將指揮了,撒丫子便尥。十處險關,至少有八處不攻自破,漫山遍野都是追殺的官兵和跑路的蠻兵。

    九絲雙壁上地蠻軍只抵擋了片刻功夫,前方銅鼓一響,后寨火光一起,山上拋下的巨石擂木便寥寥無幾,官兵一鼓作氣,衝過九絲雙壁,殺向九絲城大本營。

    蠻人大敗,官兵進了九絲城,一邊放火燒屋,一邊揮軍掩殺,阿大王聞聽報告驚駭莫名,他穿上自製的龍袍皇冠,揮舞著大刀親自率心腹死士衝出大王殿迎敵,奈何他地人雖然悍勇,卻架不住蜂擁而至的明軍官兵。

    從凌晨殺到中午,阿大王已退守到西關口,此時城中處處失火,官兵把大王倉也點著了,那裡邊儲薦了堆積如山的稻穀粟米,這糧倉一燒,就算阿大王請了蛙神上身,奪回九絲城,也無法在這裡堅守了。

    這時候阿大王的皇冠已經不見了,身上的龍袍也碎成了一條條的,眼見大王倉燃起熊熊烈火,阿大王淚流滿面,只好率殘兵棄城而逃,出西關口,逃入了莽莽叢林當中。

    楊凌和二王子、李森等主將趕到九絲城時。大王倉仍是烈火熊熊,城中殘存地反抗者不多了,官兵正在收攏俘虜。九絲城是阿大王盤踞多年的巢穴,大王殿內有不少金銀器物,都被官兵們搜羅了揣在身上,所以一個個雖然渾身浴血。大戰剛畢,可是身材都臃腫了不少。

    大殿內居然還有來自景德鎮的上好瓷器,可見這位阿大王雖然是蠻人,倒也識貨,知道享受,只可惜這蠻人識貨,那些官兵反不識貨,這些其薄如紙、其色如玉地珍貴瓷器,大多在亂兵中被摔的粉碎。

    楊凌站在被洗劫的空蕩蕩地大王殿上,下令道:「阿大阿二方三。一個都沒有抓到,立刻命令官兵搜索追剿,各路關卡要隘加緊盤查,不可逃走一個。」

    朱讓槿緊跟著道:「把九絲城被抓的蠻將帶來,立刻加以盤問。一定要找出我王兄的下落。」

    楊凌暗叫一聲慚愧:這碴兒我倒忘了。於是忙叫伍漢超、宋小愛去提人。經過一番盤問,伍漢超帶了一長串的俘虜進殿,楊凌本想坐下盤問,可是扭頭一瞧,這位阿大王學皇帝倒學個十足。大王殿里除了他那把石頭做的大王椅,一隻小馬扎都找不到。

    細看那石頭椅子,上邊有不少的撬痕。估計原來也鑲著金銀珠寶,都被亂兵撬走了,可那椅子上畢竟刻著龍呢,雖說那雕龍的工匠手藝差點兒,開心就好整理這石龍長相有點可磣,楊凌仍不願給人留下什麼把柄,只得站在殿中,叫人用蠻話一一詢問。

    眾蠻將聽了都閉嘴不語,楊凌使人問了兩遍不得要領。朱讓槿火了,喝道:「爾等再不供出我王兄下落,便把你們全拉出去砍頭!」

    其中一個年紀較老的蠻人嘮嘮叨叨地說了幾句話,然後閉起眼睛不屑地扭過頭去,楊凌問道:「他說什麼?」

    懂蠻語的那個士兵嘴巴張了半天,才吃吃地道:「他……他說朝廷這是要趁機滅了他們,才找借口攻山,世子早被漢人的諸葛亮悄悄救出去了,卻還一口咬定在他們手中。」

    「什麼?」楊凌和朱讓槿齊齊變色,一齊搶前一下,把那小兵嚇地倒退了兩步:「被人救出去了?什麼時候?」

    那士兵又向蠻將追問幾句,威逼利誘一番,蠻將這才答道:「都都寨被攻破的消息傳來,阿大王就想用世子來交換九絲城的安全,可是……你們漢人救走了他,然後卻又派人上山來跟我們要人,這不是明擺著找借口要滅掉我們么?」

    楊凌和朱讓槿聽了面面相覷,過了半天,朱讓槿才結結巴巴地道:「大……大人,真是你救了我的王兄?」

    「沒有哇!」楊凌莫名其妙,忽又一眼瞧見宋小愛,這小妮子滿臉崇拜的表情,楊凌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他頓了頓腳道:「看什麼看?我又不會飛,怎麼摸進九絲城救人吶?」

    「可是……從都都寨被剿滅,到現在也有近一個月地時間了,王兄如果被救出去,為什麼沒有去找我們?為什麼官府方面一點消息都沒有?大人,您一定要幫忙找到王兄呀」,朱讓槿又喜又急地道。

    楊凌點點頭,忽然想起方才頓地有異,他低頭瞧了瞧,一下子矮身趴了下去,眾人好奇地看著楊凌的動作,只見楊凌撥開地面亂七八糟的東西和碎瓷,仔細端詳半晌,忽地驚叫了起來:「金磚!這是金磚!」

    旁邊一個士兵聽了頓時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懷裡揣那倆銀項圈兒才值幾個錢吶?早知道這是金磚我撬一塊藏起來,還用當兵嗎?」

    「金磚?」宋小愛也好奇地蹲下來,拔出刀來用刀柄敲了敲地面,說道:「非金非木的……不象是金子呀,大人。」

    楊凌撫著那細潤光滑的巨大磚面,兩眼出神地喃喃道:「沒有錯,這就是金磚!是金鑾殿上才能鋪地御磚。原來在這裡,原來是這裡……原來是這樣……這阿大王倒學了個十足。」

    眾人都不知道他在念叼些什麼,不過卻都明白了這種金磚是什麼意思,敢擅用皇帝才能使用地御磚,這位阿大王還真的把自已當皇帝了。

    那個痛苦莫名地士兵也一下子從地獄又回到了天堂,他滿足地摸摸懷裡兩個粗重的銀項圈,輕輕吁了口氣:「知足……真好。」

    「原來這金磚竟是一心想在山裡當皇帝的阿大王重金買來的。這麼說蜀賢王造反,竟是子虛烏有了?也是,廠衛地人要是打聽到四川方面有人購買金磚,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蜀王造反,誰會想到居然是小小的都掌蠻酋長在買金磚?這下好了,解決了這個問題,總算可以馬上回京交差,讓皇上放心了」,楊凌想到這裡,心中歡喜不禁。

    可他站起身抬頭一看。殿中眾官顯然沒有人關心金磚問題:擅抬大轎,黃傘蟒衣,僭號稱王,這幾條已經夠得上造反了,再加一條擅鋪金磚又算什麼?問題是:蜀王世子哪兒去了?

    楊凌這才想到眾人關心的問題。他尷尬地一笑,正要吩咐人窮搜全城,忽地焦貴押著幾個漢人闖進殿來,大聲道:「啟稟大人,這幾個傢伙是依附蠻人的流民山賊。被我們抓起來后說有萬分緊要地大事要面奏欽差大人。」

    他說著抬腿在一個人屁股上踢了一腳,罵道:「這小子還他娘的威脅我,說是耽誤了大事我承擔不起。我把他們牽來給大從瞧瞧,要是沒甚麼要緊事,非砍了這幾個龜孫子不可。」

    楊凌瞧那幾個漢人,穿的衣服似蠻似漢,可五官相貌卻分明是漢人了,他的心中忽地一動,便走上去道:「我就是你們要見的欽差楊凌,你們有什麼事告訴我?」

    幾個被抓地人上下看看楊凌,又瞧瞧左右圍著一大幫官兒。這才信了,領頭的那個連忙跪倒磕頭道:「欽差大人在上,小的是草民王二狗兒,我們幾個受蜀小王爺點化,決心投靠朝廷,所以我們暗中救了小王爺,把他藏起來了,可惜蠻子看得緊,一直送不出去,我們……」

    他還沒說完,眾官員已經一齊圍了上去,朱讓槿沖在最前,面孔漲紅,激動地吼道:「你說什麼?我王兄被你們救下了?他在哪裡,快快帶我們去見他!」

    王二狗兒也不知道這人是誰,反正這屋裡誰說話他都得聽,忙不迭答應著,領著眾人出了大王殿,七扭八拐地繞向他們的住處。

    一路上聽這幾個人說,眾人略摸知道了大概。原來世子朱讓栩被阿大王假意誘他談判,把他誆進山裡扣為人質后,倒也很重視這個犯人,希望能從世子身上大撈一筆。他感於看守監牢的蠻人大多不懂漢語,所以特意找了這幾個犯案上山地漢人去侍候。

    探照他們的說法,小王爺那是才識淵博,很會教化,經常和他們講些為人之道、處世之理,使他們感觸頗深,等到凌霄山失守、都都寨再失守后,這幾個人就慌了,覺得小王爺說的大有道理,於是受小王爺點化,使酒弄昏了守牢的蠻兵,把他救了出去,然後把那蠻人弄死,屍首也拋掉了。

    蠻人雖然恭順,卻不會說些阿諛奉承的話,這幾個人卻是口舌如簧,時常拍地阿大王飄飄欲仙,所以對他們很是信任。經過他們一番詭辯,阿大王竟沒有疑心到他們,何況派人搜過他們住處,也確實毫無可疑。

    恰在此時楊凌是諸葛孔明下凡的消息也經過多人之口不斷傳到山中,兩相一對照,幾個漢人又趁機攛掇一番,楊孔明使五鬼搬運大法救走蜀王世子的事兒便板上釘釘兒了。

    看看無人懷疑了,幾個傢伙怕小王爺藏在山上被野獸叼了去,忙又悄悄接回來藏在家中地窖里。

    楊凌等人一邊聽,一邊隨著他們急急走著,到了地方,幾個漢人忙掀開一塊腥臟地破獸皮,拉起木板朝裡邊喚道:「小王爺,我們把欽差大人帶來啦。您快出來吧。」

    過了片刻,梯腳晃動,一張蒼白地面孔從洞口露了出來,眯起眼打量眾人,朱讓槿仔細一看,滿臉喜色地喚道:「王兄!王兄。你果然活著,天可憐見!」

    那人面目清秀,與朱讓槿有七分相似,只是氣色差了許多,他這時也看清了朱讓槿,不禁喜悅地叫道:「槿弟,你們果然來了」,朱讓栩撲出洞口,兩兄弟抱在一起,不由涕然泣下。

    ******

    「聽說世子在牢中對那幾個附庸蠻賊的漢人多方感化。才使他們幡然醒悟,捨身救下世子,不知世子到底用的什麼手段點化的這些賊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幾個人步行下山,楊凌邊走邊對身旁的朱讓栩道。

    已經是第三天了,阿大王逃到玉屏墩后的雞冠嶺被狼兵捕獲。為防意外楊凌沒有押送囚犯進京,直接斬了將人頭呈送京城。方三逃到母豬寨負隅頑抗,被官兵利箭射殺,都掌蠻三雄將如今只有阿二下落不明。

    楊凌在九絲城設置府衛兵,官兵和俘虜逐批撤出山去。他們是最後一批出山地人。

    世子已經換了套儒服,這一來不止相貌,神情、氣質也與朱讓槿十分相似。只是他看起來更老成一些,年紀雖不甚大,卻總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或許是因為家中長子,經常代理蜀王處理公務養成地毛病吧,所以楊凌一直沒有問起他,直至現在要下山了,大家心情都很輕鬆,楊凌才裝作無意地問起這個一直很好奇的問題。

    朱讓栩仍是一副不芶言笑的模樣。他輕輕抹了把頜下,淡淡地道:「也沒什麼,說起來還要感謝欽差大人。我用來點化那幾個山賊的,不外乎金錢、美色、功名,本來他們還有些猶豫,不過大人攻下都都寨之後,我的籌碼又加了一條性命,於是他們便大徹大悟了。」

    楊凌一愕,隨即放聲大笑起來:原來蜀王世子,也是個如此的可人兒。

    ******

    敘州事已了,都掌蠻三雄將的最後一人阿二逃到貴州大盤口時,也被守軍抓獲,就地斬首,將首級呈來,都掌蠻的叛亂被楊凌以雷霆萬鈞之勢徹底瓦解,從此再也難以形成有規模地叛亂了。

    各部軍隊論功行賞,已陸續返回駐地軍營。朝廷的旨意也下來了,正式任命鄢高才為敘州六縣巡撫使,節制當地軍政律賦學諸項事務。楊凌與他約定:以三年之期,由鄢高才治理一方,待三年後理順一切,另派官員接替他的職務,保薦他進京為官。

    楊凌與朱讓栩、朱讓槿隨宋小愛部回成都,鄢巡撫送至一處高崖下,楊凌止馬回頭道:「鄢大人,送君千里,終有一別。敘州事務繁忙,處處均需大人勞心竭慮,請就此止步。」

    鄢高才含笑一揖,大大方方地道:「是,卑職恭送欽差大人、世子、二王子、宋總兵和諸位大人。」

    楊凌微微一笑,撥轉馬頭揚鞭喝道:「駕!」

    大隊人馬走出里許,回頭看,鄢巡撫仍立在高處相送。

    正向前走著,宋小愛忽地指著對面河上一面光滑陡峭的石壁驚喜地道:「大人,您快看!」

    楊凌抬頭望去,只見如鏡的青石面上,有一排排斗大地紅色大字,行書遒勁生有力:

    平蠻碑

    明正德元年,十月既望,欽差巡狩大臣楊凌、蜀王子朱讓槿、都指揮使李森、布政使參政……僰王山、銅鑼嶺、凌霄城、都都寨連戰連克,勢如破竹,大軍會師於九絲城。

    當天兵大捷,為經略萬世之雄圖也。惟時風卷長雲,日開陰谷。相與酬觴絕頂,躍劍懸岩;俯視萬灶星屯,蠻巢鞠為焦土;望西南諸夷厄塞,盡在目中。誠千古奇觀,是用勒石,以志不朽。

    敘州巡撫使鄢高才詠詩記事,以載千古:

    蕩寇神兵出峭壁,同來睥睨接鉤陳。

    扶桑日出乾坤辟,玉壘雲堆虎豹屯。

    沃土已歸神禹貢,中興重拓鬼方賓。

    歡諧瘁力諸文武,勝軍回時萬壑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