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91章 孤身赴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91章 孤身赴蜀字體大小: A+
     

    蘇端媽末回到滿刺加,還沒來得及安撫歡呼雀躍的子民,先迎來忠心耿耿的王宮大管家阿曼聲淚俱下的一番哭訴,不過他的反應遠遠低於楊凌的預料,不但沒有當場暴走,居然還很和氣地安慰了大管家幾句。

    一個以為自已已經一文不名,將終身在北京四夷館里混飯吃的料,忽然重新獲得了他的江山和子民,重新登上了王位、戴上了王冠,那是何等的欣喜若狂?心理預期不高的人,也便容易滿足:黃金珠寶沒了?可以再攢,王宮裡一百多個妃子全都不見了?可以再納嘛。

    王華以禮部尚書的身份宣讀了大明皇帝的旨意,明確表示大明皇帝支持蘇丹復國,只承認他是滿刺加唯一合法的國王。蘇端媽末當著自已的子民跪接了大明天子的旨意,並宣布次年改國號為啟明元年。

    隨後劉宇做為兵部尚書,宣布應滿刺加蘇丹所請,循琉球國舊例,調三衛兵馬,二十艘戰艦常駐滿刺加,這些人包括水師、陸軍和軍匠,進則負責赴印度洋執行任務,居則負責守護滿刺加並維持過港商船秩序,駐軍所需錢糧米秣由邀請國滿刺加承擔。

    滿刺加王室和各部落酋長已被佛郎機人驚破了膽,巴不得明軍能在此駐紮下來保護他們,所以對於國王的決定並無異議,積極配合之下,這項事情辦得極為順利。

    楊凌、王華和劉宇做為大明賀臣。滿刺加地上賓,參加了蘇丹復國大典,和滿刺加人共同度過了三天的狂歡,這才啟程返閩。

    在福州總督府,王華又對楊凌宣讀了正德的旨意:福建布政使之位不能久懸,朝廷已重新任命布政使人選。不日到任。鑒於沿海戰事已經平息,倭寇餘孽所余無幾,剿匪之責交由各地都指揮使負責,免去楊凌戰時六省剿倭總督之職,繼續代天巡狩,巡察各府道。

    至於楊凌的兩件奏陳,幾乎可以說是全部駁回:現在分散各省的千人隊不允許永久留在當地,不過因為剿倭戰事並未完全平息,可以暫時留在當地,待殘餘倭寇全部清剿后再返回原駐地,論功行賞。關於籌建水師講武堂事,容后再議。

    此外就是宣布朝廷對於和葡萄牙建立商貿合作的態度,以及葡萄牙使團重返大明時,指定當地布政使司負責接待,並迎送進京事宜。這些事就和楊凌沒有關係了,由布政使參政跪聽了,然後轉達新任布政使便是。

    楊凌東南一行,剿倭平盜戰功無數,尤其是在琉球、滿刺加駐軍。猶如探向大海地一對鉗爪,懷抱中的東海南海諸島也大部重歸大明版圖,就連夷州也快成了囊中之物。這樣的功績卻沒有受到任何褒獎和提升。

    唯一表示皇帝體貼和信任的是,由於西北民風剽悍,山水險惡,兼之楊凌親軍現在分守各地,來不及調回,皇上心中甚是牽挂,故此決定楊凌代天巡狩期間,可無需請旨,直接調動三衛以內兵馬和徵調狼兵聽用。

    這道旨意宣讀前。王華和劉宇也不知其中內容,旨意讀到一半,下邊跪著的一眾文臣武將就有騷動之意,劉宇和王華一個本來就是他這一派的人,另一個也又與他私交甚篤,所以宣讀了這樣一道對有功重臣有些刻薄寡恩的旨意,兩人臉色訕訕的有點難看。

    楊凌倒是恬淡自若,神色如常。他跪聽了聖旨,謝恩接過,供在台案之上,然後對王華和劉宇笑道:「二位大人,楊凌這次出京時日實在太久了,既然皇上對東南之事已有了安排,我也就放心了,這兩日一俟交接清楚,本官就得繼續巡視陝川貴一帶,完成聖命早日回京覆旨。

    你我難得有機會在榕城聚首,本官今晚在『倚翠樓』設宴,請二位大人歡飲盡興,呵呵,福州四大名妓色藝雙絕,請她們琴簫助興,亦是一樁樂事。」

    劉宇雖然生冷不忌,王華卻是位潔身自好的謙謙君子,若不說明只是請名妓琴曲助興,楊凌恐他躊躇,故此特意說明了一下。

    王華見他坦然自若,毫無失落怨恚之氣,心下欽佩嘆服,不由抱拳贊道:「楊大人年僅弱冠,卻能寵辱不驚,這份胸襟氣度,王某雖過了知命之年,也是……實在是自愧不如啊,佩服!佩服!」

    「哪裡,哪裡,王老大人過譽了,楊某愧不敢當,愧不敢當。」楊凌急忙抱拳施禮,隨口笑道:「兩位大人不擅乘船,滿刺加往返全是海途,二位一路辛苦,請先回房沐浴更衣,好生歇息一下。」

    ******

    楊凌叫人將二位欽差引回后宅安置,又若無其事地安撫了憤憤不平的部下幾句,打發大家散了,這才施施然地也回了自已地房間。他剛剛換下官袍,就見成綺韻寒著俏臉,氣鼓鼓地走了進來,見了他也不答說,徑自一屁股坐在椅上。

    楊凌見了笑嘻嘻地湊過去,要和她擠坐在一張椅上,成綺韻賭氣地一扭身子,楊凌也不介意,涎著臉和她擠成一堆坐了,攬住她柔滑如蛇的纖腰低笑道:「剛從蘇州回來兩天,這是誰惹你成大小姐生氣了?」

    成綺韻白了他一眼,嗔道:「你這人,嘻皮笑臉沒個正經,人家早勸你,你不聽。要是只提千人隊分駐各省之事,皇上十九便允了,你偏要異想天開,辦什麼講武堂,現在兩件事全駁了回來,連該有地獎賞也沒了。你說你何苦來哉?」

    楊凌將臉頰貼在她的粉腮上摩挲了幾下,腮肌似雪,嫩如凝脂,雖是酷熱天氣,卻清涼無汗,如玉之滑。楊凌眯起眼來,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幽幽芳草氣息,愜意地長嘆道:「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我地苦心,你又怎麼會知道呢?」

    成綺韻被他摩挲的很舒服,眼神也變得柔媚起來。卻仍然不甘心地哼了一聲,從鼻腔里昵聲含糊道:「你有什麼苦心了?早說有些事要徐徐圖之,著急不得,這下吃了虧吧?」

    她忽然轉過臉來,狐疑地道:「你……這麼著急開辦講武堂。不是為了討好阿德妮那丫頭吧?」

    楊凌一怔,失笑道:「瞎猜什麼呀你,唉,女人吶,一旦有了……嘿嘿。就會變的盲目起來,聰明如韻兒,也不例外。」

    成綺韻俏臉一紅。卻仍不服氣地道:「反正……你這是一記敗招,皇上允許你隨時徵調三衛兵馬,看來寵信未減,這樣還好些,要不然這虧可吃大了。」

    她瞪了楊凌一眼道:「我告訴你呀,對女人,就不能一味地寵著慣著,你叫她心滿意足,什麼事都依著她。她呀,反而會無病呻吟,生出事端來。」

    楊凌作醍醐貫頂恍然大悟狀,連連答頭道:「成大小姐教訓地是,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楊凌受教了。那什麼……那個本官剛從滿刺加回來,有些勞乏,今晚兒就獨自睡了。有隻feng騷的小野貓,該歇著就歇著,免得心滿意足之餘,再無病呻吟,生出……哎喲!」

    他被又羞又惱地成綺韻在肋下掐了一把,忍不住悶笑著叫出聲來。

    他笑著從袖中摸出一件東西,塞到成綺韻手中,然後重又攬住她柔軟的腰肢笑道:「就是你不說,我也知道這件事的確有欠考慮,不過……但有一線希望,我總想試試罷了。說起來,無論是與朵顏三衛互市,還是解海開禁,哪一樁事我不是暗中準備,徵得朝野足夠地力量支持,有了一定的把握,這才在朝堂上提出來?我也知道,自古以來,朝廷大事一旦在廟堂上提出來,那就象是大軍決戰,此前兵馬、糧草、消息、陣勢,早已準備充分,那是最後攤牌的時候到了,只有傻鳥才會毫無準備地跑到廷會上去慢慢商議。這一次我這麼著急,確實有我的苦衷,唉,也許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無論如何,我盡了力了。」

    楊凌說到這兒,忽然感到一陣惶惑和悲哀:「這一次會不會……真的埋骨巴蜀?還是如張天師所言大吉大利,平安無事?無掛無牽,無欲無憂,本來曾經看地那麼淡泊,但是心防一開,駐進了韓幼娘那讓人又憐又愛的身影,從此便深陷紅塵,再難自拔了。現在自已不但有紅顏知已、知心愛妻,還有大業未成,諸多牽扯,尤其是……自已那從未見過面的寶貝女兒,還有幼娘即將誕下的骨肉……」

    成綺韻感覺到楊凌語氣中地一抹悲涼,下意識地想扭頭看他,楊凌忙眨去眼中淚光,岔開注意道:「你看看這件東西,就該放心了,皇上那兒,倒不會因為這件事就對我心生忌憚,起了戒心地。」

    成綺韻低頭一看,見是塊疊得方方正正的柔軟黃綢,不禁奇道:「這是什麼?你身上帶這幹嗎?這可是犯禁……」,她一雙美眸忽然瞪的老大,吃驚地道:「皇上的密旨?」

    楊凌在她撅起的鮮嫩紅唇上吻了一記,笑嘻嘻地道:「你看看再說。」

    成綺韻展開黃綾,捧在掌心一看:「楊凌讀,朕躬甚安,勿念。」

    「嗯,皇上這字寫地還滿不錯」。成綺韻先給正德那密密麻麻、工工整整的一手漂亮小楷字打了八分,然後繼續看下去:「愛卿要建水師講武堂,文武百官全都不答應。朕想了想,以文官領兵、以兵部和五軍都督府互為牽制、以衛所分駐各地,精兵聚於京師,是例代先皇訂下安穩江山社稷的治軍國策。

    設立武學、將出一門。雖可迅速提高將領能力,但是確實弊端較多,楊侍讀此略確實有欠考慮。朕從善如流,賣百官一個面子,這次就駁了你。

    愛卿要將訓練有素地千人精兵戰隊分駐各省,朕倒覺得可行,衛所靡爛,朕亦久聞,經平倭一戰,更見其詳。以虎狼之軍為表率。提升全軍戰力,就是卿所說的以點帶面吧?

    奈何議建講武堂之策實是愛卿一著臭棋,如今百官居安思危,浮想翩翩,就連五軍都府督都上折反對。愛卿幾成竊國賊也。依朕看,就讓他們暫留各省,待剿匪之事平息,便返回原地,江南戰事已平。軍力徐增亦無不可,你看朕的折中之計如何?

    另:愛卿平倭剿匪,揚我大明國威。居功至偉,朕本想大加褒獎,進官賜地,加封國公。可惜不但小唐反對,就是幼娘姐姐也極力反對,這兩個女人朕可不敢得罪,你人緣不好,可不要怪朕。

    幼娘姐姐臨產在即,愛卿可能來不及趕回京中。有朕這個乾爹在,愛卿不必牽挂。朕希望幼娘姐姐生地是男孩,將來可以陪朕喝酒、騎馬、打獵。好了,不多說了,朕現在要去找小唐,約好今天陪幼娘姐姐去護國寺祈福的,欽此!」

    成綺韻看完這個不倫不類的密旨,怔了半晌才哭笑不得地道:「皇上對你……對你……呵呵,倒真是寵信未減,而且還要認你的孩子做義子,幼娘誕子在即,到時皇上一收義子,有關你已失寵的謠言自然便消失了,這我便放心了,否則難免有些騎牆派又要首鼠兩端……」

    她剛說到這兒,院落中響起阿德妮的聲音:「楊,你在么?」

    楊凌回府時,阿德妮正在軍器局,根據此次戰事實戰地效果,和鄭老等人重新改良水雷,聽到楊凌回到福州的消息,才喜孜孜地趕了回來。

    楊凌聞聲連忙站起走到門邊,只見曲徑迴廊中一道優美的倩影盈盈奔來,驚得鴿子翩然飛起。阿德妮一身女裝,下身的蘇木紅裙翻飛如雲,裙里地白綢薄褲柔軟貼身,映襯出一雙修長筆直、渾圓結實的美腿。

    阿德妮跑到門前,見楊凌站在那兒,她喜悅地站住身子,說道:「楊,你回來了?我……我聽說……韻兒姐姐也在?」

    她見到成綺韻也從房中走了出來,忙向她含笑點頭。

    成綺韻在滿刺加假意受傷時,阿德妮真情流露,令成綺韻十分感動。平素喜歡和她捻酸吃醋只是女人爭寵的天性使然,成綺韻心底還是很喜歡這位爽郎大方的西方姑娘的,見她到來,成綺韻含笑道:「門口陽光刺眼,進來說吧,我那邊還有點事,先回去一趟。」

    阿德妮臉蛋紅了一下,她羞澀地跨進房門,說道:「韻兒姐姐不用走開,我……我只是有些事想問問楊而已。」說著她翩然進了房間,紅裙帶起一抹香風。

    阿德妮身材高挑,長腿錯落間,雖有襦衫紅裙遮掩,也掩不住胸腰、腿股地修長滑潤曲線。此時自后望去,紅裙飛起,束褲乳白,叫人一見就能臆想出衣下的雙腿該是何等的修長標緻骨肉勻稱,這樣圓潤豐滿的玉股香肌若能抱上一抱,那真是死都值得了。

    如果說成綺韻柔的象春水,阿德妮就是俏地象烈火,兩個人是完全不同類型的美麗,卻都同樣的盪人心魄,可謂一時瑜亮。

    聽她這麼說,要是急於離開,倒顯地有些做作了,成綺韻便隨在楊凌身後又回到房中,阿德妮返身對楊凌道:「楊,我回到府中,聽大棒槌說,這一兩日你便要起程去西北巡視。可是軍器局地水雷,估計還要四五日才能改良完畢。能否多候兩日呢?」

    楊凌一聽笑道:「原來是為這件事,你不必著急,儘管留在這裡協助軍器局改良火器,完事後你和綺韻一齊返回蘇州,如今咱們和朝鮮、日本、呂宋、琉球等國已經開展商貿。內廠要及時開闢船行、成立商號,快速搶佔一塊市場。同時情報工作要做到海外諸國去,事務一定繁重,朝廷既然不允開設講武堂,你便暫入內廠協助綺韻,替我打理好東南的一切。」

    他這話一出口,成綺韻和阿德妮齊齊一怔,隨即水美人、火美人柳眉倒豎一齊發威道:「甚麼?你不帶我去西北?」

    楊凌早料到一說出來二人必有反應,對這威脅毫不在意,理直氣壯地道:「當然不帶。西北一行,不過是走馬觀花而已,然後就要直接回京師了。你們現在可是卻是我的左膀右臂,江南有太多的事要做,不交給你們我怎麼放心得下?還有棲霞山。你們抽空也要代我去照料一下,待一切步入正軌,各司都有得力、放心的人員去做事了,我再接你們到京師來,最長也不會超過半年時光。何況。江南我也是要常來的。」

    西北之行決對不能帶他們去!楊凌預料自已如果命中該當有一大劫,按時間算,十有八九就要應在西行路上。

    成綺韻和阿德妮都是極親近地人。他走到哪兒,兵戈殺伐帶到哪兒,簡直已是屢試不爽,自打雞鳴驛開始就從來沒消停過,如果確有殺身之禍,那麼把她們帶在身邊,極有可能也會遭遇危險。

    況且他說的也是實情,現在江南需要得力地人手,他的內廠成立時。原班人馬用的是神機左哨營的官兵,現在這些人能在吳傑手下調理成合格的特務人員,已經是創造奇迹了,再要他們干別的,那可是勉為其難了。

    要和江南的富商豪紳打交道,開拓商行,擴展勢力到海外去,除了成綺韻根本沒有旁人可用,而阿德妮學識淵博,見多識廣,兩個人在一起,絕對可以互補不足,成為最佳搭檔。

    還有馬憐兒,其實無論心機智慧都不在成綺韻之下,而且一身武藝和幼娘不相上下,所缺的只是歷練太少罷了,這樣地女中豪傑如果只是在家帶帶孩子也太委曲了她。

    其實要算起來,以她對遼東的了解,將來在北方大有用武之地,只是如今三年孝期未滿,她需要留在江南,那麼也可以成為成綺韻的得力助手,正好在她手下歷練一番。

    楊凌的妻妾各擅才能,有的擅內,有地擅外,有的能文有的能武,他可用的人手少,而且所掌握的衙門也比較特別。

    有才幹地官員士子即便願意投到他門下,求的也是正途出身,想在朝廷上、行伍上成為他的盟友,象立足內廠撈偏門,加入特務組織,或者乾脆去開什麼車馬行、商會,這些恰恰是讀書人最鄙視地行當,楊凌縱能得到能人,又有哪個願意屈就這樣的大才?

    所以不是楊凌不放心把這些事交給別人,實在是既有才幹又肯干這些活計的人才難以尋找,而他身邊的這些女人不但大多身具才學,能夠獨擋一面,而且樂於為他辦這些事,簡直就象是打點自已家裡的生意財計一樣盡心竭力。

    楊凌偶爾思及,也覺得有些好笑:帶著老婆打天下不稀奇,老婆幫著打天下的可就少之又少了,何況還不是一個兩個?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還有比她們更值得信任、更放心得下的幫手么?

    阿德妮不知道楊凌西北之行另有任務,心中雖然不舍,畢竟兩人尚未成親,旁邊站著成綺韻,她有些礙不開面子說話,而且她的個性比較獨立,想想不過三兩個月的分離,雖然戀戀不捨,倒還可以接受。

    成綺韻負責內廠情報工作,隨著楊凌地信任,她現在已能接近內廠的全部核心情報,是僅次於吳傑的二號權力人物,對楊凌要去四川調查的事知之甚詳。江南抗倭也好,東南平寇也罷。楊凌總是在重重大軍護衛之下,縱然有危險,要逃得性命也不太難。

    可是四川之行就不同了,敵人隱在暗處,看不見摸不著,而且就算楊凌是欽差。總不能謁見王爺,會唔地方官員,每到一處都前呼後擁,戒備森嚴地擺欽差架子,要說兇險,實比這兩個月來置身匪患叢生之地還要兇險萬分,成綺韻如何放心得下?

    因此成綺韻焦灼地道:「大人,江南之事不急於一時,卑職盡量安排得力地人手處置便是,西北一行。就讓卑職陪您去吧。」

    「不行!」楊凌根本不給她商量的餘地,臉色一沉,拂然說道。

    四川之行是辦案,謀反大案,而且除了來自東廠的一點搏風捉影的資料。根本沒有蜀王謀反的蛛絲馬跡。這和官場爭鬥不同,成綺韻雖然精明,也沒有本事一眼就看出人家有沒有反意,而且就算看出來了,要的依然是證據。要查案找證據,她能發揮地作用就有限了,去了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到時候雙方一旦撕破了臉。來個圖窮匕首現,在人家經營一百多年的地盤上,勝算實在渺茫。楊家的人,就成綺韻這麼一個善於應對陰謀詭計的人,這一大家子結下不少政敵,自已一倒,要是家裡沒有這樣一個人物,楊凌如何放心得下?

    成綺韻委曲地道:「大人,內廠開辦商行、拓展勢力及與海外。再如何重要,難道還重要過你么?如果你不在,這些事還有什麼意義?你就叫我陪在你身邊吧。」

    阿德妮十分機警,聽出成綺韻弦外有音,不禁疑惑地看向楊凌。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楊凌狠下心來,說了一句重話:「韻兒,我意已決,你可不要恃寵而驕!公也好,私也好,無論我說什麼,你都得聽,對不對?」

    成綺韻痴痴凝視了他半晌,想從他神色間看出些端倪來,但是她失望了,楊凌神色平靜,叫她根本看不出絲毫異狀。

    她不明白為什麼楊凌最近做的幾件事明明有失考慮,他卻偏偏這麼執拗,但是她卻看到了楊凌眼中前所未有的堅決。她唯有默默地點了點頭,服從了楊凌的決定:「既然他堅持,那就聽她的吧。只要他的心中有我,愛我,那就夠了。我就要無怨無悔地陪他走下去,但是我絕不會讓人傷害我愛的男人,無論他是王爺、還是皇帝!」

    阿德妮默默地走到楊凌身邊,從腰間掏出一柄精緻地火槍,輕輕地塞到楊凌手中,柔聲道:「楊,我想……你去西北一定還有大事要做,對么?我不跟你去,這柄火槍你隨身帶著,就當……是我陪著你。」

    楊凌不知從不甘心承認失敗的成綺韻心中正轉著別的念頭,見最難纏的成綺韻也接受了他的意見,心中十分高興,他看了兩人一眼,打趣道:「好啦,頂多兩三個月嘛。就算九、十月份我不來江南,到了年底歇海,我也一定接你們進京。呵呵,此去西北,我一個女人也不帶,就帶著這柄火槍,放心了吧?」

    成綺韻聽地破啼為笑,她瞥了阿德妮一眼,對楊凌嗔道:「你愛帶不帶,只要阿德妮不在乎,你帶哪個女人去,我都懶得理會。」

    成綺韻話音兒剛落,門口便有一個甜甜脆脆的少女聲音道:「楊大人,我要跟你去四川!」

    三人呼地一下往門口望去,只見宋小愛捻著衣角兒,難得的露出一副羞羞答答的表情,紅著臉蛋兒站著在那兒,三人的眼神頓時直了……

    ******

    楊欽差地儀仗自福建出發,過江西、經湖南、越貴州,一路遊山玩水進了四川。

    如今楊凌是凶名在外,有的地方百姓們已經開始有鼻子有眼地謠傳他是天殺星下凡。還編出了一套他出生時全村地狗連著三天不敢狂吠地異事來證明自已所言不虛。

    因為他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下江南,整垮了三大鎮守太監;回京城,掃蕩了東廠和司禮監;去大同,十萬大軍斗韃靼,如今再下江南。從東海一直殺出南海,直殺到滿刺加去了,這樣的人不是天殺星下凡,那誰敢稱天殺星?

    楊凌所經之處,各省官員戰戰兢兢,黑白兩道不約而同達成默契,社會治安空前良好,真是做到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這些人恨不得前腳把楊凌接來,後腳就把他送走,楊凌其實也恨不得馬上插翅飛到成都去。可是如果各地停都不停,到了成都駐留不走,難免要引起蜀王懷疑,於是他只得耐著性子,每到一地都呆上兩天。了解一下當地軍政事務。

    趁這機會楊凌再把江南收成的玉米、馬鈴薯、西紅柿、辣椒等種子送給當地布政使,大肆鼓吹種植的好處。這些地方地民政官員有的已耳聞陝西新糧試種大獲豐收,而且這些作物不佔良田,極耐乾旱,所以都欣然收下。準備明年在本地試種。

    由於西紅柿、辣椒盆栽也可種植,室溫適宜的話現在仍能成長,尤其辣椒經過當初的暖、窖試種發現它竟然不需要授粉。可以不分節氣在家中養植,所以這種新奇地作物最先被當地試種了。

    江西、湖南、貴州一路下來,等到貴州官員送瘟神一般把楊凌送進四川,他的辣椒種子已經在各地生根發芽了。

    楊凌如今的儀仗有些怪異,由於他從京中帶來的三千鐵衛如今分散在各省抽調不回來,他從蘇州去福州時帶的人馬又是當地衛所的官兵,所以這趟西北之行,他地欽差儀仗就有點雜亂了。

    最核心的是他隨身的五百親衛軍,由伍漢超和劉大棒槌統領。外圍的是宋小愛的兩千壯家狼兵。楊凌既奉了聖旨,有權調動狼兵侍衛,自然不算逾距。

    狼兵們跟著楊凌,才算體會到了官場腐敗,以前在戰場拚命,吃地也沒當侍衛好啊,再加上不玩命也天天領餉銀,這些狼兵也不想家,心甘情願地追隨著他到了四川。

    伍漢超自下武當山,前後不過一年時間,就因戰功升至驍騎都尉,正五品的將領。而他父親美髯公伍文定,弘治十二年中的進士,允文允武,才識淵博,先任貴州參議,繼授常州推官,因政績卓然,如今才升任成都同知,同樣是五品官,所以伍漢超一路上春風得意,滿心歡喜。

    宋小愛和伍漢超郎情妾意,兩心相許,私下交往時已暗訂終身。如今情郎要往四川,宋小愛想及楊凌有權調動狼兵,這才腆顏登門相求,相隨伍郎去見見這位未來公公,若是能就此請長輩定下終身,心中也就沒有什麼牽挂了。

    她祖上雖是漢人,但是任土官幾代,到她如今與壯家人無異,壯家女子開朗大方,挑選夫婿也不似漢家女子忸怩,常在山頭對山歌相中如意的男子,便就此談婚論嫁,所以如今公私兩便,往見公爹大人,她倒也是滿心羞喜,毫不畏怯。

    從來巴蜀稱天險,水如直立山如點。懸崖峭壁勢欲傾惟見飛雲空冉冉一進蜀境,山水奇麗,雖與貴州同為多山地區,但是景緻卻有不同,而且天府之國其富裕程度也勝於貴州。

    楊凌沒有乘馬,這裡路途並不好走,總是騎在馬上疲倦的很。楊凌斜倚在軟綿綿地車轎中,透過窗口望著外邊蒼翠欲滴的竹林。

    他的手裡握著一紙帶著幽香地薛濤箋,那是軍驛送來的憐兒的信。孩子滿月了,憐兒的信中滿帶著初為人母的甜蜜和對女兒的寵愛,他的女兒還沒取大名,憐兒說,等他見到了寶貝,再親自給她取個名字。如今,憐兒給女兒取了個小名:盼。

    盼,楊盼兒,憐兒是盼著自已這個夫君早日去看看她們母女吧。

    唉!四川!大風大浪我都闖過來了,難道這巴山蜀水,就一定爬不過去?不為了別的,就為了我的女人、我地孩子,我也一定不能死!

    楊凌精神一振,剛剛自轎中坐起,窗外飛來一騎快馬:「稟大人,滬縣縣主、儀賓和知縣大人在前方三里望竹溪恭候,王椿王縣丞已至儀仗前恭候。」

    「請他過來!」楊凌從窗口探出頭來,看著侍衛又撥馬而去,便向伍漢超招招手道:「漢超,快到成都了吧?瀘縣縣主是哪位?」

    伍漢超撥馬近前,俯身低聲道:「此地縣主是惠平郡王之女,閨名盼盼,受封於此。惠平郡王與蜀王爺關係親密,兩家往來頻繁。」

    楊凌心中一動,笑笑道:「好,本官乏了,今日就駐紮瀘縣吧。」

    他放下轎簾,若有所思地摸索著下巴:「這些地方上的皇帝國戚,由於種種顧忌,一向不怎麼明目張胆地和朝廷大員結交,這位縣主如此放低姿態,曲意奉迎,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楊盼兒見不到,天上倒掉下個朱盼盼,我今天,就會會你這個國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