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82章 老娘當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82章 老娘當家字體大小: A+
     

    浙江的鄉間小路上,三十幾騎快馬沿海田埂旁的小路飛快地向前奔跑著。太陽已經快落山了,山頭上還是一片艷陽,山下已經沒有了陽光的沐浴。

    經過一片山坡地時,馬上一位騎士無意間扭頭側顧,忽地驚噫一聲,急忙勒住了馬韁。健馬昂首長嘶一聲,立住了身子,前後數十騎見狀都立即勒馬相候。

    那人下了馬,走到路旁望著山坡上那片土地,端詳半晌忽然轉身向旁人要了一柄刀子,蹲在山坡上挖掘起來。

    貼地蔓延的秧葉被撥到一邊,那人從一壟土下掏出十幾枚大大小小的紅色塊莖狀果實,喜孜孜地捧到一旁小溪邊,就著清涼的河水洗凈了,然後拿起一塊「咔嚓」咬了一口,隨後興緻勃勃地招呼其他人都來嘗嘗。

    一個扛著鋤頭的老農不知從何處轉了出來,一瞧見這等情形立即舉起鋤頭憤憤地沖了過來,遠遠就喝道:「幹什麼的?怎麼偷人家莊稼?」

    一個滿臉虯髯的大漢扯著大嗓門道:「誰偷莊稼?我們大……大公子就是嘗嘗這玩意兒好不好吃,你這老頭兒……」

    一個青年公子喝道:「大棒槌,閉嘴!」說著走過去笑吟吟地道:「老人家,對不住了,在下路過這裡,瞧這莊稼長得稀罕,不是咱大明原來的物種,所以就挖出來點嘗嘗。」

    他欣欣然地四下看看,笑道:「這是您老的地吧?嗯,大棒槌,快掏半吊錢賠給老人家。」

    老漢一瞧這位年輕公子眉清目秀、人品俊朗,不單那身絲袍十分昂貴,而且前後有這麼多家人跟隨,看來定是位大有來歷的公子爺,臉上的怒氣便收斂了。

    他放下鋤頭道:「這位公子,莊戶人家的一點東西,不值倆錢兒,老漢方才誤似為是……呵呵呵,所以怕禍害了東西。這玩意兒叫紅薯,甜著呢,公子爺喜歡就多吃點兒,不值錢的,不用賠的。」

    楊凌從大棒槌手中接過銅錢,硬塞到老漢手中,笑道:「可別,老人家種莊稼也辛苦著吶。不瞞你說,這東西我見過,聽說浙江現在只有軍戶屯田的地方才種植,您這兒怎麼也有?」

    老漢笑眯眯地道:「公子有所不知,我這秧苗還就是從軍戶那兒弄來的。我的女婿是個衛所的校尉,一直跟著一位姓閔的大人在各處衛所促種這些東西,聽說產量高著吶,他就弄了點秧苗回來讓老漢種上試試。」

    「我也捨不得糟踢好地,這片山坡本來全是野草,不怎麼長莊稼的,我就開出來種了這個。嘿嘿,你還別說,不在意不在意的,它長得還挺好,除了一開始澆過幾瓢水,老漢沒怎麼侍弄它,也不用上肥,瘋長。你看邊上那兩壟,短了點,才三丈多長,就那兩壟就刨出大半口袋,夠全家人吃好幾天的,這玩意兒好吃,家裡的孩子平時都當果子吃。」

    楊凌笑笑道:「也不能光吃這東西吧,一天三頓的吃還不膩的慌吶?」

    老漢開心地笑道:「那是當然,和別的糧食攙和著吃嘛,這還是現在,趕上災荒年的,誰還講究?草根樹皮觀音土全拿來塞肚子,餓得連人都吃,還能挑東揀西的?」

    他嘆了口氣道:「六年前那場大蝗災,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啊,要是那時候有這東西,村子里至於餓死那麼多人嗎?唉!好東西啊,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這莊稼好侍弄、產量高、不搶良田,老漢把截秧的法子告訴他們后,現在有幾家已經墾了荒灘地試種呢,上個月種下的,再過倆月估計就能長成了。」

    楊凌欣喜地連連點頭,他指著另一片地道:「那個……也是從軍屯裡弄來的吧?是叫馬鈴薯嗎?」

    老漢扭頭看了看,笑道:「那叫馬鈴薯嗎?那東西長得圓溜溜的,和豆子似的,就是個頭兒大,再加上在土裡邊,所以我們這兒都叫它土豆子,那東西不如紅薯好吃,煮熟了蘸醬當菜吃不錯,老漢尋思著等收成了以後煮熟晒乾磨成面兒,留著備荒。」

    楊凌興緻勃勃地和老漢站在田埂上又攀談了一陣,了解了一下當地除倭靖匪和軍屯的情形,送走老漢后楊凌環顧著莊稼地喜道:「看樣子,這東西在咱大明算是扎住腳跟了,陝西湖南那邊比這裡成熟晚些,不過也該有收成了,今年一豐收,不用官府逼著,百姓們明年就得主動去種植。現在一有點天災人禍,對百姓影響最大的,就是莊稼收成。民以食為天,頭等大事啊。呵呵,有了這些高產量的粗糧補充,朝廷在民政上再注意保護和氛抉持,老百姓的吃飯問題應該在相當程度上能夠得到解決了。」

    劉大棒槌眨巴著一雙綠豆眼,咽了口唾沫道:「解決了就好,解決了就好,我說大帥,眼瞅著太陽都下山了,咱是不是趕快點兒?要是今晚趕不到仙霞嶺,咱們的住宿和吃飯問題就解決不了哇。」

    楊凌又好氣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笑罵道:「跟你說就是對牛彈琴,上馬,咱們加快點腳程。」

    險甲東南仙霞關,外通福建里通京。昔年衝天大將軍黃巢開出的這五百里仙霞古道,正是溝通浙閩拉近兩廣的唯一要道。一行快馬伴著最後一抹夕陽,消失在地平線上。

    ※※※※※※※※※※※

    福建城外軍營中。

    前方有一個水池,阿德妮站在池邊,手扶著豎起的厚木板,哈著腰聚精會神地望著水面。水面很渾濁,可是也很平靜,就在這時忽然「轟」地一聲巨響,阿德妮下意識地縮了下頭,再探頭看時,只見水池中波浪巨烈地翻湧著,一道兩丈來高的水柱剛剛落下。

    一直貓腰躲在隔離木板后的鄭老和成綺韻也探出頭來,鄭老望著激蕩起伏的水面咋舌道:「好厲害,照這模樣造個再大上幾倍的傢伙,只要轟個正著,船舷下弄出大窟窿,敵人的戰艦就得被擊沉。這東西好啊,六十兩銀子造一枚水雷,就能毀掉敵人價值數十萬兩白銀的戰艦,而且不傷一兵一卒,嘖嘖,老夫玩了一輩子火器,怎麼就沒想過可以在水下使用火器,欽差大人奇思妙想真如天人一般。」

    成綺韻抖了抖衣襟上的水滴,笑道:「什麼天人呀,是你鄭老本事。我還想過要坐著馬車在天上飛呢,你要是真造出來了,是不是也要誇我奇思妙想直如天人吶?呵呵,大人那天還順嘴說過船也能在水下行駛呢,你說可能嗎?」

    鄭老夫子笑道:「車船在天上飛,水底下游,那就有點匪夷所思了,不可想象,不可想象。不過……這水中布雷之法,老夫聽大人一說,就覺得靠譜兒,只是因為它是火器,以前還真就沒人想過讓這火器入水使用,還是大人敢想他人所不敢想吶。」

    成綺韻掩口笑道:「什麼敢想他人所不敢想,我看是無知者無畏!」

    成綺韻敢開楊凌的玩笑,鄭老夫子可不敢,他笑笑道:「不管怎麼樣,如今眼看著這玩意兒被我摸索著一點點造出來,心裡頭高興吶!」

    阿德妮似若未聞地望著水面,蹙著眉頭想了半天,搖頭道:「楊大人的主意的確高明,我也從未聽說過可以在水下攻擊敵船,如果造出得宜的水雷,布上百餘枚水雷就抵得上百餘艘戰艦了。可是咱們現在製造的這種雷用處還是不大。」

    她指著水面道:「你們看,首先我們要了解敵船吃水的深度,海水的深度,僅這兩項在不熟悉的海面上作戰時,事先就很難有充足的時間去測量。還有,它是用繩索來拉動,艦炮的有效射程至少在一百四十丈左右,這得需要多長的繩索,這麼長的繩索隨著海浪的牽動,很可能敵船未到就引發了水雷。最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保證敵船會沿著布雷航線行進?只要差上幾尺,想炸穿敵船就很難了。」

    鄭老聽了也不禁眉頭緊鎖,撫著白鬍子道:「姑娘這一說極有道理,看來這種水雷縱然研製成功,也沒什麼用處了。」

    阿德妮搖頭道:「不然,如果把這種水雷布置在港口碼頭附近,那麼水位、航線都是固定的,士兵在岸上掩體內操縱,敵船在海上看不見、找不著,就算岸上沒有重兵和火炮,僅憑它也可以阻止敵船靠近,用處絕對不小,只不過不適於出海作戰罷了。」

    鄭老捻須沉吟道:「這雷要能出海作戰,看來就不能用鐵錨來固定水位,不能用人力來操縱爆炸……」

    他象念經似的在原地踱來踱去,嘴裡不斷重複著「要能自動定位深淺、要能觸及敵船時自動爆炸」,嘟嚷了半天,鄭老忽然提起袍裾瘋瘋顛顛地奔跑起來,一邊跑一邊叫:「狗子、小羅,快點把『一柱香』、『趟地雷』、『馬蹄炮』,給我搬來,快快快。」

    阿德妮舉步要跟過去,成綺韻微笑著攔住道:「鄭老想必是有些心得不要打擾他,機括製造他是行家,還是讓他好好琢磨一下吧,等東西有了點模樣,咱們再看看效果如何。」

    阿德妮聞言便止住了腳步,兩個女人慢慢踱回樹蔭下,在柳條椅上坐了,端起杯來飲茶。阿德妮看了成綺韻一眼,微帶些羞意地問道:「韻姐姐,楊,什麼時候回來?」

    成綺韻笑望了她一眼,揶揄道:「怎麼?才幾天不見就想他啦?」

    阿德妮俏臉一紅,嬌嗔道:「我才沒有,只是……只是……」

    成綺韻微微一笑,介面道:「我知道,我了解你的心情,雖然這裡的人待你都很好,可是你也知道那是因為楊大人的關係。如果沒有他,縱然還有別人喜歡你……但是那個人或許根本不在意你的才能,也不會象楊大人那樣尊重你,你永遠都不知道明天自己將走向哪裡,心裡充滿了孤獨和恐懼……」

    阿德妮眼睛一亮,涼奇地道:「對對,就是這樣的感覺,韻姐姐,你真的能看透人心,所以我一直……一直很怕你那雙眼睛。你為什麼能這麼了解?難道……象你這樣聰明的人也有過我這樣的遭遇?」

    成綺韻凄然一笑,輕輕握住了她的手,柔聲道:「傻姑娘,你的命運比我要強上百倍,如果不是遇到楊大人,我還不知道自己現在會是什麼樣兒。」

    她抬起頭,迷離的目光望向虛空的一角,緩緩道:「這個世界是男人的,女人的聰明和美貌,永遠只能拿來給男人錦上添花。如果幸運,你能遇到一個愛你敬你的男人,那已是幾世修來的福分。女人根本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

    她喟然嘆息一聲,忽然好奇地對阿德妮道:「我聽大人說,在你們的國度,男人是只可以娶一個女人的,就連國王都是,是這樣嗎?真難以想象,你們那裡的男人……太了不起了。」

    阿德妮嘴角一翹,輕笑道:「是的,他們只娶一個女人回家,但是在外面有許多情人,這些情人……很多還是別人的女人。」

    兩個女人靜了靜,忽然一齊啞然失笑起來。

    成綺韻捂著肚子笑道:「男人都是偷腥的貓兒,只要你給了他機會。哼!男人呀,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阿德妮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楊是個不偷腥的好東西,今天韻兒姐姐還會笑的這麼開心么?」

    「啊?」成綺韻的臉騰地一下紅了,眼中露出一絲羞惱:「這個死丫頭……!」

    她把銀牙咬了咬,臊著臉皮岔開話題道:「阿德妮,你從小生長在那個地方,如今在大明這種地方,你卻要和別人共同擁有一個丈夫,你真的願意嗎?」

    阿德妮凝眸沉思片刻,鄭重地點頭道:「我願意!」

    「韻姐姐,如果換作你在海上飄流三年,在種種危險中熬過了三年,當你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當你永遠也不能再回去你的家鄉,那麼這時你是不會去抱怨這裡的風俗習慣和自己的家鄉有什麼不同的。你只會感激,感激上帝為你安排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為你安排了一個愛你的人,一個能給你幸福的人。上帝關了一扇門,就一定會開一扇窗,我願意相信並順從上帝的安排,緊緊抓住他賜給我的幸福。所以,我愛楊,我願意無怨無悔地陪伴著他……就這麼簡單。」

    成綺韻一下子被她的話觸動了心靈,兩個人的際遇儘管不同,其實又有著太多的相同,同樣有著許多女人所不具備的高超才幹和美貌,同樣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同是天涯淪落人……

    ※※※※※※※※※※※※※

    過了好一陣兒,兩個人飄遊的心神都恢復過來。成綺韻輕聲道:「大人解決了南海危機后,就要啟程往貴州、四川一帶巡視,暫時不會返回金陵了。憐兒姑娘臨盆在即,大人趁著整備軍務,等候京中旨意的機會,趕去探望一下,大人是私自離開,所以決不敢久耽不歸的,我想這幾日就該回來了。」

    就在這時,一個侍衛匆匆趕來,抱拳施禮道:「成大人,何總兵請您和阿德妮姑娘去一趟。」

    成綺韻與阿德妮聞言急忙起身,隨著他向總兵帥帳走去。何總兵的帥帳雖稱為帳,但是由於這軍營是常駐軍營,所以總兵營帳是蓋的瓦房,分為前中后三間,最前邊是擊鼓聚將、下令統軍的地方。中間幕僚人員分析軍情、籌劃策略的所在。最後邊才是主帥的書房。

    成綺韻和阿德妮匆匆走進大帳,前帳內空空如野,只有四個衛兵把守在門口。到了第二層房間,卻見左邊是沙盤,右邊是一個巨大的凹形水槽,清水上浮著許多小型船模,韓武和彭鯊魚等水師將領正圍看水槽模擬演陣。

    何炳文也站在其中正觀察著雙方操縱的船模,見她二人進來,何炳文微微頷首示意,卻沒有說話,兩人便也放輕了腳步走過去。

    只聽彭鯊魚道:「咱大明水師的新式戰艦配上佛郎機炮,自然足以和西洋炮船對抗,可是如果有更好的辦法,就實在沒有必要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再說咱們的小型福船和舊式火炮也不能就此拋棄。」

    韓武點頭道:「彭老爺子說的是,況且現在軍費緊張,繼續鑄造新炮、新艦,至少目前來說,已經有些捉襟見肘,一旦開戰的話,我們還是應該充分利用原有的武備,讓它們都發揮作用。」

    彭鯊魚道:「獨龍島一戰的詳細情形,老夫都已聽說了,當時西洋船就曾利用過我們的二號福船船體過大轉向不靈的弱點,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太多,當時難免要吃虧。現在我們已裝備了十二艘新艦,剩餘的軍費還可以再建造三艘,根據探子回報,滿刺加海盜原來攻佔島嶼時用的是四艘戰艦,但是此後陸陸續續又趕來六艘戰艦,加上佩德羅吃了我們的暗虧,一時摸不清我們的實力,現在也率船隊投靠了過去。此外宮本浩也投降了他們,他們的艦船總數是十七艘,比我們略多,再加上操縱火炮的技巧和海戰的經驗優於我們的水師,如果我們用新式戰艦硬拼,勝利的可能還是很小。我們的優勢是船多、戰船的種類也多,應該充分利用一下。」

    一名比較陌生的水師將領說道:「經過我們將獨龍島之戰的情形反覆重演,分析對方的戰術和戰船特點,以及火炮殺傷力,我們覺得以多船勝寡船,還是有取勝之道的。」

    「諸位大人請看,如果雙方一旦展開大海戰,我們用四號、五號福船快速沖入敵陣,將西洋戰艦分割開來,小號福船船速快,轉向靈巧,可以盡量避開西洋船的舷炮,而多個方向的同時搶攻,就象這樣……」他俯身在水面上挪動著仿製的西洋三桅船船模,比它不了幾號的福船以幾倍的數量從不同的角度將它包抄了起來,狀似一朵梅花,大明軍艦就是花瓣,而被分割急圍的西洋艦就是中間的花蕊。

    西洋艦無論如何轉向,佔據數量優勢的大明戰船已搶佔了多個有利陣位,炮火可以始終處於攻擊狀態,阿德妮是此道行家,她只在腦海中想象了一番雙方戰艦一旦真的形成這種攻守局面,臉色就變了。

    她對那些西洋海盜絕對沒有絲毫好感和憐憫,但是這些海盜的軍艦配備,其實和葡萄牙正規海軍相差無幾,做為一個軍人的驕傲,使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軍隊會如此不堪一擊。

    她忍不住開口道:「諸位大人,這只是紙上演兵,要達到這種攻擊效果,需要各船之間密切的配合,需要水手們精湛的操船技巧,需要各船之間隨時能夠互通聲息,就是如臂……那個如臂使指的默契程度。但是事實上,我們要裝備新式的火炮,只要造得出來,隨時可以裝備軍隊,而要訓練出這樣一支軍隊出來,也許要花上三年時間,甚至更長。因此,這個戰術一旦失敗,被敵艦跳出包圍圈,在強大而密集的火力下,這些火力薄弱的小型船將一一被摧毀!」

    阿德妮毫不留情地指出了這個理想計劃存在的最大漏洞:兵員素質,無法達到指揮官的戰術要求,眾將領頓時一陣沉默。

    「姑娘說的對,所以光憑這個還不行,打濫仗!我們一定要打濫仗!老夫這一輩子就擅長打濫仗!」彭鯊魚理直氣壯地說著,抓起幾條小船放到了那艘西洋艦的旁邊。

    阿德妮瞪起漂亮的大眼睛,驚奇地問道:「彭將軍,這是……什麼意思?」

    鼓鯊魚腆著肚子,昂然答道:「這是火船和連鎖絆船,能燒就燒,能纏就纏,有它們在那兒礙手礙腳,足以抵消我們配合上的遲緩。」

    阿德妮想了想,此計倒是大為可行。事實上她們那兒的船雖然也有撞角,但是由於海盜和海軍都是縱橫四海,過著海上冒險的生活,所以不可能隨船牽帶著隨時可以拋棄、燒掉的小船,因此也從來沒想過這樣直接拿船當武器。

    她苦笑一聲,聳聳肩道:「如果是這樣,我想……倒是可行的。」

    何炳文一直默不作聲,直到此時才笑了笑道:「好,那麼你們再好好計議一下,從雙嶼和龜島現在弄回了大量的船隻,都堵塞在海港中了,可以從其中挑選一些備用。」

    說著他向成綺韻和阿德妮使個眼色,當先轉身進了內間書房。成綺韻和阿德妮隨之進了內間,就見一個穿著青綠色官衣的武官坐在椅上,補服上綉著海馬。

    明朝的文武官員以「衣冠禽獸」表明品秩排行,文官衣上綉禽,武官衣上綉獸,綉海馬那是九品的校尉,武官中最低的一級了。成綺韻不知這個小官兒何以能坐在何總兵的帥帳中,神情微有些詫異。

    那名校尉一見何炳文和她們先後走進來,立即起身施禮,恭敬地道:「總兵大人。」

    何炳文在帥椅后坐了,擺手道:「不必拘謹,坐下說,把事情和這兩位姑娘詳詳細細地再說一遍。」

    成綺韻和阿德妮對望一眼,各自在椅上坐了,那名九品武官畢恭畢敬地答應一聲,重又坐回椅上,說道:「卑職是蠔鏡道使岳大人手下校尉朱露,奉命向何總兵稟報佛郎機人消息。」

    成綺韻和阿德妮頓時精神一振,身形微微前傾,聽他敘說起來。

    蠔鏡(澳門),又名蠔鏡澳,這裡是一個重要的港口,因為此澳有南北兩山相對峙立如門,所以又稱澳門,朝廷在此設有海道使管轄過往停泊船隻和島上居民。

    大約五六年前,有一夥高鼻紅髮形同惡鬼的異國人在澳門靠泊,佯稱是外國貢使,由於海水打濕上貢物品,希望當地官員允許他們上岸晾曬。當時任蠔鏡海道使的是一位裘姓官員,收受了他們的珠寶禮物后就答應讓他們停泊靠岸。

    這些人上岸后,先是搭帆布帳蓬,後來逐漸得寸進尺,運磚搬瓦,聚屋成落,慢慢擴大規模。臨時晾曬貢品的所謂使者,逐漸成為永久性居民。

    這些佛郎機人沒有勘合,不能和朝廷名正言順地做生意,自然少不得要搞些走私買買賣,好在異國的兔子也懂得不吃窩邊草的道理,對於當地居民十分和氣,時常施以小恩小惠,而且不敢在蠔鏡本地作惡,自海道使以下官員皆受了他們賄賂,對此便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搶佔滿刺加的佛郎機人冒充貢使在廣東被發現逃走後,布政使衙門畫影圖形,曉諭各地,裘大使見了公文心中有了畏懼,於是匆忙約見這伙佛郎機人首領,在再次收受了大量賄賂后,告訴他們滿刺加海盜襲擾大明的事,要求他們以後千萬不可自稱是佛郎機人。

    裘大使順口幫他們起了個新的國家名字「大狗雞」,這些佛郎機人是早期來到東方冒險的,和滿刺加的西洋海盜彼此也互不知情。他們如今走私生意做的紅紅火火,當然不願受人牽累,所以一口答應下來。

    可是這事裘大使畢竟擔著千系,所以這段時間他頗為注意朝廷動向,朝廷的大軍、艦船、糧秣調動漸漸指向南方,甚至浙江水師精銳都調到了福建,就是瞎子也看出來,朝廷準備幫助滿刺加復國了。

    裘大使擔心戰事一起,萬一有人露出他這兒收容了大批的佛郎機人的口風,楊砍頭會找上門來,自己不免要落得個和阮大文、汪飛凌一樣的下場,於是這位海道使再次召見佛郎機人,要求他們立即退出蠔鏡澳。

    這些佛郎機人要錢給錢、要女人給女人,所圖不過是佔個地方謀財牟利罷了,如今三番五次下來,連苦心經營的走私大本營都要丟了,他們豈肯甘休?哀求行賄不得結果,這些佛郎機人也火了,雙方大打出手,裘大使被火槍轟爛了腦袋,闖了大禍的佛郎機人也倉皇逃離了蠔鏡澳。

    他們倉皇出逃,駕船出海,由於往滿刺加方向明軍水師也在嚴陣以待,他們船上火炮不多,不敢硬闖,後邊海道司的兵船追的又緊,於是一路向北逃來,現在就停靠在福建對面的浯州嶼。

    海道司追了一半便不敢再全力出動,只使了兩艘快船追蹤,這等大事也不敢再隱瞞了,便向布政使衙門稟告。布政使聽了同樣不敢怠慢,立刻便把報訊人又打發到總督府來,請楊凌定奪此事。

    成綺韻又詳細詢問了一番那些佛郎機人的情形、人數和艦船的數量,然後蹙起黛眉不語。何總兵擺手讓那校尉退下,這才清咳一聲道:「成大人、阿德妮姑娘,這個……楊大人因為有些私事不在營中,這事兒不便張揚出去,可是這等軍機大事又耽擱不得,請你們二位來,就是想商議一下,你們看咱們該怎麼辦?這批佛郎機人同滿刺加海盜雖沒有直接關係,可是畢竟同祖同宗,他們同姓裘的貪官火併,殺了一人而已。如今這些佛郎機人攜妻帶子,八百人中倒有大半是倉皇出逃的婦孺,如果盡數屠戳,是否會授人口實?激起滿刺加海盜報復?大人臨走時,再三交待不打無把握之仗、不打無準備之仗,我們許多備戰事宜還在準備當中,現在挑起戰火,是否是最恰當的時機?」

    他問的雖是兩人,眼神卻一直看著成綺韻,阿德妮聞言也倏地轉頭望向成綺韻,兩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

    成綺韻有點惱火地翻了個白眼:「都看著我幹嘛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你們兩個一個是福建總兵,一個是總督府參贊,你們不拿主意,這是老娘我來當家?」

    成綺韻雖智計多端,但是拿出主意來供身居上位者採納還行,要她自己做主,承擔這麼重大的責任,她的心裡也有點發慌。

    況且楊凌現在已不是吳下阿蒙,在政治上、軍事上,越來越表現出獨到的見解和自己的主張,有時看得比她還長遠,成綺韻對自己已經不是那麼自信了。

    她思索著楊凌的一言一行、點點滴滴,揣摩著如果是他在這兒,該是一種什麼心理,會如何決定,想要達到什麼目的,心中漸漸勾勒出一個較清晰的輪廊。

    何總兵和阿德妮看到她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種狡獪,甚至帶著點奸詐的笑意,便知她已有了定計,何炳文鬆了口氣,坐回帥椅上笑道:「成大人可有了腹案?」

    成綺韻眼珠一轉,笑眯眯地道:「大人不在家,有事大家商量。

    要我說呢,不如咱們來抓鬮決定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