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59章 合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59章 合圍字體大小: A+
     

    隨著一聲炮響,試圖偷襲入城的倭寇被密密匝匝的彈雨掃得七零八落,緊跟著城中喊殺震天,早已蓄勢以待的明軍傾巢而出,迅速在城門外空曠的場地上布成了密集進攻、完全放棄防守的魚鱗陣。後面城門「砰」的一聲合上了,緊接著鐵鏈支悠悠一陣響,弔橋慢慢升了起來。

    白重贊居於陣中,凜然大喝道:「奉欽差大臣督撫六省軍務剿倭總督楊凌楊大人命,盡殲前方倭寇!倭寇不盡,城門不開。生死勝負皆在此一戰。楊大人片刻功夫就會領軍回援,將士們,給我沖!」

    白重贊帶出八千人,城中還留下七千兵馬守城。縱然全軍被滅,也足以支撐到楊凌回援。但是如果大軍堅守城池,靜待楊凌趕回來再出兵,儘管可以減少傷亡,利用城牆和大炮更多地殺傷倭寇,可是楊凌回軍時與城中守軍不能儘快合圍,倭寇就有趁機突圍逃走之虞。

    而且楊凌使這背城一戰,令白重贊搶先出兵,更主要的目的是激起全軍不畏戰的決心。那裡的軍隊,既沒有絕對穿透板甲的兵器,也沒有能絕對抵禦火銃的盔甲;既沒有必能攻破堅城的大炮,也沒有能夠完全抵禦炮火的防炮要塞。

    可以說兩軍對壘導致雙方巨大差距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士氣,此外才是雙方日常訓練的強度和將領的指揮能力。明軍屢戰屢敗,甚至鬧出數千兵被百十個倭寇攆得雞飛狗跳的局面,並不是武器和武力差距太大,而是軍隊根本沒有鬥志。

    楊凌現在既沒有時間,也沒有足夠的軍費去支撐他重新招募士兵,來替代這支已經腐朽的軍隊。就唯有使出狠招,期盼他們能有鳳凰涅磐的表現。

    一種結構如果不能從內部打破,又不能用另一種模式替代,那就只能指望外部的力量來促使它的改變了。

    前方的倭寇開始從暗處冒出頭來,明軍后無退路,前有倭兵,經過短暫的驚慌,他們終於明白到:眼下已經沒有可以讓他們逃跑的選擇了,要想活著,就只有和眼前的倭寇拚命。

    楊凌的軍令早已傳回,連坐軍法使士兵之間互相牽制,沒有人敢先露出向兩翼逃命的意向,而且執法隊已經悄然布向兩翼。

    魚鱗陣形適於密集攻擊,最大的缺點是只需少量奇兵自后突襲,就可以將陣形破壞,但是明軍現在後邊是堅固的城牆,根本無需擔心後防。

    而且長短、遠近兵器搭配的密集陣形,可以相互拱衛,對於軍心士氣具有穩定作用,短暫的騷動后,魚鱗陣終於穩定下來。在將校的督促下迎向倭寇。先是猶豫地、小步伐地行進,隨著倭寇越逼越近,無路可退的明軍終於紅了眼睛,嘶吼咒罵著撲了上去。

    恐懼達到極致就會產生瘋狂破壞的慾望和勇氣,楊凌的心理學總算有了用武之地,極度恐懼的明軍終於爆發了,他們吶喊的聲音尖尖的,充滿了恐懼和絕望,但是舉止和動作卻變得比最勇敢的士兵還要瘋狂:殺!只有殺了眼前這些人,我才能活命!

    「嗚~」滲人的一聲低吟,排布在中軍的箭手較足了兩膀之力,射出了第一排箭矢,從瘋狂前沖的明軍頭頂飛了過去。「噗,噗,噗……」連串沉悶的輕響,那是箭鏃射入肉體的聲音。

    明軍箭輕,但倭寇大多沒有鎧甲,雖不致命的箭矢卻令受傷的倭寇一個個踉蹌摔倒在地。在這樣雜亂無章的衝擊陣形中,摔倒就意味著死亡,止不住步伐的倭寇迅即將他們踏在腳下。

    「砰砰砰」火銃兵只放了一槍就停住了身子,閃到一片片「魚鱗」縫隙間,以免阻礙大軍前沖,與此同時,一大片短桿標槍被士兵們借著助跑之勢猛擲出去。

    急速前沖的倭寇猶如雨打殘荷一般,看得乃美正智一陣心疼,這些都是他最心腹的士兵啊,他萬萬沒有想到明軍沒有中計,而且竟有勇氣衝出城來尋他一戰,眼下也唯有一戰了。他堅信一旦短兵相接,他的士卒絕非明軍可以抵抗的,明軍背城一戰鼓起的勇氣會因為殘酷的殺戳而煙消雲散。

    兵刃相交,響聲密如驟雨,雙方終於掩殺在一起,一時血雨紛飛……

    ※※※※※※※※※※※※※※※※※※※※※※※※※※※※※※

    楊凌比預計的時間晚到了一刻。

    茶山上埋伏的倭寇有一千人,論單兵戰力也遠不及他的三千精衛,何況又是在偷襲無效,以寡敵眾的情形下,在蘆葦盪的漫天大火中,整場戰鬥完全成了明軍屠殺技巧的表演。

    兩萬明軍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戰友好整以暇地揮舞著朴刀,每三人一組,你進我退,交替搏擊著,一個個兇悍勇武的倭寇就被他們手中的鋼刀變成了一具具噴濺著血液的屍體。

    親眼見證了倭寇被屠戳的場面,倭寇也是血肉之軀,同樣可以被勇武的明軍砍殺擊敗的認知使他們從驚愕、興奮、直至躍躍欲試。

    一直觀察著自己軍隊動靜的楊凌見此情形心中忽然有了一個想法,待閔文建興沖沖趕來,告知后陣偷襲的倭寇僅有兩百多人四散潰逃,余者伏誅六百,活捉了兩百多名傷兵后,他立即鳴金令侍衛親軍後撤,把兩萬士氣高昂的軍兵派上了戰場,拿僅餘下不足三百人的倭寇練膽量。

    三百餘膽氣盡喪的倭寇被攆得滿茶山地亂跑,但那茶山根本就是一個緩坡,哪有險要可藏、險要可守?兩萬明軍體力、士氣正處於最好狀態,他們卻已累得腿肚子抽筋,這仗還怎麼打?

    在倭人侵略戰史上被稱為「最無恥」的一場戰鬥開始了,七八十個打一個,許多倭寇是被活活毆打致死,即便如此,最後仍有二十多個奄奄一息,被茶樹划花了臉的倭寇活著被明軍從山坡上拖了下來。

    楊凌令羅參將看押著這些被繳了械的倭寇,同時押解著大炮自后緩行,自己率大隊沖回蘇州城。

    乃美正智的最精銳部卒果然戰力非凡,缺乏訓練的明軍一俟兩軍混戰,原本井然有序的陣形便被破壞得蕩然無存,若不是后無退路,大軍擁擠在一起又無法從刀山劍海間突圍到兩翼,衝出執法隊的監控範圍逃跑,還是難免要有一??士卒潰逃的,只要有一部分士卒潰逃,那時就會象決了口的洪水,全軍潰退的場面便要重演。

    一萬多名戰士擁擠在狹窄的戰場上,身前身後四面八方都是人,他們唯有揮刀、不停地揮刀。用劈砍的動作收割著人命,也葬送著人命。倭寇死傷近千人的時候,明軍死傷已近三千人。

    但是白重贊消耗得起。乃美正智卻消耗不起,就算把這股拼了命的明軍全部消滅,自己的人也所剩無幾了,天知道城中還有多少守軍?奪城之計既被識破,十瓦寨的伏兵很難發揮效力,如果明軍揮師回援怎麼辦?

    乃美正智正欲號令大軍撤退,後路廝殺震天。楊凌的大軍回來了。

    楊凌用的是與倭寇與明軍決戰相同的方式。將最精銳的士兵放在最前邊衝鋒,頗有先聲奪人之效。三千精衛,揮舞著血肉模糊的長柄朴刀,兇悍地沖入混亂的戰場,象割草機一般直趟過去,後邊跟著撿便宜的蘇州守軍。

    乃美正智悲嘆一聲,亂軍中敲響了梆子聲,傳遞著他們獨特的通訊內容。這次冒險徹底敗了,這一仗,乃美正智就從日本國四大海盜的交椅上滑入了二流隊伍,想要東山再起,不知還要費盡多少周折。

    趁著明軍尚未合圍,倭寇聚齊殘部慌不擇路地向西南逃去,這片刻功夫,他們又摞下了百餘具屍體。援軍趕到,倭寇潰敗,白重贊部士氣大振,兩下合兵一處,尾隨著倭寇向西南追去。

    陸家庫、張家橋、石曲頭……倭寇一路狂奔,穿村越鎮,一刻也不敢停留,後邊明軍緊緊追趕,隨著士卒體質的不同,整支明軍排成了一字長蛇陣,浩浩蕩蕩地追在後邊,但是不管追得慢的,跑得快的,所有的明軍都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以前和倭寇打仗,他們也沒少體會過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可那是什麼心情?要時刻擔心著倭寇追上來當頭一刀啊。而現在,路上不斷有力竭落單的倭寇,被他們象碾螞蟻一樣迅速幹掉,這仗打得揚眉吐氣呀。

    乃美正智騎著一頭騾子,率領逃兵衝過前畝墩一片樹林,剛剛跑出半里地,月色下忽見前方有三路大軍迎面行來。看那長長的火龍隊伍至少也有五千人馬。乃美正智大驚,連忙勒住騾子,面如土色地道:「明軍主將莫非是諸葛武侯再生?竟在此處布有伏兵?」

    前方的軍隊停止了前進,有人高聲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鬼茂小四郎揮舞著倭刀哇哇怪叫道:「主公,我帶人阻住他們,你快快向東走,趕快回到海島,只要你在,我們就還有希望!」

    說著他招呼一聲,領著兩百多名死士大呼小叫地沖了上去。

    乃美正智手下悍匪宇文明急道:「主公,此地往東有湖,只有劉家灘、姚灣舍有小船可渡,每渡不過七人,根本來不及全軍渡過呀。」

    乃美正智一聽心頭不由一沉。

    這時鬼茂小四郎揮著倭刀已沖向中路大軍,前方軍中跑出一個人來喝道:「站住,不要前行,通名報姓!」

    鬼茂小四郎更不答話,衝上前便是一刀。對面的人反應極是敏捷,縱身一躍避了開去,立即舉槍來迎,鬼茂兩名手下上前夾擊,嘴裡以倭語大聲吃喝著,三把刀狂風一般「刷刷刷」劈下。

    那人手忙腳亂,眼見已被三柄長刀籠罩在中間,他厲聲大吼,說了一句倭人聽不懂的語言,這一剎那,鬼茂小四郎已攔腰一刀,將他斬死。

    隨著那人的一聲大吼,對面陣中忽地傳出一個嬌脆的少女聲音,喊的話就連倭寇中通飛漢語的人也聽不明白,少女聲音一落,井然有序的三隊人馬忽然亂作一團,各自為戰地沖了上來。

    遠遠的,乃美正智騎在騾上,一見明軍如此陣勢不由大喜,他哈哈大笑道:「天助我也!這支明軍毫無戰法,戰力必然不強,快快衝過去。沖亂他們的陣勢,以他們的亂軍可阻住追兵,我們逃生有望了!」

    眾倭寇聞言大喜,立即揮舞兵器一擁而上,乃美正智也抽出倭刀,一拍騾臀,在群盜簇擁下猛衝過去。

    可是剛剛和這隊明軍接觸上的那兩百多名倭寇卻有完全不同的感覺,遠遠地看來,這支狂衝上來的明軍好象是一群烏合之眾,可是近在咫尺的他們,卻有手忙腳亂無法招架的感覺。

    衝到近處,他們才發現這似乎是一支民壯隊伍,根本沒有著軍服。這些「民壯」每七人為一隊,當先一人手持長長的鉤鐮槍,另一人持八尺長的桐油木棍,另外兩人持著短弩,後邊三人卻全提著明晃晃的短刀。

    倭人作戰喜歡合擊,尤喜揮刀之前大聲大喝先懾人膽氣,想不到這些「民壯」也喜歡喚喝作戰,鬼茂小四郎手舉倭刀還未及敵前,那手持長長鉤鐮槍的漢子已一聲怪叫,隔著近兩丈遠就舉槍搠來,與他比肩而站的三人立即齊聲配合,喝聲如雷。

    鬼茂小四郎被吼得機靈一下,他避過長槍剛剛突至近處,舉棍的大漢已當頭一棒劈了下來,他冷笑一聲,雪亮的長刀匹練般一轉,就要貼著那人棍端劈下,忽地腰間一麻,一根短矢已刺了進去。

    這些短弩做工一定很差,弩力極小,弩矢也是以硬木製成,重量較輕難以及遠,射入人體也不深,鬼茂小四郎正欲一刀斬下這人頭顱再摘去腰間所中的矢箭,一股麻痹的感覺已自腰間傳開,手臂一陣無力。

    浸油的柔韌木棍狠狠地抽在了他的橈骨上,小臂骨折、長刀落地,持鉤鐮槍的「民壯」已領著並肩站立的四個夥伴轉向另一個倭寇,後邊,三個持刀的「民壯」興高采烈地擁了過來,鬼茂小四郎注意到其中一個手裡還提著個麻袋。打仗,帶這東西做什麼?

    他已經沒有機會弄明白了,兩個兇悍的「民壯」衝過來二話不說舉刀便砍,鋒利的刀鋒一下子削斷了他的脖子,鮮血汩汩而出,第三個「民壯」則麻利地拾起他的人頭丟進麻袋,然後「砍頭三人組」便追隨在那四人後邊,一邊大呼小叫地吶喊助威。

    這些「民壯」猶如點點梅花,每七人一組,一人攻一人守,兩人偷襲,後邊三人專門負責收集人頭,同時吶喊助威。各組之間配合極為默契,每組中如有人負傷?,后一組立即有負責相同任務的士卒遞補,整個戰場局面看似混亂不堪,可是細到每處征戰場面,都是隊列整齊、井然有序,縱在黑夜中也決不錯亂。

    乃美正智騎在騾上覺察到有些不對勁了,這支明軍決非他所想象的烏合之眾,沒有辦法了,如今只有向西逃,逃到太湖上去,那裡山多島多水路複雜,或許還有另尋生路的機會。

    乃美正智立即轉頭喝令手下通知全軍集結逃向太湖,號角剛剛吹響,他忽覺右頸一麻,乃美正智奇怪地伸手一摸,手指摸到短短一截細硬的東西,還綴著柔軟的羽毛,受傷處已全無知覺。

    他駭然向右望去,火把照映下,一個穿著藍色窄袖大襟衣,纖腰上系著白色腰帶,頭髮偏右挽鬏,插以小梳。頸上戴了銀項圈的美麗少女,正從嘴上取下一個吹管插回腰間。

    見他望來,那少女挑釁似地一揚濃黑漂亮的眉毛,雙眸湛湛如水,純稚中透著粉光脂艷,纖腰秀項,清純嫵媚集於一身,真是說不出的動人。

    乃美正智勃然大怒,他從頸間拔出吹箭擲於地上,長刀向少女一舉,還未說話,麻痹的身子已從騾身上栽了下來。左右大駭,急忙上前扶住,有人已吶喊著揮刀沖向那名少女。

    少女負手立在火把下,眼見長刀襲來卻夷然不懼。她左右站著六七名穿著黑色對襟布扣短衣,青黑色的肥大褲子、打綁腿、穿草鞋、黑布包頭的壯漢,人人手中持著鉤鐮槍或長柄大刀。

    站在她左右舉著火把的是兩個頭戴藍頭巾,穿青色右衽斜襟上衣,下著寬大黑褲,褲腳鑲飾花帶,腰系圍裙的少女。兩人腰間佩刀,站在那兒胸挺頸直,極是婀娜健美。

    眼見倭寇衝來,少女一擺手,六七名壯漢舉起手中兵器吶喊著迎了上去。倭寇已陷入混戰之中,雖知主公勢危,附近見到的倭寇拚命想衝殺過來,可是七人一組的「民壯」如影隨形,稍一不慎,不是被槍鉤倒就是被棍擊倒,再不然便是左右抽冷子射出的暗箭,根本抽身不得。那藍衫少女見六七名手下和倭寇糾纏在一起,倏地從腰間拔出刀來,嬌叱一聲猛衝過來,在她後邊跟著十餘名藍衫少女,個個手持長刀,身手嬌健,悍勇竟不下男子。

    這支生力軍的加入,使戰局頓時倒向他們一方,被鉤鐮槍或冷箭放倒的倭寇馬上就有「砍頭三人組」上前興緻勃勃地梟首入袋。藍衫少女殺得性起,率領她的娘子軍一路向前掩殺過去。

    被她射下馬來的乃美正智既騎在騾上,她已猜到應是倭寇的一個首領,卻未意識到這個人正是這支倭寇隊伍的大頭目,所以從他身前衝過竟根本不顧。

    護衛已被殺光,毒素迅速行遍全身,乃美正智眼睜睜地看著一群比男人還可怕的美麗母老虎從他身邊衝過去,可是他卻動彈不得。

    他的脖頸也僵硬得無法轉動了,眼珠錯動間,他看見三張很憨厚的面孔笑吟吟地出現在眼前,其中一個提著一個沉重的大口袋,另一個舉著火把,第三個……正把明晃晃的鋼刀探向他的脖子……

    ※※※※※※※※※※※※※※※※※※※※※※※※※※※※※※

    乃美正智雖然落馬生死不知,但是訓練有素的倭寇並未因為失去首領變得慌作一團,副首領秋本明立即負起頭領的責任,指揮倭寇邊戰邊向西逃竄。

    明軍追逐的前鋒趕到了,這是一支輕騎兵,完全由楊凌的親軍組成,伍漢超一馬當先,沖在最前。他看到前方混戰的局面不禁愕然勒住了馬韁,揮手制止全軍前進。

    伍漢超確切地知道,楊凌並未在此安排伏兵,這支軍隊是從哪兒來的?借著他們的火把映出的服飾,伍漢超有些醒悟過來:他們的服飾分明是廣西一帶的「藍衣壯族」,這一定是朝廷下旨徵召的狼兵到了。

    有這麼突如奇來的一支軍隊攔住倭寇去路,伍漢超心中大喜。可這樣混戰的局面,又是在夜色中,雙方事先完全沒有溝通,如果貿然率軍殺入,反而更利於倭寇趁亂逃走。伍漢超急令追來的騎士就地待命,監視戰場局面,自己翻身下馬,仗著藝高人膽大,沖入了戰場。

    伍漢超手持長劍,展開小巧騰挪的功夫在戰陣中遊走自如,時舉劍刺殺正糾戰中的倭寇,扯住壯族戰士問道:「你們的頭人在哪兒?」

    那些壯族戰士自然認得官兵服飾,又見他助自己殺死倭寇,那自己是自己人了,但是他們大多不懂漢語,只能向他友好地笑笑,對他的問話卻茫然以對。

    伍漢超跺跺腳,只得繼續尋找,偶遇會說漢話的壯族人,奈何現在也找不到自家首領了。

    他正在戰陣中遊走,忽然發現前方有一隊「藍隊」女兵,正揮刀與倭寇戰在一起,這些倭寇包圍著這群女兵,外圍又被壯人包圍,圍在中央的女兵雖然個個驍勇,但是力氣已經不支,恐怕在外圍壯族戰士消滅這群倭寇前,她們就要全軍覆沒了。

    伍漢超心中一急,急忙飛掠過去,大喝一聲從那些藍壯頭頂一躍而過,猶如從天而降般落入戰圈。面前一位藍衫少女剛剛劈死一名倭寇,因為力竭膝蓋一軟向前跌去。

    伍漢超急忙探手扯住,右手長劍颯然刺出,前邊一個撿便宜的倭寇長刀劈至一半,伍漢超手中長劍已如出水之龍,直直地刺入了他的咽喉。

    伍漢超揮劍擊退兩名倭寇,急問道:「姑娘,懂得漢語嗎?你們的頭人是誰?他在哪兒?」

    藍衫少女喘息著直起了腰兒,伸手掠開遮住眸子的秀髮,大聲道:「我就是他們的頭人小愛,你是朝廷的官兒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