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55章 勃然大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55章 勃然大怒字體大小: A+
     

    蘇州欽差行轅變成了提轄沿海六省軍務的大總督府。四十多年後的南京兵部尚書張經,在歷史上也曾得此重權,但是抗倭戰爭的整體潰敗,最終給他帶來的結局是菜市口上斬首示眾,楊大總督又如何呢?

    總督府後院。堂下一汪曲池,流水潺潺,清澈見底,游魚翩然往來。

    池西有盧橘幽篁,一徑深曲;穿徑而南,則植有十餘侏參差的花樹,如椒如菽,紅破白露,枝影扶疏,若是穿著謝公木屐在蒼苔細石間逡巡賞花,野興橫生,倒是確有幾分雅緻。但是一向喜歡優雅風光的成綺韻如今整日埋頭在堆積如山的卷宗之間,根本顧不及這些閒情逸緻了。

    「二檔頭,廣東方面消息,滿刺加國王已經被找到,現已送往京師暫住。由於倭寇橫行,廣東水師擔心倭寇順水南下,大批軍艦在內海巡弋,曾有兩艘西洋艦船露面,廣東水師六艘戰艦剛剛試圖靠近,他們就調頭離去,從此很少在廣東海域露面。」

    「那樣好!」成綺韻的花容有些憔悴,最近處理太多公務,不但午睡取消,便是晚上也常常通宵達旦,她的精力透支得厲害。

    成綺韻輕嘆道:「西洋海盜取了滿刺加,也要花些時間鞏固局勢,他們現在不來鬧事最好。大人肩上的擔子太重了,如果現在廣東方面再出點事,我真怕……壓垮了他。」

    面前是內廠在兩廣和福建一帶的總負責人,現任內輯事廠四檔頭的吳塵,他一副南人面相,雙眸透露著精明和機警:「二檔頭,另有樁事需要稟知大人。紅毛鬼有向夷洲(台灣)發展的跡象,前些日子有三艘番船出現在雞籠、淡水一帶,當時澎湖巡檢司衙門的艦船正在追逐大盜白小草的商船,雙方均受到番人艦船攻擊,於是雙方轉而合擊紅毛鬼,打傷了一艘番船,白小草的商船和巡檢司的戰艦也各有損失,於是三方才各自退卻。」

    成綺韻目光一閃。紅毛鬼要打夷洲的主意?這件事可不能大意了,不過大人現在無力顧及東南,那裡是白小草的勢力範圍。不妨暗暗向他透露消息,並且讓澎湖巡檢司暫時放鬆對他的緝捕,利用白小草的艦隊暫時牽制西洋人。

    她提起筆來,將要點一一記下。方道:「好,本官記下了,你速速趕回東南坐鎮,但有重要消息,速速來報,不得延誤。」

    「是!」吳塵剛剛抱拳告退,負責川陝一帶情報的內廠檔頭孟離唱名告進:「成大人,四川方面一切正常,軍方交接平穩,新任都指揮使、成都指揮使都已上任,現在正不動聲色地暗暗高度軍隊,遷換軍官。蜀王沒有什麼異常動靜,他最近身體不好,上個月已經住進青羊宮齋戒祈禱。」

    成綺韻冷冷一笑道:「昔年有位王爺為了避人耳目還裝過瘋呢,要裝病有什麼難?要小心他是別有所圖,你記著,繼續探聽消息,行動要慎之又慎,現在如果後院起火,不止大人受不了,就是咱大明王朝,也一樣受不了。」

    孟離知道她說的『裝瘋王爺』是造反奪帝的燕王舊事,當下也不敢點破,只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成綺韻想了想又道:「陝西方面如何?改種作物順利么?」

    孟離道:「陝西布政使司推行新糧不遺餘力,如今莊稼長勢良好,民心思穩,本來對改種異國作物頗有微辭的鄉紳們現在也都閉口了,想看看今年的收成再說。」

    成綺韻展顏笑道:「甚好,唉!大概也就這條消息讓大人聽了會開心一些,江南衛所的軍兵,大多是中看不中用的蠟槍頭,大人快被這群酒囊飯袋氣瘋了,你先下去吧。」

    門「嚓」一聲輕輕掩上了,成綺韻靠在椅背上,闔起美麗的雙目養了會兒神:「劉瑾果如大人所料,正在抓緊時機拉攏那些中間派官員,朝中的老臣也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戴義、苗逵、牟斌等人現在表面上都對他服服貼貼,使劉瑾氣焰更熾。現在就等著他把自己倒行逆施的野心徹底暴露出來,這些事都要等時機,現在靜觀其變即可。

    現在讓大人憂心的只有倭寇!打仗要用兵,可現在江南衛所的官兵大多是兵熊將也熊,竟然有三千人的官兵隊伍被兩百倭寇殺得望風而逃的怪事。這樣的士氣軍心,恐怕諸葛武侯再世也要氣得吐血,漫說我家大人不是武將,就算他比關雲長還勇武十倍,領著這麼一群熊兵,也只能一籌莫展,該怎麼辦呢?」

    一雙彎彎長長的黛眉輕輕蹙了起來,成綺韻絞盡腦汁地想著辦法:「練兵?哪裡來得及啊,調外兵?從哪兒調,軍餉如何解決?軍餉……大人還不知道,現在軍餉馬上就要發不出來了,唉!這可怎麼辦呢?」

    秀眉擰到了一起,一向足智多謀的黛樓兒忽然有了世間萬事不能全靠智計解決的無力感,正如她空有絕世的美貌和才智,盡可在世間呼風喚雨,但她的能力再大,終究不能跳出男人把持的世界,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

    短兵相接、正面作戰,最終要靠的終究還是實力,真正的實力!

    ※※※※※※※※※※※※※※※※※※※※※※※※※※※※※※

    楊凌象困獸似地據案而立,瞪著眼前那張並不十分詳盡的軍事地圖,按照他所了解的知識,他以紅藍兩色在地圖上標示了倭寇出沒的地方,和明軍的兵力布置。可這一來,地圖上更是五彩斑斕,令人目眩。

    很簡單,因為倭軍不是正規軍,在戰略上,他們根本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攻擊哪裡完全是隨心所至、隨意改變,所以也無法揣測他們的行動方向。

    明軍由於軍官貪腐、吃空餉少訓練等原因,士氣本就低迷,常常以眾敵寡卻一觸即潰。如果他們肯鼓起勇氣作戰,可能死掉的人數要遠遠少於逃命過程被掩殺的人數,而且還可以取得最終的勝利。但是這麼淺顯的道理說給誰聽?誰肯充當悍不畏死最先衝鋒的勇士?認為自己逃得掉,這麼一個僥倖的心理,竟讓衛所官兵還有及誓死保衛鄉土的民壯。

    反觀倭寇呢,無論是東洋爭霸失敗的大名潰兵、浪人,還是附從搶劫的假倭:那些原本屬於大明子民的盜寇,常年乾的是刀頭舔血的生意,優勝劣汰之下,個個都是悍勇兇殘的戰士,而且在長期的戰鬥中練就一身不凡的武藝和強健的體魄,彼此的兵員素質確實存在著極大的差異。

    倭寇雖處處燃起戰火,可是每股倭寇大多是一二百人組成的洗劫隊伍,行動方便、沒有後勤之虞。穿府過縣橫衝直撞,彼此之間互不支援,明軍要守城、要堵截、要追擊,大軍行止時後勤支援也成問題,一遇敵襲竟是處處焦頭爛額,弄得楊凌大光其火。

    此時的楊凌不修邊幅,雙眼通紅、臉頰瘦削,頜下青青的胡茬也沒有刮凈,他握拳在圖上輕輕捶擊了兩下,問道:「白大人,還有什麼情形?」

    白重贊道:「下官要稟報的,基本就是這些了,說到底,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我們的軍隊。倭寇對地理氣候、鄉土人情、官軍往來,都了如指掌,長途奔襲、游戰埋伏,反而我官兵在自己土地上常常遭到伏擊。下官真是……真是慚愧之至。」

    楊凌苦笑一聲道:「白大人剛剛調來江南,這事原也怪不得你,我軍對於倭寇,如今優勢主要在海上,倭寇在陸地上兇殘如虎,即使孤身一人時,在樹叢水溝也敢隱蔽起來伺機反撲官兵。而在水上,他們缺乏火器、盔甲,船隻又太小,幾乎每戰必敗,可是如今倭寇棄船登陸,我們的優勢就不復存在了。」

    他指指地圖,招呼幾員將領靠近,說道:「你們看,這些倭寇和大明私商,彼此之間因為有著矛盾和恩怨,因此各行其是,始終不能形成統一的有目的的軍事行動。各自為戰、形同散沙。固然使們大軍團決戰,從而速戰速決缺乏可能,可是對於江南衛所官兵如今的戰力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否則倭寇真要是集中兵力進行大會戰,吃掉我們幾支主力,決不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利用倭寇目前的作戰特點,分而殲之。這樣,有件事又要擺在面前了,那就是兵!諸位以為,江南衛所的兵,能否獨力完成這一任務?」

    白重贊和幾位高級幕僚面面相覷,好半晌白重贊才小心翼翼地問道:「大人是要……要從別處調兵?」

    楊凌點了點頭,說道:「正是,調兵!本官本想調『外四家軍』來江南剿匪,但江南水田、山地居多,不利於重甲在身、乘馬作戰的北方鐵騎,況且他們有護衛京畿重地的責任,非萬不得已不宜調動,諸位看從何處調兵合適?」

    楊凌話音剛落,一員將校從外邊急急闖入,手中舉著標有特殊標識的軍情急報,大聲道:「報總督大人,軍驛送來緊急軍情。」

    楊凌抬起頭來,沉聲道:「念!」

    「是!」明軍沒有專門的參謀本部,而大量的軍情分析、策劃出計來自下級軍官和高級將領的私人幕僚,楊凌利用總督六省軍權的機會在軍中設立了專門的幕僚機構,就命名為參謀部,處理軍情戰報。

    參謀贊畫官上前接過幾份情報拆開來一一念道:「有倭寇一部三百人,以明人吳化為首領,擄掠象山島,隨後攻上陸地,襲擾溫州、台州。各州知事武月志率八百官兵、民壯出擊,兵敗釣魚嶺,武知事戰死,現吳化部已攻向黃岩。」

    楊凌接獲過一連串的軍報,比這更匪夷所思的戰況都聽說過,對於江南軍隊的實際戰力他早已有了清醒的認識,聞言並不吃驚,只是提起筆來在地圖上標著記號。頭也不抬地道:「繼續念!」

    「江蘇如東有倭寇四百人登陸,佔據了濱海鎮,如帛千戶湯宗盛率軍出擊。火焚民居,燒死熏死倭寇四十餘人,捕獲二十餘人,其餘倭寇突圍。湯千戶率軍追擊,在狹峪嶺遇襲後退,倭寇奪民船逃出海去,被江蘇水師攔截,毀船三艘,斬首七十九級,倭寇余部逃往上海。」

    「上海縣的官軍中了潛來此地的倭寇埋伏,官軍被殺兩百多,溺死多人。倭寇以上海為大本營,分兵四掠,現在與如東潰敗下來的倭寇合兵,寇眾聚集,合力攻下了上海縣城,縣令宮慕為率軍退卻,逃跑中趁機燒掉倭寇幾艘船隻。」

    楊凌沉住了氣問道:「還有么?」

    「倭寇北條氏率千餘人夜襲南江,殺南江知縣,盡屠南江、川江百姓,並在松江城外駐營,向駐城官兵挑戰,攻城失利后奔襲嘉定、太倉。四處殺人放火。太倉兵備使盧忬率部掩擊,陣中斬殺北條氏手下巨盜蕭瑟,倭寇退卻,準備將劫掠的財帛婦人運回海島,但其戰船均被巡弋水師焚毀,北條氏率部南逃,嘉定知府陳恪明率兵阻攔,與太倉兵備使盧忬前後夾擊,大獲全勝,千餘倭寇散逸逃走者不足百人,余者皆被斬首!」

    廳中眾將聽了都是精神一振,這可真是各地戰事中最大的一場勝仗了,他們興奮地看向楊凌,楊凌臉上也露出喜悅之色,他欣然對一旁的師爺道:「馬上擬封奏摺,本督親自為嘉定知府和太倉兵備道請功。」

    師爺急急答應了一聲,提筆便寫。楊凌欣然道:「嘉定知府一介文人,此等戰績不知愧煞多少將軍,若是沿海官兵皆有這等勇氣,何愁倭寇不滅?」

    他嘆息一聲,又道:「各位,現在各處戰火燃燒正旺,終究不是練兵的時候,借兵之舉仍是勢在必行,各位有什麼好的建議?」

    這時成綺韻急急從後院來到前廳,目前總督府幕僚和江南道的將領們都知道她是內廠的重要人物,平素處理政務、分析敵情,為楊總督承擔了不少重責,是他的心腹手下。她的所作所為、聰明才幹也甚受眾官員的敬重。

    見她來到前廳,眾人忙拱手示敬,成綺韻匆匆還禮,然後神色凝重地對楊凌道:「大人,前日寧海縣有三十多名『倭寇』夜襲大鹽商侯府,將侯家滿門老小四十多人盡皆屠戳、婦人受到姦淫、錢財搜刮一空。他們逃走時被巡夜民壯發現,抓住了六七人,這才查出他們竟是附近的水寇、私鹽販子和遊手好閒的刁民。番衛收到這方面情報,對各地加緊偵緝,發現各地報上來的軍情中,有一部分少於五十人的倭寇隊伍其實是各地山賊盜寇、無良刁民結夥成幫,趁機化裝成倭寇四處搶劫殺人。他們蒙面為匪,摘巾為民,但大多不會離開鄉土太遠,戰力更弱,巡檢衙門就可應付。卑職以為應馬上通知參謀部,以防用兵調度受到這些假倭寇的誤導。」

    「砰!」楊凌重重一拳擂在桌上,連日來整天聽到的都是焦頭爛額的不利消息,將領的腐朽畏戰、士兵的膽怯如鼠,和倭寇到處禍害百姓的惡行,百姓們受到的慘不忍睹的對待,一概種種,早已令楊凌的心中鬱悶、焦躁、煩悶忍到了極點。

    這時一聽竟有國人趁火打劫,冒充倭寇干著同樣骯髒醜惡的勾當,楊凌心中隱忍已久的火氣全爆發出來了,他勃然大怒,重重一拳擂下,指骨都幾乎捶斷。

    楊凌瞪著紅通通的眼睛凌厲地四下一掃,惡狠狠地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這些畜生,漢奸比鬼子更可慨。」

    成綺韻傻了,一向溫文爾雅的楊凌,面對著朝中百官愚不可及的阻撓和敵對時,只有一臉的苦笑和無奈,當他知道內廷王岳、范亭要殺害他時,也依然那麼平靜和坦然,怎麼現在竟說出這麼一句粗話?而且那冷笑,竟然顯得有些猙獰,充滿了恨意和殺氣。

    旁邊的將領們平素大多是髒話連篇,就是白重贊本人雖不說髒話,可他在西北做藩帥,手下粗野的將領也不知見過多少,竟是見怪不怪。

    楊凌冷笑一聲,殺氣騰騰地道:「來人,傳諭六省都指揮使司、按察使司、布政使司,但凡抓獲冒充倭人行兇搶劫、凌辱婦人的,一律梟首示眾,家產充公。擬奏摺向皇上請旨,此等罪囚家屬,一概打入賤籍、貶為惰民,三代以內不得開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